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单人环岛是怎样一种体验?

  • 出发时间/2016-07-13
  • 出行天数/14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0000RMB

题记

   
   “我多想拥抱你,可惜时光之里山南水北,可惜你我之间人来人往”
   

   
    15年暑假的时候,我就打算去台湾,但是由于要学驾照和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这个计划被搁置到16年的暑假。
    提前两个月做了攻略,攻略从起草到完结,大概花了两个多星期的时间。那两个多星期,上课几乎一节课都没有听,在寝室几乎一部电影也没看,刷机票、刷aogda和booking、看《Lonely Planet》……现在看来,很感谢当时的自己,有那么大的毅力自己去完成全程的准备。很多时候我们总说来日方长来日方长,所以很多美好都无止境地去推延,很多事情都懒的去体验,很多人都没来得及去见。实际上我们没有那么多来日,失去的是同样的机会。将近二十岁的我,觉得自己很快就要本科毕业去工作,暑假寒假所剩无几,那时我生出一种危机感。
    一个人在外面的十五天,每天几乎说不了几句话,安安静静一个人看看景色、买买吃的、拍拍照,有时候随便坐在海边,想想事情,一不小心两个小时就过去了。自由自在地与自己独处,蛮好的。
   不寂寞怎么可能呢,垦丁的海边,我突然意识到没人和我一起来看这么蓝的海,难受得想哭。也无所谓啦其实,一路上不赶时间、遇上很多好心人、碰见很多好玩的事情,整整十五天,竟没有一天大雨,这使整个行程完成起来非常顺利,谢谢上天眷顾。
    
    
   

行前准备

1.两个必须证件:
  《大陆居民往来台湾通行证》:我在上海上学,平常住在鲁西南的小城市,户口所在地并没有开放自由行,但好在上海方面有在沪读书大学生就可以办自由行通行证的政策。需要注意,提交在校证明时,上面的章必须是学校公章,教务处的章不可以喔。因为这个,我折腾了两个多小时,竟然告诉我章不合格!!!当时我内心是崩溃的。
  《入台证》:这个是台湾方面给你的证件,这个办完通行证之后,交给TB去办就好,去TW之前注意多打印几份,我打印了三张,一张放双肩包,一张放护照包,一张放手帐里面,这样就有备无患了。
    Tips:入境那张不要丢 千万别丢

2.学生证:大陆的学生证那边是认可的,去一些景点门票有折扣的。
3.青壮卡:很遗憾啊,蜂友们力推的青壮卡TW已经停止发行了,但好像以往发行的青壮卡还可以用
4.钱钱钱:大陆这边不能换新台币喔,我准备了两张银联卡,一张华夏,一张恒丰,华夏卡境外第一笔取款业务不收手续费,恒丰卡境外取款哪一笔都不收手续费,很方便。两张卡也是以防万一,即便丢了其中一张,还能用另一张取钱出来。
5.电话卡:首推中华电信15日的吃到饱4G卡,不限流量,信号蛮好的,TB上可以提前买到,在机场下了飞机买也很方便,貌似约合150RMB一张

Day 1.上海——香港——台北

  我提前两个月买的机票,转机,非红眼航班,在HK仅转机一个小时,不耽误行程,往返仅1357RMB,非常完美。说来奇怪,去的时候港龙航空并没有餐后哈根达斯,回来的时候才有……我只是觉得在在距离地面10000米的高空吃到冰淇淋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发现香港国际机场的免税店的烟、酒、化妆品,并没有上海浦东机场日上便宜,而且,日上可以先付款拿取货单,回来的时候再在入境的地方提货,很方便的。HK国际机场大牌蛮多,但是讲真,折扣力度小,款式较老,很多人都是为了买而买,非常upset
   让我惊喜的是,HK飞TW的飞机小电视上可以点播TW的吃喝玩乐节目,大多数都是关于吃的节目啦。那个节目是两个外国人,操着很台湾又挺标准的国语,去探索美食,大多数都是小店小吃。可我至今都不知道那个节目叫什么……

HK和TW都是繁体字,所以从HK飞到TW,下飞机,有一种原地打转的FEEL

  整个旅途中最有用的东西,就是手账本,兼顾文件夹、集章册、旅行计划册的功能。
  在香港转机的一个小时,真的只是为满足好奇心瞎逛而已。

    桃源机场下了飞机,立马办了中华电信的卡,办卡很快的,拿你的证件,复印一下,然后你把手机递给他,他帮你换好SIM卡,开机后还帮你设置。最感人的是,我正愁我大陆的卡放在哪里,小小的放哪里都容易丢,工作人员找一个小小的透明胶带,帮我把换下来的卡粘在了中华电信的印有号码和注意事项大卡片上!这样沾上去,我不容易丢,用的时候还能立刻揭下来。我当时说不出来话,只是觉得,太太太太太无微不至了吧。而且呢,付款居然可以用支付宝,我当时觉得他是不是在逗我?我试了,果然能用支付宝……太太太太太太方便了。
    p.s 至于机场内其他的电信公司能不能付支付宝,我也没试过,你可以问问,没关系,他们都超nice的,不觉得你傻。
     我记得里面还带着多少钱话费来着,信誓旦旦拍下来这个表格,结果十五天一个电话都没往大陆打……
     对了,有人问我有没有必要买移动WIFI,我觉得呢,要是你人多,打比方四个人只买一张卡,然后插在移动WIFI上,共同用无限的4G流量,这的确省钱。问题在于,这就要求了你们必须四人共同出行,互相之间不要离开,谁走谁没WIFI,非常考验感情……所以说嘛,其实还是一人一张卡最好啦,彼此都自由,电话联系也方便。
  

   在机场,随便找了一位服务人员问了一下台北车站怎么去,她立刻从旁边帮我拿了一张小地图,拿圆珠笔勾画出来我要下的地方,然后告诉我,到地上一层去做国光客运,票价是125新台币,会直达的。然后她把那张地图给了我。除了机场来到转运处,会有工作人员引导你国光在那里乘坐,如果等待的话需要等多长时间,你上车时还会再问一下你去哪里,防止游客坐错车造成困扰。
   那一刻我真的明白,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

