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转山而来-----博格达,我的第一次重装行(9.7 完结)

1
右脚 (BJ) LV.7
2016-08-29 17:14 171/0
  • 出发时间/2016-08-08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其它

开篇

       第一次,来新疆......
       第一次,重装......
       第一次,体会到重负荷下,身体深处那种痛彻的最原始的“累倒”的滋味.....

       2次进藏后,心里最向往的就是美丽的新疆
       这几年有过几次高海拔的轻装经历后,今年一丝重装的念想开始在心里萌芽和冲动。后来也有同行的队友说:第一次重装就走博格达,你太有魄力了,——回想2013年,我的户外第一次就是直接去了冈仁波齐转山和阿里。其实,对于这次行程自己心里也没谱,只是简单的觉得好歹跟的是商队,该不会把一个人扔到山上吧。
       说到“累”,这次博格达行确实有深切的体会。2013年的那次转山我至今都有一点感慨,第二天30多公里的行程,平均海拔5000米上下,一大早4点过出发,直到晚上10点过回到塔钦,虽然说是轻装但是可能自己的能力差点,回到终点直接累趴下。如果说13年的转山是一次对身体体能的测试,那这次博格达转山算是一次对自身体能极限的考验吧,后文有相关的描述。

       这次走博格达,因为跟的是商队,所以前期基本没做功课,从哪里进山,翻过几个达坂,达坂的名字,博格达有几座雪山,基本都是后来出山大伙追忆哪里不好走,哪里翻山难度大,哪里看到的雪山很震撼种种这样的讨论中才得知,哦,原来那个就是老虎口,那个就是简单达坂,黑沟达坂等等。
       我总结出的博格达转山的两大特点:
       1,爬山,下山,宿营。要想到达晚上的营地,那么你必须爬上海拔提升6,7百米的达坂,然后马上又必须下到谷底,坡度60度左右(数据不一定准确啊,反正就是很陡),关键是基本无路可循,碎石还好,那种不规则的石块山就不好上下了,风险性加大;
       2,冰川。因为提前没做过功课,而且是最热的8月份,原以为平均海拔3000多米的路线多是碎石土路,最多也就是偶尔有点积雪,出乎我意料的是环线上居然有永久性的冰川,而且在冰川上差不多行走了2天,虽然后来走的脚步蹒跚了,但是也平添了几分激动和乐趣。

       说到这,好像忽略了原本的博格达雪山,不过说实话,天山的主峰博格达并没有满足自己心里预期对雪山的期盼,可能因为是8月份雪少,又或者博格达山峰海拔相对低,且山势缺乏点磅礴大气,不过博格达转山的“累”+“冰川”确实带给了自己另一番的体验,画面里“行走的人+连绵的冰川+背靠雪山”,也许就是这样一幅略显简单的画面反而衬托出行走在博格达的色彩。

第一天:阿克苏河谷

       进入正题。
       第一天的计划行程是:乌市--阿克苏河谷--阿克苏冰川。
       没想到第一天就出现了意外情况:由于前几天暴雨,本该开车进去的一段河谷道路被大水冲毁了,只能下车提前徒步进入。
       意外的出现导致刚开始要多走6公里左右的路,同时必须要涉水过河(这个给我带来了麻烦,由于没有带备用鞋只能等同伴过去后再借用),期间有一段水势太大只能翻越一截陡峭的岩壁,队伍用到安全绳依次而下耽误了不少时间,结果最终导致没能按计划到达冰川营地,本该半天4个小时的轻松行程,结果行走了6个小时在一处河谷高地提前宿营。
       可能由于一直处于河谷腹地,加上这几天水势较大,今天的行程一直伴有浓浓的雾气,看不见远山,时而能见度很低20米外不见人影,由于队伍拉的比较开,期间有队友差点迷路,最终是虚惊一场重新回到了队伍。


       第一天行程除了水和雾稍显平淡,再分享2个小插曲:
       1,本来第一天晚上要改善伙食(第一天好像还不能称之为改善吧,呵呵)吃羊的,领队在我们队伍出发前提前把羊送到了山上牧民手里,可惜自己没能赶上第一锅羊肉,结果第二锅到最后告知火太小肉炖不熟,只能等第二天一早了,害得我白白等到11点过;
       2,当天半夜刮了很大的风,级数我没概念,不过确实非常大,也没睡好,还担心旁边的帐篷撑不住大风,因为旁边的帐篷是个3人帐,好像帐杆不对一直就没撑起来,第二天一早我就过去问他们,还好没事也不知半夜怎么过的,呵呵。

第二天:阿克苏冰川,老虎口

       第二天的计划行程是:阿克苏冰川--老虎口--白杨河东沟营地。
       结果第一天耽搁的2个小时第二天也没补回来,由于队伍人员较多且拉的比较开,所以第二天从老虎口下来就直接宿营了。
       从阿克苏河谷营地一早醒来,天居然一早就放晴了,也许今天就能见到雪山老天也开眼了,一路上没有鸟语花香,但也是夏意盎然,心情舒放。
       自己也玩个自拍。

