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掀开伊朗的面纱,看一眼波斯的深邃

  • 出发时间/2016-08-03
  • 出行天数/12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6000RMB

写在前面


游记原始出处:个人公众号“想猜的黎思希” ,会不定期地分享我的旅行游记、生活杂文和其他分享等等~
欢迎感兴趣的小伙伴扫码关注公众号,还有去年去土耳其的游记哦~

写在正文前:
这可能并不是一篇典型的攻略型游记,但融入了很多个人情感在里面。
希望这也是另一种可以表达真情实感的游后记~

当我今天
穿过这世界的集市
我并不想这么快就跨过
神手掌上那一条美丽的掌纹   
                                         ——哈菲兹


从窗外斑驳闪耀的色彩开始,我就知道,这趟旅行不一般。以至于从那片不羁的土地回来小半个月了,还时不时会陷入一种难以言状的情绪当中,像个掉了魂的三流导演,迷失在毫无规律的闪回中。

在亲密接触之前,我的确很难想象,自己与这个如此遥远的国度会有擦肩而过的缘分。是的,我经常会想起那片热沃的土地,那些灿烂的笑容。也许再见;也许再也不见。

想了很多种方式,怎么来写这篇游记,是写成详细的攻略,还是写成土耳其游记那样的心境散文,的确考虑了很久,写作的过程也很是艰难。虽然最后出锅的是个四不像,但也许会为下一步想要前去寻宝的你,提供一点点有益的帮助。

这次伊朗行选择的路线是比较经典的中部线路,从首都德黑兰包车一路向南,途径库姆卡尚伊斯法罕亚兹德,最后抵达设拉子,历时12天。一般首次去伊朗旅行的游客都会选择这一条经典路线,如果时间够,还可以考虑加上马什哈德,或是南部的基什岛,体验波斯的保守与奔放。

机票和签证可以一起打包处理,选择伊朗马汉航空,上海直飞德黑兰,往返加签证,6000元人民币不到,也算是经济实惠。伊朗的国内交通并不十分便捷,若要在城市间穿梭,包车是相对安心省力的选择。由于长时间的经济制裁,伊朗的银行体系与外界脱节严重,visa银联在波斯国基本行不通,即便是看到罕见的标志,也不免心有余悸。因此,只能准备足够的美金去当地换汇。住宿一般情况下只接受邮件或电话预订,但往往会遭遇小半个月无人回复的窘迫境地。所以,对游客来说,选择相对热门的酒店保险系数会高一些。

终于,带着对久远文明的一份谦卑,对异邦之美的一份憧憬,对步履不停的一份坚持,在天尚未亮透的那一刻,向那传说中的神秘面纱伸出了手。

德黑兰

来之前,我对这个城市的情感是极其复杂的。一方面是向往,另一方面是抗拒。《逃离德黑兰》镜头中那脏乱的街头、暴动的人群、穷凶极恶、黑胡子深眼眶的中东男子;纳菲西书中那个飞弹横流的傍晚、那个侦察兵闯入家中逮捕犯人的午后,对于一个尚未走近的人来说,都可能是致命的打击。

德黑兰,相比伊朗境内的其他城市来说,的确算不上是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地方,但如今却是整个国家当之无愧的中心,这里有其他地方不太见得到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和繁花似锦。所以,尽管缺乏美感的建筑、乱糟糟的街道、横冲直撞的摩托车和年代久远的老轿车、似沙似霾浑浊不清的空气都毫不吝啬地暴露在这里,我依然欣喜地嗅到了世俗、时尚、前卫的气息。

德黑兰,北部靠近厄尔布尔士山的地区是富人区,建筑设施较新;南城则是老市中心,相对更加贫穷、拥挤和破落一些,但大部分博物馆和景点都聚集在南边,所以想要毫无保留地探寻德黑兰的古往今来,还是得一头扎进这嘈杂中去找宁静。

伊玛目霍梅尼广场(Imam Khomeini Square)可以算是德黑兰南城的中心,热闹喧哗。一出地铁就可以把真实裸露的德黑兰市井文化尽收眼底,这里有最本土的街区、最繁忙的小巷、最大的巴扎、最拥挤的人群。也许,当你正陶醉在这番景象中时,会被从飞驰而过的摩托车上传来的热情招呼声砸中。没错,伊朗人对亚洲面孔似乎有着难以置信的好奇心和亲近感。走在街上被人搭讪,甚至被要求合影都是司空见惯的事。

