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你的西游记不等于我的西游记-记2016新疆随性乱游

18
周七七 LV.5
2016-08-28 14:12 1221/2
  • 出发时间/2016-07-25
  • 出行天数/25 天
  • 人物/和朋友

说在前面的废话

广告先来: http://www.mafengwo.cn/i/5537993.html 东南亚之行之——三傻游泰国
                   http://www.mafengwo.cn/i/5532866.html 迟了两年,来交美国西海岸的作业 - 西雅图波特兰
                   http://www.mafengwo.cn/i/5536396.html  迟了两年,来交美国西海岸的作业 - 圣迭戈
                   
开篇先送一段2B青年欢乐多的新疆舞(其实只有新疆大妈在跳舞,我在发傻),先看着,具体的后面解释。

开始写游记才发现自己中文表达能力已经烂出翔,就像身在新疆才知道新疆已经在内地被黑出翔——新疆很安全,新疆人民很友好!

纠正完误解,再证实几个关于新疆的真相:幅员的确辽阔,吐鲁番的瓜果确实甜到腻,气候的确干到我腿上皮肤直接变蛇皮,紫外线的确非常充足,风景的确美到没朋友——具体新疆怎样,你还是自己来了才知道,毕竟一千个人心中会有一千个新疆

我们此次的路线只走了南疆(人文路线),北疆的风景留到有时间有钱再看吧!

虽说从新疆回来人肿了一圈也黑了N度,累得一脸的泪沟法令纹,但完全不后悔。这次新疆游让我体验到了很多“第一次”,拖着个拉杆箱却过了把背包客的瘾:第一次坐过夜的硬座车、第一次徒搭、第一次骑马、第一次睡男女混住间和在院子里打地铺,总之各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爽歪歪!

新疆的确是在甘肃做义工的一时兴起,早在内地的时候总是听到“新疆如何的乱,一个人千万别去”等传言。但不安分的人始终是不安分的人,于是我在敦煌青旅做义工的时候眼一闭,心一横,约上小伙伴就走了。

既然是随性游,我们的路线也就非常之“随性”,基本属于到了一站再想下一站去哪的旅游节奏。在这要特此鸣谢最佳旅伴老郑(图里从头出现到尾的黑框眼镜帅哥),一路陪伴一路忍受我这疯子,和旅途中遇上的各位宝贝:汤圆、小落、健华及宇彤、东北大哥、云南姐姐和女儿、意大利Jesus和骑游伙伴荷兰Maikel、美国老太Frannie、法国兄妹Assia和Wlad、在江西教英语的美国奇葩Chris、老关和晓华,没有你们我这次新疆游估计不会如此圆满。废话不多说,上我们的“奇葩”路线:敦煌——玉门——吐鲁番——乌鲁木齐——吐鲁番——库车——喀什——卡拉库里湖——塔什库尔干县——红旗拉甫边境。

吐鲁番第一次+乌鲁木齐

没错,脑残的我去了吐鲁番2次,第一次因为天气太热,除了博物馆以外哪都没去整天就待在青旅里躺尸,唯一的收获是捡了个灰常逗逼可爱的小落(广西妹纸),和在“达卜青旅”(超级推荐的客栈,差点想去做义工)吃到了吐鲁番日照时间过于充足甜得发腻的葡萄和西瓜!吐鲁番也是我唯一到过的连青旅都有空调的地儿,并且到了晚上是空调+风扇并用。

来说说乌鲁木齐,之前说到由于没有提前做任何旅行准备,再加上对地大物博的新疆完全不了解(理科生地理学得太差),导致到达乌市后两眼一摸瞎只好求助于青旅的各路人马——又因为同行的老郑时间紧要回家(后来广东台风又没有回家,当然这是后话),决定只走南疆,来了一次虽然散漫但是体会深刻的南疆深度游。

乌鲁木齐我们踩了两个点:位于二道桥的国际大巴扎(小落同行)和天山大峡谷(老郑同行)。

省会的大巴扎如我们所料,非常的商业化,但仍不妨碍俩逗逼女青年一路吃一路调戏维族小男生,看中了东西却不敢砍价(因为之前听信谣言怕被维族人围殴,事实证明维族人都是很友善滴大家完全不用担心),吃到了第一口抓饭、南瓜包子,手脚并用和餐厅服务员沟通(比在外国还外国有木有),总之是一次非常愉悦的体验啦!

