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草原的美

8
阿天 (上海) LV.16
2016-09-06 12:53 415/2
  • 出发时间/2016-06-20
  • 出行天数/20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3000RMB

 
                                       我的花园——年宝玉则 

         天使的翅膀又一次看到
         我身后:白云组成的天使之翼                                                          
         第一次是在南海三亚蜈之洲岛的沙滩上的飞翔……                                                                  
         和双臂同时同刻的伸展——

          和太阳的光——
          没有宗教
          没有神话
          没有信仰
          只是真实的期盼,然后实现……
 
          太阳在黄河第一湾一场暴雨露脸15分钟
          在郎木寺 大坝草原和阳光 暴雨之间的追逐 
          在年宝玉则24小时的大雨,我在雨中徒步完成了仙女湖、妖女湖环湖,从头到鞋全湿后出现2个小时 
          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山顶和白云交叉出现5个小时
          在天葬台完美展出了3个小时,傍晚开始大雨倾城,一直延续3天,我离开成都,到达重庆……
 ----------------------------------------------------------------------------------------------------------------------------------
美丽风景的影像

                                                         年宝玉则牧场

                                                         久治黄河

                                                     五明佛学院年轻觉姆

                                                      五明佛学院全景

                                                       色达天葬台

                                                                 年宝玉则的清晨

                        
------------------------------------------------------------------------------ ----------------------------------------------------
 
 
关于川西北交通:
      成都大巴车到若尔盖178元,需要12个小时。若尔盖乘坐去青海合作的7点班车在尕海下车,车费35元,在乘坐到玛曲班车20元,拼车25元,玛曲 乡间公路 沿着黄河久治。乡间公路在修路,路不好,但是车少,不堵车。玛曲久治拼车65元,班车少50元。一路美丽异常,久治到年宝玉则包车150元,讨价100元。早晨7点班车30元,年宝玉则住宿80元帐篷,吃饭人均35元,年宝玉则到斑马早晨7点班车40元。斑马汽车站边拼车色达65元,色达到五明学院7元。一车的喇嘛学员,色达县城到成都230元。
 
关于和藏人交流的感悟:
       藏人诉求社会发言权,文艺、宗教精英有社会治理发言权,商业谋略低,为了利益,只好耍无赖。这个是在若尔盖包车和藏族司机,整个完整行程契约完成后得出的结论。
坐在去达日途径尕海的班车上,一个藏族老妇带着一个小娃,坐在最后一排,我本希望坐在那里拍照的,她希望做就让给她,她用藏语说自己晕车,我能体会晕车的痛苦,把车窗打开,只是她怀里的宝贝有时候哭泣,好像没有1岁的样子,窗外的风很大、很冷。老人还是选择开着窗,怀里抱着小孩,小孩偶尔哭泣,老人会哄一下。小孩子包裹的很严,什么样子没有看到,从老人的神情里,感觉是去达日县或则西宁,给小孩子看病。
       好像明白高原的人们,不停和大自然抗争,很多时候是无力的,所以选择相信神明,但是现代的科技还是进入到了藏区,就像现在几乎所有的藏民的都是开着汽车放牧,完全和十年前不同的景象,这是一个从云南穿越乌蒙山、福贡、雀儿山等地方独自一人自驾深圳游客嘴里说的,还有一个就是藏区到处的青年都是带着口罩,几乎看不到高原红的脸颊了,数次进藏的自驾客,万分感慨!
       生活在3000米以上的高原,虽然享受高原之美,可是高原大自然的恶略,也必须接受,没有春秋,只是夏天也就是江南的冬季,仅仅是长期严寒,也让生灵无法安居乐业,不要说随时的大自然灾害,现在科技全人类都无法解决,他们只好寄希望信仰,神灵。但仅仅是生命的延续传承,都需要不同的N多个体,才可以,因为死亡是随时存在的……
-----------------------------------------------------------------------------------------------------------------------------------