低调的伊朗国家博物馆就坐落在霍梅尼广场边上,别看它外观尚有些雄伟迷人之风,内场布置却是极其简陋随意,让人着实有些遗憾和失望。国家博物馆内珍藏了不少从舒什波斯波利斯出土的波斯文物,按理说应当是伊朗历史上最为璀璨、最值得珍藏和展示的无价之宝,但真正震撼人心的却并不多。

上图为传说中的镇馆之宝盐人,距今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除此之外比较夺人眼球的还有阿契美尼德时期的浮雕、大流士的无头雕像、人首柱顶、楔形文字铭文和雕花楼梯。

相比之下,隔壁伊斯兰博物馆就显得精致了许多。馆内陈列着整个伊斯兰时期的艺术作品和各式古董,墙面上也有许多昭示历史变迁和来龙去脉的地图。

印象深刻的是馆内收藏着历经历史洗涤的不同时期、不同版本的古兰经,大到“天堂之门”,小到“袖珍口袋”,每一本都充满着故事感。有的经书上镶金镀银,甚是耀眼。古兰经在伊斯兰人民心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在这里,地毯、陶瓷、雕刻、纺织品、书法,应有尽有;在这里,可以感受到伊斯兰文化从浸润到统治的点点滴滴,也可以感受到波斯文明与之撞击融合的电石火花。

在琳琅满目的珍宝间穿梭,除了感叹这些雕琢精美的画饰艺术,偶尔也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并且,千万不能低估波斯人的幽默和可爱之处,也许在某个拐角,就会令你忍俊不禁。

德黑兰的博物馆多得数不胜数,光LP上推荐的就掰不过手指头来了。如果对博物馆特别感兴趣的人,倒是可以花上一点时间慢慢晃荡,但博物馆之于伊朗人,确有赚钱之嫌,因为每到一个景点,你都会发现不存在通票这种东西,基本能被冠名“博物馆”的展厅都需要单独买票才能进入。最后一天,我们特地去了名声在外的国家珠宝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在伊朗中央银行的底下,门禁森严,安检严格,藏着萨法维和恺加王朝遗留下来的无数稀世珍宝,比如全世界最大的切割钻石Kuh-e Nur,重达182克拉的粉钻Darya-ye Nur,惊艳奢华的孔雀宝座、令人嗔目结舌的宝石地球仪等等。据说这些无价之宝们都是伊朗政府的货币储备,一旦国家破产,它们可都是救国救民的担当。

在霍梅尼广场和大巴扎之间还有一处必去的景点——戈勒斯坦皇宫。这里曾经是德黑兰的中心,恺加王朝最引以为傲的宫殿。这里有雄伟的建筑和雕塑、精心修剪过的花园,以及美仑美奂的镜厅。

宫殿外的砖墙壁画都写满了波斯的温柔,不凹个造型实在对不起风景

伊朗,有不少宫殿和清真寺都拥有以大小玻璃镶嵌的内室。当你第一次走进这样的房间,会惊叹于这种建筑风格的精妙和华丽,仿佛一瞬间掉入了水晶世界,即便在暗夜也能熠熠生辉。

巴列维皇宫坐落在德黑兰北部的山坡上,是皇家避暑的别墅群。这里有大大小小十几个博物馆,都需要分别买票,不过最有参观价值的当属白宫和绿宫。白宫内堆满了各种豪华家具、油画、地毯和艺术工艺品。绿宫在园林深处、上坡尽头,离大门较远,但造型比白宫更气派一些,内室到处都是镜子。绿宫外头也有明亮如镜的水池和小喷泉,与这宫殿、花坛、草木相映成趣。

其实,整个巴列维皇宫更像是一个小型森林公园,如果不赶时间,大可以顺着地图慢慢晃悠,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耍耍宝拍拍照,也是惬意如初。

当然,除了这些皇宫宝藏,德黑兰也是一个丝毫不拒绝现代气息的时髦城市。建筑、文化、艺术,就连马路上的广告牌和涂鸦墙也浸淫着波斯国独一无二的任性气质。

自由纪念碑👆🏻,又称阿扎迪塔(Azadi Tower),是德黑兰的标志性建筑,建于1971年,为纪念波斯王朝建立2500周年而建。进塔可以登顶,较好的浏览方式是乘坐电梯到顶楼,再慢慢地沿着幽暗的楼梯步行下来。塔内的建筑非常独树一帜,看起来相当复杂,但每一处立体面和凹凸角度或完美对称,或接替相连,充满了几何美。

