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N36旅行:无人区穿越手记(10)

  • 出发时间/2016-09-21
  • 出行天数/20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38000RMB

是谁来自山川和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我们趋行在人生这个亘古的旅途,在坎坷中奔跑,在挫折里涅槃,忧愁缠满全身,痛苦飘洒一地。我们累,却无从止歇;我们苦,却无从回避。---《百年孤独》

有些人携光而来,是为梦想前行的人点亮远方,我把此行无人区人物的最后一篇留给男神--领队小武。缘于他的带领,远方在我们的脚下始终绽放着光芒。先后穿越十多次无人区、次次均开辟不同线路的先锋级探险经历,小武和他“燃烧的远征”在我心里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再说,你看所有电影里最后出场,最后拯救世界、拯救银河系的都是大哥级人物。压轴,总要是团队的中流砥柱才能镇得住气场。

有一种光,并不是闪电劈开乌云,而是寒夜慢慢升起的清晨,那足够触动内心柔软的荣光,带来心灵的安全与平静,好像海洋包容着百川。无论是低调内秀的老高、浪漫肆意的官财小王子、踏实稳重的牛博士、憨厚敦实的包子,还有从第二天因病就消失视野的穆斯林兄弟、随行摄影绝对牛但却连一个闲字都不蹦的小川老师,当然还有两个不着调的非工作人员--馒头和我。哪个是省油的灯?

能把我们这么个性迥异的一群人团在一起,见山翻山遇河涉河,疯了20多天还没有跑偏轨道的领队,得有多大的能量、涵量和气量?

从踏入无人区的第一步到踏出克里雅峡谷的最后一步,从漫滩到冰河、从草甸到盐碱地、送走暴风雪又迎来暴风雪;从河谷的雪窝陷车到陡直的山梁横切;我的三天食不下咽、牛博士的肺水肿、穆斯林的发烧39度,每天都是各种突如其来的困难,好像过山车,刚过了一波又迎来更险的一波。作为领队的小武,必须要平安的把我们带出来,这又需要多大的心理承受压力?

当我深处暴风雪之中,看到杳无前路的远方,我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支撑他一直坚持这条穿越之路?并为之付出超出常人的精力和物力,因为这条路并不是商业盈利的可取之道。经验再多也只是用作借鉴,无人区里更多难以预计的考验,随时都会不打招呼的拜访,你不知道明天又会遇到谁?

在我无人区的记忆里,他多数的时间是面无表情,即便笑也是没有完全展开在眉眼里,但那里盛装的是沉甸甸的责任和担当。压力与韧劲总归有度,虽然心理极限常常被突破,但无人区考验和变化往往会打个措手不及。双月湖扎营小武和包子打了一架,我想,那场架应该是他纾解压力的一种方式。感觉那场架后的小武人也轻松了很多,好像抖落了很多包袱,只是难为输很惨的包子。

户外盛行的今天,做一个有态度的户外行者总是说起来容易。西宁行前会,第一次见面,小武就在我的精神高地上,树立了一面态度鲜明的旗帜。人未出行规则先立:一不切冰河,是探险不是冒险,安全第一;二不许追野生动物,所以每人配了一台高倍望远镜;三垃圾不焚烧不就地掩埋,必须随手全部入袋带出来。除此以外,线路需要调整,避开藏羚羊集中产仔区。爱这片土地就要尊重这片土地,我们只是过客。

探险比冒险的安全性不仅体现在准备充分,更重要的是,你了解你脚下的路,你也爱着你脚下的路。小武熟悉这片土地的每一片湖措,每一脉群山、每一道漫滩,狂热的爱着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肆意奔跑的生灵们。他好像是一团火,奔跑燃烧在这片土地、燃烧在时间的尽头,一种势不可挡不至灰烬不罢休的气势。

遇事冷静、决策果断、品格坚韧是第二个标签,这个标签是我从此全然托付的开始。出无人区后他曾经问过:“下那么大雪我都快疯了为什么你还淡定在那笑”。我说:“因为你在啊”!一份最全然的信任是愿意将生命都托付于之,至今清晰记得我们离开乌兰乌拉湖,前往西金乌兰湖去看小武号称他“所看过最美日落”。暴风雪突至,雪云层层厚叠不见半丝天光。队员频发状况:同行穆斯林高烧39度、已经两天未进食的我每天捧着胀肚子晃来晃去。

扎营雪谷的深夜,牛博士咳嗽而起突发肺水肿,我的心好像电击一样一道尖锐划过,大脑里好像很多个小人在打架,或许我开始出现幻想了吧?不安起身,看到小武在那跟牛博士交代一些注意事项和紧急处理方法,他脸上的轻描淡写让我忽上忽下的心瞬间安宁下来。后来我知道我所看到的平静和他表现出来的平静压根不是一个词性。

第二天风停雪止,太阳金灿灿的照在雪地上,远方的山坡和天空明亮透彻。小武作出调整路线和撤出备案的决定,同时也放弃西金乌兰湖而选择直接继续北上。他给我们仔细分析每条撤出的路线时,我大脑是糊的,糊的天地山河全拧巴成一片沼泽地,没有地理知识没有空间脉络更没有时间概念。我选择的是信任与顺从,从始至终。

