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大阪,和东野圭吾有关|第一回 出生在生野不好吗?

31
老米 (上海) LV.10
2016-09-06 23:19 1133/4
  • 出发时间/2016-06-16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8000RMB

六月,偷得四日闲,第一次去了大阪

她是丰臣秀吉的城池,也是丰臣家落幕之地。随之而来的江户时代,空前繁盛。

去的时候,堺雅人主演的NHK年度大河剧《真田丸》正播到二十来集,说的是为丰臣家战到最后的真田信繁。

大阪,也是推理小说家东野圭吾的老家。 

对东野圭吾的了解,多是从这两本书里得来的。

东野圭吾出生在大阪市生野区,并在那里念完了小学和初中。小学,是大阪市立小路小学校。中学,是大阪市立东生野中学校。

打开大阪市地图,生野区就在东部偏南的位置。

我落脚的酒店在道顿堀,就是有大螃蟹和格力高广告牌的地方。从那里出发去生野区,可以乘坐近畿铁路(近铁)奈良线。上车站是近铁日本桥站。

近铁奈良线的停靠站里,有两个站位于生野区的地域范围,分别是鹤桥和今里。后者离东野圭吾的小学和初中更近,所以在今里站下车最为妥当。

步行路线:今里站-东生野中学-小路小学-足代公园-近铁布施站。

今里站 - 东生野中学

今里是个小站,唯有普通列车停靠,急行车皆不停。工作日的白天,车站不太见着人。走出检票口,车站在身后,看一眼地图,应该向左走。

走上一座桥,左边传来火车的声音。一辆列车正从平野川支流上经过。

路边时不时会看到用塑料袋包裹好的旧衣物,想必我去的那天正是社区扔旧衣的日子。一个穿着一身西服的人碰巧走过,显得有些突兀。这个时段,住宅区是属于家庭主妇和老人们的。

大阪旧城区的特征之一,就是每个人都对‘钱’这个字眼特别敏感。”东野圭吾的《浪花少年侦探团》里有这样一句话。这是一本以生野区为原型创作的小说。这样的感慨也许更多的来自他的童年记忆。

至于这句话是不是还能用来概括现在的这个小镇,作为一个陌生人无从得知。但眼前的这番景象不免还是能让人感受到一些市井气。

住宅区里还分布着不少商铺和工厂。

走着走着,面前出现了一幢两层的廉价住宅楼。这在日剧里经常出现,名字多为“XX庄”。

一路走走停停,随手拍下些照片。大约十多分钟,便能看见东生野中学就在前方。

教室的窗户上用来遮阳的还是席帘子。

看上去如此文静的一所学校在东野圭吾《我的晃荡的青春》里却被写作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无法无天之地”-上课时向老师飞小刀;被学生打成残疾的老师;篮球比赛上,把螺丝刀插入对手的大腿。东野圭吾这样写道:“考高中什么的都无所谓了,我只求能这样四肢健全的毕业就好。”

东生野中学 - 小路小学

从东生野中学去小路小学,也就是从新今里町去小路町。走进住宅区的更深处,所见又是不同的光景。

这片楼,像极了上海的里弄。 

竹孙公太郎在他的书里曾写道:“大阪人非常喜爱植物。无论进到多么狭窄的小巷里,都能看到人们利用屋檐下仅有的一点地方栽满各类花草。” 

瞧!

一家住户门前的绿色植物上挂着一只用易拉罐做成的小物。没有什么风却转个不停。

住宅区里竟也能看到作业用车。

转个弯,遇见收集废品的大叔。像是能越来越清晰地听见这片住宅区的呼吸。

たたみ,榻榻米。一家小小的榻榻米制作所。吊出了属于这片丁目,也属于日本的原味。

榻榻米店铺的前方是一家铁工铺。这是那天我见过最黑的门面。黑归黑,门前物物堆放整齐。

铁工铺的对面,就是小路小学。

对于这所小学,东野圭吾不惜笔墨提到最多的就是它的学生午餐有多么难吃。

“我那颗孩童的心终于明白,昨天只不过是因为有家长参观,才特别准备了好吃的饭菜。现在这个才是真正的供应午餐。从现在开始还将持续六年。我这样想着,觉得整个人的意识都开始模糊不清。”