在塔顶可以俯瞰整个德黑兰。被淹埋在浑浊空气中若隐若现的厄尔布尔士山,号称德黑兰人的北极星。看着眼前这座城市肖像,有突然遁入年代电影的错觉。方方正正的房屋、略显单调的色彩,但就是这股子粗犷和不羁,才让我觉得无比真实。呵,这就是德黑兰

艺术,对于德黑兰人来说并不陌生,相反,被无数的年轻人热衷着。艺术家公园就是年轻人交流艺术、分享情怀的好去处,也是我们试图了解一个全面的德黑兰定不能错过的地方。伊朗艺术家论坛(Iran Artists' Forum)便坐落于此,更多介绍请关注公众号文章“行走|言美波斯”。

搭乘地铁4号线可以抵达德黑兰大学。网传德大的门禁非常严,如果没有熟人带领,是不可能进去的。不过,率真貌美如我,也是异常幸运,大摇大摆地刷脸进了这“禁忌园”😂。德大的校门,具有流线感的设计和硬邦邦的铁栅栏形成鲜明对比。

校园看起来并不大,有一个半开放的、带宣礼塔的公共诵经祈祷区,教学楼则是沿袭了德黑兰一贯的建筑色彩和风格。虽说走了狗屎运混进了校园,但拍摄却并不是百无禁忌的,尤其是逛到实验室周围,还是乖乖地收起相机,否则后果可能很严重。

德黑兰大学在诸多学科领域都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譬如医学、工程、生命科学、哲学等等。自然科学的教学楼里挂满了诺贝尔奖得主的肖像,透过橱窗也能看出一个国家对科学、对知识、对真理的态度👇

前不久看到新闻报道,伊朗已成为世界上第8个完全自主生产涡轮喷气式发动机的国家。对此,我真的一点都不奇怪。德大对面有一整条街都是各式各样的书店,虽然基本上已经找不到英文小说和书籍,但偶尔也能看到非常有趣的书。

伊朗美国交恶已有一段历史。曾经的美国大使馆如今也只是一个旧址,并不对外开放,似乎会经常有一些展览在里头举办。游客,也只能在各种调侃美帝的涂鸦墙外徘徊驻足。

有时候你确实很难想象,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能与美国叫板的国家,凭借着自己的不羁、霸气和努力,多么艰难地走到现在。

德黑兰,就像是一颗中亚的海绵,以自己独特的魅力吸引着周围的人蜂拥而至;它也像一个巨大的心脏,强壮、执拗而有力地跳动着。虽然曾经的伊斯兰革命和伊拉克空袭都给这座城市留下了无法抹去的伤痕,也送走了很多曾经对这个城市、这个国家饱含深情却又无可奈何的人们,但它依然像高原上的植物那般坚韧,那般有活力,一如既往地走自己的路、哼自己的歌。

库姆

原本的旅行计划里其实并没有库姆这一站。而临时起意的短暂停留,反而给了我很大的惊喜。库姆(Qom)是继马什哈德之后伊朗的第二大圣城。从德黑兰库姆,最大的感受就是女性的穿着开始变得保守起来,压抑的罩袍黑纱逐渐充斥着眼球,气氛也越发地庄严肃穆了。

圣陵Hazrat-e Masumeh是库姆最大的景点,也是整个城市的精神中心,拥有巨大的穹顶和精美的光塔。伊朗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什叶派穆斯林国家,信奉的是十二伊玛目教。圣陵里埋葬着的就是第八代伊玛目礼萨的姐姐Fatemeh,当年她途径库姆探望兄长时不幸病故。此外,阿拔斯一世大帝在位时,为与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的伊拉克朝拜地抗衡,大肆扩建了库姆,发展什叶派宗教与教育。一时间,库姆学者云集,朝拜者蜂拥而至,繁荣一世。

