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新丝路之旅》:第10章、夜宿天山之巅——穿越天山大峡谷

9
小白杨 (厦门) LV.9
2016-09-12 22:48 804/9
  • 出发时间/2016-07-16
  • 出行天数/25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0RMB

一大早,终于见到我们南疆行的司机闫师傅和聂师傅。行伍出身的闫师傅是昌吉州人,身材魁梧壮实,眼大嘴阔,应该是个性情豪爽又会说话的人,又因肩项上摆弄着一颗机灵的大头,所以后来我称他为“闫大头”。闫大头自称在南疆当过兵,战友众多,且退役后长期在南疆跑车,对南疆的一切耳熟能详。更重要的是,在我联系的众多新疆师傅中,只有他曾多次前往罗布泊,并深入过湖心,所以我最终选择闫师傅陪伴我们前行。闫师傅还自称以前是个散打高手,所向无敌,希望他能真正成为我们这些羸弱小鸟们的保护神。不过,这人有时心眼不是很大,一次由衷地夸了一句他的战友聂师傅“帅气”后,竟然威胁着要把老山羊赶下车,呵呵。
聂师傅,闫师傅的战友,魁梧帅气的西北汉子,据说以前在部队当过文书,是个文化人。聂师傅说话慢条斯理,给人一种性格随和,不容易生气的感觉。
今天要告别妻女,和新的伙伴们追随唐僧玄奘的脚步继续一路西行,开启旅程的第二段——南疆之旅,不管路上会发生什么,有多大的风险,我们都会谨慎应对,小心向前。
当年唐僧玄奘在吐鲁番和他的义兄高昌王麴文泰依依惜别后,应该是骑着高头大马,带着25个陪学侍从和大量行李沿着现在的托克逊和硕焉耆一线缓缓西行到南疆库尔勒后,走在丝绸之路“中道”上。
原本我规划环南疆之旅的路线从乌鲁木齐出发,南下国道216线到巴伦台,追赶唐僧的脚步前往和静县,玩转在焉耆和博斯腾湖后,在夜幕降临之际惬意无限地抵达“梨城”库尔勒市,和唐僧的脚步“汇合”,但因为我们一个同伴以绕道前往她梦中的天堂巴音布鲁克大草原作为加入的条件,加上我也很想到石河子新疆建设兵团军垦博物馆缅怀前人的足迹,沿途又可以穿越天山大峡谷,观赏和感受到它的雄伟壮丽,所以旅行计划调整后,今天的行程是从乌鲁木齐出发,途经昌吉石河子,到著名的军垦博物馆瞻仰先辈们的英雄事迹,之后前往奎屯独山子,迂回辗转于雄伟的天山大峡谷之间,夜宿巴音布鲁克镇。
小贴士:如何整合同伴的意见,实现旅行的和谐与共赢。
出门远行的强驴一般都很有个性和想法,所以在结伴旅行的路上经常会有大小矛盾冲突发生。以下是本人多次组队出行的经验总结:
一、做好较完备的攻略,并和同伴们积极讨论后,制定符合大家意愿的固定路书;
二、出发前交齐旅行路上的租车、加油和食宿费用,由专人管理;
三、《自愿组团旅行协议》必须明确规定以“尊重路书为上”来约束每个人。
乌鲁木齐出发沿天山北麓、准噶尔盆地南缘往西一直到霍尔果斯市,曾是唐代丝绸之路的“新北道”。沿途的北天山苍翠碧绿、郁郁葱葱,在一排排挺拔修长的白杨树环伺下,广袤的土地上长出一片片绿油油的庄稼,向日葵这时正迎着早晨和煦的阳光绽放着黄艳迷人的花朵,一群群黑白牛羊簇拥着滚动在广阔的草原上,恍若回到江南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抵达150公里外的英雄城市石河子。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我可以肯定地告诉读者们,如果没来过石河子,您不可能真正了解新疆的过去和现在,您关于新疆的一切话题都是空洞、片面和苍白的。如果您热爱新疆,希望了解新疆,还真的非来石河子不可。它不仅仅是一座建设在戈壁荒滩上现代化的美丽花园城市,还曾是新疆建设兵团总部所在地,更是一座历史丰碑,新中国新疆的建设就是从这里起步的。当年诗人艾青访问这个城市时曾激动地写道:“我到过许多地方,数这个城市最年轻,它是这样漂亮,令人一见倾心,不是瀚海蜃楼,不是蓬莱仙境,它的一草一木,都是由血汗凝成……”     

