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美东多伦多15天——一个人的朝圣

  • 出发时间/2016-08-12
  • 出行天数/15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0500RMB

游记通过电台节目的形式上传在了我网易云音乐的私人电台里,欢迎收听和关注:
http://music.163.com/#/dj?id=793215551

这个标题实在是有些亵渎《一个人的朝圣》这本小说了,毕竟小说男主人公是为了通过自己的行动鼓励身患重病的老友,而我则是拿着爹妈的钱去寻找诗和远方。

回来后宣伯问我玩的怎么样,我这么回答的:
真的不算开心,和之前与你结伴出行或是结帮去台湾北戴河都不一样。但是我看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结识了很多有意思的人,邂逅了很多感动和温暖。这次一个人的旅行让我受益匪浅,并会让我深深铭记。

D1:出发

出发前我尽量吃的多些-中午剩的半锅海带排骨汤,葱炒鸡蛋,蚝油生菜,目的是为了不要到了机场再去买垃圾食品,可我还是在八点多的时候买了A&W的汉堡。它并不好吃,仅仅能达到果腹的目的。这两天情绪不佳,缘由不足为道。昨晚回来本来想跟双拾兄好好倾诉。可是他好像并不太想搭理我,糊弄了我两句就不说话了。我索性早早上床,睡了很久,做了梦。这似乎与我此次外出没啥关系吧,我并不这么认为。旅行出发当日的情绪会对整个旅程的心情状态产生很微妙的影响。我是这样认为的,这是我从14年去台湾得出的结论。

值机很顺利,并未出现我设想的因为某些说不清的原因而无法顺利取到登机牌的情景。以前每次跟宣伯一起外出的时候我总会念叨(当然仅仅是玩笑)我们要误了火车飞机要晚点钱包会丢。他也很担心我一语成谶所以不停叫我闭嘴。我拿到登机牌后值机的服务人员让我enjoy your trip。我想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去哥大学参加学术会议而仅仅是去纽约闲逛。嗯,跟我有啥关系。她长得还不错,thank you,have a good night,我说到。

现在候机的心情,有种明天开学我暑假作业还没写完的感觉。或者简而言之,现在像是周日的夜晚。

D2:8.13纽约

下飞机后出关用了很久的时间,最后过边检的时候还被请进小屋子check了一下。边检官员问我有没有申请过美国的学签,我直接否认。他说这不对啊和他那儿显示的资料不相符...我接着又一五一十地把我从大四申请申请出国,后来去温哥华上学,现在趁暑假来美东玩的线索强调了一遍。他在最后确认我只是曾经申请美国学校而并未申请学签后才放我离开。
google地图对路线的呈现十分直观,我需要到曼哈顿大都会与辣辣桃子会和。从机场过去需要转两次transit,加上我耽误在研究metro card的时间,最后到曼哈顿已经十点半。下了公交,我向目的地走去,想象着他俩今天会是如何的打扮。当我还回忆着肖申克的救赎最后的镜头时,我看到娜娜向我挥手。嗯,说实话,至少从远处看,她变得更漂亮了。
短暂的寒暄后,我们三个进了博物馆。

两点多的时候我们决定出来吃点东西,口味一致搜到了附近一公里左右的一家西安美食。饭毕,我们决定不再返回大都会,直接去了佩雷公园在这里休息了近半小时。接着沿着第五大道,最后走到时代广场。八月中旬的曼哈顿烈日炎炎,加上高度密集的建筑和城市热岛效应,在水泥柏油路上的闲逛实在难有“闲”情逸致。到达时代广场的时候已是晚上7点,这是一个看人的地方,这是一个听鸣笛声的地方。我们进商场短暂吹了一下冷气,决定返回中央公园北段吃点东西早点回青旅休息。出来后我们向地铁的方向前进,半路我被一个黑哥拦住。他热情地要把他自制的音乐碟片塞给我,我说谢谢不用我赶时间。他又说道我不要歧视黑人,它们都是很好的人。我说了句sorry然后快步追上前面的伙伴。这种道德绑架对从小接受圣母教育的我来说实在太小儿科。

纽约的地铁实在不敢恭维,我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又脏又差。除此之外,垃圾,异味和墙壁上的涂抹乱花总让我觉得它会为提高纽约的犯罪率做出贡献。我说离开北京才发现,北京地铁4号线真的是太屌。如果4号线的评级是A的话,温哥华就是C+,纽约就是D。拉拉和桃子异口同声的说纽约应该是F,费成是D,接着马上改口—不,D-
地铁上,我们三个靠在车厢末端的座位上昏昏沉沉快睡着,突然车厢间的门突然被拉开。随着几句像是怒吼出来的英语,闯进来两个人高马大的黑哥。没太听懂他俩在说啥,只看到对面辣辣僵住的表情。后来事实证明他们只是在车厢里表演一些有难度的show以后的一点金钱支持,还好不是暴力犯罪。不过我至今还记得,两位黑哥闯进来的那一瞬间,一车厢的人都是一脸懵比。晚上吃完饭,我回到我住的青旅六人间,进屋的时候里面还没有人。我边休息便感叹这里的环境还是比我预想的要好一些。不过还没超过十分钟我拍死了一只蟑螂,看来自己的结论吓得太早。洗了个澡回来后我发现屋里可能有个蟑螂窝,两三只陆续窜了出来。我放弃了和它们争夺空间的想法,上床睡觉。十一点,屋里其他几个人还没有回来。

D3: 8.14纽约

今天的旅行体验比昨天好太多。萌工和她的同学思宇从罗德岛赶来加入了我们,因为思宇开车带着我们,去各个景点变的十分方便。他们刚来时我们在娜工的建议下又去吃了西安美食。饭罢先去了高线公园-一个教科书式的景观都市主义实践作品。不过酷热的天气加上曼哈顿热岛效应,我真的只能抱着“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旅游心态去游览这条改造的旧铁道。思宇真心是学霸,一路没少介绍高线公园的周边知识,还会随手拍下一些可能他觉得有意思的景观细部。

