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西南行——六月初的旅行

  • 出发时间/2016-06-06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其它

引子

还记得是6月6日晚上的火车。那天早上最后一次坐班车去海淀驾校,考科四、拿驾照,下午即刻坐地铁到五道口和嵩哥汇合,去西站坐Z95:从北京重庆

昨天和嵩哥一块儿爬山,路上讲起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幕:其实还没有过去多久,就是在青海湖刚察的那个傍晚,我们在街上慢慢地走着,空气稀薄而干净;一眼望过去,道路延伸到天的尽头尔后笔直地落下,夕阳铺洒在我们面前,不像它在其他任何地方的那样。那幕场景依旧强烈地撞击着我的心。因为从来没有这么真实而清晰过——“身在天涯”的感受,自由的生涩,又带有回忆的温度。而之前不久,六月的第一次“毕业旅行”,我亦是异乡人。

重庆成都之前盘算了好久,看了无数篇攻略,对无数人口中的美景心生向往,几乎每天都要给嵩哥截图“重庆成都必吃小吃”,期盼着6月6号的来临。现在我不仅经历过西南的景色,还渐渐远离了当时的心境。生活为我们开启了新的旅程,回忆似乎并不必要。可就是不经意间为我们所遗忘的它们,会打开情感的闸口。

成都回来之后,我写了一篇长长的游记。记录性质不浓,可是旅行期间还是发生很多印象深刻的事情,尤其旅伴还是嵩哥这么有趣的人。故就此增添一些内容。

重庆是我喜欢的城市,打心底里喜欢。这是在旅馆露台上拍下去的照片,重庆的夜色。正对着青旅的大桥是千厮门大桥,不远处就能看到朝天门长江大桥。另外,在来重庆之前,我还特地去看了一遍千与千寻,洪崖洞与千寻里的汤屋真得好像!

记不得是第二天还是第三天来泡的融汇温泉,只记得是在Z95上团购了温泉票,赶着端午节的第一天来了这儿,人不是特别多。嵩哥京东上网购了泳衣,直接寄到青旅的😇。融汇里有好多小池子,味道也不同,记得有玫瑰、茶、米酒、中药,等等。每个小池子里泡个些许分钟,舒服极了🙂。

武隆的那天下小雨了,据说这是观赏武隆的最好天气。雾蒙蒙雨迷离的天气下,武隆的喀斯特地貌宛如仙境。只是回来的火车晚点了,嵩哥那天又很累,没吃晚饭,回到重庆市区已经晚上近10:00了,我们在洪崖洞里潦草吃了一点。洪崖洞里面闹哄哄得全是人,不如远观得漂亮。

🎋重庆 成都 照片小记🎋

添加一些照片回味起来的故事

我们在重庆解放碑一带转悠得很多,重庆成都的一大特色是“乡村基”😋,一开始我觉得这名字特别逗,一问重庆朋友,她告诉我乡村基可牛了,还上市了。我们有一顿晚饭就是在乡村基吃的,真得很不错😂。我在西西弗书店买了一本《木心诗集》,嵩哥买了一本《三体》,说是要消遣。在西西弗的旁边,我们还吃了鲜芋仙🍧。

来到重庆的第一天,我们就慕名去找山城步道👒,结果跟着高德地图怎么找也找不到入口,而且重庆人直讲川普,把我们给绕晕了。我总催嵩哥“问路问路”,他说“你去问路结果他们讲的都听不懂,有什么用啊”😂😂。他推断,问路一定要找年轻人下手,“因为年轻人讲普通话的几率比较高”,然后随即拦下一小伙子,没想到小伙子依然讲重庆话😂。不过小伙子特别热情,简直把我们给感动到了,说要不是自己今天上班,就带我们玩了,而且他的重庆话在漫长的交谈(1小时)中慢慢变成了普通话。靠着他的指点,我们终于找到了山城步道的入口。

这算是我第一次吃火锅了,第一次就吃到了正宗的重庆火锅🔥🍲🔥。这家火锅店是大晚上好不容易找到的,等位还等了很久。成都的火锅没再尝试,因为尝试了一次之后就知道自己吃不下😂。接下来发一组美食,坐标成都🍭。

