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汤峪度夏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8
聂聂人 (西安) LV.12
2016-09-05 17:46 406/5
  • 出发时间/2016-08-19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300RMB

东汤峪度夏
2016-8-19
西安的天气反常了,往年是早上立了秋,晚上凉飕飕,可是今年立秋后,几天都是38度的高温。看来都是我的疏忽,记得已经打了三千多字了,可能是左边的提示存盘,乜有按照程序存盘,所以又成了损失、、、、、、
从回收站找到后,也是不见了以前写的,总是有点损失吧
西安热的38度朝上,几个伙计到汤峪度夏纳凉,我是害怕蚊虫的叮咬,二是觉得没有家里方便。没有去山里度夏的设计。周六晨练碰到王博,说道汤峪没有蚊虫叮咬、比较凉爽。又说道他们去的时候,包了微型车,路上微型车与农用三轮车会车时碰到电杆墩子上,气囊都打开了,老赵在前边坐着,气囊打人后,胸前好长时间没有缓过来。听到王博的介绍后,又觉得西安38度的天气还要持续,到山里避暑也是换换环境。回到家里与刘领导协商后,刘领导说是可去,预测的聂小做饭、菜放冰箱都可以克服。我开始与乔师傅协商,乔师傅两口决定跟车去汤峪看看,下午自己坐车返回,我又与孙总电话,最后孙总同意一块到汤峪,当天返回。
下午刘领导说道,又是为聂小做饭、又是菜买后坏了,不去了。我听后十分气愤,都是约定好的。我又给邓老师说好了,在他们住宿周围约定房间,若是不去,一系列不算话怎么办。最后还是无奈我只好决定到汤峪再说吧。
二天准备了行囊,7.30分乔师傅乘车,又到孙总的新南花园门口,孙总这次算是比较准时的等待了。路上与孙总多次交涉,同意向家里汇报,在农家乐休闲一天,周一回来,实际在孙总征询意见的时候,孙总的媳妇十分支持孙总休息一天,说道完全可以自理。但是,孙总的责任心,决定一是看着孙女,二是要为装修负责,孙总这样的顾家好男人,应给予赞扬的。
一路南行,可走环山路,可走108省道,108省道车也不多,而且树荫已经覆盖,比较爽凉,我们走108省道,到了西瓜地边,说道西瓜,孙总非要付款,让瓜农挑上两个西瓜,准备几个伙计见面,吃上一顿。
走到汤峪湖公园,已是人员满满,可以看到西安市民在此纳凉的已经饱和了,我们直奔汤峪三村,要与水湾居农家乐的邓老师等回合,进入一村已经看到许多老人孩童在此了。西安的炎热,已经迫使许多人在此聚合一段时间了。
汤峪几个村子都办了农家乐,已经是农家乐为主要经营项目了。已经多次堵车了,在不宽的村间道路,突然涌进几百辆汽车,村级道路也是会车困难。我的心是不急的,慢慢的走吧,找到水湾居才行。到了一处拐弯处,车拥堵不动了,我请孙总下车前行,看看是否找到老邓,孙总一个跟头看到了邓老师。我们停车后,大家寒暄。邓老师已经与别人约好,是有两个同行的要回去,邓老师电话问我到的时间,是要我把人送到公交站。我到后,觉得乔师傅等在此看看,看能否决定一块回去,我就让其两人等上一会。邓老师意见开车探寻住宿的农家乐,我们几个即开车走向阡陌小筑的农家乐,说道中午可以腾出一间住宿,我们决定订上,然后继续往深处的农家乐看看,结果邓老师要开车,我知道开车不好走,会车都很困难,让老邓在此等候。邓老师心细问道多长时间,说道二十分钟吧,结果走的路途比较远了,走了二十分钟,没有找到合适的农家乐,我要回返,孙总坚持走看看,我们返回也是过去了四十分钟。邓老师说道中午会餐,直接说道老聂请大家,实际上我们几个说了,本来就是乔师傅与孙商量后,孙总要做东的,邓老师说道我请客,只好不再多解释了。