  桃源机场到台北车站,从一个县来到一个市区,两边全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路边是树,山上是树,地铁沿线也有树,而且这里的树,不像我生活的北方的树:绿叶很少,枝干很粗犷,这里的树像是大片大片绿色的云朵,相互遮掩看不到树干,当时我很震撼,所以忘了留图……台湾的绿化率真的比大陆高太多太多。我最后离开台湾的时候,给的士司机讲过这事儿,我说你们的森林保护的真好。他说“和你们大陆不一样呀,我们只有一个小小的台湾,如果破坏掉了,我们能去哪里呢?”那一刻,我一点不为大陆的“地大物博”感到骄傲。
  初到台北,难掩失望的心情…… 整个城市面貌像是大陆的三线城市,没有那么多高大的建筑,很多楼房都是旧旧的,矮矮的,骑楼很多,繁体字的招牌很多,自行车摩托车很多。很多人讲台湾小而美,小的确小,美是待你发现的,反正我一开始觉得是:小而旧。
  提到台北车站,可以说这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车站:集合了铁路、高铁、捷运、的士、公共巴士、长途巴士所有地面公共交通方式的枢纽,而且还有配有巨大的商场。就这样一个庞大的系统,就坐落在台北市区的中心,车不堵,人不拥……果然事在人为。
  当时到台湾适逢台湾ATM诈骗案,就是一台ATM遭到黑客攻击被窃取7000万新台币(约合1400万人民币),所有的台湾电视台都滚动播放调查的进展,后来我才知道那些钱都被藏在台北车站的储物箱……
  一个ATM诈骗案,7000万新台币的案件,能做到所有的电视台都来关注,所有的媒体都来评论,占据头版头条,我一开始觉得真的是小题大做……后来我意识到,台湾小小的,每天都没什么大新闻,所以这么一个事儿就已经算非常大的事儿了。看平日非头版头条的新闻,不过是哪里哪里青少年打架斗殴、哪里哪里小商贩不诚信、哪里哪里因为停车吵起来了……对,都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大事儿很少,节奏很慢,可能这也是台湾盛产娱乐节目的原因之一吧。
  

   这是我来到台北住的第一家青旅,很有趣,在青旅外换上拖鞋,然后刷卡,哔一声木头墙体自动滑开,然后出现这样的场景,真的有世外桃源的感觉,而且这青旅是在一栋楼的四楼,难以置信,在agoda上看照片时,我以为它自己有一个院子。

   在信星之前订的房间出了点小插曲,因为我后来想在台北多待一天,然后就多订了一天的房间,可是,应该是当时脑抽了的原因,订成了女生房。前台姐姐很耐心的告诉我不好意思您订错了喔,您定了女生房。我当时真的是懵逼,agoda的规定是,这些钱没法退了,关键是那时候再订其他附近的青旅,真的好难订的。当时我内心的想法是,天啊,要露宿街头了…… 然而这时候前台告诉我,正好一个女生定了mix放假,他们会联系那个女生,问一下她能不能和我换一下房间。我真的当时敲开心。这时候前台又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诉我,可是,混合房间比女生房便宜喔,差价不能退喔。我当时满脑子都是“!!!!!”,不能退没关系啊,约合只是差十几块RMB啊,比损失全部房费还露宿街头强啊。
   我突然明白,前台姐姐真的是站在我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超!级!感!动!
  后来协调好了,我和那个女生换了房间,我的床位也没有变,相当于多续了一天。晚上回到旅馆,发现了这个小纸条,后来我一直放在手账本里,感谢这一路上的好心人的帮助。谢谢大家啦。

 身为处女座的我,好喜欢这种整整齐齐的摆放方式!!!

  信星的早餐少而精啊,我一开始觉得我绝壁吃不饱,然后我拿了两份…… 其实吃一份大概就饱了,只有你吃他家早餐时,才知道做的有多精致。水果是当季最好的,切块是正正好好的大小,煎鸡蛋不是很油,烤面包你拿到时也不是特别烫。自己可以冲咖啡,泡红茶。
   在台湾的两个星期,我每天都是2AM睡,第二天9AM起,10AM准时出门观光。就这样非常悠哉,起床之后没有咖啡肯定是不行的,睡觉前不洗澡肯定是不行的。有免费咖啡喝的日子,感觉每天都精神抖擞……因为我在外面要是自己买咖啡,肯定就跑题了,买了别的饮料。
  台湾的饮料真的非常多啊,非常多啊,我每天喝一两种,两个星期过去了,我还没喝把便利店的所有饮料喝一遍。我呢,因为天气热,太阳毒,真的只想喝矿泉水,但是发现……矿泉水貌似比饮料贵,过甜的饮料呢,又粘嗓子,无奈。

     从青旅出来,就着急坐捷运(相当于我们的地铁)出门逛,没来得及买纪念版的悠游卡,在711随便买了一张普通的,有点遗憾啊……纪念版挺好玩的,我记得什么形状、什么图案的都有。我最喜欢那个黑熊的,可是没买到,当时临近中元节,一些小鬼小魂的卡都有,很可爱。后来这张卡就被我当作了屈臣氏小贴纸的收集册,贴的真心丑,最后我才发现屈臣氏有那种小的贴纸册,方便收集贴纸,知道真相的我顿时懵逼。
      悠游卡蛮好的,不仅一切公共交通方式能刷,便利店里也能刷。存进去的钱没用完也能退出来。
      这张卡里还有钱,可我没有退掉,我知道我还会回来的。

    把行李放到青旅之后,大概是下午五六点钟了,太阳正好没那么晒了,我也正好很饿。坐地铁鬼使神差地来到了士林夜市,实际上我行程表里根本没有士林夜市,士林风评蛮差的,很多人说根本就是外地人的夜市,本地人根本不会来。士林夜市也是观光客中声誉最高的,就好像不去吃一顿,就没来过台北一样。可能就是看过其他太多记过士林夜市游记,不由自主就来到了这里。

