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4加德满都,你的黑夜没有眼睛(三)(泰米尔旅馆内)

53
她世纪 (北京) LV.24
2016-09-06 13:59 592/8

这一晚,注定又是个社交夜。我和早上那个常年在尼泊尔泰国越南倒买倒卖的大叔约好明早九点半一起去佛塔。另外杭州两个大叔里面年轻的那个来楼下找我聊天。看在他历经千辛万苦的份上,我给他带了个芒果,他却转手送了带他过来自称是在对外经贸学习过自称韩可的大妈,大妈自然也是带着她的旅游项目来的。尽管我挡在桌子前,她还是能机智的换个姿势拿走我香香甜甜的大芒果。
那天我本来只想应酬一下,在屋内穿的蓝色宽松短裤直接就被我穿出去了。短裤十分慷慨的给出了我白花花的大腿,第一天在左腿骨磕的几天不褪精品淤青今天还在。我好像是一个神秘宇宙,深紫色的皮下淤血是我的暗黑物质。因为人太坏,坏事留下的痕迹都久久不能散去。刘先生说他很想一把摁下去。
其实我发现他用静音拍下我白花花的大腿时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所以开玩笑的告诉他即使删了也可以通过小米的云端找回来。他却突然问我能不能就这样出去,我还打趣地反问他为什么不能,这是短裤不是内裤。
夜里的泰米尔是浮躁的,但是我住的街道总是比喧闹要安静一点,顺着到道路,我们没有计划的走着。泥泞而漆黑的小路把我们指引到了一条即使没有车都尽职尽责扬尘的大马路。街边水果店的老板一直绷着脸,像所有我遇到的小老板一样,他旁边也有个喜欢凶凶的看着你用当地话帮腔的"好朋友"。这位好朋友也许是对面卖杂货的,也许是开旅馆的,更可能只是一个打下手的。为了少50rs,我一直在说please,please。那种可怜的腔调让刘先生差点就付了钱。可是我连I love you都说出来了,400rs六个大芒果当然也是可以的,毕竟谁都不亏。
我掏钱想把两袋大芒果都付了,刘先生在我后面一个半环抱把钱交了出去。老板们看到也都见怪不怪的笑了,没办法,中国风嘛。
回去的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下子就认出来了,也许是太想回去。刘先生以摸完芒果的手很粘进到了我的房间洗手。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大男人洗完手后要擦手。我在洗手间门口告诉他赶紧走,他犹犹豫豫地出了门。
我也是这时才反应过来,我马桶里带着姨妈血的手纸没有冲掉,挂着的内裤也就在床边,姨妈巾粉红的娇羞地躺在床上。从这时起,我就觉得不对劲了。那晚,他和我本来讲着我独特的撒娇式砍价风格,却以壁咚开头总把我往欲望的话题引。
汤汤水水推推搡搡其实铁铁实真真切切是想搞暧昧。


人就是要这样,得不到的永远在张望,得到了的永远再回想。我也愿意以身试法,斗战成佛。

本篇游记共含992个文字,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