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邂逅阿里——那个夏日、若能回去

78
N36 (西藏 拉萨) LV.11
2016-08-27 13:11 1479/11
  • 出发时间/2016-06-07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6200RMB

序章、能够相遇便是有缘

        大巴快要开到机场的时候,一架飞机缓缓升空。我一边猜想那上面会坐着WG还是龙爷,一边感慨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是奇妙。从未谋面的人会一同生活十天——而且按照领队小武的话,一起被关在车厢这样狭小的空间里却没有打起来——缘分这东西很是不可思议。

      我和DKD到达拉萨的第一天便与小武、龙爷见了面。坐在从机场到拉萨的大巴上,许久以前的回忆不断涌上脑海,这让我发现人的记忆不会消失只是沉寂在心底,伴随着熟悉的场景,它们会自动浮现出来。
   傍晚六点走进老鱼饭局,小武和龙爷已经坐在桌边。龙爷是个斯斯文文的大男孩。龙爷姓曾,我们都叫他小曾。按他的话说曾姓是有家谱的,而他中间排辈分的字在家谱中是爷爷辈儿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小武在大家建立的微信圈里会叫他龙爷。这个称呼听起来很霸气,虽然我没有当面叫过,但在这里便使用这个名字吧。

      领队小武是个有故事的人,这从他的言谈举止中便可以看出来。DKD说他笑起来的样子有些像陈坤,但当他得知小武很不喜欢陈坤的时候,便打消了这个比喻。不管怎么说,小武是个面容俊朗,性格潇洒不羁的人。
      原本四辆车的计划只有我们几个人报名,最终这趟旅程的人数只有五个:率性能干的领队小武,生活仔细的大男孩龙爷,嘴巴停不下来的逗比DKD,沉闷的宅女我,以及姗姗来迟的老好人WG。

       在等待WG的时候,小武先向我们讲起这次行程的各项规定:比如迟到要罚款——这点后来他自己身体力行的实现了——和转山时的注意事项。他说他自己之前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上山救援,脑水肿,肺气肿等可怕的词汇不停的从他嘴里说出来。我一边听心一边往下沉,最后为自己定下了一个现实的目标:一定要活着回来!

第一章、阳光总在风雨后

        阳光洒在路的前方和远山上,头顶多数时候是厚重的灰色云层,不时还会飘下雨来。从拉萨出发一路上几乎都是这样的天气,我觉得我们就像是追赶太阳的人。

       日喀则的清晨阴雨连绵,坐在甜茶馆里得知班禅来到这座城市,大家议论说再次回到这里的那天也许他已离开,但有佛缘的人自会与他相见。从日喀则出发当天的目的地是萨嘎,随着萨嘎的临近我变得愈发头痛。聊天的时候,小武曾经讲过他们穿越无人区的事。他说当时有个男队员很绝望,整天嚷嚷着受不了还要找直升飞机把自己接出去。听的时候我有些不理解那个人的心理,可是当我头痛欲裂到左眼冒火,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还要这样疼下去的时候便突然明白了。晚饭前,小武问大家谁头疼,我毅然举起手。离冈仁波齐还很远,我可不想就这么死在路上。
    小武为龙爷和我准备了氧气和药。龙爷是什么药都要尝试的家伙,连安眠药都不错过。我分吃了他一片散列通,两分钟后头痛全无,自此我膜拜其为神奇特效药。
    在高原,头顶是阴云还是太阳大概全凭运气。离开萨嘎的早晨,名为阳光的运气降临在我们身旁。站在九点刚过的公路上,天地之间只有我们五个人。如果我们不走动也不出声,四周就是一片寂静。笔直的公路朝向远方的山,阳光从远处逐渐洒向我们头顶,路两旁黄色的草披着朝阳呈现出金灿灿的颜色。我们五个人举着相机前后左右随意记录身边的景色。回来翻看当时的照片,我突然发现也许我真的是个公路控。

        有阳光在路上,有音乐在耳旁,行车的心情大好。小武的音乐品味和我们差不多。去年去青海的时候,一连好几天听着凤凰传奇和乌兰托娅,听得我和DKD都快变成他们的歌迷了。本以为这次大概会听着类似的歌曲上路,没想到小武播放的竟然是汪峰,许巍和郝云。每当听到许巍的时光,总会有一张照片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就算看着眼前的风景也依然能清晰的看到照片中的笑脸。那是我们刚到古巴不久拍的,照片上是被明媚的阳光笼罩着的同学们。在我第一次看到它时电脑里播放的就是时光这首歌,所以在后来的日子里每次听到时光眼前都会浮现那张照片。
    小武说他开车时有时会发呆。因为对他来说都是再熟悉不过的路了,所以可以任凭思绪随着音乐飘荡。他说每每听到Eason《你的背包》中那一句:“你的背包背到现在还没烂”这句词就会想到自己的包,同样会唤起回忆,我想这些歌一定会带给他更多的感触吧。