    士林夜市很乱的,一定注意财物安全。到了之后才发现这里不仅卖吃的,衣服、数码配件、纪念品……有点像小商品批发市场 > <   人声鼎沸,我真的好不适应 > <  回头仔细想想,这里估计我来台湾的时间中,去过的人流量最大的地方。
   士林夜市有一家大鸡排很好吃的,很多人说敲好吃有没有,可我没有去吃……第一是排队的人实在太多,第二是,真的,鸡排遍地都是,我怕这货被过誉了我吃了反而失望,以后的日子,我好像吃了四五次鸡排。我是北方人,感觉TW的鸡排口味偏淡偏甜。我人生过去二十年,也就在上海吃了好多好多好多鸡排,和上海的相比,TW的鸡排真的真的真的良心,炸得很酥,鸡排肉超厚。我这个人认为,炸鸡排的精华,三分在于鸡肉,七分在于炸过的面糊。有的鸡排,面糊没炸透,咬一口像是啃到软绵绵的面糊,恶心了。有的鸡排,面糊炸的太透,要么就糊了,要么就干了。如果你告诉我,你吃鸡肉,让我啃外面的面,那我觉得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鸡排的面于我而言,好比包子皮儿接近肉的那一小薄层,人家美味。

   这里是忠诚号蚵仔煎,台北最有名的蚵仔煎了吧。读起来叫ô-ā-jiān,很绕口。
   这里竟然贴了Cai English的敬赠,好像是复制印刷品?不懂,不过俩人的签名和“点亮台湾”相比,很违和。
   忠诚号的士林老店已经装修了,能容纳更多客人,我去的早,不需要等。
   其实我并不喜欢老店翻新,久负盛名的美食,就应该待在老地方。最初的那批食客,和最新的这批食客,能够坐到同一个位置,吃到同样的味道才对。

  对于陋巷里的美食,我们不谈卖相谈味道。
  里面的牡蛎真的又多又嫩,鸡蛋被煎得刚刚好,熟了,又不硬,口感上与牡蛎几乎融为一体。只要你舌头感受到,喔,还有一块鸡蛋有汁液喔,那就是牡蛎了。牡蛎的汁液流出来,有大海的味道,咸度也就刚刚好。上面那层酱,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酱,有些甜。要是那个微甜的味道你受不了,旁边有“四川辣椒酱”可以蘸一下。我以为啊,台湾这种地方,不会有太辣的辣椒的,但是这个辣椒酱真的辣的可以!
  慎用,当然,比起后来吃池上便当吃的辣椒酱,这个辣度只能算微辣。

  吃过ô-ā-jiān之后,天色慢慢变暗,士林夜市上的灯满满都点亮了。真的美。
  摩托车很多,排放的整整齐齐,这就是强迫症患者的福音。

 上面这张照片,是我觉得,在台北拍过的最美的照片。但如果没有那个穿白色吊带,粉红条纹的女生,这照片就废了。她当时就走在我前面,走的很慢,如入无人之境,她蝴蝶骨刚好微微露出来,晚风吹过宽松的衣衫,又显出身材。感觉她就和周围的景很搭,有市井气,又不俗气。

 摩托车真的好多,但台湾人骑摩托又很规矩。

 台湾日本车真的好多,我个人感受是,豪华轿车档几乎被雷克萨斯霸占,LS系列力压S系列和7数字开头们。

 士林夜市的小纪念品真的很多,没必要见一家就进一家,东西大同小异的。有一点要留意,一些小纪念品店,有盖章处。在台湾,每一个地方的印章都独一无二。我当时还怯怯地问“我不买东西可以盖印章吗?”店主毫不犹豫地说“当然可以啦”,然后拿出来所有的印章让我盖,真的,那一刻real满足。

   坐捷运转战台北101的时候,在地下通道看见了这些机械装置。你靠近,它主动帮你翻页。你在它面前多看一会儿,一本书就看完了。
                    “是谁穿梭在街道与街道的地底
                          每天追随行走的森林
                    擦着口红的,打着领带的
                    玩着手机的,抽着香烟的
                        如同幽灵般的影子    ”
   当时整个地下通道,只有我停下来,在读这些句子,其他的人来来往往经过我。那一刻我觉得它就像是能洞察人心的机器,想说的话早都隐藏在诗里,你以为是突如其来,其实是预谋已久。

 

 地铁站就在101正下面,从这个角度看它,好不习惯。

  这个介绍片,我足足看了十遍多。小时候只是觉得101大厦,长得像竹子,其实你走进去就知道很多的。

  对于拍照,我并不会延时曝光,我知道这个角度,延时曝光出来超美。

 长了一副好样子的水,挺有趣的。

 台北101上可以拍到非常非常好看的夜景,我是知道的。但我没想到,101的电梯会有星空顶。

   从101回旅馆的坐捷运时,抬头望见的。左边的人拿的是十字架,右边的人在弹萨克斯? 实际上前一秒,左边的人拿了一枚戒指,右边的人拿的是一本书。当时我并没有看懂。但我想起来了米开朗基罗的《创造亚当》中指尖的碰撞。
   
  我总觉得,台湾是处处充满彩蛋的地方。一定不要着急,慢慢走,慢慢看。

 这世界滴滴点点哪里都有川普

 忘了我当时想拍什么……无意中拍到了电梯中的红头发女生,还很遗憾拍虚了,正脸超正点。

 不愧同根同源,感觉高考压力比大陆还要大。起码我在上海的地铁站没看到那么多补习班广告。

Day 2 台北

   这一天我起的很晚,起床之后突然发现,说好的混合六人房,只剩我一个男生了,其他五个人是韩国女生。昨天的时候,房间里加上我还有三个男生。这真的是BIG SURPRISE。我有点害羞,所以,等这五个韩国女生出门之后,我才下床,迷迷糊糊拿了毛巾架上的大毛巾出去洗头发了。等我回来的时候,我更加惊奇地发现,原来我拿的不是我自己的毛巾。这……跑到前台换了一条新毛巾放在毛巾架上,有惊无险。

