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溪口统战

  • 出发时间/2016-03-01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RMB

    故乡,在每个人的眼里都有不同的模样。前些年去了橹桨声中的鲁镇,让我唏嘘多时。这个初春怀揣着多年的虔诚再次踏上了另一处故土。那是怎么样的一个去处,是少年的闰土,是不见了的童年,是毅然离去时不曾回头留恋的炊烟,是受伤后归巢舔舐伤口的灶膛,还是那最后坟头上的枯草。或许应该是别时容易见时难,一腔热血报国无门兵败山倒后的落寞……带着对他英灵的一丝惴惴不安的崇敬,近乡情怯的踏上了浙东南的这块风水地,他的故乡,这千丈崖上的气势磅礴,妙高台上的山水飘渺……
    第一次看到武嶺这个地名是在冯玉祥晚年写的一本书《我眼中的蒋介石》。开篇第一张照片就是蒋冯义结金兰时候互换的名帖,落款:武嶺蒋中正。

仰头跨进武嶺关的那一刻,内心陡然沧桑起来,萌生一种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淡淡忧伤,一路眼见皆是蒋公口中长提之物,武嶺小学里那些蒋宋领养的孩子们,现在他们的生命都因为那场新生活运动改变成了什么模样,顺坡而下,流水落花春犹在,公已远去

修缮后的蒋氏故居门庭冷落,或许是我选在了国人出游淡季,或许一心向党的忠坚之士不屑于踏足这样的魔王旧地。然而百年前的今日,改变中国命运之人正踏出此门志在千里。北伐抗战今何在?一行游人过门厅。

蒋介石的父亲蒋肇聪或许天意,为了这个混世魔王的诞生前面克死了两任妻子,蒋公是他父亲45岁时娶的原本已经出家为尼的第三房妻子王采玉所生,老夫少妻的结局都是套路,夫亡无靠,母子最后只分到了家产中极少的部分-- --丰镐房

走进发现亭台楼阁,顿时跟我心中的那个丰镐房判若两样。依稀记得刚分家时的王采玉是相当落魄,现如今这楼轩相接,廊庑回环,墨柱赭壁,富丽堂皇应该是蒋介石成了委员长后的杰作。后来读到蒋介石日记才知道,重建这丰镐房还费过一番周折,当时邻居出了个钉子户,一个和蒋从小到大的玩伴--现在在故居的烧饼周反而成了溪口特产

和无数伟人一样,蒋介石出生那天夜里,这个房间一定也是香气扑鼻,瑞光四射,据传空中突显金龙一头扎进了蒋家门前的剡溪。这些开朝天子出身祥瑞之兆都在天子登基后被描绘的栩栩如生。

蒋介石将他的堂屋起名报本堂出自他自己的一副对联:报本尊亲是谓道德要道,光前裕后所望孝子顺孙。其意简单明了,希望儿孙孝顺知恩图报。蒋介石青年时代放荡不羁,参加革命后开始修心立身。在我们的传统教育中胜者为王败者寇,所以这位蒋公自然成为了全世界最臭的一块石头----蒋介石

看到这张家谱表的时候,我不免感叹。从古至今,凡开国立功亦或亡国流寇,试问有几人能有如此儿孙满堂之福。记得一次看台湾的综艺节目,嘉宾是一儒雅俊秀美男子,格调有些像王力宏,主持人介绍后才知道是蒋友柏,那天他拿出了一张家庭合影,满目的俊男美女,少年才俊……没有一定的家庭底蕴,积累的厚重人格,估计是很难有此福报

不论政治,就这张全家福足见蒋公在家庭生活中算是一成功人士。一代枭雄如此善终,我觉得跟他研习王阳明的行知合一致良知哲学关系深远。看过蒋公日记会发现,日记中他记载最多的不是自我膨胀的好大喜功,而是自我忏悔的点滴自省