       当天中午的午饭地是个叫帕羊的“工地”。工地是我对它的第一印象,公路从这个镇子中间穿过,路两边全是正在盖的房子,就连我们吃饭的地方也是一家未完工的餐馆。午饭之前大家去了趟厕所,原本去厕所这种事是没什么好写的,但这个二层小楼一般的露天厕所实在让我印象深刻。龙爷对它赞誉有加,因为可以一边上厕所一边观望远处的雪山。好吧,我只能说我可以一边上厕所一边让不远处房顶上的人们观望我的屁股。但即使被观望屁股也要上厕所!来到这里,任何穷讲究都只会让自己更难受。

第二章、藏野驴的诅咒

       小武说在阿里我们会看到野生动物,像藏羚羊,藏野驴等都有可能看到。不知在经过哪个镇子的时候,小武和龙爷之间有过一段关于野生动物的对话。当时路边正好有几只羊闲逛。龙爷看到后问小武那些是不是藏羚羊。
    小武用讶异的口吻反问:你以为这些就是藏羚羊?
    龙爷淡定的回答:我以为在西藏看到的羊就是藏羚羊。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当时忍住没去看小武的脸,现在想来真好奇他那时会是什么表情。
离开帕羊,首先看到藏野驴的人是小武。
    在车里只听他突然一声大喊:藏野驴!我们立即顺着他的视线朝右手边看去。公路两侧虽说是沙地却也长着草,两只藏野驴在离路边不远的地方吃草。小武把车慢慢停下,发现藏野驴丝毫无视我们的存在后他按响了喇叭。两只野驴同时抬起头,凝视了我们一会儿后继续埋头啃草。大家谁都没有带一个可以把远景拉近的强大镜头,就在我们无奈打算离去时小武却兴致大起。他发动汽车说,我开车赶它们,你们拍。话音未落他便一踩油门冲下柏油路在沙地上飞驰起来。

        被近距离侵犯,野驴当然不会无动于衷,它们迅速奔跑起来。汽车在沙地上颠簸,耳边传来快门咔嚓的声音。我把相机调成“拍摄模式”追寻野驴奔跑的方向。很快,两只藏野驴跑过山坡消失不见了,与此同时,小武平静的说出三个字,卡住了。

         车陷入沙地动弹不得。小武首先冷静的叫男生下去推。一时间,除了我,其他三人都来到车头。小武倒车,三个人用力推但车却丝毫不动。我跟着小武下来,看他在车四周检查了一遍后开始做下一步指示。
他用刀把矿泉水瓶切成铲子的样子让男生们把车轮下的沙子刨开,三个人蹲在车轮旁刨了一会儿,小武又试着倒车。看到依然不行后,他把车上的脚垫拿下来垫到轮子下,又拿出两条铁链,我们还一同把车上的行李全部卸下。小武要我们按照他的指示推车,我们四人扶住车头看着他举起的左手手指从三变成一时开始发力,这一次车向后动了但很快又停下来。
     在阴云密布冷风飕飕的高原上干体力活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大家围在车旁喘着气看着小武卸备胎。若把没有经验的我们四人扔在这样的地方不知道会怎样,不过小武说过人在被逼入绝境的时候会爆发出很大的能量。
      对于一个两次穿越无人区的男人来说,此时此刻远远没有到所谓绝境的地步。他的行动也传递给我们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安心感。卸下备胎后,小武利用备胎和千斤顶把车的后侧稍稍抬起来,众人重新铺好脚垫和铁链等东西。我们再次按照他的指示推车,不过结果却与前一次相同。

