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行.走(2013)

38
longer (成都) LV.4
2016-09-06 14:37 171/8
  • 出发时间/2013-08-06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4500RMB

        记得初中时代踢球,同班有一个兄弟踢后卫。那叫全副武装,从头到脚除了脸露在外面,其他地方都被各种护膝护肘护腰护腕包裹得严严实实。比我这守门员既小众又弱势的球场群体还装备得全面。恨不得再戴个面具直接上演橄榄球大战了。我记得无论什么级别的比赛,上至学校之间的“非友谊赛”,下至班级内部之间的AB队长争霸赛,临上场前,他都在队友面前非常认真地戴好护腿板,再把长长的白色球袜从鞋底扯出来盖住护腿板,往膝盖上一弹,那叫帅气。当时,用护腿板的人在甲A联赛级别以下的应该都不多见。除了这个兄弟,我印象比较深刻是当时全兴队的邹侑根,他瘦瘦的小腿戴上护腿板仍然不丰满,但是那双腿里能迸发出无穷的能量。但这兄弟的腿健壮无比,身形是属于姚夏的那种类型,由于场上位置关系,我们俩倒是很“亲密”。打中卫的他站在我面前像一堵不高但很宽的墙,经常遮住了我视线的下三路。所以当时过来高球并不怕,最怕的是对方单刀的时候他不能迅速从我的视线里消失,反而会和对方前锋巧妙地打二过一配合晃掉我而破门。我记得他在场上最擅长的是用脚背以上膝盖以下的部分开大脚,后来我也就慢慢地明白了他为什么如此钟爱护腿板,并不是要刻意显得专业,而是要经常磨损护腿板里面的身体部分。但他为什么要戴护腕呢?作为一个守门员,我当时的装备简陋得好像一个拖拉机司机,一副不知道是谁施舍的护膝,破破烂烂,还一只一个颜色。没有护腕,戴着一双当年大货车司机开车用的白色粗毛线手套。而我的第一双守门员手套,是初二下学期才去体育用品店用自己攒起来的夏天喝汽水的零花钱买的,很厚,很热,但很安全。我非常喜爱,恨不得当时做作业吃牛肉面都带着它。红黑相间的颜色。至今还保留,25元。要知道,对于一个守门员,手套意味着什么。但是对于一个中后卫,护腕意味着什么呢?我一直想找他借但是一直没有开口。后来好了,有一场比赛,他突然把护腕摘下来对我说:“太热了!来,给你戴,保护下手腕!”我受宠若惊,接受了保护自己的任务。我们在一起踢球时间不短,他在我模糊的印象中,除了几次和对方同学打起来,还进过几个乌龙球,还有就是他喜欢用声势吓唬对方,当离对方前锋还有近5米远的时候就会大吼一声,试图吓到对方,有时会有用,后来踢球的人渐渐熟悉了,也就当是狂热球迷冲进了球场。有时候想起来,他当时甩着长长的头发,瞪圆了眼睛,还有点神似卡恩。可惜卡恩是戴手套的,他除了不戴手套,什么都戴。后来上了高中大学,也遇到过少许这样的对运动装备要求到极致但对运动技术毫无兴致的同学,他们大多数的特点就是:阿迪耐克美津浓,一上球场很日龙。其实我也能理解他们:一、显得专业而能吸引大家的眼球。二、在激烈的对抗中保护好自己。三、时间长了,保护好了自己,自己也就觉得真的专业了起来。
          这让我不禁想到了在路上的形形色色的人,有开越野的,路虎、丰田、Jeep、长城。有开摩托车的,哈雷、嘉陵、力帆、野狼。有骑自行车的,Trek、Giant、飞鸽、凤凰。有步行的,有穿着登山鞋在公路上暴走的,也有穿着高跟鞋在寺庙里朝拜的。还有五步一磕看起来像蜈蚣一样在路上蠕动前行的。当然还有坐飞机和乘火车的。对于同样一个目的地。坐飞机的人觉得:一个多小时就能到的地方,你们要开两天车各种折腾劳累才能到。这不是有病吗?就像开车的不能理解骑摩托车的,骑摩托车的不能理解骑自行车的,骑自行车的不能理解徒步的。开路虎的看着自己惬意轻松超过的一辆辆QQ或长安之星,或是从墨镜里瞟一眼这些长的像面包,行得像蜗牛般的小车车,嗤之以鼻。或者嘟哝一句:这些破车还上什么路呀。骑着Trek的时尚年轻人,用墨镜面罩包裹着全身,不管什么颜色的衣服,都想象着自己的紧身衣是黄色领骑衫,看着偶尔骑着凤凰牌自行车驮着面粉或酥油的藏族老乡,也会嘲笑到:有什么年代了还在骑小时候我们因为前杠太高而上不了座位只能在三角区蹬半圈匍匐前进的老式自行车。装备精良背着比自己还高的也不知道多少升的里面装满了帐篷斗篷莲蓬的大包的徒步者们,看着在路边的磕长头的朝圣者们,或许不能理解,或许觉得他们才是一类人,至少他们都是直接用身体在移动,他们最接地气。虽然他们有时候也会回过头,对后面的来车竖起一根指头。我想起一个故事,一辆奔驰行驶在路上,副座三岁的小妹妹突然说到:“爸爸爸爸,路边的人在向我们比中指。”爸爸大怒:“他们就是仇富,让我们去撞飞他们。”然后将路边搭车的两个年轻人撞下路肩。妹妹啊妹妹,你不知道国际手势有两种最通用吗?你数错了,他们竖起的,不是第三根,而是第一根。看来,这一种爸爸还没有教你。
         前进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开好车的觉得自己最牛,骑好车的觉得自己最牛,穿好鞋的觉得自己最牛......磕头前进的觉得:你们都牛。但是他们走的,是一生的路,终点是在来世。但是旅行者们,终点却在起点。我们无论有多么牛,有多么快,行得有多么远。无非是在兜一个很大的圈,朝圣者们才是在真正的前行,不回头地前行!
         旅行,成为了越来越多人的生活方式。“在路上”,成为了很多人的座右铭。我又想起了多年前《血色浪漫》里的钟跃民,想起了凯鲁亚克的名句。有的人在路上,是因为一直在路上,停下来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索性他们的家就统称为“在路上”;有的人在路上,是因为工作太疲惫,家庭太琐碎,他们不敢去面对,他们习惯了折腾,害怕静下来,只有在路上才能暂时地麻痹自己,反正在路上,不管那么多。结束旅程回来继续疲惫和琐碎;有的人在路上,是因为他们清醒的知道,在路的另一端,会有让自己停下来的理由。行走,是为了停留。停留,是为了等待。他们的“在路上”,是幸福而值得期待的;有的人在路上,是因为他们就喜欢在路上,在路上有他们的生活,也有他们的杰作。就像旅游卫视里的人,自己在路上,也带着别人在路上;有的人在路上,是因为他们看着别人在路上,所以好像自己也应该在路上。他们走着走着就觉得自己真的在路上了。可是,他们在路上,最关注的却是“什么时候能回家啊?”;还有一种人,他们在路上,是因为他们一直在家里,他们觉得自己应该在路上了,所以上路了。