  出门的时候,出租车司机给我讲,台北有很多路以大陆的地名命名,比如重庆南路”“北平路”“长春路“,实际上是当年为反攻大陆做准备——路的方向,就是对应城市的方向。
  后来我看到,在龙应台在她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一书中,谈到了这一现象背后的故事,龙应台说:
 “ 原来国民政府在日本战败以后,1945年11月17日就颁布了《台湾省各县市街道名称改正办法》,要求各个地方政府在两个月内把纪念日本人物、宣扬日本国威的街道名称改正。……
   新的命名的最高原则,就是要“发扬民族精神”。
   1947年,是一个上海来的建筑师,叫郑定邦,奉命为台北市的街道命名。他拿出一张中国地图来,浮贴在台北街道图上,然后趴在上面把中国地图上的地名依照东西南北的方位一条一条画在台北街道上。
   ……所以台北城变成一张中国大地图的时候,国民政府根本还不知道自己会失去中华民国的江山。”

   高三的时候,我还把蒋公“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四年成功“的梗讲给同学听。 
   “南望王师又一年,王师就是不上岸” 我去南京玩的时候还挂在嘴边。
   真正来到台湾,真正来到“中华民国”,竟不想去调侃,只感到一种悲凉。

TIPS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如果你行李箱有空间,一定要带回来一本,在大陆买不到的。

这一天我出门的时候,从青旅要了一个塑料袋。这里和大陆不同,路边很少有垃圾桶,真的真的非常罕见。所以我手上的垃圾,都是先装在塑料袋放在包里,回到青旅或者是来到便利店买东西的时候扔掉。

   中正纪念堂外面的自由广场,2007年陈水平倡导“去蒋化”,在其下台之际,将广场牌坊上的“大中至正”易名为“自由广场”,将“中正纪念堂”也改为“台湾民主纪念馆”。2009年7月20日,台湾教育部于2009年7月20日复名“中正纪念堂”并将旧匾额挂回,牌楼的“自由广场”则留用至今。
   能把“自由”两个字,用在广场的名字上,我……你明白我的意思?

“生活的目的在增进人类全体之生活,生命的意义在创造宇宙继起之生命。”
                                                            ——蒋中正

 中正纪念堂10:00——17:00每个整点都有换班仪式,每次换班大概持续15min。一定要提前占好良好观赏视野呀。纪念堂里的志工真的特别NICE。临近整点的时候,一位志工阿姨提醒我一会儿有换岗仪式啊,我点点头,她以为我没听懂又用日语给我讲,配上动作和手势。我有点懵,突然说了 “NO”。然后她马上开始说英文了……这误会有点大,我忘了自己最后说了多少次谢谢,真的谢谢啦。我当时点头的时候,就应该说谢谢的。

 站岗的是空军总队,皮鞋后脚跟有一块铁,踏在地板上清脆又响亮,如果可以我愿意听一天。

   深色的是博爱座,专门给老弱妇孺坐的,请记得不要去坐博爱座,我看到的所有的台湾人,没有一个人去占用博爱座,即便是高峰期,大家也宁愿站着。
   “博爱座”这个名字,比“老弱病残座”高明太多。

    这里是龙山寺,我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了“筊杯”。二支筊杯一正一反(一阴一阳),代表所请示祈求之事神明应允、可行。两支皆为正面(阳阳,即两面均为平面),代表陈述不清、无法裁示或明知机缘未至不足,何必有此一问;或所提问题自有主张、已有定数,何必多此一问;亦或神明主意未定,再请示。两支皆为反面(阴阴,即两面均为隆起),表示神明不应许所求之事。
     这是我在寺庙里面,看到大多数人都在投掷那个东西,问的一个当地人才知道的。我想去求签,投掷了三次,三次都是一阴一阳,这是“准”,求签是可以的。然后我晃动签筒,一个带数字的签落下来。根据那个数字,去相应的小盒子里去拿纸签。寺庙里你拿着签排队,有人可以给你解签。
     到我的时候,他上来问我你问的是什么事情啊?其实我什么问题都没问,也没什么祈祷。他说,那你问的不规范,这个签不能给我解……于是我一个小时的排队,并没有能从纸签上的文字上参透什么。而我唯一读懂的就是我的签是“上中签”,这已经够让我开心的了。
    龙山寺进到寺庙最里面,有一个月老可以拜,这次我学精了,心里想着一个问题来投掷筊杯。三次,都是一阴一阳。当时真的开心到炸。也就拿了一根月老面前的红线。现在想想我也傻。
    推荐情侣来龙山寺,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
    

  龙山寺附近的地下通道,就是命理一条街啦。台湾人很相信这些的。
  这些命理师也真的厉害,会国语、英语、日语。可能因为来台湾日本人很多,所以招牌上都写了“日本语OK”,招揽客人时,他们会依次使用三种语言表示欢迎。我害怕被宰,所以一家命理堂都没进去,一路上装聋,结果很尴尬,他们开始用韩语来和我打招呼……
   如果你来台湾,我推荐你进去听他们讲讲,很多明星都来这里占卜,真正以此谋生的人,对命理真的很精通,你的手相你的面相,所有的分析不无道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吧。

  p.s 害怕不敬,偷偷拍下这张照片就走了。

 真的是拿啤酒瓶烧制出来的,对了,台湾啤酒口味很多,推荐蜂蜜味。

  有一种走到日本街头的错觉

  好像能在这里看同性戏剧?