石河子市是新疆建设兵团在戈壁荒滩上建立起来的第一座军垦新城,这座街道开阔、洁净的现代化新城,绿化面积达40%以上,曾荣获联合国颁发的“人居环境改善最佳范例奖”。
这里还有一座新疆建设兵团军垦博物馆,它记载了这座城市的奋斗史,书写了半个世纪以来数十万来自祖国大江南北的热血青年开发祖国边疆的历史功勋,见证了新疆建设兵团化戈壁荒滩为美丽花园城市的过程和新疆这个曾被称作西域的边塞之地翻天覆地的变化。
关于新疆建设兵团,可能对很多人来说是个陌生而又神秘的名字,但新疆现代历史总绕不开它,因为正是新疆建设兵团翻开了新疆历史的新篇章。不到博物馆缅怀先人的遗迹,您肯定无法了解新疆建设兵团;不了解新疆建设兵团的历史,你肯定无法不了解真正的新疆
1949年初,解放战争三大战役后,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1兵团在王震率领下,担负起解放新疆的任务。1949年9月新疆和平解放,原国民党将领陶峙岳率领的新疆起义部队近8万人被改编为人民解放军第22兵团。1954年8月,毛泽东一声令下,第22兵团改组为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陶峙岳为司令员,王恩茂任政治委员,张仲瀚任副政治委员。从此,新疆建设兵团作为一种个特殊的组织形式,出现在新疆的历史舞台上,担负起开发边疆、戍卫边防、维护稳定的多重历史使命。
军垦博物馆,原来是新疆建设兵团总部所在地,广场上伫立着一尊巨大的王震将军昂首向前的塑像。博物馆是免费参观的,走进这座9000多平方米的建筑,半个多世纪的风霜雪雨恍惚扑面而来。展馆里数千件军垦文物,数千张历史照片,以及雕塑、油画、场景复原、多媒体演播,生动地展示和再现了当年艰苦创业的情景。20世纪50—60年代,数十万来自河南湖北甘肃四川江苏上海等内地省市的支边青年,以及数万复员军人意气风发、浩荡奔来,成为新疆建设兵团开发建设、戍边维稳的强大力量,他们用青春和热血谱写了新疆历史的新篇章。
一时间,从昆仑山天山,再到阿尔泰山,从塔里木盆地到准噶尔盆地,戈壁荒滩化为庄稼遍地的绿洲,化为牛羊遍地的草原,化为一座座充满生机活力的城市。曾经荒凉闭塞、土匪横行的边陲变成一道道灿烂的风景呈现在祖国的大西北
军垦博物馆最令人难忘的是戈壁母亲们。新疆建设兵团原来为清一色的大龄未婚男性,为实现新疆建设的长治久安,国家动员大批年轻女性入伍进疆参加生产建设,同时促成广大官兵成家立业。1954年以前进疆的女性达40000多人,其中以山东湖南为最。这些朝气蓬勃、激情满怀的年轻女性从此走进已过青春岁月的大龄军垦人的生活,给孤独苍茫的荒原上清一色的男性世界注入了一丝丝旖旎的温情,她们成为戈壁滩上的第一代母亲。60年代初,新疆建设兵团又引入六省近13万知识青年,其中上海知青就达10万人。据称,一批旧社会上海滩的“失足女性”也在这场运动中改造成为自食其力的新人。军垦博物馆的文章写道,数以万计的年轻女性“成为平衡悬殊性别比率的最柔软、最具特色的传奇,她们的故事粗粝而伤感,回肠而崇高……”

