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V字长城上的背影

49
琉璃阳光 (北京) LV.35
2016-08-31 10:34 1118/41
  • 出发时间/2016-08-27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50RMB

这个夏天很难熬,在历史上,重庆武汉南京的前三把“火炉”交椅坐得稳当。但是今年却是“火炉”遍地开花,大有燎原之势。

今年的雨更邪行。水军从南方沿海向北方逐地进军,攻城拔寨,所向披靡。仿佛是轮流叫号,今天是A城处于水深火热,明天是B城等待沦陷,后天是C城等待献城请降。由南往北逐城递进。什么“百年不遇、“千年不遇”工程,什么启动预案云云,全被打回了原形。

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老虎咬人,王保强离婚案的狗血,傅园彗的真性情,日子还是要继续过。

秋天是北京最好的季节,金秋北京秋高气爽、凉爽宜人,适合户外活动。

还等什么?出行吧。这次去密云爬了趟野长城。游记用什么名字呢?在残长城拍的背影很令人满意,就叫“V字长城上的背影 ”吧。

 

清早在东直门公交枢纽乘980去密云。出了北京市区刚上京承高速不久,前面就堵成了一锅粥,车辆只能蠕动前行。快到密云收费站终于看到了罪魁祸首,一辆黑色轿车撞在护栏上,现场惨烈。酒驾?毒驾?

密云鼓楼下车,往后30米就是密16公交车总站,对向总站就是墙子路,也就是要去的V字长城。
密16停在墙子路村委会对面的停车场,问了司机,末班车是18点。这时是中午11点,高速路上耽搁了约有1个小时。

往山脚下走先从一座铁路桥下穿过。墙子路有火车站,建于1956年,目前为四等站。从通州有绿皮车到这里。

 

一条水泥路通向墙子路长城下的泉水河村。

 

毛栗子

 

青纱帐

 

去一户人家问路,“什么的干活?”阳光刺眼,没看到玻璃窗里暗处有个小青年。

 

在泉水河村看到一纸通知,凡是60岁以上村民,每月补贴生活费120元,直至亡故。子女孝顺些,权当有了零花钱。

农居,在村中屬于中等水平。

 

每户人家似乎都有一个存放物品的类似窑洞的建筑。

 

从村里新修建的台阶上去,便是墙子路长城了。


台阶路旁供人休息的石桌、石凳。

 

墙子路长城也叫泉水河长城位于北京密云县东部山区的一个自然村,离密云县城45公里的路程,跨过村东的长城是河北省的兴隆县地界。

 

墙子雄关作为防御入侵的一处重要关隘,墙子路以险要的地形、牢固的城池被誉为“墙子雄关”,成为蓟镇西协四路之一。

 

墙子路长城初建于明洪武年间(1368年-1398年),万历三年(1575年)曾重修。

明代长城分为九镇。九镇之一是蓟镇,镇以下分西、中、东三协,每协又分四路。 

墙子路原名墙子岭,以石匣为中心的西协下的四路为墙子岭、曹家寨、石塘岭、古北口路。因此墙子岭人们又叫墙子路,现在的墙子路村就就是当年墙子路的指挥部所在地。

 

墙子路从明代起就是兵家逐鹿的战场,公元1629年、1636年、1642年,清军曾经三破墙子路。

 

前面城墙上竖有个木牌“道路危险、禁止通行”。此段城砖都早已拆毁,被人们垒猪圈或盖房用了。

 

天气晴好,有过节般的好心情。

敌楼与白云

 

山峦与白云

 

从左侧有条小路可以绕行过去。

 

融化在蓝天里

 

刚刚走过的上山的路

 

山谷对面的长城在山脊上笔走龙蛇,蜿蜒曲折。

 

小路绕行后登上长城

 

这座三眼敌楼保存相对完好。
 

 

战战兢兢留个影

 

心里充满是对历史的敬畏。

 

建立在岩石峭壁上的长城。

 

著名的V字长城

 

墙子路长城的主要特点,是有一段万里长城唯一的V字型长城。 

 

这个位置是与V字型长城合影的最佳位置。

 

