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我们陆,迤逦西行的故事

14
juno LV.5
2016-09-14 08:56 585/3
  • 出发时间/2016-08-27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5572RMB
缘起

        这次出走缘起于一次饭局,某兰州同事,诉说了一番关于大西北的苍美,他的言语把我带入了冥想当中:游魂到李白的苍茫云海间,王之涣的黄河白云,王维的大漠孤烟,岑参的一川碎石....日暮西山,祁连山下毡房星布,草甸氤氲,河流蜿蜒,雁排长空、牛奔羊咩,炊烟缕缕、悠悠牧歌——这是我幻想的美好画面。已无法再按捺自己,身体的细胞开始叫嚣:“我要出发,我要出发”。
       发出召集令,响应者五,筹备行程时,一种对即将开始旅行的种种揣测和身临其境的激动一直使我的情绪处于极度兴奋和急不可耐的企盼中,身未动,心已远。

琐事二三

【关于交通】
1、机票:
 (1)为避免舟车劳顿,我们选择从广州直飞西宁,最直接也是最贵,往返2720个大洋; 
 (2)大部分人会先飞到兰州再转高铁去西宁,价格适中;
 (3)如果时间充裕也可以选择坐火车到西宁,32小时,最经济实惠。
2、包车:
(1)、7天环线包车:
网上了解,一般旺季1500元/人,淡季1200元/人,在攻略和tao宝上找了几个推荐的师傅,经询价比价,最终敲定了陈师傅(13639762549),开价7500元/7天,再议价最终6750元成交,即1125元/人(需包他三餐,无需包住宿,行程结束后支付)。与他电话沟通时,听他声线沉稳,还以为是40多岁的大叔,结果是一位89年腼腆的小伙子...没有强行消费,食宿由我们自己订。
(2)、机场接驳到西宁莫家街包车:
8月27日的接驳是在tao宝上预定,找的是一个车队公司,6人商务车,170元/辆;
9月4日回程,直接跟27日开车孙师傅(13519716937)预定,150元/辆。
PS:若人数≤4人,估计80-100元可成交。
【关于天气】
早晚温差大
青海祁连10度左右,甘肃25-30度
干燥,需大量补水
【关于物资】
1、:我们去的时间段,四季天气都有,以夏装、秋装为主,另备一件冲锋衣或羽绒服;
2、:感冒药(推荐布诺芬)、肠胃药(推荐保济丸)、花旗参
PS:去玉龙雪山的经验让我以为高反与我这种亚健康的人没有半毛钱关系...结果这次高反的感觉还是比较明显,可能呆的时间长,主要表现头痛,有同伴受不了吃了布诺芬;
3、杂物:湿纸巾、纸巾、指甲钳、防晒霜、零食、帽子、墨镜。                                                                  
PS:
(1)环线点与点之间距离比较远,每天吃饭,只有早餐是准点的,午餐基本是下午2-3点,晚餐是9-10点吃,所以备一些干粮还是很有必要的;
(2)至于矿泉水,在住宿附近的超市按箱购买,我们有水牛,一共喝了84瓶500ml农夫山泉。
【关于住宿】
因为我们是淡季出行,只有第一晚是提前预定,其余都是去到每个地方才从网上查找预定,除了黑马河和大柴旦住宿条件差点,其他地方都OK ,附后图表有详细介绍每天的住宿,如果是旺季出行就必须在网上提前预定了。
【关于门票】
(1)莫高窟限人数进入,所以门票必须提前在官网预定,这样才能在计划的时间进入,去到才买的话有可能没票或者时间不合适;
(2)其余门票当场购买。
【关于行程
8月27日:广州——西宁
8月28日:西宁—25km—塔尔寺—30km—拉脊山—50km—日月山—30km—青海湖—100km—黑马河
8月29日:黑马河—80km—茶卡盐湖—400km—大柴旦
8月30日:大柴旦—250km—青海雅丹—130km—当今山—90km—阳关—50km—敦煌
8月31日:敦煌—25km—莫高窟—4km—鸣沙山
9月1日:敦煌—400km—嘉峪关—230km—张掖七彩丹霞
9月2日:张掖—150km—扁都口—130km—祁连’(牛心山)
9月3日:祁连—40km—三桠口—120km—金沙湾—130km—西宁
9月4日:西宁广州

