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斯里兰卡---记忆中满是你的微笑

23
大ci花 (沈阳) LV.20
2016-08-30 23:17 238/6

这依然只是我片段的记忆

       “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请大家系好安全带,关闭手机等电子设备......”广播结束,飞机开始滑翔,起飞,伴随着强力的推背感和收起轮子的声音,我意识到自己即将离开这个被风沙掩埋了曾经的辉煌的国度,半个月的时间,穿行了半个斯里兰卡,这期间发生的太多或好笑或感动的事此刻开始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里不断浮现,而每幅画面里,都少不了这个国家标志性的纯净的微笑。

       班达纳拉雅克机场确实是挺小的,而且第一次见免税店里卖各种家电,而且不是小家电哦,一水的冰箱、洗衣机、空调啥的,我脑补了一下在免税店里买个冰箱拿回国内是什么样子,好吧,我没想出来,原谅我贫瘠的想象力。
       出了机场出口,又一次体验了一下被夹道欢迎的感觉,找到那位因为飞机晚点而苦逼的多等了两个多小时的接机大叔,先来个抱歉的微笑,然后是句诚恳的sorry,当然,这活都是老婆干的,对于男人来说,女人的微笑还是更好用一些的(长得得说得过去啊,要不分分钟吓人家一跟头)。跟着大叔的脚步,从热情的欢迎队伍中杀出一条血路,刚出来就看到好多身穿色彩斑斓的纱丽的女孩冲着我边笑边招手,恍惚间觉得自己穿越回了普吉的巴东酒吧,什么情况?这么开放吗?生意做到机场了?对不起,我又没正形了,姑娘们用标准的汉语,注意是汉语冲我们喊着“换钱、换钱”,一下子把我拽出了之前的想入非非,换了些斯里兰卡卢比,瞬间觉得钱包鼓得不要不要的,原来做个百万富翁也不难嘛,只要换个国家,换个币种。
       在一边晾了很久的接机大叔很有耐心地等我们换完钱,又带着我们去办了手机卡,然后把我们塞进她的老爷爷款的丰田商务车里,向着我们第一晚的住处驶去。我们第一晚没选择住在科伦坡,而是直接去了尼甘布,一来是这里离机场近一些,再者就是这里离我们第二天的目的地波隆纳鲁沃也要近些。汽车在不算宽的公路上行驶了也就十分钟,便毫无征兆的拐进了一条弯曲且颠簸的小路上,司机大叔依然稳如泰山地驾驶着这辆颠得快散了架子的老古董,可此刻我的心里不免有些打鼓,路两侧是茂密的树林,在安静的夜晚更显得阴森,路上连个鬼影都没有,两边只有些野狗不时的出现在车灯的范围里,而那昏暗的车灯也只能照亮这条仅容一辆车通过的小路的不远处,大叔哼着听上去不怀好意的歌,面露诡异的微笑,我不禁从包里掏出了把瑞士军刀放在兜里以防万一,心想着这时如果从树林里冲出来一帮劫匪我该怎么办,肯定是和司机里应外合设计好的啊,那我就一刀先捅了司机,然后锁上车门,开着车带着圆圆一路狂奔,但愿这爷爷车车门好使,锁得上,但愿这爷爷车能开得快,别在半路就罢工了。正想着,又是毫无征兆的,车驶回了公路,然后沿着公路七拐八拐地开进了一栋小别墅,也就是我们第一天的民宿,我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地,也不知是感激接机大叔耐心的等待,还是感谢他的不杀之恩,我给了他此行最多的一次小费5美刀,我也第一次见识到了兰卡人标志性的微笑。

       睡了不到四个小时就兴奋得起了床,吃过早餐,收拾好东西,我们此行的租车司机已经在客厅里等我们了,是个黑黑胖胖的兰卡大哥,样子憨憨的,叫默罕,我和老婆之后一直叫他毛蚶大哥。之后一路都是他一直做司机加向导,途中的标配是我在副驾驶有时和毛蚶大哥聊聊天,有时睡觉,而老婆,好吧,她一直在后排躺着睡。毛蚶大哥家里有三个孩子,住在科伦坡,他告诉我每次接这样的工作都要半个月左右,旺季时可能送走一拨客人又马上接上一拨,一个多月回不了家,会很想念他的孩子和老婆。一路上毛蚶大哥很照顾我们,不光给我们推荐去处,而且在一些地方还充当我们的向导,虽然他是个路痴,经常走错路,但是我们还是很感谢他的。