来说说老郑:老郑和我是在敦煌我做义工的青旅认识,但后来因为他陪一台湾妹子先去哈密,我们决定在乌市碰头。老郑是我认识的最贴心的男人(没有之一),一路上帮我拉箱子提东西不说,还要时不时提醒我脸没擦干净衣服没拉好要准时吃饭。。。。。就因为这个我一度误会他性取向不直(话说我经常把直男认为是弯男怎么破?)在这替尚且单身的暖男,帅哥,贴心小宝宝(我先吐一个,他让我这么写的)打个广告,靠谱90后广东小青年一枚,哪位妹子把他看中了可以联系我哈哈。

书归正传,去天山大峡谷也是非常临时的决定,事实证明此决定非常正确:因为在这个景点基本可以看到北疆的所有风景——有山有水有蓝天有白云,还有草原和成群结队的马儿羊儿牛儿。在南山牧场上有很多当地哈萨克人的蒙古包,旅客可以进去歇脚、吃烤串、喝奶茶。我们撸串的时候,蒙古包旁边还有一群很欢乐的大叔大婶(内地人)在那载歌载舞。由于天气太冷+实在很穷我们放弃了在牧场上骑马(后来在卡湖补上遗憾)。

吐鲁番第二次+库车

决定去吐鲁番是因为要和老郑一起等小落从喀纳斯回来,三人一起去喀什,刚好剩了两三天时间去北疆又不够(题外话:虽说“不到喀什就等于没到过新疆”,但土人在去新疆前都不知道喀什是个啥地方,后来一听说是“追风筝的人”的取景地,就义无反顾决定前往。)

第二次的吐鲁番,虽然同样热,但是因为有了在去旅店路上捡到的俩逗逼小伙伴变得万分有趣。健华和宇彤是在广州上学的“大学生”(我们都是永远的大学生哦呵呵呵),两女生虽经常互相嫌弃但默契十足,一见如故的我们在还没到旅店之前就定下了第二天一起包车吐鲁番一日游(后面又加了两大一小朋友,组成了“吐鲁番没文化购物团”)。在吐鲁番住的旅店(庄园)在葡萄沟,老板是一个有个性的艺术家,不准我们摘葡萄不说还一天到晚训人。我们一行四人在当地人的夜市撸了串,吃了羊肉饺子, 在鱼塘边看了星星。



吐鲁番一日游没什么好写的,介绍一下几个景点:火焰山、千佛洞、交河故城、苏公塔、坎儿井。我和老郑只花了门票钱进了交河故城和千佛洞,前者还是值得一去的不过得从头包到脚(详情请见下图我的女鬼样——多亏了体贴的健华牌丝巾)不然真心烤成人肉干!后者基本就是毁坏了的莫高窟(没文化所以看啥都一样)。在这说一个搞笑的梗:我和老郑因为要去不同的火车站(吐鲁番站离吐鲁番市有1个多小时车程,到吐鲁番一定要选择到吐鲁番北站的火车,我们就被坑惨了),所以放弃坎儿井提前完成一日游,有团队精神的健华把我和老郑PS到了坎儿井的照片上,我们也算到此一游了(神照片在下面)!

库车除了库车大馕,夕阳红大花裤,五颜六色的古城,还有不会说汉语但会邀你跳舞的维族大妈。库车其实一开始只是我们去喀什路上的一个歇脚点,也许越是不带期待的旅行越容易收获惊喜。

库车虽名气远远不及喀什,但也是非常能彰显南疆文化风情的一个小城,很多人到库车的目的只是为了走独库公路,但老郑和我的奇葩路线注定了我们不会走寻常路,经典景点:库车王府、独库公路、大峡谷、龟兹故国统统没去,在库车的两天除了满城搜寻大花裤(到新疆以后我一直想买一条民族风大花裤,本以为随处可见的东西却到处找不到)外就是吃吃吃。

