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20160826 武汉夏末一日游——大武汉&老武汉(汉口崇仁路、武昌棋盘路)

19
Zoe-see (武汉) LV.5
2016-09-13 16:15 1744/4
  • 出发时间/2016-08-26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0RMB

       夏日连续高温后的第一个凉爽天,兴奋出游。
       目的地选中汉口崇仁路集邮市场、收藏品市场和武昌棋盘街。前者是出于对旧物的钟爱。曾坐公交时路过,看到那幢尤为显眼的红房子和屋檐上竖着的绿底金字,想着定要前来见识见识。后者是因对涂鸦文化的好奇。MONO上推送过一篇名为《涂鸦人别走》的文章,里边提到一夜之间被画满涂鸦的天然画廊——棋盘街。既然在武汉,有什么理由不去看看呢!
       至于线路,从汉阳乘坐公交过月湖桥到汉口,再转公交过长江大桥至武昌,其余步行。非周末、非上下班高峰期、亦非有特殊活动或者开学时节,选择不堵车的路线乘公交游览,逢舒适的凉爽天,选坐窗边,开窗迎风穿过武汉的大街小巷,亲眼看看所谓的“市井文化”,我就是这样爱上这座城市的!若在早上就更精彩了,“过早”这道风景线也是不错的,数不清的商家和各式各样的早餐,不同的人,不同的吃法搭配,很是热闹。

       啊,到了,就是那幢红楼。下车,走进去看看。恩,有门店也有地摊,商品繁杂多样,考验的就是买家的火眼金金。或许是淡季,卖家聚集打牌在,压根不理会我这个看热闹的“门外汉”。这样也好,自个儿逛开心。且不论真假,只觉着旧物着实比现代许多同类商品更精致、更考究一些。牌匾、烛台、枕头、花瓶、酒器等等,琳琅满目。

       差点撞到一位戴着金表的大叔,地摊卖家冲他吆喝,他看看只是摇头。我想,他应该是一位很懂行的收藏爱好者吧。
       “嗨,美女,看看”,我转过头,是一位年轻的卖家,“我这有省博物馆都没有的东西哦”。我惊了一下,然后笑笑就走出去了。
       踩好点,以后和略懂行的朋友一起再来过吧,收藏艺术品肯定算不上,只是想掏一点精致的旧物。
       过马路到对面乘车,4号电车到阅马场,正好。说到电车,它在武汉的历史好像挺悠久的呢,查资料说始建于1958年。听说很多城市早已取消了这类公共交通,很高兴武汉还保留着这份情怀。有朋自远方来时,我会很骄傲地向他们介绍这竖着两“辫子”满城跑的“老家伙”。

       长江大桥上,步行的人们很多,估计都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凉爽。看起来风挺大,长发长裙的妹子,乱了发型但依然很美。心情好,看什么都美到不行。那些拍照的人儿,小心手机落入长江哦。再穿过黄鹤楼脚下就到阅马场了。
       下车直奔武昌路,附近的首义广场和辛亥革命纪念馆已无暇游览,穿过蛇山下的武昌洞,开始寻找那片涂鸦圣地。出洞口看到上方有一条铁路桥,角落白墙上发现一处绿色涂鸦,被绿植遮挡,看不清的气泡符号。很兴奋!与收藏品一样,我对涂鸦是不了解的,也是“门外汉”一枚。只是看到那些鲜艳的颜色,粗犷的线条,就很是喜欢。初步理解,认为涂鸦是一种十分叛逆的情感表达,直接而强烈,有种坏坏的美好。

       从百度地图上看,棋盘街是这一带众多小路中的一条。过马路进巷口,左边一平房里四位奶奶悠闲打麻将,隔壁是一栋几乎被植物覆盖的二层楼房。很想进去看看,但现在已经不是大门敞开,随意串门的时代了。往前走,左右两边都有一排红砖瓦房。

       胭脂坪?啊,这地方来过,曾经跟妈妈来这淘过零头布。今天商家不多呢。因为妈妈是裁缝师,喜欢扯布做衣服。与她一起去过胭脂路(就是胭脂坪旁的那条街)、破布街、汉正街,这些都是布料买卖聚集地,但各有特色。
       胭脂路除了有个布料市场,还有许多服装设计定制店。布料种类齐全,扯布后就可直接找店加工,但价格好像有些贵呢。手艺人的骄傲之处!
       破布街,兴起于2001年,原址在汉口建设大道澳门路口王府花园背后,近来那一代拆迁,商户一部分搬到汉口北市场,一部分搬到古田四路新破布街。汉口北市场也跟妈妈去过了,虽然远,但那边环境确实好许多,在大商城里头,宽敞明亮,只是少了那股老街旧市的味道。所谓破布,即以出售零头布为主,各式各样的布料数之不尽,堆在那任君挑选,想要物美价廉,就看你的眼光和砍价功力了!很适合手工爱好者哦!
       汉正街,是布料批发的大市场,破布街因它而起,是零头布的供应商。特意来这扯布做衣服的人不多,毕竟是批发的大市场。不过若路过还是可以挑挑看,打开门做生意嘛。
       好像,有点扯远了。回头,沿荆南街走,那个屋顶上有棵梧桐树贯穿的屋主,为你的爱护绿植的环保意识点赞!对面灰蓝色的围墙,有一处显眼的绿色。走近看,是涂鸦,被灰蓝色涂料覆盖又因破损重现的涂鸦。很神奇,破损处很像一个侧脸。担心,会不会那个“天然画廊”也已成了这般光景。

