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男两女斯里兰卡穷游 路上捡到一名“壮汉”

65
长车羊 (北京) LV.12
2016-09-13 19:16 534/2
  • 出发时间/2016-04-27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5000RMB

今年三月的一天,认识六年的苹果,突然相邀一起出国玩。
那就五一前后吧。我回她说,半年前我已经在亚航抢了一张五月四日从吉隆坡北京的机票了。
去哪儿?马来西亚作为中转地就好了。被称“印度洋上的一滴眼泪”的斯里兰卡,旧称锡兰,据说“除了雪,那里什么都有”。
苹果没有异议。她又拉上了她又是大学同学又是老乡又是室友的高粱。
我告诉她们,斯里兰卡有一段非常美妙的海上小火车,是宫崎骏电影《千与千寻》中的原形。
当有了决定也确定了之后,一切计划就变得简单起来。我特意为她们做了份行程和景点介绍,苹果也在官网把大家的电子签证早早办了下来。

4月27日的晚上,经过两三天紧凑的不好不坏的马来西亚旅程,我们从吉隆坡出发,飞机穿越印度洋大概四个小时。顶着两个半小时的时差,我在科伦坡国际机场到达大厅带银联标志的ATM取现,取了2000卢比收到短信提示一看才八九十块,只好再取一次支付手续费。然后排队办电话卡,1300卢比(折合人民币大概60元)包括了9GB的流量,足够应付接下来不到七天的上网通讯。从机场包车去尼甘布,讲完价后是1400卢比。

尼甘布 暴热 暴走

斯里兰卡的午夜一点多,北京时间已经三四点了。汽车行驶在茫茫夜幕里,车外灯火稀寥,黑暗无边无际,年轻的司机上身长袖衬衣下身西裤,以贴身正装打扮保持着外表体面。他一路都在喋喋不休劝说我们全程包车,出于礼貌和有包车意向,我兴致勃勃的搭着话。然而苹果脸色不是很好看,她三番五次不耐烦的阻止我继续了解相关事宜。半个小时的路程开了一个钟头,抵达预订的民宿后,给了200卢比的小费,留下司机的电话号码,告诉他需要的话会联系。
民宿的大铁门紧闭,敲了好一阵,才有人来开门。房间的装修和设施都很简单,只有风扇,不过洗手间和阳台还挺大,每间每晚收了28美元。洗漱之后,我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完成了工作上的一些事情,躺在蚊帐里闷热难耐难以入睡,提醒自己之后的住宿一定要有空调。

民宿靠海,第二天一早,几十米路便到了沙滩。海不算蓝,但天清云淡视野辽阔,连在海岛长大的苹果也感到心情舒畅。
把行李寄存民宿前台,我们前往尼甘布鱼市。导航上大概才六七公里的距离,我们便决定先走走看看。途经低矮的居民区,时而被墙头灿烂的花开所吸引,时而被窜出的守门狗狂吠追跑,七拐八拐,终于到了最近的一个景点。可是眼前所谓的荷兰运河,其实就是一条狭窄而又不干净的小水沟,让人难免大失所望。面对泛着绿光漂着垃圾的死水般水面,在两位女生的抱怨声中,我嘴硬的说,你们要了解它背后的历史,它穿城而过,是荷兰殖民时期纯人工修筑的。

太阳直晒,矿泉水也不解渴。路边停靠的蹦蹦车,给了200卢比,很快就把我们拉到了鱼市。
尼甘布鱼市远远就能闻见一股腥臭味,已是上午,海鲜不太新鲜了。不停有摊贩招手,从一张张黝黑沧桑的脸上,可见艰辛。海边渔船搁浅,沙滩上三两成群的妇人在收网。苹果打着伞远远的站着,我忽然意识到来错了地方,旅行不止是“开阔眼界增长阅历”那么简单。

鱼市出口是搭棚的路边摊,蔬果分别码成一片随地摆放。斯里兰卡特产黄金椰,人民币一块五毛钱一个。切口插入吸管,微甜中带着一丝淡淡酸味。
由于来时路过教堂,离鱼市并不远,我主张随走随玩。很便宜买了一大把香蕉,小巧的像是从芭蕉树上长出来的一样。临近正午,大家越来越不情愿,坐车尽管是热风,起码也有风啊。走在滚烫的街头,高温暴晒让我们有气无力,难道是来体验“行走的力量”吗?!
苹果慢悠悠的在前面,踩着人字拖穿着长裙裹着马来纱巾。迎面来了两个扎麻花辫穿白裙校服的小姑娘,看得出来高粱想和她们合影留念,我便前去搭讪,她们似乎习惯了这种场面,分别紧挨在高粱的两侧,镜头下绽放出耀眼的笑容,黑皮肤白牙齿格外明亮。