蒋介石的学历问题一直招人诟病,其实在那样的年代又有几人能去好好念书求学呢,李敖大师在他所著《蒋介石研究》中列举了无数证据,证明蒋介石没有任何一张毕业文凭,我看完全书也相信李大师的说法是可信的,保定军校没毕业但是毕业的白崇禧是他的参谋总长,日本士官学校没有毕业但毕业的何应钦是他的国防部长……一张毕业文凭没有的蒋介石一样做了战神林彪的校长,正所谓英雄不问出处,实干才能兴邦

在离开丰镐房时,不留心在后墙根的一处小屋中看到了这样一块石碑。看字体经国先生略逊他爹,但是满腔的愤怒却好似让人看到书写时那颗滴血的孝心。此碑应该是毛福梅被日机炸死后蒋经国所立。以血洗血,就凭这四个字我相信蒋介石日记中所写,誓于日寇战斗到死的那份决心实乃真心所想。很多人都诟病蒋介石最多的地方就是,他只知剿共不思抗日,试问淞沪会战中他的中央军去了哪儿?中华名族有史以来一共遭受外族侵略3次,前两次分别是蒙古,满清……三次入侵两次亡国,这第三次你真的以为全部都是小米加步枪的功劳吗?

环绕一周,从一偏门走出蒋氏故居,回头清庐二字仍见当年沉稳大气,想这小门应该才是蒋介石当年所分丰镐房所在。小小盐铺铸就旷世将才

走出故居,细雨渺茫,溪口镇早已物是人非。感慨时光飞逝故人不在,唯有门前剡溪水,春风不改旧时波……

面朝剡溪背靠武山的蒋氏故居一直被人称道的好风水却没有为蒋介石带来稳固江山的好运气,倒是山坳坳里走出来的毛泽东,金钩铁马踏平冰河饮马长江……

离开溪口小镇,一路攀登,我正真想去的去处才出现在了眼前----雪窦山

现在已是著名景点的雪窦山曾经是蒋先生每次归乡下榻之处,蒋氏故居虽然是蒋介石名义上的老家,但身处闹市未免太过张扬,孝心卓著的蒋介石最终选择这去处是离他母亲常去的雪窦山极近的妙高台

踏入这座古刹,明显感觉佛占人光。回想当年小脚的王采玉,手挎竹篮一路攀登所致的那个雪窦寺一定破败不堪,而今因蒋得名反而修筑的富丽堂皇起来

虔诚执着的王采玉,为儿子祈求多福盼望富贵的香烛,现如今反而因为她的儿子烧旺了整座寺院

这是一座参拜未来佛-阿弥陀佛的禅院,寺中随处可见弥勒佛像,想是一处弥勒道场无疑

佛教也分三个阶层,类似世俗帝王。上有太上皇:燃灯佛,中有当朝天子:如来佛,下有东宫太子:弥勒佛。记得十多年前踏足海南岛东山禅寺,骗走无数人钱财的解签和尚居然说我命中不宜礼佛,换句话说就是这高香烧了也是白烧。那是我第一次被拒之佛门之外

后来在我一再恳求下才教我破解之法,即是只可供奉未来之佛---弥勒。转眼多年过去,弥勒没有参拜几次,自己这体型倒是越长越像弥勒一般

登至山顶,这奉化雪窦弥勒道场虽没有无锡灵山如来道场来的气派,倒也是九峰环抱,水声幽鸣,景色秀丽,佛音靡靡……

因为蒋介石母亲王采玉和发妻毛福梅都是雪窦寺极虔诚的信徒,所以该寺莫名反倒兴旺不比,想来这新建的宏伟建筑,台胞们应该出力不少

虽说头上三尺有神灵,原本一贯不信这套的我,也倒因为蒋公对此庙多了些许好感,点了根红烛,脱了把尘世

遥向停柩东南的蒋公拱拜了一番,想当初不惑之年的您先救先总理于危难,而后东征平叛一马当先。回身北伐饮马长江,逐鹿中原义结金兰,平定北疆兵不血刃。抗击倭寇幸免国破,收复主权跻身四强。兵败东南振兴宝岛,维护一统功不可没……

