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这个假期,我去云南吃了22天的美食

14
JoJoshJoshua LV.3
2016-09-11 19:04 707/3
  • 出发时间/2016-07-26
  • 出行天数/22 天
  • 人物/一个人

前言


在上个学期临近期末考的一天,我收到云海肴公司那边的消息,告知我通过之前的3轮筛选,最终获得了云南旅行体验师的资格,并有3000元的赞助,供我在这个暑假自行规划路线去体验云南。对于一个19岁的大一姑娘来说,这笔赞助虽不多,但足以打消我出门旅行时在经济上的一部分顾虑。

经过多次对路线的设计和删改,在接下来的大半个月里(7.26-8.16),我选择去体验的云南,既有偏远的乡村(如己衣),也有陆离的都市(如昆明),更多的是闹中取静的古城/镇(如巍山沙溪),一路上感触最多的,除了美食和美景,自然是温暖的人心。在此感谢云海肴组织的这次活动,以及在报名时支持我的众多亲友,还有旅途中本是萍水相逢,却不吝向我伸出援手的陌生人们。

路线设计的初稿。

路线(关键词)

Day1-3
北京-昆明-武定-己衣(武定市集,黑山羊火锅,质朴)

Day4
己衣(己衣大裂谷,本冷等村,延时摄影)

Day5
己衣-武定-昆明-大理(可以吃的咖啡杯,晨星)

Day6-8
大理古城(游客,悠哉,听说)

Day9-12
巍山古城(滋味儿,惬意,云上的日子,老物件,酱蚂蚱)

Day13-20
沙溪古镇(堂口,随意,流星)

Day20-22
沙溪-凤羽-大理-昆明-深圳

22天的游记若以时间顺序叙述,难免太过琐碎。故选三个点切入,尤以美食为重。

1美食

作为一个来自广东的吃货,我当初之所以会报名当云海肴的体验师,就是因为他家云南菜做得还挺好吃,让我动了要去当地大吃特吃的念头。

粗略算来,一路上少说也吃了60来顿饭。除了后面会着重提的云南的地道滋味,还有一些明明不是当地独有,却照样叫我万分留恋的味道。比如巍山,掌柜留我们夜谈时的那一盘泥螺。螺壳吹弹可破,螺肉味咸微酸,配上一杯荞麦酒,一碟青椒凉拌虾米,深夜浅酌,自是快活。还有子弹亲自下厨煮的每一顿饭都极美味,不愧是以前动辄要做40人饭菜的司务长,亲自掌勺时分分钟甩外面的店好几条街。我想,人对食物的high点一般并不高,有时甚至只是一碗家常的蛋炒饭,在你爬了一天的山后都异常美味,除了纯粹的以味取胜,进食的氛围、状态和心情,还有与谁同席,都是很重要的催化剂。

1.1集市上的新鲜食材

 从昆明去己衣必经由武定转车,因为地方偏,往来的班车一天也就几趟,所以很难无缝衔接。在等车的小半天时间里,我在武定当地市集上逛了一圈,除去在车上看到的沿路风光,这里才是真正意义上,云南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

质地、色彩和纹路的碰撞。

色泽斑驳的豆角。

芋头花,要去掉里面的蕊才能吃,不然舌头会发麻。

一种没见过的香料。

看起来像小太阳一般的烙饼,站在一边看着做还能闻到一阵阵酥香,垂涎三千尺……一个饼2元,原料里少不了面粉和鸡蛋。可以从颜色来区分是哪种面:白色是普通的面,黄色的是玉米面,绿色则是荞麦面。

火腿铺。

削去表面的霉层。

削去霉层后,露出来的凝脂。

武定的市集上尝了鲜后,每到一处必去当地的菜市场。在大理也去了,一圈逛下来不得不感叹菌子数目之多种类之繁。

“我能拍一下吗?”

