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大美青海湖,我来了!

11
三迤游魂 LV.3
2016-09-11 16:23 553/10
  • 出发时间/2016-08-13
  • 出行天数/17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RMB

西行杂记

                      8月13日
这一天,一行五人乘大巴到了陕西西安市,开启了骑行西北的旅程。已是下午五六点钟了,西安还是那么热,仿佛人们走进了一个大桑拿房,热浪弥漫,裹挟全身,一抬足一举手,那汗水就哗哗流下,汗衫立马湿透。到了那人多热闹的地方,那热气迎面扑来,能把你呼出来的一口气扑了回去。
今晚夜宿西安古城,梦里寻觅大唐风韵。

  8月14日
晨,五时半出发,开始了第一天的骑行。
出了西安城,沿着自行车专用车道,来到了秦岭脚下。
骑行90公里,来到了周至县的楼观台。这个周至县不简单,出了两个神,一个是财神赵公明,一个是打鬼的神钟馗。
中午,我们在山脚下,找到一户农家,吃了一顿地地道道的原始生态的农家饭,浆水面。随后,在农户的指点下,我们从山下的一条小路进入楼观台的景区,参观了老子的塑像。
周至县地面上,道路两旁全是类似葡萄的植物,细一了解这像葡萄一样要爬架的竟然是猕猴桃,而且都还戴着有颜色的纸套子。这一下,撞翻了我大脑中的想象,之前,我一直以为想当然地认为,猕猴桃是长在树上的。更让我惊讶的是,这周至县竟然是中华猕猴桃的原始产地!
这一天,我们骑行130公里,从西安来到了眉县的横渠镇。原计划是要骑到眉县城的,但途中出了故障,有人带破了,耽误了时间,只好在此宿营。五人住了个四人大家,有空调,有热水。晚饭吃的是当地名吃,岐山臊子面。有人说这岐山臊子面就是方便面的源头。

  8月15日
今日六点从眉县横渠镇出发,骑行120公里,到了宝鸡的平头镇。今天的强度大,坡陡弯急,汗水不是滴而是流。中午在宝鸡吃的羊肉泡馍,味美,很有地方特色。太阳当头,街心小公园也不足以庇护我们纳凉了。于是,就找了一家长安银行,诉说了我们的状况,博得了对方的同情,让我们进去休息。有空调,有座椅,有开水,随便喝。休息了两个多小时,很爽!陕西真有好人!下午一出宝鸡,就是一个长达七八公里的大缓坡。由于导航有误,我们多爬了一个四五公里长的陡坡,白白耗费了不少体能。

                 8月16日
一早起来,就告别了宝鸡的平头镇,一路向西骑行160公里,来到了天水的麦积山。今天的路况不错,坡缓车少,尤其是大车少。只是在后面的四十公里处,爬了一个有五公里长的大坡,我和老赵几乎要崩溃了,还好最终我们坚持骑了下来。天气说来也不错,很给力,多云微风。一朵朵白云在头顶飘过,映衬着天空格外的蓝。不过,只要太阳一露出笑脸,就好像有人端着一盆热火在你脸前晃动,那汗水立马就涌了出来。渭河沿山形一路欢歌向东流去,310国道依山势向前蜿蜒,把骑行者逐渐带向了大西北。一路上,蝉声悦耳,河水叮咚,喇叭声声。微风袭来,带走了浑身的燥热。 
不由诗性大发:一骑任纵横,不惧风云会。偶有筋骨痛,奈何山河美!

  8月17日
今日是休整日。一早起来就坐公交车,去了麦积山景区,游览观光,感受不同,不愧为我国的四大石窟之一。中午在农户人家,吃了一顿具有陇南风味的浆水面。花费不多,但却很实惠。然后骑行三十公里,来到了天水市。托老李的福,由他的同学,请我们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饭后,游览了天水市的夜景,参观了山西会所和伏羲庙。休整好了,以便明日再战,目标兰州