 
        黄河清澈的水 草原美丽的花海
        以下行程很重要,关于黄河,很久没写黄河的东西,我的出生地,黄河畔。
这里的“黄河”只有少量的唐克黄河第一湾”的图片、文字,主要是青海黄河甘南的花海。
离开若尔盖坐到尕海乡,通往玛曲的三岔路口,2个方向过来的班车,也在这个地方会合,竟然?往对方去的乘客,都上了对方的车,然后大巴各自回城去了,2个省际的班车,在省际的交汇处,交换乘客,各自回家。第一次坐这样的班车。
        在路口,一辆私家车询问一起下来的乘客,是否去玛曲县,他说可以顺路带上,每人25元,好像比大巴20元,贵一点。但是可以节省时间,坐着也比较舒服。
上车后,原来司机是久治县的,可以直接坐到久治,好吧!直接省了半天时间,在中午1点就可以到达久治县城,说不定还可以赶到年宝玉则。同乘的旅客是个自驾达人,已经进藏多次,新疆去过多次,好像认识权贵不少!
       出了三岔口,就进入无边无际的草原了,比若尔盖的草原深绿很多,也没了沿途的帐篷。纯净的草原的美,开始展现了,直到此刻,才刚刚开始感受,草原、花海、雪山的各种的美。
由于网上很少看到这条路的乘车、道路的情况,这里也记录一下。
      距离玛曲县城大概十几公里的这片草原花海,几乎没有任何的牧民,一个是我见过的最大的山坳海子,最深处草长得大概有1人多深。似乎这里是一个沼泽地。
远看这片草原,各种草原鲜花盛开,美不胜收。山峦起伏在天际线的地方,绿莹莹的上方就是瓦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
        这条公路是全新的柏油公路,司机可以尽情的开,窗外车辆偶尔插肩而过。

 

       由玛曲县穿过黄河,右转沿着X418县道向阿万仓乡出发,然后穿过乡里大道尽头左转,穿越2个大的草原,一直走到黄河边,沿着黄河可以看到久治的路牌,穿过久治黄河大桥,沿着黄河向上,一直就可以到达久治县城。这条路是乡间公路,刚开始穿过黄河的一段,还在修路,所以不可能很快,但是车辆很少,10公里左右的修路路段过去以后,是水泥路!还可以平均50公里左右。这一段路程没什么风景。
一直到穿过阿万仓乡,过了是一片村庄,接着就是一片四周环山的大草原,远山在数十公里以外,成片的牦牛、绵阳在粉色、黄色、紫色的草原上,自由的吃着草。虽然每个草原都大概相同,但是又很多的不同,这里的花更天然一些,没有任何的修饰。这里没有游人的打搅。
       穿过草原尽头是座阿万仓宁玛寺,这是一个在草原里面,还在修建中寺庙。远看还是挺宏伟的。最重要的是处在美丽的花海草原中间,这个是本行程里面最漂亮的一个花海,远远胜于若尔盖花湖,若尔盖大坝草原,玛曲的花海沼泽,比年宝玉则在花海面积上更为广阔,也是处在大山的前面,少了一个仙女湖,但是花色的品种要丰富百倍。
       这里只有一条主干道,行程就是看不同颜色的花海。过了很久很久,车子才行到一个有围栏的草场,司机蹩脚的普通话说这里:第二天有赛马比赛,好吧!距离2个县城都是上百公里的山里,没有任何的居住的、交通工具的地方,即使我想留下观看,也没有勇气,因为可能走不出去。
穿过这个草场,转过一个山脚,1条大河倘然出现在眼前,如此清澈、2岸绿树掩映,完全比江南、岭南的山河还要秀美,直到和司机聊天,我才猛然明白,这条是黄河
       哦!如次秀美、清澈、纯净的黄河,完全比美清新的厦门凤凰花般妹子、岭南大山修行的玉肌冰肤的玲珑还要让人可亲、可想拥有。(现在明白,我为什么对这里的藏族妹子情有独钟,这个完全就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大眼藏族美女的眼睛啊!清澈透明、一尘不染……所有美好干净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还有这段关于玉皇大帝的家庭成员的神仙规划:天人的家庭成员—— 王母是是大美青海海南藏族的女儿,情人是那风花雪月大理白族的女儿,孩子是藏西高原的明眸的孩童……
       我记忆里的黄河——第一段:三月桃花盛开的大禹黄河游览区的黄色沙滩;第二段:干枯狭小的济南黄河的十月的铁桥白杨;第三段:兰州中山桥还算宽广浑浊的羊皮筏子。
       沿着黄河,一直行到玛曲久治的分路口,这里完全柏油路,进入久治县范围,全是柏油马路,虽然道路,不是很宽,开起来非常舒服。在道路指示牌左转,跨过久治黄河大桥,一路沿着的是很漂亮的黄河分支,两岸都是山峦草原,衬托黄河更加美丽,又像长发飘飘的丰满成熟、穿着连衣裙的优雅女子,是江南的丽人,还是城市少妇呢!反正这种美,只有纯甄的女子的美,才可以形容……
       车子开了1个多小时才到达,久治县城,这里的临街店面,都有藏、汉双语统一的门面招牌,还有十公分以上厚度的铜质大门,没有问到缘由,和很多县城不同,整个街道都是藏族特色的门面房。
-----------------------------------------------------------------------------------------------------------------------------------
                       我的花园——年宝玉则
天使的翅膀
又一次看到,我身后:白云组成的天使之翼,
第一次是在南海三亚蜈之洲岛的沙滩上的飞翔……
和双臂同时同刻的伸展~
   和太阳的光——
没有宗教
没有神话
没有信仰
只是真实的期盼,然后实现
太阳在黄河第一湾一场暴雨露脸15分钟
郎木寺 大坝草原和阳光 暴雨之间的追逐
在年宝玉则24小时的大雨,我在雨中徒步完成了仙女湖、妖女湖环湖,从头到鞋全湿后出现2个小时
色达五明佛学院山顶和白云交叉出现5个小时
在天葬台完美展出了3个小时,傍晚开始大雨倾城,一直延续3天,我离开成都,到达重庆……