       不知DKD此时为何会突然灵光一现,他让小武试着把车向前开,小武接受了他的意见。于是在重复了之前全套抬车铺垫子的工作后我们四人转战车尾。在汽车发动的同时我们使出吃奶的劲儿向前推,车开始慢慢动起来,逐渐变得越来越快,最后终于正常开动。看着小武拐了个弯把车开向公路,大家不禁高兴得欢呼。DKD,WG和龙爷三个人互相给了对方一个胜利的拥抱。
    之后,我们把行李连拉带拖的放到车上。站在车旁,我感到脸颊和双手都麻麻的,相必我身体里的细胞正在呼喊着氧气。为了安全起见,小武要求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吸氧。氧气没有特殊的味道,吸了半天也不知道到底吸进去多少。车开上公路走了很远,发麻的感觉才从我的双手上消失。
    再次上路,WG开玩笑的说,当我们解决陷车麻烦的时候,说不定那两只藏野驴正站在山头上嘲笑我们呢。于笑声里想象他描述的场景,我把这一天命名为“藏野驴的诅咒”。虽然此刻写下来只有短短一篇文字,但当时却破费功夫,大概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后来,在路上一次闲聊中,小武说他最烦那种在他换车胎时拿着相机拍照的人。听到他的话,我在心里向他双手合十低下头说,对不起,我拍了!

第三章、边陲小镇上的神秘寺庙与体能拉练

西藏的三大圣湖每一个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纳木措像海,羊卓雍措像一条静止的河,而玛旁雍措除了有蓝得透明的湖水外,还有远处的神山冈仁波齐和湖边成群的印度人。这些印度人有着同样的衣服,同样的帽子,同样的包,有些人的脸上还涂着白色的图案,他们站到湖水里面向神山的方向洗浴。
藏传佛教里,冈仁波齐是世界的中心,印度教也如此认为,所以印度人是除藏民和游客以外第三类转山的人群。不过,在普通的旅游者心中就不一定了,比如WG就说,在来冈仁波齐之前他一直以为世界的中心是五道口。

在湖边住了一晚,第二天天不亮我们便驱车来到玛旁雍措和拉昂措中间的山丘上等待日出。没有人同行,天地间再次只有我们五个。但是这一次我们没有被太阳眷顾,东边一直铺着云层,最后只看到远方粉色天空下的冈仁波齐
离开湖边,这一天要到边陲小镇普兰休整,为转山做体能练习。当一直行驶在公路上的车依山势拐了个弯时,一片绿色的田地和房屋突然出现在视野下方,那是普兰县的多油村。普兰以出其不意的方式显现,恍若一座世外桃源

在这样与世无争的地方居住,也许有信仰会更好。而且,越是偏远地方的寺庙越会受到神的青睐。离普兰县中心不远的地方坐落着一座有名的科迦寺。这座千年古寺不大,主殿应该是成L形的两座。说应该,是因为只有小武和龙爷两个人参观完全部,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只是在院子里等着而已。
WG一直对寺庙没兴趣,一开始就没打算进去。我在殿门口看到不停叩拜的藏民后也打消了进去的念头。DKD到是早我们一步先进到殿里,可是很快他又逆着人群出来了。问其原因,他说是因为觉得害怕,全身不舒服,可至于具体在害怕什么,他也说不清楚。我们只能认为他和这座寺庙的气场不符。在等待小武和龙爷的时候,我站在门口张望了一会儿。殿内两边的墙上存放着一格格的经文,里面有三尊佛像,佛像右侧有个入口,藏民从佛像前经过后便直接进入那个入口,至于进去后什么样就不得而知了。原本可以不买票,但因为我一直站在门口,引起了老喇嘛和他一个同事的注意,于是我被老喇嘛收取了三十元的门票钱。老喇嘛一边找给我零钱一边告诉我里面那三座分别是什么佛,我也没有仔细听,拿着门票和找钱便来到院子里。

小武和龙爷从第一座殿里出来后还要进第二座。这次DKD又跟着进去了,可又像第一次一样迅速出来了,原因还是感到不舒服。神秘的事件不止这一个。龙爷回来后告诉我们,原本他和小武上到房顶想拍照,可相机却突然死机怎么也弄不好。我们一边议论一边离开寺庙,车开出去不过拐个弯的功夫,龙爷的相机便好了。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这座寺庙里使我们不得不相信佛的存在,于是我在心里暗自祈祷自己付的那三十元门票钱能保我转山成功
下午四点,在炎热的阳光下我们向老普兰的山坡出发,目的是为转山拉练。越过镇中的一条河便是老普兰破旧的房子,村里仿佛无人居住般寂静。然而路旁一栋房屋的二层窗户前却出现了一盆花,花枝随风摇摆,这样具有生活气息的景象与四周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路遇一个小卖部,两个坐在门口转经筒的老人看到我们嘴里只念叨一个字,钱。DKD和龙爷买了五瓶满是灰尘的饮料,小武给了其中一位老人一元钱,我们继续向前。这一次在路中间出现了大个转经筒和用雕刻着经文的红色石头垒成的矮墙,上面还摆放着红色的牦牛头。我们驻足片刻拍了几张照片。马上走出村子的时候,我在不经意间看到一个坐在门口阴影里的男孩亦或是男人。他一动不动的坐着,悄无声息的与空气融为一体。