  8月18日
天气多云转阴,温度适中,这是骑行者最喜欢的日子。清晨一出天水市,它就给了个下马威!一个长达八九公里的大坡,就在那等着。那叫个累呀,屁股蛋也磨得生疼,咬着牙坚持着终于翻过了山。可眼前又是一个长达两千五百米的隧道,这是令骑车人心生畏惧的路段!隧道里光线不佳,空气不好,灰尘飞扬。尤其可怕的是,这是一条双向通行,且只有两车道的隧道,留给自行车的通道并不宽。汽车一进隧道,尤其是大车,它发出的响声在隧道里产生了巨大的轰鸣,震耳欲聋,使你分不清是前面的车还是后面的车发出的声响。只感觉有一股巨大的声浪从前后向你挤压过来,内心顿生恐惧,只有本能地加快速度向隧道外冲去。最为不爽的是,由于走的这条国道是半封闭的,它不从乡镇村庄通过,要想补充能量,就必须找到个出口下去,才有可能得到补给。没法,先行的我两人,只好啃吃由后面的人带来的干饼子(陕西人把它叫馍),就着一截火腿肠和一袋咸菜,用矿泉水送下。一顿午饭就这样解决了。今天骑行了一百一十多公里,光上坡就有四十多公里!使出吃奶的劲,也总感觉车仿佛是粘在路面上不动,又感觉好像是有人在身后拉着 一样,即便是下坡,你不蹬车也不往下蹓,似乎还有要停下来的感觉。在身子快累散架的时候,终于来到了具有“中国书画艺术之乡”之称的通渭县。一天预定的行程算是平安顺利地完成了。
所谓的“中国书画艺术之乡”,经向当地人大体了解,通渭的人们,不管是家居还是经商都喜欢张贴中堂书画。于是当地政府便搭起平台,广招天下书画人才。我们到的时候,当地正在举办书画艺术节。饭后,我们散步到了举办书画艺术节的广场。好家伙,是气派!在搭起的大大小小的简易棚子里,人头攒动,气氛热烈。那些摊主,也就是书画艺术家们,或男,或女,或老,或少,个个不修边幅,或留长发,或蓄长须。有的在拼命地吆喝自己的书画作品,有的在静静地描绘山水天地,有的则在挥毫泼墨大展才气。有一个动作是统一的,那就是每个摊位前都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全国性书画艺术证书(或许是用钱换来的吧),其中最唬人的一位是,他身份是著名书画艺术家齐白石的关门弟子的弟子,黑白长须飘然胸前!这种场景,与我所认知的完全不同,如陕西户县农民画和天津杨柳青年画。这里的人们只是参与购买,而不是亲自为之。这就是通渭县的书画艺术之乡!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下午不知骑了多久,也不知骑了多少公里,终于在路边见到一位隔着路栏杆向行路者兜售当地水蜜桃的村妇。我们正在品味着这汁多味甜的水蜜桃时,一辆偏斗三轮摩托停在了旁边,偏斗上还坐着一位女子,后来得知这是他的媳妇。从车上下来一位全副武装的中年男子,连客套都没有,就急切地向我们诉说,他昨晚在天水的遭遇。大意是,昨晚在天水遇到几个喝了酒的当地年轻人,自己多了一句嘴,遭到了这帮年轻人的驾车追打,不得已他弃车逃跑,也顾不上车上的媳妇了。事后他报了警,警察来了,因没有证据,只好不了了之。此后,他就反复唠叨,一是埋怨自己的媳妇没有用手机拍下车牌号,二是抱怨自己没有把打他的人拍摄下来。之后,他总结了一条经验,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一定要把证据固定下来。反复听后,我觉得他快成祥林嫂了!后来得知,这男子是在张掖上班,这回是带着媳妇到张掖去,没想到路上遇上了这种事。唉,出门就得装孙子,就得装怂,不要逞一时之强。

天当被地当床,路边阴凉歇一刻

  8月19日
一路狂飙210公里,一口气杀进了兰州城。可以说这是我有骑行记录以来,创造的单日骑行最高记录!你说我能不兴奋吗,能不痛吗,能不爽吗!到达定西时,我们已经骑行了一百多公里。在定西吃完午饭,已是一点多钟了。向饭店老板一打听,方知此地离兰州只有一百公里。于是共同商定在太阳落山前,一定要赶到兰州。此时,正是太阳当顶,毒辣得很。一行五人就在路边找了个正在施工的场地午休,打了一个盹儿。上路后,我们向着西方追逐着太阳跑,只希望能在太阳下山之前进了兰州城,因为我们不愿意也不想骑夜路。这是骑行者最不喜欢遇上的事情。终如所愿,在太阳的笑脸还在西山头顶上时,我们到了兰州城边。不过往市中心走,到达预定的宿营地,却又花费近三个小时的时间,此刻早已是华灯绽放了!对我来说,尤为可气的是,在进城的路上,我的车带被扎破了。初到贵地,一点都不客气,就给了这么个难看!兰州城呀,你算是给我留下了一个深刻而难忘的印象。