        在久治县城,和十来个黑车司机,搞心眼,动辄就是把我当做肥肉想宰一顿,都让我无情的拒绝了,这里黑车司机的普通话,都不错。能够很方便的交流,比较出乎意料的是,这里的汽车站竟然和泰国的汽车站相同,竟然是开在一家小商店里,而且常常是关着门,我在一家兰州拉面店吃过半生不熟的炒面,又在久治县城拉着箱子,浏览一圈,一个在建的酒店,一个宽阔的广场,还有一家医院,没有看到政府部门。在汽车站对面像一个警局、还是部队的住所,中午时分一帮子三四十位的特警服装的青年人,在前后警车的护送下,执勤。难道这里还沉浸在2008年的甘南的自焚的事件的影响中。整个县城的厚重的大门、警队部门的整体巡游彰示这里并不是安居乐业的地方。
        等到汽车站的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开门,他说今天肯定没车的,这个和网上的攻略完全不同的结论,我无法接受的,要等到第二天才可以有车,而且是早上6:30,攻略说年宝玉则门口一天有很多车的,这里车站也没有车子路过。一直不停得被黑车司机打探,一直也没等到拼车的游客,下午三点,我决定做了1辆报价最便宜的私家车,包车去了年宝玉则。
       整个乡间道路比较宽阔、平坦,一路翻越2座四千米高山,感觉到年宝玉则的道路还是比较远的,100元的包车价格,对于司机来说并没有赚到什么钱,如果拼车他能收入300元,还是有些生活费用的,可惜到年宝玉则的游客,百分之九十都是自驾客!
       远远看到的年宝玉则的雪山,周围广阔的草原,还是能满足心里面的渴望和好奇。在其他地方看不到如此的漂亮的景色。无边无际的绿色,偶尔点缀的或黄、或紫、或粉各种七色花海,远处高山顶上覆盖一层白雪,再往上是蓝蓝的天空,飘着棉花糖一样的白云……
       草原深处是成群的黑色牦牛、棕色的马群、滚动的羊群。
       进入景区,在仙女湖边上的小店和帐篷规模,比想象中小,似乎这个景点没有想象中的生意兴隆,进了左手一家的藏族餐馆,打听住宿,这家一个十六七岁的妹子,热情的给我介绍,其实这个妹子在我第一眼看来有二十多岁,因为不像重庆妹子一样,水嫩水嫩的,藏族妹子肤色是天然的小麦色,非常好的普通话交流,我就住在她家的帐篷里,80元1天,不收押金,第一晚是一个北京的65岁的大爷同帐,大爷一天可以徒步30公里没问题,而且背着20公斤的装备哦!还有让我佩服的是熟练使用智能手机的各种工具:交通、地图……他说自己接受过西藏卫视的采访呢!反正在川区、藏区随时可能遇到的都是旅游大咖!
       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来,好像要下雨,我穿了羽绒服,呆在藏族妹子的餐厅吃饭,给手机充电,住宿的帐篷是要到晚上8点半才开始供电。因为这时才天黑。可是一没太阳,就体感很冷,我吃完饭和开朗的妹子聊天,但是她妈妈似乎担心,我会拐走妹子呢!总是用眼看我,2天在这里也没给妹子拍过照,因为她一直在忙,生意都很好!在第二天不是饭点的时候,邀请给她拍照,她不要,只是想给我拍,当然是没有拍!2天的时光,我要么在天气好的时候在外面拍照,要么躲在她们家的火炉边烤火、考鞋子、充电。妹子打算初中毕业考去成都的某个技校学习!我看她看的是高考的书,鼓励她考西南民族大学,北京的民族大学呢!也许这辈子再也不会遇到,没有给她拍照,没有问她微信!她家属于藏族有钱阶层吧!哥哥承包了年宝玉则的整个仙女湖周边所有的商业项目:停车场、商店、餐饮、住宿都是他们家在包给亲戚和邻居打点,说只有夏季三个月和国庆黄金周才有人在这里做生意,哥哥最多30岁的样子。