成都是嵩哥的最爱。来到成都后第一顿,他就吃完了四个盘子😋。甜水面是他心心念念的小吃,我也尝了,结果变为了我对成都好感印象的NO.1。其他的小吃并没有令我特别惊艳(尤其是名声在外的蛋烘糕之类的),我想,也许它们潜藏在人们心中的更多是记忆与情怀吧。不过嵩哥都很喜欢。我们在成都吃的还不止上面这些🙃,还有一顿麦当劳。那天下午刚到成都,我们整顿好了之后,就去春熙路,看了一场电影,“X战警:天启”。蛮好玩的,电影结束后一直在我旁边神神叨叨整场电影的小哥还咨询了资深超级英雄电影迷嵩哥几个小问题🌝。

成都去看大熊猫是必不可少的。所以我硬是拉着不怎么情愿的嵩哥去了大熊猫繁殖基地。结果进去还要继续买票坐车上山看熊猫,买了票还要排长长的队,嵩哥十分无奈,说“我以为进来就是一个圈,把熊猫放里面,我们围着看看”😂😂
六月天已经开始热了,熊猫不出来活动,在室内的也只有没几只而已。不过🐼真得超级可爱,连嵩哥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因为我们总被懒洋洋的🐼逗笑!它们真得超级懒🌝一直躺着,动作还慢悠悠的。
那天我们穿越超长里程,从🐼繁育基地出来后往对角线赶,下午参观金沙博物馆。这个很赞!

那天晚上去太古里逛了,不得不说太古里把购物的“商场”办成了旅游景点,说是商场都显得牵强。而且不知为什么,成都太古里比北京的令我好感更深。在方所书店(设计很现代很有质感),我买了三本书,截止现在已经都看完啦!

痖弦的一首小诗,嵩哥以前还专门给我看过呢

🌸重庆 成都🌸行记

引子:2016.6.14 19:00

                                                             
双流国际机场,晚点两小时的3U8891,忽然变暗的天色,隔着候机室的玻璃,成都下雨了。

在座位上看一会儿书,写一会儿东西,我百无聊赖。

“这一个多星期里,令你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什么?”我这样问嵩哥。

他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开,想了想,说:“你问我的是‘印象最深的’,那应该是晚点吧。火车晚点两次,飞机也晚点,什么都给碰上了。”

“那你对此的心情怎样呢?”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这个回答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以为令他印象最深的一定是成都美食,他甚至为此放弃了晚年进山种土豆的梦想,转而开始计算成都的房价。于是我继续问道:

“那么,令你感到最为幸福快乐的是什么呢?”

“泡完温泉之后回去吃火锅。”

说完,他又低下头刷了刷手机。八天的时间,似乎能令一个人从手机冷淡者变成手机不离身、没事儿刷两下的社交达人。对此,我颇有微词。

“你觉得在这段时间里,你发生了什么变化吗?”我欲借此唤起他的反省心。

“我觉得,我突然又强烈地热爱生活了。”他却这样回答。

不过我想,我应该能算做这一转变的见证人。

[ PART I]列车

2016.6.6    21:00

因为水灾而改道的Z95不再经过宜昌恩施,而是迂回绕道襄阳,从陕南折回四川。窗外的风景也因此由水变为山。

晚六点,列车驶出傍晚的华北平原,一路碾过麦黄的天际,在零点与黄河交汇,当漫漫长夜即将被黎明划破之时,汉口也就到了。

火车上的时间不再有昼夜的分别。困顿的白天,睡醒了便坐起来,坐一会儿再躺下去,分割时间的标志不再是朝霞与夕阳,而是变为不断袭来的困意、开阖的眼帘与更迭的梦境。异常清醒的夜,铁道突突突的颤抖,连绵不绝的鼾声,来回晃动的车厢像一缸近满的水,游着熟睡的乘客。夜过黄河,便沉下去。

过了八点,天才慢慢暗下来。火车好像在延长天光的距离。嵩哥洗漱回来,朝窗外望一眼,猴一样娴熟地爬到上铺躺下。睡觉、看地图、看风景,是他在列车上的消遣。他担心列车晚点太久,闲下来辨析着汉口、汉水、汉族的关系。而我,只关心迤逦的水带与山川,关心铁路傍边种的玉米,关心在山城中从家里走到江边需要多久。生活在街道错落的山谷中,一间没有烟囱的锅炉房,水沸了,饭熟了,门外一揽青山。

2016.6.7    16:20  

严重晚点的列车中午过了十堰,便开始接连群山。无尽的隧道,120秒的黑暗,换来5秒钟光明,无尽的青山绿水。若山与视线平行,所得光明便能持续得久一点。现实情况却常是相反,无数崇山峻岭横在眼前,黑黢黢的山洞将白天一摇涂抹成了夜。有一条河在昏昏欲睡的正午伴我良久,水面如镜醇如甘醴,天也饮得醉了。两山夹处,原来那是汉水。

我们是地图实时定位上缓慢移动的小蓝点,是旖旖汉水中的蝼蚁,长风里的尘粒。旅途的第一天,在山与水与隧道中迂回。然而,连过隧道都变成一件值得期待的事。隧道漫长的黑暗过后,会不会是另一番摄人心魄的风景,一粼金色的流水,或是高耸入云的青翠?