尼甘布斯里兰卡天主教的中心,最大最气派的就是邮局附近的圣玛丽教堂,而另外一处圣塞巴斯蒂安教堂,则是一座哥特式教堂。不记得是哪座教堂了,挨着一所学校,几个穿着白衬衫蓝短裤校服的小男孩,好奇的看了看坐在大树底下乘凉的我们,却不敢上前来,我们一回头,就害羞的笑着跑开了。

康提 湖光山色

我们对尼甘布都兴致寡淡,便回民宿取了行李,三个人叫了两辆蹦蹦车前往尼甘布车站,奔赴下一站:康提。到达后,司机居然一个装作事先没谈好价钱,另一个坐地起价,虽然多不了几块钱,但不讲信用让人生气。

斯里兰卡2009年才结束内战,基础设施落后陈旧。上了一辆该被淘汰了的公交,车内没有冷气,闷热拥挤严重超载,夹杂着汗臭和体味,我坐在过道边,全身被挤压。逢站必停,路况也只能算咱大天朝偏远地区的县乡马路,一百来公里要开五六个小时。
到站科伦坡机场附近停靠时,上来一位一看就是中国人的“壮汉”。我们坐在第一排,而他就站在前面。苹果高粱主动热情的招呼并和他交谈,得知他刚入境也从北京来。大哥姓刘,比我们长六七岁,攻略做得翔实。
闭着眼睛打盹,我想起十五年前,每月一次从乡下坐车去县城高中的时候。迷迷糊糊间,不知不觉右侧靠窗位置的大姐已经换成一个年轻和尚,浓眉方脸,他穿着橙色僧袍,斜露半个胸脯,睡得真香,剃得透青滑溜的脑袋不时往我肩头靠。
不得不说沿途风光非常的清新自然,满目绿意盎然。随着地势走高,地貌也逐渐不同,从平原到山地,突然一阵狂风暴雨,只见树木摇曳车辆无法前行,一场唏哩哗啦之后,清凉惬意了不少。

风尘仆仆终于到了康提,夕阳已经下山。康提海拔500米,群山怀抱林木茂密,作为兰卡第二大城市,是这座南亚岛国的古都,以佛牙寺成为佛教圣地。苹果把刘哥拉入我们小队,和我拼房。刘哥背着超重的登山包,我和苹果、高粱人手一个行李箱,从车站出发,经过上坡下坡,来到康提湖边看房问价。旅店多数建在靠湖的山坡上,折腾两个小时还没有中意的,时辰不早,大家都有些郁闷。
我用手机搜索到一家酒店,从图片看来房间不错,价格评分都很满意。介绍里写着酒店所在康提湖区域,于是满心惊喜打了两辆蹦蹦车前去,不料路线一直往回走,回到以车站为中心和康提湖相反方向的闹市区。
我觉得酒店还行,可是同伴们,有的说有油烟味,有的要住湖景房,说话声音也大了起来。刘哥去附近又找了找,仍然没有合适的。坐下来商量,决定放下挑剔,选择之前在康提湖边看过的某家。
再回到康提湖边。接受旅店陈旧,接受床单有点脏,接受老式的空调一开启就嗡嗡响动。再找下去就别睡觉了。

康提迎来新的一天,刘哥洗漱之后拿起相机一个人去了湖边。女生们早上总是磨蹭,我站在朝湖的阳台上等她们,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感受着阳光慢慢热了起来。山城别有风情,要不是时间紧张,真应该多停留几天。
遗憾的是,由于刘哥对寺庙毫无兴趣,苹果和高粱表示路过时看一眼外观就行。我就这样错过了很想去朝拜的佛牙寺。
康提只是待上一夜,就要离开去往丹布勒。退房后,两个女生先到车站等候,我和刘哥在一家商场的地下一层找到ATM取现,又逛了一圈超市(女生们特别交待要喝酸奶)。会合后,裹着国内带来的咸菜,吃了一个她们买的摊饼。

狮子岩 清风落日

丹布勒到站往回走几百米再左拐进一条土路,没多远就是提前上网选中的那家农家院。两层的楼房,二楼有空调,和老板娘讲好价,就定了下来。

然后由刘哥带路,从丹布勒坐公交去狮子岩。世界文化遗产狮子岩是兰卡的景点代表,被评为世界第八大奇迹。选在下午去,不仅因为夕阳照射使得岩石色泽更加饱满,更重要的是在空中宫殿遗址看落日观感极佳。旅游团参观狮子岩,大多会选择住在附近的锡吉里耶

