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穿越超级虐线龙眼纪实

56
风 (成都) LV.8
2016-09-09 16:54 1969/9
  • 出发时间/2016-08-07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和朋友

        引子:据说有个地方叫龙眼;据说有种穿越叫"穿龙眼";据说那里很美,美到令人震撼;据说那里很危险,危险到曾经有人失踪或死亡!龙眼,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将于2016年8月7日出发,来一场探险之旅,发现之旅,我们绝不是来征服您的,而是来膜拜您,亲近您!请护佑我们一路平安!
时间:2016.08.07—2016.08.13
地点:四姑娘山景区海子沟至卧龙镇
         人物:陈三哥、简单好人、我(网名风)。
         人物简介:

 
       陈三哥,男,50岁左右,嘉绒藏族, 高山协作,是最早发现龙眼的药农之一,有丰富的协作从业经验,爱喝酒,但喝酒不误事,酒后依然口齿清晰思维敏捷,爱听音乐,耳朵里随时都戴着耳机,个性较随和。

 
       简单好人,男,28岁,汉族,户外领队,个性张扬,喜欢喝酒,喜欢听越南歌曲,口才甚好,最爱谈红酒和美女,以及和红酒有关的酒杯,和美女有关的一切,似乎这家伙无红酒不欢,无美媚不来劲,属荷尔蒙过剩型;他还喜欢谈他自己的经历,感觉他的经历与他的实际年龄不太相称,毕竟他才28岁的娃,这么丰富的阅历让我这个老头伙情何以堪!呵呵!他还喜欢照相,尽管他不承认,说自己越来越不爱照相了——我猜是因为这次没女队员,对他打击很大的原因。可一路上他不断要求闪一张,臭美程度远超本人,他还喜欢历史,有较明显的自恋倾向。

   
       我,男,汉族,年龄不详,心理年龄永远只有28岁,之所以叫风,是因为憧憬自己像风一样自由,喜欢户外,但多停留在玩的层面,不刻意追求自己要玩得好专业,属打酱油级玩家。
       正文:
       大概5年前,本人无意中在网上知晓了穿越龙眼这条线路,便一发不可收拾地迷上了它!可是,一直没有机会成行。原因有二:一是知道那里的人很少,鲜有人组织,而自己虽然也有渠道,但不愿冒组织的风险;二是因为那里海拔较高,不但要翻越5个海拔4600米以上的垭口和一个海拔3900米的垭口,而且上升和下降的落差相当大,达一千多米海拔,又加之那里气候变换莫测,山势陡峭,曾死伤和失踪过驴友,而适合穿越龙眼的时间段只适合6月到10月!其它月份大雪封山,有的地方甚至雪可齐腰,据说至今还没有人在冬季穿越成功过!相比于其它常规路线,愿意挑战龙眼的人少之又少,所以我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伙伴去共同穿越龙眼。但我一直对她心向往之,关注她暗恋她甚久。
        这样一晃又过了几年。哪知机缘巧合,正好有一次谈及龙眼,好人也感兴趣,遂初步定在今年八月中旬。但由于本人家风甚严不太自由,迟迟不敢报名。本人历来不愿当水军,所以报名慎之又慎,直到完全说服老婆同意,才得遂心愿,于是立马报名。而好人还未成家,属极度自由人士,随时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碰巧咱俩都想到龙眼去一探究竟,于是两个臭味相投之人士一拍即合,立马定于2016年8月7号启程。
       由于对未知的向往掺杂了些对未知的敬畏之心,所以行前我洗尽铅华,沉淀心情,盘腿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微闭双眼,双手合十,默默地、毕恭毕敬地在心中树立了一个神,并虔诚地向她祈祷: "龙眼,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将于2016年8月7日出发,来一场探险之旅,发现之旅,我们绝不是来征服您的,而是来膜拜您,亲近您!请护佑我们一路平安!"
       8月7日零辰1点左右,夜空突然电闪雷鸣,山呼海啸似地瓢泼大雨闹腾了一整宿。我有点小感冒,咳嗽不止,又加之有点小兴奋,怎么也不能入眠,遂起来吃了一颗新康泰克,才慢慢有了睡意。
好在早雨初歇,于是立马起床打理行囊,竟觉无从下手。想轻量化却觉每一个物品都是那么重要,减无可减,试背一下又觉过于沉重!想必是那十斤重的面粉(三个人五天的主粮)和一瓶家庭秘制枸杞泡酒以及一袋麦片、衣物等装备给压的。
       中午12:35离家出发时,妻子主动过来要了个大大的拥抱,她语气哽咽、泪眼朦胧的向我道别,叮嘱我一定要注意安全,这是少有的现象,妻子从不愿表现出自己太碎弱的一面,这让我心理很难受,这不禁让我一路扪心自问:因为我一个人的爱好而让全家人担惊受怕,是不是自己太自私了!哎,鱼和熊掌难兼得!我就这几个爱好!为了家人,我是不是以后应该放弃自己的爱好呢?真难决断啊!
       下午 2:00左右与小伙伴在茶店子碰面。一路经过汶川,穿遂洞至卧龙,大雪塘,巴郎山,下山到海子沟旁交通堵塞了一阵,据说是因为修路每天定时放行,好在我们等的并不久,比起那些等了七八个小时的人,我们算幸运多了!