村子后面的半山坡上有座名为古宫的寺,类似莫高窟一般由窑洞组成,只是非常小。立在门口的牌子上写着寺的由来,由此也可得知这些洞穴都是以前统治这里的王的后妃们的寝室。登上将近90度的狭窄楼梯,钻进低矮的洞窟,每一个里面都挂着唐卡,有一些已经变得黑黢黢的,证明着自己久远的年代。
离开这座寺,终于到了爬坡的时间。
我们以山坡上的经幡为目标,顶着太阳呼哧带喘的走上去。大家的体能似乎都很好,前后距离相差不远。WG到达终点后看到一片绿色的草丛,在他准备坐下时却被隐藏在里面的植物扎了满手掌的刺,细小的刺一时无法全部拔出,于是它们便伴随WG之后的旅程直至结束。
小武称赞我们比他之前带的队员体力要好很多。他说上次有位大叔,上山时很费劲儿,上来后又不敢下去,最后竟然是被他用皮带拉着走下山。我问他这位皮带大叔最后转山是否成功。小武说尽管脸色发白但他最终还是转回来了。听到他的话,我觉得信心倍增,想着自己再不济也应该不会差过这位被皮带拽下山的男人。

坐在经幡翻飞的地方向上望去,视线的远方还有一座寺庙。既来之则上之,大家歇过脚后商量了一下便继续朝山顶前进。山顶上的寺叫贤柏林寺,是这里创建的第一座格鲁派寺庙。拴在院子房顶上的狗十分凶悍,自始至终冲我们狂吠。参观完寺庙,站在山顶向下俯视,整座普兰县城尽收眼底。

第四章、向山进发(一)

如果套用仓央嘉措的诗,可以说:你转或不转,山就在那里。
没错,冈仁波齐就在那里,在云深不知处的地方!
凌晨五点半,我们和雇好的背夫一起走出青年旅社的大门。跟在我们身后的还有两位女居士和一个大学生。背夫的脚力很快,把整个队伍的速度都提了起来。谁会在马拉松一开始就跑出百米冲刺的速度?于是我自动掉入第二梯队。在我身后,那两位居士和大学生在黑暗中早已不知去向。通过检查站的时候得知我们是首批进入景区的游客,心中不禁暗自得意。
七点过后,云层中露出天光,四周的景象逐渐清晰起来。我们走在山谷里一片开阔的地带中,碎石伴着河流。路依山势起伏,时上时下。替我们背包的四个背夫闲庭信步一般的走在前面。我不时被身后的藏民超越,他们每一个看起来都是一副轻松的模样。

小武手柱两根登山杖,是五人里唯一可以用潇洒一词形容的人。剩下我们四个开始因各自的体力拉开了距离。包里明明背着相机但我根本没有把它掏出来的兴致,所以休息时只用手机简单的拍几张照片。DKD却相反,脖子上挂着沉重的相机,走起来显得晃晃悠悠的。WG的体力出其不意的好,最初我和DKD想起他当年过垭口萎靡的样子还替他担心,可没想到他却能紧跟在小武身后。只有龙爷此时被远远的落在了后面。
走路的时候,如果呼吸可以和步伐协调一致那身体里便会涌出许多力量。有几次被这种力量推动着,我竟然超越众人走到前面。可一旦停下来休息,力量也就随之消失,于是我在有力与无力之间来回变换。登山杖于我多数时候只是个附属品,我有时把它拖在地上,有时提着它。这一切被小武和WG看在眼里,日后成为他们玩笑的谈资。但是我要承认,在过浅滩和翻越垭口时登山杖是非常有用的东西。

到达垭口前有两个休息的地方,第一个我始终不记得叫什么,第二个便是大名鼎鼎的止热寺,因为如果不想在第一天翻过垭口便要住到那里。小武和背夫是首先到达第一休息处的人,他们要了甜茶坐下来等待我们陆续到达。曾经一同出发的大学生这个时候也突然现身,他与那两位女居士走散了便独自前行,我们遂邀他一同坐下休息。至此,龙爷一直是走在最后面的人。
不知道龙爷从甜茶里汲取了什么样的力量,再次出发后他竟然和小武一起走到最前面。看着他们逐渐远去,我觉得身体开始有些透支。小武曾经说过,转山时会有两次疲劳期,一次在最初,一次在中途。他用了比较详细的公里数来界定两次疲劳期,可惜我全没记住。
我拖着疲累的身体与迎面走来的印度人交错而过。印度人很有意思,他们多数骑马而且到止热寺便转身返回。这样算来完全不能叫转山嘛,那些被称作信仰的东西难道都被丢在路上了吗?我一边看着他们一边胡思乱想。
止热寺其实离第一休息处没多远,我却感觉走了很长时间。终于到达这里时,大家已经准备开始吃午饭。午饭是方便面,我们和背夫一人一碗。在泡面的时候大学生再次现身,他坐在我们对面从包里掏出了自热米饭。