有梦想有态度、有果敢坚毅也有内心柔软。他会说起他的生死兄弟牛博士,会耐心照顾和劝慰高烧病人,那位第二天开始就高烧39度却执着不愿意破戒进食的穆斯林兄弟。既会坚定的劝阻小王子爬英雄山住土林洞,又偶尔放纵的让小王子去冰湖上帅气的甩几下车尾,那语气好像一个宠溺孩子的家长。“每个人都有个性,你要在你可以把控的安全范围内,适当的放纵他们一次,让他们做一些喜欢的事”,他还说:“你知道为什么海里会有那么多水吗?因为它把自己放的很低”。

可以那么平和包容,应当是与阅历有关,亦与多次走过这无人区有关。走过无人区的男人,好像横卧大羌塘昆仑山,有虚怀若谷;又如星罗棋布的湖措,可含纳百川。有趣的人丰富的像是一本书,当小武突然冒出“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句话时,我是瞬间被惊喜到的。那感觉像是打开一本书,读到深处不期而遇最喜欢句子的那种惊喜。

也许一直遇见的都是山高路远的现实主义,转角却突然邂逅林茂溪缓的浪漫主义。就像你一直在翻越昆仑群山,翻着翻着就突然遇到一片水草丰美的溪水地。

二十多天的相处,我似乎已经开始习惯每天轨迹如常:习惯每天费劲的从高出两个头的车子里爬上爬下、习惯每天晚上围着篝火喝着茶、习惯每天早晨起来抖落毛毯上冰渣、习惯出发前把水杯装满、习惯上车第一件事是把那些包包裹裹整理齐整。这些习惯会让人有一种“可能,生命会这样一直走下去”的错觉。以至于当我们出谷的那夜,用小武的话:“一句话也不说好像死去一样”。与灵魂不在同一条路上,我以为的远方似乎还没有走到就结束了,有一种读书正读到精彩处戛然而止的惊慌。

那时,车子驰行沙漠公路,有月光幽微,周围漆黑一片,我一言不发看车窗外,远方没有灯,远方似乎永远都遥不可及。

人生的某个姿势,是站在克里雅峡谷的关口,看着暴风雪中的山谷,一层又一层的在远方蔓延,风雪中是逐渐远去的小武带着老高去探路。
人生的某个记忆,是在沙漠中,望着夜晚与繁星一点点的褪去,而绯红与粉蓝的黎明在慢慢到来。开车累到极致的包子,穿着短袖趴在方向盘上打着呼噜,车后座是深陷行李堆酣然正香的小武。当太阳跃出沙漠起伏的丘陵,车子在光芒中又鸣笛再次上路。

生平最不喜别离,却总是被动被道别的那个,一直赖在这个队伍从民丰混到西宁,别离还是如期而至。站在机场二楼栏杆前,看着他们在夕阳下整理车子,那飞起的尘烟还是无人区带出来的沙砾,恍恍惚惚好像又回到刚下飞机那天。那天我似乎忘记的一句话:小武,你好!

生命肆意生长的六月,小武和他“燃烧的远征”将再次启程,去最远的路看最美的风景,祝福这个灵魂一路狂奔脚步永不妥协的人,愿你永远怀揣梦想,肆意生长。

至此,《N36旅行:无人区穿越手记》连载就结束了

但我们的旅程并未结束,如果你曾为这段旅程有过瞬间的心动,如果你也曾内心深处为西藏心动,期待你的加入!

西藏就在那里
高原就在那里
布达拉就在那里
在那里
有别人描绘的天空
有你没见过的信仰
你来,或者不来
它就在那里
未曾改变
说走就走
如果愿意,你也可以
N36旅行,用引擎声为自由欢呼

最后,感谢N36旅伴@秋水提供的游记,感谢这段时间以来关注N36的朋友们,扎西德勒!

联系我们


N36旅伴:@秋水
N36旅行咨询:13638901450  
领队小武微信:nidaye7

生平最不喜别离,却总是被动被道别的那个,一直赖在这个队伍从民丰混到西宁,别离还是如期而至。站在机场二楼栏杆前,看着他们在夕阳下整理车子,那飞起的尘烟还是无人区带出来的沙砾,恍恍惚惚好像又回到刚下飞机那天。那天我似乎忘记的一句话:小武,你好!

生命肆意生长的六月,小武和他“燃烧的远征”将再次启程,去最远的路看最美的风景,祝福这个灵魂一路狂奔脚步永不妥协的人,愿你永远怀揣梦想,肆意生长。

本篇游记共含3309个文字,1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N36 的图片:

2016-09-08 14:12

生平最不喜别离,却总是被动被道别的那个,一直赖在这个队伍从民丰混到西宁,别离还是如期而至。站在机场二楼栏杆前,看着他们在夕阳下整理车子,那飞起的尘烟还是无人区带出来的沙砾,恍恍惚惚好像又回到刚下飞机那天。那天我似乎忘记的一句话:小武,你好!

生命肆意生长的六月,小武和他“燃烧的远征”将再次启程,去最远的路看最美的风景,祝福这个灵魂一路狂奔脚步永不妥协的人,愿你永远怀揣梦想,肆意生长。

2016-09-08 14:14

记录的真好~怀念!

2016-09-08 17:26

楼主游记写的真好,膜拜

2016-09-12 11:59

引用 liboplas 发表于 2016-09-12 11:59:44 的回复:

楼主游记写的真好,膜拜

回复liboplas:

2016-10-09 17:4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