我们的车停在高线公园的正中间,所以我们先向北走到头,又折返走到最南端,再折返回中间开车。算下来总共走了两个高线的长度。上车后,思宇把我们送到曼哈顿最南端的Staten Island Ferry Terminal,这里的轮渡是纽约公交系统的一部分,往返于曼哈顿新泽西。我们坐这艘船只是为了可以在船上看看自由女神像。

往返一趟回来后差不多5点,思宇办完事开车来接我们去了911纪念遗址。又是彼得沃克的一个教科书集的景观案例。我尽量抱着简单的游客心态去感受,以免让本身自然的旅行体验变得功利乏味。

随后吃了饭差不多晚上7点半,桃子辣辣坐大巴回费城,萌工和思宇开车回罗德岛。我一个人回了青旅,房间里有一个肌肉发达体格健硕的男子。后聊天知道他是阿根廷的皮划艇运动员,现在一个人在美东旅行,半开玩笑的说明年可能来中国大陆找一份皮划艇教练的工作。冲了个澡,我又早早上了床。其实白天我就已经决定明天(比之前计划早一天)去费城,随即上网买了第二天下午三点多的车票。一个人顶着烈日在曼哈顿钢筋混凝土的森林中穿梭实在不是我要的旅行体验,还是随性点好。

D4:纽约-费城

在明确今天就可以离开纽约,并且晚上可以独自享用干净的卧室后,我心情愉悦地和阿根廷小哥道别。虽说最后青旅没有退给我最后一晚的房费,我依然很庆幸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出发前,艾丽克丝说想找我聊聊。我就打开微信语音,走出了青旅的大门。按照计划,我先进入中央公园,往东南边古根海姆博物馆前进。艾丽克丝说因为家里没有无线,她现在还在NUS的校园里蹭网。来新加坡待了两周感觉跟自己预想的很不一样。是的,我看到了几个晨跑的青年迎面而来,随即为他们让了道。你这才刚开始呢,适应新环境的过程会是漫长艰辛的。朋友圈刷的美食和美景是装逼给人看的,自己过得咋样自己心里最清楚。她接着说了很多,包括租房搬家上课汇报以及融入当地生活和个人的状态问题。我也大刀阔斧的不知第几次地又跟她分享了我的一些经历和建议。聊天得见过的很快,差不多四十多分钟,我来到了公园的中央湖面,手机也从满电掉到了不到20%。我担心移动电源里的电量不足让我坚持到费城,便向艾丽克丝道别匆匆挂了语音。

随后我走进古根海姆博物馆,又是一座教科书式的建筑。遗憾的事,因为买了下午3点的megabus车票去费城,所以逛完古根海姆博物馆后没有时间再去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了。1点多的时候我出来在附近找了家拉面馆,吃了Naruto Ramen。看着挺热闹,不太好吃。饭毕,不紧不慢地赶去megabus的车站。


3点,我准时离开纽约。这里太热,这里高楼林立,行人匆匆,连问路都不会多说一句话。这里让我觉得有些不安,这里让我觉得有些孤独。

费城后,桃子和辣辣开车来接我先去吃了个饭——热盆景+辣子鸡。随后我们一同去了几十公里外的outlets,我买了一件不到8刀的Levi's牛仔裤。晚上桃子送我回住的地方,路上和我讲了附近几条街的基本情况,费城的公交系统和骇人听闻的城市治安。费城的住处是桃子帮我找的,我询问他一些基本情况。他说他暑假期间住在这里,现在搬到新住处,这里的租期还没有到,这几天我可以在这里住,比在青旅要舒服多了。我不确定桃子是不是在听说我要来费城主动延长了租期,不过无论如何这都让我十分感动。公寓二楼,进屋后,两个学长光着膀子在一个屋里打游戏,没太理我。桃子说如果有什么问题让我直接问他尽量不要打搅学长。我说好的。

D5:费城

今天准备去费城艺术博物馆看看,据娜工说那里的名画比大都会更多。我对此无感,看啥画不是看,区别就是我是否曾在美术史的书上见过罢了。除了门步行到车站没有多久,上车后基本上周围坐的都是黑人。我拿出昨晚买的三明治咬了一口,随即决定今天的另外两顿一定要用中餐解决。

逛到一点多的时候我决定出来吃点饭,随后又回去呆了会儿。4点多的时候出来沿着富兰克林大道往Dt的方向走。接着在Dt找了家洋人开的川菜馆点了担担面和钟水饺。饭毕时间还早,我又去旁边的H&M逛了一会儿,买了一件短袖。八点做地铁回家,恩非官方评级D-的费城地铁

D6:费城

上午辣辣带我逛了宾大,还顺道儿去参观了PennDesign的教学楼和arts的图书馆。应该说PennDesign的教学楼是我参观的重点。建筑、景观和规划所有专业的学生,studio、评图、lab和workshop都在一栋楼里。设计氛围十分浓厚,随处可见临时摆放的学生模型和优秀图纸。我说你们这儿看起来比我们那边儿强多了。我们三个专业的学生在三栋不同的楼里,氛围也没这么浓厚。她说,的确PennDesign真是一个学设计的好地方,当然前提是你想好好学。这句话引起我的共鸣。随后我又跟着辣辣去参观了Arts的图书馆,去了Design的档案馆看了哈普林的手稿。最后我去一家美术用品店买了水彩明信片纸和固体水彩。