 
       晚上住日隆镇卢老六驴友旅店,感觉酒店卫生状况还不错。吃晚饭时我们和协作陈三哥碰了面,简单讨论了一下装备事宜。晚上下起了雨,由小变大,至深夜又电闪雷鸣大雨滂沱。睡前我和好人依然出去吃烧烤喝啤酒,由于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至使天气骤然变凉,又加之自己出宾馆时没添衣服,致使感冒有点加重,我不禁有点担心起明天自己的状况来。好人一身薄迷彩打份,但他说一点都不冷,看来咱不得不承认年龄上他有优势,他属壮男初长成,各个零件磨合得正好!



       一觉醒来,哈哈是见证奇迹的时刻,除了日隆镇(N30 59.793,E102 49.886,3110m)泥泞的街道外我们看不见一丝儿昨夜下过雨的痕迹,此刻蓝蓝的天上白云飘,自己心中也有匹马儿在快活地奔跑。
       上午9:30 ,咱们租了一匹马托运登山装备,由二哥(马夫)牵马先行,我和三哥、好人慢慢跟随,由于几乎是打空手,所以一路上大家到也轻松。


 
       从海子沟入口到大海子这段路我曾经于某年前走过,没有太多新鲜感,所以照的相片也不太多。记得2012年我有独自穿越龙眼的冲动,直到请的马夫苦口婆心地告诉我,"去年有两当过兵的小伙子进去后失踪,至今都没找到尸体"时才打消我的念头。记得当时我租马时说好骑到花海子为止,并且还为此添了钱的,可到了大海子尽头的月亮湾时,马夫就骗我说已到了,直到这次我才晓得真正的花海子还要往里边多走半个小时的路程,猜不透当年马夫的心态,可能是他真的走累了。
       下面秀几张当年我在海子沟拍的照片,和这次咱们在海子沟的照片,以飨读者,更为自己留存纪念。

 
       晚上我们住在大黄棚子(N31 03.640,E102 57.167,3950m)。"大黄棚子"的得名源于房子右后侧有棵较大的植物大黄。大黄的叶茎可直接食用,有清热解毒之功效,味道很酸,有点像还没成熟的猕猴桃。
       大家很早就吃完晚饭睡觉。屋外突然风骤雨急,我睡觉的床边上头屋顶有些漏雨,三哥折腾了一陈子,移动屋顶挡雨的石片的角度,但依然没止住漏点,我也搬弄了一陈,才把漏点消除。
       不过折腾这陈子一点都不影响我的心情。和我获得的宝贵的东西:比如清新的空气、甘甜的泉水、极致的美景、和放飞的心情等巨大收获相比,这丁点麻烦又算得了什么呢!户外的乐趣不正是通过亲近自然、挑战困难、体验生活、感悟人生,让我们暂时脱离固有的生活圈子和生活方式,与平时的生活拉开一定距离,这样有利于我们调整身心,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待我们的日常生活,于是我们会更加珍惜拥有、少了报怨、多了感恩,感恩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体会到平时看似唾手可得的生活实际上是多么来之不易!这必然使我们更加珍惜拥有,珍惜家人!......我一点也不担心明天的天气,觉得晚上下雨说不定是来日放晴的好兆头!就像昨晚一样!

