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攀登林查尼火山

  • 出发时间/2016-07-15
  • 出行天数/12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3000RMB

Day 6


7. 登山第四日  三号营地回Senaru村庄(2016/07/19)攀登Rinjani结束

下山的路远比上山的路轻松,因为身体和心灵都兜满了登顶之后的满足感和成就感,低海拔山地特有的干净空气也格外讨人喜欢。

Jack说上午会下雨,于是我们紧赶慢赶,很快就陷入蓊郁的雨林。除去腿脚略微的酸软外,此刻的体验堪称完美:宽大的树叶遮蔽天光,投映在身上一片暖融融的绿意;张牙舞爪的棕毛猿猴和害羞的黑猿猴在树梢间穿行,留下几个步履匆匆的残影;时有凉风过境,松柏轻柔的呼吸盈然耳畔……

最后一程路颇为凶险。Jack说我们进入了蚂蝗出没的地带,坐在地上的西班牙女孩闻言掀起上衣,果然两条吸饱血的蚂蝗悠然地寄居在她的肚皮上,吓得我们魂飞魄散,曾经在尼泊尔爬蚂蝗山留下的记忆阴影卷土重来。一时妈顾不上我和她起泡的脚,我顾不上刚扭伤的脚踝,UU姐顾不上咳嗽,我们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飞奔下山,略显仓促地结束了对Rinjani的探索之旅。

草丛里的花母鸡带着一群小鸡摇摇摆摆地觅食。再往前走,路边出现稀少的车辆,地上散落着谷穗和当地人用作燃料的黑色果实,以及三三两两的当地人。皮肤是浅咖啡色的当地小孩,顶着大大的头盔和明显稚嫩的脸庞,拉风地蹬着脏兮兮的摩托车。一切迹象都在向我们表示,我们已重返人类世界。

身材瘦长的Jack陪我们散步般慢走,尽管他的家离这里很远,坐车还需要3个多小时,但他完全没有催促的意思。他在路上保障我们的安全,对我们所有的问题认真回答,给我们介绍当地的传统……他是一个好向导。但这些并不是Jack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在山上的时候,我和妈起来争执,Jack非常认真地对我说,在印度尼西亚的传统里,孩子永远不应该和妈妈争吵,因为妈妈永远是对的,妈妈永远最爱她们的孩子。Jack的妈妈5个月前离世,这是我第一次在他的脸上找到了阴霾。

我总觉得,Rinjani的背夫比乞力马扎罗的背夫更快乐。Rinjani的山路上巨石和砂砾很多,甚至有近于90度的垂直峭壁。许多背夫没有合适的登山鞋,干脆赤足或者穿着人字拖攀爬。这一条路上绝不缺乏汗水,但也不缺乏背夫跨在腰间的小播音器,一遍遍不厌其烦地放着“Love the way you lie”。生活是一部分的原因,但背夫们愿意把手中的食物分给小道上一面之缘的战友,也是不可无视的原因吧!

Ps: (1) Rinjani的传说

在遥远的过去,龙目岛上有一个古国。国王Patu Tuan和王后Dewi Mas生活恩爱,但王后婚后长达7年无子,国王不得不再娶一个妻子。这之后王后却意外怀孕,国王怀疑她不忠,将其驱逐出境,王后被迫在巴厘岛上诞下一双儿女,并独自抚养他们长大。儿子Janjak和女儿Rinjani在长大成人后得知了事情的原委,持短剑和箭矢前往龙目岛寻仇,却最终和后悔内疚的国王和解。后来国王病危,Rinjani为他入山寻药,却意外失踪。国王因此用女儿的名字为这座山命名。

(2)八月,在我们刚刚离开这里后,Rinjani火山再度爆发,飞扬的火山灰影响到据龙目岛135公里之外的巴厘岛,两个岛上的航班停运。

(3)永远不要说你征服了一座山。因为事实是,它向你敞开了怀抱。





Day 5


6. 登山第三日 Lake Segara Anak至Senaru三号营地(2016/07/19)

       哪怕火山爆发的残骸依然历历在目,也无法掩饰Rinjani自然资源的丰美。火山富足的地热制造出温泉洗净朝圣者的疲惫,而火山湖Segara Anak也以博大的胸怀,拥抱探访者的眼眸与心灵。