我与孙总订了在阡陌小筑聚餐吧。又去把伙计们拉过来,开始了聊天,有孙总、苗总、赵总、李红军、邓老师、聂、乔夫妇、八个人。点菜时,孙总谦虚请苗总点菜,结果苗总因为点菜要去付款。我们考虑要喝点啤酒,我去小卖部,购买啤酒,孙总执意要付款35元。
胡聊乱弹的吃饭过程,总是喝点酒有点高兴,有几个人不动酒,也就无奈了,喝了六瓶啤酒,农家菜的水平很是一般。在汤峪几个伙计的会一次餐,总是有趣的。吃完饭,乔师傅已经筹划回去了,我考虑送到公交站,可是大家意见喝了酒,不要动车了。坐了一会大家觉得还是回去休息为上策。乔师傅如何走,赵总这个热心人说是挡个车,他来运作。走到路边看看几个车,没有合适的。赵总还是十分热心的,叫停了一辆微型车,赵总协商后,全部上车了。我和孙总再次询问老板,才得到腾出的房间。孙总我们感慨一下,说到邓老师处理吃饭,说到我们聚餐就是为了高兴,本来我做东,结果孙总做东结账,很是仗义、、、、、、
我们安排的是二楼,要说在农家乐不是顶层,应该凉爽,可是中午没有空调,依然感到比较热,孙总我们聊天说道人的一生很快和没有时间去遐想就到了暮年,一定要珍惜晚年的心情愉快。孙总又到外边考察去了。
下午五点钟了,我们说道水湾居聊一下,但是六点开饭不能耽误,走到一多半路程,孙总也是感到时间不允许了。只得折返回来,约定吃完饭再去遛弯。
晚餐与铁路一个熟人一块吃饭,我感觉还是可以的,四个菜的农家饭,主要是稀饭熬的比较好,所以特别感到喝的比较舒服。餐后我和孙总徜徉在汤峪的街道,碰到了金订票,走到篮球馆场碰到了邓老师等伙计,聊谈换房子,我们走到小娟农家乐,小娟女老板十分能说,说道他家的住宿60元如何有道理,如何饭菜质量在当过厨司的老公的操作下,比较好等等。我们了解了房源,邓老师又过来看后决定二天转移到这里来住宿。
夜色在汤峪的凉爽天气下,充满了山里的味道,在川道里,望着两边都是山的形状,头顶有着清亮的月光,看到的星星是明亮的,也能看出星星在眨眼。城市里没有这样的场景,所以改变一下环境,心境就是不一样了。
我又是一夜几乎未眠,总是换地方后,第一晚上一般都是睡无眠,念着南无阿弥陀佛的佛语也是无法,心中不断地浮现着往事,不断地让自己念佛。
早上,孙总还在酣睡,我起来后到外面走走,又碰到金订票,打招呼后我在享受着早上的凉爽。清晨,好多人都在贪婪的呼吸着山里的新鲜空气,太阳没出来的时候,山里真是舒适,比城里爽多了。向孙总劝导,不要走了,还是再享受一天吧,孙总的责任心,还是要回去的。
我们有一个西瓜,还有六瓶啤酒,如何处理呢。孙总早餐后,决定用汽车送孙总到水湾居,带上西瓜,三瓶啤酒。早餐后,孙总办完退宿,准备走的时候,公交电瓶车来了,十元钱可到公交站,孙总马上决定跟着走,我是急忙把西瓜带上,带到水湾居,人多可以吃掉啊。孙总走后,我觉得一人无聊,趁着早上凉爽,走到水湾居会合一下,看看合适就到一起住宿。我提上两瓶啤酒,走向水湾居,走了半个小时,在炎热的夏天,早上九点钟的太阳也是够呛的。走到水湾居,四人已经走了,问询老板也是说不清走向何处。我这太阳下行走,也是焦躁的,我走向小娟农家乐,知道他们昨天的意向。山里的电话不通,十分别扭了。走到小娟农家乐,苗总、邓老师在凉亭下,千里送鹅毛,啤酒礼轻情意重啊。坐在这里聊谈,老板原是三楼住宿,现在可以调到二楼。我说若是二楼我就搬过来,若是三楼我就继续不动。确定二楼后,苗总陪同我到阡陌小筑农家乐退房,开车过来。原考虑突然退房老板会不高兴,其实多虑了。房源紧张时,根本就对老板无所谓。