 
       第三天。果然是好天气。远方的山顶堆起了厚厚的雪,把周围的风景衬托得更加漂亮了。我起得较早,出去溜达时居然听见了几声吆喝!开始我很纳闷,难道这荒效野外还有其他人?后来分析,大黄棚子斜对面有座山峰,不就是二妹峰么,那几声吆喝,或许是早晨登顶者庆祝胜利时发出的几声呐喊!
       我们吃完早饭后继续上路,朝奔涌而下的山泉的上游前进。今天我充满了期待,因为我们将进入真正的荒野,踏入无人区,这是我盼望已久的事!
       随着山势渐陡,我和好人都有些气喘吁吁。
       好人说"早饭不该吃那么撑,路都走不动。"
       我其实只吃了一小碗饭,也觉累得不得了,主要是海拔提升得太快的原因吧。好在今天还有一匹马帮我们托运背包,不然按我们现在的状态,负重登至海拔4700米的垭口简直不可想象。
       到犀牛海(N31 04.809,E102 57.794,4315m)后朝左拐,我们进入了碎石坡路。这里满目荒凉,不像是地球之所在。这里山势险峻,黑色碎石风化严重。脚下,是相对小片的碎石,而头顶多巨石,它们形状各异,千姿百态,像一个个巨大的怪兽张牙舞爪地悬在半空,极像正在恐嚇我们似的。我们仿若穿越在寸草不生的一个不知名的外星球上。偶尔休息时极目四望,我有一种宏大的时空感!还有种亘古洪荒的苍桑感!其实这里的风景是很美的,只是这种美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而是荒凉美!回眸来时的方向,幺妹峰在右侧两座雪峰之间若隐若现,她风姿卓越,气度不凡地身影让我留恋顾盼,舍不得立马离开!我们选好角度,作势拥她入怀,和她合合影。我们想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展开双臂欢呼呐喊!这时向导陈三哥作了个手势要求我们别发出声响,因为怕声音的震动惊醒了雨神。


 
        犀牛海上方几百米处,有一汪小水潭,我把她称之为小犀牛海,当我们走到其附近时,我目之所能及的乱石岗的顶端,有一只岩羊状的动物一动不动地站着,我一边悄悄指给好人看,一边拿出"傻爪"相机拉近镜头给它照了一张"剪影"。这只岩羊好像发现了我们,蹦蹦跳跳地朝左边移动,这时我发现出现了第二只、笫三只、第四只,它们大概是一家"人"吧!由于离我太远,我的低端相机己抓拍不到它们了!

                                           仔细观察12点钟方向貌似有四只盘羊

  
       我们就这样走走停停,好不容易才到达了海拔有4600米的犀牛海垭口(N31 04.577,E102 58.254,4600m)。我们租的马就只能走到这儿为止,前方是马的禁区,"路"更难走了。我们稍作休息,吃了点干粮后就和二哥(马夫)道了别,他牵马回日隆镇,而我们还要继续赶路。
       这时我们每人身上都多了几十斤重的登山包,步履就变得更加沉重起来!好不容易到了4680米的热水垭口(N31 04.294,E102 58.721,4680m)。景观更加"荒凉美"起来。
       其实仔细观察,我发现这里并不单调:满山遍野都生长着一种孤傲的植物红景天,它叶片肥厚丰满,成熟后红彤彤的叶片像喜逐颜开的一张张笑脸,为这里孤冷的环境增加了几分热闹的氛围!还有几种不知名的野花,或红、或黄、或蓝、或紫、或白地点缀其中,像新式黑白照片里为突出重点而故意保留下的几缕灵动的色彩!我沉醉于这种美,荒凉而又不单调、孤寂而又不孤傲,它看似孤傲冷漠、桀骜不驯,实则心胸宽广:它包容一切、接纳一切、拥抱一切,它暗流涌动泉水叮咚,在这高处不甚寒的地方照样孕育了不屈的生命!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考验,我们将下降1210米(海拔)左右到热水河谷安营扎寨,这是一条漫漫长途,对膝盖将是一大考验。
       三哥依然身轻如燕地在前面带路。似乎下坡是他的强强项,只见他踏着"凌波微步"左右腾挪,"之"字形地快速下降,一会儿就不见了人影!我很佩服他的识路能力,他能从看似无路的绝壁中找到路,这种能力是大多人难以企及的!三哥偏瘦,身材倍儿棒,他下山时膝盖所承受的冲击力,应远小于我和好人这两个胖墩儿,我想这也是他下山时比我们轻盈自在的原因之一吧。三哥走一陈子后就会停下来等我们,到我们走近时,他已休息得差不多了,于是他又轻松自在地、蹦蹦跳跳地很快地就消失在我的眼前。我卯足了劲紧追其后,据然也能免强跟上他的节奏!哎!我气沉丹田,努力撑握好平衡,专注于他的运动轨迹,才勉强能跟上他!追得好苦啊!貌似我青春期时追女盆友都没搌过这么大的劲儿!
        好人也不喜欢走下坡路,他走得特别小心,特别仔细,像是碎石坡路上写有什么奇文妙字,他正一边走,一边一个劲儿地在专心拜读。