第一天我们随意逛了逛古城,便四处寻找可以吃饭的地方,由于新疆时间比北京时间晚了2小时,早晨10点的古城没有一家饭店开门。无奈的我们随意买了一个“馕中之王”——库车大馕,走了很久以后总算找到一家开着门的小饭馆。进去以后虽发现饭馆的两位维族大妈的汉语实在不敢恭维,但苦于肚饿还是坐了下来。手舞足蹈地“点菜”后(事实证明我们只是自以为点了菜),我们开始了漫长的等待,期间我傻不拉几地请其中一位大妈为我扎了头巾(她一边扎一边称赞我“漂亮丫头”哦呵呵呵),另一位大妈放上了他们的流行歌曲邀请我们跳舞(详情请见开篇视频)。结果悲催的我们啃完了大半个馕,饭还是没上来。。。最后只能通过一位懂汉语的维族妹子翻译才晓得我们点的东西都没有了,无计可施的我们只好点了份饺子勉强果腹。

库车的吃吃喝喝包括了:冰水(一种当地饮料,店家把酸奶、蜂蜜和手工冰淇淋混在一起,再用锉刀在一块大冰块挫下一些小碎渣融入其中,我认为是“维吾尔版奶昔”)新疆美食夜市里的羊头、烤鸡腿、羊杂碎(用羊肠包米饭和羊肺一起卖、烤羊腰)。

对了还有库车大寺,为了去清真寺我特意在30多40度的天气下还穿了长衣长裙,把自己包成了个维族姑娘的样子。库车大寺售票处的大妈还给我吃了一口她的酸奶(直接喂到我嘴边不敢拒绝,怕被打),进去的时候一个人也没有,封面的照片就是在做礼拜的大殿拍的(事后才发现好像女人不能进?我会不会由此遭报应?)

喀什

喀什新疆行的重头戏,我们前前后后待了有一星期左右。喀什有着整个新疆维吾尔文化的精髓:之前提到的“追风筝的人”的取景地喀什噶尔古城、新疆第一大清真寺艾提尕尔清真寺(不舍得花门票钱就没进去)、香妃墓。为了对得起喀什的“重要性”我们到这的过程也是相当曲折:首先,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连夜坐的硬座火车就献给了库车-喀什,并且我们三人貌似是整节车厢除了旁边当兵的四川哥哥外的唯三汉人(其实我和小落都是少数民族来着哈哈),所以一路上被维族同胞各种打量。和我们坐在同一个座位间是一家子维族人,晚上睡觉的时候他们干脆把他们的小女儿放在了地上(睡在大人的脚中间,害得我一晚上都不敢活动我的脚,结果导致下火车的时候脚已经肿成了馒头)。

喀什值得体验的地方除了臭气熏天的牛羊巴扎(有非常便宜的西瓜和哈密瓜卖,现买现切现吃哦!)、百年老茶馆还有老城客栈在室外的大通铺。另外满大街便宜的手工酸奶、百年老茶馆对面的烤包子、藏红花、核桃、巴旦木口味的冰淇淋和夜市的羊头、酸奶粽子、蛋卷(名字都是我起的,本地人估计不会懂我在说啥)。

话说我们到喀什的第一早天还没亮就到了老城青旅,一进门就看到了一院子的躺尸,还被吓一跳。后来得知这些都是没有提前预订的或骑游或背包的外国人(从那天开始老郑就一直吵着想体验下大通铺,终于在从塔县回来后如愿以偿),我们第一天就搭上了骑自行车横穿欧亚大陆的Alex(因为长得酷似耶稣我后来一直叫他Jesus,后来在成都还碰了一次面,这家伙在成都呆了几天后竟想赖下来不走了),和Maikel。那天下午我们遇见了一直对老郑情有独钟的、很会降价的美国嬉皮老太Frannie,单身了一辈子的她一年当中有半年在印度居住,其余时间就周游世界。同样来自美国的神经病Chris,一听我在Kentucky住过5年就开始一直叫我Kentucky,我也回敬叫他“江西”(他在江西教英文)。还有法国兄妹Assia和Wlaid(这对好像是老郑搭讪认识的?),算是我认识的英文说得最好的法国人(两人一人在英国上学一人在加拿大),后来还一起结伴去了卡湖。