火车是一只走走停停的尺蠖,漫不经心,在畏人的自然面前,时间变得不那么重要。我们是行驶在永恒中的乘客,窗外永远是这样,山外依旧是山,水逝处还是水,不知今夕何夕,大概就是这样。

[PART II]重庆

2016.6.8    14:30

骄阳似火,街道在正午过后蒸腾进头顶的虚空。我们在走去三峡博物馆的路上,俨然两株缺水的芦苇。嵩哥让我想象一下,我们此时此刻正走在中国西南部的土地上。我说不用想象,火车的速度与生命的比率恰到好处,我早上在睡梦中听到水滴落的声音,就确信自己身在重庆,山的城市。

重庆之前,我就对三峡产生了执念。不仅因为语文课本上背过多少遍的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还是因为西陵峡-巫峡-瞿塘峡美丽的音韵与联想,以及长江上散落的无数诗篇。我想见它,非常想。

三峡哺育的古中国记忆难遣,它站在那儿几千年,太阳的年轮长了多少圈,夕阳的金辉亲吻过它多少次,长江水从它的脚趾涨到肩头了,我们都是它的子女,带着它的记忆在心里,纹着它的容貌在胸口,被它攫住,不为什么。

博物馆里很阴凉,一帧一帧,回放的都是三峡。从开天辟地般的造山运动到历朝历代的政治与战火,再到缱绻无尽的江流。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洛阳,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这是月下清酒中的三峡倒影。继而是三峡大坝工程,一去不复返的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忽然觉得,三峡的刻痕太多了。地理的,政治的,文字的,历史的,令我感怀最多的只是它文字的部分,然而,仅是这部分的认知便足以令我对它记挂,原来我对古典山水的印象全是它生发的魂牵梦萦。火车上我怎么也想不起来的《蜀道难》,这儿却有一处展厅,汇聚了三峡一众的诗篇。我这才明白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的险峻。此去无缘得见三峡,只能凭藉汉水连山的记忆驰骋。原来我只是文字的女儿,书本的女儿。

据说清浅的巫峡水也只是一场梦了,如今最浅的巫峡水位也已高达四十多米。走出展厅时,嵩哥说了一句“三峡是个旅游景点了”,不知道这是有意还是无心;然而我听后有些失落,如果有一天能够泛舟其上,我眼中的绝壁会否是它本来的面貌,此种寻觅是人造的情绪还是天然的生发?但我是它的赤子不变,我与它的情结不断。不断的,是我与往昔无数娟丽词句的牵连。

2016.6.9    8:35

嵩哥在朝天门码头边看了有足足十分钟。左手边是绿色的嘉陵江,右手边是携沙裹泥的长江,然后他问我:“你想去坐船吗?”我想到上午的安排本不该是“坐船”,便说“不想”。没想到这厮竟然说“你不去?那我可去啦”,边说边要起身去买票。我又气又急,想着要怎样好好打压一下他日益旺盛的嚣张气焰,又不便即刻发作,因为当下身处异乡,举目无亲,理该与他搞好关系;且我发作起来,嵩哥便要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就不会讲段子,如若没有段子,船行长江将会丧失许多趣味。

嵩哥的段子大抵是这样的。甲板上,他指着江流的漩涡,或是滞如银镜的水面,说:“这些都是力学啊。力学有很多种的,什么材料力学流体力学结构力学弹性力学土力学……我学的最好的是材料力学,因为我听课了;学的最差的就是这个流体力学,考试只考了81分。”

嵩哥的段子还可以是这样的。船开了,他闲坐在遮阳篷下的一排塑料椅子上,问:“你说古人的思维是什么样的?他们是以何种知识结构去认识这个世界的?我觉得肯定和我们不一样,我们用标尺丈量长度,用精准的探测器来测风速,测土地的年龄,他们那个时候和我们不一样啊,但是依旧活得不赖。我想我们在知识结构上就存在差异。”