 
       开始没觉什么,可是下山的路犹如无低深渊,怎么走也走不到底,好不容易走出乱石坡、踏出草甸区、进入灌木林,透过云遮雾绕的缝隙,终于见着了下面的热水河谷,对面有一座山气势磅礴地横在眼前,只见无数条瀑布飞流直下,如一条条洁白的哈达,闪耀着神圣的光芒!对面的山体大致有三种主色调,下边是墨绿色的灌木林,中间是嫩绿色的高山草甸,上边是乌漆麻黑的乱石岗,其实不仔细看,是看不到乱石岗的,因为它们屹立于云端,只有一陈风把云吹散,我才隐隐约约能见她的端倪。三哥指了指对面,说明天我们还要翻越这座山。我的心立刻巴凉巴凉的!实话说我真的有点怕了,对面的山,看起来坡度应大于80度,怎一个险字了得!而此刻我已累得不得了,下山的路还漫漫兮其修远!不知到咬了多少次牙挺住,不晓得过了几世几劫,我们才终于下到热水河谷的露营地!(N31 04.526,E103 00.133,3470m)

  
       我们是冒着小雨搭的帐篷,难免到处都弄得湿漉漉的。离营地十几米有水源,取水很方便。我们先烧了一锅水泡茶,然后三哥冒着雨为我们煮饭。我已经累饱了,根本没有食欲,叫三哥别煮我那份,目前我唯一的欲望就是喝完茶后早点休息。
       我用的是单人帐,空间狭小,好人主动说把我的登山包放在他的帐蓬里,我为了取衣物方便,执意要放在自己的帐篷里边,这时好人突然问了一句很孩子气的问题:"你是不是带零食了?“额......!
       感冒还没完全好,我吃了颗感冒药就很快进入了梦乡。
       晚上雨越下越大,雨声像催眠曲,伴我一夜好睡。
       清晨,也就是我们出行的第四天,徒步穿越的第三天,我感觉我已满血复活了!一是感冒彻底好了,二是精力也完全恢复。尽管昨夜没吃饭,早晨一点也没饥饿感,看来我先天的体质起了作用,近一年多来持续不断的体育锻炼也给自己打下了良好的身体基础。
       这时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不知啥时一条蚂蟥爬到了好人的水杯口,差点让他在喝水时顺便免费品尝了“蚂蟥肉丁”!
       简单地吃了点东西我们又出发了。今天天气也争气,似乎幂幂之中如有天助,我们总是遇到晚上下雨白天睛的好天气!