       都说斯里兰卡印度的很多风俗很像,其中一直让我一知半解的要算是右手和左手的问题,传说中他们右手吃饭,左手用来清洁排泄物,所以握手时必须伸右手,如果伸左手代表不尊重。本以为这所谓的右手左手,就是右手拿勺子,左手拿手纸呢,可那天,我可真真的见识到了。车子在阳光炙烤的公路上行驶了整整一上午,到了中午该吃饭的时候了,博隆纳鲁沃周围没什么可吃的,只有一家酒店提供自助餐,今天中午的午饭我们就在那解决,别说,东西看上去挺讲究,摆的也像模像样,也许是英国殖民时留下的传统,一个自助餐,服务生也要把餐具上得整整齐齐而且有先有后,但这高大上的餐前服务也挡不住当地饭菜的无味,两口咖喱炒饭下肚,我和老婆就集体放下碗筷,缴枪投降了,但无奈毛蚶大哥给了我们一个小时的用餐时间,我俩只能一人一杯红茶在座位上坐着消磨时间。不多一会,餐厅里进来了一家五口,当地人,孩子,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或者姥姥姥爷),孩子大概也就四五岁的样子,大大的眼睛,嘟嘟着一张小胖脸,而她爷爷的脸上却满是皱纹,又瘦又小,看上去大概要七八十岁的样子了,不禁感叹了一下这里晚婚晚育政策做得这么到位吗?!我闲来无事,就偷偷地观察着一家人,孩子就是孩子,调皮得很,而且感觉全世界的孩子都没有能安安静静地吃完一顿饭的,席间她东跑西颠,钻桌子好像是每个孩子童年吃饭时的保留节目。孩子的妈妈,吃东西的样子还挺优雅,应该受到过不错的教育,这家人在兰卡应该算是生活条件不错的。再看孩子的爸爸,正在对着盘子里的牛肉泄愤般的一顿狂砍,让我怀疑他是不是有暴力倾向,砍死了牛肉后,他一脸满足地狼吞虎咽起来。哎呀我的妈呀!对不起我变态了,哦,不,是失态了,我看到了颠覆我想象的一幕,不,是这一幕让我重新定义了我的认知,孩子的爷爷奶奶居然用手抓着一盘黄乎乎的咖喱饭,正往嘴里扔呢,嗯,确实是右手,黄黄的咖喱粘在黑黑的手上,那画面简直是......我都没法形容了。等等,我不禁脑补了一下他们用左手......不会吧,不过视觉效果差不多也就和他们现在的右手差不多吧,就是味道有点差别而已,到这吧,我不能再脑补下去了,不然看着我面前剩下的一点咖喱炒饭我该吐了。毛蚶大哥终于来了,我拉起圆圆落荒而逃,我的三观啊,在到兰卡的第二天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被颠覆了,我需要重新审视一下这个充满未知的国度了。

