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 不敢去酒吧的今宵酒醒何处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周六火车 睡眠
下午一点多的火车,车启动后就深深的睡去。香甜,沉稳,如同潜入几十米深的水下,阳光明烈,透过眼帘恍恍惚惚。那些光斑是梦境的一部分。梦是没有情节的,或许无梦,只是光斑浮动,树木划过窗外枝叶抚动。
阳光把人晒暖,人体变软而懒,离城市和工作越来越远,心中放下。软,暖,安适。离世界更远,离自己更近。
阳光爆烈地晒,掉个床头睡,脚也有感触而有灵魂般的,与身体的每个细微之处互动何解,感谢你们,让我感受这一切。
朦胧的有人上车下车,方形的窗切出一帧帧的风景,与梦境,与阳光胶着,——半年来的第一次酣眠。
余华曾有短篇《十七岁出门远行》,刀锋切肤的爽和疼。斑驳诡异,转换无常。
以往是和朋友,或组团出行。从未一个人有完整的独行经历。期待一次,想走走,想停停,不说太多话,在车上,在人群,如同幽室独处般自然。而风景,却可以热闹的打招呼,游历和告别。

目的地没有故人,没有预定的客栈。25个小时的火车有大半时间在深深的睡。同行的羡慕无比这样车轨摇动中的睡眠。是的,把这一年多的睡眠给补偿了;正常生活里再多的调节,没有这一刻离“它们”越来越远给出松懈的信号。
吉首凤凰
湖南,老毛,湘派文人,岳麓书院;
湘西,土匪头子,宪兵,罂粟;
凤凰,边城,山水山河,美和静的淳朴。吊脚楼上干净的媳妇儿梳着不相称的妆,乡下的丈夫木讷而安静,生活是营生,是平静。
这些都是来自小说。
现在的凤凰,客栈和酒吧的名字都相当香艳暧昧,来往迎面来女生的娇媚唇色和男孩手中的单反,真的知道古城是有多么年轻了。
夜色很醉人,沱江两岸灯火,江水倒影灯火,天色潮湿微凉,江边的每个人都带着愉悦的表情,不管卖花姑娘还是六十岁的长裙少女。很美好。
宽粉还是圆粉?加牛肉。那牛肉口感很筋。一份臭豆腐。
小馆子在江边城墙下,老板娘右手戴两只金戒子一只金镯子,发色是酒红偏紫,很灿烂。她边卖臭豆腐穿边给海带打结,手挺快。
“你吃的是什么?”
“腊肉”
“怎么卖?”
“给你一块尝尝吧!”
我像贫下中农刨出了狗头金,对那块甜粽大小的腊味简直美疯了。真的好吃,有一股柴火味儿。真的是熏柴火味儿,又偏咸,真心不错。何况还不要钱呢!
(和店主夫妻探讨了河南腊肉做法和特点,与湖南腊味对比,食物也可列入三观)
深夜,河对面的酒吧一条街依然电子乐,民谣,和隔音效果不好的唱K。在现场也许会有气氛,旁听来,怎么说呢,像农村的庙会。还有刘老根大舞台,你来我也来。那种。想到庙会风,不由得也笑了。无法入睡。对岸一直嗨到不知今夕何夕。
想想沈从文小时候看到宪兵拿人头当足球,想想这片土地曾种大麻,又想到老毛同志“孩儿立志出乡关”玩叛逆离家出走……想想也挺嗨了!

深夜听到追打嬉闹,再接着是女人男人歇斯底里的吵架。果真是人多的地方不用排节目单,每刻都有新鲜。
不知何时又是甜睡。异地果然好眠。

本篇游记共含1164个文字,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   湘西   湖南
291089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