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不应是旅行的18天(西安-延安-西安)

21
UglyDuckling (苏州) LV.12
2016-09-01 01:28 790/4
  • 出发时间/2016-07-02
  • 出行天数/18 天
  • 人物/其它

本来想略去中间两周的学校时光,但是发现,用俗套的很的话来说:这段日子虽不是旅行,却比旅行更让我记忆深刻,感慨良多,受益匪浅。所以封面用吴家庄完小的大门以表我内心对这所学校和学校里的人的感谢和愧意。

逃离暴雨中的无锡

7月2日在无锡的暴雨中出发,前往西安,感觉像是要逃离一个即将成为一片海的城市。

火车上“挑灯答题”的一夜

在火车上的一夜几乎无眠,好在有身边的队友,在深夜依旧玩着类似一站到底的答题游戏,展现我“丰富”知识储备的时刻到了!凌晨时分依旧清醒无比!也因此看到了窗外的第一缕阳光。

西安初印象

7月3日上午9点30分左右,到达了西安,破旧的站台,拥挤的出站长廊,身边不断经过的外国人,这是我对西安的第一印象。

随后前往队长在西安的家中,12个人大包小包挤上公交,也让路人与乘客着实注目了一把。
到了地方,放下行李已经是12点了,肚子想闹钟一样不时提醒着到饭点了。从队长家过了个天桥来到了一家应该是叫“岐风”的连锁店,吃了来到西安的第一顿,肉夹馍和米皮。肉夹馍外皮酥到掉渣,如果里面的肉可以多一些汁水那就完美了!第一次见配料那么多的米皮,对,还有肉!虽然辣到几乎要流泪的地步,依旧一口一口的往嘴里塞着。

吃饱喝足后,回到队长家中,然后便是一群人安静的一下午,补补车上缺下的觉。
晚上队长带我们来到了长安大排档,点了一桌子小吃,居然还是吃不尽西安的特色。米酒请给我来个大碗!柿饼请给我一个大一点的胃!泡泡油饼真的要吃到最后才能惊喜的发现底部有似融非融的糖浆!请再给我一碗宽的像裤带一样的面!

吃完我们走到大雁塔,看看夜幕之中的大雁塔。大雁塔下人依旧很多,卖东西的小摊也很多,很是热闹。还有不少脖子上挂着泡沫塑料箱子,箱子上盖着厚厚“棉被”的卖着老冰棍的小贩。队友对小摊上卖的皮影很是喜欢,挑了很久。走了之后,还直说没买够,一定还要再来挑选一番。

奔波到黑的一天

7月4日大清早前往西安北站,坐车前往延安,却没想到误了第一班车,于是在车站里等到了下午两点才搭上第二班车,终于向着延安,向着洛川,向着吴家庄完小更近了一步。
坐在车上,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黄土,群山,黄河,感叹在这山与水之间修路的不易。总有人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努力着让这片土地更好一点,而什么都没做的人、什么都不了解的人还是少说话为妙。

到了延安已是下午四点半,坐上前往洛川的大巴。发现与我印象中陕北平坦大地、满眼黄土不同的是,一路上真的可以说是翻山越岭,一路上几乎都是满眼绿色。陕北,原谅我的孤陋寡闻和偏见吧。
到了洛川,苹果之乡,果然处处能够发现苹果的元素。储存苹果的“大苹果”样式的仓库,“苹果”样式的路灯装饰物。当然,最原始的就是一片片的苹果林,现在每棵树上的苹果果实都套上了袋子,想必套袋时一定是个劳心费力的大工程!

到达洛川县城已经是晚上六点左右,可是照在身上的阳光让我依然有正值下午三四点的错觉。后来才发现洛川的夜晚是从八点以后开始的,八点是个分界线,一过那个点,夜幕就迅速降临,根本来不及反应。
洛川汽车站大巴停了一些时间,我们便去车站对面吃了晚饭。一碗饸饹,就着略有点咸却很香的洋芋叉叉。这儿的面汤色泽鲜艳,也很是够味儿,各种作料在汤中和谐共处,让人连汤带面,“呼噜呼噜”个不停,喝完一碗,一抹嘴,一拍肚,根本不知形象是什么了。