十二点半左右我们离开止热寺。终于要翻垭口了,我带上厚帽子和手套,提着那根自认为没什么大用的登山杖迈开脚步。小武和背夫自然在前面,WG跟在后面,我,DKD和龙爷走在最后,大学生又不知所踪。也不知道这个疲劳期什么时候才会结束,我慢悠悠的晃着。DKD早已放弃他的拍照计划,在止热寺便把相机交给了背夫。途中忽然看到我们的背夫悠然的躺在路边,负责替我背包的男孩看见我后主动要走了我背上的小包。
我和DKD在路旁休息时,龙爷走上前。他喘着气开玩笑的说,你们干脆把我在这里天葬了吧。一边说一边让我给他拍一张能够尽显他疲态的照片。我们三人并排坐在一起,理论上冈仁波齐就在眼前,但此刻面前云雾缭绕什么也看不见。我掏出一块巧克力看着面前的景色咀嚼起来,吃完后,感觉疲劳期终于结束了。
路前方的半山坡上是小武和大学生。这个神出鬼没的家伙什么时候走到前面的我一点印象也没有。小武叫我们加油并说WG已经登顶了。我停下来等着身后的另外两个人,同时吃了大学生递过来的浆果。他说这是一位藏民给他的,可以治高反,但是这东西吃在嘴里什么味道也没有。

既然WG已经登顶,难道说这条路再往前就下山了?我一边寻思一边继续走,没走几步突然发现路面明显上升并且朝天上延伸,半山腰有藏民在慢慢前进,其中还夹杂着WG亮粉色的背包。原来才刚刚开始,我叹了口气想。
卓玛拉垭口海拔有5700,就算是藏民到这里也会喘。在一步步向至高点攀登的时候,我只觉得WG的背包始终在前面晃呀晃,而我自己怎么也追不上他。当我喘的不行想要停下来休息的时候,背后突然被猛的用力戳了一下同时伴随着小武的一声命令,走!不知什么时候,小武和龙爷来到我身边。阴沉的天空降下雨水,冷风刮过山口,此时停下来休息伴随着一定的风险,所以小武像赶羊一样把我俩往山顶上赶。每当我想停下来,后背就会被登山杖狠狠的戳一下。被这样戳着终究不怎么舒服,于是我在心里对龙爷说了一句,对不起了!然后迈开大步超过他,留他一个人继续挨戳。
山顶的路平缓了许多,我也终于见到坐下来休息的WG。这个我们认为体力最差的家伙自始至终走在众人的前面。我俩交替向前走着,突然,龙爷拄着两支登山杖有节奏的数着数从我身边擦肩而过。因为什么让他爆发,当时我还不知道原因。翻过垭口的一瞬间我看到山坳中有几潭绿色的水,自此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在平缓的路边,被交予背夫照顾的DKD也赶上大家。包括背夫在内的九个人自止热寺开始终于又聚到一起了。

走过一片积雪后是陡峭的下山路。雨越下越大,泥泞的土地十分湿滑。我跟着前面一位藏族老奶奶一步一挪的向下走。期间,WG和一位女士边聊边消失在我眼前。躲进垭口下的住宿地,站在炉边前后左右转着圈烤干衣服,晚饭依然是老坛酸菜味的方便面。大家都沉浸在翻过垭口的兴奋中大声聊着天。
直到此时,我们都还没有见过和想起那个大学生。

第五章、向山进发(二)

转山的时候每个人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呢?恐怕没有两个人会说出相同的答案。即便像我和龙爷被戳着后背往上爬时想的也全然不同。
那个时候,龙爷之所以会突然开始数着数向前走是因为他在担心小武。他说小武那时开始咳嗽,再这样下去恐怕也要撑不住了。于是一切只有依靠自己,而他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大声数数让自己保持清醒。
即使走在他身旁,我也不知道他的想法。即便是在一边烤火一边聊天的时候,大家听到他的话也是嘻嘻哈哈一笑而过。但是当看到他发在朋友圈的心路历程后我真的很感动。那一段段清晰的心理变化,我想也是转山带给每个人很重要的一部分。
垭口下的住宿条件相当一般,短暂的兴奋过后,我们开始考虑实际的问题。是住在泥泞的房间里还是继续向前。在这样的考虑中,那个神出鬼没的大学生终于被我们想起来了。一想到在大雨中翻垭口,大家不禁都为他担心起来。

