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永定一中高中学习纪事

0
Chinese Dr (悉尼) LV.5
2016-09-07 11:53 205/0

踏入一中校门,难抑激动

1981年夏季我在抚市中学初中三年毕业后,经全县统考,过五关,斩六将,被永定一中择优录取,分到高一(三)班。

那高兴劲就甭提了。永定一中是永定的最高学府,也是全县校园最美,师资最优的一所完全中学。自77年恢复高考后,一中就捷报频传,每年考上大学的人数急增。所以一中有“考上一中就是一只脚迈进了大学”之美誉。

开学那天,我和苏卫东,阙锦兴,赖森华(他们分到一班)一起来到了学生宿舍。安顿好后已经是傍晚了,我们就在二楼走廊里边聊天,边吃饼干权当晚饭。我是乡巴佬进城,感觉什麽都很新鲜,犹如刘姥姥进大观园。

我们正聊得起劲,一位年青老师向我们走来,问我们为什麽不去教室自习。我心想,这才是开学的第一天,就管得这么严。

我们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等他一走,觉得此地非久留之地,我们就直奔电影院去了。什麽电影我忘记了,可那晚我们有“虎口脱险”的感觉。

那位老师是黄广州,时任一中团委书记。多年后我才知道,他有一个亲弟弟叫黄广安,是抚市初中二班的同学(我在一班),没有考上一中。凭着哥哥的特殊关系,他完全可以走后门进一中的。可是一中校纪严明,领导干部廉洁奉公,以身作则,杜绝走后门,所以黄广州书记也没有托关系走后门把弟弟弄进一中。

教学严谨的班主任王仁基老师

(图1)班主任兼数学教师王仁基。

高一时,班主任王仁基老师教我们数学。他教学经验丰富,循循教导;因繁就简,由浅入深,让我们在数学的自由王国里遨游。那时候盛行“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数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且高考的数学总分是120分,我们恨不得把教材中的每句话都看透和吃透。

王老师没有让我们搞题海战术,只是让我们订了一本《数学通讯》,他要求我们把课本上的练习搞懂,并能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因此我们上他的课,不会觉得很吃力,以不变应万变,只是我希望我的思维能够赶上他眨眼的速度。

高一下学期,学习解释几何时,我脑筋转不了弯。练习做不对,课本内容不理解。我着急,抓耳挠腮。那时又没有多少教学参考资料,上课只好干瞪眼。是王老师课后的耐心解释和不厌其烦的教导,我才脑筋“急”转弯,顺利地迈过这道“拦路虎”。

高考前夕,他作为班主任兼数学教师,完全可以凭“天时地利人和”,充分占用自习时间,补习数学。他没有这样做,相反他秉公办事,给其他科任老师留出时间,让我们也有充裕的时间复习其他科目。

每个学期结束后成绩单上评语填写是一个艰巨而繁琐的工作,作为班主任,王老师总是认真负责,不是一概而论地泛泛其谈,而是针对学生有的放矢,甚至一针见血,毫不留情指出不足和缺点。高二毕业前夕,我和郑发文同学相互交换成绩单,难以置信的是他的评语比我略胜一筹,我心灵深处墙角旮旯里的羡慕嫉妒恨就像是大雨冲刷后的沉渣泛起,脸上很不自然。王老师是对的,我作为一班之长,在高二的最后学期,确实是“在其位不谋其政”,把全部心思都放在高考的最后一搏了。同学们的眼睛是雪亮雪亮的,更何况是我们的班主任呢?

高考填志愿时,我填写的是福建师大数学系。可见王老师对我的影响至深。我后来就读师大地理系,和王老师成了校友。他是1966年毕业于师大前身福建第二师院数学系(本科)。

王老师信奉“教师的财富在于培养学生,培养的学生越多,质量越高,教师就越富有”的理念。 他,三十九年如一日,把毕生的精力献给了教育事业,其中担任班主任工作二十二年。我们非常有幸成为王老师的学生,亦非常有幸地分配在他当我们班主任(从入学到毕业)的高中三班。

年轻有为锐意进取的英语老师简焕镇

(图2)英语老师简焕镇

英语老师是简焕镇。他个子高高瘦瘦,斯文尔雅。一付白面书生模样。他的第一堂课我记忆犹深。他用一长段的英文自白开头,流畅又不失抑扬顿挫。说实话,我当初真的不知道他说些什麽,我的口语很差,只知道他说的很久,很长。但是他的大段独白让我觉得,原来英语也是听起来很动听的语言。

初中三年,我换了五个英语教师。他们的口语水平参差不齐,我的发音也是相当不标准,有时是“腌咸菜”味,有时是“腌萝卜”味。反正是中国人听不懂,外国人不明白。

我自己在新华书店买了一本薄冰著的《简明英语语法》,就像是雾里看花,花非花雾非雾,不明不白的。我干脆死记硬背,什麽同位语从句,表语从句,主动式,被动式。。。不明就里,囫囵吞枣。

简老师培养和激发了我们学习英语的兴趣。他要求每个学生坐在教室门口,当着他的面背诵课文。他采用国际音标,标准而且动听,犹如用普通话统一了各式各样的地方方音。我发音中浓浓的“咸菜”味和“腌萝卜”味也渐渐地变淡了。