带着一颗自high的心,我登录了小路小学的官网,看见如下这张照片。一年级的给食参观,看上去果真还行。不知几十年后的今天,非参观日的午餐水准有没有提升呢。

东野圭吾还曾提到过小学附近的一座神社。

“我当初读过的小学,从家步行大概只要几分钟。那所小学附近有一座小小的神社,每到新年期间或者节日祭典的夜晚,神社门前就摆满了路边摊。”

“那个年代,我们那里聚集了很多这种黑心商贩。他们的目标就是那些判断能力低下的小学低年级学生。这些年纪一大把的大人,竟以近乎诈骗的手段企图掠夺孩子们寥寥无几的零花钱,所以那里可以说是一条万万不能掉以轻心的街道。”

我在大阪市地图上找,没有发现这座神社,所以就把它给忘了。当我沿着小学门前的小路往前走的时候,看见了一座神社,这才又想起关于神社的事情。

这座清见原神社,据说创建于天武天皇时期,也就是1300多年前。神社紧邻小路小学,隔着围墙就能看见小学的操场。我想东野圭吾说的神社应该就是它吧。

而这条万万不能掉以轻心的街道,在我去的那天倒是很安静,不见什么威胁。

六月的神社里,满是夏日祭的气息。

宣传板上展示的是东中川小学学生创作的关于夏日祭的作品。可是,为什么不是一墙之隔的小路小学的学生作品呢?从地图上看,东中川小学离这远着呢。突然想起好像在哪里见过“东中川小学”的名字。

原来是在这里,东生野中学门口的电线杆上。不过不是“包治百病”的小广告啊,而是“灾害时避难所 东中川小学校”。看来,这所小学是这里的“扛把子”,势力横跨至少三个町-新今里、小路和东中川。

小路小学 - 足代公园

“距离我大阪老家五分钟路程的地方有一座足代公园,这是周边最大的公园了。上小学时,我每天都要去那里玩躲避球或棒球。” 

而在东野圭吾上小学前,还发生过一件事。那时他才五岁,一个人去足代公园玩,结果却迷了路,最后被三个初中生发现,送到了派出所。

小说《白夜行》的开篇里有一座真澄公园,它的原型就是足代公园。

从小路小学到足代公园,步行并不远,南北方向三个交通灯的距离。不过,这一走,便是走出了大阪市。

足代公园属于东大阪市,位于生野区和东大阪市的交界处。

地图上纵向的虚线就是两者的交界线。

离开清见原神社后一直向东行,就会看到一条宽阔的马路。视野豁然开朗。

说它宽阔,一是因为在住宅区的小路里穿梭太久。二来,马路两旁少见高楼。所以觉得它宽阔。实则,不过是一条普通宽度的马路。

这条马路下是地铁千日前线,小路站就在马路对面。要来这里,也可以选择这条线路。

马路上有些吵,我决定还是从住宅区里穿行过去,于是拐进了小路町对面的小路东町。

经过一家点心铺,店里挂着两张猫猫狗狗的画片,好像小时候流行的挂历。

由南向北走,走到近畿铁路高架桥下,就意味着我已身处东大阪市的地域范围了。再往前走一个街口,就能看见一片绿地,那就是足代公园。

“真小啊。” 这是我对这座公园的第一印象。

东野圭吾称足代公园是周边最大的公园。

而当这座公园出现在《白夜行》里时,东野圭吾又是这样描述它的:大小足以容纳两场三垒棒球开打,丛林越野游戏、秋千、滑梯等公园常见的游乐设施一应俱全。

所以,在我的想象中,它至少要比现在大一倍。

不过,小孩子的视野看什么都会很大。况且,这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期间为了造楼而缩小了公园的面积也说不定。