        经核算,此次出行,固定支出5572元/人(不含个人买买买),直飞还能控制在预算范围内,我很满意,主要是淡季和我们心姐精明挑选,在住宿方面比较节省(473元/8晚/人),而且住宿条件都不错,性价比高。

抵达西宁

      经月余,终于登上了CZ8671航班,开启9天的西行向北的行走...

       在飞机上,我们华姐掏出一个大水瓶,是1000毫升的大水瓶,递给空姐:“麻烦帮我装点橙汁”,我看到空姐愕然了一下,心里肯定在腹诽,又要维持职业的微笑说“不好意思,不能装这么多哦....”哈哈哈....我们笑得花枝乱颤,其实她也只是打算装点点,只是瓶子比较大而已....我也是第一次看有人背这么大的水瓶出来,接下来的几天我终于见识都她喝水的功力...

        本想一包酸奶、一个鸡蛋就把晚餐解决了吧...

          想想接下来的行程,还是吃好点吧,哈哈哈

朝拜塔尔寺  初遇青海湖

       走进古树纵横绿荫匝地的塔尔寺,殿宇四周盘桓着古雅馥郁的酥油花香味,随处可见身骨硬朗的喇嘛,身穿绛红色袈裟,肩头斜搭一块长条黄布,口里念念有词,手捻佛珠,安详地穿梭于神邸之间。
       真正触动我的不是塔尔寺的三绝,不是大小金瓦殿,是一群纯粹虔诚的朝拜者,他们双手和双膝裹着布条,一边口中呢喃,一边将双手合十高举头顶,继而放到脸和胸前,之后毫不犹豫地跪倒,将胳膊伸向前方,双手平摊,全身充分伸展,将整个躯体伏在地上,脸贴着地面,听旁边的导游说,朝拜者需要这样磕长头10万次,每一磕代表着10万狮子吼佛像之一,10万尊都要磕到,壮年的需数月完成,年长的需要花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看着他们这样五体投地匍匐磕头朝圣,安然恬静的笃定,心无旁贷的坚韧,我感觉,自己正被一种东西触动和感化,这是他们对活佛表达自己敬畏之心的一种仪式,仪式现在也正是我们所渐渐缺失且被淡化的东西,《小王子》里面有一段关于仪式的对白:
       狐狸说:“你每天最好在相同的时间来。比如说,你下午四点钟来,那么从三点钟起,我就开始感动幸福。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感动幸福。到了四点钟的时候,我就会坐立不安,我就会发现幸福的代价。但是,如果你随便什么时候来,我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准备好我的心情....应当有一定的仪式。”
      “仪式是什么?”小王子问道。
      “这也是经常被遗忘的事情。”狐狸说,“它就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
       当朝拜者完成10万磕首的仪式那一刻,他们的心灵也会达到另一种高地,自足安详,满脸沧桑却又神采飞扬。

      这两位朝拜者身上,有一种悠远的极寂静的气息。

       到青海湖入口处,仍能看到油菜花,这个季节油菜花已经过了,这里的是藏民特意为游客种的...
       走进青海湖,刚开始密密层层的乌云悬在湖面上,根本看不清,可能我们太吵,惊扰了它,天幕不得不拉开一道道口子,阳光从中间滤出,均匀的洒在湖面上,传说中烟波浩渺、碧波连天的青海湖终于显现。

        我只想好好的拍个照,这群人,无时无刻不想着谋害本王...

        不要看她跳的这么欢,这是错误示范,在高原上这么兴奋是要付出代价的...晚上在黑马河连饭都吃不下....