        每次夏日假期的长距离跋涉,都让自己有不愿停下来的感觉。其实是也是害怕停下来,因为停下来就不知道该干什么,是一种逃避。其实现代的人们最缺乏的,就是停下来。停下来,才能思考。可是这太难得。
         整个七月,自己一直在路上。从首都到江苏,从发达的东部平原到发展的西部高原,或是因为工作,或是因为旅行。坐过飞机打过的,挤过地铁淋过雨,算算行程也有将近八九千公里。小时候形成的观念:祖国很大。长大了其实还是觉得祖国很大。而且祖国很热,在北京逛故宫,夹在来自全国各地的爸爸妈妈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娃娃中盘旋前进,皇帝的宝座什么样儿已经只能在照片中去找寻,而御花园旁小卖部的热汉堡的价格,倒是印象深刻。在江苏将近四十度高温下工作,为了学生吵过架,蓬头垢面见过砖家。在北京吃过烤鸭,在常州买过西瓜,在周庄买过蹄花儿,在机场叽叽喳喳。发达的首都和东部,让我们再次见识到工业发展带来的环境问题和高温天气。有的东西,就是不能两者并存,除非出现了第三者。

        真正的旅行从七月下旬开始,关于旅行。很多人一直在策划,在计划,在谋划。要不没钱,要不没闲。要不就是没闲钱。当你把所有的因素都调整到位,把出发归来的时间和行程安排算计得天衣无缝。钱,还在。闲没了。闲,还在,路没了。老天不等你,大雨不等你,塌方不等你。不是你唱两句“乌云乌云快走开”它就真的会走开。从成都出发经陕西甘肃青海,从有想法到有做法,不到24小时。这应该是我最近几次旅途中最仓促的一次。不过,事实证明仓促也很好。仓促显得没有后路,可凡事都想到后路那怎么去上路?跳伞的是没有后路的,创业成功的是没有后路的,地震里自救保住一条命的是没有后路的。当然,跳楼的和机场搞爆炸的也是没有后路的。
         在一个炎热的正午,三台二不挂五不起眼的小型私家车辆默默地上路,带着三台嘶哑的对讲机和九个同样仓促的人踏上了近3700公里的路程。个人认为,从自然风光来讲,祖国的西部还是略胜于富裕的东部。上帝是公平的,给了你金钱,你就只能看平原。在充斥着风沙和显露出贫瘠的大西北,你也拥有壮阔的山川,还有很毛的牦牛和很酥的酥油。还好,007虽然先天条件不足,但鉴于主人不计后路的大胆和之前的种种实践,对于各种路况早已见惯不惊。上过雪山,下过草原,趟过沼泽,越过地热。已经完成过多项很多越野车主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虽然身份卑微,但经过历练,见识颇多,见过很多奔驰宝马奥迪无敌(SUV除外)一生都不太可能见过的艰险和风景。作为一个车,它足够沧桑。作为一个小车车,它也足够幸运。想想很多S系A系7系一生仅仅往返于酒店、饭店、夜店之间,也真够悲哀的。我又想起一初中兄弟伙,多年驾驶一辆富康,行程十万多公里,走遍祖国大江南北,作为一个车,它也不枉此生啊。