在“今人与古人的断层何时发生、如何形成”这个问题上,我从重庆天门一直问到了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最后我俩都放弃了。我放弃了理解的努力,他则放弃了解释的耐心。然而,在两江交汇处,我对此不十分关心,看这亘久未变的长江,也就够了。

我和重庆隔着一条江的距离,阴天,平添一丝温情。

看到山城错落的街道、遍地的落荫那刻起,我就倾心了。不会忘记的,六月,炙热的六月,暖暖的风,重庆人热辣的口音,沿街贩卖的各种物件,挑着担收废气物品的,躲在帘子里的小商店。我模糊的记忆,上世纪的图景。

早晨踏着朝雾一路寻过来时,路过一处市集,陕西路上人头攒动。挑着竹筐买东西卖东西的,席地的摊铺卖着望远镜别针兰花爆炒米,沿街也有凉席店布店玩具专卖店;入鼻的气味便也有兰花的清甜,热腾腾的玉米糯香,小面与酸辣粉的味道。许多曾经走进我的生活记忆又消失了的东西,许多在我的认知里早已失去了赚取利润机会的产品,都在此地重现。在陕西路上,此地为重庆无疑。

往右拐进一条下山石阶,那个充斥着市声的世界仿佛就离我远去了。半片山下是另一座城。一山的雨未落,一山的霞不起。

码头正在施工,长江上不断飘着起重机和挖掘机的隆隆轰鸣,以及配合着音乐的高音大喇叭“轮船马上就要开了,请持票游客赶紧上船”。我看着江水,有点出神而又出戏。

嵩哥喜欢给人“解释”,解释那个峡谷是怎么形成的,为什么峭壁上会有横着与竖着的印痕,哪些是流水的侵蚀,哪些是地壳的抬升。我说“这么看待世界就不美了”,他说“这是科学之美”。我想了想,也很有道理。我所谓的美,除了想象,别无他物了,沙平风软望不到,孤山久与船低昂,还有况属高风晚,山山红叶飞,此种联想是否过于单薄。经流不息的长江,除了看你,解释你,我还能拿什么心情对你?除了受困于你的吹拂,蜷缩于你的鼻息,我还能在你面前做什么?永远往东奔流,与无数支流不断交汇,你会不会疲倦?天上的云翳鱼鳞般排布,顺流而下,或是溯流而上,一粼的我,一片的我,一焰的我,在巨大的时空里消失不见了。

船缓缓驶过两江交汇处,江水愈发浑浊,耳畔满是汽笛的轰鸣。六月,炙热的六月,暖暖的风。风从江上吹来,吹进无边的梦。梦在夏夜膨胀,大如一朵盛开的莲花。

梦里的素湍绿潭,回清倒影,是你;

梦里的天高日晶,山川寂寥,是你;

梦里的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是你。

原来我也是你的儿女,那些日日夜夜的积蓄,那些潜移默化的联想,在这一刻都幻化成真了。

[PART III]武隆

2016.6.10    8:50

一班开往武隆的早车,坐着的人合上眼享受睡眠,我们站着,睁大眼睛看窗外的风光。下雨,树色朦胧了,山坳间升起了白烟,浅的山烟薄,山肩上积蓄的烟滚滚如群兽蒸腾。山间的泥路细细,如缠绕在手指上的棉线。潮湿,通透。

雨飘过团团的绿树,飘过车窗,白亮如透明的雪粒。早起的你在小院里看到一只歌唱的画眉鸟,飞到篱笆外,说得就是此地景象。

无论是好奇的举着手机拍风景照的旅人,还是路途遥而无事干的当地人,望着窗外无穷无尽的山水,眼神不会变。古老的基因,山岭与江河的烙印。

15:00

为了方便游客,从武隆火车站出来,就有一字排开的中巴车等着,载我们去仙女镇游客集散中心。雨天使得出行有些不便,然而云蒸雾绕,景色更美了。

据说武隆是近段时间才热起来的,因为它上了湖南卫视热门亲子节目,还因为它是《变形金刚》和《满城尽带黄金甲》的拍摄地。下雨天,武隆依然游人如织,我也是如织游人中的一员。仙女镇游客集散中心是一幢煌煌如歌剧院的白色建筑,其设施之完备,功能之现代,与县城内其他建筑相比,令人惊叹。所有的景点门票都在此销售,游客们只消在此拿着票登上开往各景区的大巴,就能轻松到达目的地了。