“拍吧。”(笑)

回客栈舒服地打了个盹,摸起笔,把我特别好奇的菌子画了下来。

大菜市的一角,清晨采来的莲蓬,2元买一株亭亭玉立。另一个在摊前挑选的男子买了6朵菡萏,走的时候我见他右手小臂上分明纹了一朵荷花。

向我展示菜苗的奶奶。

苍山脚下的蜂蜜。

口感独特的蜂巢。

瓜子在沙溪是这样卖的。

1.2山里放养的黑山羊火锅

为了吃上一顿黑山羊火锅换了三家店,不过完全值得。番茄鲜汤底,颇有嚼劲的黑山羊肉,素什锦涮菜拼盘,佐以香辣的蘸料,让我一顿大快朵颐,等快吃完了才想起来拍照。

第二天居然在山里看到了放养的黑山羊。

爬山爬得气喘,一抬头,看见山羊居高临下地吃着草,悠然自得。

在山坡上的草丛里,和养羊的奶奶聊了一会儿。

1.3在巍山,每一餐都不重样

巍山好吃的可用层出不穷来形容,而且味美价廉,以至于在我到了下一个目的地时,还对巍山的美食恋恋不忘。所以我说,来巍山不吃吃吃,等于白来。

糯而不黏的核桃糖,甜而不腻的荞面糕。

本地人从小吃到大的冰棍店。

每种口味都买了一根。

最好吃的当数白糯米冰棍。

能吸引来蜜蜂的厚生号蜜饯。

巍山人对吃食的讲究尤其体现在早饭这个点,深藏巷里仍远近闻名的苏老三一古面,老王家料足量大的耙肉饵丝,去晚了就没了。

或者来一套过江饵丝。

丁亮家鸡汤作底的牛肉饵丝。

老地方的炒饵丝,杯子里装的是清汤,解腻。

下午日照微斜时分,走上街去慢慢晃悠,来一杯里面滴了玫瑰露的米凉虾,消暑止渴。

逛热了走去本地人离家后还会惦记的卷粉店,在里头歇凉吃食,先来一碗凉拌的酸甜卷粉。

喝完自己再盛上几勺透亮的木瓜醋,好不惬意。

晚饭可以吃吃厚实点的肉,比如丁亮家的牛肉三吃。

凉吃,芝麻的油香在牛肉片上发挥得淋漓尽致。

红烧,每一滴汤汁都香醇如肉。

吃完正餐还可以吃点酱蚂蚱。

酱蚂蚱的原料。



巍山人还讲究吃食要应季,我这个季节去,就吃不到豆末汤圆了。

总而言之,巍山人,识食。

2美景(交通,食宿)

2.1在己衣大裂谷边拍日落

借蜂友的图说明一下我去了哪儿:红框里的就是大裂谷。

站在崖边只觉自己摇摇欲坠。

己衣大村,前往大裂谷的必经之路。

俯拍天生桥栈道。

Z字形的栈道,崖边的是本冷等村。多亏有了栈道,才使天堑变通途,但即使有了栈道,两边的人往来也得花上个把小时。

上一段29秒的延时,在己衣大裂谷边上拍的日落。等着天黑,拍了一个多小时。

拍了一次后上瘾了,后面拍了沙溪的日落,26秒。

己衣没啥人去,去的多是自驾,在昆明拉客的本地人都没听过这个地方。我去的时候留意了一下交通信息,整理如下,供想去的朋友参考。

仅有一条公路从武定通往己衣,要去云南的其他地方需经由武定中转。在武定转车时若有余闲,不妨去当地的市集逛逛。山路多弯,为防晕车,建议坐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沿途风景也不错),并备好晕车药物。车内虽无空调,但山里温度较低,建议备好防风保暖的衣物,以免着凉。山路较狭,部分路段多雾,冬季路面可能结冰,恶劣天气偶有落石,自驾时需注意。
昆明——武定西北部客运站,每30分钟一趟,坐满出发,中巴(核载51人),35元,1小时车程。
武定——己衣:武定县客运站,每天7:00,8:00,10:00,11:00,13:00共五趟,全程122公里,小巴(核载19人),35元(加班车另补15元),4小时车程。
己衣——武定:己衣镇客运站,每天8点、9点、10点、11点从己衣发车,共4趟,30元。