       穿行兰卡的这些天,深深感到了这个国家的人们对自己曾经辉煌文化的无比荣耀,还有他们对自己信仰的无限虔诚。几乎每个有历史,有文化底蕴的景点都会看到成群结队的小学生拉着手排着队在参观,这些孩子看到我们这些扛着大相机的东方面孔,都会好奇地凑过来,腼腆一些的会带着一脸的微笑和我们打招呼,胆子大一些的则会要求给他们拍照,更甚的就会要求与我们合影,其实都是奔着圆圆来的,因为相机在我手里,我只能负责拍,照片里出现的大多是一群小黑孩簇拥着一个相对来说还算挺白的中国小妞。这其中有个小男孩给我印象很深,他很喜欢圆圆,别的孩子都走了只剩他还赖在圆圆身边,拉着圆圆的手,仰着小脑袋眨着大眼睛,“你坐下好吗?我想和你单独拍个照片。”圆圆是个喜欢孩子且爱心泛滥的女神经,根本不会拒绝孩子的要求,点点头,坐在了旁边的台阶上,小男孩也不客气,贱贱的一屁股坐在了圆圆腿上,然后给我了个OK的手势,“照吧!”唉我了,小鬼,你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那是我媳妇,唉,你那小脑袋瓜别往我老婆身上靠,信不信我打你屁股。小男孩从单手的耶换到双手一起耶,然后又做了个鬼脸,眼看同学的大部队要走远了,这才起身,扬起小脑袋冲圆圆傻傻地一笑,转身离开。可刚走了两步,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跑了回来,还是那标准的傻笑和仰着脑袋眨着眼,然后从兜里翻了半天翻出了一块糖,塞给圆圆,转身奔着大部队跑开了。我和圆圆傻了几秒,想送孩子点什么时发现除了相机、钱包和手机,其他东西都放在车里了,也后悔没带个拍立得来,这样就能把照片送给他当礼物了。看着孩子们蹦蹦跳跳的越来越远,我俩的心仿佛随着手中握着的这块渐渐变软的糖一起融化了,糖在阳光下反着光,粉粉的仿佛满是色素的味道,但透过这块真诚和友善凝结而成的糖,我好像男孩调皮的大眼睛和纯真的笑脸。

       除了博隆纳鲁沃,白天在康提湖边的佛牙寺也常会有排队的孩子嬉笑着参观,一样的热情,一样的童真,而到了晚上,这里会是朝圣者的圣地。跟随着朝圣者的脚步,我拉着圆圆穿过那时光隧道般的门廊,仿佛瞬间穿越回了鼎盛时期的康提王朝,佛牙寺外墙那素气圣洁的白色转瞬被满眼的金色所取代。无需指引,跟着大部队就会来到佛牙寺的核心,供奉着纯金佛龛守护的释迦牟尼的佛牙舍利的屋子外,这里每天只对外开放很短的时间,而且大部分的朝圣者只能远远的看着它,对着它进行祷告,而在屋子的门没有打开之前,所有人都要等在那个不足五十平米的略显昏暗的大厅里。夏天的傍晚,对于这个南亚岛国来讲依然闷热难耐,几百人挤在这个相对封闭的寺庙的二楼,汗味混杂着脚味(进入佛牙寺内需要脱鞋),再加上兰卡人身上自带的咖喱味弥漫在这有些稀薄的空气中,对人的身体可真是不小的挑战。即使这样,也没有人会去抱怨,当地的朝圣者们安静地在角落做着祷告,而游人们也像是被这神圣所感染,没有烦躁和吵闹,只有耐心的等待和默默的离开。当佛龛露出了真容,闪着金灿灿的光芒展示在人们面前时,没有一拥而上的疯狂,游人们带着尊重与信笃有序地拍照,而当地的朝圣者很多则是原地不动,只看着佛龛的方向继续祷告,也许他们根本无法穿过拥挤的人群看到佛龛的真容,不过那又怎样?佛祖在他们心中,他们的信仰就永远像那佛龛一样闪闪发光。人们有序地从佛龛前经过,为了后面的人能一睹它的风采,没有人过多停留,是的,这一眼足以让我们把那份神圣铭记于心。随着人流走出寺外,望着圣洁的白墙,仿佛又一次洗涤了浮躁的心,寺庙一角那点点如繁星的烛台,把这里的人们内心最阴暗的角落也一同照亮,也许跨出这寺门,我们每个人都又回归了各自的社会属性,可在踏出之前,在这众生平等的佛牙寺里,我们只是个朝圣者,带着憧憬与希冀,怀揣着对这份神圣的信仰的执着的普通人,在信仰面前,我们很渺小,就像那烛台上的点点火光,总会有熄灭的一天,不过心中那团虔诚的火焰会一直留在这片烛台上永不泯灭。