Segara Anak对自然中的每一个生物有着相同的宽容,湖面上云雾游移,每一片粼粼的波光都昭示着一个个鲜活的小生命的旺盛生长。湖畔垂钓的大多是当地人,生活的清贫艰辛并不约束他们乐观的本性,而他们也丝毫不吝啬在镜头前铺展开憨厚的笑脸。Segara Anak在当地人眼中是圣湖,从18世纪中叶起,当地居民常把金银铜铸的鱼虾投入湖中祈福。这片瓦蓝的湖水黯然盛放着他们虔诚的信仰,而他们也从中汲取自然最纯粹强劲的力量。

与此同时,当地人的环境保护意识却令人堪忧。作为印尼第二高峰,Rinjani的客流量不小,但营地的垃圾并没有得到统一的妥当处理,大多堆积在湖岸边,吸引着大量的蚊虫,实在很扎眼。在这种情况下,湖水依然清洁的原因是这里还未受到工业影响,当地人原生态的经营对这里有利有弊。更多的,我希望我们登山者这个制造有害物质的源头能够做出改变,不仅仅以消费者的身份自居,同时还成为创造者和修补者,让这个小范围能够在内部形成自给自足的循环。

沿湖绕小半圈,我们向湖另一端的Senaru山攀登。水气润泽下的山川轮廓柔和,颇具屈原笔下山鬼精灵般的神秘美感。山草丰茂,Jack教我们认识的当地香草“Magic No. 1”和“Magic No. 2”悄悄释放着动人的芳香,压过了我们一路从山脚拖到山顶的焦灼感,这种感受在城市里常和成就感结伴出现,而在山里似乎一切与轻松快乐无关的情绪都可以暂时搁浅在背包表层。更多不知名的野花被我收藏于书页之间,等待数天数年后的温故重逢。

在UU姐的带动下,我们坚持以“山地跑酷”的形式完成上升的进程。在Senaru的山脊上,几个脱离寒冷的奥地利人正穿着泳裤迫切地吸收阳光。Jack曾告诉过我们,欧洲人中,他觉得奥地利客人和瑞士客人最nice, 所以我们对这两个群体也产生了好感。起码我们对德国人和荷兰人好感是大打折扣的了,所以在域外时,个人其实代表的是国家形象,要好好珍惜个人形象。路上还遇到金发碧眼的英国人,貌似美国童子军的法国少年,成组编排出现的德国人……我们和他们打招呼,猜测对方的国籍,交换彼此的笑脸。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跟我们走的是相反路线,从Senaru村庄出发,翻Senaru山,再绕过Segara Lake湖前往Rinjani登顶。相比之下,这条路主观感受上更漫长、更艰辛,也更难在最后一刻坚持到底。希望我们的积极态度能带给他们一些能量吧!Rinjani虽不是很高的山,但是攀登时身体痛楚感蛮大的山。

失去了太阳之后的山区温度急转直下,我们被冻得瑟瑟发抖,惊艳的晚霞却在记忆里燃成一片绚烂火海。入夜背夫们生起一大团篝火,我们围坐在一起,吃烤得焦糊糊的棉花糖和表皮其烫里面还是生肉的烤鱼,用中文和印尼语唱《生日歌》和《新年快乐》。不时的,我们仰望星空,寻找南十字星的踪影,耳边还听着Jack讲Rinjani的传说。很难想像,我们是3天前才偶遇,且有着各自不同语言的一群人。一辈子里大部分时间,我们之间都横亘着小半片太平洋和大块的陆地,但在这不到万分之一的生命时光里,我们亲近如至交老友。

月亮明亮得刺穿了薄薄的帐篷,亿万颗星星都笑得颤颤巍巍地扑闪。我的脑袋里回响起《悟空传》的歌词:月溅星河,长路漫漫,风烟残尽,独影阑珊。还好,我不用孤单。





登山地图


火山圣湖


四天四夜的野营生活,舒适肯定谈不上,没有水没有电,隐私空间仅限于狭小的帐篷。可是,在这样的匮乏中,反而觉得人其实真正需要的东西并不多。多亏了向导和背夫,我们只付出少量的金钱,却获取了最优质的服务,其中屈指一数的就是每一餐。小山特别喜爱当地带渣的咖啡,我和果儿则深爱肥糯的香蕉煎饼。