  西门红楼是我觉得最有趣的一个地方,我最先逛的是它的后街,后街上有很多同志情趣用品店和同志酒吧,彩虹旗飘扬。“同志”这两个字在宣传上十分大张旗鼓,和大陆的含蓄委婉形成天壤之别。西门町也有很多LGBT手牵着手,十分自然,可能只有我这样的大陆游客少见多怪。而大陆的gay都,到晚上才会看到很多暧昧的同性男女,彼此之间都有一种欲语还休的默契。

    传说中的阿宗米线,这是西门町店。没有滤镜,米线卖相就是这样的卖相。味道比卖相好太多,我记得大碗一份是65新台币,只有一种大肠面。这种“米线”的口感,间于粉丝与面条之间,很绒,有嫩滑的感觉;大肠处理的,有点像海肠?很弹,耐嚼;汤鲜淡,我这种从来不喝面汤的人,还把所有的汤都喝了,也不会渴;还好当天我下午三四点钟就饿了,跑过去没排队就吃到了。整个米线店,没有堂食的座位,每个人都搬一个小板凳抱着米线吃,让我想起来了我幼儿园的时候……旁边的摊位的老板是jay的死忠粉,当时我边吃边听《算什么男人》,竟吃得很难过。台北街头天气很热,体感应该有40度,加上西门町拥挤的人,边吃边流汗,静下心来汗风干了就又流一层。我背着黑色双肩包,汗流浃背,包里的冰水都被捂热了。一根爆珠的liang度很快飘散在闷热的空气里。
     我吃米线时发微信给骄哥,抱怨MD这环境的配乐不好,好伤感。骄哥笑话我,让我专心吃面,东西好吃就够了。
     吃一个东西,就应该好好的吃,什么也不想。过段时间你脑海中还能模拟出它的味道。走神的时候,根本不记得在吃什么,味道如何,只是机械的重复吃的动作。所以啊,在我看来,不专注去吃,就是对食物的亵渎,就是暴殄天物。
    我原来提出过一个“蓝莓理论”,也叫口感饱和度,打比方,你吃一粒蓝莓,你的口腔里完全感受到了它的味道的前味,中间味蕾的触碰,咽下去的余味。也就是说,一粒,口感上已经饱和了。但是,你吃的急的话,一次吃十粒,因为味蕾只有一层,它品尝到的还是当初饱和状态下那个味道,甚至会因为口腔里塞的太满,品味程度还不如吃一粒。
   嗯,不小心扯远了。
     

   西门町的诚品书店,敦化的诚品书店,我都去了。前者更像是一个商场,书不过是其中一种商品而已。后者是24H的书店,你待多久都没人管你,你只要不坐在书架上,坐哪儿都行。
   我在外面,非常在意三种地方:网咖、便利店、24小时书店。这三种地方全年无休,24小时营业。你什么时候去都可以,就好像它们一直在等着你一样,在里面发长时间的呆,也不会觉得空虚。网咖里能看电影通宵,要是电竞座椅就更好了,脖子和肩都不会疼;便利店我能逛两小时,浏览每一个东西,找出来有意思的饮料和零食;书店更不用说,读书赋予时间以意义,在书店找一本书时还能看到其他的有趣的书,这一点kindle是没法比的,kindle喜欢让你精准找到你想看的书,可很多时候,我根本不知道我想看什么书,去过书店才知道。
    这一天,我回到青旅时晚上十二点已过。
    路上偶尔驶过机车的声音和着晚风,浴室里将干未干的水汽和我湿漉漉的头发,
    电脑连上wifi打开了youtube,
    绿豆冰沙浇上喉咙那一瞬间,
    夜宵肥瘦相间的卤味猪肉蘸着一小碟醋送入嘴巴的那一刻,
    我什么都不愿去想,只想这样一个人随意浪费时光。

Day 3 还是在台北

    在台湾这些天我穿着我最普通最耐操的衣服,一直都是白T恤,花裤衩。就算晚上十二点多出门,去趟711买瓶水,流的汗都能滴到地上。晚上的时候把一天穿的衣服塞到自助洗衣机里洗,我这人懒,不愿意去晾衣服收衣服,所以非常依赖烘干机。烘干出来的衣服也热热的,我把它们凉好一会儿才愿意去收。
    这一天我起的很早,八点多吧。我发现同屋的韩国妹子们,一个都不在,全出去了……真的比我牛逼,睡得比我晚,起得比我早,整天像是喝了咖啡兑红牛加红茶。

  今天去的第一站是士林官邸,捷运站离官邸很远,上午十点的时候外面也已经很热了。一路上没有见到其他的人,来到那个十字路口才看到上班族,并没有游客。

  士林官邸是蒋中正晚年居住的地方,直至1975年病逝,在官邸度过了整整26年的时光。
  其实官邸是我看过的所有台北有关政治的历史建筑中,最没有政治味道的一个。“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荫”只是感觉到了一个公园而已。的确,这里是蒋介石和宋美龄住过的地方,这里接待过很多外宾,那又怎样呢? 这里很美,游人很少,这就够了。
   高三时我问同桌,你想要怎样的生活,他说,想买一套大房子,因为大房子能放大下三角钢琴,最好有一个院子,有院子就能养大狗,这就够了。我当时很吃惊,我觉得那不就是退休后的生活吗?我与他相反,我希望我的生活忙忙碌碌,能实现自己的价值……时过境迁,如果让我再去回答“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我也想有大房子能养狗,钢琴就算了,我不会弹钢琴,客厅能有大一点的荧屏,我不想忙忙碌碌了,我想能发发呆,看看电影,没人能打扰我,
   很多事儿呢,轰轰烈烈归于平淡。总统府多么庄严,最后也不过是,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安稳度过余生。
   再伟大也不过是凡人。

 忘了这叫什么花,红色,一开一大片,吸引蓝色的蝴蝶飞过来。

 

  临近中午,吃了虱目鱼羹。吃之前淋上黑醋、香菜末和嫩姜丝。汤头微甜,鱼丸是淡淡的咸味。我作为一个北方人,是最不习惯这种口味的。虱目鱼羹来自台南,并不是台北本地的美食。说来有趣,虽说台湾是那么小一个地方,但它也像大陆一样有南北方差异,南方口味偏甜,北方口味偏咸。