在隔壁的帐篷里我们遇到几个天津人,他们叽叽喳喳的议论说要找一辆车直接回到塔尔钦。不知道是不是被他们的话动摇,我们也产生了当天回去的念头。五个人一拍即合。于是找来背夫交代了明天的事情后,我们轻装上阵离开了营地。
出发的时候时间已经将近九点,雨停了,但是天空中依然乌云密布。即便阿里的日落时间很晚,天色也正在迅速变暗。踩着河滩上的石头和泥巴,没走出多远,龙爷的膝盖便有些受不了了。可是当时的情况并不乐观,既没有车愿意上来把他接下去,也没有车愿意载他下山,而且路上除了我们其实也没有别人。无奈继续向前,在一个名叫不动地钉的地方终于看到几顶藏民的帐篷。
尽管不能下山,但藏民可以提供住宿,于是龙爷决定住下。剩下我们四人陷入讨论之中。小武想留下来陪龙爷,可没有他我们担心会走错路,于是WG决定留下,可是这样对于小武来说相当于把两名队员单独留在山里,恐怕他心里也不踏实。最后大家决定与其这样进退两难不如干脆全都住下。

转身回去找到藏族老爷爷,小武和WG被安排住进龙爷的帐篷。我和DKD跟着老爷爷来到他自己的帐篷中。老爷爷拿出两床被子分别放到相连的两张床上,其中一张床的床头是佛龛,老爷爷冲着我把头倒向佛龛的一侧摆出睡觉的姿势说了一句,阿弥陀佛。虽然不能完全听懂他的话,但是我明白他是叫我头冲着佛龛睡。
掀开被子,我发现床上有很多黑色的东西,一开始我没明白是什么,只想把它们掸下去。掸着掸着我拿起其中一个放到手上一看,原来是羊屎蛋。我笑着躺下来,能睡在满是羊屎蛋的床上,这样的经历可不常有。没多久,我听到老爷爷和他的妻女一起走进帐篷。不一会儿从我头顶传来念经的声音,我不好意思转身只得闭眼听着。第二天据DKD说,那时他们正在向佛龛叩拜。
灯熄了,屋里很快不再有声音。伴着哗哗流动的水声和风吹着塑料帐篷的嘎啦声,我逐渐进入梦乡。

清晨五点,我走出帐篷,天空乌云密布。想看星星的愿望又破灭了。坐在帐篷里睡意全无,老爷爷的女儿也早早醒来。十几岁的姑娘长得眉清目秀,我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视而笑,无言以对。总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于是我掏出巧克力和糖送给她。
在阴冷的空气里再次出发,没走出多远,龙爷又停了下来。我们看着小武和他站在身后稍远的地方,不一会儿,龙爷转身小武继续向前。待他走近后我们才知道龙爷打算等车把自己带下山。至于是什么原因,当时我们也不知道。
下山的路虽然是一马平川,但是长时间走在雨中也让我觉得厌烦。因为雨一直下个不停,小武钻进路边藏民的帐篷去烤火,剩下我们三人继续前行。雨时停时下,路向前延绵不绝,身边一直有河水陪伴。我们在闲聊的时候还不忘议论一下那个大学生,想着他千万不要在垭口挂掉才好。一路上都没有看到几辆车往山上开,龙爷到底怎样才能回去呢。
大概五个小时以后,塔尔钦终于出现在视线里。然而正所谓望山跑死马,即便终点就在视线的前方,也花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走到。走进塔尔钦,想着前一天出发的那个没有光亮的清晨,当我再次迈进青年旅社的大门时,一股想哭的冲动油然而生。
我们与背夫合了影,感谢他们两天的陪伴。背夫刚离去,大学生便出现了。我们惊异的问他在垭口分别后的去向。大学生轻松的说他昨天一直走夜里11点多便走回来了。

