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泰国42天——付不偿得

31
漏云 (广东) LV.15
2016-09-15 13:56 1334/18
  • 出发时间/2016-07-21
  • 出行天数/42 天
  • 人物/一个人

写在开头的感恩❤

    担心的滋味是未知的恐惧。在一个人的夜晚心里模拟着所有极坏的猜想,窗外只有枝叶簌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为我承担了这种不安。 
    六周里,一个人的时间是少的,热情冷淡、无私自私、主动被动的你们来自中国泰国法国越南西班牙、印尼……以或好或坏的方式参与了我的人生。
    当然喽,还有电话里视频里的儿子们,怎么说呢,你们在哪里都是那么的,嗯。
    最后是自己,迈出这一步几乎花掉了这几年所有的无知。否则,我可能永远体会不到当老师的感觉,可能永远也不会和一个法国人花几个晚上聊计划生育,种族歧视,言论自由的问题,可能永远不会拥抱这么多的外国人……

【我的预约】写在出行前的话

2016年07月16日,我向自己预约了这篇游记,当时我说:
7月21日-9月3日,
我计划去泰国
出发前,我敲下了这些文字:
出发了再说

出发前❤

    其实明显得很,临近出发时的犹豫MAX。
    第一次出国,就是自己一个人。
    在更早一些,最开始有出国的想法的时候说什么都慷慨激昂。心里澎湃热血像沸水,拿着一张年轻凭证,打在所有挡我路者的脸上,声音清脆。什么都不怕,什么都觉得小意思。在真正投入准备之后才发现,自己所谓的无畏,也只是无知而已。
    文件的准备,买机票,挑时间,联系别人,和家里人的沟通……看一沓沓全英文件真的费力。
    后来开始怀疑自己,因为对长辈的问题无从作答。
    “你怎么和别人会和?”“你知道坐飞机过海关的程序吗?”“要是你错过了飞机怎么办?”“你在那里找得到车站吗?“”你在那里打国际长途吗?”“你要去的那个省份治安怎么样?”“你不会讲泰语怎么问路怎么寻求帮助呢?”“你联系到寄宿家庭了吗?”“你知道寄宿家庭在哪里吗?”……
   没有任何出国经验,要说出境就只是香港澳门,我不知道坐飞机过海关的确切程序。我不知道对于错过了飞机这个问题还有什么比补一张飞机票更划算的方法。我不知道从曼谷到那个省份的车站在哪里。我没有打过国际长途。我不知道那个省份的治安怎么样。我不知道泰语,我只能用英语寻求帮助。我不知道寄宿家庭住在哪里,家里的条件怎么样……
    无法说服自己,所以不自信,我到底能不能做到?这六个星期到底能不能自己走过去?
    一段时间的一头雾水,一段时间的空着急之后,我才开始实实在在地做些可能会有帮助的事情。看游记,买电话卡,在图书馆借一沓关于泰国文化的书,联系队友……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无法挥挥衣袖,抬头挺胸翘屁股地阔步离开。

2016年7月21日❤

    在机场和爸妈道了别,立即开启万能mode。因为真正意识到,是自己一个人去一个陌生国度,所有的事情都只能靠自己。
    因此和很多人的泰国游不一样,我是带着最棘手的打算,最糟糕的期待出发的。
    就这样,单枪匹马闷声扎入所有的未知。
    今天回首,却也要对当初的无知频频道谢。

图片预览❤

中午一点多的飞机。在飞机上遇到了一个泰国人,他会说一点点的中文,他说他是学校的校长,四色菊府的东西很辣。

曼谷,寺庙和IMAX一起出现,传统与现代的完美BOMB.