  拍跑焦了,你们眯眼看一下就清晰了。这个东西叫“碗粿”,分甜、咸二类:甜碗粿是米浆经糊化后拌入糖蒸熟而成;咸碗粿则是将糊化的米浆蒸过一次,将配料铺于其上再蒸熟而得,并搭配酱油膏食用。至于这个……给了我很大的惊喜,我以为是甜的,但它是咸的,里面有蛋黄、肉、虾仁。 
  至于味道如何,我只是想说,如果让我再去吃一次,我肯定选甜碗粿!
  我并不是说接受不了咸甜配,我只是接受不了混沌的甜咸配。像蛋黄莲蓉月饼,我超级爱,因为这样的咸甜很分明,口感有层次也不腻。而像是咸碗粿,于我而言,像是皮蛋瘦肉粥里又撒了大把白糖……
  这是个人口味问题啦。

   我的朋友们知道我爱买刮刮乐,但不知道我爱玩扭蛋。一方面,国内的扭蛋机真的是好贵好贵,上海的均价应该是30RMB——50RMB扭一次,而这里约合10RMB就能扭一次,20RMB一次的顶天了,我看到的没有再贵的了。另一方面,朋友们都觉得扭蛋机是小孩子玩的东西,我也不好意思和他们出去的时候,单独跑去抽扭蛋。
    从士林官邸离开,去捷运站的路上,随便进了一家玩具店,看到这么多种类不一样的扭蛋机,我开心得想满地打滚儿。扭蛋机是自己买给自己惊喜,你永远不知道会抽到什么玩具,而且你越想要哪一款,越抽不到哪一款,要是抽到了隐藏款,就要对这个机子顶礼膜拜了,感恩戴德,谢主隆恩。
    我从youtube上看到过拆解扭蛋机的视频,扭蛋机是全机械装置,不用电的。每一个环节,从你投币,到扭动机关,再到吐出扭蛋,都是塑料齿轮之间相互带动。投币口有三条塑料凸起杠识别你投的是不是扭蛋币;出扭蛋的地方有塑料盖子,防止杀机取蛋,从下面伸手硬生生掏扭蛋;转动机关的联动杠杆,保证一次只出一个扭蛋。
    任何一个细节都凸显了人类的鸡贼智慧和与熊孩子抗争的决心。

  我来到离故宫最近的地铁站,还没出站就看到如何坐公车去故宫的标志。从故宫游览完,墙上也是公车时间表,站牌上显示着能回到地铁站的公车。
  我总觉得,城市有两种,一种是本地人的城市,还有一种是外地人的城市。我的家乡就是典型本地人的城市,很小,寒暑假出去逛街看电影,能碰见太多熟人,大家讲地名都是讲老地名,去郊区等公交等一个小时半个小时,开车时百度地图为我导航也找不到那些小路。而台北我感觉是外地人的城市,怎么讲呢,处处能为外地游客着想,明确的指示牌、地名、路名,交通方式转换都给你想好了写好了,你不会中文没关系,印着日语英语韩语呢,路人随时也能给你提供帮助。上海都不能算是外地人的城市。我亲眼看见过,一对日本夫妇,在上海地铁站自动售票机买票,因为不懂中文而手足无措。
   后来还是的士司机告诉我的,台湾人从小就被教育:你希望怎样被别人对待,你就应怎样对待别人。
   己所欲之,施与人也。
   

  在这里看

    这些文物离开北京,一路南下,渡过长江,落脚南京,又火速西进,汇于重庆,再运往南京,最后跨过海峡来到台北。其实你就算在台北故宫待上一天,跟着导游听一天,也没有用,你知道的也不过是你看到的。当时我的确在台北故宫待了有六七个小时(晚上仍旧开放),尾随了四五个旅游团的导游听介绍。我当时以为自己看过了很多文物,记住了很多故事,收获颇丰。而更大的收获是,从台湾回去之后,我看完了十二集纪录片《台北故宫》。其实我建议你去台北故宫前,每天抽点时间看完这个纪录片。很多人一辈子都在跟随故宫文物奔波,颠沛流离。起初文物不是放在台北,而是放在台中外双溪的台中糖厂。能到今天台北故宫博物院这番天地,经历了每个游客无法想象的艰辛。
   《承载》一书中曾讲“现在人可能想不到,故宫人光打包就花了半年时间,一共打出13427箱” ”“每件文物的包装至少有4层:纸、棉花、稻草、木箱,有时候外面还套上个大铁箱。这一步骤保证了运输途中不论翻车、进水,损失微乎其微”
    我当时跟随导游中,有一位给我留下了极大的印象,他说:我认为两岸同胞都应该感谢蒋公,如果这些文物没有来到台北,留在大陆,会有怎样的命运,我们都不敢保证。
    在这里我看到了毛公鼎,没有看到翠玉白菜和肉石,白菜和肉当时都去了位于嘉义台北故宫南院。我当时agoda和booking上已经确定每天住宿地啦,所以没有办法插进去嘉义的游览时间。上学时候我也喜欢一个人去博物馆,一待能待上一天,在那里会感觉时间是活的,把一天能过的很久。
    台北故宫里面不用拍照,这真的是一个好规定,以前在上海博物馆,我有个坏习惯,见了厉害的文物咔咔咔一顿拍,其实自己都没好好看。你来到它面前,你就应该尊重它、注视它、敬畏它。

   号称网红胶带?其实我特别不喜欢网红XXX这个称谓,好像这东西人尽皆知烂大街俗到底一样。“朕知道了“只是故宫系列胶带其中的一款。要我说我最爱的是“钦定一甲第一名”这多振奋人心,是不是有钦定的感觉?