非穆斯林是可以进入场地的,但必须在门口更换好chador,即伊斯兰女性长袍,无一例外。并且,一般歪果仁进场参观都会配备导游带队,据说曾经发生过中国人私自进入走丢的事件,也不知真假。在广场内转悠拍照都是被允许的,但是圣陵内厅是严禁进入的。广场内随处可见拿着鸡毛掸子走来走去的警卫,如果不想“挨打”,就切记围好chador,尽管穿起来真的很像俄罗斯套娃。

除此之外,库姆还有一个闻名伊斯兰世界的神学院,专门培养什叶派宗教学者,接受来自世界各地的留学生。什叶派很多有名的神学家、法学家、阿亚图拉都出自这里。伊朗伊斯兰革命的精神领袖霍梅尼也曾求学于此。

德黑兰卡尚库姆差不多是必经之地。在这里停留片刻,是近距离感受什叶派伊斯兰教的最佳选择。

卡尚

卡尚,是盛开在沙漠中的玫瑰。这里是卡维尔盐漠边缘最宜人的城市绿洲,拥有几座19世纪富商修建的传统老宅,比较有名的是Borujerdi、Ameriha和Abbasian。这些老宅风格类似,有精美大气的镶板、色彩斑斓的玻璃,岁月静好的庭院群,家庭成员、访客和仆人会分别居住在不同的庭院里。

午后,当阳光洒进老宅,透过这些色彩斑斓的彩璃,在地砖上形成斑驳的光影,十分美艳动人。

给同行的姑娘拍了一张超满意的作品~

夏季到访老宅有个得天独厚的好处,就是人少。在老宅里随处转悠,也不见几个游客,非常静谧,随时都能靠着落漆的木门或砖墙发发呆。

除了老宅,卡尚老城还有一个十分有名的苏丹浴室(Hammam-e Sultan Mir Ahmad),距今有将近500年的历史了。浴室内部有色彩分明的瓷砖和图纹,若有闲情雅致,也可以坐上毛毯,假装是大佬。浴室文化其实有相当长的历史,记得曾经在以弗所,也见到过浴室的恢弘遗址。

对古人来说,这里是最日常的社交场所,也是男性最具有身份标识的活动。当然,苏丹浴室最吸引人的还是它的屋顶,在这里不但能眺望整个卡尚的天际线,还能看到很多可爱至极的小穹顶,像随时会滚动点亮的外星机器人,附着在灰泥瓦砖之上,冲你眨眼睛。

卡尚和7号公路交界地有一处静谧之地——费恩花园,是伊朗现存最古老的波斯花园之一。花园的绝妙之处在于周围的荒芜与庭院的葱郁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你很难想象一个缺水干燥的地方会孕育出如此清新的园林。

在费恩花园遇到一个特别害羞又可爱至极的波斯小男孩,为了拍到他的正脸,怪阿姨也是费劲了心思。

当然,来卡尚最不能错过的恐怕是Manouchehri House。这家传统酒店本身就是一座令人叹为观止的“老宅”,漂亮的中央庭院和池塘,从外景、内饰到服务、餐饮都是极好的。卡尚因为地处沙漠边缘,早晚温差较大,所以即便是炎热的夏天,一到了晚上还是能感受到凉风习习,此时坐在庭院里乘个凉、喝杯茶,生活实在不能更美好。

卡尚没有德黑兰的繁华,也没有库姆的庄严,但有着独一无二的慢生活和小情调。遗憾的是,我们并没有太多时间在卡尚老城逗留,据说这里的纺织品在伊朗也是闻名遐迩的。为什么我说它是沙漠中的玫瑰呢,因为途径一些商铺,都看到了醒目的大马士革玫瑰售卖告示,可见这里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也是盛产玫瑰的缘由。

伊斯法罕

伊斯法罕,毫无疑问是此行的最爱。无论是开阔的伊玛目广场,还是雄伟的聚礼清真寺;无论是美仑美奂的三十三孔桥,还是叹为观止的四十柱宫,每一处都洋溢着波斯独领风骚的美。如今的伊斯法罕,作为伊朗的第三大城市,更实在的角色其实是重工业基地,但城市内还倔强地保留了大量波斯帝国的风土人情。