小镇的状态是混杂着新与旧的,有人依旧背着竹篓走路,也有越来越多以旅游业的兴盛而讨生活的人。那些抬轿子的人,拉客的人,神情还未脱尽大山的深黝,便一头携入商业的大流。景区外,我们买了雨衣,十元一件。在穿雨衣时,我们挡在了一小摊前。摊主老婆婆拉拉嵩哥的胳膊,对他说了句什么话,我没听清,只见嵩哥好脾气地说“待会儿买”。我以为她是嫌我们挡住了摊位而要我们买东西,心里有些不快。嵩哥要了烤玉米和两个茶叶蛋,一共十元钱。我尽量用严厉的语气问她:“怎么要十块钱?!玉米多少钱?茶叶蛋多少钱?”问清楚了才走开。可是她露着又怯又善的笑,让我疑惑又不忍。

雨天释放出雾白色的仙境,天生三桥宛如画。所谓“天生三桥”,就是由于地质作用与外力侵蚀而形成的三座大石桥。恐怕无人会在这些桥上边行走,它们高耸入云。很久以前,这里被水浸淹,然后水位随着漫长的时间下降,复又上升,岩石为此冲刷切割成不同色块。我原以为喀斯特地貌下的石灰岩因溶蚀而脆弱不堪一击,可是此地流水经过的岩石虽然千疮百孔,却坚韧不可撼动。那面垂直峭立的鬼窟,水流与风蚀凿出无数状如鬼魂的洞眼,远远地、高高地立在头顶,旁边的洞穴中依然有水汩汩流下。

我们沿着水流的波纹一直走,像一尾鱼的活化石。行走在下降的河床上、干涸的历史中。伸出手摸一摸湿黑的岩壁,就能感受到千百年前的水淌过指尖。

雾浓,六月,湿湿的六月,绵软的风。风从山谷吹来,吹起潮润的发梢。摘一片云,戴在额际。闭上眼,我穿行雾中,也走在河底。

我问嵩哥:“刚才那个老婆婆跟你讲了什么啊?”

他说:“哦,她跟我说,里面走走要饿的,让我买点吃的。我觉得有道理,就买了。”

进入山谷的观光电梯前循环播放着《爸爸去哪儿2》(好像是《天天向上》?记不清了)武隆的片段,景区里赫然矗立着变形金刚的模型,以及一块标牌,上写:“《满城尽带黄金甲》唯一外景拍摄基地”。出口处,“印象武隆”纪录片的广告铺张得很大。返回火车站时,巴士在汽车站停了停,雾又浓又白,厚到遮蔽了视线,笼罩了县城。坐在我前面的女士问司机:“去火车站吗?”司机明显一愣,用方言说了句“这车本来就要去火车站啊”。可是女子的同伴招来了出租,催她下车,她也就没再理会司机的话。我的心忽然到了一种悲伤的程度,很久未有过这样剧烈的情感了,它催赶着我的眼泪。

那些矗立千年的巨石怪谷不懂,忽然出了名的县镇也不懂。它像一个蹒跚的孩子啊,想要得到爱。可是不必这样借取,不必借亲子节目的火爆,不必借电影取景地的名声,不必花这么大力气去博人们的赞好。气蒸云梦,波撼石林,此种壮阔与美丽,何要那些浅薄的虚夸。美是你的本质,诗情与画意,不懂的人就自让他们去,众人的审美何必争取。

早上到达武隆车站时,我顺着人流出来,写着“出口”的指路牌歪到了路的另一边。想到它,无来由的雨落到了我的脸上。嵩哥举着伞,长途跋涉令他累得不想说话。跃过他的肩,再看一眼,再看一眼,崖崩路绝猿鸟去,惟有乔木搀天长

[PART IV]成都

2016.6.13    12:00  

据说成都很慢,而我们走得的确太快。一日,从城的东北到西南,顶着猛烈的阳光再赶回市中心,长途奔袭令我面带倦意。

一马平川的锦城,宽阔的大马路,设备齐全的商业区,一切与平原地带的大都市相似。嵩哥对成都带着奇异的好感,刚到成都东站就“嗅到了一股惬意的气息”,被一众成都小吃勾了魂。而我,有些想着崎岖的山城。

都江堰千年古银杏,流水不息;文殊院静悄悄,老龟朽如枯木,蚊虫蝇蝇,汗流浃背。目之所及,皆为热辣辣的红油光泽。冷气底下,趴着晒干了的身体,伸出舌尖,我舔到成都的味道。