雾霭的天空之境

       昨晚下了场冰雹雨,无缘黑马河日出,出发去茶卡盐湖的路上,天空依然灰蒙,沿途一直希望阳光能撕开云层,驱散笼罩高空的阴郁,结果还是未能如愿....一下车凛冽的寒风嗖嗖刮来。
       进入盐湖,看见缀满五颜六色式样不同印满文字符图的经幡,经旗经布哗哗作响,在信奉藏传佛教的信徒看来,随风而舞的经幡飘动一下,就是诵经一次,是在敬奉祈祝神灵上苍庇佑,风幡所在即意味着神灵所在,这是高原众生固有的话语表述方式。
       风很大,感觉乌云越压越低,沿着小火车轨迹继续深入,往来穿梭红色长裙的女子,估计是想在宛如白练的盐湖上轻舞,但今天的天气让幻境碎了一地,湖面上像幂了一层厚重的雾纱,云霭郁结得化不开,抵挡不住狂风的肆虐,我们早早撤退。

        在前往大柴旦路上的某个观景台放放风....

      意境,意境,重点在意境...

         在大柴旦昏黄的大街上觅食,有市场的地方就有女人....

201省道上疯魔的女人

        今天我们要赶500多公里的路前往敦煌,车子行驶在201省道上,冷峻荒芜的阿尔金山脉雄峙在侧,沿途辽阔空寂,只有砾石戈壁常伴左右,面对这样的天高地阔,只有《蓝莲花》能应景, 这是一首写给唐玄奘的歌,没有华丽的辞藻,朴实的曲调寓意对信念的执着: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地向往
       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
       穿过幽暗的岁月           也曾感到彷徨
       当你低头地瞬间           才发觉脚下的路
       心中那自由地世界        如此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
       好喜欢好喜欢这种毫无阻挡,广阔无垠的感觉,可以放肆的胡作非为,霸占整条公路,躺着,坐着,跳着,装着,疯魔着,这是在车流滚滚,人潮涌涌的城市没可能实现的事情,我手指几乎一刻不停地揿动快门,拍摄着所有能够记录下来的影像。

       不要问我们去哪里,做什么,去过的人都知道..

阳关受阻

        一路畅快淋漓的从当金山下来,有42km是下坡路,在进入阿克塞时,突然遇到了大堵车,原来9月20日要举行敦煌文博会,进入敦煌的各关卡都要进行安全检查,我下车跑上旁边的山坡游荡,荡到了检查站,左等右等,短短1km的路,我们堵了两个半小时!!!
        过完安检,已经7点,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是无法进入阳关,那关于古城残垣断壁的遐想又渣渣的碎了一地....时至黄昏,车子继续在坑洼的路上前行,准备进入敦煌,车轮下碾过虽是飞沙走石,但那卷起的尘沙却是一段段喧嚣的历史和尘封的西行故事,我们在一个桥洞底下追到了原本应在阳关看到的落日,这个突来的落日是我们9天追到的唯一一个落日,背着夕阳赶路,万道霞光洒在了我们西行的路上。

         当金山上的羊群

       下行42公里,看到一位骑行者从由下骑上来,佩服!环骑青海湖不算什么,能骑上当金山才是真正的骑士。

       我都上上下下车好几回...在山坡上都玩累了...车子都还是像没移动过一样..

       终于通关!