小武开车去接龙爷让我们在旅社旁的餐馆里等他。
小武的行动总有让人感动的地方。记得我们刚到塔尔钦的傍晚,纳木纳尼峰一直矗立在天际的阳光里。我们四人朝它走去,虽然知道无法走进那片阳光中,却依然执着的走到路的尽头去拍照。刚照了几张照片,大颗雨滴便砸下来。迅速收拾东西转身返回,急匆匆的没走几步就看到一辆车直直的朝我们开过来。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躲向一旁,这才看清开车的人是小武。他特意开车来接我们的感动一直留在心里,所以我能够想象昨夜当龙爷看到他和WG走进帐篷时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龙爷没有坐小武前去接他的车而坚持走了回来。他走进餐馆,把登山杖随意的往椅子上一放一脸无所畏惧的说,真是太轻松了,再来一圈。看着他得意的样子,我们全都笑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那时不愿意离开的原因。明明同样在走,同伴们却离自己越来越远,自然会有一股无力伴随着自尊涌上心头。与其去追赶同伴,不如自己一个人走来得痛快。这种感觉我能理解,DKD和WG也是。如果换做是我,大概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我想,在转山中会看到人们的灵魂。小武自始至终的责任心,龙爷靠自己的力量成长,WG之所以会一直走在前面是因为他内心的强大,DKD就算累得不行也不想被别人帮助的决心,而我最大的收获就是看到了大家充满魅力的一面。

第六章、有佛缘的同伴和有人群密集恐惧症的我

离开日喀则的时候我们听说班禅回来的消息,当时谁也没有想过能有佛缘与他相见,即便是在我们走进扎什伦布寺的时候也依然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一进入扎什伦布寺我们便尾随一个导游,听她一边擦汗一边讲解这座著名的寺庙。人群熙熙攘攘,我断断续续的听到她说,因为班禅在这里,今天所有主殿全部不开放。这个消息让众人有些不知所措,导游安慰大家说可以等等看。我想那时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能等来的佛缘。
看到面前的大殿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我们离开旅行团沿着脚下的小路朝其他地方走去。走进多加大院,院中人声鼎沸,空气中带着一种兴奋。我们听到身边有人得意的说着刚刚看到班禅出现在二层朝人群挥手的事情。

多加大院的主殿开放供人参观,我们却被不远处的鼓乐吸引,顺着它的声音走过一条狭长黑暗的走廊,大家转了一个圈又回到了与旅行团分离的那所大殿前。此时殿前的气氛比刚才要紧张许多,它似乎预示着有事即将发生。DKD,WG和龙爷三个人挤到人群的前面。我却被自己的人群密集恐惧症带着远远躲到一旁。
在我旁边,旅行团的几个孩子并排坐在一起,显然对眼前的情况不感兴趣,热火朝天的聊着打游戏的事情。两个外国人在听到导游的解释后转身离去。还有一个中年人因为自己的参观计划被打乱而对班禅颇有微词。

很快,人群开始骚动,我也被好奇心驱使,跟着几个藏民和旅行团的女导游一起走到一排栅栏后向大殿张望。这里的视野相当好,我看到几个喇嘛举着金黄色的华盖走出殿门,保安叫嚣着让众人放下相机不许拥挤排好队,一切都明白无误的告诉大家班禅即将出现。当得知班禅要举行摸顶时,我面前的藏民和女导游都迅速消失了。此时的人群骚动的更加厉害。
面容可爱的班禅终于走出大殿,紧张的保安包围着他,让众人一一从他面前经过。班禅微笑着用手轻碰众人的头顶,队列中我看到DKD低头经过的样子。
被摸顶的三个家伙带着红领巾激动的交谈着,我离开他们独自在扎什伦布寺寻找可以触动自己的东西。

能参观的地方不多,到处都被保安拦着。我回到多加大院在院子一侧的回廊上坐下。院子的对面,一口大锅冒着白色的蒸汽。众多僧人分成几排席地而坐。喧嚣的声音自由的飘荡在院子上空,同样是红色的僧袍,他们与刚才被保安团团围住的班禅显得如此不同。
僧人普通的日常对游客来说是新奇的事物。一些藏民,游人和外国人坐在洒满阳光的台阶上看着他们。三四个僧人举起比我小时候见过的洗衣盆还要大的铁盆,从台阶上把青稞面倒出来,台阶下的僧人把青稞面分成份儿,用脸盆搬到并排而坐的其他僧人面前。这些人开始用黄色或白色的布把面粉揉成大个窝头,最后由一些僧人用长方形的木头托盘托走。抬起铁盆的吆喝声,分配面粉的说话声,站在我身旁的藏民面向僧人的方向念经的声音,在各种声音混杂的气氛中我发起呆来。