 
       经过昨天的适应性"拉练",今天也不觉太累。我们顺山势而上,先穿杜鹃林,再走高山草甸,我们一路走走停停,偶尔发发疯卖卖萌,对着镜头来几张,或拍拍风景,下面的热水河谷的众多瀑布露出了真容,不拍白不拍,拍了也白拍,哎,相机太撇,照不出啥效果,拍拍留作纪念,聊 胜于无.就这么愉快地到了乱石岗,我们又进入了外星球穿越模式。
       这时起了雾,三哥说遭了可能有雨,我们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又是一段难走的路,每走一步我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脏最有力的搏击声。通过试验,我发现步幅大点的确要更耗体力些,把步幅尽量控制小点,走起路来要轻松得多,我一般走二十步停下来歇歇,这样速度提升了不少,几乎能和三哥保持一致。好人照样按他的节奏不紧不慢地走着。
        到海拔为4700米的耙子桥垭口(N31 05.501,E103 00.999,4700m)时已经是13时35分了,我们8:30从营地出发到现在,足足走了5个小时!我们照了几张相后继续前行。
       这时雾很大看不到什么风景。接下来我们将下降50米左右(绝对高度),然后向左横切,再上升至海拔4720米的龙眼垭口。(N31 05.948,E103 01.114,4720m)
 

                      (他们说下面有几只野牛可我没看见)

 
       在横切的时候突然下大雨,把我们淋了个措手不及!我们赶紧穿好雨衣,向龙眼垭口进发。翻过龙眼垭口后我忙于拍照和摄像,竟然被三哥和好人甩掉很远,透过雨雾,他们的身影已看不太清楚了。
       我估摸他们的方向走着,突然看见远方我3点钟方向有两汪水潭,想必那就是我们即将要露营的地方吧,这么想着走着,哪知顺着他们的足迹,我却走向了左侧10点钟方向,到我走近时,他们已在搭建帐篷了。我浑身水气很重,人又疲惫,不想搭帐篷,干脆偷懒和好人混帐,反正他是双人帐,空间足够。这儿是一个山脊,海拔有4460米(N31 06.243,E103 01.131,4460m),正对着海拔有五千多米的龙眼主峰。山脊左边是一个缓坡,有瀑流经过,我们在那里取水很方便;右侧是个大峡谷,龙眼就在这个峡谷之上。由于暮色渐浓且雨大风急,我们什么也看不见,只求幸运之神再次垂青我们,明天给我们一个好天气!
       在这么高海拔的地方好人和三哥照样敢喝酒,我真服了他们。我为安全起见,保守了点,把酒暂时戒了。
       下了一夜雨,第二天依然是好天气,神奇啊神奇,从我们出发那天起,天天如此!人品大爆发啊!在这关键的时刻,如果因天气不好而致使我们见不着龙眼的真面目,那将是多么遗憾的事啊!
       三哥给我们讲了个故事,说他曾经遇到过一个北京游客,专奔龙眼而来,哪知到了这儿什么也看不见,他等了三天也没看见,于是干脆叫向导回日隆镇去背吃的,非要看到不可...... !故事我没听好清晰,因为本人开了点小差在忙其他事。但大概意思就是我们很走运。关于这点,我灰常灰常灰常认同!哈哈哈......
       龙眼主峰就在眼前,我能清晰地看到皑皑白雪的峰顶下面,是一层厚厚的冰川,冰川融化的水,形成股股巨大的水流,飞流直下,形成多条美丽的瀑布,冰川最右边那条,是龙眼的发源地,它之所以叫龙眼,是因为它地处四姑娘山深处,据说,以前只有采药的人到过这个地方,当地类似一个盆地,四周都是四五千米海拔的雪山环绕,山顶终年积雪,山腰处数十条瀑布飞流而下,小的几十米高、大的上百米,其中一处自半山腰一洞中喷射而下,落入下面石台分成几股,再下再分,颇为壮观,其状如龙吐水,故名“龙眼”。可惜地震造成塌方堵了喷口,龙眼的声势,没有以前那么壮观了!时至今日,我依然能看见龙眼瀑布主流傍边几条干枯的水冲痕迹,想象如果那里也水流充盈,风景一定更加壮观!
       不过我还是挺满意的,这里的风景照样美不胜收:龙眼主峰和她左侧时不时露出半张脸的幺妹峰、再左侧的汩汩流淌着泉水的寸草不生的黑色的不知名的山峰、再左边与之相连的龙眼垭口、再往左的两汪无名水潭、更左边的远山半脊峰、以及山下的奔涌着泉水的汇集了丰富的动植物的龙眼大峡谷、以及在咱们面前飘浮不定变幻莫测的朵朵云彩,无一不美得无法形容!这些天地之精化日月之灵气,簇拥呵护着我们,我们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况且不说旅游探险之乐趣,重在过程,何必在意那些小小的缺憾呢!
       说到那两汪水潭,我们还是要去的,因为那里位置较特殊,正对着龙眼。我们露营的位置和龙眼隔峡谷斜斜相望,看不见龙眼的正面,我委婉地问三哥为什么不在两处水潭那里露营呢,三哥说他没去过那里,估计那里是死水,怕用水不方便,后来和好人到那里后发现三哥判断失误,那里不但地势平坦花草长得好,而且两个海子(我姑且给她们升个级)的水相当清澈干净,大海子的水看似平静,实则有暗流涌动,并汨汨地流入小海子,神奇的是小海子只有5、6平方米,既没水的出口也不见旋涡,也不见水位有什么变化,估计水流入了地下通道
       接下来发生的事不说你们也知道,无非就是各种拍,各种摆,各种说,咔咔声不绝于耳,各种实力派演技不绝于目,我们各施其能,各尽其责,解说的解说,拍摄的拍摄,俨然像大片拍摄现场!折腾够了,撤漂回营!
       这次大家还是比较尽兴的。