  晃悠了三天,终于来到了早就提上日程的宁夏夜市。宁夏夜市那个人啊,真的,挤得都看不见自己的脚。我远观一下就怯了。我不怕挤,可我怕饿,更害怕挤着向前走肚子还饿。
   夜市口有一家卖卤味的,排了好好好好长的队,而且我听口音还都是本地人在买,于是我也去排队了……台湾人呐,真的好像什么都喜欢排队,就好像排过队的食物更好吃一样。排队的时候,我问了前面的阿姨,指着摊子上有一样像黑米糕的东西去问,这个是什么呀阿姨。阿姨告诉我是猪血糕……我顿时就不敢吃了。阿姨说:“听你口音不是在地人(本地人,叫做在地人)喔,告诉你呀,鸡脚、猪皮、大肠最好吃,你一会儿多选这几种。一会儿他给你一个盆子,你拿夹子夹,最后会给你一起算钱的。” 听完阿姨的话,我还在仔细考虑她是不是托儿……然后我有点揪心的打开了大众点评,竟然真的有这家!还是宁夏夜市的top3! 
    我的第一反应是,怀疑了好心阿姨,好愧疚。第二反应是,哇,歪打正着找到好吃的了。可我还是没有勇气体验猪血糕,这是一大遗憾,后面还有一个遗憾,尽管朋友百般推荐,可我就是没有去吃“七里香”。
    得到了阿姨的真传,到了我之后,我拿起夹子狂点,当时饿出了暴走的状态。最后我一大袋东西花了200多新台币。台湾卤味很神奇的一点是,他会给你在塑料里加醋、酱油之类的调料,还有酸菜。爱吃咸、酸、辣的我,要了很多的调料,提着这一袋卤味,我自己还晃了晃,心想这样调料应该就均匀了。
    那么问题来了,我还缺喝的。旁边有一家50岚,我知道50岚是因为常州开了50岚之后排队的人好多,然后很打脸,台湾50岚官微上讲在大陆没有分店……我就是要尝尝这么有性格的奶茶到底如何。点了大杯的波霸奶茶,其实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波霸奶茶”中的“波霸”意思是喝了会丰胸,所以我点单的时候还很不好意思,我一个男孩子也体验不了这样的疗效。要知道大陆很多奶茶店套路玩得深,外面给你摆一排XX牛奶,然后告诉你他们用纯鲜牛奶。再给你摆出来几个茶叶罐子,意思是就是用纯茶叶冲泡。实际上后厨还是奶精勾兑茶叶粉,口感还没我自己做的奶茶细腻。   
    50岚的奶茶,我点的3分甜去冰,微甜之后有茶的苦涩,再然后才有些回甘。奶香和茶香没有很混沌,有层次感。这种层次感的意思是,奶味没有过分的香,茶味也没有绿茶粉红茶粉那样过苦,都很本分。珍珠是珍珠奶茶的灵魂,珍珠很弹……50岚旁边有椅子和桌子,唯独没有空调,没关系。奶茶配上卤味啊,我真的要上天!台湾的卤味没有山东的卤味口味那么重,可的确保持了食材本身的味道,很清新。
    每次写到吃的东西,才感觉真的词穷。没关系,我只是给你提一下,我写不好,也算是留个悬念,让观众来自己品尝。
    很想强调的一点是,不要把你减肥的想法带到台湾。我在学校有过午不食的概念,一般不吃晚饭,去台湾是在学校放假后的第十天,“过午不食”仍像魔咒一样徘徊在我的脑海中,但我哪能把持得住? 在台湾,永远不要说你不饿,看见什么就吃什么,可别等回到了大陆后悔,我已经开始后悔了,吃得太少。

  甜豆花!!! 吃完咸的,没甜品就不幸福。豆花就是有原原本本的豆香味,不用白砂糖,而用甘蔗汁提甜度。甘蔗汁可以随意加的,一大碗约合8-10RMB,比鲜芋仙良心太多。对了,在这里,反而没有见过鲜芋仙……哈哈哈哈哈哈哈

  路过很多海鲜的摊子,真可惜食量有限。

Day 4 台北——台中

  要离开台北了,反正最后环岛还要回到台北,并没有不舍。

   提前在711买了高铁票,买了之后才发现从网上预订能享受65折……有点亏,没关系,在711体验买火车票挺好玩的。不得不说,台湾的711好强大啊,能订火车票、船票、长途巴士票、演唱会票、展览会票,能订家具,能代收发快递,能交罚款、水电费,年夜饭不想做可以订高级一些的外卖,不想洗衣服它也会给你洗……365天里,711的manager的366天都在考虑给便利店加什么服务。
    而且,711的店员真的好温和,从来不催促你,从来都是细声细语。在SH便利店里,你拿钱拿慢了,counter都会面露愠色。我以为台湾便利店店员工资要高一些,后来我问过,约合一个月2-3kRMB,在台湾属于廉价劳动力。顿时为这些辛苦又温和的店员感到难过。

    台湾的高铁和大陆的高铁设施差不多,我从台北车站出发,前面有台北车站既有铁路也有高铁,而且两种入口距离很近。我一开始走到了铁路那个月台,越看越感觉不对劲,首先时刻表上没有我那班车,其次这铁轨怎么这么旧,能跑高铁?我真的满腹狐疑。距离我的车发车还有十分钟时,我实在忍不住了,从月台哪里回到入口处,让工作人员看了一下我的车票。工作人员把嘴张成了“O”,然后很着急告诉我:“不对呀,高铁去那边” 我一路小跑,来到高铁站好,发现,我要坐的这列,已经在等我了。
     看来人类的直觉,很多情况下是靠谱的,好像这种直觉叫“educated choice”? 感觉哪里不对了,一定要回头检查一下,可能就是哪里不对了。
   

   外面的厂房建筑,也是刷成各种绿色,深绿浅绿墨绿黄绿……和远处山上的树,很般配。
   台湾的高铁非常安静,捷运也是。二人之间的对话,也不会让第三人听到,安静的让你感觉你是独处一室。很多人拿着书在读,一些人在发呆,一些人在刷手机。读书的人远远比发呆的人多,发呆的人又比玩手机的人多。几乎每个人脸上都有安静的表情,不急不躁,我也被这种温和的情绪感染,不像平日坐高铁那样玩手机了,也看着窗外,发发呆。
    本身就对台湾充满好奇,怎么发呆也不会腻。
    台湾很小,只有3.6万平方千米,一个山东省15.38万平方千米。
    台北台中,高铁40分钟就能抵达,从台北台南,1个小时45分钟。也就是说,不到两个小时,就能从台湾的最北边,来到最南边。台湾人所说的“远”,对于我来说根本不远。我所说的“远”,对于台湾人来说,实在是太远了。
    坐高铁的时候想到很多事情,台湾小小的,即便因为学习、工作、或者其他原因,两个人不在一个城市,做上高铁或者飞机,说见到就能见到。要知道台湾人口足足有2300万,台湾岛中部是山脉,这些人聚居在沿海地带,643人/平方公里。这可能也是台湾人情味儿浓的原因吧,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很近。