火山湖边的胜景让人留恋,更让人喜欢的当地人的快乐,即使匮乏,依然灿烂



你们看到的是动人的野钓


我眼中满满都是可爱的女孩们,她们热情纯洁,一丝不苟地记录着(按,文章是巧克力妹妹的游记,但是图片配文却是妈妈的手笔)


一丝不苟地记录着一路走来的所见所感,她们一直都是我们眼中最动人的scene



新技能getting, flying fish, 钓飞鱼



小猫钓鱼的我和巧克力妹妹,很少会有收获,我们和钓鱼这件事 can't get along




于是我开始做手帐,尽管新手上路做得粗鄙,一旦开始,终有精美的那一天



请Jack写上此地地名和某香草名字,他发挥印尼人天生的艺术感 ,在我的手帐本上,自由创作着,很可爱。我喜欢富有美感的民族。



背夫的路,让我心头堵得慌 



登山的路,崎岖艰苦



可是我总是享受着这份心甘情愿争取来的痛苦



不过以后出门装备还是置办好一点,每次都把自己走得满脚的泡,后跟流血




 所以你们看到的我,脸上在笑,脚却如踩针毡地疼着



和UU姐搭讪的法国小哥,装束像极美国童子军



Jack喜欢的第二大人群,瑞士客人,的确很友善



Jack把这样仅存于2000米-3000米海拔间的神奇香草称为Magic No. 1, 因为它看似寻常,揉碎之后有异香



讨人喜欢的奥地利小哥们喜阳光,忍不知让自己变得topless, 以吸收更多的阳光雨露



渐渐长大的巧克力妹妹身上,渐渐持有了发现美和创造美的特质,我很欣喜



渐渐长大的巧克力妹妹身上,渐渐持有了发现美和创造美的特质,我很欣喜

一阵风起,云涌;一缕阳光,雾散。如此unpredictable, 如此迷人。



不太敢相信我们昨天手脚并用地爬上了对面的顶峰,惊喜之下,两个逗比孩儿又开始搞怪



帐篷的外面,是大自然慷慨馈赠的壮丽云海,于是物资再匮乏,身体再劳累,也变得不值一提



UU姐说,登山途中,每天小高潮不断,比如今晚居然有生篝火烤棉花糖和湖鱼的项目



Thank you, Princess Rinjani!




Day 4(下)


5. 登山第二日 登顶+Lake Anak(火山湖)+夜间温泉(2016/07/18)(下)

      下山的路很顺利,人少猴多,山脊上云来雾往。除了走得我们脚趾甲疼的下坡路破坏美景外,这里实在有“云深不知处”的仙气儿。从底下往上看,Rinjani更显得高大巍峨。在庞大的山体面前显得渺小的我们,内心深处其实同样居住着巨兽。

到达营地时已经是中午。我们把早餐当午餐吃掉,半个小时后厨师递进帐篷的意面,我们在睡眠的深海里勉强抬头看了一眼,终是抵不过睡意,并没有吃就再度睡去。

我们午夜出发时,Daisy也出发了,我们此行的领队Jack陪她登顶。我们回营地休息了3个小时,他们依然未归。Eddie和我们失联后,他索性直接回营地倒头补觉。唯一按原计划行事的我们,独自登顶,经验不足,体力不支,且没有得到任何解释。太过于不公平。 午睡醒来,我看见妈板着脸爬出帐篷,昂首站起来,坚定地走到向导和背夫的营帐,非常果断地说:“This is not right. Eddie, you find Jack. He leads us and you take care of the Dutch ladies. If they cannot handle the trekking, it’s their responsibility and they can give up. We fly from afar for the trekking and we won’t quit. The other guys, you pack. It is time to move!”妈的音量控制得很好,不大且柔和,却足有影响他人的力量。她让我想起来电影《澳大利亚》里头的Mrs. Boss。奇怪的是,一直不搭理我们的Eddie, 这次很听话地去找到了终于折返的Jack。Jack安排Eddie带我们去湖边,他陪荷兰姐妹下山。妈冷冷地说:“We don’t feel safe with a guide who abandoned his guests during midnight summit attempting for no reason. If so, we ask for refunding and give up this mountain trekking!”Jack评估这次登山事故是他们的责任,他把荷兰姐妹交给Eddie, 他和背夫们带着我们继续前行。