       有信仰的人们永远会善待别人,即使你只是他生命中不会再见的过客。从康提一路沿着山路行驶,盘山路让车一直在做离心运动,终于把我的早餐从胃里甩了出来,毛蚶大哥车还没完全停稳我就夺门而出,还好动作敏捷,没弄脏车子。山里的气温要比外面冷很多,再加上下雨天超气很重,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找了件外套休息一下,望着冒着细雨工作的采茶女,五颜六色的衣服穿行在茶树林中,这是努勒·艾莉娅的一道独特的风景。感觉可以了,便重新上车,今天的目的地是佩德罗茶厂,在这个以红茶文明的国度,参观茶厂,买茶自然是不可少的一项。茶厂很讲究,到处弥漫着淡淡的英伦范,带我们参观的是一位兰卡大姐,热情友好是兰卡人的标签,一路参观大姐几乎不停地在介绍着每一步的操作方法,每一个设备的用途用法,其间,大姐还好几次夸圆圆手上的戒指漂亮,那是个某宝爆款的小戒指,皮筋上串着黑色小珠子,珠子中间是一朵红色的花,10RMB还包邮,看大姐这么卖力地介绍了一圈,口干舌燥,为了表示感谢,在参观结束后圆圆把戒指当作礼物送给了大姐,大姐高兴极了,边说thank you边带上了戒指,一脸的开心挡都挡不住。参观结束后我们去买茶,这里不只有卖茶,还有很多精致的小茶壶、小杯子,来之前亲戚告诉我要是茶便宜就多买一些,回去送人来得合适,一问价格,确实便宜的可以了,又好喝又便宜,我一时脑抽,大盒小盒各买了20盒。告别了茶厂,回到酒店冷静下来后,问题便接踵而至---怎么把这些茶带回国内,跟着行李托运,不行,这两箱茶就差不多超重了,何况我们还有两个大旅行箱;邮寄,也不行,我打电话咨询说中国对烟酒茶的国际邮寄管得很严,收的税很高,一公斤要180RMB,这要比这些茶本身之前多了。老婆在一旁一筹莫展,不住的叹气,我也是犯了难,这可咋整?扔了?舍不得,白瞎这2000多块钱了;退一部分?卖出去的东西,人家哪有那么容易给你退啊。左思右想也没想出个好主意,无奈只能明天一早去退退看,试试运气了。圆圆对退茶没抱什么希望,为了调整她的情绪,我拍着我不大的胸肌告诉他一切包在我身上。虽然心里总是惦记着这事,但是晚上睡得还不错,吃过早饭,故作镇定但内心忐忑地踏上了未知的退茶之旅,一进门昨天卖茶的店员就认出了我们,估计一下买这么多茶的无脑游客不多,印象比较深刻,估计以为我们还要继续无脑采购,她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我瞬间就有点不好意思了,但看看旁边愁眉苦脸的老婆,还是吞吞吐吐了好半天才说明了来意,我要退掉20盒大的,这下为难的变成店员了,估计是没遇到过我们这种奇葩的顾客,她有点不知所措,也支支吾吾了半天,然后让我们等等,她要请示一下店长,在她打电话等店长的期间,我一直在重复着“不好意思,但是我们的行李超重了,中国政府不允许茶叶的邮寄,我们没法把这些茶带回去......”,不一会,店长来了,呀呵,是昨天带我们参观茶厂的那位大姐,手上还带着圆圆送给她的戒指,我就像看到了亲人一样一个箭步冲到大姐面前,复读机开始“不好意思,但是我们的行李超重了,中国政府不允许茶叶的邮寄,我们没法把这些茶带回去......”,大姐微笑着听我复读了大概三遍,然后一句话按下了我的stop键上,“OK”。就这么简单?完事了?退掉了?我以为是论持久战,以为会被人家一顿臭骂,以为要连哭带嚎拽裤腿才能退掉,结果就被大姐微笑着的一句话就搞定了!大姐依然面带着微笑,边让人退掉的茶检查后装起来,一边给我们找钱,我实在是觉得太不好意思了,告诉在一边恢复了元气的圆圆赶快挑两个喜欢的杯子、小茶壶啥的,弥补一下人家的损失。临走时大姐依然像昨天一样把我们送上车,冲我们的车挥手直到看不到我们,探出身子,和大姐挥手告别,她依然带着第一次带上那枚红花戒指时的灿烂的微笑,也许在她心里,钱并不那么重要,别人的微笑与友善才是她最在乎、觉得最珍贵的。