我对这个地方很有感情,因为是自己找着去的,目的也很单纯,就是想知道这个地方为什么叫己衣,然后看一看裂谷,一路上遇到的村民也特别耿直,讲他们的故事我可以聊一晚上。

简单点讲,己衣是武定下辖的一个乡镇,距武定县城121公里。海拔跨度大,典型作物有玉米、烤烟。有汉、彝、傈僳、傣、苗、哈尼6个民族,少数民族占总人口一半。地名有多种解释,一说“己衣”是彝语,意思是“水旁边的寨子”,一说是己衣二字象征着从邻地请来的一男一女,又说在傈僳语里有不同释义。普通话在青壮年间基本普及,但老辈的人通常不会说。民间信仰不甚正统的基督教。由于地处武定公路的尽头,与外界交往相对较少,当地仍保持着淳朴的民风,尤以裂谷对面的本冷等村为甚。

我去的时候,觉得镇政府力求开发旅游资源以脱贫,主要观景道路会在今年七七节前翻修完毕,多家旅店也正在修建,景区设施未来应会更完善。目前旅客多为昆明楚雄四川邻近地区的自驾游客。

食宿选择较多。酒店多未列入大型订宿网站,建议直接与店主联系。小镇接待能力有限,现有床位仅400多个,每逢周末、大假一房难求,需提前预定。如临时找不到住宿,可向村民借宿。其他的地方我都不赘述食宿信息了,因为都是旅游服务发展得很到位的地方,但是像己衣这种地方,我还是觉得有必要整理一下的,下面是我推荐的四家食/宿:

雅阁餐厅(己衣镇新街路口左侧)己衣除了众多的小吃店,镇上餐馆的点餐模式多为看菜下单,一个冷柜展示今日提供的菜品原料,食客自点自选做法,这家餐馆也不例外。炒菜素的十几元一盘,荤的二十几元一盘。独到之处是它家利用地形优势,搭建了一个露台,半悬在山腰上,可以一边吃菜,一边欣赏山景,是这个偏远小镇里少有的一番雅致。

牛羊鱼火锅店(13987897413;新街旅游指示牌后)一个人吃己衣黑山羊的首选,是少有的可以按两计重的餐馆(金沙江饭店也以黑山羊火锅出名,但至少要点一公斤羊肉)。黑山羊肉13元一两(值得一尝,羊都是村民在山里放养的),配以香辣开胃的蘸料,涮素菜8元一盘,有多种野菜可选,也可拼什锦盘。当地6、7点吃晚饭,注意就餐时间,以免叨扰店家。

亿石红酒店(13577833719;己衣工字街;标/普/三人间,50/50/70;有Wi-Fi)一进镇就有指示牌。四层楼,房间位于第三层(1标间,5普间)和第四层(3普间,1三人间,公共露台)。最好的房间是302,唯一有临街窗户的房间,对着山景,可以拍日出和日落的延时摄影,当地官员下榻也首选这间。不足之处是房间临街,难得安静。太阳能淋浴,水温不太热。

鸿乾酒家(13987836315;己衣街烟叶站后;单/双人间,40元起;独卫,太阳能淋浴;有Wi-Fi)武定公路汇入新街路口处的右侧,雅阁餐厅斜对面,二层饮食,三层住宿(1单人间,4双人间),就餐处是开放型的露台。住房位置较高,比较幽僻。

最后还不得不提的是,在尚未完全开发的景区里,负责任的旅行尤为重要:
1.切勿破坏当地生态,尊重当地居民。景区目前没有门票,仅收10元的环境保护费,用来修建更多的公厕和处理景区垃圾。沿路的树上绑有小背篓作垃圾篓,由村民一个个背出景区,挂在悬崖峭壁上的垃圾则要由人腰系绳索攀下去拾起。拜访村落时不要贸然闯入,取景和参观都请先征得主人的同意,借宿也要适当地表示谢意。如果你友好地问好,一般会获得热情的回应,不过听不听得懂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2.时刻注意安全。徒步路线需要在村里找向导带路,并提前确认季节天气土质等条件是否适宜徒步(包括上游水库情况,是否处于枯水期,以及近期的调水安排),不要自行擅闯未开发的区域。穿越大裂谷不妨缓行,不必拘于一个方向,这样往往能获得意外开阔的视野。看景不看路,看路不看景,拍摄前请确定身周环境安全(包括头顶,可能有山羊踢落碎石),并注意脚下,以防失足坠崖。山中多雨,好在速停,但备伞不仅可避雨,还可防碎石屑。建议衣着长袖长裤出行,防风且防虫。虽无游览时限,但建议在白天出行,当地夏季八点半天黑。
3.提高辨识能力。虽然当地官方罗列的景点有近十个,但是有些景点有过度宣传的嫌疑,究竟值不值得一去,需要你自行斟酌。