简老师不但教我们语音,语法,透过课文,他帮我们开启了一扇了解外部世界的窗口。高一英语第一课是KARL MARKS《卡尔.马克思》,我们从中了解到出生在德国的马克思的高尚人生以及他和恩格斯的友情;通过NECKLACE《项链》,我们了解到法国所谓上层社会的虚荣和浮夸;THE LAST LESSON《最后一课》让我们理解到国外的爱国主义。。。

我记得在一次课堂上,他点名要我们翻译“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很多同学知道改革和开放怎么说,但是不知道邓小平怎么翻。他点我将时,我毫不犹豫一板一眼翻成“灯肖瓶‘SREFORM AND OPENNESS”,浓浓的口音,怪怪的腔调惹得大家哈哈大笑。简老师肯定我说的对,给我很大的信心。如果说多年后我在学术讲座上做口译时能够灵活机动,取得了一些成绩,那是与简老师当初对我的肯定所给予的信心分不开的。

高考后返家前,我和几位同学一起拜访了简老师。他在简陋的居室里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他希望我们要有雄心壮志,并努力实现它;不要碌碌无为,得过且过。

83年英语高考,他教的3班和4班都有相当不俗的成绩。尤其是我们三班王高武同学,他的成绩是全省理科英语第一名,以2分之差的98分傲视群雄。简老师为之欢呼,为之自豪。尽管他刚从龙岩师专毕业,但是他以精湛的教育技能和对教育学生所倾注的心血,终于浇灌出胜利之花,结出胜利之果。可以看出,他要我们树雄心,立壮志,并不是口头说说而已,而是真刀真枪,身体力行。

高考后的暑假,简老师去了福州党校进修。他鼓励我们用英语给他写信。我们班很多同学都把人生中的第一次献给了简老师,因为这是他(她)们用英语书写的处(男)女信。虽然简老师因时间关系,只给部分同学回了信。当时我从吴永荣同学那里看到简老师的回信时,我还是很感动的,笔迹工整,书写流畅,没有一点应付和马虎的痕迹。更有意思的是四班的陈美蓉同学至今仍保留简老师当初的回信,我建议他拿去拍卖,2万人民币起价。

一文一理,夫妻好搭档余丽明和黄恒振老师

(图3)语文教师余丽明。

(图4)物理教师黄恒振

教我们高一语文的是余丽明老师,她爱人黄恒振教我们物理。夫妻搭档,一理一文,把我们班级的教学搞得风生水起,成绩斐然。

余老师要求我们每个同学写周记,培养良好的写作习惯。这还不算,她还要求我们把写好的周记送上去给她过目和修改。

我记得我当初负责教室后面黑板报的出版,很多的稿源就出自周记。在一篇周记里,我写了班级有个同学上课不遵守纪律,不专心听讲,讲话,做小动作,批评他还不服。不但影响自己,而且还影响别人。其实这是个很小,很微不足道的问题,但是我小题大作,用了很多文革大字报式的语言,诸如“冒天下之大不韪”,“胆大包天”,“倒打一耙”。。。等,发表在黑板报上。要命的是我在黑板报上还把这位同学的大名赫然写上。他的愤怒可想而知,可是水已经泼出去了,没有后悔药可买。

这篇周记发下来后,余老师在上面写上简明扼要的评语,大致意思是用词是否恰当,需斟酌谨慎。

如果我不是这样急不可耐,而是耐心地等看完余老师的评注再作修改;如果我考虑周全一些,设身处地为这位同学着想,那么这种低级幼稚的错误就不会发生了。

多年后我从上海回乡探亲访友遇到他时,我们握手寒暄,有“相逢一笑泯恩仇”之感。

余老师还经常把三班同学中的好作文作为范文在全班宣读,不仅在本班宣读,而且还在她任教的四班宣读。这种赏识式和赋予学生成就感的教学方法大大提高学生的写作积极性和阅读课外作文兴趣,培养和造就了很多以写作为乐趣进而转为文科班学习的人才---比如何海建、吴永荣和李以峰同学。

感谢余老师,我现在仍然保留着每日书写简单日记的好习惯。

毕业于1963年南京大学物理系的黄恒振老师,教课时不急不慢,不温不火。他脾气好,性格温和。相对于众多科目来说,我比较惧怕物理,觉得太高深了,深不可测。什麽离子带电运动,匀强磁场和波-尔定律。。。我好像脑子转不过来,不够用,苦恼得很。

好在我脸皮厚,不耻下问。我曾经在他位于胜利楼的住处向他请教。那是一个天气炎热的夏日,黄老师就穿着裤衩大大方方地辅导我。没有什麽师道尊严,没有什么高高在上,此时此刻他就是一个兄长,一个熟稔已久的朋友。他尽自己所能,毫无保留地把知识传授给学生。

黄老师虽然教学的是理科,但是他还有很高的哲学修养,把哲学思维贯穿在物理的教学当中。我们毕业后,他全身心辅导一中少年大学生的培养工作。他也因出色的教学成果和热情认真的工作态度被评为特级教师。

