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风景旧曾谙,能不忆江南-2016.8杭州黄山行记

8
santalucia (北京) LV.6
2016-08-29 17:52 442/4
  • 出发时间/2016-08-25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和朋友

上一次去江南,还是7年前。
独自背包去南京找ZY,把散居在江浙沪的高中同学访了个遍,不断有人加入我们的队伍。最后到上海时,人数已有7人之多。惊呆了上海的同学们。
那好像是我毕业之前玩的最没心没肺的一次。
7年之后再下江南,乃是公干。目的地杭州。然而我预谋已久的皖南行也终于要成行了。
8个小时的火车,本以为会十分枯燥,却丝毫不觉。
车窗外的风景,由平原万里变成水田万顷。
我在车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重温士兵突击,依然是震撼+感动。
这好像也似乎预示着,这是一场怀旧+访新的旅程。
霜清纸帐来新梦,圃冷斜阳忆旧游。

读完了毛姆的《刀锋》,一个别人眼里看来前程大好的年轻人,放弃了爱情,放弃了工作,一个人走向了自己的命运——发现自己,寻找自己。很难说他最后成功的实现了这个目标,但他一直在坚定的走,从未怀疑自己。
在旁人的眼光和自己的内心中,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于我心有戚戚焉。

和7年前相比,杭州建设的更繁华了。华灯初上时,站在钱塘江畔,遥望对岸鳞次栉比的高楼闪烁的灯光,钱江大桥的路灯犹如一串珍珠,上面有序流动的,是川流不息的车。吹着江边湿热而温柔的风,仿佛万虑全消。
似乎每座城市,都有这样一条像母亲一样的河流,千百年都在安静流淌,给这座城市带来了滋养和抚慰。
北京却是个例外。通惠河,清河,这些更像宽阔一点的渠。
没有大气或灵秀的河流,居然也形成了一座千万人口的大都市。
这一点,北京又有点像它的隔壁邻居蒙古
这是京杭大运河边。在北方基本无人提起的名词,到杭州却是一位红颜知己一样温暖的存在。

这是钱塘江边

杭州的几天,最开心和感动的是合作单位两位同仁的热情款待。虽然是初相识,却聊的很投机。聊天是最好的下饭菜,不知不觉饭量比平时长了一半。
这边的饭菜美味而精致,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这真是人生一大乐趣。

G20期间的杭州,交通管制和人口盘查齐上阵,西湖景区的游人几乎少了80%。
外国友人来看,又要感叹中国经济不景气了,街上空空荡荡,工厂不开工,学生不上学,一片凋敝景象。
但是我们还是不嫌麻烦跑到西湖,也让我们享受了一个难得清静的景区,尤其是后两天去安徽以后,这对比更加强烈。
你难以相信这是西湖。

上次来西湖,是个大晴天,如同北方一样的秋高气爽。在碧水蓝天下,西湖和她的同胞妹妹——昆明湖格外相像。
这次来西湖,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雾霭(并非雾霾),阳光也并不刺眼。让人在雾气氤氲中感受到属于江南的秀美。
一池碧水,仍在荡漾。
青山隐隐水迢迢。
听说山上有许多茶农的小院,周末时杭州人喜欢到山上去品茶观景。朋友邀请我们周末同去感受。作为节假日除了加班看剧运动逛街别无选择的北方人民,我们听了心向往之。在山清水秀的地方,同三五好友一起品茗聊天,该是十分惬意。可惜我们要赶到黄山,没有成行。愿下次去杭州,可以完成这个心愿。

绿树浓荫夏日长。

接天莲叶无穷碧

下午赶到西溪湿地,一路暴走,却因为时间原因没能进园,只能站在岸上羡慕的看着其他游客坐着乌篷船在水中缓缓前行,最终消失在曲折的河道,只留下越来越远的摇橹声。
满眼皆是绿色,深深浅浅不同的绿。眼球似乎都比平时要湿润许多。
每段旅程总有遗憾。遗憾也许说明,我们和这里的缘分未了。

当天下午,我们乘坐最后一班长途大巴赶往黄山
黄山预留的时间只有一天,而标准的行程却至少2天,包括在山顶的一夜住宿。忐忑的问客栈的工作人员,一天是否来得及,他毫不犹豫说可以,并且帮我们制定了路线。当然并非所有的景点都能去,不过这已是最优的选择了。
行军打仗一样的行程,也是我的风格。
第二天早6点,我们就急忙奔向景区,开始了一天的行程。
本以为已经够早,这人山人海的景象还是让我们心里略发焦灼。