       微笑带给兰卡人快乐,他们也会把这份快乐用更灿烂的微笑传递给每一个身边的人。太阳渐渐地在地平线下隐去了身子,残留的一点点折射的光映在加勒这座混血小城白色的灯塔上,傍晚的海风吹拂着摇曳的椰树,白天有人匆匆的喧嚣似乎要归于平静,别着急,一场大Party即将拉开帷幕。仿佛是一瞬间,之前还寥寥数人的要塞城墙上,突然涌出了好多的当地人,多到我觉得老城里的所有居民都来了,他们在这惬意的海风的拥抱下,或载歌载舞,或嬉戏打闹,或悠闲地散步,或几人围坐在一起聊天,真的像是一场盛大的聚会,每个人的脸上都堆满了笑容。我拉着圆圆走在这盛大的聚会中,感受着他们平凡有人毫无修饰的快乐,一个足球蹦蹦跳跳地滚到了我俩面前,“哥们,帮我们把球踢过来,谢了!”一个光着膀子光着脚的小伙子对我喊道,也许是受到了这场Party快乐气氛的熏染,我不自觉的把球在脚上颠了十几下,然后凌空把球踢了回去,从小就踢球,虽然够不上专业水准,但是这种颠球的小儿科还是几十个不成问题的,小伙子结果球,喊了声谢谢,然后问:“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玩一会?”也顾不上圆圆同不同意,我已经快半个月没踢过球了,索性脱下拖鞋,光着脚加入了战斗,没有对抗,只是互相传球,顶球,秀颠球,花式颠,也许是足球在兰卡还不算很热门,他们都略显笨拙,但这不妨碍他们一样玩得热火朝天,大汗淋漓,一旁的圆圆看着我们,也咯咯地傻笑。他们没有画着整齐界线的人造草场地,没有动辄1000+RMB的足球鞋,甚至连足球都让我踢着觉得又没气又不舒服,但是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那种不加修饰的微笑,这微笑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了他们的快乐。置身其间,我觉得我的快乐也变得越发的真实,侧脸看看圆圆,她也在一旁傻傻的笑着,这种单纯的快乐是会传染的,靠这简单的微笑传给每一个渴望快乐,懂得快乐的人。

       也许不是所有的老城居民都有空参加这场大聚会,当我玩够了,告别了踢球的小伙子们,重新回到小城的石板路上瞎逛时,一个稚气未脱的声音操着一口流利但略显别扭的中文喊住我们,“亲,进来看看!”,我和老婆顺声看去,只见一个大约十四五岁的男孩坐在一家宝石店门口,正一脸恳求地看着我们,我俩相视一笑,觉得这声音,这中文,这小表情,不进去看看实在是太对不起这孩子了,便由他因我们进店看看,之前在康提的宝石店看过宝石,也买过一枚蓝宝石戒指,大概知道行情,也听说加勒的宝石店大多是坑,所以就抱着对得起那孩子的心态进来看看,果然不出所料,东西和康提的那家店比起来成色有差又贵,一对淡蓝色的蓝宝石耳坠,目测宝石也就比芝麻大不了多少,居然标价大概4000+RMB,“我天啊,太贵了吧!”圆圆不禁脱口而出,反正异国他乡的,说这家店东西不好也没人听得懂,谁知有时一句流利但不太得劲的中文“贵?不贵!便宜!”一扭头,那孩子瞪着大眼睛正一脸委屈地看着我俩,仿佛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我在无比尴尬的气氛中没能求出孩子的心理阴影面积,但自己的内心已经几乎被阴影笼罩,好吧,孩子,你厉害,我为他点赞,“你中文说得真好!”,拉着圆圆迅速逃离了那家店,孩子,这样对大家都好,别再互相伤害了。