        年宝玉则的美只有我的相片去形容了,最近几年书看的越来越少,相片拍的越来越多,在第二天一早起来看,又没有日出,还是细雨绵绵,继续回笼觉,再起来的时候天气阴云密布,已经不少的摄影师开始拍照,有人开始徒步仙女湖,我也毫无睡意,没刷牙、不洗脸,用矿泉水清洗手指,戴上隐形眼镜,开始向仙女湖出发,这个时候并没有下雨,如果下雨的话,我是会在景区再呆一天的,一个人沿着湖边向深处走,开始路非常好走,只完成三分之一的时候,我后悔自己没有带雨鞋,二分之一的时候后悔没有穿全身雨衣,这个时候开始下起细雨,穿过的道路是灌木丛的泥路,已经没有路可走了,灌木丛和身高差不多,树丛上落满了雨水,过去就是全身湿透,还好我的羽绒衣能防简单的雨水,身上并没湿透,只是裤子全湿,鞋子里全是水。一直担心湿气再侵入身体,得了关节炎或是风湿病。
        一路上超越1对北京的夫妇,1群四川游客,我还是选择自己一组,这样想走多远走多远,只是拍了风景相片,天气不好,没有必要拍照。拍出来也只是阴天和一片湖水,走完仙女湖在湖边遇到头一天就进入景区的3个喇嘛,和他们问好,一起拍了一张合影,也算有缘人,我倒是今天第一个进入景区的人。穿过一条小溪,一片草原,在草原和一直乌鸦、一只硕大鼠兔偶遇,鼠兔本来想袭击乌鸦的,当我靠近的时候,乌鸦飞走了,鼠兔钻到了地下。
       向前大概五百米,就是妖女湖,妖女湖的范围并不比仙女湖小,没打算妖女湖也走完,所以就在2个湖的交接处乱逛了一下,没风景、冷,然后就回程。一条小路走到底,也没能找到妖女湖的对岸,只好在距离7米的地方放弃,然后来到路过的草原,这时候好多人都到了,都在草原上拍照,我远远的看了一会,这个时候马队过来,驮着不想徒步的游客进来,他们走的是我没走的,就想走他们的路回到景区大门。
        这条路也是开始的时候好走,中间一部分穿越灌木丛和走泥泞的道路。不停有马队过来,一个游客看我一个人,和我打招呼,他们说自己差点死在妖女湖的帐篷住宿区呢!好吧!高原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所以他们选择骑马出来。还有另外一个马队遇到我远远的停下,游客告诉我把雨伞收了,因为马匹胆小,不敢和我相遇走过。嘿嘿!
       我在极尽体力崩溃的时候,穿过一条10几米宽的河水,回到帐篷,更换了干净衣服,幸好后来没有生病,湿气也没有像在黄龙一样侵入身体。这个徒步是我在高原地区最后一次的徒步了,因为我对毫无意义的景区徒步也没有兴趣,今后的生命也就是热带的阳光、沙滩……
      吃完中午饭,这个时候仙女湖并没有在下雨,我不停得烤自己的鞋子,因为要么拖鞋,要么烤干鞋子,事实我不会告诉你我的鞋子晚上八点才被烤干。
       一个下午都是拖鞋,然后偷拍对面小店的年青的售货员妹子,她的眼睛是真的漂亮死了,又带着口罩,而且从不正面看镜头,很有神秘感呢!
      下午三点左右,天气开始放晴,空中露出的大片的蓝天,让所有的游人兴奋不已,这个时候的年宝玉则就是画里一样,找了好几个大师给我拍了纪念照。
       晚上开始又下起小雨,在餐厅吃完晚饭,烤干了鞋子,和餐厅小妹依依不舍的道别,帐篷一个人住了一宿,6点多起来往景区大门口走,希望赶上早班车去往斑玛县,这样可以顺利转车往色达
早晨无雨的年宝玉则,天气透爽明亮,山腰飘荡着一层薄云,似乎可以看到山顶,又似乎看不到,近处几百米,可以看到早起的游客、工作人员。还没人离开景区。我拖着行李箱,准备1个小时走5公里到达大门口乘车。
       路上静静地,能看到远方的蓝天,山头渐红的日光,这一片都是山谷地带,自然看不到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来,山谷里早起的牦牛已经开始走走停停的进食,整个峡谷并不是日光满地,大地、空气弥漫的是草的绿色……
       我越走越远的离开仙女湖,越来越离开藏族的女孩子,云层也离我越来越远,那云层就像藏族的哈达一样,缠绕在仙女湖畔半山腰上,这山就是俏丽的女子,在脖间围了一条圣洁美丽的哈达,目送我远远的离开……我在不同的角度拍摄这美丽,这晨曦里无尽美丽!