伊斯法罕的聚礼清真寺(Masjed-e Jameh)据说是伊朗境内最大的清真寺。这里有东南西北四个iwan(所谓iwan,就是上图正中最大的拱形门廊,在伊朗建筑中随处可见),风格各异,跨越塞尔柱王朝、蒙古时期、萨法维王朝,几乎每一栋都是不同时代伊斯兰建筑设计的巅峰之作,见证了伊斯兰教在伊朗逐步壮大的历史。每一个iwan内厅都很雄伟壮阔,有的是朴素无华的砖结构圆柱,有的则镶嵌了精美的工艺和壁画。从南到北,依次走过这些厅堂,不得不惊叹波斯人的鬼斧神工和虔诚肃穆。

北iwan圣殿内的圆柱设计极其精妙。随着太阳的位移,阳光会在柱体上不同的位置游弋。在某个瞬间,就会被这黑暗中的一缕光明感动。坐在阳光里,全身都会发亮。In God's light we shine 👇

四十柱宫(Chehel Sotun Palace)是伊斯法罕这座古代皇城中唯一幸存的宫殿,既有满是波斯风情的庭院花园,又有华丽显赫的内殿,平台上有高挑的20根螺旋木柱撑起整个宫殿。最叹为观止的是正厅墙壁上的这些壁画,笔法细腻,色彩饱满地展示了奢华的宫廷生活和历史战役。

一旦站在这些壁画前,便久久不愿离去。

四十柱宫外有不少年轻的修补工作者在老师的带领下仔细地修补着壁画。认真的模样最美。

伊斯法罕的情调在落日黄昏时。此时,没有比去三十三孔桥上散个步更惬意的事了。当华灯初上时,更别有一番黄昏帝国的壮美柔情。据说这里是吟游诗人的天下,总是聚集了很多颇富才情的人,或吟诗作对,或静坐冥思。

桥洞下的世界仿佛与外面的纷扰毫无关联,你总能在不经意间发现很多写满故事的脸庞。

阳西下的三十三孔桥,拥有最绚烂的色彩和光影。

在桥头有家小书店,摆放着各种诗集、小册子和明信片,满满的文艺情怀。

我们去的时候是旱季,桥下的扎因达鲁德河都干涸了。网上搜集了一张满水时的三十三孔桥,看这水光倒影,叫人怎能不叹?

伊斯法罕的精华在壮阔的伊玛目广场,又称伊斯法罕皇家广场。广场之大,只有去了的人才能体会。广场的四边聚集了萨法维帝国大量标志性建筑,比如华丽无比的沙阿清真寺,历史久远的大巴扎,奢华的阿里卡普宫。

夜晚的伊玛目广场简直美出新高度。此时,家家户户成群结伴都聚集在这里,聊天喝茶。年轻的、年长的,大家嬉笑谈心,好不惬意。广场中心的喷泉在不同色彩的灯光变换下,如梦如醉。我们去的时候刚好赶上广场上有一场开放的音乐会,一时间声、光、水、影交错在一起,应接不暇,让人不得不由衷感叹这气势磅礴的帝国之相。这可能就是伊斯法罕人生活最真实的剪影。

广场边上有一座低调的清真寺,叫谢克罗弗拉清真寺(Masjed-e Sheikh Lotfollah)。这座清真寺不大,既没有宣礼塔也没有庭院,低调至极,但却别有特色。在这里,眼见不一定为实。清真寺只有一个大厅,没有很多复杂的结构,一眼望穿。巧妙的是它的穹顶运用了大量奇妙的乳白色瓷砖,会随着阳光照射的角度渐渐地变色,白色、金黄色、粉红色,你看到什么颜色取决于你在一天的什么时间进来。墙面则是十分扎眼的蓝绿色瓷砖,镶嵌着令人惊叹的波斯文字图案和马赛克图案。

有人选择静躺在厅内的地上,仰面看着精美的穹顶,感受阳光在身上缓慢而温柔地移动;也有人选择靠墙席地而坐,触摸这里的每一个细节的优雅。

伊斯法罕的可贵之处还在于它的多元。在城郊有一处火神庙,是琐罗亚斯德教的旧址;城内有一个旺克教堂,是亚美尼亚人礼拜的去处。在伊斯兰教进入伊朗之前,琐罗亚斯德教一直是这片高原的主要宗教,现在伊朗也有一部分群体依然信仰着这个宗教。起初,我对这个教派也是一无所知,在同行的小伙伴提及张无忌和光明顶后,顿时茅塞顿开。当然,是在一个宗教高度集中统一的国家里,能看到一些与众不同的和谐并存,也确实欣慰与感动。