人类敦煌    千年莫高

           看莫高窟
           不是看死了一千多年的标本,
           而是看活了一年多年的生命。
                                              ——余秋雨
       “敦,大也;煌,盛也”,敦煌,一个永不缺乏传奇的神秘世界。
        晨光熹微,瓦蓝的天空下,阳光从挺拔沧桑古朴的白杨树间,树叶的缝隙里,洒满一地柔软的光影。看着眼前这100年前被忘却的地方,想到公元366年,一个名叫乐樽的和尚杖锡西行,来到了莫高山下,修建了第一个洞窟, 以后人们陆续修建,历经十六国,经过十几世纪的努力,先后开凿了一千多个洞窟,才有了今天的“千佛洞“。
       洞窟内古老的经卷、肃穆的佛影、飘逸的飞天广袖、曼妙的乐舞身姿,没有文化的积累,没有宗教的信仰,以我浅薄的知识根本无法领略一二,无法遑论描述,文化的欣赏和心灵的感悟是需要门槛的,它需要不断地去积累沉淀,不断地升级思维和认知。唯张大千、常书鸿等这些将自己的大半生都紧紧的与敦煌捆绑在一起的人,他们保护莫高窟、研究莫高窟,发扬敦煌才能真正感受到中国历史在莫高窟跃动的脉搏。之于我这些凡夫俗子,只是一件件鬼斧神工的艺术品,无论外界如何骚动,它们一直静穆的立在那里。
           

大漠飞沙

        三毛初到撒哈拉时,荷西对三毛说:“你的沙漠,现在你在它的怀抱里了” , 目前的我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和能力涉足撒哈拉,且先到这鸣沙山体验一番。
        未来之前沙漠给我的感觉是那样的高深莫测,神秘可怖,如今站在鸣沙山脚下,用目光抚摸这渺远孤绝的沙海,我的眸子告诉我,它们很享受。满目皆是黄沙,它们是那么的柔软,“平沙莽莽黄入天”说的正是眼前的意境。
       虽已是傍晚6点,太阳依然如火般炙热,距离日落还有段时间,我们被别团导游忽悠去坐了趟越野车,司机绝对!百分百!超速!我们在沙丘上极速跌宕起伏驰骋,尖叫连连,下车那一刻,双腿发软,魂魄流荡在这苍茫大漠,直感身无附着,没了支撑(简单点说就是吓死我妈的女儿)。
      日落逼近,将魂魄塞回身体里,赶往登山区。
      “当—啷,当—啷”驼铃阵阵,一声一声回响在黄沙漫漫的上空,驼队载着游客前行。我们没骑骆驼,按过往经验,估计在骆驼上我也不会安生....看到骑乘点成群的骆驼,它们或趴或站在沙丘上,如哀泣,似幽咽,我想起了《哭泣的骆驼》里沙伊达在骆驼屠宰场被射杀的情景,那样的撕心,三毛说:“我蹲在远远的沙地上,不停的发着抖,发着抖,四周暗得快看不清他们了。风,突然没有了声音,我渐渐的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见屠宰房里骆驼嘶叫的悲鸣越来越响,越来越高,整个的天空,渐渐充满了骆驼们哭波着的巨大的回声,像雷鸣似的向我罩下来。”
       脱掉小白鞋,让脚接受沙的磨砺与抚揉,一爬上沙丘的陡坡,双脚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沉沉地吸住,软绵绵的直往后拽,走一步退半步,爬了很久以为至少征服了大半沙丘,回首望山脚,我还是离得这么近,倒腾了半天,爬了三分之一还不到....感觉中午吃的驴肉黄面正一点点的流失,不能尾随别人的脚印,这样只会越陷越深越耗力,需从旁踩出新路,低着头,扶着绳索,这次真的是要使尽洪荒之力,爬、爬、爬.....旁边游客突然来了一句:“你是风儿,我是沙....”,我憋不住笑了起来,又让我泄了一半的功力.....突然眼前开阔了,我弱弱的环顾四周,确认这次是终于登顶了,双腿已经抖得不行,实在无法再迈动铅一般重的双腿,直接葛优瘫在沙丘上。
       没有风,听不见鸣沙的钟磬之声震彻耳鼓,夕阳试图从移动的云层缝隙中挤出一缕缕霞光,奈何云层浓郁,这次追日还是失败...但沙漠对我们的诱惑是深切的,犹如牛羊之于草原,帆船之于大海,即使只是静静的躺在上面也觉得舒适自怡,站在高处眺望月牙泉,一弯新月形的清泉在沙海中清澈如镜,泉水虽被沙丘环抱,但绵历古今沙飞不枯,真正的“泉映月而无尘”。
       已到晚上9点,时间过得这样快,这样的快,黑幕笼罩着大漠,即使千般万般不愿,还是得离开,从高高的沙脊上下行时,我直接滑溜而下,身后掀起了沙幕,细沙飞卷。
  