     离开前,妈低下头, 很纠结地对我和UU姐说:“他们之前的做法不合理,我们必须捍卫自己的权利。荷兰姐妹本身可怜,我们应该表示人道主义同情。可是我们等待得太久,她们所作所为也的确太自私,不为他人着想。她们如若为这么私人的缘故来登山,也明知体力也不能胜任,就应该组织私人的tour;既然参加集体登山,就不能这样每天改变行程。可是,我还是觉得这样做内疚。”UU姐说:“我去和她们说。”只见UU姐探身进她们姐妹俩的帐篷,温和关切地询问她们的身体状况,并告知她们今天上午副登山向导中途抛下我们的事宜,她说自己也在生病,途中又担心迷路和猴子,很害怕,但既然参加了团队登山,也只能咬牙坚持完成,不能对旁人造成不便,所以她只能克服自己的困难。然后, UU姐友好地祝福她们平安撤回。妈拥抱UU姐,感谢UU姐的态度,给我们上了很好的一课。

有时候你要敢拍桌子,别人才听得进去你的意见;代表泱泱大国的风范,我们要克制礼貌,同时也要教育一下这些娇气自私的年轻荷兰人----你们不再是昔日的殖民主,在今天的重建的世界秩序中,你们得学会独立和尊重。

妈和UU姐处理这件事的态度和力度给我留下了终身难忘的记忆。我看到了熠熠生辉的温和的力量。

领队换成了负责任的Jack,加之队伍的精简,后半天的速度骤升。火山湖在两座山峰的低洼处,距Rinjani顶峰的落差不到千米,但因为路径曲折,山路都是极度原生的大石,我们直走到天色昏暗。

纤弱的阳光顶不住浩渺的星空,厚重的黑暗塌下来。我们两旁是高过头顶的草杆,长长的草叶倾斜向中间一条窄窄的小径;我们开启头灯,影子循着提提踏踏的脚步声向前延展,在雾气沉淀饱满的身体上投射出绿野仙踪一般的奇幻。身边的草丛里住着的野猪(Jack不知如何表述,称为wild ham )是这片土地的原住民,它们正在某一片暗影下用黄豆大的小眼睛注视着我们这群过路人……

摸黑到达火山湖边的营地,收拾晚餐不提。离营地不远处就有天然的温泉。虽非良辰美景,虫来蜘蛛往风起鸡皮疙瘩涌,但我们酸胀的肌肉组织下的居住的心脏依然精力旺盛,踩着拖鞋裹着羽绒服就磕磕碰碰地前往温泉。

极度梦幻。明亮的月色下,山谷恍若白夜。两道温泉瀑布奔泻而下汇成温汤池,月色氤氲成暖黄的雾气,与松枝的清香共同游走在寂静的夜幕之下。当皮肤触碰到柔和的温泉水时,脚趾间简直感受到了湖底匍匐的水草细腻的肌理。我们如在梦中。忽然想起《红楼梦》里湘云醉卧大石的形态,而我们,怕是无酒醉人人自醉了。




Jack是很负责任的徒步导游,一路上我们认植物花卉,收集标本



所以,对于Jack, 我深表歉意,并没有责怪他。他无怨无悔地照顾娇气的荷兰姐妹,导致安排不是很合理,可是后来弥补得很好。所以,我们很快和解。



每次登山,登山向导都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Jack性格温和,求知欲强,乐于助人,喜欢木雕和 Bob Marley, 后来成为我们的朋友。


喜欢瑜伽的小山是非常cheerful女孩,求知若渴,精进若饥



我们见过很多温泉,第一次看到从石间涌出的温泉瀑布,恍若梦中 


Day 4(上)


4. 登山第二日 登顶+Lake Anak(火山湖)+夜间温泉(2016/07/18)(上)

     Rinjani是印尼第二高的火山,海拔3726米。我们的出发点本身就有1000米的海拔,所以很快我们就进入冲顶的高潮部分。

凌晨2:30被叫醒,迷迷瞪瞪中吃过简易的“凌晨餐”补充体力。白天的Rinjani,我们可以只穿一件T恤,到了半夜则是寒风凛冽。我们罩着抓绒衣、冲锋衣,套着厚实肥胖但无比暖和的冲锋裤,就以这样臃肿的姿态对山顶展开冲锋。出发的时候,整个岛屿都在沉睡,但整面山崖都清醒得如同夜行的猛兽。