   从高铁站下来,想要到市区,我订的青旅。GOOGLE MAP显示的公车站牌,我竟然没有找到,附近一辆公车也没有,这感觉已经不对…… 立马退回高铁站的711,前思后想,发现我本来要到台中火车站的,但是目前在的地方是台中高铁站。二者之间差的好远呢。
    没办法,我只能问路人怎么去火车站。看到一个穿不知道是哪里制服的叔叔,我以为是车站工作人员,他得知我要去火车站,告诉我真的好远的,我说没关系,告诉我交通方式就可以啦,我不赶时间,他说不赶时间也不行,外面太热了,会中暑的。然后叔叔告诉我等他一下,他接完人可以顺路把我送过去,他接的客人和我是一列火车,很快就过来的。我当时心想这不会是拉黑车吧,就算不是拉黑车的,人家送我回去,我多不好意思啊。但是,既然让我等,那我等一会儿吧,要不然问完路凭空消失了挺没礼貌的。
    大概等了他五分钟,叔叔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的客人跟着他在后面——一位使用电动轮椅的残障人士,他走的很快,电动轮椅走的也很快。这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他的客人下火车要慢我一些,即便和我一躺列火车。他没有去推轮椅,也没有去嘘寒问暖,他的客人抱怨火车上冷气太冷,他抱怨来的路上交通太堵。
他看到我还在等他,很欣慰。告诉我:“走,我们去车那边”,跟着他走,我看到了他的车,是一辆改装过的面包车,后面打开,是一个斜坡,轮椅可以自己上去,然后固定在车上,前面是普通的座椅。他让客人自己开电动轮椅上车,然后帮我把箱子提上车,帮客人固定好轮椅,坐上驾驶座,点火,出发。
    出发之前,他让我把我要去的地址给他看,agoda上地址很详细,他也认得那边的路。他和客人商量“这个人是自己一个人来台湾,迷路了,我先送他去旅馆,好吗?”  客人说“好呀,可以的”
    在车上交流,我才知道这个叔叔来自市政厅,专门为残障人士提供交通帮助。叔叔一路上与我和客人交谈,问我来自大陆哪里,给我推荐台中一些好景点,好吃的。客人也给我聊了很多台湾本地的special。
    嗯,第一次搭顺风车经历,感谢这位叔叔。
    回想起这件事,想起他接残障人士的画面,让我想起《Intouchables》这部电影。
    迷恋跳伞的富翁因事故造成脖子以下瘫痪,于是高薪聘请一位全职陪护,在诸多应聘者当中,他却出人意料的选择了一位毫无经验并且刚从监狱释放的混混。身边人都不理解,他给出的回答是:他总是忘记我瘫痪的事实,我要的就是这样的人,没有怜悯没有特殊对待没有歧视。
     没有怜悯,没有特殊对待,没有歧视。
     

   去宫原眼科的路上,路过有tiffany蓝外墙的建筑。

  这里就是宫原眼科,早期为眼科诊所的老式楼房经改建后成为日出集团的据点之一,成为一处休憩品茗、采购购伴手礼的场所。
   “宫原眼科”这个名字,总让我想起电影《一代宗师》里面的宫二小姐,北方八卦掌宗师宫羽田的独生女,后来隐退,做了一名医生。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宫原眼科里面的玻璃顶棚都很精致。
  其实,我对玻璃顶棚都有一种难言的情绪。看过太多不注意保养的透明顶棚,抬头一看,堆满了垃圾,塑料袋啊、饮料瓶啊、树叶啊……美也就美起初的一时,还不如不透明。
  所以,每次看到干干净净的透明顶棚,我都肃然起敬!

  不吃宫原眼科的冰淇淋,就好像没来过这里一样。
  选单上的品种超多,我选了3球装:80%烟熏乌干达巧克力,龙眼蜜乳酪,闪亮的日子(红茶、迷迭香、薰衣草),如果我有生之年,能多来几次台湾,每次来台湾,能多次几次宫原眼科的冰淇淋,那么我真的好想把选单上所有种类的冰淇淋吃一个遍。

  加了80新台币升级成了圣代,可以选配四种点心,我选了凤梨酥、绿豆酥、红豆酥、台式肉饼。
  宫原眼科的凤梨酥,好像是野凤梨馅?馅料绵密也不会那么甜。
  看到顶上那个蝴蝶了吗? 换个角度,看第二张图,那个蝴蝶很清晰了吧。
  我一直不舍得吃那个蝴蝶,所以到最后冰淇淋都要化掉了,蝴蝶差点掉下来,不得不先吃为敬了。
  这一大碗,实际上,我吃了十多分钟,每一个冰淇淋球都超大,虽然口味那么多,但是每种口味都不将就。“闪亮的日子”口味最有趣啦,薰衣草很香,带有茶叶的苦涩味道,迷迭香的味道最不明显,和熏衣草香味混在一起。吃完“闪亮的日子”那个球,砸吧砸吧嘴,好神奇,像是在sephora试香水,原来这就是花香味道的冰淇淋。

本篇游记共含17370个文字,12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WHITE. 的图片:

超级爱吃蚵仔煎啊,又嫩又鲜!

2016-09-12 11:55

请问lz去这个地方玩,几月份最适宜呀?

2016-09-12 14:25

就该定期出去走走啊……(借楼主的地方感叹一下哈哈

2016-09-12 20:57

看完了呀

2016-09-13 00:1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你写的好认真,很多观念都很赞同,感觉你还没写完,等待完结哦

2016-11-15 14:15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F

2016-11-28 09: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