下了公车后,需在丛林间走上十几分钟。狮子岩门票30美元一张。景区外围,城池睡莲点缀。穿过广场,只见整座石山被修建成狮子形状,据说整整修了十八年,可如今狮头被风化只剩狮身。踩着阶梯向上,道路陡且时有不平,可见野猴戏耍,期间攀爬螺旋型的铁梯可至岩石下观赏半裸仕女石刻。折返继续前进,到达山腰处的狮子脚下,有人示意大家小声说话,以免惊动马蜂蜇人。
走一段歇一阵,终于登顶狮子岩,顿时天地广袤,凉风习习,视野开阔,炎热与疲劳一扫而光。遗址上一棵迎风招手的大树,被众人竞相取景。狮子岩之下四周皆是平原,覆盖着郁郁葱葱的热带植被,向远看,丘陵头顶着白棉花状的云朵,连绵起伏。争夺权力弑父的不堪已成为传说,站在那片废墟之上,那一刻,我觉得比起世界之大,人生苦乐无关痛痒。
戴一顶白帽的女孩,穿一身白衣的少年,披一袭红袍的僧人,还有来自不同地方的游客,各种各样的面孔,此时都浮现出一种深有感触的表情。随着太阳从黄到红渐渐下沉,天色渐变由浅至深,我们四个各自安坐,各自无言,直到夜幕降临,人群散去。

下山只能依靠手机的灯光,不知何时身边多了一只大黄狗领路,我们走在末端,不约而同开始互相调侃,就这么开开心心的摸着天黑,走到了行车路。公交已收工,我们拦下一辆双条车,回丹布勒吃晚饭。咖喱炒饭,蔬菜汤……或许是心情好的缘故,居然觉得味道还不错。

从丹布勒到努沃小镇

一大早,刘哥就将启程,去赶康提十一点多出发的茶园火车。我、苹果、高粱,想看看丹布勒附近的石窟寺。大家约定努沃勒埃利耶小镇再聚。

丹布勒石窟寺迄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是兰卡最大最完整的洞穴庙宇,由五个石洞组成,洞内满是壁画和石刻雕像,可领略佛教艺术的魅力。
该处现已不收门票,山脚坐着一尊高大庄严的金色佛像。清晨爬山倒是不太热,途中有人兜售睡莲,和卖香烛一个道理。
进入寺庙得脱鞋,门口设有收费寄存处。朝拜者捧着鲜花水果络绎不绝,可见虔诚,也可见石窟寺在当地民众心中的份量。

石窟寺走马观花很快逛完,坐蹦蹦车回到农家院。司机看见我钱包里有马来西亚没花完的纸币,非说找不开1000卢比,要我给他20马币。这怎么行?我才不会傻到给四倍车费,好在老板娘拿着200卢比的零钱前来解围。最终,我还是满足了他要“收集世界各国纸币的愿望”,给了2马币当作小费吧。
退房时,老板娘的一双子女跑到我跟前来,怯怯的瞪大闪烁的眼睛,每人递给我两个大象冰箱贴,立马又笑出声来飞奔而去。我以为要收费,要还给老板娘,老板娘却说,他们喜欢你,这是送给你的。我为自己把别人想得太功利而自责,收下了这份心意和小孩子单纯的友好,把两块红色的分给苹果和高粱,绿色的一块给刘哥,一块自己留着。

丹布勒到康提的路上遭遇大堵车,蜗牛般的车速快把我们逼疯。在康提转车时,苹果和高粱很想再去吃肯德基,我坚持留下来看行李。后来她们也没去,在车站的一家脏兮兮的小店里啃了两个加肠面包。

大巴一路爬坡,以及各种盘旋转弯,加上身旁传来的浓重体味,导致我差点晕吐。地貌经过数次变化,从湛蓝晴空到云雾缠绕烟雨湿漉,站在努沃勒埃利耶小镇时,气温降低到要穿外套了。

努沃小镇 热带里的春天

我爱这个特别的小镇,不像在南亚热带小岛,一瞬间有种到了不丹的感觉,纵然未曾去过。然而马上就发现我的感觉错了,虽然有佛塔古树,虽然群山环抱宛如仙境,但那湖那丛花绿草,以及那欧式建筑,抹不去被英国殖民过的浓重痕迹。
未曾想到车站对面就是一心想去的粉红邮局,我们买了个馅饼充饥,等待刘哥的到来。在丹不勒他比我们早走几个小时,却也刚到不久。他说,康提火车站有电影般的画面感,可是茶园火车像是没有空调而速度又慢的北京高峰地铁。