附上手动标记的示意图,别嫌丑。

己衣镇地图。

大裂谷的示意图。

2.2躺在桥上看流星划破天空

沙溪等了一周的流星雨,极大值那晚却下起了特大的暴雨。

不过还是等到了雨停,半夜躺在玉津桥上,看流星一颗颗划破天空。

打卡。

3手艺

3.1扎好一捆烤烟,她只用5分钟

本冷等村里全神贯注捆扎烤烟的奶奶。

本冷等村在山的另一边,与外界唯一的通道是全长2个小时的天生桥栈道,而且要沿着尽头再走一段土路才到。我爬上村里的上坡路时,天空飘起了小雨,山比较高就会这样,时时落雨。

村里大路旁的第一户人家有一个场院,我站在上坡路上可以将场院一览无遗,包括院子里正在晾晒的烤烟,忙着扎捆烟叶的一个奶奶,还有一个中年人正在往返背运刚割采下来的烟叶。在我表明来意征询可否参观后,母子俩都腼腆地笑了,显然,这是一个少有人来打扰的村落,他们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看的。

扎捆烟叶的奶奶所用的工具十分简单,两个竹篓倒扣在地面上,就成为了起支撑作用的平台。一根狭长滚圆的木棒,麻绳在两头打着结,要用的时候一手解开一端的绳结,一手拿起两片烟叶,沿着叶子根部缠上一圈,就可以将它牢牢固定在木棍上了。奶奶的动作十分娴熟,木棍左右两侧都可以固定烟叶,一次两片,麻绳呈S形缠绕,一根木棍总计可固定50片左右的烟叶,而扎捆好这么多的叶片,奶奶一次只需5分钟。

扎捆好的会放在场院的一侧晾晒,我搭了把手,还真沉。雨这时越下越大了,我问这会影响烟叶吗,奶奶说没事,下雨更好。叶片的固定、晾晒还只是初步的程序,接下来晒好的叶片会被放进院子另一侧的一个房间烘烤,这也是为什么会叫烤烟的原因。烤烟房的墙壁已经被熏得焦黑,叶片进来前是绿的,出去就变黄了。最后当地的烟厂会来统一收购,制成烟丝,成为香烟最重要的原料。

在奶奶扎捆烟叶的同时,她的儿子一直在忙着将地里割采的烟叶用背篓背回来。烤烟是己衣的典型作物,村里可见大片的烤烟田。己衣种植烤烟的历史不到十年,政府统一承包后情况好了许多,遇上歉收的年份,补贴可达80%,不至于出现倾家荡产的情况。这种手艺,种植烤烟的家家户户都会,这份娴熟与高效,源于生活的动力。

3.2现在没人用的称,他还坚持在做

现在很少人用称,但在巍山还有人做。他家的称已经做了三代了,街上随便一问都知道。

这就是那种在古城才会有的店面,听闻它的存在,虽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随便问一个街边店面的店主,那家“卖秤的”老店在哪,大家全都知道,但是老街没有具体的地址,我沿着街坊邻里所指的方向找去,花了一个下午在街上来回地走,快日落了才发现它的所在。

店面不大,里面却陈列着不少称,有大有小,有新有老,有长有方,可谓应有尽有。店主是一个很精神的中年人,蓄着一头干练的短发,唯有发间斑驳的白发暴露了他的年龄。我找到店面的时候正值饭点,为了不打扰店家,我买了一把小称,约定明天再来。

店:这是一个小称,可以称100克的东西。给,这是配套的秤砣。

我:是纯手工制作的吗?

店:当然,店里的称都是我自己做的。来,我告诉你怎么用。看,有一个绿色的抓手,还有一个红色的。这边是10克为一个单位的刻度,称重一点的东西可以用这面。如果东西很轻,(停顿,展示)你就翻一面,用这边,这边是一条杠一克。

我:噢,重一点的就用这边,10克10克的,精细一点的就用这边1克的……这个可以用来称什么,药粉吗?

店:可以啊。

我:店里的称都是您做的?都是这样金属的吗?