         这次行程,高速近一半。剩余的有很弯很险的山路,也有半幅通过的烂路,在黑夜中攀登过青海甘肃的神秘山头,也见识了塌方下的都汶隧道。最多的一天近十二个小时不停地奔波。开到几乎方向盘瘫痪,离合杆踩断。有朋友说,我是拿生命在开车,关键还是开的一破车。我觉得,把一辆破车开出生命,其实也不白费自己的命。还是老话说得好,“不经历暴雨,怎么见彩虹。”“不经历坎坷,怎么见大哥?”我们看到了漂亮的双层彩虹,也领略了青海湖边的绝美风光。定格过鸟岛的鱼鸥,也登上过沙岛的沙丘。在游戏画面般的荒野村落中穿行过,被路边突然窜出的野狗追逐过,也曾为成群的黑得发白的牦牛和白得发黑的绵羊驻足让道。大西北,带给人们的是荒漠,而荒漠带给人们的并不是冷漠,而是洒脱。在地广人稀的西部,开上几天疲劳的车,在夜晚到来之际,困乏很快会被清凉的风和高原的湿润空气带走。没有人会和你争夺这博大的土地和山脉。因为它足够大,大得太多人能分享。而此时,在HK,在Shanghai、在高雄、在Seoul......多少旅行者们在机场发着微博,秀着自己也不认识几个字的登机牌,告诉我们:他们在旅行!迎来大家的是拥挤的人群,爆满的小吃摊,高跟鞋踩平底鞋的百货大楼,充满了奇特气味的地铁车厢......当团友们完成了“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光荣使命后,导游们接下来会绘声绘色地开始介绍起马上将要到达的特产店有多么的超值。你们在Beijing享受着one night,我们在荒野吮吸着酸奶。在大热天,坐着大飞机去大城市买个大包包,真的不是很明智的选择。当然,在潮湿的草甸上搭起一个可怜的帐篷,点起一盏可怜的煤油灯,随时担心附近是否会有神秘男子或神秘动物出现也不是太安心的旅行方式。当然,旅行的诉求是不一样的,有人喜欢豪气,有人喜欢刺激。有人喜欢显得豪气,有人喜欢假装刺激。

         在路上,遇到一些车辆,车价可以在西北地区买上好几套房,或承包一大群牦牛。车顶上两根崭亮的行李架,捆绑着看似帐篷睡袋的东西,标签还飘在外面。车上下来几个中年男人,全副武装从头到脚的著名户外行头,不过脖子上手指粗的金链子一直在外面晃荡,在阳光下很是刺眼,幸好我戴了墨镜,不然隐形眼镜都要被晃出来。接着下来的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脸上挂着一幅比脸还大的墨镜,踩着一双长得像元音音标的两个C的高跷。高跷刚一落地,就被强烈的高原紫外线逼回了车里,大叫一声:“哎呀,我的脸!我的cream呢?!我的cream呢?!”大姐,这都高原了,你还要当queen?您还是看看您的双C鞋进沙子没有。同行的另一辆车让我更是大开眼界,后备箱门缓缓升起,两辆车中车缓缓而降。在车中的两个襁褓中的baby应该是双胞胎,虽然婴儿车的上方罩着一层纱布,但是猛烈的阳光一下就刺激了两个宝宝,哇地哭了起来。于是,两辆车中车又像宇宙飞船回收外星人一样被抬进了大车。“哎呀,这么小的孩子被弄到高原来享受日光浴,这家长真是太热爱大西北了。希望孩子们不要被大洗白。”我默默为红孩儿们捏了一把汗,虽然我手里早就已经很多汗。我看了一下这两台车的车牌,富A,哦,应该是沪A。黄浦江看来是满足不了他们了,非要来看看黄河。但也有可能去沪的人太多,他们只好开着飞船出来散散心,散散心。