身于深山古刹之中,不免会有前世报果之想。一切推究其原,不外咎由自取。蒋得失败或许是因为他的胜利太少的来之底层农民的帮助,而多靠中产阶级的扶持,最后被淹没在民意的洪流之中。无知无识的底层民众看中的不是良好的次序,而是嘴边的那一口白米。记得在《东史郎日记》中看到过,他说他在日本应征入伍的原因是为了帮助中国的底层百姓推翻以蒋介石为首的上层压迫,可见老蒋的确对老百姓还是关心不够

走出这繁花似锦的大雄宝殿,一下倒有世俗清净之感。那怪有人要说大隐隐于市了

走出大殿,被这奇特设计吸引

走进细看,别有洞天,禅机无限……

这样的小设计在这座禅寺随处可见,不仅多逛了几步

独到的设计,将这座蒋家家庙塑造的让人印象深刻,回想起多年前去台湾参观过的几座寺庙,从这里找到了很多非传统的影子

转过屋角,古寺旧址破落的蜷缩在一角。两棵巨大的楠树张牙舞爪的生长在院墙之外,那是什么样的一个去处呢,顺势绕道而行,转寺踏访……

绕过古刹黄墙,原来是这一幽地。妙哉。想先蒋公真是对的起这个东北无脑毛头小伙,犯下如此滔天大罪居然还能让他住在如此环境优雅之地,听说后来蒋公不在奉化的时候,张学良还可以偶尔搬去妙高台小住,真是待遇优厚至极。

此公我给他下了一个人生定义:东北易帜他有功,西安事变他有罪。小时候一直以为张学良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逼蒋抗日,民族英雄。记得大学时去西安华清池游玩,登上骊山还特意到蒋介石藏身处拍了张照片,恨不能自己可以回到过去,生擒老蒋,剥皮抽筋。现在想来民众的思想大多是人给的,我告诉你什么,你就觉得是什么,很少有人去思考。如果没有西安事变,再给国军两年时间,中国如何会被拉入八年抗战,如何会两年丢掉半个中国,蒋不说抗日,不代表他不想抗日,或许他攘外必先安内策略是有问题,但是历史告诉大家,就他个人来说没有西安事变,历史必将改写。提前和日本开战让国民政府失去了发展军事的宝贵时间。张学良自己也知道自己犯下的大错,禁足一生,以此谢罪,也算英雄

怀着对这位少不更事,年轻军阀的惋惜和责备。顺着轰鸣的水声,我向着最后的目的地进发

小桥流水,古楼深潭,在一切安静的背后,总觉得有那么一个气势在蓄发,这景致将中华文化的精髓阐露无遗

毫不夸张的说,这是我见过的最有气势的一川瀑布,从湍急的水流上古朴的小桥跨过,好像走过家乡屋后的田埂,所有的一切都和磅礴毫无关系

可是当我转过身去,走进水边,那脚下的山崖,那倾泻的巨涛,轰鸣,激荡,让热血随之沸腾的力量,顷刻间砸进我的体内

一切的一切都和前面所看到的江南园林式小桥流水形成了巨大的反差。遥看这千丈崖,峭壁陡削,一落千丈。如果单单远看这一挂白练并无稀奇,所有的玄妙之处都在那平静后的转折

原本恐高的我,站在崖壁,哆嗦之余也为这山水啧啧称奇。如此小山水中见大气魄,平生第一次见到

烟雾缭绕,古刹钟声,何处还能再找到这样静可修养生息动可运筹帷幄的所在呢

刀削的山崖,幽深的古潭。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拾阶而上苔痕脚边绿,草色入廉青。