店:后面(架子上)那排不是,电子秤来的。金属可以做,还有木头的。

我:还有木头的?

店:对,这边的木头很好,拿来做秤杆很直。

我:啊,这边的木头……我在南诏博物馆里看到了刻得很美的门扉,巍山这边木头好所以木雕也出名吗?

店:不出名,巍山的木雕不出名,剑川的好。

我:啊,剑川。想问一下,这个可以称100克的东西,其他的称呢?

店:不一样的,这边的是地秤,那边(墙上一溜排开的金属秤杆)最重的可以称300公斤。

我:三百公斤,这么重!哪里会用上这种称?

店:菜场啊,比如他们要杀一头猪,用那个称就好了。

我:您做称做了多久了?

店:从小时候就开始了。小伙子嘛,十来岁的时候吧。

我:做了好几辈人了吧?

店:三辈,到我是第三辈了。我儿子就不愿意做了。你们这一代呢,就追求好玩。

我:嫌扎实地学一门手艺太枯燥,不愿意干?

店:是啊。我们是挣了钱,但也不是凭空来的,年轻人呢,只想玩,不想做事,这样不行的。

我:是,啃老不好。现在用这种手工称的人,应该不多了吧,您觉得呢?

店:当然了,现在都用电子秤了嘛。但是以前所有人都用称,只有手工称。我们要求称做得很准的,以前的人,要做生意了,从我家买一把称,放在店里……

我:说明这人做生意很实诚吧。

店:嗯。以前电子秤刚刚出现的时候,最开始没人买的,都不信能比这种称准。

我:感觉巍山人都知道您的店,一问哪家卖称,大家都可以指的出来。

店:(笑)几十年了嘛。

我:我刚才在老地方那吃炒饵丝,掌勺的人一直在看这把称,等我结账时他说他们老家也有这个,叫……dei子?

店:(纠正发音)

我:外面很多地方都只用电子称了,但是巍山不是这样吧?

店:不是,还有人在用,这是古城嘛,不然这家店也开不下去了。

我:一把称要做多久呢,比如我这把?

店:这是小称,半天。

我:八天,比我想象得要快。

店:不,半天。

我:半天就做好了?这么快!

店:(笑)做得多了,不做快点不行,毕竟要做生意嘛。

店:30年前吧,你来我家买这么一把小称,出了门会被人跟上的。

我:哈?就因为这把小称?

店:这么小的称,很方便携带的,揣兜里就行。别人跟上了你,走到街尾就开始做生意了。称10克或者20克,一包一包的卖……

我:噢,白粉之类的?所以这把小称是毒品贩子的象征?的确很容易放兜里(笑)drug dealer,边境的特产啊。我待会出门会被人跟上吗?

店:(大笑)当然不会,我说的是三十年前。

聊完天还没黑透,店主约街坊一起散步去了。这就是巍山生意人的节奏。

3.3别人不敢碰的蚂蚱,她酱着吃

我找到酱蚂蚱店面的时候是一个下雨的下午,店里并没有人。同行的姑娘冲屋里试探性地喊了一声,一个面慈目善的阿姨走了出来,头发略有斑白。她就是蒙化酱蚂蚱的店主——王阿姨。店面不算很大,十来平方的地,桌上摆着酱缸的一个桌,一个簸箕的蚂蚱,墙边有一个墙柜,柜子脚边排着两列盖着盖的小桶,另一侧墙边有一个真空包装用的机器。这就是这个店子的全部家当。

我:您好,请问怎么称呼?

店:我姓王,是汉族人。你是哪儿人?

我:我是广东的。

店:上午刚来几个广东的人,买了很多酱蚂蚱。

我:这么巧,能看下您做的酱蚂蚱吗?

店:当然。(走到桌边舀了一勺)他们买了好多,快没有了。

我:就这一缸?我想买的话还有吗?

店:没有了,要明天早上来才行。

我:那我今晚不走了,明天买到蚂蚱再走吧。(拿起黑乎乎的一截)这是……蚂蚱腿?

店:是,尝尝嘛。(笑)有很多人一看到招牌都想进来看看问问,也有人还是不敢吃蚂蚱。

我:(吃了一口)嗯……很香,不辣。

店:是,不辣的。

我:您这是在……

店:剥掉翅膀,(展示)这一个碗里都是。

我:翅膀不能吃?