中午的时候我们去找桃子,他请我吃了费城“著名街头小吃”—Chicken over Rice,被戏谑的翻译成鸡肉盖饭,颇有西域风味,和我认知里的鸡肉盖饭很不一样。下午我又一个人去了宾大人类学博物馆。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和辣辣去超市买菜,晚上去家里做饭。桃子和娜娜刚刚搬家,屋里杂物堆得还比较乱,空间显得也不大,流出来的空间感觉也刚刚够坐三个人。

不过打开音响,放上音乐,气氛开始变得不太一样。砧板上的菜刀切断肉质纤维的声音,是娜娜在处理买回来的龙利鱼。桃子在一旁,不时把手伸进不同的塑料袋里,摩擦出刺啦刺啦的声音让我确信今天的食材都十分新鲜。餐桌旁边的灯不太亮,是宜家那种不能再简单的一种款式。我坐在椅子上剥着蒜,不时拿起手机看看。我说,从去年六月份我们八个去北戴河到咱们我们三个在宾大附近的简陋公寓,唯一不变的还是我剥蒜的行当。他俩继续在灶头边忙碌着,似乎没太注意我说的话。不过其实我剥蒜也和一年期不一样了,现在我知道用刀拍一下再下手。八点的时候准备开饭,我把音响的声音调小,给三个杯子倒上我带过来的冰酒。两个菜,烤鱼和热盆景,看起来味道都差不多。烤鱼是在我强烈要求下罗大厨才答应做的,就算不可口,心里也十分满足了。一杯冰酒下肚,我看桃子说你是不是不太能喝酒啊,挺上脸的。辣辣说她和桃子当年在国旗班都属于不太能喝的那一类。接着我又开了一瓶啤酒,独自喝起来。旁边的灯光感觉真的是不太亮,今天我也真的想多喝一点,一反常态。辣辣说今天烤鱼没做好,买的海鱼做出来海腥味太重了。我说还好,不过也的确是觉得不好吃。桃子的话不太多,只有说道国旗班的一些事情时才会像突然醒酒一样。剩下的时间基本都是我和辣辣在聊天,从原来的大学生活,八卦,聊到现在的生活状况,毕业后的去留。我说你俩倒不急,还早。我是不到一年时间就要告别校园生活了,真希望那一天可以早一点到来。她说不过真等那一天又会觉得工作很无趣。“校园生活”这四个字仅仅是个代号,人们在提及它脑海里所浮现的意向在不同时间空间里都不一样,更因人而异。“校园生活”你也可以叫它“学生生活”,或是“热盆景烤鱼”,或是“ABC”,那就是那个样。家里剩的啤酒不多,我和桃子分了分也没多少。十点多的时候我说该撤了,我可不想被小黑哥搭讪,他们这附近辣辣之前说住着一个兄弟连。桃子帮我查了开车回家的路线,因为走大路安全点。我说好的,走1英里回去正好当消食儿了。向他们告别,我出门照着google map的导航走,想起来今天买的固体水彩落在他们家了。明晚来吃饭不能忘了拿。

费城的夜晚比纽约安静啊。

D7:费城

按照昨晚和桃子辣辣的约定,今天白天我自由活动,晚上再去他们家吃火锅。我在十点左右的时候出门,搭地铁在独立纪念馆附近下了车。因为有点饿,我就想着先步行去waterfront转转,等到快十二点的时候再找家中餐厅吃饭。也许是因为费城的生活节奏不快,或是因为这个时候大部分人都在工作和学习,除了三两晨跑的市民,Delaware江边的公园里没有什么人。不远处Franklin大桥上的车辆川流不息。闲庭信步拍了几张照,我反倒没那么饿了。

但毕竟这里不是我今天外出的主要目的地,转身向市区走去。吃完饭,我进入独立纪念馆广场,排队跟着工作人员进入主馆参观了曾经制定和签署独立宣言的会堂。结束后我简单的在广场休息了一下,又去街对面的室内参观独立钟。我尽量耐着性子认真读完所有我感兴趣的英文介绍,即便又是我需要频繁使用手机查单词。我可不想当有人问我在费城干了什么的时候我只能说我和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叫独立钟的钟合了照。当然事实可能并不会有人会对我的旅行这么感兴趣,我也不会和一些不会说话的非有机体合影留念。

随后我一个人沿着老城往中国城的方向步行,途中也顺道转了转Washington Square和Lincoln Square。辣辣也到了中国城的华人超市,我们在那儿回合买了晚上火锅用的底料和食材。

“这个牛肉真的好好吃!”辣辣说道
桃子也说:“恩,好吃!”
今晚他俩都没喝酒,我自己一个人喝啤酒。想想我也总是和不同的cp形成奇怪的组合。之前和易非晖晖一起打羽毛球,出发前去和彤哥Lucia喝酒,现在在费城和桃子辣辣一起吃火锅。我说:“我来这边一年时间里脸皮变厚了,而且很大程度上这让我十分收益,借此机会去掉了身上一些隐性的自卑,变成更真实自我的。”当然后边我没有继续说,因为我不知道啥才叫更自我,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吃得差不多了,我和娜娜又聊起了原来同学的一些事,恩八卦。桃子拿起一把吉他开始弹唱周杰伦的歌曲,唱的声音很小,但听得很清楚。我说你可以啊能谈这么多歌,他说几个基本的和弦就够了,很多歌曲都是这样,就是尝这不一样。过了会儿我又谈了四首标准弦的曲子—always,黄昏,风之诗和cherry blossom time。每首谈得都有不干净的地方。
时间刚到九点,我说桃子来下一盘棋吧。上次对弈也是唯一一次也是在北戴河。那是刚到的第一天晚上,向工和四个女生在厨房做饭,我与桃子手谈,胖工坐在旁边看电视。我说来之前看了央视今年出的《围棋》纪录片,看完特别想找人下一盘。他说也很久没下了,辣辣也不跟他下。这盘棋下的很快,因为我俩水品都太差,甚至全盘也只有两次激烈的斗争。最后执黑的我略胜几目。桃子说小学的时候学了两三个月,我说巧了我也是初中那会儿学了一个暑假就懂点规则。
之后逗留了一会儿,又谈了一遍黄昏和always。这两首曲子挺像的,桃子和辣辣差点搞混。