为什么我这么钟爱伊斯法罕呢?除了冠冕堂皇的帝国气派之外,它也成功地俘获了我的胃。在出行前,我对伊朗的食物基本不抱什么希望,去了之后,尤其如此,永远都是老三样kebab。但行程中总有一些令人惊喜的插曲,比如德黑兰司机小哥带我们去的一家物美价廉的传统餐厅(很可惜当时没有问名字),伊斯法罕的Restaurant Shahrzad,以及设拉子的Haft Khan。

这家餐馆距离我们当时下榻的Abbasi Hotel很近,步行即可到达。餐厅内厅的墙上尽是富丽堂皇的波斯绘画和彩色玻璃。侍者都清一色地身穿黑色西装,颇有风范。伊朗人的就餐时间普遍较晚,一般中午两三点才是比较正常的就餐时间。餐厅的翻桌率很高,也能见到结伴出来吃饭的波斯女人自成一道风景线。

在摇晃塔的外头,遇到特别可爱的波斯小姑娘,神表情帝~

如若还有机会重返伊朗,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伊斯法罕。这个城市能大气磅礴,也能小家碧玉,既能承载千年的历史文明,又前卫时尚。这里有玲琅满目的手工艺品,有闻名遐迩的波斯地毯,有热闹非凡的广场文化,也有令人牵肠挂肚的吟游诗人。在这里,我遇到过很多热情上前要求合影的伊朗人,也遇到过问了路之后执意要带我们走到目的地的老爷爷。整个伊朗的民风都很淳朴,而在这里却能感受到最真挚、最温暖、最炽热的波斯待客之道。

伊斯法罕,就是一颗澄明透亮的波斯夜明珠,在辽阔无边的伊朗高原上,历经风雨沧桑,依然璀璨夺目。

亚兹德

伊斯法罕亚兹德,沿途会经过一些值得短暂停留的小镇,比如沙漠村庄图德什克、沉寂的连接点纳因。我们当时选择在靠近亚兹德的美堡(Meybod)停留了片刻,只因为这地方有当年丝绸之路商队旅馆和驿站。其中,位于小城中心的石榴城堡(Narin Castle)值得一看,据说可能是伊朗现存最古老的土砖结构建筑。爬上城堡的顶端可以俯瞰整个美堡和沙漠,风景也是别致。

敬业的摄影师也曾奋不顾身、铤而走险,可能只是为了一张曝光过度的废片,却任由双脚进化成了柬埔寨肤色。

美堡再往南约一小时车程就是亚兹德了。这座盐漠中“风城”历史已相当悠久,在岁月的侵蚀中孤立而安详地矗立着。为什么叫它“风城”呢,因为这座古城最标志性的建筑就是风塔,城中到处可见。最高的风塔在多莱特阿巴德花园内。

这里是波斯摄政王卡里姆汗曾经的住所,承袭了波斯花园一贯的建筑风格,狭长的、自带小喷泉的净水池、色彩斑澜的彩色玻璃,以及跳跃闪烁的光影斑驳。

亚兹德最值得逛的就是老城区。这里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有着形象鲜明的风格。土黄色是属于老城的颜色。据说这里有大大小小2000多座恺加王朝遗留下来的住宅,都是由晒干的土砖制成。除了高耸的天际线风塔以外,私以为亚兹德最迷人的还是蜿蜒狭小的窄巷。这些窄巷纵横交错,如果一个人在这里溜达,迷路可是家常便饭。

老城的景点零零总总也有不少,沿着LP上的老城步行游览地图,基本上1-2小时内可以到达。当然,也不排除有些景点比较坑人,除了建筑本身,没有太多可供观赏的内容了。徒步之行的起点可以是乔赫马克清真寺(Amir Chakhmaq Mosque)。它是乔赫马克广场的代表性建筑,高耸的宣礼塔异常醒目。

在广场与主路相交汇的路口有一家特别有名的甜品店Haj Khalifeh Ali Rahbar,从我们的司机小哥都下车来购买几麻袋就可见一斑了。这里陈列售卖的都是当地传统的甜品,按斤称,也可以买套盒。如果来到亚兹德,想必不能错过这里。