      

    她们说要霸气

   全景分身

       饭后,散步回酒店,经过一家特产店,我们的大BOSS,被一条飞天围巾吸引住了,左摸摸右看看,甚是喜欢...店家开价:180,真的一分都不能少了。这句话对我们没有半点效果: 
       “150”BOSS说
        舅妈:“130”
        小华:“120”
        她们三个同时开口,说好的默契呢....我看BOSS静悄悄的默默的退到了一边,好像刚才什么也没说过...关键时刻还是要师奶出马吖,老板平时议的都是大宗物料的价格,对这些市井之价只能....我看她们两个叽里呱啦噼里啪啦在和店家拉锯,好像好多飞天在头顶上飞来又飞去,这个店也实在不好彩,遇到师奶杀价也就算了,如果遇到又是师奶又是做CG的,也只能认栽了,她们会迅速的经过成本核算,最大限度的压榨你的利润.....最终以120个大洋成交(tao宝搜了一下同款价格,191,嗯,完胜!)。
       我们很满足的买了一条围巾,几斤肉脯,两个杯垫,合计不到200个大洋的东西离开了,200个大洋....她们说这是有利于店家清库存,资金回笼,哈哈哈哈....我们白浪似荒诞的笑声回荡在大漠沉沉的夜色下,不知道是不是酒糟丸子的作用,我感觉有点醉了,是心醉了。
      

         这就是飞天围巾的真身。

七彩丹霞

        去张掖途中的瓜摊...我们是吃瓜观众...

          张掖的五花肉,实在是拍不出大片的感觉....

绵延飞绝的祁连大草原

        最早知道祁连山,是在历史书将匈奴的时候,汉王朝和匈奴战争,名将霍去病马踏祁连,终将匈奴势力逐出河西,扩张了西汉的版图。匈奴古歌唱到: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祁连山甘肃青海两省的分水岭,我们出发之前扁都口就说被大水冲垮了,无法通车,原本是要改走武威或者肃南,这样就无法看到祁连大草原,我还怅然若失了很久....今早,陈师傅说:有可能可以通车了,试试看能不能过收费站。一路上我一直祈祷,必须过啊必须过啊....当成功在党寨拿到卡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兴奋到不行,就好像看到女排夺冠般激动!!!
        我们到了扁都口被暴雨冲断的路段,施工队仍在修补路段,眼前只有车辆碾压过的深深辙痕,路,弯弯曲曲坑坑洼洼,车,在不停的折返前行,人,随着车颠簸摇晃,想“唱歌”却没有合适的地方....开始想念,在空空荡荡的戈壁滩上,在一个小山丘后面,对着阿尔金山脉,畅快的“唱歌”“跳舞”.,是那么的冾意,纯天然,原始....
      
      

      过了扁都口,祁连大草原开始绵延开来...

          这基情四射的牧羊人,就像大谢和泉叔.....

         在西北的公路上,遇到牛羊群占道是经常的事情,我们会在大群大群的羊堆中寻找哪头是领头羊...."就是那头,就是那头,角特别的长!"

          气吞羊群...你到底是有多喜欢吃羊肉...

          到了卓尔山脚下,卓尔山被封山了,又无法进入,只能去牛心山....

          在祁连县入住一家民宿,炕锅吃到怕了,要清清肠胃,我们决定今晚亲自下厨。
          一边看着《我们来了》,一边打着火锅,啧啧啧....

