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王小小在路上】重回广宁村 —— 寻找大碾盘 白石马 黑山头 骆驼馆

4319
王小小 (北京) LV.36
2016-09-06 17:14 5632/88
  • 出发时间/2016-09-03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其它
  • 人均费用/55RMB

【我的预约】写在出行前的话

我又一次预约游记了。
上次是和同学们一起去坝上聚会,当时我写下【虽不年轻 童心依在】——我们相约草原行 http://www.mafengwo.cn/i/5566070.html
草原的重逢让同学们兴奋、欢乐,我们又再约再聚。
9月3日我们要重回广宁村,和同学们相约广宁一日游,重温儿时美好的时光。
        
预约游记通道http://www.mafengwo.cn/note/activity/appointment/

广宁村——许多老北京都不知道的地方

北京石景山,耳熟能详的地方算是八大处、法海寺、石景山游乐场了,可提到广宁村,可能不会有太多人知道?其实,广宁村离法海寺并不远,从法海寺向西翻过一座小山坡,顺着防火道、夹皮沟,20分钟的路程就来到了广宁村办事处。
最近学长康健大哥的《广宁村记忆》,把广宁人的心凝聚在了一起,不论老小、不分男女,互相回忆、相互叙旧,也唤起了我许多儿时的记忆。
在这里我特想感谢微信的发展,因为微信让我找到了40多年前曾在广宁一起上过学而又多年失去联系的发儿小们。
大碾盘、白石马 、黑山头、骆驼馆;还有当年跳皮筋的操场、 玩拽包的街巷、和小伙伴玩羊拐的小平房;老爸带我上山逮蝈蝈、刘爷爷教我学编荆条筐,这些往事一股脑都想了起来!
另外还想特别提一句的是,广宁村出美女呦!大家调侃说:可能是广宁人祖辈一直喝深井水的缘故吧。
想起这些,我这个曾在广宁村生活过的广宁人准备再一次重回广宁,寻找儿时的记忆。

广宁的传说

广宁村位于石景山区西部、永定河的东岸,坐落在四平山、黑头山之间,三面环山一面有水,是块风水宝地。
她,虽然叫村,却没有种田的人们,这里大多是石景山发电厂的员工、家属和首钢及铁路的子弟。
记得小时候在我同学彩霞家门口有个大碾盘,几个同学完成学习小组的功课后,就在碾盘边上的空地跳皮筋、玩拽包,在幼儿园门口还有个白石马。文化的传承和历史的遗迹在广宁许多地方保留着。
听老人们讲:广宁这个地方原名广宁坟,因为明初的时候广宁伯刘荣葬于此地而得名。 刘荣原名刘江,因“靖难”之役有功,明永乐皇帝赐其名刘荣,后镇守辽东广宁府(今辽宁北镇县),封广宁伯,为子孙世袭。
据了解,1987年广宁街道北面出土了第四代广宁伯刘估、第六代广宁伯刘允中及其线马氏墓葬三座,共获墓志六方,成为确认广宁村由来的可靠依据。 
下面这几张照片是我在《石景山杂谈》和京西古道获得的,也能从一个侧面看到当年京西古道的繁荣和广宁村的缩影吧!

骆驼馆

广宁村有个骆驼馆,我小的时候经常去那里买炒饼、买炸小黄鱼,有时还顺便给老爸买上一扎啤酒带回家,可是从来没有在街上见过骆驼
记得当年姥爷和我说:想当年,骆驼馆在西山一带很有名。因为广宁村、模式口是京西连接都城的古驿道。门头沟地区产煤,当地人家户户都养骆驼,驮煤运到城里,广宁的骆驼馆就成了进京的必经之道。那个时候,从京西古道过往的人们,走到广宁村,多要歇息歇息,就在广宁村的骆驼馆喝上一盅小酒、吃点家常便饭,再继续赶路。
大家还记得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吧,其中有一段就是对这里的描述:运煤人走到广宁的时候,正是一半的路程,骆驼饿了,人也乏了,一边喂喂牲口,人也可以歇歇脚,喝上几杯,养精蓄锐。我想,这恐怕也是饭馆的来历吧!
骆驼馆处于广宁村的中心地带,门面不大,却十分干净整洁。
记得进骆驼馆是两节台阶一个玻璃门,进门左手是玻璃柜台,里边摆放着种类不算多的几种凉菜,当时最诱人的算是香肠、粉肠切好的拼盘,墙角还有个啤酒桶。进门右手边好像是四、五张简陋的餐桌。
骆驼馆的炒饼最有名,素炒饼5分钱一两;肉炒饼7分钱一两

和我一起回广宁

最近一段时间,广宁的记忆总在我的脑海闪现。 
同学们约定 9 月 3 日9点钟在翠云集合,可我有点迫不及待。
这天一大早,我6:20就从西二环的家中出发,沿阜石路一直向西——走高架桥——从金安桥口出来——走桥下——7:08分,就见到广宁村的牌楼了。

没想到,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急着要回广宁,在村口我们4个同学相遇了。
刚要进村,回身偶遇了去买早点、当年教我们音乐课的白老师。白老师还是那么美丽漂亮,哪里像70多岁的老人!
我赶紧给她们留影纪念。

当年的派出所依然没有变化!

