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情怀·北大荒自驾7日行

20
布衣 (北京) LV.9
2016-09-06 23:09 1953/7
  • 出发时间/2016-08-16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其它
  • 人均费用/4300RMB

概述

时间:2016年8月16日至2016年8月23日,共7天
地点:抚远黑瞎子岛,虎头要塞,兴凯湖
人数:3人
交通方式:火车,自驾,飞机
路程:自驾2400+公里
花费:约13000元,文章结尾附总花费汇总表。

目标:北大荒

总是听父母说起年轻时在北大荒当知青的日子,当年兵团的那些小伙伴们,现在也都年华老去。母亲前几年就念叨,想回北大荒看看,想看看他们的第二故乡,曾经的荒草甸子,现在发展得如何了,故人们是否还都安好。
她周围的人陆续回去了好几拨,说那边建设得相当好,已经是一座整洁的小城镇,弄得她也心痒痒,我也想看看当年父母奋斗过的地方。于是决定今年夏天,陪母亲大人回去看看。父亲当年下乡在抚远,后因太过艰苦,后撤到富锦三江,在那里遇到了母亲。所以这一行,富锦抚远是必游之地。
经过计划,确定此行大交通为火车去,飞机回,小交通为自驾,由哈尔滨租车出发,经佳木斯富锦到达建三江大兴农场,从大兴农场再出发,到抚远迎日出,登黑瞎子岛,抚远折返参观虎头要塞,经兴凯湖回到哈尔滨还车,飞机回京。7天行程,共2000多公里。

地点说明:
(此为示意图,部分路段略有不同)
A:哈尔滨火车站
B:建三江
C & E:建三江大兴农场
D:抚远
F:虎头要塞
G:兴凯湖
H:牡丹江
I: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

第一天 哈尔滨——建三江

8月16日晚,从北京火车站出发,乘坐直达列车前往哈尔滨,10点多列车调暗灯光准备睡觉,应该一觉醒来7点半左右就能到达哈尔滨站。我躺在卧铺上死活睡不着,一直熬到半夜刚迷迷瞪瞪的有点睡意,突然觉得车停了,我这可是直达列车啊,打开手机看了下定位,在秦皇岛站,询问列车员得知,前面有一列机车坏了,正在抢修,所以临时停车。约摸过了一小时,12点半左右,列车才又启动,最后导致到达哈尔滨站晚点一小时。话说软卧包厢里的一大哥,上车就睡,半截不醒,睁眼就下车,不得不佩服!

Z15次,1号车1、2、3铺

哈尔滨火车站的站台上增加了“安重根击毙伊藤博文事件发生地”的牌子。伊藤博文是乘坐火车到达哈尔滨,与随行人员步行走出车站时被朝鲜人安重根刺杀,我身后就是哈尔滨火车站出站口。可见火车站之古老。

从火车站出来,右转,沿着路一直走过高架桥和几个公交车站,会看见一个“神州租车”的灯箱,神州的工作人员会在那里和客人办理租赁手续,然后到马路对面验车。我在出发前已经定好一辆朗逸。

设置导航点为建三江市,一路向东,离开市区后,高速上的车慢慢就少了,今后几天的所有路况基本都是这样的节奏,非常痛快。

在休息区的小超市里看见这么个东西,野生蚂蚁,可以冲水喝,照片看不太清楚,其实都是大个黑蚂蚁的“尸块”,顿时想起范伟演的“药匣子”了。

路两旁逐渐出现了大片大片的农田,一座座现代化农场

从上午9点20分左右出发,到下午4点40分,抵达第一站,建三江市,已行驶570多公里。北大荒的好多名字都听着特有时代感,比如三江、东方红等等。当地人亲切的称这里为“三江”,就像大家管贫嘴张大民叫“大民”一样。脚下的大平原就是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冲积而成。
小城市非常干净整洁,路边没有发现垃圾,人也不多,可能年轻人都出来打工了吧。基本每个路口都有民政部门殡仪服务中心设置的炉子,供人们烧纸用,一方面更干净,最主要的是减少火灾隐患,更安全,防患于未然。