冰粉是消暑红糖的甜,甜水面裹着甜辣的厚劲,以小碗盛着大想念。忽然我飘回安定门的黄昏,在护城河边,我说:“要我论北京,一定会有护国寺的豌豆黄,吴裕泰的冰淇淋,还有鲍师傅的肉松蛋糕。”在一个平和的傍晚谈论食物的印象,似乎有点浪费。然而,味觉的记忆最能乱人眼惑人心,你是餐那天边的晚霞,还是回头餐一桌人间的烟火;晚霞提供遐想,而生活的距离却很近很近。

都江堰的鱼嘴处是岷江分流之地,站在鱼嘴处,抬眼可见玉垒阁。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难此登临,似乎就是在玉垒山写成的。嵩哥对杜甫有一方情结,于是在都江堰边,我们好好想了想他,以弥补未竟的草堂之行。边走路边想他于此写就的文章颇费脑力,炎热的六月,炙烤的风。风拂过成都平原,静滞,如疲惫的沙漠旅人。

旅人,忘不了的旅人。我记得,地图是他的脉络,水纹是血液的走向。江河流过脊背,岩石攀上胡渣。

他靠在栏杆上看清浅的水位,我躲到树荫底下避开灼人的太阳。

他渐近岷江,我滞于阳底。

流水拍天,成云化烟,栉连山脚与山巅。

于是此地蒸腾成河,流过他的脊背,攀上他的脸颊,渐行,渐重,渐深。

2016.6.14    20:50

飞机在延误近两个小时之后,终于起飞。他没有说话,我也有些疲惫。闭上眼睛,我开始想象无数次在迷雾与山水之间的穿行,晚点的列车,漫漫的等待与期许。窗外是夜雨的成都,颠簸的告别。

于是,我们复又离开,不断抵达。

             

                                                                                                                      2016年6月16日,星期四

[PART V] 后记

成都最后一天,我们还去文殊院坐了坐。燥热的夏,响亮的蝉,扰人的蚊虫。
离别将至。
嵩哥继续在北京,而我要去遥远的不列颠了。
这几天一闭上眼睛总是会想到一些小事。
十月金秋的见面,依旧灼人的太阳;北京入冬的烈风,他冻红的双手与脸颊;夜幕中深蓝色的咖啡馆,桌上摊开的书晕出一潭浅浅的温馨。走过北京许多的街道,最爱的东四与王府井,一直念叨着的吴裕泰和鲍师傅,牡丹园的河道,积水潭的夕阳。
一起看过的书,讨论过的话题。
武汉是惊鸿一瞥,看尽东湖的早春,我们懒洋洋地逗留了一周,它便迅速遁隐入记忆的底部;然后是重庆成都,再是兰州西宁青海湖。会有一些细节不断地跳进我的脑海,他在武汉时穿着不舒服的鞋子,陪我走了几条街去看一幢(已经关门了的)建筑;仔细地查好了去武隆的路线,我们肩并肩走在繁华的春熙路上;青海湖旁,一直骑在我的身后,有时候太久不出声,我会有点害怕,那时候问一句你还在吗,身后便会有肯定的回答;在刚察的那天傍晚,逆着夕阳的光给我拍了照片。就连回家的这两个月似乎也漫长 遥远 不可追溯了,那天的春晖公园也很远 很远。
这个一直离我这么近的人,再过两天,就要与我暂别了,这个念头一直摇晃着我的心,毕业时候的离别愁绪来晚了。我们的距离不再是从五道口到小西天的6站地,也不再是小镇上的步行5分钟。8小时时差,1万多公里。
这一次,我们又会离开熟悉的地方,抵达新的旅程。愿天空一直深邃如今夜,人安好,心都平和纯净如初。

本篇游记共含8987个文字,3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做攻略中,正好看见了这篇游记~留用

2016-09-01 11:48

引用 古井无波的清瘦瘦 发表于 2016-09-01 11:48:05 的回复:

正在做攻略中,正好看见了这篇游记~留用

回复古井无波的清瘦瘦:希望能有帮助~~不过很多地方记录了自己的心情

2016-09-01 12:16

感谢楼主的分享,带我回到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2016-09-05 16:55

引用 sztokia 发表于 2016-09-05 16:55:42 的回复:

感谢楼主的分享,带我回到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回复sztokia:好荣幸~🙂🙂谢谢

2016-09-16 22:0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