       年宝玉则大门口没给自己拍照,因为人工建筑再也不能给心灵震撼!

 
-----------------------------------------------------------------------------------------------------------------------------------
       半个多小时,和一对浙江的夫妇同乘上一部开往达日县的依维柯,1百多公里,翻越好几座山,由晴天到大雾天,然后又是大晴天,只要40元,路上最震撼的是路过一个放牧的牦牛、马匹队伍,一对母女赶着几百头牦牛穿越公路,女孩骑在马上,戴着口罩,只露出动人的大眼睛,黑黑的大辫子。很多车子不得不慢下来,穿过牛群,正好拍照,还可以摸一把牛群。在往斑玛县的分叉口,下车!没想到搭上了善良的红衣喇嘛的面包车,这里大巴车可能等一天都不会来。年轻的喇嘛带着年轻漂亮的妻子路过县城办事情,顺带上了我和2个四川的搞建筑的农人,然后一对年迈的藏族妇人,也经过喇嘛的同意挤上了车,虽然没座位,她们也很开心。到达县城我付了10元的车费,藏族人都没付,喇嘛说没关系!付或不付都可!她们的心都是可爱善良的……
       斑玛县城也是青海藏族特色,这里的建筑颜色偏蓝,久治县城偏黄。面馆里面的炒面是生的,没吃几口,出了面馆就闹肚子,问路的时候,面馆的2个年轻喇嘛给指路如何坐车到色达,后来和这两个喇嘛,还坐同一辆面包车,在一起合影。这里很多去色达的喇嘛,几乎每辆车都一半的乘客是喇嘛,2个20岁左右的喇嘛,很是热情的和我交谈,他们用的是苹果手机,路上买了很多碳酸饮料喝,还谈了一些资本主义的哲学问题……
       斑玛县到色达的班车,肯定是不方便的,所以人们都是选择私家车拼车出行,在这里没看到他们的汽车站,只在地图里搜索到一个汽车站,到近处一看,才建了一半,想蹭个厕所也没能成功。拉肚子只好到傍边的山沟里解决。
       车子再次从斑玛县出发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多,出县城不久,我就瞌睡起来,开始的路似乎在修路,但是平坦,沿着山脚走了一会,当时是迷迷糊糊的,记忆不是很清楚。
       人清醒的时候,是车外的日光投了进来,坐在最后一排给颠了一下,同行高个大眼睛的喇嘛,可能给撞了一下头顶,这个喇嘛典型的藏族人长相,也像高建平的长相,如果是女生,就是我非常喜欢的藏族女子了,当然五明佛学院回色达的车上,坐在旁边的就是这样长相的女子,我邀请好几次合影,那女孩子都没同意,我也没机会偷拍到相片。这是我第四次遇到大眼藏族女子,如此喜欢的女子,虽然她一点都不喜欢我。下次在遇到应该有机会合照了!瘦一点清秀的喇嘛和高个喇嘛,两个人在开一个玩笑。
我被窗外的蓝天震撼的时候,车子就开始翻越一个高山,这里是莫林段公路,也是4000多米的海拔,我是下山的时候,开始有关于的风景的记忆的,这里大山肯定没有信号的,只是很漂亮的高山草原风光,蓝天的层次不同,草原绿的不同,这里是深蓝和深绿,原生态的美,无穷无尽。司机好像明白我们的心理一样,在山脚找了一家牧民开始洗车,洗车的水是山上流下来的泉水,用石头砌了一个小池子,用柴油发电机带动水泵抽水上来洗车。牧民二十多岁,只看到开店的老人,3个小孩,最大的男孩子,十来岁帮着洗车,稍小的女孩子在晒奶制品,最小女孩叫着哥哥、爸爸吃西瓜。牧民一边洗车和司机交谈,听司机说洗车只要10元,不知道够不够发电的油钱。
       呆在阳光正好的草原上,和喇嘛对视,偶尔问几句去哪里!做什么的!邀请他们给我拍照!草原真是各有不同的美,有的喇嘛跑到远远河水下游方便,他们都是蹲下来方便的,穿的衣服是裙装。
这个休息地段是全程最美的,后面有几个休息的地方,天气已经阴沉了一些,路上竟然在山里有一大队的觉姆,在山里搞活动,都是非常年轻的女子,剃着短发,红衣裹身,只是车子飞快的路过,也没能仔细看清楚。她们有豪华的房车呢!
       再次翻越4000米的高山的时候,就是人口稠密的四川地界了,这里是年龙寺地区,公路开始沿着河岸前进,在年龙寺镇只检查了我的身份证,喇嘛可能都没身份证,而且不检查。翻上没有草原的山梁,路牌标识:这附近有几个景区,沿着公路很快到了色达县城。
色达县城和稻城县城的城市景观差不多,没那么久治、斑玛的藏族特色,和东部县城也不尽相同。我在拼车点是直接上了去五明佛学院的面包车,8元车费。
       车子很快出了县城,沿着公路偶尔是草原,偶尔是山脊的一侧,路上在一个小镇开始堵车,修路的原因,双向车道有时只能是一部车通行,有施工人员在指挥,每边各放行一会。中午时分还是挺热的,我只穿了一件薄外套和T恤。
       在车上远远的就可以看到整个山坡都建满了鳞次栉比的红房子,路边是摩肩接踵的红衣喇嘛,各种车辆络绎不绝。在一个新修建筑的下方,一个停车场,所有的班车都停在这里,喇嘛、游客都在这里下车,去向各自的目的地。
       我拖着箱子,一边走一边打听住宿宾馆,到达半山腰的佛学大礼堂,高大金碧辉煌的建筑,傍边很多售卖的摊贩,水很便宜,不是旅游区的价格,而是一个亲切的小区,除了红衣喇嘛、红色建筑,完全没有味到到处贡香的味道,没有到处的梵音佛唱。三五成群的喇嘛,相互交谈、话别。大多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