可能是因为乞力马扎罗的高山向导过于nice, 相比之下Rinjani的向导显得太过不称职。和我们一起上山的是Eddie(因为Djariah病情加重,Daisy, Djariah和Zi她们三人帐那里产生了拖延,Jack在照顾她们,我们则先行一步)。出发没多久,Eddie就隐没在身后的黑暗中,我们3次停下来等他,大声呼唤他,他的声音才从遥远的人形黑暗中不情不愿地挣脱出来。在Eddie短暂出现的时间里,他反复游说我们只攀登3个小时,看到日出,然后直接下山。但我们不是坐巴士到黄山顶上看日出的旅行社观光客,怎么可能这样参观Rinjani? 后来我们加速攀登,而Eddie则直接消失。

好在夜登Rinjani的队伍很多,道路也只有狭窄的一条,各人手里的头灯制造出一片橘黄明亮的区域,连接成一条长龙,长逼山顶。我们夹杂在中间,头顶是浓郁如墨汁一般的夜空,脚底的土地坚实,力量感从足底一点点升起,充实到四肢,形成一种在身体内自然循环的安全感。

Rinjani是一座火山,所以脚底充满火山喷发之后的细小颗粒,颗粒在喷发时一定更容易导致火山山体的滑坡。这种认知从足底的触感清晰地反映出来,走三步退两步,随着时间的延长给我们带来越来越大的困难。

     中途我们休息了4次左右,因为低温的缘故又不能久坐。月亮在我们的注视下西斜。说起来是一种奇妙的体验,我们大多看过优劣不一的日落,但估计很少有人会看到月落。现在那一轮月亮被盛放在厚实的云层上,倒映着太阳为绽放蓄积的力量,躯体被迅速膨胀着的色泽填充得饱胀,像炉子里蓄势待发的炭火,只等着合适的微风唤醒它心头的热血,燃烧成一大团烈焰。

在这样奇妙的微带暖黄的月光下,一切事物都被勾出一层模糊不清的边框。脚底的砂砾一直在滑动,我们像踩碎一重一重的月色一样,向前走去。

月亮的最后一点边角不情不愿地被云层咬掉的时候,天空的另一端已经被各种象征着温暖的颜色浸得酥软。我们坚持想在山顶看日出,奋力冲顶,但还是在爬最后一道山梁的时候迎来了朝阳

日出之后,热量过剩,颤抖酸软的双腿在冲锋裤里拼命冒汗,体力更显得不支。妈走在前面,我们拼命地追赶,她像一团烟雾一样轻盈地飘过,一不小心就会变成远处的一个小点;UU姐在后面,突如其来的感冒,让这次挑战对她而言分外困难,但她如一根时针一样,只有向前一个方向,也从未想过停歇。我夹在中间,颇有些惭愧。听说有调查声称,中国平均体质最好的是14-16岁的青少年,原因是初三有体考。然而像妈和UU姐,她们有自己的工作,坐办公室,朝九晚十。没有人要求她们严于律己,但她们选择让自己的肌肉随时保持着较大的密度,让自己的身体和心灵同样健康和强壮。这一点由衷敬佩。

好不容易登顶,在暖和的石头上瘫成三只葛优形的猪。我们虽比预计时间慢了一个半小时,依然幸福感满满。从山顶往下看可以看见一个巨大的火山湖,湖中心还有一个活着的小岛,正冒出滚滚的浓烟,生产着让所有疲惫的登山者眼冒金光的温泉。它将是我们下一步的目的地。



上山下山唯一的路



等待月落


 等待太阳出世


我们被UU姐路人转粉,听周杰伦的《前世情人》,哼着有些爱只需要看看就存在,不过,若能表达出来就更加美妙----感谢美好的亲情的陪伴,它其实很脆弱,需要付出很多很多才能牢固起来



登上山顶,剧烈流汗后看到的无敌美景,就是对这份艰苦的终极回报


刚看完《一个人的朝圣》和《无声告白》,细思极恐,原来亲情也是极其脆弱的,要精心呵护和维系


所有登顶后的装逼,都不可被小觑。虽然大多山足够宽容,可攀登的过程,尤其是半夜登顶的过程,多半痛苦无比。




Day 3


3. 登山第一日 Sembalun Lawang—第一营Pelawangan(7小时,11.5公里(2016/07/17))
 