半个多世纪以来,新疆建设兵团沿着2000多公里的边境线和两个大沙漠边缘,组建了14个师170多个遍及新疆南北的大型国营农场,种下了上百万亩的防风林,开垦出耕地2000余万亩,现有人口260万。
今天的新疆中国最早实现农业现代化的地区,它的农业技术化水平中国最高。据统计,新疆实现喷灌和微灌面积830万亩,年节水达8亿多立方米,成为中国乃至亚洲最大的节水滴灌农业区。经历三次农业科技改造后,新疆建设兵团实现农业机械化,并以种子工程化栽培模式和先进的节水灌溉技术打造出中国最优质的产棉区,棉花种植面积达768万亩,占全国棉花种植面积的9%,产量却占全国的17%。新疆的棉花、小麦、牛羊肉、水果等农产品源源不断地供应全国市场。
新疆建设兵团如今发展成为集农、工、商、贸于一体的企业集团,它还拥有13家上市公司。
刚从博物馆出来,远远看到一对新人欢快地走来,他们是前来瞻仰先人遗迹的吧,不懂得在这里是不是一种普遍现象?瞻仰自己父辈、祖辈们艰苦创业的遗迹,其实是一种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它和中国人的祭祀祖先的传统相比,又有多大差别呢?如果您是艰苦创业者的后人,您会是一种怎样的态度呢?
如今这座博物馆已经成为这座城市的灵魂属地。
知识锦囊:军垦屯田
古代交通运输不便,为解决军队长期征战中的粮食供应问题,经常采取军队屯田或招募流民屯田方式,就地解决自身的给养问题,实现自给自足。军屯在新疆有悠久的历史,2000多年前的汉代就已经在南疆尉犁县附近实行军垦。后来,中国历史上许多朝代都曾经实行过。人们耳熟能详的军屯,应该就是抗战时期八路军王震的359旅 “南泥湾的故事”吧。王震率兵解放新疆后,又把当年的美丽故事搬到来了。所以,新疆建设兵团的设立,应该和王震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新疆建设兵团的屯垦,可能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维系时间最长、效果最佳,也最具国家战略意义的军垦吧。
我们多才多艺的小蔡参观完军垦博物馆后,不由得发出“女人当男人使,男人当牲口使”感慨,说的虽然粗俗、直白,但又不失真实,这是对新疆建设兵团当年开发新疆的真实写照。牛拉犁的耕作方式早在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出现了,由于新疆建设兵团短期内缺乏耕牛,只能回到人拉犁的荒蛮时代,战天斗地,硬生生地开垦出一片片生机盎然的绿洲,建设起一个个美丽的城市,付出的辛劳和汗水可想而知。他们辛勤劳作的同时,还担负起戍卫边疆的任务。
青春和热血都奉献给新疆建设事业的军垦老人张仲瀚在他的《老兵歌》里用简练生动的语言对新疆建设兵团的历史贡献作出总结:“三个队”(生产队、工作队、战斗队)、“四个力量”(经济建设、安定团结、民族团结、巩固祖国统一的重要力量),并深情地写道:“雄师十万到天山,且守天山且屯田,塞上江南一样好,何须争入玉门关……”
也有人说,新疆建设兵团是中国计划经济的最后堡垒,存在很多弊端。但谁也无法怀疑它在新疆现代化建设进程中卓绝的历史贡献。而且在新的时代,新疆建设兵团还将承载更为艰巨的捍卫国家安全的使命。只是希望,曾经为新疆建设事业付出青春和热血的建设者和他们的后人能够得到善待。
军垦博物馆里的一段文字写道:“多少尘封的历史,多少感人的故事,等着你探索的双眼、慎密的思维去发现、去感悟。欢迎故地重访,足迹梦回、情感拾遗……”
来到石河子,就去博物馆看看吧。

乌鲁木齐西行,路上的人文自然风光其实还有很多,独山子石油城的活火山、百年历史的新疆第一口油井、丹霞地貌、天山大峡谷等等都值得人们前去游览一番。我们的闫师傅是昌吉市人,一路都在夸耀自己的家乡美:气候好、水果甜、风景美、羊肉串最好吃、姑娘最漂亮。后来我们看到闫师傅手机里的一张貌美女子照片时,才知道他家里藏了一个漂亮老婆,还有一个在北京电影学院读书的可爱女儿。我想闫师傅肯定眼花了,以为整个昌吉州都像他老婆和女儿一样美貌如花,难怪一路上傻乐傻乐的,呵呵。心里有人惦记,怎能不快乐?昌吉州真的有这么美好吗?有空去感受一下。
知识锦囊:独山子泥火山
位于独山子城区西南的一座山峰上,一条小路通达山顶。泥火山有两个喷出口,较大的一个直径约60厘米,高出地面约1米,喷口内是粘稠的泥浆,呈灰绿色,略带油气味,并不停地向外冒泥泡。据说这泥浆有养颜美容之功效,喜得女汉子小花催促闫师傅赶忙装上一瓶尝试效果。
泥火山又称假火山,是夹带着水、泥、砂和岩屑的地下天然气体在压力作用下不断喷出地表堆积成的泥丘,据称独山子泥火山有较高的科学和观赏价值,不远处还有新疆第一口油井遗址,山顶又是一览独山子这座石油城市全貌的观景点。 

天山公路长达530多公里,以纵贯天山南北、直接连线北疆南疆而得名。还因天山公路北起独山子,南到库车,又名“独库公路”。
有人说,天山堪称“公路病害博物馆”,一是因为冬季雪灾严重,一般在每年11月封山,次年5月冰雪消融后才能通车;二是春夏季节泥石流频繁阻断交通,全线泥石流高发地段多达5处。为了修筑这条战略通道,武警筑路部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共有168位筑路官兵献出年轻而宝贵的生命。为了纪念他们,如今天山南麓的乔尔玛竖立起一座高20米的纪念碑。电影《天上深处的大兵》、《天山行》和《守望天山》就是以这些战天斗地的英雄战士为原型,讴歌他们的动人故事。
独库公路的入口竖立起一块巨大的石碑,上面书写着“守望天山”四个大字,是用来告慰英灵的吧,也提醒过往商旅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一往深情地拍照留念后,汽车沿两车道的柏油路盘旋向下,很快就没入深邃的峡谷里了。
独库公路其实就开辟在天山大峡谷的悬崖、河谷之上,蜿蜒曲折没有尽头。夏季的天山大峡谷是美丽的,明媚的阳光下,头顶上是巍峨突兀的山峰,闪闪发亮的冰川,白练般悬挂在崖壁上的瀑布,脚下是危崖悬壁、深深的河谷和涌动的激流。汽车小心翼翼地在峡谷里缓缓穿行着,突然一片平坦开阔的河谷草原和森林出现在峡谷深处,仿若世外桃源。这里散布着一群群悠然自在的牛羊,一顶顶哈萨克人的白色毡包和欢乐奔跑追逐的游人,还有一对拍婚纱照的新人正陶醉在这靓丽的风景里呢。