一个藏族人指点我沿着台阶往上走就可以到达宾馆,可是海拔三千多米的地方,背着十几公斤的背包、二十几公斤的行李箱,要爬三层一百多级的台阶,还打着遮阳扇,带着天蓝墨镜。很是吸引人嫩呢!路过南方来旅游的美女,相互打招呼,很羡慕我能住到山上,当我累成狗一样爬上山顶,看到将要入住的佛学院宾馆,在酒店门口,可以看到整个山谷的全貌,惊喜、惊喜……,只有这种感觉!
酒店前台是一个偏向维族长相美女,人长得很白,没有大床房的单人间,只有床位房,我住到了4楼的房间,原因为可以有窗户,可以看全景。没有其他的床位房。等到了4楼,就开始后悔,这里只是楼顶的简易工棚房子。没有全景的窗户!
       房间打开是一种从未体味到过的怪味,不习惯,不是江南发霉的潮味,不是柳州三江程阳八寨的湿味,不是泰国素叻他尼大巴的甜腻怪味,反正不习惯,像某种香的味道,也不是,也不是动物的味道,后来知道可能是藏族食品、衣物的味道。
       我放下行李,就匆匆的往西跑去看风景,希望拍各种光线明亮变化的美景。
       酒店大门对面就是坛城,最灵验的坛城,只要在二楼坛城,转经筒100圈,可以消除世界全部疾病、痛苦。
       走到坛城的一楼场地,台阶口坐着几个,手里握着零钱不停乞讨,衣着脏兮兮的藏民。观景台挤满了信徒、全国各地来的游客。我走了半圈,买了一个雪糕,一瓶运动饮料,走了很多的路,需要不停补充水分,才吃了几口,就被一个脏兮兮的藏族小孩子,非要拦下来要钱、要我手里半只雪糕,雪糕给了她!还是有几个小孩子拉着我的衣服不让走,在游客美女的提醒下,快一点躲开,才摆脱了!
       我在坛城一楼走了三圈,二楼走了2圈,只是为看不同的信徒,远远的给有感觉的人、物拍照。
       往西去,直觉是可以看到更美的全景,西边还可以看到日落,先是一个佛塔,角度比坛城高了很多,八角塔三层,人们只能在塔下转塔。沿着下方的小路,再往西,要穿越觉姆们的住宿区,偶尔路过两三个背着水壶打水的觉姆,这里没有自来水,没有消防设施,吃用的水,都是从远处背回来的,每个水壶大概在30公斤左右,大多的觉姆是高原红,这里的觉姆不在戴口罩。很多面容姣好的女子,很多会羞涩面对镜头。偶尔也有老态龙钟的觉姆,一般都有年轻的觉姆照顾。搀扶着走路……
       沿路可以看到佛学院山谷外侧的风景,大多还是草原,只是很少放牧的人,山脚都会有蜿蜒曲折的道路,向那山外、向那世俗……
       走了八百多米,就是一个停车场,旁边两个山丘,被修饰成了公园,左边山丘矮了一点,树木多一些,草坪上坐满了聚会的游客、觉姆。觉姆们相互低语、看着平板电脑。游客大多在拍照,各种自拍、搔首弄姿的!
       远看整个佛学院的全景更加震撼了,这里没有杂物的视线干扰,只有接天连地的红色房屋,一会阳光满地,一会乌云遮头,最好看的是蓝天和云朵相接,山谷中各种金色建筑,在有阳光下来的时候,会折射出金光,像佛法显灵一般……
       右侧高一些的山丘拍摄角度更完美,这里可以拍摄夜景,夕阳落霞的绝美大片。
       快到傍晚的时候没了阳光,夕阳落霞应该看不到,体感一下子冷了很多,我回到房间穿羽绒服,度过晚上时光,这时候看到同屋的住客是藏族的老妇和2个年长的老人,带着一个6岁的小女孩,我给小女孩一个巧克力能量棒,她很开心的吃了,后面和我合影拍了相片,小女孩很是精灵可爱,和他们一起的藏族人,好像很熟悉了。3位老人普通话基本不会说,偶尔能明白他们的意思,有请我吃他们的食物,可惜房间的味道我都闻不惯,不要说吃他们的食物了,他们只是来转经的吧!
       我很快出去下山到大礼堂附近溜达,拍照。在内部转了一圈,路边有卖瓶装鲜奶的,我闻了一下,就没勇气喝一口,第二天也送给了藏族小朋友作为早餐。
       入夜的佛学院到处灯光亮了起来,我到了喇嘛的住处区、第二个停车场,打听了第二天去天葬的行程。回程路过讲经堂的附近,一个30岁左右的喇嘛和我同行,聊了一点家常,我来自何方!问我什么是幸福,我说“是让我感觉欢乐舒服的东西”,也许他不满意又追问了一些,只是我已经在2个月后,记不清当时聊天的所有内容。然后我们道别,我一直觉得自己的回答很肤浅,内心那么多的思考,一时半刻没能组织好很好的语句和他讨论,但是这些怎么和别人讨论清楚呢!只是自己和自己讨论的时候,才有清晰的文字吧!在一家川菜厅吃了盖浇饭。在爬回山顶开始拍夜景的时候,晚上九点,回到下午第一个拍摄点,开始拍摄的时候,发现相机打不开遥控快门,很是郁闷,随意拍摄了几张,回到房间很快睡下。同屋的藏族老人带着小朋友十二点多才回来,我差不多快睡着,只是睡眠不是很好。
       第二天一早,可以方便的洗漱,小朋友也起来了,只是少了昨天的活泼,我和他们道别,在大堂寄存的行李,在佛学院的另外一侧拍摄,这一侧主要是喇嘛的住宿区,在面店吃了一碗牛肉面早餐,中午十点回到酒店大堂,为下午去天葬台做准备。休息了一个小时,和一群重庆姑娘聊天后,在准备下山时又遇到同屋的老人,没看到小朋友。来到山下停车场,和一家三口拼车出发天葬台。
其实色达的年轻僧侣不也是,享受了高科技的,到处可以看到苹果手机、平板电脑。他们辩论的是资本主义和供给侧改革。
       在高原的人民,不再是愚蒙的精神——追谁者,而是有着自己多种生活的选择和拥有人了。