经过在康提为住处烦心的教训,我们之后都会提前在网上看好,现场状况差不多就住下来。按导航找到第一家,很温馨也很满意,无奈双床房只剩一间。这时有人说他家还有空房,立马开车带我们前去。那是家坐落在维多利亚公园旁山坡上的五层旅馆,一二三层皆有大面积的观景前坪。第一晚住在二楼,我和刘哥的房间没有外窗,还差点被蚊子咬死,第二晚四个人一齐换到了顶楼的木屋。
兰卡海拔最高的避暑胜地努沃,常年气温4–16度,我们被冻得瑟瑟发抖。苹果带了跳绳(她要减肥),却没有带保暖衣服。刘哥把自己的羽绒服让给了她,出门吃了个晚饭,刘哥就着凉开始拉肚子了。

清晨雨过云开势要天晴,参天大树的枝叶间隙,夹着明朗透澈的蓝天。去mackwoods茶厂的面包车仍然挤塞,车外的田园风光让人想要下车步行。
锡兰红茶世界闻名,mackwoods这个品牌已有160年的历史,好几座山都是他们家的茶园。参观完茶厂,再来到茶山,因是假日,采茶女工没有上班。天光忽明忽暗有些阴沉,瀑布之下的溪流边游人像孩童般玩水嬉闹。茶叶商店里买一份巧克力蛋糕便可以免费品茶,蛋糕和茶水这样的组合在味蕾间竟奇妙的般配。选购了几罐茶叶后要离开时,阳光突然打开云雾,漫山遍野亮堂堂的翠绿。

来到镇上集市。当天恰逢五一,闹腾的街头,广播喧嚣人潮围聚,妇女们穿着下摆披肩的纱丽,色彩缤纷。
午饭去了一家印度餐厅,我从此对咖喱深恶痛绝。饭后我们与一对来自国内的小两口结伴。先去了粉红邮局,接着是格雷戈里湖。进入湖区要买门票,那些游乐项目在我们看来太小儿科了,兰卡人却玩得不亦乐乎。我与大家分开独自沿着湖岸往前走,吸引到眼睛里的都是英伦风的庄园。
突然就起风下雨。苹果她们发来微信,告知在格雷戈里湖门口集合。匆匆赶去,那对夫妇冷得受不了已经先走了。我们回到住处,决定向老板付些费用自己买菜做饭。得到允许后,他们仨去超市采购了一番。
从厨房就可以看出,兰卡人的饮食不但不讲究,还不太注重卫生。高粱当主厨,苹果切菜,我打下手,炒锅又大又重,在全是男性的工作人员众目睽睽之下,我们左忙右乱。我想当地厨师一定大开眼界,当香味飘起,我注意到有人好奇不已。土豆丝多炒了一盘给他们,因条件有限,味道其实一般,却是几日来我们吃得最香的一顿了。

一夜之后,早四天回国的我们要和刘哥分开了。由于时间有限和交通不便,我们改变了原计划,舍弃了霍顿平原徒步前往“世界尽头”,舍弃了高山火车和时节不对很难看到可苹果极为心水的出海观鲸,选择从努沃坐公交去首都科伦坡。刘哥则乘火车奔赴下一站埃拉,前往南部的米瑞莎,再从加勒科伦坡。能够相识并一起旅行是缘分,我们北京再见。
刘哥早早出发,去粉红邮局寄明信片。离开后,他才意识到钱包落在了邮局,幸亏被人收好,才得以失而复得。感激涕零的他记下了好心人的联系方式,也记住了那份淳朴的善良。8月19日,时隔几个月,在热心游客的帮助下,刘哥的礼物辗转北京上海到达努沃,以示感谢送到了对方的手中。

加勒 海蓝程度超出预期

早餐是女生们用开水泡面,再打进前晚剩下的生鸡蛋,午饭因为坐车干脆免了,颠簸六七个小时,到了气温至少33度的科伦坡,仿佛到了另一个国度。
正如刘哥所言,兰卡公交有三宝:佛像、音响、听不懂的神曲太吵闹,偶尔还有小贩来上一段数来宝。

在车上订好了科伦坡的酒店,到了之后我们已经疲惫不堪。招待是个服务态度很好的白人姑娘,喝下她送上的冰橙汁,我们迷恋着冷气,没出门从下午待到了天黑。
晚上找到附近的幸运星中华食府,却被告知关门歇业。意外发现对面一家韩国餐厅,看来两个女生真的饿坏了,尤其是高粱,食欲好到让我惭愧不已。
饭后,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我们打着蹦蹦车前往城市地标独立广场。纵然是首都,却少有高楼大厦,更不见什么夜生活,市政厅不抢眼的亮着灯。女生们吵着要回酒店休息,夜风凉爽,我们权当散步的走完几条街巷,却在离酒店才几百米处迷失走错。回到房间就早早睡下,为下一天保留体力。