好在还没赶上真正的高峰期,排队的时间可以忍受。坐缆车到云谷寺,开始爬山。
黄山的难度远没有我想象的大,和华山无法相比,甚至连泰山都比这个要费力。
只是山上的景色,我们都已无法形容。
很幸运的赶上了云海,于是那一路,我们几乎是惊叹着走完的。
层层的云海,绵延不绝。山头在云气中时隐时现。羡慕云中的飞鸟,可以自由自在飞行,能够在我们无法企及的高度,俯瞰着壮观的山间。
“山在虚无飘渺间”,“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云霓明灭或可睹”……我已词穷,实在是崇拜古人的表达能力。
看到有老外也来登山,突然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为这样壮美的河山。
以下为纯图片,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只恨相机电池不给力,突然罢工,让我恨不得把其丢下山去。

走过云海后,开始穿越西海大峡谷。
都说这里是必来景点,但是我们基本看不到什么风景,原因无他,雾气太大,能见度低。这也许是看到云海的必然代价吧。这么想想也就平衡了。
基本全是下山路,永远走不完的台阶。走到后来,腿都有些微微打颤。
人也很多,有时候只能一点点往前挪,这也使我们得到了被动的休息。

12点,我们就从西海坐地轨上来了。于是开始了下半场——前山的攀登。
前山几乎是人山人海,时刻处于走不动路的状态。都说玉屏景区很美,可因为天气原因,沿途乏善可陈。没去天都峰,时间一下很充裕。好像下半场的目的只有一个——迎客松。
到了迎客松的时候,天气也放晴了。尽量越过黑压压的人头给迎客松拍照。

排队坐缆车下山,到汤口时只有4点。几乎破了我登山的记录。
虽有遗憾,但我们都领略到了黄山最美的景色,夫复何求?
暗中许愿,下次来,要带单反,登天都峰,看飞来石,看银河,看雪景。
毕竟这是一个可以来很多次的地方。
下山时间太早,遂临时改变行程,包车去宏村
安顿好了已是晚上7点,在漆黑的小巷中摸到月沼。
旁边的饭馆据说《舌尖上的中国》曾在此取景。看到有室外的座位,我们就在此吃饭。
对着沉沉池水,隐隐白墙,暖暖红灯。对岸的小店孤灯荧荧,池水送来遥远的民谣声,伴着吉他,在夜色中荡漾着。
有小猫在桌下觅食,有些怕人,轻声叫唤着。
突然很想来点酒。到了一定年龄,酒精的魅力愈发明显。不喜欢觥筹交错的热闹,只喜欢与三两知己或是浅斟低唱,或是畅饮而归。
竹影扫阶尘不动,月轮穿沼水无痕。
那一晚,宏村是安静的。


想看宏村的清晨,谁知还是有些晚了。7点,已经有旅行团的先遣队杀到了宏村,在月沼边吃早点,5分钟内来了4拨。导游词都大同小异,听到后面我们几乎会背。
安徽的天气已开始转凉,也有了秋高气爽的感觉。这时的宏村,与前一晚相比,判若两人。
在此的旅行团加起来至少有3000人,写生的学生至少有1000人.本就狭窄的小村落摩肩接踵,人声鼎沸。
不过,还是能体会到片时的宁静。比如,看着作画的学生,看了一小时。
总有些事物会超越语言,用它们自身将一些语言无法表达的东西予以呈现。比如音乐,比如绘画。

这里的徽派建筑,外面灰砖白墙,里面幽暗深邃。
作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在这里住一辈子,也许并不比囚禁好多少。
笛安有一长篇《南方有令秧》,说的正是徽州故事。天真的少女嫁入望族为妾,没几天就成为年轻的寡妇。逃过了殉葬,她用她的一生在熬一座牌坊,熬了十几年,却在牌坊即将落成之时陷入感情与欲望的漩涡,最终平静地将自己悬在了梁上。
抬起头仰望,突然一下就明白了鲁迅在《故乡》里说的“高墙四角的天空”是什么意思了。

去邮局给好友寄了明信片。很想寄一张,给未来的自己。
这最后的半天,节奏极为缓慢。
吃了毛豆腐,收拾好行李,坐车回京。
车窗外,夕阳照着万顷良田,时而掠过生气勃勃的城市。
突然想到一首歌《在希望的田野上》。
到京已是黑夜,北京的夜晚已经很凉爽,之前的潮湿和闷热一扫而空。
租车在学院路上一路飞驰。看着窗外熟悉的城市夜景,亲切感伴着凉风扑面而来。
不知何日,我会再次启程。

本篇游记共含3106个文字,3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出去玩就得有个会拍照的人同行啊~

2016-08-30 14:04

引用 topmonkeyking 发表于 2016-08-30 14:04:04 的回复:

出去玩就得有个会拍照的人同行啊~

回复topmonkeyking:拍的不好,真是惭愧

2016-08-31 11:52

楼主的生活很洒脱,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2016-09-05 14:50

引用 糖豆的一天 发表于 2016-09-05 14:50:46 的回复:

楼主的生活很洒脱,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回复糖豆的一天:要自己创造出来,打破阻碍自己出发的障碍

2016-09-09 07:5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