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青海西游记连载二:塔尔寺--灵光一现

  • 出发时间/2015-08-11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6000RMB

2、宁夏中卫—甘肃兰州—青海西宁—塔尔寺

        路线:中卫宁夏)-定武高速-G6京藏高速-西宁青海
        早8:30出发,由中卫上定武高速,行35公里,上G6京藏高速。

        途经中卫兴仁镇,这里土地干旱,几乎半沙漠化,但也正是这样的地理条件造就当地的特产----香山硒砂瓜。香山硒砂瓜又被称为“戈壁西瓜”和“压砂西瓜”,含有人体缺乏的硒元素,因之得名“硒砂瓜”。据农业部乳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检验,中卫山西瓜葡萄糖含量为6.2%、蔗糖含量为4.09%,还含有胡萝卜素、维生素、18种氨基酸和锌、钙、钾、硒等微量元素,特别是每千克硒砂瓜含有硒元素0.0056毫克,具有延年益寿、抗衰老、抗癌作用。可惜,为了赶路,未作停留,没能尝尝这么难得的西瓜。只眼馋的留恋了下路边的瓜田。万里长空下,浩浩沙地里,香山硒砂瓜,有缘再入口!

        10:00过兴仁收费站,进入甘肃。进入甘肃后,海拔逐渐升高,植被越来越少,地表由绿变黄,一道又一道黄土山梁,展示着风蚀的印记。
        11:00过平咀,见黄河在此呈现红色,浓厚的红色泥浆滚滚流淌,多少沧桑顺流而下!两岸山峦起伏,红黄相间,似五彩乐谱。在甘肃境内,时而可见孤山尖儿上一座小庙瑟瑟站立,虽没有看到顶礼膜拜的信众,却已想见因为贫瘠的土地而虔诚向天的祈祷。
        13:00到达青海收费站,终于来了,青海!一进青海,就见一黄泥河,经查为湟水。湟水是黄河上游重要支流,全长374公里。位于中国青海省东部,穿流于峡谷与盆地间,形成串珠状河谷。湟水流域孕育了马家窑、齐家、卡约文化,养育了青海省约60%的人口,被称为是“青海的母亲河”。
         京藏高速沿着湟水把我们送到西宁。海拔已愈2500米,由于提前吃了给氧片,没什么不适的感觉。
         天晴气爽,无心找酒店,直接奔赴古老神秘的塔尔寺!

塔尔寺——灵光一现

        塔尔寺是中国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位于西宁市西南25公里处,开车30分钟的路程。寺周围被八座平缓而形似八瓣莲花的山峰环抱,名曰莲花山。整个寺院是由经堂、亭台、佛塔、楼阁等组成一座汉藏兼备的建筑群。占地面积有六百余亩,僧舍房屋多达九千三百余间,殿宇佛堂有五十二座。塔尔寺最盛时有喇嘛三干六百多人,在青海解放初期,也还有一千九百余人,现有喇嘛五百多人。塔尔寺,在宗教上成为蒙、藏、土等各少数民族信仰的中心,为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发祥地。信徒们不远万里而来,以朝拜圣地——塔尔寺为荣。
       塔尔寺的建立很有意思,它因塔而建寺,有了塔才有寺,故名塔尔寺。这里是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创立人宗喀巴大师罗桑扎巴(1357-1419)的诞生地。传说他出生时,脐带剪断,滴血入地,在此地长出一株白旃檀树,树上生出十万片叶子,每片自燃显现出一尊狮子吼佛像(释迦摩尼身像的一种)。这预示着宗喀巴未来的佛学之路。他很小就独自去西藏学习佛法,母亲香萨阿切思儿心切,写信让他回家看看,宗喀巴托人给母亲和姐姐各捎去自画像和狮子吼佛像1幅,并写信说:“若能在我出生的地点用十万狮子吼佛像和菩提树(指宗喀巴出生处的那株白旃檀树)为胎藏修建一座佛塔,就如与我见面一样”。(话说这个要求是不是有点过分且不孝?但对出家人来说可能是大义吧?)第二年,香萨阿切在信徒们的支持下建塔,取名“莲聚塔”。 这便是塔尔寺最早的建筑物。1577年在此塔旁建了一座明制汉式佛殿,称弥勒殿。由于先有塔,尔后才有寺,安多地区的汉族群众便将二者合称为塔尔寺。

        我们到达塔尔寺已下午4点,从山上停车场向下望去,塔尔寺就在莲花山的环抱之中,金鼎辉煌,楼榭层叠,游人如织。

        买票排长龙,卖票的都是僧人,除了穿着外与普通人无异,感觉怪怪的。我相信他们是真正的僧人,很可能是佛学院的学生,但,他们那种认真收钱、一丝不苟的态度,却让我怀疑佛家的“戒贪”、“戒欲”到底去哪了?要不然,在他们这里信奉的是”金钱手中过,佛祖心中留”?其实,趁着旅游旺季收点高额门票,维护寺院生计,无可厚非。而且,之后几天在青海看到的僧人有拿手机自拍的,有打个5元钱的小车逛市场的,总之就是没有道骨仙风、超发脱俗、高深莫测的,只有通俗易懂、亲民近民、紧接地气儿的。想想也是,在宗巴喀大师创立格鲁派前,西藏僧人更无清规戒律,还可以结婚生子呢!