吃完这一顿,又颠簸了一个多小时,穿越了数不清的乡镇后,晚上九点终于到达了吴家庄完小,那个我们即将生活两周的地方。
学校校长和老师们等在了门口,我们一下车就抢着帮着我们提行李。看着提前收拾好的整齐的宿舍,打好的洗漱用的几桶清水,这样的周到与热情让我们受宠若惊,也很是羞愧。于是决定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尽可能的回报这些热情。

吴家庄完小

在吴家庄完小,遇到了极其周到的校长,年轻友善的老师,上蹿下跳、多才多艺的孩子,做菜口味超赞还很会摆盘的食堂大厨,让人敬佩的老村长,当然还有一起来到一起离开的队友们。
校长很喜欢开会,还让我们讲讲我们对学校的意见与建议。我们真是业余的不能再业余了,学校做的已经很好,我们哪敢以自己很浅薄的想法就班门弄斧呢?唯有讲讲自己的感受,不断地表达着打扰到他们的歉意。
每位老师都能看到孩子的优点,“他虽然成绩有些跟不上,但是画画真的很好”、“她不但会唱歌,跳舞更是看一遍就会”,这样向我们介绍孩子们。老师们都很年轻,“我是个特别喜欢到处去走,到处去看的人,以前我能一个人走一天都不嫌累”、“我们这儿出去打工的挺少的,在家里过得很开心”,这样向我们描述当地人的生活。
每个孩子都很有礼貌,见到我们总是不忘停下问好,端着饭盆时也是。但是吵起来的时候也是能够震破耳膜的。但是安静听讲时,那一双双瞪大的眼睛,那一个个挺直的后背就能让人把之前的调皮给忘到九霄云外。只是,我们能够带给他们的太少,祈求我们的不足不要暴露的太多,对他们造成不好的影响才好。
食堂大厨师傅做的食物每次都让我们惊喜。那个像螺蛳一样的小面疙瘩,那个略带咸味小葱烙饼,裹着用蒜末拌好的青辣椒,一口下去就是竖起一个大拇指!
老村长和我们讲了这所村里的学校得以在合并的浪潮中保留下来的不易历程,几乎是靠着村民们每一份钱凑起来的。老师的工资,学校的日常运转,每一个学校背后的人和在学校的人的坚守都是不易。
对于队友们,面对不如意,面对不习惯,可以说笑着吐槽,转身之后便忘了,还是那个充满正能量的青年。面对孩子们,始终都是极尽可能的展现出活力,展现出笑容,展现出自己最具光彩的一面。我们都在努力着,让自己不止是个过客。
两周的时间太短,希望能每个假期都去看看那里的老师和孩子,与他们不止是萍水相逢······

黄龙县一日游

7月10日,在吴家庄完小的第一周结束,孩子们都回家了,空荡荡的校园让我们一时无法适应。学校校长和老师带着我们去了洛川县隔壁的黄龙县游了一圈。
一路上汽车攀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弯曲陡峭的山坡,满眼被绿色覆盖,生态工作做得很是不错。原本以为路边的只是野花,老师却说这是那个县生态工作的一部分!

黄龙是穆桂英的家乡,都来到了穆柯寨的山脚下,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且经久不息的大雨给搁置了,遗憾。

延安城两日游

7月16日上午离开吴家庄完小,离开洛川,下午到达延安城。在延安城的两天里,发现延安这座建在山坳里的城市真的可以称作利用自然、顺应自然的典范了。可是听说为了扩建延安新城延安把一座山推平了填在了山之间的低下处,愚公移山的真实再现吧!不过仅就延安老城区来说是过于小了,好像公交从老城城外到城中心也就不到半小时。
刚到的中午在队长父母的带领下,吃了延安一家农家饭馆,对于其中的羊肉汤印象深刻,没有膻味,很清新的羊肉汤。还有一个枣泥的面饼,在肚子略撑的情况下依旧还是能吞上一块。还有一个只能记个大概了,名字怎么也记不起来了,应该是烧饼一类的,有肉的有素的,味道不错!陕西的面食真是没话说!
吃完后,去了延安著名的景点之一——宝塔山。山看似不高,爬上去已是气喘吁吁。攀塔的楼梯极窄又抖,只容一人上下,每爬上一层,所留下的空间还不够一人站直。爬上塔的顶端,视线被四面的小窗和木栅栏阻隔,但是攀塔的过程还是值得记忆的。

下了宝塔之后,有一片小空地,有一个头上戴着白毛巾的老爷爷唱着陕北民歌,歌声嘹亮有力,极具感染力。再往前走,有一条直直台阶,数不清的台阶,直通摘星楼。为了摘星,上吧!