步行的终点可以是老城的中心亚历山大监狱(Alexander's Prison)。其实它并不是监狱,而是一座15世纪的有穹顶的学校,进去之后倒会有点失望。因为,除了建筑本身,剩下的都是比较商业化的小店,有一家院落深处的手工艺品店还不错,我在这里淘了个石榴回去。监狱的旁边是十二伊玛目之墓,对面便是我们此次在亚兹德居住的民宿酒店Kohan Hotel。

其实老城中心不缺风格独特的民宿和酒店。Kohan并不是我们的第一选择,中间也经历了一些不太顺利的预订过程。但最后这个繁花似锦的庭院瞬间就降服了所有人的心。

庭院里随处可见的三角梅,开得甚欢。花瓣掉落在地上、池塘里、走廊里,步步皆是景。

景色虽好,但早餐要与成群结队的蜜蜂共食就会有些无语。

亚兹德的原始和质朴是其他地方所不具备的,它似乎与这个繁华的现代世界脱节很久,像一处姓风沙的“世外桃源”。它不像卡尚,拥有一座座富人庭院,这里没有太多人工雕琢的东西,有的尽是黄土砖墙。它土,却土得真实。如果时间允许,去一趟郊区的拜火教旧址,看一眼寂静塔,或是加入一个盐漠旅行团也是不错的选择。

设拉子

伊朗之前,我最向往的地方就是设拉子。因为在我的印象里,这个城市是波斯国最有魅力的地方,它是曾经盛极一时的皇都,它是荒漠中的绿洲,是天堂的花园,夜莺与美酒、诗歌与美人,样样都不落下。这是一个能与巴格达相提并论的地方。总之,这个诗人的城市充满了古典韵味、艺术气质和挥之不去的历史印记。

帕萨尔加德(Pasargadae)是我们抵达设拉子后去的第一站。它是居鲁士大帝在位时创建的都城,虽然很快被波斯波利斯取代,并且由于年代久远,剩下的残垣断壁也并不太完整了,但依然有股荒凉的伟岸。这里最大的看点当然是居鲁士之墓(Tomb of Cyrus)。

居鲁士大帝是波斯帝国历史上非常有作为的一位明君。《波斯战争》中他被描述为一位十分仁慈的征服者。他年纪轻轻就继承了王位,随后便开启了辉煌一世的统治时代,把波斯帝国打造成了世界上最伟大的帝国之一。对很多波斯认同强烈的伊朗人来说,居鲁士至今都是他们的开国之父。

曾经的阿契美尼德帝国在现在的帕萨尔加德保留下来的遗迹已经非常少,并且相当不完整,但占地面积还是相当可观的,一望无际的枯草地。从居鲁士墓往北分别有帝王的私邸、观众厅等。在历史长河中矗立多年的石柱上还留有当年的楔形文字,写着:“我是居鲁士,阿契美尼德的君王”。

从帕萨尔加德往南,会经过波斯帝陵,再往南一点就是闻名遐迩的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了,这也是每一个到伊朗来探寻古代波斯秘密的人所心驰神往的地方。波斯波利斯的雄伟壮观不需要多说,当你看着这些高耸的柱子、威风的石像、庞大的阶梯和精美的浮雕时,就能不费吹灰之力还原当时波斯帝国的强盛,要知道,目前我们能看到的遗址只是当年帝国之都的冰山一角。

波斯波利斯行走,人都会变得渺小了起来,忍不住揣测千年之前这里到底繁荣到什么程度,就像曾经以弗所带给我的震撼一样,都会让你在瞬间陷入历史无尽的漩涡中,仿佛一些随风远去的音容笑貌都能从身边一一掠过那般惊心动魄。

能够依靠触摸到这矗立千年的石柱,是否也能有那么一刻,把我带到久远的过去?

百柱宫上的浮雕嵌板刻满了身着民族服饰的波斯人和米堤亚人,人物形象生动细致,保存得异常完好。这些雕刻纷呈至极,刻画了当初波斯贵族、精英、武士和神职人员的精神面貌。通过浮雕还能看到彼时的皇家仪仗队、国王的战车和神兽,以及使臣觐见阿契美尼德国王时的场景。

据说画面中涉及了许多国家,包括非洲埃及埃塞俄比亚,还有阿拉伯人、土耳其卡帕多奇亚人等等。强烈建议在波斯波利斯参观时领一个会讲英语的导游,这样对于这些千年浮雕背后的故事会有更深的了解。