在小超市里碰见了奇怪的蔬菜,被告知这叫老黄瓜,籽可以种,削皮切块可以做汤,皮可以刷绿漆。。。。。。

第二天 建三江——抚远

这一天的主要内容是陪母亲回到当年的农场看看老朋友,其实我也对那个地方现在的样子很好奇。早上退房以后路边吃早点,然后赶去大兴农场,路程不远,大概三四十公里,出城上高速,下高速基本就到了,这一带的高速路建得那是相当的方便。

大碴子粥,那是真香啊,早餐选了鸡蛋饼,面包片,小菜,粥1元一人随便喝,一共花了24元,吃个肚歪。对面桌好像是在聚餐,四个中年大叔,可能是好兄弟,各自带着老婆一起,米饭炒菜,喝着啤酒。就是这么任性,一早8点就开始喝!

早点摊旁边是建三江火车站,吃完正好溜溜食。

火车站内部,只有一个售票窗口,二三十号人买票,下一趟列车是从山海关发车途径建三江开往抚远的,车站只有一个站台。

候车区,就两排椅子,一台安检仪,没有乱哄哄的人群。想必一会要到站的火车也是绿皮车,里面旅客稀少的吧。

从建三江火车站出来,开车去大兴农场,上了高速上仍然没车,两边都是一望无际的农田,点缀着育苗大棚,粮食仓库等现代化农业设施。一路上母亲大人就念叨着想去地里看看,下了高速正好看见一大片田地,种的水稻。

时隔几十年,双脚又踩在黑土地,双手又捧着饱满的粮食,非常激动。

很多人的意识里稻米还是南方作物,东北的作物应该是《松花江上》唱的:“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但通过近100年来人们的努力(包括日本开拓团,朝鲜移民),逐渐更改了东北的农作物结构,使得现在东北大米成为了优质大米的代名词。

茁壮成长

大兴农场大门,好奇现在的农场里面会是什么样的景象。

这是48年前母亲在七星农场场部的留影,照片上的题词是“反修战士”,这POSE有点杨子荣的意思啊,背景是砖瓦房。

这是现在的农场生活区,大兴文化广场,当然晚上也有跳广场舞的,后面是一个新建的小区。广场前是一条双向六车道的马路。

马路的另一边,是别墅区,这样一座别墅,双车库,四五十万吧。

到了约定见面的地点,我们开着车慢慢行驶,母亲在路边不多的行人中搜寻老友,突然大叫:“停车!停车!就是他们!”车子还没听稳就下了车,也顾不上关车门,我在后面看着她一路小跑的过去,拥抱在一起,那相逢的场景靠握手是完全不能表达出内心的激动。

在广场前的合影,最右面的大叔当年是农场的技术员,中专毕业,在当时普遍初中没上完的人里绝对算是学霸级别,会拉小提琴,又高又帅,标准的高冷男神,娶了女知青为妻,在农场扎了根,现在岁数大了,话也多了。

在路边的饭馆里大吃一顿是必不可少的了,盘子太大了,菜量太足了,东北人就是豪爽。他们聊天的时候动不动就说:“我们北方人怎么怎么样”,难道北京不算北方嘛。。。。好吧我认输。

他们还带来了自家种的西红柿,说:“尝尝自家种的柿子(东北管西红柿叫柿子,别问我管柿子叫什么,我也不知道),摘的这几个好像不太好,没啥味。”我咬了一口:“这还叫没味?在城里根本就吃不到这种味道的西红柿好么!”

饭后带我们寻找当年的旧址,母亲以前是拖拉机手,现在车队大院的位置仍然和此有关,停满了拖拉机和各种农机具。最左边的这台拖拉机旁边有两个维修人员正在检修设备,可能是为了一个月之后的丰收做准备吧。

老技术员带我们去参观农业科技园,这好像是一种葫芦,有奇怪的花纹(当时介绍了,没记住)。

基本没人照顾,就这么长着,用他们的话说:养着玩的。

山葡萄,又酸又涩。

豆子地旁的狗爪子印

知道这是啥么?