   
       下一步我们将折返回去,再一次翻过龙眼垭口,沿耙子桥沟前进。
我们翻过龙眼垭口后下行,然后顺着左边斜坡走,很快就到了一个大概只有二、三百平方米的小海子。小海子水很浅,清澈见底,波澜不惊,平静如镜,我仔细观察,发现水里竟没有一丝儿杂草。我心里琢磨:"这难道是一潭死水?"
       哪知沿海子左岸走到它的下边时,我和好人都惊呆了:只见一大股泉水喷涌而出,欢快地奔向远方!没想到这么平静的小海子下面,竟孕育了这么强的生命力,这股泉水,使这片看似荒芜的乱石岗充满了生机!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一首诗:"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简直妙哉!不就是这儿的写照么!
       这时好人也来了精神,立马拿出手机要我给他拍视频。
       面对镜头,只见他两眼放光,神彩飞扬,猪鸡猫言(珠玑妙言),喷薄而出,把这里说得恰如其分,恰到好处。他解说得激情四射,一会儿蹲下身躯品一口泉水,一会儿又奔跑着转换介绍主题,他姿体语言丰富,简直有贝尔.格里尔斯的风范!我真怀疑他被贝尔灵魂附体了!哈哈哈,我开了他一个玩笑,说你小子入错了行,该去当旅游节目的外景主持人。


 
       接下来当然是继续追随三哥的脚步继续前进,他巳经等好久了。
       三点钟方向瓦砾状碎石坡上有个小红点,那是三哥衣服的颜色,想必他已等候多时,我们赶紧跟上。
此刻雾大湿气重,看不清周边状况。只听见左侧隆隆水流声不绝于耳,耙子桥沟源头的那汪其貌不扬的一潭"死水"流出的泉水居然变得如此声势浩大!随着我们下降,我们的右侧也出现一条瀑布。藕的天,我们原来是在两条瀑布之间穿行!如果没雾,我们见到的风景该是多么有趣啊!
       不过雾有雾的美,雾有雾的奇。
       雨后山色鲜,雾中山更绝!雾中,你看到的景色都充满了神秘色彩,小到花花草草,大到山川河谷,无不虚无飘渺,若隐若现,给人们增加了想象的空间。
       下到谷底后,只见一条小溪由左致右顺三十度斜坡狂奔而去。我们在溪边简单吃了点干粮后继续穿越。
这时地势渐趋平缓。青翠低矮的绿色植物和各种野花扑面而来。我们找了个相对狭窄的地方跨过溪流,渐渐步入了耙子桥沟的腹地。