设拉子市内可逛的景点相对比较集中,以Khoshk River为界,北边主要是诗人之墓,南边则是设拉子的老城区,基本上依靠步行都能抵达。从卡里姆汗城堡开始,穿过公园和巴扎,可以抵达光明王之墓。

光明王之墓的来由是伊玛目礼赞的兄弟为了躲避哈里发追捕,在此地被杀而埋葬于此。传言非穆斯林不能进入圣陵,实际上是可以的,但进去参观一定会有志愿者陪同。一直到墓室都可以参观,但前厅可以拍照留念,再往里就禁止拍摄了。我曾想像其它穆斯林那样触碰一下王者之墓,结果被导游阻止,原因是没有经过洗礼的人可能会玷污圣陵。😪这里目前也是设拉子最大的诵经礼拜区,外厅也经常会举行一些比较大型的活动。

从光明王之墓往西南走,会遇见在国人心目中排位最高的清真寺——粉红清真寺(Masjed-e Nasir-al-Molk)。粉红清真寺在当地可能并不那么有名,而且隐藏得很深,需要细心找一找。但到了那儿之后,就会瞬间明白为什么这座小而精的清真寺会这么受欢迎了。

阳光照进清真寺的角度越低,整个寺内就会越五彩缤纷。所以参观这里,一定要趁早。有一种淡淡的忧桑,叫做其他摄影师拍它的样子。

和没有扛单反的我,拍它的样子

清真寺里虽不是人满为患,但基本上是游客的天下。大家在这里找各种角度摆拍,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幸运如我,能在斑驳光影中被阳光砸中。

城北岸的哈菲兹墓(Tomb of Hafez)也是来设拉子不可错过的地方。这里的火爆程度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虽然我知道哈菲兹在伊朗人心目中的地位相当之高,但也没料到会有如此多的人选择在傍晚时分来这里祭奠他们心爱的诗人。

这里有迷人的庭院和池塘,大理石碑上刻着哈菲兹的诗句,很多伊朗人围在英雄的墓碑旁,或窃窃私语,或诵吟诗句。我在旧文行走|言美波斯上也有写这里的一个学习中心,吸引了很多有着家国情怀的女子前来研习诗句、探讨人生。

至此,很多记忆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模糊了,但有些认知、情怀和故事却并不会随风消散。

那片土地上,有根深蒂固的文明,有勤劳热心的人民,还有虔诚肃穆的信仰。那片土地,凭借着独一无二的历史和与众不同的文化,在洪流激荡中毅然前行的模样,早已渗入我心,就像哈菲兹的诗那样,娓娓道来,如风如影。

我把光织成话语
当你的心拥有它们时
你的眼睛就会放弃悲伤
变亮、更亮一点
就像蜡烛对待黑暗那样

愿今后的伊朗,就像这朵坚韧盛开的花,忍受着被烈日灼伤的疼痛,也要以骄傲的姿态,向着自由的方向绽放。

——完结

本篇游记共含11218个文字,11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考虑出行呢 不知道那边什么季节去最好

2016-09-03 11:25

引用 nataliexixi 发表于 2016-09-03 11:25:59 的回复:

正在考虑出行呢 不知道那边什么季节去最好

回复nataliexixi:最好是秋高气爽时去吧,酷暑过去还是太热了哦

2016-09-03 13:01

游记不是我想写想写就能写,lz蛮厉害的。

2016-09-05 09:58

引用 xiaoyudianlantu 发表于 2016-09-05 09:58:06 的回复:

游记不是我想写想写就能写,lz蛮厉害的。

回复xiaoyudianlantu:谢谢哈~~这篇应该跟马蜂窝的大部分游记都不太一样。。

2016-09-05 10:24

LZ的照片拍得都好美,谁家老公这么有眼光娶到这么美丽的老婆

2016-09-07 10:59

引用 应员外 发表于 2016-09-07 10:59:24 的回复:

LZ的照片拍得都好美,谁家老公这么有眼光娶到这么美丽的老婆

回复应员外:

2016-09-07 11:02

请问八月去热不热啊?我就在纠结中

2016-11-17 11:5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淡然、 发表于 2016-11-17 11:53:10 的回复:

请问八月去热不热啊?我就在纠结中

回复。淡然、:我的总体感觉是还好,也没说热到不能在室外行走~~

2016-11-21 16:2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