今天到了11点我才走,在走了几百米的时候一个黑哥从马路对边斜穿过来,手里攒着几张钞票。他说了几句话我没太听懂,但最后的意思像是要找我要点钱。我愣了一下,心跳加速,急忙摆手带摇头:“不,不懂英语。。”他点头“OK,I understand.”看他没有别的反应,我立马快步向前走,大概半分钟后回头看了一下,身后没有人了。我想他应该真的是只想找我要点钱,并没有暴力犯罪的倾向。否则他可能会直接掏出腰刀或是一把AK,那我的英语水平会马上蹿升到雅思8分的水平。

D8:费城-华盛顿

上午睡了个懒觉,起来把烘干机里的衣服捡出来,收拾了一下行李,我把师兄的钥匙放在餐桌上,出门去和桃子辣辣吃最后一顿饭。在他们的推荐下吃了他们口中十分好吃的cheese beef汉堡。随后我和辣辣去他们图书馆呆了一会儿,就出发去megabus车站了。离开的时候我把辣辣喊醒并向她告别,说不用送了,随即从图书馆离开。走到路口的时候电话打来了,她说还是得送送我,我便没有再推辞说好我等你一下。那几分钟,我掏出手机给身旁的雕塑拍了张照片。她快步走出来,我们一同向1公里外的megabus车站走去。她半开玩笑地说自己也挺受不了这种分别的场合,但来费城肯定还是得亲自送我离开。我说去年毕业那会儿你都没送我到车站,地铁半道儿你就下车了。
接着我又说,不过下次再见面也的确也不知到是什么时候了,短期内我肯定不会因为旅行再次光顾费城了。希望有机会明年在别的地方见面吧,当然即便见不了面,大家的联系也不要断了。她说是的,好的。
时间正好,赶到后我马上上了车,再次向她表示感谢和告别。上车放好行李后,我给桃子和娜娜发了微信,简单表示了一下这几天对他们热情招待的感谢,并邀请他们有机会来温哥华转转。虽然,我也不知道等到真有机会的时候我是否还在温哥华这个依山傍水的村子里生活。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我到了华盛顿的union station,距离我预定的青旅有3公里。时间还不算晚,天也还没黑,我决定步行前往感受一下华盛顿夜晚的气氛。快到的时候我找了一家中餐厅吃了点东西。招呼我的是一个看起来比我略大的香港女孩,长得清纯漂亮,对我也十分客气,点菜间隙还随意和我聊了两句。这让我的心情变得愉悦起来,希望一会儿的青旅条件真如他的booking评分8.5一样。

到了目的地,这家duo housing真是大隐隐于市,门面很小,有外门和内门两个门禁。登记过后,门口的拉丁女孩带我去房间,同事热情地跟我介绍青旅的基本服务设施和情况。进屋后,我向他道谢。屋里有两个韩国人,这是我用英文确认他们不是中国人后知道的。当然他俩也都是独自旅行出来。其中一个男生话很多,在听说我从纽约一路过来后连忙向我打听纽约的情况。他说他明天要去纽约问我有没有纽约的交通卡,我随即把我的metro card和一张可能还有余额的次卡给了他。接着我又同他闲聊了几句,便早早洗漱休息了。

D9:华盛顿

华盛顿主要的景点包括林肯纪念堂、二战纪念被都集中在国家广场national Mall.我第二天上午九点出发从附近的地铁站前往那里。还是以北京地铁4号线为A标准,华盛顿的地铁我觉得能给个C+吧。恩其中C算基本分,因为错落有致的空间结构和朴素又神秘的氛围再给个+。

我从国家广场最东边的国会山开始一路向西边游览。今天一天都在这一片活动,我觉得时间充足,所以节奏方得很慢。给有意思的雕塑拍照,往英语组群和画室群里分享看到的美景,找坐的地方感受一下树荫下的鸟鸣。快中午的时候我进了国家美术馆National Museum of Arts,这里也是不少名画的休憩地。相对之前在纽约费城,今天我想对走马观花,只认真看了看拉斐尔,马奈,塞尚和梵高的一些名作。出来去附近吃点午饭,我决定这次回去要好好补习一下西方艺术史,要不然真是看热闹。现在的我,对所谓名画有着大众趋之若鹜的心态,除了知道这张画叫啥是谁画的之外我一无所知。你要是问我莫奈那几幅睡莲有什么区别,他为什么得以流传于世,有什么艺术价值,我一定会马上去百度上google一下关键词:莫奈《睡莲》。讽刺!

饭罢,我又去旁边的新馆。但是里面在进行维护,只开放的很悠闲的一部分。我出来在新旧管之间的玻璃雕塑旁对着玻璃自拍。我总得给自己照几张照给我妈让她发qq空间。

接着向西走,已经是下午。我从美术馆雕塑公园出来看到人性路边有一位黑人大哥抱着吉他在弹唱,我看了他两眼。他问我你会弹?我说弹得不太好。他随即向我走来把琴塞到我怀里让我试试。那行试试吧,我一瞅琴头:martin,说你这是好琴啊。我说我不习惯用琴带,随即坐下试了几个音。抬头一看这大哥已经开始录视频了,我说那你帮我拍几张照把我给我爸妈看看。他说他回头发视频到他FB主页我可以关注他。我弹了押尾的always,因为他这把琴琴颈比我的seagull窄所以头半段谈得很不干净,后半段好一些。随后我还挺不好意思说弹得不太好,他倒是客气地说很棒。我想垦丁是客套话,一个拿着马丁的街头艺人水平能有多低?