踏着台阶,走进薄雾,大有访仙问道亦或三顾茅庐之感,不得再次感慨雪窦小山,气象万千

登至山顶,见一陋室,惟吾德馨。遥想当年,谈笑有鸿儒,往来皆权贵。

这是一个中西合璧的典型民国小别墅三面均为绝壁,下临深渊,烟霭四合,漂渺似仙境一般

二楼有蒋公亲题妙高台三字,让我倍感亲切。因为妙高台原指镇江金山寺面江而建一晒经阁,蒋介石一生极其崇拜王阳明,这三个字应该是取自王阳明夜宿金山寺所作诗句:醉意妙高台上月,玉箫吹彻洞龙眠。

妙高是梵语须弥之意,所以妙高台应该是有点佛教莲花座的意思。住在这样的地方,想来也是必要有仙风道骨之人了。

因为紧邻雪窦寺,所以不难想象,在那山河不整的夜晚,松涛古钟或许才能让焦虑不眠的蒋介石得到一点心理的宽慰,可以静下心来,抛开得失,从新审视自己,做出下一步的决定

一生三次下野,他都是来到这里,修养心智等待东山再起。第一次是宋美龄的爱情鸿书将他从这里带到了上海,第二次是阎锡山公留党在公去国危的邀请电函将他拉回到抗战一线,第三次则是兵败如山倒后的不得不离开。

巡驻家山戎服在,森严小筑镇林标。主人妙算安天下,才道高时地已摇。不变的是历史,改变的是人们对历史的看法

走出小楼,角亭小憩。与友闲聊,一说蒋只是一军人而毛是一思想家。一说国军绞兵共军伐心。更有偏激者觉得此君一夫不杀血成江……历史在风云变化之后,再牛逼,也只能成为贩夫走卒的谈资

屹立台前,风光依旧,山河不再……小老头可能造好此台后,没有一次的心情有我这般放松惬意,想来他忙活半天,只是满足了我的深度体验

因为时间原因,匆匆离开奉化溪口。现如今的古镇,毫无沧桑,极尽糜腐

资本主义的丑陋都已开到了家门口,想那12年的新文化运动,礼义廉耻的谆谆教导早已无处拜闻

归途路遇西湖,想到那句: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于是应夏首富之请,停车吃饭烟雨晚

车子一路环湖,司机胡冰突发奇想,讲车载音响调到最大,放起了那熟悉的音乐:
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
千年等一回我无悔啊~~
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
只为这一句啊哈~~断肠也无怨
雨心碎风流泪噫~~
梦缠绵情悠远噫~~
西湖的水我的泪
我情愿和你化作一团火焰
啊~~啊~~啊~~

被歌词揉碎了新的夏首富带我们来到他和他的初恋们曾经一起共餐过的:楼外楼

若无首富带队,我是万不敢进入此楼的。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当汴州。

临窗雅座,一直吃到日暮西山,让这次行程在最美好的美食中画上了最圆满的句号。

虽然也不是全无遗憾,作为爱好吊古之人,我有三处必到:古宅,古刹,古墓……这次未能寻访蒋公之母王采玉之母实乃憾事。想当年母逝极悲,从此双亲归净土,头颅便可造山河的孝子蒋介石,修好母坟就与妻儿签下了断绝关系之文书,慷慨赶赴疆场,不得不让人钦佩

可能我写的文字会让很多人不适,觉得在为罪人平反唱颂歌。其实不然,蒋介石宁可错杀绝不错放的罪恶仍然是他身上永远去不到的枷锁。只是我个人有时会更加看重失败历史枭雄和那些懂得功成身退的能臣,胡乱写写自己平时不说的一些想法而已

和平永远是主旋律,停灵台湾慈湖的蒋公,不是一样期盼可以葬回到我所在的这座城市南京吗。一次次反对台独,一次次拒绝美国核武器的帮助,一次次只承认一个中国的思想……

我们不该忘记这个老人犯下的错,但是我们更加不能忘记这个老人立下的功

(完)

本篇游记共含5138个文字,6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认真记录一次旅行,本身就是件特别美好的事情呢!

2016-09-12 18:2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