是毛豆,是黄豆,是大豆,是青豆,对他们都是一种东西。

老技术员说:这是试验田,等研究好了,就挪到示范田种,农民们不愿意冒风险买新研发的种子,也不愿意用新技术生产粮食,所以科技园弄个示范田,把农民们请来看,用事实说话。等农民们觉得好,真正推广到农田的时候,也有技术员负责技术指导。新种子,新技术就是这么推广的。

稻田

还是稻田

北方不光有水稻,还有荷花。

参观完农场,我们准备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东极抚远。离农场不远就是高速入口,依然没什么车。

在导航上查,从建三江抚远需要北上哈同高速,经过同江市后拐入313省道,再沿着国境和黑龙江边一路到达抚远。但我们从大兴入口进入高速不久发现了建黑高速(建三江至黑瞎子岛)的入口,就放弃导航上了建黑高速。
建黑高速可以斜着直接到达抚远,相比哈同高速近了一些,最主要的是这一路高速,比走省道要快不少。因为高速刚刚通车一周左右,所有导航地图还没有更新,导航地图上有这条路,但现实是在建状态,也就设计了绕远的路线。
本身北大荒就地广人稀,新开的高速更是车少,目光所及没有第二辆车。一路上又路过几个有时代感地名的农场:前进农场,前锋农场,前哨农场。

新通车的高速,服务区连个工作人员都少有,有过街天桥的服务区倒是不常见。登上过街天桥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平原。过街天桥上写着:北大荒欢迎您。
我们停了一会,又来了一辆车,车里的人问我这附近有没有加油站,真是抱歉,我也不知道。
在这种地方,一定要加满油!

来时的路

将要走过的路

整个服务区只有我们这孤零零一辆车,除了在过街天桥上看见服务区办公楼二层一个工作人员和另一个打扫卫生间的工作人员外,不见第三人。
话说我为什么不把车停在阴凉里呢?

浓桥出口下高速,拐入210省道,就可以一路到达抚远县。路况也非常好,不要超速。

进入抚远

抚远东方夏威夷酒店,位于6层的江景房,远处就是黑龙江,如果犯懒可以在屋子里看日出。楼下是个部队大院,能看见大兵操练。

整个抚远县城也是西高东低,宾馆位于县城最西边。图片左边的牌楼后面是一座小山,登上去可以俯瞰县城。

一轮圆月升起,这应该是祖国最早看见月亮的地方。

推荐一家俄罗斯风味的饭馆,在大众点评上也可以搜到。里面客人基本都是俄罗斯人,我们进去以后,其他顾客都停下来看着我们,估计他们没见过中国人来这里吧。老板娘先一愣,后马上招呼我们。

三只熊啤酒,好大一瓶,我们没喝完,存在店里了,第二天过来继续喝。

有中餐菜单和俄餐菜单。我们吃饭的过程中又有一些俄罗斯客人来,老板娘和他们亲切的打着招呼,看来都是回头客。老板娘桌子上摆着一本汉俄词典,她自学俄语,可以用俄语和俄罗斯客人们谈笑风生。

大列巴,俄罗斯肠,奶酪,啤酒,两碗红菜汤,还有一个肉饼土豆泥,一共230元。我们没吃完,打包回去当了第二天的早点。

这一天行驶了320多公里,住在东方夏威夷宾馆两间江景房。

第三天 黑瞎子岛

这一天的主要安排是看日出和去黑瞎子岛,东极的日出自然是很早,我们2点多就要起床,3点多要赶到东极广场看日出。结果2点半起床后发现外面是瓢泼大雨,这日出肯定是没戏了,纠结半天,决定还是继续睡吧,反正江景房,一会太阳出来了我们直接在房间里看日出就好。
挨到3点多,雨突然停了,天也已经蒙蒙亮,再赶去东极广场也来不及,于是就来到黑龙江边,看个江边日出吧。

