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自由与爱#下一站,香港坪洲岛|寻找生命中意外的惊喜

  • 出发时间/2016-08-21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80RMB

香港繁华的闹市之外,有另外一重风景。
在中环码头坐船,只需要大约40分钟,便可踏入这重自然清新的风景。

不,不是长洲岛。长洲岛已经拥挤了太多的游客。
我们要去的,是一个可能没那么人注意到的,面积仅有一平方公里的小岛。
它的名字叫做坪洲岛。位于香港大屿山愉景湾的东南、梅窝的东北面,轮廓像一个「凹」字。

渡轮几乎是坪洲岛对外唯一的交通工具(直升机只有在紧急情况下才会被动用),因而码头成为了整个坪洲岛上人流量最大的地方,一些公共告示都贴在码头的围栏上。

跟我们一起下船的,大多是一些老人。我猜想,他们应该是坪洲岛的居民,因为在走出码头之后,他们有跟在榕树下纳凉的几位老人寒暄。

这大概真的是一个家家户户鸡犬相闻,邻里街坊互相都认识的地方。在这里,看不到四个轮子的汽车,单车是占有绝对主导地位的代步工具。

从码头走出的那条路上,经过一家惠康超市,再往里走,就离开了岛上的商业区,进入了居民区。

道路两旁是低矮的房屋,没有高耸的压迫感。走入小巷,发现几乎挨家挨户都有长满花草的小花园。

午后的太阳高高的挂在天上,岛上房子的颜色被照耀的特别艳丽,元气满满,有一种跳脱出来的活力。

一路向北,踏上一座长长的桥。桥上有很多钓鱼的人。我们经过的时候,一只鱼竿突然开始抖动,钓鱼的人折腾了半晌,无奈咬钩的鱼就是不肯上来,后来周围的人过去帮忙,才把那条不小的海鱼拉上来。

桥通往大利岛。岛上嶙峋的怪石层层叠叠的垒起。站在怪石上呼吸带着海味的空气,好不惬意。

想要沿着怪石继续往里走,却发现路被铁丝网围住,据说铁丝网里面是一个污水处理厂,不能随便进入。

回到坪洲岛,沿海边去往东湾。一路上几乎没有人,全是草木茂密的丛林,阳光透过树影撒下金色的,跳动的光斑。

东湾有坪洲岛上最大的一片沙滩。

我们到达的时候,阳光已经渐渐变得温柔,湾内停着零星的渔船,水面上有海鸟飞过。

手指山是岛上的最高峰。说是最高,其实也不过95米。我们从东湾向北沿着山路很轻松的爬了上去。

在手指山山顶,可以俯瞰整个坪洲岛,还可以远眺大屿山和愉景湾。

如今的坪洲岛,满是田园乡间的气息,像是一个世外桃源。可在八十年代,坪洲却曾是繁华的工业中心,岛上有近百所工厂,包括当时全东南亚最大的「大中国火柴厂」。据说现在在坪洲的小巷里还能看到火柴厂的遗址,不过已经被如人高的草丛掩藏着,只剩下一片茂密的宁静。

现在的坪洲岛,真真确确是属于生活的。

目之所及都是两层楼高的民楼,有几家小小的「士多店」,贩卖着雪糕和饮料。我们漫步在坪洲的街上,吹着凉风,等待夜色降临。

赖声川曾有一部话剧叫《水中之书》,讲述一个在金融海啸中事业失败,对生活失去希望的男人,偶遇一个小女孩,带他去坪州岛寻找「水中之书」的故事。而「水中之书」就是能帮人重新找回快乐,找回生活意义的秘籍。也许所谓的「水中书」,就是在这蔚蓝海面上的小岛,它有着让人回归安宁的魔力。

也正是看中了坪洲岛上未被世俗破坏的风光,和难能可贵的朴实宁静,一年前,有一部叫做《王家欣》的电影把故事放在了坪洲岛上去发生。导演说,「一踏进坪洲,便确定故事要在这个地方发生。整个坪洲好像与外面世界隔绝,依然保存着旧日朴实的情怀,正是电影中我想描写的年代。」

电影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在还没有社交网络的1992年,某一天,居于坪洲的年轻人陈俊贤在电影院邂逅了那里的售票员王家欣。陈俊贤对她一见钟情,但是来不及问到联系方式,她就与他分别。

他只记得她胸口名片上写的名字「王家欣」,之后他来到电影院,可是王家欣已经不再上班。陈俊贤决心已定要找到王家欣。可是这个世界上叫「王家欣」的人太多了。

他在电话簿中给成百上千个姓王的打电话,挨家挨户地打,日日夜夜地打,没有找到他心中的那个「王家欣」,却认识了另一个「王家欣」。

这个「王家欣」开始陪伴俊贤寻找他心中的「王家欣」。渐渐地,这个「王家欣」爱上了陈俊贤,可俊贤爱的却是当初在戏院的那位「王家欣」,他拒绝了这个「王家欣」。直到又一天,俊贤才发现,原来最初在戏院遇见的那个人,胸口名片上的名字写的是「王安欣」。

《王家欣》是第一部在坪洲岛取景的影片,岛上的居民从未见过拍戏。剧组最初搭餐厅景时,坪洲居民还以为有新餐厅开张,不停走过来问开张的时间。即使是搭完景,开拍期间也有人坐在茶档想点餐,完全不知是在拍戏。

有人说,电影《王家欣》是港版的《寻找金钟旭》,在那个韩国故事里,女主角凭着一个名字,和所剩无几的记忆,执着的寻找着当年的初恋「金钟旭」。

相似的故事,近乎一致的疯狂的找寻。不知道命运要把人们带去哪里,只知道有些念念不忘是值得花时间去追寻的,哪怕翻山越岭,哪怕千里万里。

「王家欣」,还有「金钟旭」,他们都是我们情感依托的符号。故事到最后,「王家欣」究竟是谁已经没那么重要了。我们,穷尽一生,都在追寻那些生命中不可替代的美好,或许这段找寻不可避免的会走向无疾而终,但在这段旅程里,我们也许会有意外的惊喜,和不期而遇的风景,即使什么都没有,我们带回的也是一段难能可贵的回忆。

就像导演刘伟恒说的,「故事到最后,我们都忘了「王家欣」是什么样子了,但仍然记得那段有趣的寻人过程。」

太阳落山了,我们又回到了坪洲岛的码头,从市区来的渡船送回了熙熙攘攘归家的人群。街市门口,老太太正为了一条鱼跟老板娘讨价还价,路边的水龙头旁,从沙滩边玩水回来的孩子正在冲脚。

和我同行的朋友站在海边的石阶上,拍着远处的码头,渡船,和晚霞;拍着街口,人群,还有笑脸。

坪洲岛的百家灯火正一盏盏的亮起,船要开了,有一瞬间竟分不清,这旅程是就要告别,还是刚刚开始。

旅行生活家。微信公众号:无敌斯朵莉(woodystorie)

本篇游记共含2282个文字,3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好想来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各种羡慕楼主呀!

2016-09-07 14:34

两年前去过一次这里,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希望有机会可以再去,谢谢楼主的分享

2016-09-12 09:53

在坪洲岛你们住了吗?你们住哪呀?

2017-01-20 10:5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