大学里的巴士。
泰国随处可见Amazon cafe 和seven eleven。

离开曼谷前的留影。

在河边有一个小公园,很多人在野营。

在家憋得慌,就出去走走了。
每一次出去都会遇到很多有趣的人。

和host去小旅行。

这里不是大皇宫,却于大皇宫之上。

泰国的稻田大片大片很少分界,在稻田里会有很多这样高大的树。
至于原因,我也不清楚。

人生中第一次骑摩托。
感觉自己车技完美。

天空能让人毫无理由的爱上,无论天阴天晴,都有一种源于渺小感受的吸引。

最后一天去的大皇宫。

7月22日--7月24日(camp)❤

   #CAMP#
    有趣的灵魂+有趣的故事+有趣的文化
    下了飞机,朱拉隆功大学的学生来接机带我们去宿舍。在机场等了一会儿,回到宿舍已经是晚上。收拾好东西,同屋的法国女孩比我们早一天到,领着刚到的我和印尼女孩去别的屋认识认识其他人。
    一个法国男生,一米九的身高。一个巴基斯坦男生,说起话来字里行间全是幽默。一个西班牙女生,金发碧眼英语很棒。一个美国女生,棕色皮肤性格温婉。一个印尼男生,高瘦卷发……
    不同国家口音的英语让我顿时惊慌失措,表面上很淡定,其实心里提心吊胆:初来乍到千万不要闹笑话。
    我们站在男生房间门口,法国男生说话了:“%#&*》”
    “……” 我微笑,心里不安极了,我一定需要说些什么吧,太尴尬了。
    “哈哈哈哈,你一定没听懂他讲了什么吧,我就知道大家都很难听懂他说的英语。”巴基斯坦男生大笑道。
    “我们都有一样的难懂口音。”法国女孩也噗嗤一声笑了。
     我挠了挠后脑勺,“很高兴认识你们。”束手无措的笑着。
    晚上,法国男生到我们这来借火机,我没有,他进屋找法国女孩。见我在写东西,他盯着我笔下方方正正的汉字,问我在写什么。“日记。”我告诉他。他挑了挑眉毛:“你是不是写了今天认识了一个特别高的法国小伙子。”“你怎么知道?”我给了他一个白眼。

    之前对穆斯林文化了解不深。第一次近距离感受。
    这趟旅行让我有机会接触几个来自印尼的穆斯林。他们的性格都比较安静,不食猪肉,女生要戴头巾,一般穿长袖,每天都定时祷告。
    在大学宿舍的三天里,我和一个印尼妹子住在一起。有一天晚上Juju指了指他的头巾,很抱歉地问我,“你介意我脱掉HIJAB吗?” 有那么一瞬间领悟到原来信仰对人的约束能力可以这么强。短暂的相处,其实他们和我们的差别不大,都是大学生,他们也好奇与新事物,也希望和人打交道。不同的只是打扮,只是他们比我们多一处寄托的地方,我们被约束的界限划得不同。

    第二天晚上我问Juju能不能帮我带一个HIJAB? 我也想试一下。
     她非常的高兴,从行李箱里鼓捣出了好几条不同颜色的头巾“你挑吧,你喜欢哪个颜色哪个花纹的呀?”
    然后就有了下面这张照片。沉默不语。无奈摊手。

蜥蜴↓

7月25日(从曼谷到四色菊府)❤

    夜车,晚上九点钟出发,第二天早上六点钟到。整整九个小时。
    夜里大家睡得时沉时浅,窗外陌生的街道,数小时后的目的地,让人好奇期待又紧张担心。

    这里不得不说泰国的NCA(NakhonchaiAir)巴士。便宜,舒服,空调巨冷,服务巨周到。
    在车站等了一会儿的车,天知道我们心里面有多忐忑。我想象着车窗完全打开,没有空调,摩肩接踵,恶臭扑鼻。在车站等了大概十分钟吧,就验票上车了。
    看见近乎豪华的配置,长长舒了一口气。最羞耻的是在我们发现了椅子还有按摩功能之后,就开始很兴奋的鼓捣起来。坐在旁边的泰国人只能用神秘的眼神看我们。
    

天刚亮,打开微信,看到爸爸五点多在微信里问:“到了吗?”
“快了吧,已经到村里了。”
“好,到了说一声。”
“知道啦。”
往车窗外看,已经看不到刚刚闭眼之前的高楼大厦和涌涌人潮。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无边的绿色了。
揉揉眼睛,再拿起手机打开Line
“你们到哪了呀?”这个Line ID直到我到了四色菊府才确定了是学校的英语老师。
我发了一个定位,说:“应该快到了吧。”
“好的,我们在车站等着你们。”
一直被关心,一直被惦记。

    学校的校长和英语老师Yaya在车站等着我们的。在车上待了一晚,没怎么休息,上车之后说的话也少。车一路开,窗外都是大片大片的绿色,我天真地惊叹,天呐,泰国怎么这么多草。后来被事实残酷否定了我的认知能力。
    