       兰卡之行给了我们很多回忆和快乐,有别人带给我们的,有我们自己感受的,当然也少不了我们这两个2B青年捽(zuo)出来的。来兰卡之前就和圆圆计划着要体验一次当地有名的按摩---阿育吠陀,因为始终对泰国的那次古法按摩不能释怀,所以之后出去玩只要当地的按摩比较有名,我们都要尝试一下。在艾勒,有一家是《孤独星球》上推荐的店,老字号了,不大的小村子里很容易找到,老板向我们展示了价目表,必须来最全套的那个啊,体验一回必须到位。交完钱,被引进一个屋子里,一进屋,一个美女和一个大叔站在两张按摩床旁,我总觉得大叔用色咪咪的眼神看着我,看得我浑身不自在,我想举手和老师申请“老师老师,我要那个美女给我按!”转念一想,不对,那猥琐大叔不就给圆圆按了嘛,不行不行,还是我牺牲色相吧。结果大叔一句话更让我一身冷汗,脱衣服!我靠!当着你的面脱衣服啊?我也就认了,圆圆呢?!还好那位美女给圆圆一直用浴巾挡着,可我就惨了,暴露在大叔的淫荡的目光下,哦,不对,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偷偷地瞄向圆圆那边,还好,这至少证明大叔趋向正常,应该不会对我做什么。阿育吠陀与其他按摩最大的区别在于这个主要是靠各种草药类的香薰在身上涂抹按压汗蒸,帮助吸收以缓解疲劳,再加上放着舒缓的音乐,点着安神的香薰,不一会就会让人进入游离状态。前面的项目做得差不多了,貌似还剩最后一个,我们被从一个小屋带到了另一个小屋门口,小屋门外坐着两个刚刚做完的金发碧眼,目光交汇,我和圆圆礼貌的点头致意,那个小伙子回了一微笑,而那个大洋妞却是一脸坏笑地看着我俩,眼神中略带哀怨又有点幸灾乐祸,我不明所以,就当她是神经病吧。轮到我们了,被安排在两个按摩床上分别躺下,然后一条温毛巾遮住了眼睛,再然后,一股温热缓缓滴在额头,四下散开,按摩大叔用手在头上轻轻按压,在我马上再次游离的时候,一股咖喱榨的油的味道窜入了我的鼻腔,本来吃了这么多咖喱我就对这味道产生了应激性的抗拒,再加上那股荤油味,我差点吐了,这是什么?哪来的?随着味道越来越浓重,我才意识到这貌似就是滴在我们额头上的不明液体发出来的,我觉得我的灵魂都随着这让人想死的味道慢慢地的陨落了,但既然已经交钱了,那就咬着牙也要挺住,不能浪费。在这种信念的支撑下,我终于熬过了那反胃的半个小时,出来之后我彻底崩溃了,居然不给洗头,只拿毛巾擦擦而已!要不要这么绝情!我和老婆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收拾好东西,往前伸着头(怕油滴在衣服上),一路小跑地回了酒店,我洗了三遍澡,老婆洗了四遍,可头上的味道还是没能完全洗去,整个晚上我俩就这样顶着这像是被扣了咖喱炒饭一样的头发,在小镇里吃饭,溜达,吃的啥?当然不能再吃咖喱了,头上不是有份咖喱面嘛!每每我俩用嫌弃的目光互相对视时,总是会无奈的一笑,这可真是“No zuo no die”啊。

       “亲爱的旅客朋友们,我们的飞机即将降落......”飞机的广播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我已经离开了那片土地,那片给了我许多欢乐的土地。也许我会渐渐忘记狮子岩的壮丽,忘记博隆纳鲁沃的沧桑,忘记佛牙寺的喧闹,忘记艾莉娅的郁郁葱葱,忘记美瑞萨的浪花朵朵,忘记加勒的灯塔和阳光,但是我不会忘记我曾经来过这里,更不会忘记斯里兰卡留在我记忆中的每一个纯净的微笑。

本篇游记共含8220个文字,2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大ci花 的图片:

楼主笑得真灿烂呀

2016-09-01 17:24

收藏了!美不胜收。梦想地!

2016-09-02 09:25

真羡慕楼主记录了这么多精彩的瞬间!!要向你学习,给自己的旅行也存个档~~

2016-09-05 15:00

引用 大ci花 的图片:

2016-09-09 07:33

2016-09-09 07:33

2016-09-10 01:1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