 
       实话说我超级喜欢这里!
       我仿佛进入了侏罗纪世界!这里,到处是瀑布、到处是奇花、到处是异草,这里地势开扩,俨然一派草原风光,这里大黄是主角,它们的硕大的叶片、鹤立于群的巨大的柴红色花蕊,遍布整个谷底,让人眼睛为之一亮......我细细地体会着这里的特殊芬芳,迷醉其中,不舍离去!这是多么适合疗养身心的地方啊!
       此刻雾已散尽。我发现三哥在向右边小溪对面的山坡张望。他发现了三只野牛。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见三头野牛是灰白色的,这有点颠覆我对野牛的认识,我一直以为野牛应是黑色的呢。
       然后我们又是各种拍,咔嚓声不绝于耳。可惜野牛离我们太远,并且它们还在继续往山顶移动,估计大家什么也没拍着。
       大家喜形于色,都说这几天运气太好了!这几天大家除了在要到热水营地和龙眼营地前被淋了点雨外,几乎每天白天大多数时侯都是睛天,该看的景都看了,该遇到的动物也都遇到了,一路上我们还见到过一些不知名的动物的尸骨,和一些动物的新鲜粪便,可惜没有全部拍成照片,有时候自己累得不得了,又加之急着赶路,没有精力和时间去照相,错过了一些值得拍张照片的景和物。
       好人又来了精神,拍了一些视频,他当"主持"我当"摄影师",大家配合还算可以。

 
       可当他要拍我时我就不自在了。
       我临时穿着他带的一身迷彩还很不习惯,因为以前从来没这样穿过所以不太自信:上身是短袖T恤,内里一袭长袖红T恤(高原上最好别皮肤裸露,不然很容易晒脱皮).俗话说"红配绿,臊得哭。"而我胸前还挂着半塑料袋好人买的据他自己说能滋补他那引以为傲的肾脏的黑色豆子,另外我那出彩的风骚海盗毡帽目前也戴在他的头上......啊哈哈不干我怕出丑我不愿拍视频......可是来不及了,这臭小子已把镜头对准了我,我赶紧闪开,后来翻视频一看,果然自己形象太怂了!呜呜呜,太打击我那颗臭美的心了!稍后想想自己都是老头伙了(尽管心态只有二十八岁),本来早已满脸沧桑,何必还太在意神马外在形象,于是心中大悦。又快马加鞭地追三哥去也!
       我们顺溪流而下,整个谷地越来越窄,开始的恍如草原的感觉荡然无存,我门真真切切地进入了杜鹃林,然后一会儿过小溪的对面,穿行一阵子又过小溪的这边,往复数次,跟据地形,怎么方便怎么走。有时我懒得为寻找最佳落脚点而耽搁时间,强行涉水过溪,致使水倒灌入鞋内,为后来的行走留下了隐患: 脚板被泡得皱巴巴的,每只脚掌下都打了两个大大的血泡。
       中途,有个地方有具小狗般大小的动物的尸骨,骨上附着的肉上有斑斑血迹,好人指给我看,说他感觉是才被吃了的;还有个地方有片草地有睡痕,三哥说是熊弄的。

 
       正走的兴起,突然前边水声轰鸣,左侧峭壁上一条瀑布飞流而下,瀑下左边有座底矮破败的石屋 (N31 03.279,E103 02.658,3370m),我正纳闷这蛮荒之地咋会有房子时,突然,从石屋里边窜出两只动物来,只见它们快如闪电,蹦蹦跳跳地逃出了我们的视线。当时三哥就站在门口,它们跳出时离他很近,把他吓得没回过神来。我来不及拿出相机,错失了近距离拍它们的机会。我们都没看太清楚它们的体貌细节,三哥说是盘羊,但盘羊有这么轻巧灵活我有点怀疑,我觉得它们的外形更像梅花鹿,可这里,会有吗?
       三哥建议今晚就住这儿,我和好人都有点意外,因为现在还不到下午4点钟。不过三哥是资深高山向导,他定有他的道理。
       今天总体感觉倍儿轻松,我们三个人基本上都保持了一致的徒步节奏。
       晚上吃三哥带的他自己家养的牦牛肉,大家吃肉喝酒,谈天说地,好不快活热闹。