小娟农家乐的中午依然十分热。午餐后,感到在房内无法呆住,真不如在家里舒适。中午躺在床上实在太热,其他房子的人员没有见到如此难耐。原来我们中间这一间房子没有三层,农家房建筑上边没有隔热层,所以显得我们房间较热。我们把活动的折叠床拉了两张,放到二层的走廊上,躺在此处感到了凉快一些,才有了悠闲的味道。但是午休等于取消了。下午太阳稍微落下,我们在河道的溪水旁,坐着感到了凉爽的惬意,几个人无忧无虑的坐在溪水旁,没有任何负担,没有任何压力、没有时间的束缚,苗总我们说到,从来没有这样的清闲过。退休之前不说了,退休在家里也是有点家务事,要操持一些琐事。没有这样无所事事在河渠边清闲,而且是不用操心做饭,到时间了,就去吃饭,太清闲了。
晚餐后,我们又是无事,选定了南沟,进山散步。路过侯家大院,清水居、依山旁水,桥头人家等农家乐,也都是住宿满满的,碰到了曾一块到台湾旅游的老武夫妇,碰到了机关的李工、碰到了铁路上的一些人。看来好多人都是多次到此避暑度夏了。我们走到水泥路的尽头,一家卖棍子,大家都在欣赏着,棍子要价25元,六不通材质的(六棱木)、鸡骨木等等。继续走约一个小时。到了一个农户家,一个小男孩,拖着两个小狗崽在戏耍,两个不到一个月的小狗毛茸茸的,还不会自己走,十分好玩。农家自有乐趣,农家小孩不会在游戏机上折磨自己的眼睛,但是,农家的玩法,城里的孩子会羡慕的不得了。
晚上,毕竟是在山里,凉爽体现出来了,但是我们是开着门开着窗睡觉的。邓老师起夜多次,休息不好,早上起来,赵师傅我们三个要去爬山,活动到8点钟回来早餐。赵师傅是一个挺有耐心和善心的好人,一路走去,走到野猪林的农家乐,赵师傅介绍他家的黄豆2.5元一斤。看到朴实的农家女,结实的身体,土豆在家里放了半个屋子。农家女出外打过工,见过世面,对于我们的询问和价格让人觉得,是合理的,犹豫中,买了二斤黄豆,三斤芸豆,二斤核桃。苗总和我同样买了,赵工也买了。
我们有点晚了,往回走的山道上,看到村庄星星点点的分布在川道两边,中间一条水泥路,早上的太阳霞光在山峰的映照下,与城里的阳光大不相同,觉得山里的阳光是洁净的,光线是彩色的,我们从山坡上看阳光的辐射,有的地方霞光万道,一幅山村美景体现着,远眺如同一条路线体现着宁静的山村村落。我们沿着盘旋的山道,一会看到东边的景象,一会看到北边的出山口,一会又看到南边的阳光映照的彩霞,不要匆忙,就会在悠闲中观察许多与城里的不同。到了农家乐,邓老师在外边等着我们,才开始吃饭,我们没有耽误,早餐虽然没有可口的小菜,但是,包谷珍稀饭也是可以的。
邓老师由于腿关节的问题,遗憾啊,在山里这么好的地方,不能远走,不能亲吻大自然,可惜啊。
又是赤日炎炎,早餐后。看到许多人在河道内纳凉,我是带了两本书(我的奋斗)罗永浩著:一本许三观卖血记(余华)著。我要到河道纳凉看书吧。送走了赵师傅,我们三人到了河道,我和苗总走到河道东边找好了位置,邓老师腿的原因,坐在对面。听着潺潺的流水,我在书中徜徉了。许三观卖血记的小说,写的都是我们这一代经历过的,所以看着书中的描绘,回忆着时代的点点滴滴,也算是有条件评价写得如何。一会邓老师感到风有点凉了,要回去了,苗总也同行了。
我在书中思维者,觉得河道挺好的。继续沉浸在书的情节里。可能有一个小时了,一个乘凉的伙计说道,伙计要歇一会了,看看流水,看看远处,眼睛受不了的。我移开书本,果然,眼睛有点模糊。伙计说道,年龄不饶人,看看流水,让眼睛歇上一会。一个老伙计带着孙女,也是到汤峪度夏的,也是每年都来度夏几天的,今年也是住了几天回家后热得不行又来了。我笑着说道,你说的很对,就是眼睛模糊了,要看看流水、看看青山,不敢长时间用眼睛了。大家聊了一会,说道汤峪农家乐哪家好一点。说道今年天太热人就多了,有的饭菜质量就下降了。