       今天的目标是翻越老虎口,老虎口脚下就是连绵的阿克苏冰川,也是熟称的保龄球通道。对于我这个没有做功课的人来说,还没看见老虎口,只是刚踏上冰川的那一瞬间确实令自己兴奋不已,——原来还有这么一条完美的通道,哪怕是最热的8月份,冰川也基本永久不化,脚踏在上面咯吱咯吱的,迎着微风,雪山左右相伴,别有一番风味。

       中午简单路餐后就一直行走在冰川上,时间流逝,脚步逐渐疲乏,自己也从最初的兴奋劲重新回归到现实:老虎口在哪里?
       独自闷头前行,偶尔抬头发现离冰川的尽头好像还有不小的距离,由于队伍拉的比较开,最前头的大部队好像已不见人影,只有前后50,,60米远的3,4个队友,加上满眼的冰川闪着刺眼的白光,眼神开始有点恍惚。。。。“右脚——,向右前方切过去!”,由于地势开阔,前头的队友大不得不大声呼喊我,我猛一下提起精神,原来不是走到冰川尽头啊,抬头望向右前方一侧在白色映衬下咋显黑突突的一片山体斜坡,心中暗自加了把劲。
        站在了这一片碎石坡下-----原来这就是老虎口,第一眼望去,满屏的各种突兀棱角的大块碎石就那样随意的交叉搁置在一起,坡度我估计50-60度上下吧,心里嘀咕这算是路吗?后来在经历的整个博格达环线,才发现上山下山基本都是这样的路况。没办法手脚并用打起百分之二百的精神上吧。

       站在达坂上,心有感概,这哪是老虎口,明明是“杀虎口”啊。
       达坂上已经能看见前头大部队已经下到坡底休息了,自己顾不上看风景开始下坡,这才发现下坡路和刚才的上坡路如出一辙,文章开篇提到过环博格达路线的两大特点之一。
       终于下到坡底,考虑到还有后队没有跟上,领队临时决定就地宿营。对于身心疲惫的我来说那是大大的欢迎啊。老虎口结束了,明天是啥风景呢?

第三天:色彩博格达,五星营地

       第三天的计划行程是:白杨河东沟---转山达坂---白杨河西沟冰湖营地。
       前2天耽搁的行程,结果在今天追了回来,顺利到达西沟冰湖营地。原以为今天还是个艰难的行程,结果事有意外,今天确实是精彩的一天。
       一早从老虎口下的营地出发,经过一段平缓的谷地,然后开始相当长的一段爬坡,海拔提升相对缓慢,基本是沿着博格达雪山下冰川的外围上升,虽然也是碎石路,但是少了较大坡度的提升,风险也降低不少,所以队伍行进的比较顺利,更重要的是今天几乎是伴着博格达雪山行进,雪山就在我们的左手边连绵,加上天空晴朗,一切预示这是美好的一天。
       最初的碎石爬坡,终于在见着雪山的那一刻心情豁然开朗,疲惫一扫而空。

      下面这张照片,是站在转山达坂上拍的,远处的那个小点的湖面就是西沟冰湖,往上一点就是今天的宿营地,再往上最远处的冰川一直向上就是明天要翻越的简单达坂。图中正面偏右的锥形雪山就是博格达的主峰。

       今天顺利的到达营地,我差不多5点左右到的,比起新疆这个时候晚上10点天才黑,非常早的了,自己都非常意外,再想到今天基本沿着雪山走完全是观景大道,难道今天行程本身就是休整的日子吗?我所在的营地也非常不错,紧挨冰湖一侧的高地之上一带非常平整的地面——我估摸着一字排开搭7,8顶帐篷肯定没有问题,旁边是清澈的溪水,正面雪山迎面而来,视角非常好,除了冰湖水浑浊差些意思,完全就是一个五星营地啊。
       很早的到达营地,意味着可以非常悠闲的享受这段时光,沐浴阳光,近观雪山,煮个挂面(可惜不小心碰倒了),队友间拉拉家常,完全褪去一身的疲惫。

      雪山这时也非常识趣的变换着各种姿态和色彩,由于天气很好,所以有幸拍到了雪山的日落和第二天的日出(日照金山真的算是幸运,出现时间也就那么10秒钟吧),也许这就是雪山对旅途人的惠赠吧,真是美妙的一天。

第四天:还是冰川,简单达坂

       第四天的计划行程是:白杨河西沟冰湖---简单达坂---大本营营地。
       还是冰川,今天整天基本就是在冰川上行走,并且要翻过冰雪覆盖,海拔4200上下的简单达坂。如果说今天的冰川行走如是行船划过一汪静静惊艳的湖面,那么翻越简单达坂就是波澜咋起,船摇人晃。
       后来回想这段行程,一直有个疑问:谁起的名叫“简单达坂”?——完全是简单达坂“不简单”啊!简单达坂长年冰雪覆盖,可能是季节的原因,到8月了反而越发难走,原因就是“结冰”,气温高,线路上走的人多都会让雪结冰变滑,再加上达坂2面都是那种大斜坡直达谷地,偶尔还有些冰缝,所以难度和风险性加大。     
       如果说昨天是环博美妙的一天,那么今天就是暗藏危险的一天了。
       