走到公园的时候,已将近正午,我觉得肚子有点饿。于是,便去公园对面的便利店里买了一包小饼干和一瓶茶,然后坐在公园的凳子上吃了起来。

公园里都是老人。在他们这个年纪,怎样闲都无可厚非。倒是和他们一起坐在公园里的我,不免显得无所事事。

很多老人都是骑着自行车来的,想必他们住的地方离这里并不是非常近。我摊开地图,扫了一眼这片区域。与和它相邻的生野区及东城区相比,东大阪市西部的绿地明显少了很多。也许是这个原因,大家才要骑着车上公园吧。至于东大阪市其它区域的绿化如何,想知道的话我只能再去买一张东大阪市地图。手里的这张大阪市地图上可是看不到了。

一小包饼干吃下肚,似乎又来了气力。这时,喂鸽子的老爷爷已经骑着自行车走了,我也起身继续前行。

足代公园 - 近铁布施站

近铁布施站是今里的下一站,也将是我回程时的上车站。

不过,去布施站之前,我要先顺路拐去一个地方。哪里呢?布施警察署足代交番,也就是派出所。

之前提到,东野圭吾在足代公园走失后,被送到了附近的派出所。从地图上看,离公园最近的派出所就是足代交番,只相隔三个路口。

东野圭吾走失的那年是1962年,当时东大阪市还不存在。直到1967年,布施市、河内市、枚冈市三市合并,才有了现在的东大阪市。经历过几十年的变迁,这所足代交番究竟是不是当时的那间派出所,很难说。但我还是想去看一看。

从公园去派出所的路上,能看到不少破旧的住房。这感觉和刚才来时的生野区有些相似。

啊,这就是布施警察署足代交番啊。我在心里想。当时被带到派出所的东野圭吾才五岁,谁能想到这个小朋友日后会成为名气挺大的推理小说家呀。不知道当时收留他的警察知道后,会不会说 - 哎呀,东野先生啊,当年他迷路了还是我接待他的呢。那个哭哭啼啼的小鬼,竟然成名人了。

走到足代交番,离近铁布施站也不远了。我离开住宅区来到近铁高架桥下,沿着铁路线走就不用看地图了。

高架桥下有一家电影院。

“哎,御手洗洁”。橱窗里玉木宏的海报让我想到岛田庄司笔下的侦探。岛田庄司说,玉木宏就是他心中的御手洗洁。不过,却和我想象中的御手洗洁不一样。虽然他很帅很帅。大概,就是因为他太帅了。

“哎,这家鸡店的招牌挺好看。” 再往上瞧,“日向市地头鸡组合之印”。听上去怪瘆人的,好像地头蛇开的地头鸡店。

日向市,在九州宫崎县。真远。但好想尝一尝。这么想着,我又饿了。

走到近铁布施站,看见结伴出来吃饭的上班族。真是到了该进食的时间了。回道顿堀吧,那里有许多好吃的。

我坐上了回程的列车。

刚才一路走来所看到的画面,好像让我有点明白为什么东野圭吾的父亲要把东野圭吾的户籍安在玉造,而不是他的出生地生野区。

东野圭吾的父亲说,这样做是因为玉造这个地方说起来比较好听。

那么玉造又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玉造

玉造,按照日本语法宾动结构来解读,就是造玉。难道玉造是制作玉器的地方?还真是如此。

日本历史上的大和国时期,曾推行过一种制度叫作部民制,就是将移民和日本人中的技术人员按照分工编成不同的部。比如制作陶器的就称土师部,制作铁器的则是锻冶部。国家会给予他们土地,让他们定居。这片土地上的部民就像氏族部落的氏人一样生活在一起,只不过他们之间大多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玉造所在的这片土地就是当时玉造部的安居之处。

