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凤凰古城与边城

24
水冰心 (成都) LV.9
2016-09-14 20:54 1088/5
  • 出发时间/2016-09-04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 人均费用/3500RMB

关于凤凰古城

          把凤凰古城跟边城放在一块,是因为沈从文先生。一个是沈从文的故乡,养育他的地方,一个是小说《边城》故事的发生地。
         首先关于凤凰------

        “若从一百年前某种较旧一点的地图上寻找,当可有黔北、川东(今为渝东南)、湘西一处极偏僻的角隅上,发现一个名为“镇竿”的小点,那里同别的小点一样,事实上应当有一个城市,在那城市里,安顿下三五千人口”这就是凤凰古城。------这是沈从文先生对凤凰的述说。

          度娘说, 凤凰古城,位于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西南部,由苗族、汉族、土家族等多个民族组成,建于清康熙四十三年。也就是说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
         其实,这是改名“凤凰县”的历史,追随更早,不叫凤凰时,是在唐朝之前,大概距今1400年的历史,名副其实的古城。
         逛过太多的这样的小桥流水,听过太多的小城故事,加之去年强制门票,政府对凤凰的过度的开发,就没有抱有好大好感的希望。
        从张家界过来已是下午时分,已经是错峰出行,就没有提前订房。车跟着导航来到凤凰古城风景区,竟然不知道何去何从。新城的交通很混乱,堵车,拥挤,杂乱不堪。

          东问西问之下,跟着高德步行导航找到了古城入口。 刚入凤凰古城,眼前便是这般青石板路,仿佛述说着凤凰悠久的历史,我便是追随着沈从文老先生的足迹,想明白什么样的故乡成就了他笔下的《边城》!他的书,像翻一篇篇连环画,人文的情怀从来不用大写字母出来,却能勾画出人与人之间单纯的善良,淳朴与诸般美好。

            在去哪儿网上找了一家客栈,拖着行李勉强住下,对环境不是很满意。客栈老板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自顾着玩手机游戏,对人冷冰冰的。张家界过来已经很累了,身体有些不舒服,也就这样要了他家能观江景的房间。
       

          一进房间就卷在床上睡了。九月的湘西太阳照旧很辣,房间很热,另外付费让老板开了空调。湘西的客栈都是如此。没有毛巾,没有任何的洗涤用品,甚至连卫生纸都没有!一切都得自己事先备用。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吃过当地特色米粉,就去欣赏凤凰的夜景。因为张家界耗费了大量的体力,80高龄的父母逛了一段路喊累了,安顿他们桥上休息,老公陪我背着单反照夜景。

          沱江边到处是人,穿流如梭的游人,拿着少数民族衣服拉你拍照,还有酒吧拉客喝酒,唱歌,卖花环的……

      凤凰的夜色是美丽动人的,光彩的工程把沱江两岸衬托得璀璨。

          沱江两岸是无数的酒吧。 暧昧,迷离,杂乱,腐化,人们背井离乡的来到这里可以纵情,可以买醉,肆意的宣泄自己心中的一切,而没有任何人认识你!这是不是酒吧存在于每个古镇特殊的意义?

          灯红酒绿的酒吧跟这座小镇极其的不协调的共存着。不禁让我想起朋友的一句话:存在就是合理的。

           过去,  “邂逅一个人·艳遇一座城”,这是湖南凤凰县“7·20偶遇节”的广告语,恶俗不堪的广告语,给当地厚重的人文底蕴和古色古香的街巷增添了世俗引导。

          沿着沱江逛了一大圈便回客栈了,实在对小巷内的小吃,小商品,特产不赶兴趣。太过于商业化的小城,到处都是千遍一律的上千家小店的买卖,来来往往的游人给这座小城带来喧哗,带来了活力,也带来了狡诈!

         坐在客栈的观景阳台上,泡上一杯茶。江风徐徐,带来些河水自然的腥味。除了对门嘶声力竭的卡拉OK歌声,一切显得宁静,平和。江风温柔的吹拂着脸庞,含上一口清茶,带来惬意舒适的坦荡。显然是老了的缘故,想要的跟现代小青年有着本质的不同。沉在暮暮的夜色中,真正的满足了在小城的“发呆”,让头脑彻头彻尾的休息一盘,全身心的放松,放松,再放松。。。。。

