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类禁区边沿行走(二)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11
瑜乐 (深圳) LV.14
2016-09-09 14:49 238/4
  • 出发时间/2016-08-06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2465RMB

      




 行程:8月3日从深圳坐飞机到西宁(票价1750元),晚上入住青海恒裕国际青年旅舍,四人间,一晚上60元。
                 4日从西宁坐火车到格尔木(票价194元),晚上入住大漠孤烟青旅,三人间,一晚上30元。
                 5日6个人拼车去察尔汗盐湖,车费加上买吃的费用是差不多100元。
                 6号至7号还是租元朝(非常时尚又会玩的男孩)的车,可惜他不做了,他说,他玩够了,过一阵子把车卖了,决定回家。车费加物资花费差不多300元。
                 6号其他伙伴住帐篷,我和沙沙找了个唯一的住宿,(一晚上一个床30元)
                 7号还是住大漠孤烟青旅,一晚上30元。在格尔木这几天的费用是:差不多2465元

     小林户外经验丰富,和小林商量好后这次出门打算露营,他几乎包揽了所有的装备帐篷、睡袋还有炊具,我轻松拎着我的睡袋就行了。小林让我背上户外包,说,这样出门方便。
        到格尔木提议到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露营时,大伙意见出奇一致,谁叫我们是一路货,不够的装备让元朝搞定。
       出发那天一大早,到超市买了食物,再到户外店买了2瓶气罐 。满满的一丘之貉及满满的必备物资,大伙唱着“老司机等等我,带我去可可西里”,老司机(电话线8753105971)开启了我们人生中的另一次冒险。
         我们把时间生命放在这连绵不绝的昆仑山及藏羚羊生息之地,车上只要一声嚎叫,说,下车,老司机赶紧地让车轧然而止,大伙冲下车来,欣赏着昆仑山峰之下的碧水、弯曲公路之中的身影。

  莎莎站在我们同样的位置拍照,她头顶的什么妖蛾,硬把打南边来的娇柔女孩改写狂野派。
   她坐了一晚上的硬座为了与我们为伴,记得当时她说,立秋了,要写一首诗交作业,现在才翻出她的诗好好读了起来。
         《立秋,步枯草韵》
 千顷湖水共云行,缱绻天涯一岸风。
 恍在瑶池非幻境,不觉尘世报秋声。
 眼前横雁渐飞远,昔日故人音杳中。
 独对苍苍空碧色,流霞尽处有烟升。

沿途遇到军演,杂车都在路边等着,小毕当过两年坦克兵,听着小毕现场直播,懂了好多事。小林说,能拍军车吗?小毕说,一般不管,但小林像极了狗仔队,脸不敢伸出窗外,只好举着相机乱拍一通。

前阵子看了《军工记忆》第二集讲我从小生活的军工厂,搁在很久以前那绝对是保密,现在完全开放。中国强大了,军事上也是开放着,玉珠雪峰下的伪装营地,伴着黄昏真看不出。

 冷不丁地冒出“翻车都翻得这么漂亮”,大伙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不看看这是什么地。

元朝把车开到土路上,小毕在奶蓝色的湖边和李庆又开始各种翻、秀,李庆让小毕在零星黄花堆中打了一套完整拳术。

 湖的另一端在拍大人与孩子的暑期节目。

蹲下来搅动搅动乳汁,小伙伴早越入另一个池子边,小伙伴心细抱了几块大石头填在小水沟中,好让我们轻松跳过去。80、90后小伙伴还在疯耍,岁月无情只有我还想着海拔高悠着点。

小林专注地拍着生命奇迹

 小蜥蜴盯着我们看,虚幻着我们化为小虫儿,好一口裹入腹中,美美地饱餐一顿。

 来到玉珠峰山脚下,顶部被冰雪覆盖,看着延缓下来的是冰川,小毕多次提议登雪山,好在一股脑发热的只有小毕。

元朝说,前面的昆仑山脚下有玉,车里坐着都是一帮猴急之人,垂涎昆仑山脚下河谷中那若如肌肤的玉石。

 小毕从河床捡起的石头,摸着就像婴儿般的肌肤,问他跟谁学?他说,跟师父学的,师父什么都教他们。摸石头摸上瘾了,想开车到河对面,怎么也找不到路,看到两位兵弟弟在河岸,车停好后,只有小毕绕到河床对面去,继续摸石头,太阳灼燃着大地,风儿如愣头青在空中闯着,猛烈地击打着我们,只好乖乖地把冲锋衣罩在身上。
      离我们不远处,有一家藏民搭帐篷野营,我和莎在车里似睡非睡,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毕才从河岸搬了一块硕大的石头往回走,快到车旁,他扔了大石头,吃饱撑着还是为了练手劲?无功而返,我们又开始上路了。