坐骑累了,我也累趴下了

刚出定西,就有人爆胎

费了好大劲,才找到这里,结果是内部维修,不接客

  8月20日
骑车游览了兰州的市容,感觉不是太好。来到了黄河边,亲眼目睹了向东流去的黄河水,肌肤也与含有黄泥沙的黄河水有了个亲密的接触。总感觉与我脑海中的黄河有很大的不同。为了留下点印记,我在黄河边捡了几颗石头,虽不是很美,却是我亲手从黄河水里淘摸出来的。

黄河里淘摸的石子

这是兰州著名景区,白塔山公园,就在黄河边上,过了马路就是

   8月21日
昨晚,承蒙老李的友人款待,我们吃了一顿颇有兰州地方风味的大餐。喝的酒,是我最头疼也最不愿意喝的浓香型曲酒----泸州老窖!记得,二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喝泸州老窖,也是在西北,只不过是西安,就喝得酩酊大醉,把行程也给耽误了。而且,第二天醒来,头疼得感觉都要炸了!从此,我再也不喝曲酒(尤其是泸州老窖),只要闻到这曲酒味,我就上脑子,就会产生一种抵触心理。可今晚,碍于面子不得不喝,但也仅仅喝了小小的五六杯,顶多也就是两把酒。不过,就这也让我醉了。回到宾馆就上吐下泻,不知怎么还闹开了肚子,有点紧张,连夜吃了六颗氟哌酸。今早起来,感觉好点,只是觉得浑身没多大力气。在市区住宿比较贵,就想挪到兰州城边费用低一点的地方住下,再好好休息一天。没承想,这一挪,就挪出六十多公里!虽说已骑出了六十多公里,却仍在兰州市的地界上。这兰州城是沿着黄河两岸发展起来的,它东西有多长,我可真不知道啊!我们就是这样离开了由黄河母亲的乳汁滋养大的兰州城!我是实在骑不动了,就提议在路边找个小店住下。今天收队早,其他人出去逛风景,我则好好地睡了一下午。晚上,没胃口,随便吃了一点,继续睡。

 8月22日
早晨起来,感觉身体好多了,泡了一桶方便面,吃完就上路开始了一天的骑行。上午11时进入青海民和回族自治县,在这里吃了第一顿青海的面食。吃完饭,原说骑出去,找个凉快的地方,歇一歇再走。结果这一骑就骑出了六七十公里,到了海东市的乐都区。此地离西宁市只有66公里,明日上午即可到达。刚出民和县,就在路边遇上了一位身背行囊的年轻人,身材魁梧健硕,左手抱着一只小黑狗,估计也就只有三四个月大。通过聊天,得知他是湖北武汉人,要独自徒步到西藏拉萨,离开家已经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了。佩服这小伙子的坚定的意志和顽强的毅力,独自徒步几千公里,那是要面临多么巨大的孤独和寂寞啊,点赞一个!途中,因109国道路况不好,正在维修,路面尽是石子,骑不开,颠得手臂发麻。向工人一询问,方知这样的路还长得了。于是集体商议穿过铁丝网,翻上高速公路,上演了一出在高速路上狂飙自行车的精彩大戏!在骑的中间,不知怎地我脑海里就冒出了一个念头,要是这个时候车带破了,那可怎么办!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刚出一个短隧道,我就感觉车后轮不对劲,赶紧停下检查,果然后带被扎破了。罪魁祸首是一细小的钢丝,这是骑车人在公路上经常遇到的情况。此时,我陷入了困境,真是前无救兵后无援手。在我前面是一个一千多米长的隧道,两个隧道之间有二三十米的距离,可欣慰的是,此处的路肩要比高速路上的应急车道宽许多,有种安全感。没人可帮我,只有靠自己。卸轮補带安装,一气呵成,没有一点失误,真是如有神助!要知道我可从来没有装过后轮,因为这也是一个技术活。过了隧道后,我看见另一伙计在国道上骑行。事后了解,才知道他落单了,在最后一个,当大小车辆轰鸣着从身边飞驰而过的时候,他害怕了,在骑了一两公里后,就翻下高速路,走了国道。其实,在高速路上扎破带的不光是我一个,还有位队友的车带也被扎破了。不过,他要比我惨,不是破了一个洞,而是五个洞,也都是那细小钢丝扎破的。我感觉这似乎就是一种警告,它在告诫人们高速路上不是什么车都能上得哦!