唐代诗人贺知章的名篇《回乡偶书》“乡音无改鬓毛衰”。过去对“鬓毛衰”没什么感觉。什么年龄考虑什么事。现在才深深体会到诗中味。

岁月的年轮已使两鬓花白

 

远处山峦上的长城依稀可见

 

建立在峭壁上的敌台

 

既使从明万历三年(1575年)重修开始计算,墙子路长城也有近450年的历史。
 

残墙、断壁和我们走过的路

 

长城像条巨龙在陡峭的群山中舞动。

 

长城上的文字砖,上有“河间营”三个字。

 

回望走过的长城

 

仰望前行的目标

 

残长城在白云下格外壮美

 

远山如黛、白云低垂。

 

爬上了高处的敌楼,里面有扎营的痕迹。

凭窗远眺,风景在远方。

 

这是敌楼的门,条石上还有安装门栓的石槽。

 

前行不远,又有一处敌楼。

 

不能不说修筑长城勘察、选址的精妙。敌楼突兀而起,四周视野开阔,如有敌情尽收眼底,可以及时发现,迅速做出反应。

 

走到这段长城最高点,按照攻略左边有条小路可以下山。

 

小路怎么有些陡呀。这条路对吗?
 

看到有户外队留下的布条,那就沿着走吧。走了大约20分钟,没有路了,前面是座坍塌的敌台,再往前是坍塌严重的长城,很显然这条路不对。

回家后看攻略才发现,当时应该越过最高点再左行走小路。而我们是在最高点前就左行,走了另一条小路。

这时已经是下午15时了,密16末班车是18时,原路返回又担心赶不上车,怎么办?

经过观察山麓北侧山脚下有条简易水泥公路,这条简易水泥公路就是下山后应该走的路。

怎么下山呢!下山没有路,只有硬着头皮硬切了。山上树木非常茂密,几米之外只能闻其声见不到人。山体呈4、50度左右的斜坡,脚下是积累多年的厚厚落叶,非常滑,人在上面根本站不住,只能交替抓住身边树木才能勉强向下移动。

走着、走着,一屁股滑倒在地,索性坐地上往下滑吧。只听耳边“咔嚓、咔嚓”的树枝断裂声,有些飞砂走石的感觉,还不时用脚后跟蹬地刹车呢。

“速降”到一处稍微平坦的地方站起身来,等待同伴。我们相互呼唤,却谁也见不到谁。只是凭借上面滑下来的落叶,滚动下来的泥土、小石块,才感觉到人越来越近了。

汇合后继续往下走,走不远看到了果树,有果树就有路。果园中有条小路直达山脚。不忙下山,先坐在山楂树下清理鞋子中的沙土。

走到简易水泥公路继续往下走。

 

身后的长城屹立了450年,我们只是匆匆路过。

 

乌云密佈,天空隐隐传来了滚滚雷声。

 

雨水洗礼前,赶紧走两步。

 

雨很快追了上来。雨点开始像米粒,变成了黄豆、又变成了蚕豆,最终连成一片,地面溅起了水泡。

没有带伞,也无处避雨,淋着雨走,由它去吧。

到了村委会雨也停了。就是一个字“渴”,带的水喝光了,沿途没有小卖部无法补水。同伴拿着水壶,跑到村委会办公室灌了足足1升温开水。

这壶水救了急,到密云汽车站换乘980根本没有时间买水,下密16上980,上车就开车了。

980车上有很多到密云爬山返京的驴友。有个团队一个男生钱包丢了,领队打电话,包车司机找到后,竟追着980给送还了。这个团队看来有向心力。一个女驴友在太阳宫桥下车时,先谢谢领队关照,再来一句,去青海我也去。

回到城里晚饭吃什么?就想吃一大碗肉丁刀削面,淋上点醋,嚼几瓣大蒜。“每人再来碗面汤,吃中午没顾上吃的炸鸡翅,再把‘速降’时没摔坏的那瓶果酒喝了,晚上喝大量、大量的水。”同伴认真的补充说。

“喝大量、大量的水。”还是我2013年徒步雨崩游记中的一句话。转眼间,已经三年啦。

本篇游记共含2864个文字,5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