那它究竟在哪儿呢?它就在大阪城下南面的町地。

大阪城还设有玉造口。

19世纪初的大阪城和玉造口

那个时候,大阪城北面的河川还叫淀川,现在改名成了大川。

大正时期的大阪城和玉造口 (1910年代)。这时的大阪城里,军人替代了武士。

如今的大阪城和玉造口。玉造口附近已是大阪城公园。

现在的大阪市内以玉造为名的町有玉造町、玉造本町、玉造元町。

如果去大阪城,其中一条交通路线是乘坐大阪环状线。环状线上设有玉造站。到达玉造站后,再坐上两站便是大阪城公园,下车后可步行至大阪城。

这样看来,难怪东野圭吾的老爸更喜欢玉造了。相当于北京二环内呢。

但东野圭吾似乎并不这样想。

“也许人永远都摆脱不了成长环境带给自己的影响。我出生于大阪平民区。那里狭小的土地上密密麻麻地挤满了小商店和工厂,见不到绿树和泥土。但是,那里却是最让我感到舒服自在的地方。”

生野区

说到密密麻麻的小商店和工厂,这一点确实让我印象深刻。查阅资料后得知生野辖区内竟然有2000多家公司的制造事业所,位居大阪市24区的首位。可见,制造业算是生野区的立身之本。

生野区区政府制作的《生野制造百景》图册

如果你喜欢参观工厂,那么生野区就是你的最佳选择。

如果你不喜欢参观工厂,生野区还有不少有故事的地方可以去探索。

比如,舍利尊胜寺。

相传距今大约1400多年前的用明天皇时期,有一位人称生野富翁的人生了一个不会说话的孩子。生野富翁就向为建造四天王寺而来的圣德太子请求帮助。圣德太子便对那个孩子说:“将我前世存放的三颗佛舍利还来。”于是,那孩子吐出了三颗佛舍利。之后,便能正常说话了。后来,圣德太子将其中一颗佛舍利交给了法隆寺,一颗交给了四天王寺,剩下的一颗交给了生野富翁。富翁便建起佛堂供奉那颗佛舍利,这座佛堂就是现今位于舍利寺町的舍利尊胜寺。而这个传说也成了“生野”这个名字的由来。

还有位于胜山北三丁目的御胜山。她是1615年大阪夏之阵时,德川方大败丰臣方攻陷大阪城后,德川秀忠庆祝胜利的地方。

有故事的地方,不止这些。

这趟旅程时间并不充裕,有许多地方未能去到。干脆将它们攒成一个念想,留待日后。

最后,来说说关于生野区的另一件事。

生野区有一个代表它的卡通形象。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

可事实上,却是这样的。

哎,哎,怎么回事呢?这样还是生猛狂野的生野吗?

这些书里藏着东野圭吾的童年记忆

我所读过的东野圭吾的小说里,有三部写到了他出生的这个地方。

一、《浪花少年侦探团 1》 / 《浪花少年侦探团 2 - 再见了忍老师》

这两部曲目前只有台湾繁体版。

《浪花少年侦探团》电视剧版(多部未华子/小池彻平)。

而史上最敷衍的原型改造出现了。小路变大路。


二、《白夜行》

白夜行电视剧版 (绫濑遥 / 山田孝之)

白夜行电影版 (堀北真希 / 高良健吾)

白夜行韩国版 (孙艺珍/高洙)

很难想象东野圭吾的小说台词后面加上“思密达”后缀是一种什么感觉,也就一直没有提起劲看韩国版。


三、《时生》

《时生》电视剧版 (樱井翔 / 国分太一)

出生在大阪市的边缘小镇,吃着难吃的学生午餐,在生命堪忧的环境下念完初中。这样长大的一个人,没有做搞笑艺人,却写出了许多让人感动的故事。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 - 《白夜行》

下回预告

#一起去东野圭吾的高中和大学走一走吧# 

本篇游记共含5433个文字,7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两年前去过一次这里,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希望有机会可以再去,谢谢楼主的分享

2016-09-07 12:27

引用 alkan 发表于 2016-09-07 12:27:08 的回复:

两年前去过一次这里,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希望有机会可以再去,谢谢楼主的分享

回复alkan:

2016-09-08 21:2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09-09 12:42

看了楼主的游记,如同身临其境一般

2016-09-12 10:0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