之前说到老郑一心要在8月初回广东后来因为台风天和我的盛情挽留而留了下来,于是我们在喀什开始了一段醉生梦死的日子:起床,出门找吃的,逛老城(要么买东西要么吃东西),晚上回来和一堆从世界各地来的中国人外国人(下图的乌克兰妹子Alvita是我之前在贵州认识的朋友)喝酒吃饭打牌聊天。

卡拉库里湖+塔什库尔干县+红其拉甫边境

因为老郑临时改变计划,我们决定去卡拉库里湖+塔县+红其拉甫边境瞅一瞅,与此同时遇上了需要结伴同行卡湖的晓华同学,后来在去卡湖的车上晓华又搭上了一同下车的老关,大学生晓华交际能力强,能很快和陌生人打成一片,老关就是个比较闷骚平时不出声一出声语惊四座的人。这两小伙伴都是广东人,所以我们的四人组里面出现了三个说着广东话一天到晚孤立我的小团体(开玩笑啦)。四个人的边境行除了又是喝酒又是打牌,不亦乐乎。

温馨小tip:去卡湖塔县和红其拉甫要办理边防证(如果带了有出入境记录的护照可以免去边防证),外国人去不了红其拉甫,边防证在喀什就可以办理(不过要注意他们中午的休息时间,和内地不一样)。

卡拉库里湖,塔什库尔干县,帕米尔高原——从前连西藏都不敢去怕高反的我竟然义无反顾地跑了这三个地方。为了省钱我们选择了坐班车(一天一班)而不是包车,因为修路的原因原本只有两小时的车程延长到了6小时。在卡湖我又光荣经历的人生多个“第一次”:第一次上高原、看冰川(40分钟从卡湖3700米的海拔拉到冰川脚下的5100,竟然除了呼吸稍微困难一点点没有任何不适,但是又下雪又下雨的冻了个半死所以我们只待了10分钟又下了山)、自己骑马(其实骑马超好学,也有可能是我遇到的马比较温顺?)、住蒙古包(没有水没有电也没有厕所,不过还是很有意思)、徒搭(遇到了超好的维吾尔族一家人,相爱的父母带着可爱的两个女儿看新疆)。

在卡湖的晚上我们还看到了永生难忘的星空:满天密密麻麻的星星、清晰可见的北斗七星、北极星和各个星座、隐约可见的银河系、每隔几秒就落下的流星(其实密集恐惧症的我看得有点不太舒服)。

塔什库尔干县(简称塔县)是中巴边境上的一个小城镇,地处帕米尔高原,紫外线强,满大街都是塔吉克族人。塔吉克族人相比维吾尔族人来说长相更异域,但由于塔县汉族人少,我们走在街上反而更像外国人。到塔县的唯一目的是为了第二天去中巴边境——红其拉甫(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边境),但也意外收获了几顿很好吃的巴基斯坦餐(多谢法国兄妹的带路,亮点在下图菜谱的中文翻译,还有巴基斯坦咖啡完全颠覆了我对咖啡的印象,超级粘稠不过也不难喝) 

红其拉甫虽然边境上的确插了一面五星红旗,但和红旗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Kunjerab的音译(好吧冷笑话不好笑)我们去的时候可能因为偷渡形势比较严峻中巴人民被绳子隔开了5米——脑洞大开的我们吆喝着和对面的巴基斯坦小伙子们一起拍了个大自拍,还在facebook上互加。

愉快的新疆乱游已经结束半个月了,想念馕、烤包子、甜到腻的水果们和一路上遇到的各路人马!放一张最喜欢的照片(在卡湖边徒搭的时候拍的),希望未来的自己一直能处于这种无畏的、随性的、在路上的状态。

本篇游记共含5396个文字,8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认真的看完一遍后有种想要马上出发的冲动!

2016-08-30 10:25

引用 cby吴骥 发表于 2016-08-30 10:25:55 的回复:

认真的看完一遍后有种想要马上出发的冲动!

回复cby吴骥:那还等什么?

2016-08-30 10:3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