独库公路上的天山大峡谷以雄、奇、险、峻闻名于世,我觉得应该再加上“壮丽”二字来形容,它给人一种雄性、大气的感觉。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南麓落差2000米以上的樟木大峡谷曾是我见过的最美峡谷,迷雾中数不清的溪流瀑布仿佛从天而降,苍松翠柏的樟木大峡谷如梦幻女神般神秘阴柔,别具特色。吐鲁番的吐峪沟和他俩相比,就只能算是一条仅8公里长地貌奇特的小水沟了,哈哈哈哈。
依依不舍地离开深谷里旖旎的人间仙境,一会儿又挣扎在人间险境里不断地翻山越岭。不经意间,当我们再次下到河谷里时,惊喜地发现又来到遍地牛羊、森林和毡包的人间仙境里了,天山大峡谷也是秀美的。
海拔3000米以上的天山山顶,为野花争艳、绿茵如织的高山草甸,是哈萨克牧民最美好的夏季牧场。当我们爬上又一个山顶时,已经是傍晚9点30分了,这时晚霞已经染红西部的天空,一轮红彤彤的太阳无限温情地散射着它的余热,向遥远的地平线下慢慢滑落。我们距离巴音布鲁克镇尚有100公里,预计要摸黑才能赶到目的地,而且因为没有预定好客房,旅游旺季的巴音布鲁克镇临时是很难能找到客房的,我们极有可能要露宿街头。一番商议后,我们决定夜宿身旁山顶高地上的哈萨克牧民毡包。游人日多,哈萨克牧民早就品尝到旅游业带来的甜头,天山大峡谷里的毡包大都有经营客栈的功能,一个大毡包每天的住宿收入六七百元,再卖一头羊给客人,他们赚翻了!

日落时的天山是美丽的,队友们来不及安置行李,急忙不迭地抓住这短暂的日落时光拍摄唯美的风景。浪子和小蔡都是“好色之徒”,浪子可能是我们当中技术最好的吧,他特别喜欢竖构图,拍出来的片子很有意境;小蔡的全画幅单反配的都是高尚的定焦镜头,拍出来的画质应该非常好,但定焦镜头只适合慢拍,局限性比较大。与“色友”结伴出门旅行,相互交流学习,才能发现自己的缺点、别人的优点,进步才比较大。
今夜难眠,在荒无人烟的天山山顶过夜,有一种新奇刺激的浪漫感受。哈萨克牧民的毡包成为我们南疆行第一天的新鲜体验。
晚饭是一顿味道咸重的新疆拌面和手抓羊肉,奢求一个普通哈萨克牧民烹饪出香甜可口的佳肴有点勉为其难,我们已经很知足了,唯一遗憾的是在享受手抓羊肉大餐时竟然没有美酒相伴,有点可惜。入夜,7头“野驴”加上2个司机,横七竖八地躺在毡包里呼呼大睡,古人坚守的“男女之大防”早被我们现代人抛洒到太平洋深处去了,出门在外,更难有讲究。长期出门的女汉子们也已习惯于男女同室混居的旅行生活。

下半夜突然狂风大作,惊天动地,大风在毡包外不停歇地呼啸着,仿如魔鬼愤怒的咆哮声,不断地推搡着毡包,把支撑毡包的铁杆吹得轰然摇动,企图把我们连人带毡包一起推到悬崖下面。整个夜里呼噜声和铁杆的摇曳声此起彼伏,令人心惊胆颤。
或许是因为我们冒昧前来,惊扰到天山之巅的众神,引来他们的不满,于是化作夜风,疯狂地绕着我们的毡包游动玩转,尽情肆虐,让我们在惊恐中惶惶不可终夜。
我想,同伴们大多没睡着吧,他们此刻也像我这般默默地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唉,这样的新鲜体验真的太恐怖了,或许也是本次旅行中最难忘最刺激的经历吧。

本篇游记共含6373个文字,3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   新疆   中国
1388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石河子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