这张照片是3点46分照的,天已经亮了,蚊子超级多,不要指望花露水什么的能管用,厚衣服才是王道。

我们帽衫长裤裹严实了,再在手上,脚脖子上喷上驱蚊水。旁边的几个年轻人穿着短袖,女孩穿着裙子,还有拖鞋就来了,就看他们轰蚊子了。后来他们看见我带着驱蚊水,过来管我借,听口音像是南方人,我是说来自长江以南。七八个人轮流喷,等还回来的时候已经用掉半瓶了。

江边的钓客,对于我们这些来看日出的人,完全无视。每天看着日出,钓钓鱼就是人家的生活好么!

上钩了。钓的鱼学名黄颡鱼,当地人习惯叫嘎牙子,盖因其群游时会发出“嘎嘎”之声,故而得名。肉质鲜嫩,酱焖嘎牙子东北人人爱吃。背景里的摄影大叔,也是北京人,从北京出发自驾东北,已经半个月有余。

远处突然下起雨,东边日出东边雨。

看完日出回去小睡一会,驱车前往黑瞎子岛。网上有说黑瞎子岛需要办登岛证什么的,其实不用,现在的登岛流程是这样的:
抚远县城,沿着109县道一直开,按照黑瞎子岛旅游区的路标指示,会来到黑瞎子岛停车区,再往前是乌苏大桥,有路卡,不允许无证车辆上桥,桥的另一边就是黑瞎子岛。所有车都停在停车区,买大巴车票上岛,岛上各景点之间有电瓶车摆渡。大巴车票60元/张,约20分钟一班,工作人员会让大家按照车票序号排好队,顺序上车,坐满发车。整个售票、排队、上车非常有秩序,在休息区踏踏实实等着叫自己的号就行了。主要游览四个景点,按游览顺序分别是:东极宝塔(相当无聊),界碑,湿地公园,苏联兵营旧址。到景点下车,自由活动,玩够了等下一班摆渡车去下一个景点,总游览时间大概2个小时左右。岛上在建的第五个景点是黑瞎子乐园,养黑熊的地方。

东极宝塔的景点我就看了一眼,没照照片。就是个塔,多高多高,象征着什么,宝塔前大道多长多长,象征着什么,多少根石柱子象征着什么。不外乎就是象征着脱离祖国多少年,象征着收回黑瞎子岛面积多大多大这些。塔前有个石兽,有个宝鼎。

第二个景点是界碑,有个空场,是当时仪式原址,周围有铁丝网。

仪式原址的边界被警戒线拦着,其余地方都是铁丝网,另一边就是俄罗斯了。

稍微越过警戒线一点点没问题吧?

259号界碑

铁丝网的左边都是俄罗斯

铁丝网,恶魔的绳子。

边防巡逻路,我们可爱的边防战士就是沿着这条路巡逻的。你说他们是开车还是走着?

第三站和第四站挨着,一个是湿地公园,一个是兵营旧址。湿地公园有木栈道,是靠浮筒浮力支撑的,并不会在湿地里打桩,这样对湿地影响最小。

湿地公园的木栈道有两条,一条大环线,一条小环线,工作人员一般都建议走小环线,大约2公里,大环线更长些,能走到湿地深处。

其实黑瞎子岛上170多平方公里是中国的,另外160多平方公里是俄罗斯的。这座兵营恰好位于中国的半边,就需要撤走,当地政府花了几十万美元买下来这座兵营旧址,使得兵营避免了被拆除的命运,同时也是俄罗斯曾经占有过的证据。
院内有白桦树和松树,地上满地的松塔,也可以走进兵营内部参观。

从黑瞎子岛停车区出来,继续往东,能看到乌苏镇的牌子,旁边还有个中国移动的基站,号称东方第一基站,这里的一切都是东方第一。顺着这条小路进去有个宾馆,看不出有人居住的样子,再往里走就是东方第一哨。