       继续向前,居然有几排整齐的红砖房,像是一个社区,更像闹市中的连体别墅。对我来说,是无意中发现的宝贝。不知其起于何因,建于何时,没有贸贸然去问那儿的居民。比起一个好奇心爆棚的旅人,我更愿当自己是一个迷途误入此地的路人。拿着相机狂拍的我,貌似已经打扰到他们了。再往前,弯弯曲曲、高低不平的小路,路过了更多紧密的独栋居民楼,还有那些因自由而倍显高傲的猫、狗。

       深知“大武汉”亦是“老武汉”,流传甚久、影响至深的“市井文化”已是武汉的代名词。我对这四个字的理解,随着时间推移也发生着变化。小市井、小市民是第一印象,就如理解上海人“精明”即“小气”一样带着偏见。坐了很多趟公交,穿过很多条小巷后,才发现武汉真正的市井藏在“老武汉”中,体现在那些知名的老早餐店,在这些旧楼宇中,在老一辈纯正的武汉话里。曾听舅妈讲,最本宗的武汉人集中在六渡桥,别看那些房子外观破旧,屋子里都收拾的可精致了。舅妈是武汉出生,武汉长大的武汉人。

       已经走到棋盘街的尽头了,开始心灰意冷,仍没看到涂鸦画廊,依然只能依稀发现几处。这里有湖北美院的校区,所以画室倒是挺多。左前方有个坡,对面红砖墙上好像有点什么,越走近,越兴奋。是的,我找到了,上坡左边就是那条涂鸦画廊,左右墙上,全部布满。这个坡,叫鼓架坡。

       作品都是前几年的了,从有属时间的作品里看到的,多是2010-2013年的。多年过去,墙面开裂、脱落,绿植肆意攀爬,作品不完整,但有股因残缺而更强烈的美感。因阅历和知识的局限,不能完全解读这些作品的内涵,最能感受到的是那股强烈的表达欲望和情绪,获取到的也就是这股力量。

       《黄鹤楼》、《鹦鹉洲》、《2012梦想音乐节·东湖》,武汉特色彰显无遗。孙大圣、教父、狐狸、宇航员、残破得让人想起莫高窟的佛像、瘪嘴生气的波点女孩、穿衣戴镜的麋鹿、暗黑系双面男子、展翅舞爪的猫头鹰等等,纯粹是因为美得震撼,就已让我过目不忘。若想要真正读懂,可能还需要一些阅历吧!把自己叫做“作家”而非“画家”的涂鸦人,他们的作品必有所述,是故事、情绪、哲理还是其它什么呢?

       这个画廊,布展奇妙。置身于居民生活区,过路的每个人或者动物,生长于此的植物,都是其中的一部分。人为创造,然后让自然以时间为度,默默地改变布展,每天不一样。不完整,却完美。
       MONO那篇文章里提到,棋盘街居民对涂鸦造访的反应。“使人意外的是这里居民的态度,‘你们画的是什么?画的真好看!’居民散步时都会为涂鸦的小伙子们打气,饶有兴趣地观看着他们的作品”。想来,大武汉之大,不只因她两江三镇地域之广,她还具有宽容度和容纳力。而老武汉的魅力,也不仅在那些故人、往事和旧物,她守旧迎新,用新装饰旧,如此碰撞出的火花,那样耀眼夺目。

       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算是历史悠久的一线城市了,这儿说的是经济。成都杭州,是新兴的特色城市,与北京上海一并接纳吸引着各式各样的人们,这儿说的是文化。而无论是经济还是文化,武汉都是具有潜力的,只要好好利用资源,用心细心地规划、发展。我的期待,希望她能先跻身于文化特色城市。多样的生活才更有趣,不是吗?

本篇游记共含3181个文字,7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lz很会写哦~默默关注下

2016-09-13 17:26

引用 qiqibao 发表于 2016-09-13 17:26:20 的回复:

lz很会写哦~默默关注下

回复qiqibao:非常感谢

2016-09-15 14:39

出去玩总有好心情~

2016-09-19 10:00

2016-11-24 18:54
相关目的地:   湖北
291005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