早上九点多,我们到了火车站。车将开,慌忙之中,我一边问询一边飞快上下楼梯跑到站台对面买票,才得以在最后一分钟检票上车。简陋的红皮火车,从科伦坡出发,沿着西南海岸线行驶。开出不久,轨道开始挨着海浪,就是我们期待已久的“海上小火车”了。虽然只是不长的一段,但车厢里的游客都很兴奋,苹果和高粱拽着扶手伸出一条腿,迎风“挂火车”拍照。

抵达加勒时临近正午,烈日当空。从火车站走不了多久就是加勒古堡,苹果和高粱很是失落,认为还不如西安的城墙。她们不了解,古堡是17世纪由荷兰人建造的,城墙不仅挡住了他国的炮弹,甚至还挡住了2004年的巨大海啸,保住了城内的风貌。作为防卫要塞,城堡内灯塔、教堂、别墅完好,纵横交错的几条街道,分布着商铺和旅店。
沿海城墙上最突出的部分被称作旗岩,与灯塔遥相呼应。荷兰人统治时期所有靠近船只都会在这里获得附近有危险岩石的讯号,现今这里已经成为欣赏加勒古城日出日落、当地人玩高崖跳水的地方。海天湛蓝一色,云卷云舒,只够一人站立的城墙建在悬崖峭壁,往下看惊涛拍打着乱石,着实需要一番胆量。
这时有位来自我们祖国的小姐,站在城墙上尖叫撒娇,她突然寸步难行不敢移动。她的同伴说她,上次去哪哪哪玩的时候她并不恐高。小姐回答:男朋友不在呢!结果高粱搀扶着她到了安全地带,却换不来一声真诚的感谢。

连续多天的奔波旅途,以及暴晒之中汗如雨下,让我们失去了心平气和。苹果从下火车起就想第一时间去到乌纳瓦图纳海滩吃午饭,可我不甘心放弃游览古城。躲在树荫下商量后决定,她们在此地乘凉,等我一刻钟。当我从距离灯塔几百米的观景台望去,正感叹沧海白浪甚是壮观的时候,女生们发来定位。她们已经大快朵颐的吃着可丽饼西餐,身无分文的呼叫我前去结账。
填饱了她们的肠胃,也就平抚了她们的焦虑。接下来去乌纳瓦图纳,蹦蹦车开了八公里,只能开到临近的马路上,下车后需走上几百米才是海滩。途中,买了一个西瓜,不甜,但很解渴。

乌纳瓦图纳海滩有着世界十二大顶级海滩之一的称号,其实是个海边村庄,客栈、餐厅、酒吧一字排开开在挺拔的椰子树下。店家摆在各自门口沙滩上的遮阳伞下的躺椅,只要消费了就可以使用。慵懒看着海景,苹果感叹道:只在这里躺上几天就够了。我换上泳裤,可是海浪太凶猛,卷着滚滚黄沙,我不时被冲倒。并不是游泳的季节。

傍晚,从加勒坐大巴回科伦坡(火车最后一班是下午15:30),夕阳下椰影婆娑,海的颜色在动,直到淹没在夜幕之中。

兰卡之行的尾声

回到科伦坡,女生们才相信卢比是真的不够了,而不是我在撒谎。找不到可以使用银联卡的取款机,拿美元在一家中国餐馆和华人老板兑换了一些。她们也不想吃晚饭了,预约了第二天清晨的送机汽车,费用是2400卢比。
谁都没有意识到,我们把当地时间早上七点必须出发记成了必须到达机场。五点天没亮就退房,等了好长时间才可值机。吉隆坡机场转机过境,高粱一时找不出下一程吉隆坡北京的订票证明,从而无法入境。她电话没接微信也没回,让着急的我和苹果担心不已。好在最终得以解决,没有误机。

斯里兰卡没花什么钱,也是因为怎么省钱怎么来,我们没吃好,还尝尽了交通不便之苦。不过,能一起穷游的友情,才是真正的友情。在旅行中更加了解彼此,也学会理解彼此,接受彼此兴趣爱好的不同,接受彼此的缺点,就算有焦头烂耳,就算吵闹,在我看来,这也是弥足珍贵的经历吧。

本篇游记共含7409个文字,6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世界那么大我也想去看看哈哈!

2016-09-14 13:25

看完了表示好想去~手动赞

2016-09-19 19: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