       早上醒得很自然。虽然是被妈喊醒的,但没有太多的违和感。在学校住读生活过得太久,就形成了一定的生物钟,每天早上6点左右准时会醒来。如果愿意倒头自然可以重新睡着,但还是忍不住自嘲这样的早醒习惯已经像老年人了。我不想身体如此早地衰竭,假期的旅行是我活动肌肉的一种方式。如今心脏的肌肉还不能那么快地放松下来,至少眼皮的肌肉已经恢复了它懒散的性格。

早餐是混合了碎菜末的蛋饼,用褪去白云的Rinjani佐餐,顿时两样素来讨厌的食物也变得有滋有味。来之前其实我们没有想过太多,此刻远远望见青紫色的山脊时油然生出了想要攀登的愿望----绝不是征服欲,仅仅是类似一见钟情的感觉,大概是感召吧----毕竟我是大山的孩子。

登山俱乐部(Rinjani Trekking Club)的车送我们去出发点,购买入山许可证时,我们才发现3人小团队已扩大成8人。Jack是我们的登山向导,高而精瘦,笑的时候露出8颗整齐的牙齿,在底色暗淡的面部的衬托下熠熠生辉。另一个副导叫Eddie。同行的队友则有荷兰姐妹Daisy和Djariah, 及印尼女孩Zi。

我一直喜欢山胜过海,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山更富于变化。我们从1100米海拔处出发。此时的地貌被一人高的灌木环绕,密集广阔,青灰的草干遍布,点插着松木少许。仅供一人通过的小径上牛的遗留物证实了人烟的存在。其实在Rinjani如画的山间做一头牛并不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印尼的一大特点就是飞虫极多,每一头牛的面颊上都贴满了甩不开的苍蝇,密密麻麻,像过期的面包上的霉菌。于是作为一头牛,它短暂的记忆里不断重复的两件事就是进食和驱赶苍蝇,同样是出于生存最基本的需求。远远地看,我们看到的是摇曳的草叶间圆鼓鼓的身体和翘起的尾巴,甚至只是在更远处,听到风一个挨一个送来牛颈上木铃铛清脆的吟唱;近看,才看到那些青瘤一样的苍蝇。很多东西远看是美好的。后来当我看到Rinjani的山巅,看到山下的火山湖,湖边山外的印尼人,更加确信这一点。

一个和谐的队伍没有维持多久。Daisy姐妹在出发后不久,分别把背包丢给了两个高山向导背,扁长的向导膨胀成肥硕的忍者神龟。妈妈很生气,觉得荷兰姐妹身上有殖民者气息(印尼曾是荷兰的殖民地)。于是她不断强调,登山者的第一要求就是要独立,自己的东西自己背,荷兰姐妹假装不懂妈妈的意思。之前在乞力马扎罗登山时,我们就心疼高山向导和背夫,他们看似坚韧的身材只在套上一层又一层的登山装备后才显得均称,褪去那些负担后他们只剩下一层用于承担的皮肤。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和荷兰姐妹产生了裂痕,交流不再像预期地那么愉快。要知道,预定与陌生人一起登山,我们的初衷是为了交新朋友。有点失望!

我慢慢意识到Rinjani山上的雨和天气预报没有必然的关系。山下人眼中山腰的云,就是我们周身流动的雨和雾气。我们的第一顿午餐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完成的:每个人都在巨大的雨布下蜷缩四肢模糊的一团以躲避冰冷的雨水。但意外的热食却格外暖心。在印尼登山很便宜,花费仅为乞力马扎罗的七分之一,5天4夜不过一千多人民币。我们以为条件会很差,结果热腾腾的午餐丰盛得令人感动。

登山的进程比预计的缓慢了数倍,休息的频率过高。雾气中掺杂了太阳凋零后的灰色时分,我们方才抵达。在这一天的末尾,我们才知道荷兰姐妹登山的原因:携带着刚刚离世的哥哥的骨灰完成他的遗愿。因为姐姐疏于锻炼,妹妹已生病两周,这次葬礼式的攀登在开头处就推进得异常艰难。这样的解释让我们十分震惊,颇为内疚,但已经形成的偏见也已覆水难收。难道我们再一次站得太远,而忽略了近处的细节?