我拿了一张黑哥的名片往华盛顿纪念碑进发,这里是整个国家广场的几何中心。途中在两处水池泡了泡脚,心想今天穿人字拖出来真是明智的选择。越来越接近林肯纪念堂的高涨情绪远比走进纪念堂看人海让人振奋,我索性快速拾级而上给林肯总统的大理石塑像拍了张照便早早下来了。随即又去了两旁的朝鲜战争纪念碑和约占纪念碑看了看。

这时我突然意识到还没有去白宫check-in。只能再次向东折返,再向北前进绕道白宫后面看了一眼这个和中南海、唐宁街10号、克里姆林宫并驾齐驱的房子。也是人满为患,除了闲情逸致的居民、忙着拍照的游客外我还看到了一个举着大字牌来自海地的黑人兄弟,上面委婉地写了些话,不细说。我对他拍了张照,他对我表示感谢,可我并不会向他所想的那样帮他推广。我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个义务,只能祝他好运。

晚上回到青旅洗漱完快九点了。我还没什么困意,便拿了手机和pad到楼下的公共沙发区看里约奥运直播。很巧的是,昨晚那个话不太多的韩国小哥也在,我同他有简单交谈了几句,向他讲了今天的见闻。了解到他也玩指弹练过黄昏后,我先是表现除了喜悦和惊讶,又跟他说韩国新一代的指弹人才辈出,我特别喜欢郑成河和Sandra Bae。他说他也是。

10点多的时候困意袭来,可是我还是想等到女排决赛的结果出来再去睡觉。11点过10分,好消息传来,我可以安心去睡觉了。

D10:华盛顿-多伦多

因为响姐中午十二点半才到union station,我上午也没有别的安排,所以上午一直赖在青旅的活动厅。洗漱完毕把行李拿下来的时候是九点半。我和前台的黑人小哥寒暄了几句,简单浏览了一下女排夺冠的相关新闻。接着拿出在宾大旁边一家美术用品店买的固体水彩和水彩明信片纸。我是想着画的第一张明信片要送给桃子和辣辣。他们没来过华盛顿,我就画一个二战纪念碑和国家广场的中轴线吧。说实话,别说水彩,钢笔画也都很久没有认真画了。我拿着凌美犹豫了半天在纸上点了一个点,随即放弃还是选择用晨光水性笔勾边。。。。一开始的几根线条画的很紧张,不过想想这又不是作业,我也不用它发朋友圈装逼,辣辣桃子更不会嫌弃我这两把刷子,索性放开,线条变的粗旷,剖有当年毛练马蒂斯的霸气。后来开始上水彩的时候,下来了一个小哥看到猛夸了我几句,我也条件反射地客气了一下。我想他应该是惊异于有个人在这儿画画,而并非他画的多么好,他可能都没注意看我画得如何。正常人的思维都是这样啊!12点,我上了个厕所,水彩和晾干了。

我背上行李,和门口的小哥告别,他嘟囔说了几句,我没太听懂。大概意思无非就是祝我好运,好好享受接下来的旅行之类的话吧。等我到达union station地铁站的时候已经是12:35,不过还好响姐说她的大巴也晚点了。大概一点的时候,我与她在union station的候车大厅相遇。不出意料,响姐将拥抱视作友人久别重聚的基本礼仪。我也早有准备,早起特地洗了两遍头。她真诚的笑容证明我的头应该没白洗。接着我俩去楼下随便找了点吃的。其实我并没有那么随便,在确认其他家窗口出售的都是面包,肉饼,芝士和蔬菜的随机组合后毅然选择了一家卖米饭的窗口。但它实际上也并不好吃,只是我急需填饱肚子罢了。响姐询问我的境况和这一年的状态,说实话这是一个让我放慢吃饭速度的好问题。饭罢,我俩去了附近的一个咖啡厅。屋里没什么人,冷气开的很猛,我套上了外套。

感觉反倒不知道该聊什么了。响姐先开口,脸上是她的招牌笑容:“你怎么样啊这一年?”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可以写成上万字条理清晰,逻辑缜密的话题作文。可我并没有长篇大论,达到:“还好,有些收获。”随后的交谈渐渐展开,从专业到就业,从生活到旅行,我聊到了大三那会儿追的妹子,她聊到了他现在异国的男友。说实话,毕业一年后在华盛顿union station旁的咖啡馆,和这位大一曾被我开玩笑开哭的好朋友交谈多少还是让我觉得自己当下的意识有些不真实。
4点了她要回uva村儿里,我也得去杜勒斯机场。走之前我说拍个照吧,咔了两张。出门过了马路便是车站。她进站坐火车,我去旁边的地铁口。
响姐说:“哎呀,又要分别啦,你加油啊。”
我说:“今天麻烦你从日理万机的事务中千里迢迢赶过来接见我这进城农民工,还给我上了一堂免费的学习就业婚恋理论课。”
她说:“你就知道一本正经的黑我!”
“不过真的感谢你来见我,这句是真的。”

我坐地铁到了转机场大巴的地方,因为天气原因大巴晚点就十分钟。正好有一位印度出租司机招呼我上车,收我15刀。车上还有一位去机场接同学的中国姑娘。一路上同她也攀谈了几句,她似乎对我一个人出来旅行十分感兴趣。可是我真的有些累,不想说太多话,便有意无意地应着。

晚上10点半我到了多伦多,出航站楼后打了个Uber去住的地方。房东今天不在,她在airbnb上给我留言说已经帮我收拾好了——是二楼用屏风隔出来的一处空间,里面有一个queen size的床,一张书桌,沙发和茶几。除了走廊里空调机的噪声外,其他条件都比我预计的好很多了。