我们为拥有他们这对“夫妻档”做我们的老师深感荣幸。

两位老师风风雨雨一起走过近半个世纪,仍然相敬如宾,相濡以沫,实属不易。他们不但在教书育人为我们做出了好榜样,而且在家庭生活上也为我们做出了表率,这可以从他们合用的QQ网名“
日月恒丽”中看出他们的琴瑟和鸣和心心相印。

他们用行动完美诠释“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深刻含义。

不苟言笑,声如洪钟的化学老师黄文焕

(图5)化学教师黄文焕

高一任教化学的是黄文焕老师。他体型偏瘦,但走起来路来,大步流星。他上课时,声音洪亮,如雷贯耳。他不苟言笑,思路敏捷。

我很喜欢他上课,他上课就像是“骂课”,同学们不容易开小差,即使有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也会被他洪亮声音暴风骤雨无情地盖过风头,变得悄无声息。

当然也有副作用,就是一些胆子小的同学,尤其是女生特别害怕他,觉得他“凶”。

我不这样理解,声音洪亮是他的性格使然,严厉的表象下面蕴藏着他“恨铁不成钢”的一片丹心。

他眼睛近视,在点燃酒精灯时,燃烧的火柴棍总是和酒精灯的灯芯有一段若近若远的距离。每当那时,我就希望他能够有个助手或者叫前排的同学帮忙。可是他依旧自己动手,身体力行。

他教高一(一)(二)(三)三个班,教学任务繁重。可是他毫无怨言。

有堂化学课,他要求我们熟读课本中一页内容,开动脑筋,仔细想想看有什麽问题。我从头到尾读了好多遍,熟到快倒背如流了,也没有发现任何不妥。其他学习好的同学和我一样,也没有发现任何“破绽”。

他的失望明显挂在脸上。原来一班的张韵春同学发现这页内容中的一句话表述不够严谨,有歧义发生,便向王老师反映。他仔细思考后深有同感,并暗自称奇,一个高一女生能够提出这样的问题,实在不简单。因此他想试试其他班级的同学,看是否能READ BETWEEN THE LINES。失望的是,我们三班“全军覆没”。

张韵春同学虽然在一班,可是水平真的不一般。

高二文理分班时,我仍然选择了理科。因为我坚信,有如此优秀的数理化老师,我没有理由不把这三门功课学好。

时隔30年后的今年开高中毕业同学会时,我们以为黄文焕老师不会来参加我们的聚会。据太盛同学说他身体欠安,在县医院治疗。没有想到,他竟然以近80岁的高龄来参加聚会,可见他对于我们的感情没有随时间的流逝而消失。他身体显得单薄,但精神不错。我们祝他健康长寿,益寿延年。

非常感谢其他任课老师,生物教师吴乃庆,政治老师赖洪先和郑朝连,高二语文老师王炳辉,高二化学老师刘文峰。师恩难忘!

1983年高考成就辉煌

由于这些教师以及其他整个高二年段的教师的辛勤教育(肯教),也由于我们同学的刻苦努力(肯学),我们整个高二年段近300人中,考入大学的203人,其中高二(1)班的简红梅总分606(高考满分是690),以全校第一,全省理科第四名的好成绩被中国科技大学录取,(2)班的张文虹,我们(3)班的林永春被清华大学录取。也是我们班级的李朝坤同学以全校理科排名第三的好成绩557分被厦门大学数学系录取,凭他的优异成绩完全可以上北大清华的。 前面提到的苏卫东同学也以优秀的成绩被北京大学录取。更令人兴奋的是,简红梅,张文虹数学成绩118分,仅以2分之差位列全省单科数学成绩并列第一。张文虹同学还是永定一中建校以后第一位考上清华大学的女学生。

1983年没有考上的同学继续读取高三,在84年高考时,几乎全部考上大学,中专。

我们所取得的斐然成绩令人侧目。多年后一中的校长和书记等领导都以我们这届学生为荣,引以为自豪。

那时候的一中,虽然没有蔚为壮观的高楼大厦做教学楼,只有简单的只有一层的土木结构做教室。但是在我们心中,有把美丽校园点缀得绚丽多彩的白玉兰,梧桐树,榕树;有修饰为师生的诗画亭,展出了刚劲有力的书法和线条优美,色彩和谐水彩画的“六角亭”;更重要的是我们有这样一批热爱学生,热爱教育的教师队伍。

这就足够了!

(图6)永定一中校园

(图7)永定一中校园

(图8)永定一中校园

(图9)永定一中运动场

(图10)永定一中运动场

(图11)永定一中运动场上方的永定宾馆。

(图12)永定一中新教学大楼

(图13)永定一中新教学大楼

(图14)永定一中新教学大楼

(图15)永定一中新教学大楼

(图16)永定一中新校门

(图17)永定一中新校门

(图18)永定一中新建生活区

(图19)和永定一中领导和教师合影。

(图20)毕业30周年聚会教师和同学们的合影。

(图21)毕业30周年聚会教师和同学们的大团圆合影。

(图22)1983年的三班毕业合影,试问变化有多大。

本篇游记共含5489个文字,2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