高山的肩膀把人的视野托到前所未有的宽阔地带,当风破开了雾制造的气体黑暗,我们完全置身于星斗下。南半球的夜空陌生而新鲜。包裹着厚厚的冲锋衣,站在海拔2600米的山脊上,在亿万颗碎星中,妈妈找到菱形的南十字星时,有儿童初见北斗七星时的狂喜。UU姐不辞幸苦地把她在香港买的曼富图三脚架背上山来,就是为了练习拍摄星空。我站在姐姐身后,看她用冻僵的手和兴奋的心,操作着相机弧形的镜头,包裹住星空宏大的穹顶,在一颗颗孤独的星星之间连起透明的细线,描绘每一个星座远古的传说……

帐篷搭在不平坦的山脊的相对平坦地带,躺下去还是感觉坑坑洼洼。进入梦乡的前一瞬间,仿佛脚趾间充满细细的砂石。我好像踩着满是大洞小洞的海绵上,被滚动的细丝托动着前行,上升,上升,上升到硕大黑影的顶端----那里早就升起一轮冰凉动人的明月。





出发前说好了要齐心协力


我们的高山向导Jack


出发


高山气候,风云多变,可是不确定正好又是山最迷人的地方;没有云雾的山,也就少了许多美妙。


负重徒步7个小时后,我们今晚在2600米的山脊上歇脚,准备半夜登顶



每个登山的人都有不同的原因,有些很美,有些未必,山的魅力,并不因此增减半分



印尼的背夫,比非洲的背夫要快乐许多;看着他们赤足或者穿着人字拖,在尖石嶙峋的山路上疾走时,我心中的不平感汹涌翻腾



帐篷外一阵风过,吹散了云气




为什么在自己这么优美的土地上,服务曾经殖民过自己祖辈的外来人。朋友们说起印尼,多有对历史的不信任和对现在的不信任。可是高山向导和背夫,总是激发我强烈的感情。



火山湖Segara Anak隐隐露出绝美的身姿


搭起辛苦背上山的三角架,两个女孩开始尝试拍摄星空


Day 2


2. 7月16日 机场至攀登林查尼火山的起点(Nauli Bungalow)(2016/07/16)

     抵达Lombok, 司机Ocean已经在机场等待,然后就是3个小时的漫长车程,带我们从龙目岛的西海岸到中东部的Rinjani火山的登山起点Sembalun Lawang。

     Ocean的英语和我是一个品种的----充斥着浓浓的异域风情,自带地区识别系统,我们都听得很艰难。无奈Ocean自我感觉甚好,坚持认为我们在他的帮助下听力获得了长足的进步----不知道他如果知道妈是英语老师会做何感想……大慨会吐槽中国的教育水平?

 作为登山起点的住宿出人意料地美好。几栋小木屋,却坐拥整整一面山坡,从窗户看出去就是印度尼西亚第二高的火山Rinjani。各种生物不约而同地繁茂而和谐地共生,不带攻击性的狗懒洋洋地趴在草丛深处;草丛被阳光烤得暖和蓬松;不知名的小雀肆无忌惮地从露天的浴室闯入人的空间,堪堪地贴着你的面颊擦过;背后的房子住着穆斯林一家三口,现在正从窄窄的石围墙上走过……

旅店老板Lia和善热情,一口流利的英语,烹饪技术也值得一赞,美中不足之处就是没有足够的灯光----但这也恰恰是又一个契机----试想,在蝉虫鸣唱的夜晚,陷在露珠重重的柔软草地里,头顶就是皎如珠玉的圆月和密密匝匝的繁星,那将是怎样一种美好的体验?很多时候,我们本不应埋怨生活的偏心,因为许多美好的东西本就一直存在着,只是我们人为地选择了背对阳光的方向,就像我们总是让手机的冷光压过月亮的光芒一样。如果还愿意接受,让越过山头的第一簇阳光抚摸你的正脸吧。

月至中空,粲然夺目,远处的山像蜷缩的巨兽,被月光勾勒出每一线暗藏着爆发力的纹理。圆月挪移,沉沉的山影悄悄滑在门前。




遗世独立的登山起点



虽是假期,作为初二的学生,依然免除不了作业的压力和成长的烦恼,不过能在这样的环境里做作业,也算是很好的一种调剂吧




家庭客栈的女主人,能说流利的英语,还有一手好厨艺



住宿的地方直对Rinjiani,无限引发我们亲近这座圣洁的火山的热情



Day1

1. 7月15日  重庆(5 hours)—Singapore(2.6 hours)—Bali(50 mins)—Lombok

      放假后的第9天,我们仨撇开重庆的焦躁,拎着大包小包开始了这个暑期的旅程。

     这次我们第一阶的团队有妈,我和UU姐。UU姐以前是妈妈的学生,现在仗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四处闯荡。我们的旅行常常处在从大流的旅行团和心事重重的背包客之间。我们并没有太多抑郁心事,但旅行同样是最棒的疗伤药----妈抛下一大堆闹闹喳喳的文案,我抛下成绩单与补习班的索命追杀,UU姐抛下生死未卜的雅思……我们出发!