店:嗯,没用的。

我:腿也要掰掉?

店:嗯,以前会做成其他的,现在很忙,就都一起酱了。

我:我知道云南有吃蚂蚁的,不过巍山人怎么会想到蚂蚱呢?

店:巍山吃蚂蚱的,但是我们小时候都是炸着吃的。我还年轻的时候试着做了酱蚂蚱,最开始都是自己家里吃,送给亲戚这样,后来大家都觉得好吃,我就专门做着卖了。

我:您第一个发明了这种吃法?

店:是我发明的,以前没有人这样吃的。

我:蚂蚱是您亲自捉的吗?

店:巍山附近的田里有很多蚂蚱,要收割前会有人去捉。

我:想象不出来这么闹腾的昆虫该怎么抓,不会是一只只抓吧?

店:拿个网嘛,在这边铺好,在那边也放好,然后两边一起收,蚂蚱就在里面了。

我:是按季节吗?还是一年一次?

店:一年一次,秋收的时候。然后晒干了保存好,接下来的一年都靠它了。喏,我现在手里的就是去年秋天的干蚂蚱。

我:一年就这一次的话,那岂不是要收好多才行。(想象了一会儿)要几吨吗?

店:(笑)哪有,没那么多。

我:酱蚂蚱要酱多久才行啊?

店:一个月吧,差不多。

我:温度重要吗?

店:当然,不要晒着了。

我:像今天这样下雨好吗?

店:不太好。

我:最开始尝试的时候失败过吗,既然温度和湿度都要这么讲究。

店:当然,坏过几次。

我:怎么个坏法?

店:会长霉。

(我和同行姑娘讨论既然有霉豆腐,那发霉的酱蚂蚱能不能吃)

我:您有考虑过扩大经营吗?打算让您的儿子或女儿来继承手艺吗?

店:不。就我一个人做,我做完就不做了。我女儿不在店里,她不做这个。请人也不划算,卖蚂蚱的钱减去请一个人,就没多少了。有一个人,住在巍山的,总是叫我保重身体(笑),因为他还想过来买酱蚂蚱。

我:(笑)是这样的,为了我们这帮好吃鬼,您真的要多保重。也没有机器,嗯,没有能剥翅膀的,太脆了,要很精细才行。

店:那边有一个,用来真空包装的。

我:主要的工序还是您徒手做的,您也不用手套,有时候会割到吧?

店:是,会割到,(展示)蚂蚱腿上有倒刺。

我:是的,猛地一扯的确会割到。干蚂蚱是不是可以直接吃了?

店:是,不酱已经可以吃了。要不要试下?

我:(考虑中)还是算了,谢谢。酱蚂蚱要打理吗?还是放着就可以不管了?

店:当然要管,要提防发霉,要隔一段时间拿出来搅拌一下,因为下面的浸的酱多。

王阿姨是巍山酱蚂蚱的首创。别人不敢碰的蚂蚱,她酱着吃。

阿姨没有雇人,所有的蚂蚱,都是她亲手一个个除翅分腿的。

酱蚂蚱的主角,像年成有丰歉之别一样,蚂蚱的个头也有大有小。

酱好的蚂蚱腿儿。

3.4橄榄和草鞋

厚生号蜜饯厂已传了五代人了,阿姨的雕工了得,三两下就将橄榄雕成入味又美观的模样。

街上小店里卖的草鞋。

我自己买了一双,还给朋友代购了一双。

后话

除了吃喝玩乐增长见闻,旅途中最有意思的,莫过于bond with people,日后得闲,将在别处把路上认识的人都细细道来,谨以为念。你们不是我旅途中成为过去时的记忆,而是我期望日后能再次相见的朋友。

再次感谢云海肴组织的这次活动,以及在报名时支持我的众多亲友,没有你们,我无法成行,也就没法在云南度过这么有意思的22天。

本篇游记共含8415个文字,6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JoJoshJoshua 的图片:

啊哈哈 我也没一个认识的

2016-09-12 17:35

什么时候我也能去一趟呢?

2016-09-12 18:26

刚去那边玩了一圈回来 又想回去转转了

2016-09-12 18:5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