D11:多伦多

昨天联系了Jane,今天上午去找她。中午吃完饭她带我在周边转转。我和Jane之前在北京见过一面,因为之前她也准备去UBC读书,不过后来临时决定又来了多大。这次来联系她之前也让我惴惴不安,我与她连同学都谈不上,这样麻烦别人当地陪是不是不太好。她上午在学院帮忙做家具,我在他们院的图书室画了一会儿画。12点的时候她来找我一起去吃午饭。

下午,她带我转了多大St.George的主校区,包括神学院楼和多大纪念二战的钟楼。随后我们往CN tower那边走。这幢加拿大国家电视塔在1976年建成时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筑。她说她之前没有上去过,问我要不要上去。我说上去看看吧,47刀得票。这种地方和东方明珠,台北101一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你不上去吧,来都来这地标不近距离接触一下总有遗憾;上去吧,觉得钱花得不值就那么回事。我俩在塔顶窗边合了影,没有逗留太久就下来了。

晚饭后,Jane带我去了市政厅。我说这个地方真不错,看起来很有活力的城市公共空间,在温哥华很难找到这样的地方。她说是的,逢年过节有活动,这里都会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去年跨年的时候她有来这儿看人海。

我说温哥华这个地方更像是一个渔村,依山傍水,但是城市气息太平淡,让我在温柔平和的气氛中变的慵懒,甚至思维僵化。温哥华城市发展历史不长,所以更谈不上底蕴,主流文化应当是原住民留下的宝贵财产,却随时间的流逝慢慢被各种来自亚洲拉美的移民吞噬。我说没准毕业后来多伦多这边寻求发展,这边可能会让我活得更强烈一些,它更像一点北京

随后我向jane表示感谢,接下来几天不再麻烦她,最后一天晚上在一起吃个饭就好。

D12:多伦多

今天一个人先去转了ROM安大略皇家博物馆。说实话我觉得这里的展品太杂——从加拿大原住民元素,到拉美非洲雕塑,再到亚洲佛像石碑,目标人群也太广,楼上一大片关于植物动物的科普展览让我觉得这个有些破坏的这个博物馆的严肃气氛。当然,仅一家之言。当然二楼有一块让我耳目一新。参观者可选择代表自己的性取向的颜色放进透明的箱子里。结合前一阵子总理克鲁多参加多伦多同性恋游行的新闻,我也被加拿大这个包容多元的社会感动了。

从ROM出来后,我又去了古酿酒区,心想着是不是那里有像安徽宏村那样可以随意品尝的自酿酒店。事实证明我错了,那边遍地酒吧开花,想必是多伦多当地居民夜生活的助燃剂。我打算找一家酒吧喝一杯啤酒,因为我确信这里的啤酒肯定会更好喝。虽然我并不会品酒,甚至平时也基本不沾酒,但我总觉得这是一种仪式需要我完成才对得起自己的旅行。随后我翻看了两家酒吧的酒水单。高额的酒费让我望而却步。倒不是付不起,只是觉得有那二十刀我可以在一家不错的餐厅好好吃一顿晚饭了。是呀,我又不发朋友圈装逼,干嘛要花钱在这人喝一杯看似高档味道奇苦的啤酒呢。短短几分钟想法发生了一百八十度转弯,像刷街一样,我简单逛了逛几家小店便又匆匆离开。

傍晚我去了雪邦公园,这是我大三在古德上看到的案例。我沿着公园的长轴向安大略湖畔走去,湖水拍打岸边和海鸟鸣叫的声音越来越清楚。我在岸边坐下,打开手机录制周围的声音。旁边有一个人在草地上和他的大金毛玩飞盘,这条狗看起来很开心。我看着他们,脑子放得很空。

D13:多伦多

我决定明天再去尼亚加拉,今天反倒有点不知道该去哪儿了。我先坐车去Dundus地铁站附近吃了点饭。一家川菜馆,进门点菜发现是广东人开的。要了一份“四川鱼”,结果给我上了一份炸鱼排加酸辣酱。

完事儿去了Jack Layton Ferry Terminal坐船去湖心岛。一开始我计划从最西段步行到最东边再坐船回来。一个人出来这几天爱上了步行,倒不是冠名堂皇的说我喜欢通过这样的方式丈量城市的维度,特么我连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我只是觉得行走在陌生环境中的我有一种平静却又充满好奇心的健康状态,这很难得。只是今天气温太高,我走到中断的时候就放弃了,在湖边逗留了一会便坐船返回了。回去之后时间还早,我就沿着湖边闲逛,就像一个无业游民,漫无目的。恩,从地图上看这边好像还挺有意思,行那往这边走吧,我这样对自己说。

今天早早回去了,除了要预定明天往返尼亚加拉的车票,也要早点休息明天为朝拜大瀑布做好准备。

D14:多伦多

车票时间是9点30,我倒不用起太早。多伦多Megabus的车站相比纽约费城好太多了。除了有固定站台之外,还有舒适的候车室,让我觉得我在这个城市里是受欢迎受尊重的。我没开玩笑,的确如此。大巴车两个小时的车程途径密西沙加,汉密尔顿到达尼亚加拉大瀑布terminal station。下车我先找地儿吃饭,可是一路上都是没开门的酒吧和看起来诡异的西餐厅。最后鬼使神差的我进了一家号称做三明治的店。果然,菜单上写的是各种各样的三明治,上来后是一小份三明治和大份薯条加蔬菜沙拉。两位女服务生到十分热情,在我进食的时候还过来问我怎样。我实在不想浇灭她的工作热情,但又不习惯说违心的话:一般,还行。