乌苏镇继续往前走,就到了东极广场,游人相对多一些。相信每天凌晨这里也有不少人看日出吧。

大写的“东”字,超级大。

我们的

我们的

我们的

我们的

站在东极广场的江边,左手边是黑龙江,右手边是乌苏里江,两江汇合成为阿穆尔

从东极广场到抚远,路过抚远鱼展馆,我猜这可能是一个渔业公司弄的展馆,目的是宣传抚远的鱼类产品。透过鱼展馆外面的一个玻璃门,能看到里面的工作间正在制作鱼类标本,左边的是一些大麻哈鱼,右边这条大的是条鳇鱼。
抚远号称大麻哈鱼和鲟鳇鱼之乡,其中大麻哈鱼是鲑鱼的一种,发音来自赫哲族语言的音译。

和上图挂着的这条鳇鱼合个影

这条达氏鳇估计是镇馆之宝了,摆在展馆入口处,体长3.8米,重486公斤,享年87岁。

展馆内有很多当地鱼类标本,最显眼的地方摆的都是鳇鱼。后面的橱窗里是一些其他鱼类。

样子很有喜感

从鱼展馆出来不远,就是抚远边民互市贸易区,里面是免税店,销售各种俄罗斯商品。

商场里不让拍照,在结账的时候发现有两名俄罗斯收银员,偷拍了一张。买了一大堆haochi

偷拍第二张,姑娘特白。结账完以后,有海关柜台,找保安什么的借个边民证,海关在边民证和购物小票上盖章放行。

回到酒店太阳已经快下山,这里不仅仅是最早迎来日出的地方,也是最早迎来夜晚的地方,夕阳罩在抚远县。

晚上又来到这家俄罗斯风味的饭馆吃饭,今天吃中餐,结账75元,比俄餐便宜不少,还有昨天剩的半桶啤酒。旁边桌的老毛子点了中俄混搭的菜,俄式沙拉和一盘炒菜,另外还有一盘西红柿块,他们爱撒盐吃。

第四天 抚远——虎林

大兴农场的时候,有几个老朋友没见到,又给我们打电话,要我们必须再回去一趟,一定得见到才行。正好这天是从抚远虎林,路过农场,索性早点走,再回去一趟。一顿中午饭,从11点多开吃,边吃边喝边聊,一直聊到3点。席间大家说起共同认识的其他人的近况,就会有人说:“哎,走了,走了好几年了,不在了。”然后就是短暂的沉默。。。。。

清晨的抚远县,路上车不多,其实对于见惯了北京大停车场的人来说,这里不论何时都车不多。

不是特意选的景色,只是随便照了一张而已。

富有时代感的地名。八五四是个农场,还有八五五,八五六........

离家2000公里外居然被警察拦下,例行检查。头一次。

到了虎林,一共已经行驶了1400多公里,吃完饭回到宾馆,正好看见杰瑞米·瓦德的节目《河中巨怪》,这一期讲三个俄罗斯人在阿穆尔河(也就是黑龙江流到俄罗斯的那一段)打鱼,离奇失踪的故事。算是和我们这一行很贴切。

这一天一直在路上,除了70元的高速费并没有什么花费,晚餐在一个很气派的饭店吃的,三个人花了104元。

第五天 虎头要塞——兴凯湖

这一天安排得比较紧张,一早退房从虎林市出发,前往虎头要塞参观,然后驱车赶往兴凯湖景区,最后回到密山住宿。

虎头风景区在虎林东北方向,靠近边境,是一片景点集中的地方,景点包含战争遗迹,自然风光,人文景观等。

并不认识的一种炮

和平如此宝贵,希望这朵小黄花能永远锁住坦克的履带。

永远挡住战争的车轮

花的照片好像都有点过曝了

有辆旧坦克,可以爬进内部看看,当然能拆的东西都拆掉了

炮手的地方,里面空间非常狭小,照这张照片的时候突然发现头顶10公分的地方有一个马蜂窝

装炮弹的架子,一个人在坦克里活动都显得非常局促,不知道一个车组怎么做到的。这里简直是活棺材,还记得布拉德·皮特的电影《狂怒》么。

有点像《007》

纪念园,人不多,那天的天气也阴有零星小雨,非常适合参观这类景点。

从九一八开始,每上几个台阶,路两旁就有石碑和雕塑记载着二战中的重要事件。

迟浩田上将题字的纪念碑。8月15日,据守在此地的日军从广播中听到日本宣布投降的消息, 他们认为这并不是真的,是苏联人的心理战,于是砸毁收音机,凭借这要塞群继续抵抗,苏联军队在奋战11天后,彻底歼灭日军,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里最后一场战斗,至此第二次世界大战所有战斗全部结束。