记忆回到来时的路上,小武说他很喜欢路边或偏远一些的寺庙,每一个都很有味道。无需门票,只要想参观便会有人带你进入大殿。我们在回日喀则的路上就走进这样一座寺庙,昔日达吉岭寺。

这座位于半山坡上的寺庙即孤寂又沧桑,很多僧房都已倒塌。带我们参观的年轻僧人说目前只有十几个人住在这里,每天过着暮鼓晨钟的生活。小武见过这个年轻僧人好几次,他说这里的僧人目光与其他地方的都不一样。小武要和他拍照,年轻僧人甩动红色的僧袍整理好衣服,在黄色的矮墙前与小武并排站在一起,出现在镜头里的是他质朴的眼神和腼腆的笑容。

当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僧人提着两瓶啤酒去给正在修路的当地人。看着那个红色的身影走向山坡,我感到车窗隔开的不仅是车里和车外的空间,更是两个完全没有交集的世界。
在多加大院里,揉面团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我知道自己也应该离开了。伸展双腿抬起头,大殿在金色的阳光下熠熠生辉,湛蓝的天空带着风吹过的气息,有那么一瞬间我很想下辈子做个僧人。
回到旅馆,看到被摸顶三人组正和小武一起大啖面条。终于还是要回家的现实暴露在正午刺眼的阳光里,我的心情随之变得低落起来。

最终章、成为回忆的夏日

人与人,与景色相遇都需要缘分。每当车里播放好听的歌曲我便用相机把它同窗外的景色一同录下来。出发时的天气多是阴雨,回程时则满是阳光一片。虽然无法掌握的天气让我们与很多景色擦肩而过,但也有许多与人相遇的片段发生在看不到风景的途中。

我们在路上遇到车看似有麻烦的路人,小武下车询问对方需不需要帮助,结果等我们再上路时,对方却很快追上来告诉他我们的车牌就要掉了。在雨中,小武看到独自修理拖拉机的老人便又停下来。凭着年轻时曾经想做拖拉机手的梦想,他帮老人解决了问题。尽管拖拉机还需要修理,但至少可以让他坚持到下一个镇子。在只能看到希夏邦马基座的路边,我们让放羊的孩子演示他的绝技,一根绳子丢石头。语言不通的孩子轻松展示身手,我们把零食一股脑儿全给了他。一段段相遇与分离发生在路上成为这趟旅行的一部分。就像歌中唱到的那样:
过去的会过去 未来终将到来
时针回到零点 已经不是昨天
人生如此短暂 从来没有永远
最美丽的画面 是你纯真的脸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DKD也许正一边打电话一边推开写字楼的玻璃门,WG也许正在安静的咖啡馆里与客户见面,龙爷也许正在忙碌的办公室里开团队会议而小武也许正手握方向盘开启一段新的旅程。大家都回到原来的生活里,一起欢笑的时光变成一段美好的回忆。
小武说,他离开拉萨久了就会不自觉的怀念那里的天空,云朵,阳光和念经的声音。我想我们每个人日后也会怀念,怀念那些在遥远旅途中的日子。
在此真的要感谢诸位,你们是最棒的同伴,是你们让我拥有了一个美丽的夏日记忆。

联系小武


微信:nidaye7
电话:13638901450

本篇游记共含12194个文字,41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西藏,美的像一首抒情诗!

2016-08-27 17:21

西藏,那个心心念念的人间净地

2016-08-27 17:23

引用 小小蚂蚁 发表于 2016-08-27 17:23:44 的回复:

西藏,那个心心念念的人间净地

回复小小蚂蚁:值得一去,有空去走走

2016-08-28 12:30

刚好想去这儿玩呢~你的游记帮了我好多~么么哒

2016-08-29 09:58

真不错,不知道大假去人会不会很多……

2016-08-29 11:25

引用 jackyloveqi 发表于 2016-08-29 09:58:26 的回复:

刚好想去这儿玩呢~你的游记帮了我好多~么么哒

回复jackyloveqi:推荐个小武微信给你:nidaye7,去西藏找他。

2016-08-29 14:57

引用 岳秀风轻 发表于 2016-08-29 11:25:13 的回复:

真不错,不知道大假去人会不会很多……

回复岳秀风轻:十一假期主要是贵,人到还好。不会很多

2016-08-29 14:58

片片很赞。

2016-08-29 18:17

引用 树杈上打盹 发表于 2016-08-29 18:17:05 的回复:

片片很赞。

回复树杈上打盹:过奖了

2016-08-29 20:37

写得好

2016-09-07 21:39

2016-11-13 19:0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