山坡上密集着羊群,再看下去会起全身鸡皮疙瘩。

架在自然保护区之上的冰冷钢筋水泥,谱写着生命的力量。

进入可可西里保护区,元朝整个身子趴在方向盘上,头像拨浪鼓摇着,左边右边寻找着,“好好开车老司机,我们来寻找藏羚羊,”老司机眼贼他发现的藏羚羊最多,渐渐地我们也适应了草与藏羚羊的颜色,隔一段路两边会出现藏羚羊的身影。
    突然冲出埋头奔跑的藏羚羊,速度快的惊人;有的三五一群在吃草;有的站在高高的山冈上独自眺望。

小林火燎心急地下车,第一个冲上山头去追逐藏羚羊,藏羚羊早已嗅到气味,跑得远远地。等我登上山坡,藏羚羊成为远方的小黑点了。
      远处的野牦牛、野驴在山坡上慢条斯理地吃着草。 

进入可可西里保护区,海拔基本上在4500米,沿途有昆仑山矿泉水工厂,以后还是支持一下这个品牌,在这上班也够考验人,车一直开到海拔4800米的索南达杰保护区,不能再开了,前面海拔还是不断增长,不能在这么高海拔露营。

  天暗下来,风肆无忌惮扑向我们,想把我们驱逐可可西里保护区,大伙聚在一起商量露营,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在海拔低处安营扎寨。

 想在玉珠雪峰下露营,但水源又是问题,还是继续寻找营地。

最后一直下到海拔3500米的昆仑神泉处,那不光有泉水还有亭子避风,肺里氧气多了起来,决定在这儿露营。可能这几天玩得有点疯狂,我没休息好,此时右边太阳穴有点突突地跳痛,不好有点高反了。 莎是一夜末眠,她困得不行,我俩把车上座椅打下来躺着休息,其他伙伴搬东西干活。元朝怕我不行,让我吸点氧,我吸了两口,莎说,海拔这么低,你还吸,以后怎么混呀!想想也对,不敢吸了,休息了一会,头痛缓解了。
    “别在车里,到下面吸收吸收新鲜空气,”我和莎从车里钻出来,寂静的昆仑山脉近得触手可摸,伙伴们动作飞快,三个帐篷搭好了,菜洗好了(在路边买了手抓羊肉),泉水出奇地冰冻,我要打一瓶水,要换好几次手,每次把手抽回来,暖暖手继续接水,甘甜冰津的泉水喝个不停,走动起来肚儿的泉水咣咣作响,喝太多了。

大地沉沦在黑暗之中,打手电煮着晚饭,吃好晚饭,坐在台阶上啃着西瓜抬头仰望银河,由于帐篷不够住,伙伴在当地打听了一下,只有一家住宿,夜更深了,李庆陪我和莎走到住的地方(有点远)。

半夜小林和李庆捣鼓相机拍摄处女之作

忘了N年前的星空,星星会慢慢地游走,躲在暗色中,让我找不到。

 第二天打电话催我们过来吃早饭,昆仑山峰倒印在一滩泉水中,吃好早饭,把战场打扫得一尘不染。

返回格尔木的路上,大伙还想去水上丹霞、羊陀,实在玩得太累,行动取消,回住地还是好好休息。
        下午休息好了大伙又生龙活虎,莎去盐湖了,每个人嘴唇都裂皮,先到超市买唇膏,李庆点子最多,让小毕用指头戳西瓜,说,戳穿了我们买,结果就成这样了,只好买了出来。然后李庆让小毕戳榴莲,把我们笑成虾米,小毕嘿嘿地笑着说,只有师傅敢戳了。

  生活方式和半毛钱都没关系,和他们的邂逅让我的旅行多了精彩,期待下次旅行中还有我们彼此的身影。

本篇游记共含2889个文字,2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这趟花了多少钱?

2016-09-09 16:56

2016-09-09 17:41

引用 sdelover 发表于 2016-09-09 16:56:06 的回复:

楼主这趟花了多少钱?

回复sdelover:5号至8号察尔汗盐湖和可可西里,一共花了差不多2465元。

2016-09-10 09:48

很好,出行前又学到不少知识!

2016-09-12 09:5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