第二天去了延安革命纪念馆和枣园革命旧址,接受红色洗礼。都不需要门票。
延安革命纪念馆只记得门口的那个高大威猛的毛爷爷了,逛博物馆总是觉得接受不到什么,总感觉被催促着,看不进介绍文字,对展品也是一扫而过。
参观枣园革命纪念馆时,记住了身边导游经过时的一段小故事。“这些领导人住过的窑洞,只有毛主席的是没有屋檐的,因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他不愿意低头!”我仔细一对比,还真是!

由于队长在延安生活了十几年,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闭上眼睛也能找到好吃的地方。于是,那两天中我们便闭着眼睛跟着队长吃了不少。
16日晚上,去了延安的夜市,吃了李老二麻辣羊蹄,蒜味的辛辣,辣子和作料的香味,好像煮进了羊骨头里,入味三分还有余,蹄筋还软糯,的确很赞!

吃完羊蹄后,队长带着我们来到了他家附近的吃麻辣串的小摊。一锅涮汤端上来,用勺子一搅,半锅都是孜然粉类的调料,放在还是烧煤球的煤炉上等待汤烧开后就可以把串串放进去了。价钱按签子来算,吃完一串就扔进桶里,粗的签子算1元,细的签子算5毛。11个人围着两小锅,吃着,说着,笑着,结束之后已经是深夜。麻辣串聚会首选啊!

17日上午,吃了川云麻辣面,队长说每次回家都会吃,不吃就好像没回过家一样。因为有酸菜,所以是酸辣的,特别爽口,面又筋道,一口一口停不下来!

17日下午,为了吃赶了两个地方,也好在延安城不大,不算折腾。
先去了马路边上的一家小店,小店叫什么名字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擀面皮的滋味却是忘都忘不了了!应该是特制的麻酱吧,味道浓郁,和辣子的香辣一起,冲击着舌头!多亏队长的十几年吃货经历,不然这不起眼的小店如何能让我找到呢?

吃完去了位于山腰上的联平煎饼馆。原先在我印象中的煎饼应该是蛋饼或是烧饼之类的,再不然有了“煎”这个字,口感也应该是酥脆的,而这次的煎饼说它薄如蝉翼也不过分吧,口感软塌塌,却很有嚼劲。看它的制作过程,的确是有放在平底锅上煎的步骤,煎完后另外一个人将饼小心的一层层的分离开,码放好,素菜馅儿的就直接在旁边晾凉的饼里卷上馅儿,就能上桌了,配上桌上的调料一口吃掉。还有,不爱吃蒜的也要尝尝那小罐里的醋泡蒜,当调料是很不错的。如果喜欢吃蒜的,那醋泡蒜就是饮料了!酥肉馅儿的煎饼是热的,还要泡在一碗红红的应该是肉熬得的鲜汤里,和着汤一起吃掉,有肠粉的感觉。

延安的两天,过得充实,吃的满足,归功于当地人—队长的热情带领,从没走过冤枉路!

再访西安

延安做绿皮火车,晃荡了三四个小时,18日下午再次到达西安
19日大清早就来来到火车站,准备前往兵马俑。(火车站有游5,直达华清宫和兵马俑,开车前有卖华清宫和兵马俑的导游图,可以买上一份当做纪念,当然华清宫的游览图可以在景区自取,集齐导览图上4个景点的印章可以换取一份小礼品。还有游览结束返回市中心时记得一定要认准来时的小白车,不要随便上拉客的大巴,否则就只能等大巴拉满了人才能开走······)
上午首先逛了华清宫,众多历史遗迹,烽火台、唐御汤遗址、西安事变兵谏亭。可惜的是,由于时间关系,没有攀上骊山顶,爬到兵谏亭便匆匆下山,赶往玄境长生殿,观看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爱情故事,表演有时间点的规定,可以根据时间点安排浏览的顺序。