刚到寄宿家庭家,他们准备了一大碗猪肉粥。我们像巨婴似的,
    “这是葱,可以用手撒到粥里。”
    “好的。”
    “这是胡椒,也是喝粥放的。”
    “好的。”
    “你们怎么不放呢?没有吃过么?试一下嘛!”然后host妈妈就热情的给我们撒葱撒胡椒。“来来来,尝一口,好吃吗?”
    “好吃!”
    我吃完了一碗,刚放下勺子。
    “怎么吃这么少呢?不好吃吗?”
    “不不不,很好吃,i'm full..really full.”
    host妈妈似乎没有听明白,不容分说要给我盛第二碗,站了起来揭开锅盖,伸手来拿放在我面前的碗。我是在很饱,于是想起在曼谷的时候学习的简单泰语。我用手摸了摸肚子,说:“imm leaw。”顷刻间,host爸爸,host妈妈,host女儿,校长,都静止地看着我。下一秒,笑逐颜开:“gin gin gin。”host妈妈也笑着放下了我的碗。
    后来知道,那是表扬的意思。
    早餐过后,他们就敦促我们好好洗个澡,下午休息一下出去走走。我们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挥袖飘香了。
     下午,我们就和寄宿家庭和我们年龄相仿的女儿May还有他的朋友骑着自行车和摩托车出去兜风。
    欣赏泰国无边无际的“草”。

寄宿家庭养了一只狗,叫PANDA。

7月26日(第一次上课,第一次泪目)❤

    第一次当老师,前一天晚上还是小小的担心了一下。
    刚到学校,简直是小学的情景重现。
    小学的时候,学校的外教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外国人,黄头发白皮肤,很想和他说话,但是又紧张又害怕,因为他和我们不一样。
    Fanny和我从车上下来,感觉所有孩子的目光都投向了我们。在这个时空里,棕色皮肤的孩子,白色皮肤的Fanny,黄色皮肤的我,似乎都在证明这个世界的奇妙。胆子大的孩子跑过来说hello,害羞的躲在教室门后偷偷的看。真没想过我在一个亚洲国家,在他们的眼中,竟会扮演这么特别的角色。
    8:30学校会开始升旗仪式。一个个步骤和国内小学大同小异,却在最后眼眶超载。老师们示意我们走到前面,老师们站成一排与学生面对面,双手合十。“SAWADEE KRUB/KA KUNKRUU”,学生每天都这么对老师问好。
    “每天都如此。”英语老师和我们说。
    要如何描述当时的感觉?这不是被仰视的居高临下,也不是被注视的沾沾自喜。这是一种寄托,一种责任。是他们在我们身上寄托的希望与好奇,是我们对他们的责无旁贷。这是他们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仪式重复里,第一次面对着两个外国面孔问好。这是我在二十年的或同或异的文化中生活里,接受异国孩子的问候,以一个老师的身份。

第二周(寺庙与和尚)❤

这个寺庙离寄宿家庭挺近的,后来也去了很多次。

    教学任务完成后回到曼谷,他们告诉我,泰国的寺庙前都会有这种动物,我一开始以为是和中国定义的龙一样的,但是他们说这是蛇,但他们也叫dragon。

7月27日

    该吃晚饭的时候,host妈妈端上一碗红色汤底的菜。笑容可掬地把我带来的老干妈拿到我面前。
    我以为她担心我口味不对,那这个帮我下饭,连连摇手说不需要。
    host妈妈指了指老干妈,又指了指那碗菜。说:“dong yum gong。”
    原来她用了老干妈来做冬阴功。简直……完美。

    去泰国之前,我以为泰国人是用筷子的,但是后来发现,他们用勺子和叉子居多。在寄宿家庭,他们只有在吃通心菜的时候会用一次性筷子。在餐馆里也一般不提供筷子。
    其实冬阴功是完全的音译。“功”在泰语里是“虾”的意思,“冬阴”在泰语里是“辣的汤”的意思。所以除了冬阴虾,还有冬阴蟹,冬阴贝壳,冬阴mix什么的。。
    在四色菊府,大家都喜欢吃辣。而且他们喜欢生吃一些蔬菜。四季豆,绿豆芽,紫苏,还有一些我不知道名字的蔬菜,他们都喜欢直接洗了用手掰着吃。他们喜欢直接往菜里挤柠檬汁,喜欢在菜里面加一些糖。有一次我和host女儿一起做饭,他尝了一口正在炒的菜,觉得太咸了,再加一点糖吧。我顿时就懵逼了“难道不是要加一些水吗?为什么是加糖?”但是她显得很理所当然,“太咸了就是要加些糖啊。”。……


↓   学校的老师带我们到市区买母亲节的衣服。


↓  学校里

7月29日

周五。
在学校里,每周五,女老师都要穿泰国的传统长裙,而且每个月的最后一个周五,老师和学生都要给和尚送上食物。

和尚走过来的时候,要赤脚跪着或蹲着。

母亲节临近,教小朋友唱英文歌。

今天还尝试了四色菊府的特色 moo ga ta

7月30日

周末。    
和寄宿家庭一起去surin看大象。
    我们先去了host女儿的外婆家,目睹了泰国婚礼的一些简单传统的仪式。对新人,长辈会在他们手上系绳子,有蓝色和白色。其实仔细看上面的照片,我的右手上也系着这样的绳子,象征着幸运和祝福。而对于新人,长辈还会在绳子里夹上纸币。
    “非不可抗,不要轻易摘下来。”

老板吃烤串吗?