       不过冰川还是美妙的,加上山势,今天的冰川行走比前天老虎口下的冰川更加来得磅礴大气,更加原始更加透彻。

       冰川的美景确实掩盖了它的风险,登上达坂前最后的30,40米雪道由于前队的踩踏已经变得很滑,侧面就是一溜烟就有可能滑到底的斜坡,最后我和几个队友变道直插上高处裸露的碎石坡才又上的达坂顶,达坂上坐着喘了口气,紧接着下山。下坡还是博格达的特点,直达谷地,不过碎石换成了冰雪,前队人员直接踏雪下山,结果变成了一不留神就翻倒下滑的场面,后来发现摔倒后直接坐下,并且依靠背包底的摩擦,反而能安全顺利的滑下去,结果后人纷纷效仿。我是刚开始觉得下坡滑倒很危险,先走了一段碎石下坡,结果发现碎石下坡也很危险,一是没路,二是坡度确实很大,三是石头也不稳当,所以走了一段后回到雪道直接坐着滑了下去,发现确实挺安全也刺激,还挺好玩的。

       说到这,提醒一句,虽然8月,走博格达冰雪道路,最好带上冰爪。

       今天的目的地是博格达登山大本营,从简单达坂下来走了很长一段冰川,又回到了当初走阿克苏冰川走到最后的感觉,最终到达大本营时身心已经很疲惫,天气也不大好,雪山被云雾缠绕着,后来还下起了冰雹,本来说好的今天牧民送补给上来吃羊,可惜羊汤好像闷坏了没敢喝,吃了点羊肉算是补补吧,听领队说明天的行程难度也很大,所以自己早早的睡了,半夜还下起了雨,哎,还是昨天的感觉爽啊。

第五天:黑沟达坂,冰塔林

       第五天的计划行程是:登山大本营---黑沟达坂---翡翠湖营地。
       一早起来,有队员由于自身原因要提前下撤了,惋惜的同时也认可他们的决定,毕竟自身安全第一。昨天翻越冰雪达坂的经历让我心有余悸,跑去问了领队今天的达坂还有雪吗?得到没有雪的答复让我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
       整个上午的行走基本是缓慢下行的马道,期间中午路餐大家还把昨夜淋湿的帐篷拿出来晾晒,队伍一派轻松的景象,我突然意识到:今天要翻越的黑沟达坂海拔是4200米左右,和昨天简单达坂差不多高,以目前道路下行的情况看,意味着翻越黑沟达坂要提升更多的海拔,更想到今晚的营地是达坂另一头的谷地,意识到这点我不敢再往下想了。后来的经历证明了我的猜想,这次黑沟达坂翻越几乎透支我的体能,也许是几天的疲劳积累,也许是自身的体能还是差些,还有也许是自己膝盖伤病的拖累(右膝盖一直不太好),今天我几乎很少举起自己的微单相机哪怕翻越下来后在冰塔林里穿越(冰塔林其实不错,不是在冰川上走,而且沿着冰川形成的纵横沟壑蜿蜒穿越,可惜自己累得根本不想动相机,只想早点安全的到达营地),几乎体能透支的情况下到了翡翠湖营地自己才放下心来,今天是我环博期间最累的一天,也真正体会到了那种“累倒”的滋味。

      漫长的黑沟达坂。

      冰塔林

第六天:画一个圈,出山

       第六天的计划行程是:翡翠湖营地---阿克苏河谷出山。
       今天的目标是出山,完成环博转山的心愿。
       一早从翡翠湖营地出发,走了一小段回头望望,再望一眼远处的雪山和冰川,那片恒古不变的山和前行的队伍让自己心底油然升起一丝不舍,再见了博格达。

       翻过一个小山坡,已不见雪山,道路基本一路下行,海拔逐渐降低,因为缺少了风景所以队伍行进很快,中午在一个河谷边路餐休整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后队队员可能掉队太多没发现我们一大帮人聚集在河谷处,一直沿着河谷上方的山脊向下游走(下游并不是出山的方向),后来还是收队的领队赶忙去追赶招呼了回来,算了送了一口气。聚集在河谷的大部队人员有些心里也开始产生一个想法:是否不用再回阿克苏河谷,直接顺着当前的河谷出山,因为这个方向也是可以出山的,无非就是让原定计划接我们的车变动一下地址。有着这个想法,我也去咨询了一下领队,得到的答复是车过不来,而且队友也提醒到:转山完成一个圈,才算是圆满,很有道理,累就再咬牙坚持一下吧。

       画一个圈,圆满出山。好像老天也讲究因果,最后出山的一段,文章在第一天行程里提到的阿克苏河谷道路被冲毁,结果出山的时候路还没修好(倒是不用过河了),不得不再次多走6公里的路程,后来问过一个队友,算了一下这一天走了差不多25公里,虽然没有了路上的风景,但越是这样的经历心里越有一番回味,博格达转山达成所愿。

       再见了,博格达。

2016-9-7 完结

本篇游记共含5558个文字,4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