     重庆飞往新加坡,这座驰名世界的“花园城市”并没有用最光彩的一面迎接我们。因为是下午起飞的航班,所以我们所拥有的仅仅是一个深沉的夜晚和三双布满血丝的眼睛。航班限制了托运行李和随身行李的重量,我们用机场的电子秤仔细称量后发现多出13公斤,结果被慷慨的捷星航空直接免掉----必须点赞!安检后我们仨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用睡袋把自己包裹成腊肠小睡,然后转机巴厘岛

     巴厘岛的机场颇有特色,充斥着买当地食物的餐厅,虽然稍贵,但颇具风味。

    今天的最后一站是我们的目标----龙目岛。这个在7月理应温暖干燥的小岛出乎意料地潮湿,但这并不妨碍我们高涨的热情。吼吼吼,Lombok, 三个逗逼来啦!


登上顶峰,俯瞰钴蓝色的月牙湖,是对于坚持到底的登山者的终极回报


巧克力妹妹的手绘日记


 巴厘岛的机场,印度教的气息扑面而来

机场的餐厅里,想象力天马行空,我们想起了《大鱼海棠》



机场里广告上的女孩,眼神空洞,有点像加德满都的活女神


 海岛的日子,有计划想get新技能,到底是学习冲浪还是学习深潜,尚在思考中


龙目岛机场----既然不是嬉皮士,我们就不想去巴厘岛凑热闹,买了印尼鹰航的极其便宜的机票,我们干脆飞到名声还不那么显赫,但是魅力非凡的龙目岛


本篇游记共含11941个文字,6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2016-08-30 10:17

很棒的游记哦

2016-08-30 10:2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引用 QQ姐巧克力妹 的图片:

真的很赞

2016-08-30 11:37

引用 QQ姐巧克力妹 的图片:

估计是巴厘岛的活女神

2016-08-30 14:09

请问这个地方适合一个女生自己去吗?

2016-08-30 14:26

文笔很赞 完全看不出来是初二的学生的文字,厉害!
另外可否提供下你们的向导公司联系方式?
国庆的时候去哈

2016-08-30 22:22

登山公司是Rinjani Trekking Club, 我们直接上官网预定的。向导Jack的What'sApp是+62 81917991978

2016-08-30 23:27

引用 乌拉乌拉哇 发表于 2016-08-30 22:22:16 的回复:

文笔很赞 完全看不出来是初二的学生的文字,厉害!
另外可否提供下你们的向导公司联系方式?
国庆的时候去哈

回复乌拉乌拉哇:登山公司是Rinjani Trekking Club, 我们直接上官网预定的。向导Jack的What'sApp是+62 81917991978

2016-08-30 23:28

引用 浪漫贵族 发表于 2016-08-30 10:27:22 的回复:

很棒的游记哦

回复浪漫贵族:谢谢亲鼓励,开心

2016-08-30 23:29

引用 心乐儿小宠 发表于 2016-08-30 14:26:35 的回复:

请问这个地方适合一个女生自己去吗?

回复心乐儿小宠:可以的,很安全,事先联系好登山向导来接你就一点问题都没有

2016-08-30 23:29

引用 Ashley 发表于 2016-08-30 14:09:56 的回复:

估计是巴厘岛的活女神

回复Ashley:就是,眼神好忧伤的样子

2016-08-30 23:30

引用 风舞远方 发表于 2016-08-30 10:17:02 的回复:

回复风舞远方:谢谢亲鼓励

2016-08-30 23:31

2016-08-31 05:59

楼主在旅行中遇到什么有趣的人或者事了吗?

2016-09-05 14:58

机票多少钱?什么路线

2016-09-25 22:1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楼主怎么倒着写的?

2016-10-20 11:1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