     这张图片,我命名“一念佛心”,只是一念之间——60年佛门光阴,要慢慢生活!

       这张图片叫“前尘”,小朋友在我转佛塔的时候,拼命拉着我要钱,我也看到了带着她的大人,还是会有陌生人给一点的钱,小女孩,一直要我吃了一半的雪糕,我极不好意思的给了她!图片里面是向两位年轻女士要钱,女士也没有给!但是心有慈悲。红衣女子的前尘会不会就是小女孩的前尘呢!


      这是两个主角,一人已经出家,似乎像汉族人士,一位白衣女子在寻佛的路上,两人只是“转身”的距离。

 
------------------------------------------------------------------------------------------

             2016 红衣佛教 断肢往生  鹫鹰升天
生,灵
生的气息 灵的存在。消防隐患严重,院主需要对自己和信众的生负责,不能无休止的和秃鹫转换
五百多只秃鹫,盘旋天空
天葬行僧,直接是将人的尸体劈开来多段,用来喂给秃鹫,需要多大勇气呢,毫无畏惧生命,想着人就这么给动物吃了,都不寒而栗,何况要把人砍成多段,闻着血腥的秃鹫争先恐后的扑向人尸。行僧穿着蒙面的藏族法王的服饰,看不见任何表情,穿梭于秃鹫和人尸之间,将老弱秃鹫,从底层鸟群里拖出来。吃饱的秃鹫,爬上山坡,挥舞几下翅膀,重新飞上天空。鸟们喜欢排队式飞舞滑翔天际,各种俯冲翱翔,藏人终于借助于秃鹫上了天堂,翱翔蓝天,天空蓝的真如锦缎,点缀着棉花糖的白云,穿梭的成群、成对的秃鹫……
本来1点开始的活动,后来增加逝者,一共12位去天堂的人,集体享受天葬的荣誉。天葬最后只看到逝者的上身骨架,鲜红色的骨架,还被秃鹫推来夺去,实在没勇气细看,只是觉得如看过的宰杀家畜牛羊的最后场景,并无两样。