        清晨,我一个人起来很早,想享受的是古城的清静。

         出古城北门城楼,来到沱江边,便有一排古跳岩映人眼帘。其实这是一座古道桥梁,最早建于唐代,经常被洪水冲垮,后来以铁链在河底从岩上打眼,用铁丝系紧,这样得以稳固下来。风雨霜雪,几度沧海桑田,跳岩仍坚固牢实,保存完好。现在的沱江两岸虽然架起了现代化的桥梁,但是跳岩任然是两岸居民游客最主要是交通要道,也成了凤凰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为了进一步改善过河的条件,美化装点古城,凤凰县在老跳岩几十米距离的河下游,新修了一道双墩跳岩,两排跳岩相隔一尺左右,一高一低,每个石墩之间的距离也就一小步左右,来的走一排,去的走另一排。站在小小的石墩上等待来往行人的会车,听着脚下哗哗的江水声,还真有点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之感。

           沱江河是凤凰的母亲河,顺水而下,穿过虹桥有万寿宫、万名塔、夺翠楼。沿沱江边而建的吊脚楼群在东门虹桥和北门跳岩附近。面对越来越多的游人,我便选择了独自背着相机,寻找着这些遗留下来的痕迹。

       走过跳岩,穿过北门古城门,大量的旅行团到来,人流如织。顺着小巷走下去,有几节石梯能下到河床边,一排排吊脚楼呈现出来,心中一阵的惊喜,仿佛穿越了时空,来到1932年的时光。(边城是1932年著)
      

          沱江河依着古城凤凰城墙缓缓流淌,世世代代哺育着古城儿女。河水长满了青草,水面平缓,青草随着河水摇曳摆动,河水虽不是很清澈,倒也不浑浊。随着水运的萎缩和公路交通的改善,凤凰逐渐失去了昔日的繁华,当地许多人的生产生活方式中还依稀保留着古老的痕迹。沿岸有妇人用木槌敲打着洗衣服。好奇心瞬间爆棚,必定现在哪家哪户没有洗衣机,当地人还保留着如此原始的洗衣方式?
      

         这是著名的虹桥。我对虹桥桥廊圈起小格子卖东西的情形是十分的反感。上百年的古桥廊就这样被人为的商业了,为了寻求张照片,我只好借过冷饮店的窗户,好在店主还客气的说了句“不用谢”。

           凤凰古城从今年4月开始是免了门票的。但是,沈从文故居这样的景点是需要花钱买联票才能进入的,我虽然不是沈粉,但也想到老先生的墓前表达一下敬意,缅怀一下老先生,想感受一下老先生的灵气,必究凤凰的千丝万缕都跟这座被文化古宅的润沁分不开,但是,最终被这148元的门票挡在了门外。看着拥挤的人群,也罢,不再打扰老先生的清静吧!

           夜晚的凤凰没有给我留下任何的好感,清晨的凤凰在众多游人还在梦乡的时候,当地人开始一天工作劳动的时候,才会展现出它静止的美!虽然现实的社会没有了沈老先生的世外桃源,但可以想象,很久之前的这里,没有纷争,没有城市的喧哗,,没有惊天动地,没有惊涛骇浪,小城故事如清澈的溪水,宛如一幅慢慢流动的水墨山水,慢慢的清丽的流淌着。。。。。

       “ 为了你,这座古城已等了千年!”,这样的名片词显然更加有深度得多。
          
      千年的缘分,成就了我来到你身边。。。。。

关于边城

          
        关于边城。
        边城原名叫茶峒。后来因为小说《边城》改成了边城。
        度娘说,边城茶峒湖南湘西花垣县边城镇,原名茶峒, 地处湘黔渝三省交界处,“一脚踏三省”。文学大师沈从文的著名中篇小说《边城》把茶峒优美的风景、善良的风俗和淳朴的人情等融为一体,勾画出田园牧歌般的边城风貌。
         离开花垣县城25公里地,在酉水河边,茶峒镇安静地伏在那里。它的模样浮现在沈从文的记忆里,是这样的:“茶峒地方凭水依山筑城,近山的一面,城墙如一条长蛇,缘山爬去。临水的一面则在城外河边留出余地设码头,湾泊小小篷船……贯穿各个码头有一河街,人家房子多一半着陆,一半在水,因为余地有限,那些房子莫不设有吊脚楼”,……

         边城离凤凰县大约70公里的高速,下高速大约十多公里的县级公路。茶峒很小,小到就只有几条街道。边城不是旅游胜地,游客很少,小镇上来来回回都是当地的居民。

              “由四川湖南去,靠东有一条官路。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为“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边城》

         一个老人,一个女孩,一只黄狗还有两个男人,故事就展开了。。。。。如今,白塔已经倒塌,为了纪念翠翠,当地修建了翠翠岛,发展经济,上岛每人25元。(有点杀风景)