这个景点还有个巨炮阵地遗址,因道路不便,我们并没有参观。

从纪念公园出来,顺着路标走就到了虎头要塞遗址博物馆,凭身份证免费参观。这里是整个行程中遇到游人最多的地方。

图片右上角的题板上写:亚洲最大的火炮——41厘米榴弹炮。它的炮弹在图片最左边,躺在地上的那颗。

当时日本人为了修建要塞,用俘虏,强征,诱骗等手段,从东北、华北等地搜集劳工。劳工们过着非人的生活,只有非常非常少的人成功逃跑,其余的人病死,累死,那些虚弱的人甚至在还活着的时候被直接喂狗,其他人则在某一工程项目完工的时候,由日本人借“庆功宴”之名,集中起来屠杀掉。

博物馆依山而建,从博物馆二层可以进入到虎头要塞遗址中参观。整个要塞很大,这里只开放了一小部分。

潮湿,阴凉,温度比外面低10度左右,墙壁上永远湿漉漉的。

这是从一个岗哨的观察孔往外望,这里如果架一挺机枪,不会有人能活着通过吧。

一条通道,没写禁止入内,但没一个人敢往里走。注意看灯光的位置,雾蒙蒙,那是洞里的湿气。

洞里设施齐全,这是食品仓库

弹药库

蓄水池,旁边还有医疗室,餐厅,卫生间等等

禁止入内的地方就不要去了,谁知道里面有什么鬼。

浴池,挨着锅炉房,洗澡暖和。

自由的阳光

洞里阴森寒冷,外面生机盎然,你向往哪一个?

从洞里出来,需要穿过一小段树林,已经修了石板路,想那71年前,覆盖着茂密森林的崇山峻岭,你也不知道哪个山头里藏着日本人。说实话,要不是苏联红军,可能凭当时我们的国军,解放军,还真不一定能顺利拿下这些要塞堡垒。

苏军烈士墓

从虎头景点出来,天一直阴着,偶尔飘着雨点,我们沿着公路南下,前往第二站——兴凯湖。

导航的目的地要搜兴凯湖风景旅游区,路上有兴凯湖度假村的指示牌,这是两个方向,一定注意。快到旅游区有一段上坡山路,特别窄,过弯的时候要小心对面来车。

到了兴凯湖,有个巨大的观景台,门票10元,60岁以上半价,可以登到最高处远眺一望无际的兴凯湖。如果是晴天,那肯定更美。湖边有几个小店铺。

湖边有开发的住宿的地方,不知道这小屋一晚多少钱。

到顶层,风巨大

湖天一色

抚摸一下兴凯湖的湖水,很温暖,经常听我父亲提起她,可惜他看不到。

远处的渔船,和晚霞

小孩子在湖边玩水

看完兴凯湖,我们去往密山住宿,去兴凯湖的时候,导航导的是一条乡村小路,其实密兴高速(密山至兴凯湖)也刚刚通车几天,只是导航搜不到,回去的时候看到这个入口,上了高速很快就到了密山市。沿着高速一直走,直达密山市里,但我们跟着导航绕到了密山东边的出口,收费的东北大哥问我,是不是跟着导航来的,我说是,他哈哈的笑,说从这个出口去密山的,都是导航带过来的,其实从高速上不拐弯直接就到市里了。