随后我会terminal station买了去瀑布的day-pass,便上车了。在距离目的地还有两站的时候我已经开始看到道路边的栏杆上趴着很多的人,也可以嗅到远处大瀑布清冽的气息。我顿时有些自豪起来,原因我也说不太清——可能是觉得自己一个人出来能走得这么远不容易,或是因为马上要看到这一伟大奇观心里顿生莫名的优越仪式感,还是说以后夜聊又有跟朋友装逼的素材了?
下车后,已经可以看到上游流域和瀑布的倩影,往回走了一会便可以俯视瀑布倾泻而下的壮景。其实并不太壮,俯视会让一切肃穆的景物便渺小。这会儿还不到2点,我拍了几张照片后走进了旁边的游客中心。咨询了了相关人员后我决定买一张2点40的票下到瀑布底端。我卖了呗凤梨smoothie去旁边的纪念品商店逛了一会儿就排队等电梯下瀑布了。工作人员在入口一次给进入的游客发放一次性雨衣。穿雨衣的时候你可以看到有哪些人是一个人来的,因为这种人在套雨衣的时候没人帮你拿包。恩,据我观察,我们那一拨人里我是唯一一个落单儿的。

其实这张票主要是引导游客去参观the fall back也就是瀑布的后面,但我觉得站在水帘洞里实在没意思,就主要在瀑布底部的观景平台呆了会儿。实话说,在底部仰视16m落差的瀑布效果比在上面要好很多,同时落水击打水面溅起的水花也增添了很多视觉感受和触感。看着周围各式相机和摆拍的pose我并未萌生和瀑布合影的念头,但总得通过什么方式记录我今天来过这个地方吧。

我取下布满水珠的眼睛放在拦柱上,给它对焦,以瀑布为背景按下了快门。我顿时想起大四下学期有一次吐槽农大西区水房饮用水水质太硬,当时Pecky说不久我就会喝到尼亚加拉大瀑布的水。当时我还专门百度了一下这个拗口的地名。一年多后我已经站在这个瀑布脚下向它致敬了。而当时的我并未想到我会在此时来到这个地方。这现在的思绪和我过去意识的短暂连接,更让我对眼前这一鬼斧神工的自然景象多了一份敬畏。就在我准备返回顶上时,我看到距离瀑布大约百米的地方出现了一道彩虹。时而明显时而微弱,这要看天上云彩的脸色。

我返回瀑布上方俯瞰彩虹,这算是我这二十多年看到的最清楚的一次了。至此,我认为今天舟车劳顿孤身一人来尼亚加拉是十分正确的决定。我能听到周边的人陆续叫嚷着狂欢着,簇拥着家人和朋友去追逐彩虹的倩影。可是此刻我并未觉得孤独,我独自倚在栏杆旁,看着一艘艘瀑布观光船往而又返。我发现身边有一位身材较胖的白人老太太,我收起胳膊退了两步让她致意让她使用我的位置。她微笑道谢,我也心满意足地向她微微欠了身。

我觉得时间差不多我要返回terminal station等大巴车回多伦多了。当我决定离开时,没有再回头看大瀑布一眼,因为我觉得要走的彻底一点。我在朋友圈里写道:预谋邂逅,却匆匆离开,像在车站和一位还未萌生爱意的姑娘告别。

回到多伦多uninon station时是晚上8点,我在旁边一家日本拉面店吃了一碗拉面,这家店是棒子开的。看来韩国人做日本拉面的水平比广东人做川菜的水平高很多。

晚上回去后房东wind在做饭,另外两个房客也都在客厅里聊天。我放下东西,先把之前准备的自己画的水彩明信片送给wind以感谢她和她丈夫这几天对我的关照。她是越南人,刚毕业的留学生,我也会觉得有些亲切吧。现在每次住民宿我都有给主人送点小东西的习惯,这还是受到Tommy的影响。他在去台湾之前告诉我们准备些小礼物可以送给台湾的民俗主人。他能有这样的想法我并不奇怪,因为他是一个很有人情味儿的人。随后Wind把明信片放在了客厅的壁炉上,我和纽约的小学老师以及孟加拉的妹子闲聊了一会儿,大概11点半的时候就上楼休息了。

D15:多伦多

大概四点半的时候和晓龙在美术馆门口见面,他说话还是十分秀气,不过相比上次到没那么拘谨了,张口的第一句话:啊市委你变黑了。随后我告诉他我对最近的展览不太感兴趣,就说在附近随便逛逛吧。他说多大校园里有一处白求恩的雕像。我说正好前几天逛校园的时候没去,就往那个方向走吧。一路上,晓龙讲了他在踢啊玩着一个月的感受和几次外出游玩的经历,他表示十分喜欢台北这座城市,也认识了很多真诚的朋友。现在开始考虑毕业后是否可以去那边工作一段时间。我说我前年从台湾旅行回来也萌生了去台湾上学的念头,可以理解你。不过,我说,你以短暂交换生的眼光看台湾和我以游客的身份感受多伦多是有些类似的。这样不稳定停留状态下人的心态和情绪会和在一个地方长期扎根不太一样,如果真在这样的地方长期生活和工作可能又会觉得不合适了。我想,哪儿有什么城市会十分适合特定的人,都是我们自己去不断适应它们。景观设计师们近几年开始喊着要去城市化,但我认为大部分人都很难摆脱特定阶段在钢筋混凝土墙之间挣扎生存的命运。更何况现在的年轻人,至少我身边的朋友都希望自己有精彩的生活。不可避免我们在寻求多元刺激的体验过程中无法抗拒城市提供给你的大量资源。不过,人也是矛盾,又想要精彩充实不一样的人生,有时又想平淡如水闲敲棋子落灯花。我说的是我自己吧可能。