进入青海民和

从此上了兰西高速公路

     8月23日
离开海东乐都区,路过了西宁,现已在湟源县住下了。此地离青海湖也已不是很远了。因明天要翻越一座3500米的高山,所以早早就住下,养精蓄锐,备战明日。昨夜起雨了,淅淅沥沥,一直敲打着窗棂。今晨起来,依然是雨声不停,雨水不断,路面已积水很多,不利骑行。然而,就为是骑行还是坐车,五人有了分歧,形成了一比四的格局。核心人物坚持要骑行,而且连行头都穿戴好了,理由是为不留遗憾,要坚持全程骑行,不能坐车!其余的则认为,既然老天不成全,坐车到西宁又何妨?在僵持不下间,有人提出一问题:下雨天骑行,如果胎破了,你能补带吗,又怎么补?无语,沉默,最后还是同意坐车了,尽管还是那样地不情不愿。到了西宁,已近晌午了,雨也停了。下了车,装好车,没有停留,就拐上了109国道,一路向西。街道两旁有饭店,却不知怎么没停下来吃饭,还一直往前骑。西宁西边是才开发的新区,宽阔的道路两旁全是高楼大厦,底层几乎就没什么商铺,就更别说那小饭店了。肚子饿得咕咕叫,没辙,只好再回头沿街找饭店,骑了很大一个圈子,才在一条巷子里找到一家李记兰州牛肉面馆。西宁给我的印象是清新清爽(或许是雨后的缘故?),有规有距,不像兰州那样。在骑行途中,遇上一位年轻人,也是个骑行者,老赵和他打了几声招呼,他都没回应。老赵有点奇怪,是不是遇上了一个哑巴。正疑惑间,这个年轻人用生硬的中国话回道:“我是日本人”。老赵一乐,脑海里出现了在电视剧上看到日本人说话的情景,随口就用生硬的日语,回了一句“你好”。接着,年轻的日本人又问道:“你,是上海人?”老赵用中英话回答:“nonono,我的,是山西人。”后来老赵说,那日本人就用双手跟他比划了一阵子,那意思好像也是要去环青海湖。分手时,那日本青年说了句“拜拜”,老赵则用日语回了一句:“撒有啦啦”。然而,更巧的是,我们前脚在湟源县一家家庭旅馆住下,这个日本人后脚也跟着住进了这家家庭旅馆。只不过,他一住进自己的房间里,就没见他出来过。老赵是个有缘的人,在我们要出去吃晚饭的时候,他见到了这个日本年轻人,并用手给他比划了一个吃饭的动作,还说了句日语:米西米西。这个日本人笑了笑,没有言语。第二天一早,我们走时,也没见他住的房间开门,不知是不是先早于我们先走了。