和Fanny聊天发现,其实我们都有同感。
    对于大象表演,真的不知道该不该用喜欢来形容。每次去看马戏,去动物园,其实对于动物表演已经渐渐失去了好奇和兴趣,他们用尖锐的工具控制他们,动物的表演也不过尔尔,聒噪的音乐令他们难受,你会观众的掌声令人心寒。这不是技巧驯化,这是变相杀戮。

这个周末还拓宽了食物新视野。接住↓

第一次这样子吃蜂蜜。可以,这很维尼。
泰国人很喜欢喝冰水,有一次我喝可乐拒绝加冰,他们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表示敬佩。

这就是传说中的PAPAYA SALAD.
里边有青木瓜,西红柿,虾仁
PAPAYA SALAD其实有很多种,有些偏辣,有些偏甜,有些加面条……

sticky rice。
第一天到,我还很无知的时候,Fanny就很娴熟地用手抓糯米饭吃了。
泰国的糯米饭装在一个小竹框里面,用手抓出来吃,可以蘸酱料。
我们经常都在早上吃米饭,有时候是糯米饭。

这就是生吃的豆角啦。。掰断了放到碟子里吃。
锅里装的是面条还有酱料。

这个东西不知道叫什么,甜甜的,也是糯米,里边有红豆。

这个就是那个面条了呢

这个也是糯米,紫色的是紫糯米,白色的是椰子的。。
不能再好吃。。把糯米饭塞进竹筒。蒸熟后直接将竹筒掰开,竹筒里面的一层白色膜就会粘在上面。
刺啦刺啦把竹筒掰开,轻轻掰断一节,咽一口唾液,提一口气,小心翼翼咬一口,意犹未尽。

除了白米饭,他们还会吃黑米饭红米饭。

7月31日

“你想出去玩吗?”
“想啊!”
“去哪?”
“不知道”
Fanny和我两个人在家抱着电脑重复类似的对话大概也有几次了。
后来host爸爸要出去,跟着出去简直毫不犹豫好吗?

红蓝白的就是泰国国旗啦。
蓝色的代表queen,黄色代表king。
然后后来在曼谷还得知,king的车是黄色的,Queen的车是红色的。至于为什么不是蓝色的,他们貌似也不太清楚。

个人觉得这张图很泰剧

接着又去摘叶子。。
虽然穿人字拖体验感爆棚,但是第二天我的脚踝就肿了起来。去买药消炎又不会用英语表达,口服听不懂,还要Fanny帮我说,对不起大天朝对我二十年的栽培。

第三周(如影随形与素未谋面)❤

    在泰国的这一个半月里,有些人如影随形,有些人素未谋面。但是他们总会在平淡生活来带来很多惊喜和感动。如影随形的他们对我们关心入微,素未谋面的他们主动攀谈带了很多意外地快乐和温暖。

8月2日

    一个五年级的小男孩,输了游戏生气得很。即使很希望他们通过游戏能够更多地收获快乐,但是失败总是会和我们不期而遇,也许今天你会因为这件事伤心一整天,但是明天和自己和好吧。
    讲道理,每天都在为如何让二年级的学生专注上课而苦恼。但是看到他们在脸上涂满爽身粉,我教他们衣着打扮时穿上班主任的高跟鞋跟我说“Teacher, heels!!”,我让他们们用橡皮泥捏字母表,全给我捏出什么snake,necklace……我真的很喜欢!

   学校每周都还有烹饪课。这周Fanny和英语老师还有我,在办公室休息的时候。两个小男孩端着三杯他们自己做的甜品上来。媒介烹饪课结束,他们要把自己做的食物给每一个老师品尝然后老师评分。
    好吃!!