 
 -------------------------------------------------------------------------------------------
       在下午看完天葬的时候,我就立刻乘车离开佛学院,同行的都是转山的觉姆,这里的觉姆似乎更勤奋,更忠于信仰。四个人在药王山转山下车去了。
       坐在我旁边最喜欢的王母样子的大眼藏族女子,始终多次拒绝和我合影,她带着一位年长的老人,不知去何处,这女子又一次的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就坐在我的身边,我可以清晰的看到脸颊刚刚晒得高原红的血丝,殷红色的血丝,让我很兴奋,所以多次邀请合照都没成功,试图偷拍几张,她也用外衣把头给蒙住,好吧!我是一张都没拍成功
       在到达县城的时候,我在汽车站附近下车,找了一家住宿,竟然没电,稍微休息一会,我出去吃午晚饭,热活的牛肉面让我的身体复活,到汽车站打听了回成都汽车出发的时间,早晨五点半出发,让人崩溃的汽车时刻表。
       又花了1个小时逛了色达县城,简单的2条主干道,在超市买了水、饮料、面包,在菜场买了西瓜和苹果,很多年没买到的甜脆的红富士,虽然价格贵,可是我已经严重缺水了,所以必须补充水果了。
       在逛到一个学校的时候,偶遇了一阵强雨。在广场看到很喜欢的气宇轩扬的金马雕塑。各个角度拍摄了金马,这里崇拜的是金马吗!
       由于新鞋子不合脚,右脚开始发甲沟炎,肿起来不能走路了。晚上在酒店电已经来了,只是电视看不了,有wifi还好。这里的酒店价格高于很多的西北县城,先是睡了一会,电热毯的被窝让身体恢复了。西瓜也补充足够的水分。
       但是中雨一直下了一夜,早晨五点的时候还在下雨,我穿着拖鞋到了汽车站,有些微凉,毕竟是十度以下的雨水。
       大巴车在6点出来了,三辆成都方向,2辆康定方向的班车同时出发。我乘坐的加班车在五明佛学院的山脚路口,又接上了数人游客,接着一直沿着317国道,向东方的成都行进。天气是一直下雨的,在小金的观音桥还遇到交通管制,尽管只停了半个小时,但是整个317国道都是沿着山脚,经常有道路在大修,行进的速度几乎都是50公里以下,而且经常会车的时候,道路根本不够用,车辆又比较多。不像青海甘肃那边,道路都是草原宽阔的柏油路。所以今后去色达最好走青海线,会较舒适,风景也漂亮。
       到达成都也是小雨绵绵的,住到了成都音乐学院,在校园溜达一圈,虽然不大,可是美女很多。
    

 
 
 
      在成都休闲调整的一天:
      参观文殊院,找到可以皈依的柜台法门,明白佛家恩福大小,也需要人民币多少才可以,近佛或远佛。五明学院的红衣学院,衣食来自:念经多少的主教奖励,或者家人支持,也是一种念经的劳动。文殊院不收门票,全靠香客供奉,法事多多。厕所一句歇语“话多不如话少,话少不如话好”,处身一想,一直被别人说我的话多是最大的要命之处,所以近年处处谨言慎行,只因我是凡人,所处社会,办公室政治,与人利益纠葛,所以话多,便是坏处多多,若我职业主持、道法讲师、人生授业之人,话多也是良益之技。所以还是关闭国内社交软件……
       离开成都的时候,还是阴天,一直过了遂宁,天气放晴,出来重庆火车站,热浪扑面而来,坐上公交车,一直安排住在了沙坪坝,因为这里的美女,因为这里重庆大学,因为长江索道。最后一站选很喜欢的重庆山城,因为他很像香港,又比香港宜居,心目中宜居的城市全新的排名:深圳重庆丽江大理三亚厦门杭州,就是这些吧!反正房价都涨到外地人不可以买房子的地步,这些城市也只是旅游旅游偶尔居住的地方。不为房子所累,就不会为生活所累。可以自由的居于天地之间,这天地到处便是宜居之地。下面图片是冬天和夏天的2次重庆的面貌。
        这一路在回程感受到夏天,感受最差的回程,先是重庆K1388未有时间的晚点,换到西安郑州西安南晚点错过大巴,黑车司机拉人不让走,接着公交车方向错误,百度故意的!
这一趟旅程,大多数人,不都是——急吼吼往前赶,就像快速路上的熟练的老司机,怎能按耐住跟在别人后面,一片未知的道路,所以超车、按喇叭等,能多快,要多快的往前。没多少人前程是一片坦途,慢悠悠的不去解决,不去到达目的地,路过景区别论!

                                                                                                                         2016年9月6日  修于黄海


本篇游记共含14857个文字,7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羡慕能写游记的人哈~

2016-09-06 18:34

竟然能记得这么清楚,回来两天就记不清细节的人表示羡慕

2016-09-12 19: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