湟源县城夜景,看那天边的黑云,就预示着今夜或许会有雨

  8月24日
湟源县城到日月山顶,总长是30公里,其中爬坡将近26公里。湟源县的海拔在2200米左右,日月山的山垭口海拔3500米,海拔提高1300米。天气不好,阴,有雨,是一阵阵的小雨。当你正在奋力爬坡时,细碎的雨点迎面飘来,只得下车换上雨衣。路面下湿了,雨也停了。穿着雨衣骑行是很难受的,不透气,闷热,身上粘乎乎的,只好脱下雨衣。骑不了多久,那小雨点又迎面拥来,于是又穿上雨衣,一会儿,雨停,就再换下雨衣。不长的26公里路,穿了脱,脱了穿,就这样反复了好几次。高原的天气就像小孩的脸,喜怒无常,说变就变,真弄你得没脾气,又无奈何!在此后几天的骑行里,对此确确实实有更深的体会。山路越爬越高,身体也越来越累,气也似乎不够用了。尤其是两条腿,软绵绵的,使不上劲,每蹬一下都要费很大的力气。老赵可就惨了,落在了最后。据他自己说,爬了一半,体力就不行了,每骑一两公里,就要停下来,趴在车把上休息一阵子,似乎是有高原反应。用时四小时,我们终于全部上到了日月山顶部。回头朝山下看,蜿蜒盘旋的公路,由近而远,像一条丝带飘向天边。那种喜悦,那种兴奋,那种充满豪情的成就感,立刻就从胸腔喷涌出来,漫裹着全身。这种感觉,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体会不到的。扔下车子,我们爬上了山坡。此时,天已放晴,太阳出来了,白云朵朵,挂在海一般蓝的天幕上。多美的景色,令人陶醉,心情那个地舒畅!尤其是,当我呈大字形躺在山坡上,背接高原的地气,眼望蓝天白云,心情是无比地放纵!到了山顶之后,就是一个骑行者最享受的过程————下大坡!这是一个近十公里的大坡,而且视线极好,一眼望不到尽头,心情也就极其地放松,一路飞驰而下,时速能达到四五十迈,风儿被激出飕飕的响声。不费吹灰之力,一口气就到了倒淌河镇。一般的河水是从西往东流,而这里的一条河是从东往西流,所以被称为倒淌河,地名也因此而来。倒淌河镇是青藏高原的第一镇,文成公主当年就是从这里进藏的。由于已经进入高海拔地区,这里面条是煮不熟的,除非用的是高压锅。中午我们吃得是面条,不过是挂面,饭店的安徽小老板告诉我们这是用高压锅煮的。蓝天上有太阳,有白云,一场阵雨也就突袭而来。只好在饭店耐心等着雨停了再走。还好,也就等了十几分钟,雨停了。该上路了,这是一条笔直的公路,望不到尽头,一直通向天边。古人有云:水天共一色,我云:路天共一色。此刻也已进入了青海湖的地界,路两边的景色令人目不暇接。绿毯般的草地上,羊群就像白云般在那游动,黑色牦牛则是在闲庭漫步。还有那远处青黛色的群山,朵朵形状不同的就仿佛挂在那山头上,更有那天边的水面或明或暗地反射着太阳的光线,湛蓝的天空就像一块巨大的幕布把这一切都罩了起来。看到这一切,浑身的疲劳困顿,肌肉酸痛,都没有感觉了。到了二郎剑景区,已经是五点来钟了,至此我们今天骑行了一百四五十公里,真正是感到累极了。当有人提出还要再骑二十多公里,到西江沟宿营时,当即就有人反对:就是住十块钱的车马大店,我也不走了!每人五十块钱在这里住下了,是贵了一点点,平时住得都是二三十的。晚饭吃得是兰州拉面,粘牙生的,没煮熟,果然如安徽小老板说的,它不是用高压锅煮的。就这面,还要二十块钱一碗,真是死逼的贵!今天,我是累到了极点,提着包都上不了楼梯了,亏是老赵帮了我一把。脱鞋后,我发现我的双小腿都肿了,不明白是什么原因。抑或是护膝和袜腰紧了,致使血液流动不好,造成了这个结果?骑行这么多天,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

这里有个岔路,进去就是日月山景区,门票40元。就在路边照两张

登上日月山,回眸望山下,原来我也可以做到

远处的发射台就是日月山的顶峰

那条白带就是我骑行过来的公路

与日月山来个最亲近的接触

路边的拍摄道具,收费的哟

从日月山顶飞驰下来,已接近坡底了,远处隐约可见的就是倒淌镇

东风猎猎,彩带飘飘

公路仿佛就是一条白丝带随风飘向远方

日月山上的高原植物,生命力是很旺盛的

倒淌河镇,为青藏高原第一镇

文成公主

到了此,心情有点喜悦

雨后的文成公主

剪了毛的牦牛,在镇中心悠闲自得,闲庭漫步

路,长长的路,通向天边,与天一色

真花假花?搞不清,没亲自去看看

真是二郎剑景区吗?读不懂外文

落日余晖下的青海湖

暮色中的青海湖

本篇游记共含7309个文字,15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图不错,有什么故事可以听听吗?

2016-09-11 18:0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引用 三迤游魂 的图片:

钟楼拍的不错

2016-09-11 18:19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2016-09-11 18:22

不错

2016-09-11 19:34

未完待续哈哈!

2016-09-12 09:57

引用 superbbj 发表于 2016-09-11 18:08:03 的回复:

图不错,有什么故事可以听听吗?

回复superbbj:且听我慢慢道来

2016-09-13 22:42

引用 安。琦 发表于 2016-09-11 18:19:51 的回复:

钟楼拍的不错

回复安。琦:谢谢!

2016-09-13 22:43

引用 聊发少年狂 发表于 2016-09-11 18:22:35 的回复:

回复聊发少年狂:

2016-09-13 22:43

引用 climbince 发表于 2016-09-12 09:57:45 的回复:

未完待续哈哈!

回复climbince:且听下回分解

2016-09-13 22:44

引用 Drogby 发表于 2016-09-11 19:34:19 的回复:

不错

回复Drogby:一般般啦

2016-09-13 22:4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