金沙湾环抱的青海湖

          今天是环线游的最后一天,我们将沿着祁连大草原一直驶回西宁,再次进入青海湖。 茫茫的大草原一架连着一架,辽阔起伏着向远方绵延,云开雾散,阳光渗透了空气,镀在了古怪苍劲的松林间,灿灿的金黄与松林的苍翠色调相互晕染,浅浅的河床间有涓涓的流水,零星分散的黑色牦牛和成群的白色牧羊像是画在开阔的草原上,融合成了初微的秋景。
        
      
     

        抵达此次环线海拔最高点,大冬树三垭口。

       给我们的菊花弄造型,我觉得她就是那个别人说的会将《年轮》里那句:“密密麻麻是我的自尊”听成“你的妈妈是我的子孙”...哈哈哈

       昨天中午吃了一道叫黄蘑菇的菜,听说黄蘑菇很值钱,今天我们也变成采蘑菇的姑娘,在一片可能摘到黄蘑菇的草原上搜寻,企图今晚加菜,找到一些疑似黄蘑菇,结果一问牧民,其实啥也不是,还不能吃....

        到金银滩时已接近下午两点,我们决定先去西海吃午餐再进青海湖。简单的午餐过后,有人要买牛肉干,我们就在当地市场溜达,这时天突然暗了下来,熟悉的灰蒙再次在天幕拉开,正在挑水果的时候,我背上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一摸,冰的?!再细看“冰雹!”我拔腿就往车里跑,天啊,一路过来不是一直蓝天白云的么....怎么一言不合就......想想这一路走来:原想去八一冰川,冰川被封了;初遇青海湖雾霭弥漫连湖面都没看清;茶卡盐湖的天空之境也碎了;黑马河因为下雨没看到日出;雅丹魔鬼城因为文博会修路不给通行,还是因为文博会安检错过了阳关;鸣沙山的日落和张掖丹霞的日落根本挣脱不开云层,卓尔山也不明原因的被封了,就像某人说的,我都开始同情自己的黑了...求抱抱..
       雨住, 我们继续驶向金沙湾,我一直盯着远方,毕竟隔了一段距离,希望那边的天气跟这里的不同,抵达的那一刻,天空是蓝的,太阳丝毫没有吝啬它的光芒万丈,雨露均沾!
       四周沙梁环抱,广袤沙海,一望无际,微风吹着野草轻轻的摇曳,像与白云娓娓倾诉,沙土松软,坦荡如砥,翻过沙丘,站在苍穹下,举目环顾,“被俘虏、被勾魂、被震慑”这样的词都无法表达我的心情,只能用四个字形容,就是“无法形容”...天也茫茫,地也茫茫,极目所至,一览无遗,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不见人迹,唯有风云....
        前方那一泓镜面般蓝色的湖水就是青海湖,几个小湖泊被黄绿色交杂的草甸包围着,明丽高远的天空和低垂的云朵倒影在纤尘不染的湖面上,是那样的清晰透亮。走近青海湖,浅蓝、深蓝、墨蓝、靛蓝、孔雀蓝融汇在了一起,相互浸润,这青海湖底下是否真的沉没着那位丰神俊朗不负如来不负卿的仓央嘉措才显得如此的忧郁呢...

归程  疯止沙歇

          9天,216小时,12960分钟,777600秒,我们从西宁出发,朝拜塔尔寺,漫步青海湖、横贯柴达木盆地,穿过砾石戈壁、翻越当金山、听莫高窟千年的呼唤、徜徉海海漫漫的大漠,沿着祁连大草原,再回到了西宁,欣赏着随着空间的不断变换所构成的诗意画卷。
         这次的出行是比较随性冲动的决定,但我庆幸自己还有这种没有被理性管束原始的冲动,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越来越规矩... 若做足了SWOT分析,或许就会再拖延或者了了无期,还是及时做个疯子吧,最主要还有一群陪你一起疯的人。

       向日葵花盘籽

本篇游记共含8743个文字,15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完游记更想去了

2016-09-14 15:44

期待下一次……

2016-09-16 11:41

看完游记更想去了

2016-09-19 09:5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