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古罗马穿梭记(更新中)

一个梦

这是一场意外的梦。醒来的时候,她有点恍惚。眼前的床幔随着风在飘荡,昨晚睡前,窗户的木质内窗没有关紧,早升的艳阳已经照了进来,有点晃眼。 
她揉了揉眼睛,残留的梦还在脑海中尚未褪去。有点奇怪,梦里她感受到了长久的幽闭和颠簸,所以整个睡眠并不是很舒服。 
梦里,她仿佛身处一个巨大的容器中,容器里安置了很多小椅子,每个人都坐在一个小椅子里,偶尔站起来走动。吊诡的是,其他人的穿着都很奇怪,其中不乏一些异族人。有的人说着阴阳怪调的意大利语,有的人说着听不懂的话,但比这情景更奇怪的是——除了她,好像并没有人对这一切感到稀奇。人们很自在地把自己绑在椅子上睡觉,偶尔解开绑带站起来走动,长时间盯着一块发光的石头,有人耳朵里插着奇怪的线摇头晃脑。 
接下来的梦境慢慢模糊,仿佛有剧烈的颠簸,形状和味道都很奇怪的马车(是马车吗?),整条大街上吵吵闹闹,都是她不认识的店铺和人们。恍惚中她好像经过了尼古拉斯家的庄园,然后又陷入了混沌。 

 
盯着窗户露出的那一小片蓝得刺眼的天,她终于慢慢从梦魇中缓过了神。 

 
该起床吃早饭了,今天还要去教堂做礼拜,万万不可迟到。还好圣约翰教堂离她的位置不算远,她能悠闲地吃了面包、酸奶和煮鸡蛋,还能喝个咖啡。 

初遇

早餐结束后,她启程,没多久就到了圣约翰教堂。她最不喜欢的就是教堂前坎坷的石板路,走起来硌得脚疼。正在默默抱怨的时候,眼前突然闪过了一道影子,一个穿着颇奇怪的女孩站在教堂前徘徊。她看上去不像是来做礼拜的,反而像是在逛集市一样,东看看西看看,还不时仰头观摩教堂顶的雕塑。 

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她的心头,仿佛梦魇中颠簸的感觉又回来了。她定了定神,眼前的女孩儿却不见了。 
可能是昨天没睡好吧。这么想着,她走进了教堂。 
这座教堂是她在罗马最喜欢的一座教堂,庄严,宏大,壮观,有种严肃又安宁的力量。据说圣约翰的骸骨埋葬于此。 

随着人群缓缓走过穹顶长廊,管风琴和唱诗班的声音响起,她总是忍不住去看那穹顶上的彩绘,两侧的雕像;虽然这样有点不够庄重,小时候就被妈妈教训了很多次,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忍不住。 
壁画仿佛一个个故事,有些是她听过无数遍的圣经故事,有些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只是沉迷于丰富的色彩、仿佛会从画上走下来的人物。 
雕塑也都是有原型的,她喜欢回味着他们经历过的故事,欣赏着充满动感的姿势,飞扬的衣角,顺便在心里对每一座经过的雕像打个招呼。如果它们应声扭一下脖子对她微笑,她也并不会感到讶异。 

礼拜开始了。做礼拜有一种奇特的魔力,每当大家落座,音乐声音由小及大,每个人都低头祈祷,她仿佛渐入无人之境。雾气散去,绿树森林,小溪琮琮,抬头见蓝天,偶有鸟儿蹦跳于枝叶间。烦忧消散,整个人轻得几乎看不见了。主啊,阿门。一切安宁。 

做完礼拜,人群陆陆续续走出教堂,她遛到教堂侧面的花园里去坐一会儿,顺便跟敲钟人聊聊天。这个小花园其实平淡无奇,但她喜欢看阳光从方形的院子照耀进来,跟长廊的阴影形成鲜明对比。 
走到院子的长廊里,敲钟人并不在,她在这儿坐了一会儿,正要起身离开,敲钟人回来了。一晃神,那个女孩儿也随敲钟人走进了长廊,仰头看着长廊,脸上依然是惊叹的表情。 
“那是你的朋友吗?”她问敲钟人,敲钟人却一脸讶异,顺着她的视线看向身后——一点人影都没有。 
她摆摆脑袋,怎么回事儿。“看错啦!”看着敲钟人的表情,她笑着解释道。 
短短聊了几句,她准备回家。路上正好会经过一家冰激凌店,顺便买一个咯~好吃得很! 
买了两个球,一个巧克力的,一个大米的,身后一个女孩的声音说:要一样的。 
她猛地转头,就是那个女孩!

奇异日

家族出行

美术馆奇妙夜

庞贝

另一个梦

本篇游记共含1473个文字,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