        一路上的美景总要有人来收,少不了的是相机。可是俗话说美不胜收,美丽的西部风光,哪里是我们凡人收得完的。一路的发烧友们,镜头是随身最贵也是最重的物品。长镜头完短镜头,短镜头完中镜头,中镜头完中长镜头,然后长短镜头......要是真的摄影爱好者也罢。可是有的A牌照的车也爱好拍照。途中遇另一辆飞船,下来一车户外品牌代言人,这车不错,没有穿高跟鞋的。但是有一个穿人字拖的,我一看这温度,不到20呀!恩,肯定是人家车上空调开得够强劲。或者座位下一排登山鞋等着换呢。下来的人手一个XD,或者DX,镜头一个比一个长,都快伸到湖里去了。这群人对着湖面一阵狂闪。突然,一哥们招呼另外一哥们,“这么强的光线,你开什么闪光灯呀!”“您还说我,您不连镜头盖也没开吗?”......我一听口音,再看车牌确认。正确!皇城的!本来我一看自己多年前买的破单反,都不好意思拿出来,但站在他们中间,我套个黑色塑料杯在我的短镜头前面也不一定能被识破。我站在一边,掏出了手机,有的时候,我更信赖乔布斯。
         在西宁城郊的塔尔寺,我再次感受到了藏传佛教博大精深和宗喀巴大师的传奇故事。顶着烈日,我们逛遍了每一座寺堂。穿梭于散发着古老木头气味和浓郁藏香的柱子之间,寺外有虔诚的信徒仍然重复地起身伏地,起身伏地,当年拉萨大昭寺的情景又浮现于脑海。而九寨的水,将我带回二十四年前。当年条件实在太差,支持幼小的身躯负重徒步数十公里的精神力量不正是这神水吗?这世界上能够多年把水的颜色和品质保持的如此完好,我想除了此地,也就只有高原的圣湖了。什么N岛湖的农民山泉那都是浮云。

        
         
        
       
        

         
         行走的方式很多,我选择的是相对中庸的一种。我们没有飞船的高精尖,没有徒步者们的强劲四肢,更没有朝圣者们的坚强意志。我们只是大多数行者中的一员,把屁股放在驾驶室的座位上,把肚子放在屁股上,所以肚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害怕走路。仔细想想,驾驶的姿势和猿猴很像,这种方式其实是平日里养成的懒惰和我们觉得惬意的形态,想到我已经已这种形态移动了11万公里,是应该有成就感还是觉得悲哀?很多年以后,或许我们也只能像猿猴一样,像我们的祖先一样存在于后代们深深的脑海里,人类走了一大圈,也许还是会回到起点。旅行,其实和踢球一样。不需要多么高底盘可以跨越壶口瀑布的庞然大物,不需要防雨防火防狼的户外装备,也不需要把雪山上的一棵树有多少片树叶拍得清清楚楚的长枪短炮。古人们什么也没有,一袭长衣,一双布鞋,一样行遍大好河山,留下壮美诗篇。而我们不能只留下方向盘前佝偻的身影,和电脑里的不知道在哪里穿过人群抓拍到的一抹风景。带着一颗行走的心,带着一辆四轮的车,或者两轮,一轮也行。一双非高跷的鞋,一个能装下回忆的包,还有一个能记录平凡的相机。行了,走吧。
        去翻翻25元的手套,看看是否有必要清洗一下。
 
 
 
 
 
 
 
 
 
 
 
 
 
 
 
 
 
 
 
 
 
 
 
 
 
 

本篇游记共含6293个文字,3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的开篇让我感觉好有深度!

2016-09-06 17:06

引用 雷子 发表于 2016-09-06 17:06:47 的回复:

楼主的开篇让我感觉好有深度!

回复雷子:能读完我写的废话的人都是极有耐性的同道中人。13年写的了。最近整理了一下才发上来

2016-09-06 17:1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longer 发表于 2016-09-06 17:14:40 的回复:

能读完我写的废话的人都是极有耐性的同道中人。13年写的了。最近整理了一下才发上来

回复longer:那段话是你13年写的??

2016-09-06 17:15

引用 雷子 发表于 2016-09-06 17:15:16 的回复:

那段话是你13年写的??

回复雷子:这六千多字都是13年写的

2016-09-06 17:1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有机会一定要去看一下,挺好。

2016-09-06 17:26

引用 longer 发表于 2016-09-06 17:16:38 的回复:

这六千多字都是13年写的

回复longer:太厉害了!!!关键是你那么久远的文字居然还都保留着

2016-09-06 17:27

引用 雷子 发表于 2016-09-06 17:27:35 的回复:

太厉害了!!!关键是你那么久远的文字居然还都保留着

回复雷子:每次写的都留到在 留个回忆

2016-09-06 17:3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城。会。玩。

2016-09-12 10:0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