            小溪既为川湘来往孔道,限于财力不能搭桥,就安排了一只方头渡船。这渡船一次连人带马,约可以载二十位搭客过河,人数多时则反复来去。渡船头竖了一枝小小竹竿,挂着一个可以活动的铁环,溪岸两端水面横牵了一段废缆,有人过渡时,把铁环挂在废缆上,船上人就引手攀缘那条缆索,慢慢的牵船过对岸去。-----《边城》

          当地仍然保留了小说的原貌,老船夫的拉拉渡仍然存在。只是做了些改动,绳索变成了铁索,老船夫用木质工具代替了手拉。方头船仍然是方头船,还挂起了红色的灯笼,显得更加的喜庆。拉拉渡仍然是酉水两岸人们的过渡主要工具,过渡对岸,每人一元,自觉缴费。

         若干年前,正是这里,管理渡船的是一个老船夫,唯一的朋友是一只船和一只黄狗,唯一的亲人便只是那个叫翠翠的小女孩。

         若干年后, 依旧是老船夫,依旧拉着渡船。但是他悠悠闲闲的与人聊着话,丝毫也不在乎我们的相机,恐怕对游人的这种行为已经司空见惯了。

          渡船过去,对岸便是现在的重庆市管辖,刘邓大军也是通过这里挺进大西南,解放四川的。小镇的街面也还遗留着解放后跟文革时期的历史。又一个跟边城极不协调的格调,但是,存在就是合理的。那个年代,中国的哪个地方无不吹遍文化大革命之风?也能想象,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给这淳朴的地方带来多少的浩劫?

            一妇女过来说话,问我们是不是愿意坐船?她把我们带到贵州的边界。难得享受这没有游人的安静,就畅游一次酉水河吧。

    船上发现大姐的斗笠,带在头上一阵的自拍。

          关于酉水,小说中是这样描写的“小溪宽约廿丈,河床为大片石头作成。静静的河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却依然清澈透明,河中游鱼来去皆可以计数。”
        现在的酉水河,清澈透明自然是没有的,河中游鱼来去可数更是根本谈不上的,妇人告诉我们,上游建立了水电站,托高了河面,使得河水表面看起来平静,暗地里却是暗流涌动。几十年的变迁,人类对大自然的过度开发,使得小说里的一切得以根本的改变,人非人,物非物。

       这位老人是不是也 在回忆小时光?

         “茶峒地方凭水依山筑城,近山一面,城墙俨然如一条长蛇,缘山爬去。临水一面则在城外河边留出余地设码头,湾泊小小篷船。船下行时运桐油、青盐、染色的五棓子。上行则运棉花、棉纱以及布匹、杂货同海味。”……《边城》
          陆运发达后,水运逐渐的消失了,酉水河只剩下供游人游玩的蓬蓬船,再也没有以前的繁荣了。

        在《边城》中,写得最多的就是吊脚楼,然而在现在的边城,只保留着一小段这样的建筑,那些古老的建筑不知在什么时候慢慢的消失了。。。。。

              “贯穿各个码头有一条河街,人家房子多一半着陆,一半在水,因为余地有限,那些房子莫不设有吊脚楼。河中涨了春水,到水脚逐渐进街后,河街上人家,便各用长长的梯子,一端搭在自家屋檐口,一端搭在城墙上,人人皆骂着嚷着,带了包袱、铺盖、米缸,从梯子上进城里去,等待水退时,方又从城门口出城   ”  这便是我依着照相这梯子的由来。

          
         小说最后,爷爷在那夜的雷声中死去,洪水冲走了渡船,白塔也倒塌了,只剩下年轻的翠翠在漫长的岁月中等待。。。。。,我想,她是一定会等来,“也许明天回来”的!

          一群学生在这里写生,年纪如翠翠般大小,虽然现代的社会没有了翠翠年代人与人的真诚与善良,但他们也没有二老“也许明天回来”来点燃心灵的一时希望,“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无限的困惑、迷茫。他们拥有的却是天真无邪,无忧无虑的青春少年。

本篇游记共含5005个文字,7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水冰心 的图片:

2016-09-17 02:04

每当上班累了的时候打开蚂蜂窝,就好像跟着大家的游记去神游了一番!

2016-09-17 13:25

引用 pennyzhuoer 发表于 2016-09-17 13:25:04 的回复:

每当上班累了的时候打开蚂蜂窝,就好像跟着大家的游记去神游了一番!

回复pennyzhuoer:

2016-09-17 16:0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有些事不记下来真的就会忘,学习楼主写写。

2016-09-19 10:02

引用 sdelover 发表于 2016-09-19 10:02:05 的回复:

有些事不记下来真的就会忘,学习楼主写写。

回复sdelover:回家后在还有感情色彩的时候,马上写,,不然时间久了j就淡忘了

2016-09-19 10:5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