        而现在,喇嘛们是吃肉的!佛自在其心中,至于在凡尘中守着怎样的规范,无非外在形式而已,倒并不重要。有多少人表面严守清规,内心肮脏污秽啊!

        终于进了寺院,总体感觉,这里是我去过的院落最多的寺院。没有导游,随着人流,跟着一个个红的、黄的小帽子团队,一个一个院落的逛逛,蹭蹭讲解,看看说明,大致了解了一二。虽然只用了两个多小时,但收获很多。挑几个印象最深刻的说说吧!

建筑

        整个寺院目前共有大金瓦寺、小金瓦寺、花寺、大经堂、九间殿、大拉浪、如意塔、太平塔、菩提塔、过门塔等大小建筑共1000处,4500多间殿宇僧舍,规模宏大。

        殿宇、经堂、佛塔、僧舍以及庭院交相辉映,浑然一体,寺庙的建筑涵盖了汉式传统宫殿与藏族平顶建筑的风格,独具匠心地把汉式三檐歇山式与藏族檐下巧砌边玛墙、中镶金刚时轮梵文咒和铜镜、底层镶砖的形式融为一体,和谐完美地组成汉藏艺术风格相结合的建筑群。

辩经

        辩经是从印度传到西藏的独特的佛法教学方式。喇嘛们按照因明学体系的逻辑推理方式,辩论佛教教义,从而培养“思所成惠”。辩经讲究逻辑严明的推理,就像数学运算,要一步步仔细的推导。因此喇嘛的逻辑推理能力很强,这也是他们和汉传佛教僧人的不同。汉传佛教讲究顿悟,而不是逻辑推演。二者无所谓好坏对错,最终都到达一个目的地。这是一种古老而神秘的教学方法,一直想亲眼看看。这次有幸在塔尔寺看到了。

        夕阳下,喇嘛们三五成群,一对一或一对多,攻方站,守方坐,攻者连连诘问,守者稳稳对答,胜利者绽放孩童般的笑容,失利者懊恼锁眉低头。

        双方对话我无一听的明白,但却被他们认真的态度感染,随着那舒展的眉头而喜悦,随着那无奈的叹息而落寞。

        对游人来说,这可能只是个有意思的景观,对喇嘛们来说,这却是佛学造诣的精进。突然想到句西方法谚:“事实越辩越明。”夕阳下的喇嘛们就是以这种方式点亮了心中的明灯吧?

膜拜

那一夜,
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
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
我转过所有经轮,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
我磕长头拥抱尘埃,
不为朝佛,
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翻遍十万大山,
不为修来世,
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
我飞升成仙,
不为长生,
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仓央嘉措
        这本是一首情诗,句句扣动心弦。在为仓央嘉措的苦情惋惜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了藏人苦修的方式。他们手捻佛珠,抚转经轮;他们长途跋涉,步转山湖;他们五体投地,顶礼膜拜。这一切,只为信仰。这次的青海之行,我看到了很多这样的藏民,没有语言的交流,却仿佛听到他们内心的梵唱。在塔尔寺里,就有很多不远千里徒步而来的信民,他们就露宿在寺庙外的廊道里,只一席简单被褥保暖。他们来到这里只为拜佛,在这里叩长头,有的还背着自己的小孩一起磕头。磕长头,是在藏传佛教盛行的地区,信徒与教徒们一种虔诚的拜佛仪式。进行这种“五体投地式”的朝拜首先要双手合十,高举过头,向前踏一步,然后用合十的双手碰额、碰口、碰胸,表示身、语、意与佛融为一体,遂双膝跪下,全身伏地,额头叩下。在指尖处作一标记,站起跨步至标记处,再作揖下拜。

        他们神情专注,目光虔诚,不为升官发财,只为贴着了佛的温暖。站在一旁,不觉被他们的虔诚感动,在如今浮华的时代,能有这样的纯净信仰实在难得。
        然而,就在我万分感慨时,在一处著名金殿前,我就看见了这样一块石头,上面贴满了钞票。

        我于是马上遏制我那丰富的想象力,不论如何,我只是过客,不论如何,我只能用我看到的片面归纳全部。因此,停止一切不客观、不全面,前面的一切关于人家内心的评断都不作数,我只能说我看到的,却没资格去猜想谁贴的钞票,为了什么贴上去,更不再去深挖什么信仰纯净与否的问题。一切就浮于表面,反而更好。旅游,就是走马观花而已。

        总而言之,塔尔寺对我这个过客而言就只是个景点,粗浅的了解了藏传佛教,大致的浏览了殿堂楼阁,片面的感知了僧侣信徒。

        对于现在的我,塔尔寺就只定格在那一张张矛盾又统一的画面,纯净的信仰与庸俗的祈望,孜孜不倦的求索佛理与孳孳不息的商业经营。这看似矛盾,又并不矛盾,人类想出来的一切和造出来的一切归根结底不过是为己所用而已矣!

本篇游记共含3598个文字,1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专顶新帖,手动点赞!

2016-09-11 21:30

正想着出去走走,感谢楼主的分享。lz照片后期处理了吗?

2016-09-12 09:57

引用 planezhm 发表于 2016-09-12 09:57:40 的回复:

正想着出去走走,感谢楼主的分享。lz照片后期处理了吗?

回复planezhm:照片没有处理过

2016-09-12 10:2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