快到中午了,返回去吃午餐吧。我们在汤峪农家乐住宿到周四,我是拟定周五返回,苗总也是定为周五返回。周三我已经感到实在是无聊的清闲,从来没有无所事事,没有一点事情的清闲,感到不太自在,不是我们追求的生活。苗总也是这样的感觉。在家里总是有点事情,或者自己找点事情。这里不用自己做饭,不用自己动手,不用掌管琐事,清闲到家了,突然这样感到一时无法适应了。哈哈,为什么有人说道享不了清福,可能的含义就是这样。不能没有一点追求,没有一点事情,人会清闲的无所适从。
周五,我们决定吃完早餐退宿返回,邓老师改变主意,也是要回去了,邓老师原是决定再住几天,可是看到大家都走了,又是剩下一个人的时候,也是寂寞,决定一块走了。
周五早上我是六点起床后,六点半出发,一人走向南沟,这次没有可以共同爬山的伙计,我一人更加自由的走去,走过卖棍子的一家,我遇到卖棍子精明人,让其看看我买的棍子是否六不通,他说不是六不通,但是他又说不知道是何材质的。后来考察中,有的老乡说道我的棍子是九不通,我顺着棍子的纹路数过去就是九条纹路,看来植物世界也是十分丰富,又十分的罕见的物品,才是珍品,物以稀为贵,并不是东西有多少用处,价值如何、、、、、、
我在张家老四处买的棍子,也是和张家老四有点语言相投,老四意思给钱不给钱都无所谓,当我看到老四实实在在做事做人的精神,佩服这样的精神,又看到他的棍子下边带了一个缠绕的藤枝造型,才决定买了,让老四有点安慰。又买了老四的土豆,老四说土豆1元一斤,我要了五斤,按照老四说的给钱就完了。
实在的农民,一般都是踏实干活的,没有灵活的经营头脑,而且有的认为灵活不实在。同样是搞农家乐,老大的思维是借钱,塌账先把房子盖起来,今年开始赚钱,慢慢就给别人还上了。老四一是经济差一点,头脑思维是自己和儿子两个人慢慢干,明年就可以把农家乐办起来,依靠自己的力量解决问题。估计明年也是够呛,但是,老四的思维在农村大有人在,都是老实做事做人的人,也就是出苦力的不灵活的老实人。
我和苗总早上跑到野猪窝散步,碰到了一个7、8岁的男孩子,很是机灵,但是衣服是破的,好似穿的拖鞋,也是破的不成样子。男孩子挺机灵的,说道家里有人,我们看到一个男子在地里干农活,说道那是你爸爸,干活的说道就是的,男孩说道不是的,哈哈一笑,我们看到农民哥在干活,过去聊到,在刨土豆,苗总要去试试,结果刨了两下,土豆都让锄头刨烂了。农民说道要斜着刨根,苗总刨了一会,我也去刨了一会,很愉快的与农民聊了野猪拱吃玉米,土豆也是拱吃,又说道家里人都出去打工了,以前也是出去打工,现在年龄大了,打工不好找了,回来了。聊了一会,人们只要解决温饱问题,一般人小安既福,不再去勤劳拼搏了。
、、、、、、
很是懊恼,今天早上,用心打了一个早上的文字,也是思维,可是由于微机的运用不得当,点了否,结果,这个左侧经常出现的提示,疏忽了一点,半天的思维和打字都没有了。老孙说的也是,生气有什么用,本身就是胡写乱打,也没有标准,在花点功夫敲打就是了,又没有任务,就是浪费时间呗。
所以,汤峪度夏也就是这样了,不做懊悔了。就此汲取经验,不要轻易点否就是了。反正度夏据实记载了一下,也么有特色、没有文采的。等于记录生活一下。
聂聂人
2016年8月30日星期二草

本篇游记共含5723个文字,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有没有照片?想看看呢

2016-09-05 19:16

不错

2016-09-05 22:49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安装在

2016-09-06 07:23

2016-09-06 08:34

不错,放些图会更生动吧

2016-09-12 11:5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