 
       三哥说,其实明天才是最辛苦的一天,我们大概要走9个小时。
       麦嘎地,吓死宝宝了,我还以为明天是最轻松的一天呢!
       其实三哥还保守了点,实际上我们于早晨7:10分出发,晚上7:10分才到山脚下公路边的“祥云农家园”,刚好足足走了十二小时,几乎把人拖垮累疯!这里离卧龙镇(N30 59.910,E103 08.517,2050m)大概不到10里路,我们无心再走,决定晚上就食宿在这儿。
       当时我们是绕着石屋后面那座山反时针、螺旋式、波浪形上升的。这里虽然也有山花烂漫、虽然也有流水飞瀑、虽然也有奇花异珍、虽然也有轻雾迷蒙,但总觉这座山景致单一了些,又加之时不时地要穿杜鹃林,走蚂蝗遍布的碎石路,因此艰苦异常,似乎道路漫长得没有尽头。

  
       而且这座山蚂蝗特别多,前面一旦有人走过,后面的人就要加倍小心了,蚂蝗们被震动惊醒后,会兴奋得立马像雷达似的抬起脑袋,张开“血盆大口”,准备随时饱餐一顿。我亲眼看见好几只蚂蝗在地上抬起头在等待什么。竟管我有所防范,还是中了招,当发现右脚上那只蚂蝗时它已吃饱喝足。当时三哥赶紧拿盐撒在上面,蚂蝗立刻就掉了下来。

 
       不过走这段路还是有个小收获,三哥教会我们认识了一种药材:羌活。
       总之最后一天的路相当难走!我认为主要原因有三:一是距离太远;一会儿上一会儿下,波浪似的上升,很久都翻不到垭口,当你认为遥远的那个制高点就是你的目标垭口并努力到了那儿后,你会失望地发现它只是一个阶段性的高地,接着你又需要下降,降得你筋疲力尽时你又必须上升,这样反反复复无穷次,把你拉跨整疯后又拉回正常,因为你要回家你不得不走!你疯了谁帮你走?所以你必须恢复正常,继续艰苦地跋涉!而当你翻过海拔3900米的卧龙关垭口(也有称其为石槽垭口:N31 01.106, E103 06.211,3900m)欢呼雀跃一阵子后你会发觉自己庆祝的太早了,徒步还远远没有结束,因为还有长达1900米海拔的小碎石子下坡路需要你去征服,这种路特别废脚,我就被打了四个血泡,左右脚各两个,这种路,人稍微不留神就易踩着小石子滑倒,这比走其他碎石坡路难度大多了,片状碎石重叠的下坡路相对稳固些,因为它被踩踏时一般不会滚动;二是坡度较陡,这好理解,就不赘述;三是景色单一。下山途中见不着美景,见不到溪流,好一个累字了得!


 
       好在累是值得的!我的记忆库又浓墨重彩地增加了一笔:是关乎梦想、是关乎自由、是关乎个人、是关乎家庭、是关乎生活的方方面面的顿悟!哪怕只有一小点点,也受益终身!难道不是么,当你敞开心扉拥抱大自然的时候,你会惊讶地发现你固有的生活方式,你习惯的生活圈子,你纠结的所有事情,有时就像一口井,束缚了你的快乐!平时,也许我们都有像井底之蛙的时候,小器纠结,在狭隘的空间里争斗不止,参不透其实就算你倾尽全力拼得的天下,也仅乃弹丸之地,它和你的幸福与否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真的广阔的空间,是你的心态:珍惜家人、感恩拥有、善待自己、包容别人,才是幸福的根本!这就是荒野给我的启迪!因为在荒野,你才会明白,什么东西都来之不易:面包、亲情、友情、以及一切的一切,弥足珍贵,都值得倍加珍惜!





本篇游记共含11881个文字,10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就按你的路线玩了!

2016-09-09 17:25

引用 zzlycc 发表于 2016-09-09 17:25:50 的回复:

就按你的路线玩了!

回复zzlycc:为了安全一定要请向导!文中三哥是最佳人选。

2016-09-10 10:45

2016-09-10 11:45

引用 快乐超级游侠 发表于 2016-09-10 11:45:28 的回复:

回复快乐超级游侠:

2016-09-10 12:47

正在做攻略中,正好看见了这篇游记~留用

2016-09-12 13:53

2016-09-12 20:55

  

2016-09-15 17:02

就是蚂蝗区想着揪心 最怕这玩意了

2017-08-15 22:3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厉害

2017-08-17 22:5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