6点的时候我们到多大建筑学院楼下和Jane汇合一起去中国城吃火锅。饭罢,晓龙说我的那单他请了。除此之外,他还送给了我一盒从台湾带过来的凤梨酥。我已开始十分惊讶,随即便想起前一阵子在微信上开玩笑跟他说从台北回来腰带凤梨酥,没想到他当真的了。我一下真觉得特别不好意思,来多伦多麻烦你却还要收下你的礼物。不过多的话说出来也没意思,我就好好收下了。接着我们去了一家冰淇淋店,看Jane的意思是想请我尝尝。真没有客气的意思,可是我是真担心火锅加冰淇淋的冰火两重天会让我明天误了航班。

多伦多这几天感受到了来自“熟悉而又陌生”的jane和晓龙的热情招待,我十分感动。希望未来有机会我也可以将这份感动在回馈给他们和其他的人。

D16:多伦多-温哥华

睡的其实不太好,因为总想着快要起床去机场。半夜醒了几次,最终还是让闹铃给我闹了一夏。快五点那会儿我查了一下,2号线最早的一班也在六点,这样肯定来不及。索性还是再睡一会儿起来直接打Uber了。半个小时后我再次起来简单洗漱了一下,把被子叠好就下楼等Uber司机了。跟那天来的时候一样,一路上没跟司机说一句话。在车上我发信息给Wind再次表示了感谢,并说道如果有机会她和她的丈夫来温哥华这边,还请他们一定提前告诉我,让我尽下地主之谊。

同之前很多次外出一样,旅途的最后一天不论是在机场还是火车站,心情都会比较微妙。总是刚刚觉得适应了旅途颠簸的节奏,就要回归正常生活的轨迹。又和之前很多次外出不一样,这次是第一次一个人长途外出旅行。多次提到这点,可能我潜意识里真的还是会对独自旅行存有优越感吧。这次一个人出来的原因或多或少还是会包含找不着同伴的悲情因素,但是我也真的收获颇丰。对,是这样的。前两天宣伯问我玩的怎么样,我说不能说很开心,但是觉得收获很多,为这半个月时间和金钱都花得很值。他说那挺好的。我说但以后还是尽量避免一个人出来,有的时候真的很孤独,当你发现想找个人聊天想和一个人拍照的机会都没有时还是挺可悲的。我觉得这种旅行方式不会成为我未来环游世界的主旋律,我还是那种愿意一头扎进人群的人,不太适合一个人闷着装文艺。而且文艺是装给别人看的,自己是啥怂样自己心里最清楚。

我想当有一天如果旅行无法填补内心的空虚时,我就该停下来了。不过至少现在看来,那一天还很遥远。

本篇游记共含15265个文字,18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游记不是我想写想写就能写,lz蛮厉害的。

2016-08-30 18:27

引用 清风笑烟雨 发表于 2016-08-30 18:27:14 的回复:

游记不是我想写想写就能写,lz蛮厉害的。

回复清风笑烟雨:谢谢~不过你坚持看完我这么多废话也很厉害啊~

2016-08-30 22:08

照片拍的很漂亮,顶了,欢迎交流哦

2016-08-30 23:55

引用 Little Rebel 发表于 2016-08-30 23:55:08 的回复:

照片拍的很漂亮,顶了,欢迎交流哦

回复Little Rebel:谢谢~

2016-08-31 00:31

那个意大利设计师是个骗子,专门对中国人下手,然后高价卖eBay上的便宜衣服给受害者。那个牌子是真的,但是根本不值他要的价钱。这骗子在多伦多行骗好多年了,居然还在。还好帖主没有上当

2016-08-31 10:5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哦汤姆 发表于 2016-08-31 10:58:04 的回复:

那个意大利设计师是个骗子,专门对中国人下手,然后高价卖eBay上的便宜衣服给受害者。那个牌子是真的,但是根本不值他要的价钱。这骗子在多伦多行骗好多年了,居然还在。还好帖主没有上当

回复哦汤姆:是么!我回来也越想越蹊跷
1.他既然要去机场最后却和我攀谈起来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2.问个路就给衣服也是神逻辑,还好我孤陋寡闻不求名牌。。。
谢谢你提醒~感觉一下清醒了很多

2016-08-31 11:56

我觉得能把旅游的细节记下来就超级棒啊,不太会写游记的表示羡慕你。

2016-09-05 15:51

引用 onlylulu 发表于 2016-09-05 15:51:52 的回复:

我觉得能把旅游的细节记下来就超级棒啊,不太会写游记的表示羡慕你。

回复onlylulu:我觉得只要用心,另外尽量保持每天随行随记的习惯就没有问题~下次试试,相信你也一定没问题~~

2016-09-06 03:54

写的非常好,读起来很有看头!

2016-10-07 18:40

引用 枸杞--跑者&骑行人 发表于 2016-10-07 18:40:28 的回复:

写的非常好,读起来很有看头!

回复枸杞--跑者&骑行人:谢谢~我不时也会回来看看自己写的东西,每次也都会新的感触

2016-10-08 10:57

你好亲 请问你们是从美国入境 然后去加拿大 然后从加拿大回国内吗 这样出入海关的时候有看什么资料吗

2016-10-22 12:3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Miss_瑞瑞 发表于 2016-10-22 12:37:33 的回复:

你好亲 请问你们是从美国入境 然后去加拿大 然后从加拿大回国内吗 这样出入海关的时候有看什么资料吗

回复Miss_瑞瑞:我在温哥华上学,出发的时候是飞纽约。出关的时候要排队打一张表跟海关人员聊几句关于行程目的什么的。从华盛顿飞多伦多就没啥了,填个加拿大入境表上交就好。我最后也没有回国,回的温哥华

2016-10-23 12:2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