一阵嘘寒问暖后,告别了白老师,沿着新建的牌楼和装饰,我们来到了小时候玩羊拐的小厨房。

当年空地上种的向日葵、搭起的豆角架、各种颜色的月季花,还有老爸从黑山头逮回来的蝈蝈的叫声已经没有了踪迹和声响,眼前只有自建的、凌乱的小房子。
小时候的记忆已经不存在了

我们商量先去黑山头逛逛。
顺着当年记忆中很宽、很干净的马路,而如今已经变得狭窄的小路向夹皮沟的方向聊着、看着。
突然想起了当年在这里发生的一个小插曲:
那年冬天的一个早晨,天刚蒙蒙亮,寒风刺骨,街道上没有几个行人。
我买完早点回家的路上,刚到这里,一个声音随着垃圾桶的打开露出一个脑袋:“哎呀!这个天儿好冷啊!”把我吓出一身冷汗。
随后脏兮兮的一个小眼睛的人打着哈赤从垃圾桶里站了起来。看见有人,他望着天空嘴里还“姐姐好”的叫着。我赶紧把我手里的油饼分给他一个。
原来是“望天儿”在垃圾桶里睡了一宿,这个可怜的孩子!
要说广宁人可能没有不认识“望天儿“的。
 “望天儿”——一个20来岁的智障孩子,一双眼睛像细米喇的一样小(感觉眼睛也有残疾),所以大家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他”望天儿。
“望天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来到广宁,天天在街里到处溜达。别看他脏兮兮的,可这个孩子不招人讨厌,他嘴很甜,还经常帮大爷大妈干活,总是大爷、大妈,哥哥、姐姐的叫着。广宁人也都善良,看着这个孩子可怜,只要有吃的、穿的,都会分给他一份。

刚走到街道办事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同学群里号称“村长”的夫人。
贤惠的”村长“夫人知道今天同学们到广宁聚会,一大早起来就给同学们煮花生和老玉米,还热情地邀请我们到她家小二层做客,参观她家的果实累累!,我们也在她家的小二层留影纪念

在“村长”家听到了蝈蝈的叫声!

 “村长”家好是让人羡慕!

睡梦中的“村长”被我们吵醒,洗漱完毕和我们向黑山头出发。

9点左右,同学们陆陆续续来到了黑山头。

顶着日头,我们在黑山头上疯着、乐着、欢呼着、雀跃着!
跳皮筋、玩拽包、踢毽子。
我们仿佛回到了儿时、回到了从前。

玩累了,老郭同学倡议我们到当年的夜班休息室看看。
当年,这里是电厂走夜班的师傅下夜班睡觉休息的地方。
现在,为了北京的蓝天,保证pm2.5的实现,电厂工人多数都备岗或提前退休了,夜班休息室也没有了师傅们的身影。这里已经成了施工队临时的住处。
夜班休息室靠山、安静,在24间房的上面。享受生活的人们在这里搭起了葫芦架,养起了小金鱼、支起了茶桌,仰望蓝天白云,过着自己的生活。
同学们在葫芦架下喝茶闲聊、翩翩起舞悠然自得,非常开心!

当年的帅哥们脸上已经布满了沧桑,但心里非常的年轻和快乐!

小憩片刻,我们向小学校出发~~~~~~·!

这条小巷是我当年去学校经常走的地方,也是去看夜场露天电影的必经之路
记得当年每到夏天周末的夜晚,各家各户不论男女、不分老少,拿着小板凳、带着小马扎,来到学校操场观看《铁道游击队》、《地道战》、《羊城暗哨》。

小学校已经盖起了3层小楼,操场也比当年条件完善了。
从前的3排平房和一到大雪天我们从顶滑到底的学校大坡已经不存在了!

学校东边的和平宿舍还是原来的老样子,旧砖、旧瓦,还有当年的老树,只有新盖的小厨房高低错落的不大整齐。

白石马没有找到,已经建起了清灰墙的房子!!!!!

大碾盘也不见了踪影,只有这红砖盖起的比原来敞亮了许多的建筑。
当年我们就是在这里跳皮筋、玩拽包,看刘爷爷编荆条筐!!!!!!!!
碾盘没有见到、荆条筐也没有人再编了,但让我庆幸的是在我们走街串巷寻找古迹和回忆过去时,遇见了80岁的刘叔叔。刘叔叔身体硬朗、笑容可掬真的让我非常的开心!

骆驼馆已经变成了二层小楼,不知是经营的不好还是什么原因,门口贴出了停业的牌子。

只有这翠云酒店还是那样的红火和兴旺。烤鸭和甜面酱还是当年全聚德师傅教的那个味道,自制的黄啤还是那么的醇厚鲜美。

!!!!!!

大碾盘没了、白石马也没了、骆驼馆现在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更高要求逐渐衰落停业。只有黑山头还默默地守候在那里!

儿时的那些记忆已经成为尘封的往事,只有这当年的门牌号码和百货商场的4个大字还留在现在的广宁

这次回广宁还得到了一个特殊的礼物。
上次坝上聚会一句无意的聊天:“小时候哪个女生要有一副羊拐那是多么让同学羡慕的事情。”有心的美女晴暖这次给了我一个惊喜,送给我一套羊拐!!!!!!圆了我儿时的梦,感激之情不知道如何来表达!
        

谢谢啦,“村长“提供的全景照片!谢谢啦,京芬和同学们提供的精彩视频。

本篇游记共含3437个文字,6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