兵马俑,最深的印象便是人多,人应该比俑多,我们请了讲解,讲解费不便宜,人多划算一些,但是需要租用耳机。由于景区里人实在太多,耳机里的声音实在听不是很清楚,建议自己提前做好功课(其实公交车上买的兵马俑导览图还是内容挺全面的),就不必请讲解了。还可以多在几个坑里转转,讲解心急了些,坑只走了一半,就让我们拍照,拍照结束后就匆匆赶往下一个点,还总是想让我们再花钱去逛据说是1:1复制的秦始皇地宫。
一号坑复原的最为全面,也是最大的,不得不说刚进去时还是很震撼的。二号坑、三号坑大部分还是没有进行开挖,但是能够看到正在修复的陶俑和文物修复的工作者,自从看了《我在故宫修文物》,便对从事这类工作的人肃然起敬。碎成几千上万块的陶俑,最后竟然被粘合成了整体,真是需要耐心、细致的。

兵马俑的门票中是包含秦始皇陵的,兵马俑出口处就有景区的免费班车直接送到皇陵门口。虽说皇陵只是一个大土包包,但是这土包包的故事可是非常的吸引人!到了皇陵门口,会有免费的讲解员带领着我们进入皇陵,给我们讲述有关这皇陵的历史记载,发现探究过程。有关皇陵的 我和同伴听得都很认真,并约定回去后好好找找有关皇陵探秘的纪录片再多了解了解。

这一天的我们赶了两个大景点,饭也没好好吃,中午在景区吃了个玉米,晚上八点才喝上一碗热粥。事实证明,还是宁可第二天再坐车去一次,也不要一天赶完两个景点,毕竟景点门票那么贵,毕竟我觉得这两个景点还是慢慢逛会更能体会其中的味道。

为了弥补19日一天几乎没进食的痛苦,20日,也是在西安的最后一日哪个景点也不去了,把没吃的都吃回来!
羊肉泡馍一定要去尝尝,为了吃的正宗,在出发前特地问了曾来过西安的老饕,老饕推荐了位于药王洞的胤香斋老白家泡馍。
20日大清早爬起来就去了,老饕不愧为老饕,推荐的那家滋味果然不错!那羊肉仿佛带点甜味,汤醇香,泡馍又香又有嚼劲,掰时散发出的馍香就差点引得我口水直流,真是不可多得!就着糖蒜,我几乎能把一碗都吃完。
有人说要聊天时,就去吃羊肉泡馍吧,因为掰馍时腾不出手玩手机。为了吃上好吃的泡馍,哪怕最后掰的手指甲盖儿生疼,也要坚持尽可能掰到最小。泡馍端上桌的那一刻,才知道这功夫可真是不白费。

吃完泡馍又坐车去了不是回民街的一条小街,去找蚂蜂窝上推荐的酸汤水饺和灌汤蒸饺,奈何胃生的还不够大,于是忍痛舍弃了酸汤水饺,选择了志亮灌汤蒸饺。除了蒸饺还点了一份冰镇的八宝粥,先喝了一口,枣肉、瓜子、花生、葡萄干······吃在嘴里竟有一种药膳的滋味,在夏天很是清爽开胃。不一会,蒸饺便端上了桌。咬下一口,汤水的量满满,可惜对我来说偏咸了,还是最爱带些甜味的小笼汤包和生煎。

摸着滚圆的肚子在回民街附近晃荡了一下午,去小摊上淘皮影,淘书签。又去回民街的主街上感受了一下人流,买了一盒绿豆糕,感觉是真材实料,挺好吃!又称了些陕西的香喷喷的辣子,回去想让爸妈做成油泼辣子,只可惜到现在都还没用上。
去回民街主街前,和同伴都信誓旦旦的说不在回民街花钱,可是最后却几乎刹不住车,差点身无分文从西安离开。

说再见

陕西大地将近一个月,有遗憾,更有的是不舍与珍贵。真的希望还能再次踏上这片土地,再见,陕西

本篇游记共含5514个文字,8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图片真赞!快去弄个明信片券印出来!哈哈

2016-09-01 20:25

引用 gongbz 发表于 2016-09-01 20:25:43 的回复:

楼主图片真赞!快去弄个明信片券印出来!哈哈

回复gongbz:有些是盗图,哈哈😄

2016-09-01 22:3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棒棒的!我也要去动笔写自己的游记啦!

2016-09-05 18:55

引用 netrui_cn 发表于 2016-09-05 18:55:09 的回复:

棒棒的!我也要去动笔写自己的游记啦!

回复netrui_cn:关注~

2016-09-05 21:3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