兴凯湖是此行的最后一个景点,明天开始就是回家的路了。

路边的池塘和孤单的小屋

到了密山,吃过晚饭,看见有烤生蚝的摊子,10块钱4只,虽说个头不大,但这价格让我可以多吃啊。烤生蚝的是个20岁出头长得很精致的女孩,在一个很黑的胡同口,摊位旁边还立着两块给北京招聘保安的招工广告。

第六天 密山——哈尔滨

这一天像第一天一样,没有别的安排,就是去哈尔滨,本着开车不赶路的原则,一早出发稳稳当当的开往哈尔滨。由于我们是飞机回京,所以购买了异地还车业务,虽然多花100元手续费,但也要比从哈尔滨火车站打车去机场便宜,我们选在哈尔滨南郊的一家如家休息一晚,第二天上午直接去机场也比较方便。
自驾的同志们一定要计划好,哈尔滨也有限行政策,某几条路单双号限行,千万要计划好路线,否则回到家,还得处理一千公里外的违章很麻烦。

回去的路上,车越来越多,这样的景色不再有了。

亚布力服务区,这样的景色,搬个凳子来,我觉得坐这能看一天都不腻。
另外这地方离苦寒之地——宁古塔不远。与披甲人为奴吧。

姑娘儿,真小,小时候来东北玩,吃的可比这个大多了。

第七天 哈尔滨——北京

睡足了,踏踏实实收拾东西,退房去机场。买点红肠,直接邮寄回家了,不背着。

住的地方离七三一部队遗址不远,前几年已经参观过了,凭身份证领票。旁边很多旧的住宅楼,实际都是当年日本人盖的兵营。

新开放的罪证陈列馆,一座黑色几何形状的建筑。时间原因,就不参观了。

记得当年来的时候,还立着焚尸炉的烟囱呢好像。

远处的建筑是七三一部队机关办公楼

现在这一片大部分都是哈尔滨飞机制造厂的厂房,很多百姓当年也都是哈飞人。

到达机场,还车,一共跑了2411.4公里,检查车辆外观良好,签字交接。神州租车有安排摆渡车,从还车地点免费送客人到机场候机楼。

后记

说明:8月16日和8月23日的交通,分别是三人的火车票和飞机票

我出游有记账的习惯,大大小小的花费,一路过来可能也有遗漏和不准的,但不影响整体,各位参考吧。

这一路,走过了父母当知青的地方,看到了当年的湿地沼泽变成了良田万亩,北大荒变成了北大仓,我相信,这沧海桑田的变化,母亲大人的感受会更深。
一路上知名景点不多,接触了很多当地人,他们只是在这里生活,而不是在景点赚钱,能真正的感受到东北人民的热情和淳朴。尤其抚远县,作为祖国的东极,她不像北极漠河那样高调宣传,就是默默的在黑龙江乌苏里江的怀抱里等着每天的日出,城市虽小,但干净整洁,没有喧闹的商业气息。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再回去,多住几天。

本来对这趟旅行没有太多兴趣,可是在做计划的时候,看着黑龙江的地图,真是越看越着迷,到后来发现自己居然这么期待这次旅行。这一趟满足了母亲“去看看”的愿望,我也完成了带母亲坐飞机的心愿。下一个任务,带她出国看看。

谨以此行,纪念我的父亲。

本篇游记共含9090个文字,14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布衣 的图片:

恐怖~~~

2016-09-07 12:15

引用 燕子 发表于 2016-09-07 12:15:32 的回复:

恐怖~~~

回复燕子:知道里面肯定什么也没有,就是不敢

2016-09-07 12:17

楼主游记写的真好,膜拜

2016-09-07 12:27

这么好的风景不去一次肯定会后悔的……

2016-09-12 10:01

楼主真逗 赞一个 很有意思 正准备国庆去玩。谢谢你的游记!

2016-09-18 23:2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想知道LZ第一张地图是用的什么软件

2016-10-01 23:41

引用 halada 发表于 2016-10-01 23:41:56 的回复:

想知道LZ第一张地图是用的什么软件

回复halada:必应里面的地图,map.bing.com

2016-10-24 12:1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