回家之后,host爸爸妈妈不回家吃饭,给我们在家准备了moo ga ta。棒呐~

8月4日

一场大雨过后,小地方又热闹了起来。
泰国的雨歇斯底里干脆利落。二十分钟前乌云压城,二十分钟后就已经万里无云了。雨下得很大很快。
从学校回来,和Fanny去每周四的market逛。

Tesco里面的蛋糕

每个星期四都会有的market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我穿着人字拖踏进泥地里了。我的人字拖就这样从白色变成黄色,现在都要变黑了。

绿色的表皮是利用了一种植物的颜色。黄色的是糖丝。

这个我还没尝试过。

我们在泰国买了寿司来吃。

这样的场景无限次重复。
Fanny看中了一个手环。
“请问这个多少钱呢?”
售货员不假思索将目光从Fanny那里转向我这边,“%¥#&*#()¥#@……”
“对不起我听不懂泰语啊!~”
“@#¥%#&*#(%##……”
无奈,我只能和Fanny面面相觑,笑而不语。

炸虫子。
曼谷的时候就看到有一包包包装好的油炸虫子的零食。无言以对。

8月5日

    从学校回来之后换了身衣服就和Fanny寻欢作乐去了。
    没有计划,没有目的,面临的每一个岔路口都论心而择,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在意料之外。
    这一路上,遇到了会一点英语的英语老师,遇到了在田里钓鱼的阿伯,遇到了热心笔画此路不通的年轻人,遇到了夕阳,遇到了很多只狗。
   记得第一天到四色菊府,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到他们的草地里去拍一整天的照片。可是知道这是水稻田之后,我的梦想就夭折了。
    今天遇到的第一个人是一个自称是英语老师的男人。大概是看到了Fanny的西方面孔,就上前来攀谈。聊的内容也就是几乎每个人都会问我们的问题,你们在泰国做什么?你们在这里生活的开心吗?欢迎来泰国啊!
    我们站在田边聊天,看到一个阿伯在田边捣鼓,我真的想把握住任何可以让我到田里去的机会,所以开始转移话题:“他在干什么呀?”
    “他在钓鱼!”
    “看起来很有趣啊,我们也可以去吗?”
    “YES!!YES!!”
    然后他和我们握了握手“Welcome to Thailand.”然后自顾自地走回了家里,留我和Fanny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我们已经娴熟巧妙地明辨是非了。
    在这个小地方,英语的普及度很低很低,即使是英语老师的英语水平也不过如此,平均英语水平可想而知了。我们黔驴技穷也只能用英语提问,他们绞尽脑汁可能也没听懂。但是他们热情啊,他们的热情屡屡把我们误入歧途。初到懵懂的我们对任何一个YES的回答都信以为真,最后就被无心的愚弄了,实际往往与我们所问所知相去甚远。他们听不懂我们的问题,就会说YES YES!
    遇到的第二个人是在田里钓鱼的阿伯,也就是刚刚在田里鼓捣的人。我依旧没有放弃要到田里去的念头。心心念念着既然那个不合格的英语老师用Yes把我糊弄了过去,我就请求田里的一线阿伯吧。
    “下午好啊!”
    阿伯猛然抬头看着我们,又好奇又惊恐。他把右腿从田里抽了出来,橡胶鞋子发出了唧唧的声音。
    “阿伯你在干嘛呀?”我直入主题。但是我说了一句英文之后,阿伯显然慌了。他一边摸头一边环顾四周,嘴里还嘀咕着什么。我只听懂了“mai kao jai”,我不明白的意思。我赶紧把背在右肩膀上的单肩包和相机往后一拨,打算用肢体语言表达我要到田里劳动的欲望。但是我越想表达清楚,阿伯就显地越慌张,他边咧嘴憨笑边对我们挥手示意他无法意会。我哭笑不得,他太淳朴,太可爱。
    第三个人是一个年轻人,竭尽全力告诉我们此路不通。谢谢你,但是我们还是想去看看。

    当夜色席卷这个小地方,我们走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host爸爸穿着白汗衫,骑着自行车出来。他担心我们迷路,在找我们回家吃饭。
    快到家的一段路,几乎每一家都养狗,甚至不止一条。沿着小路一直走,第一只狗开始朝我们狂吠,所有的狗都跑了出来,我们俩只能紧紧靠着彼此,听着一群离我们很近的狗发出的低吼,碎碎念着“NEVER LOOK BACK. IT'S CLOSE TO HOME.”别回头,快到了。

8月6日

下课回到家,看见了吃的,整个世界都亮了起来。

芝麻球里有些是菠萝,有些是豆子。

8月7日

“你想出去吗?”
“想想想!”
“想去哪?”
“去我们上次去过的那条河好吗?”
“好啊,走!你知道怎么去么?”
“大概吧,不太记得。”
“没事,走吧!”
每次的决定都很临时,每一刻都无法预计下一秒我们会把自己带到哪里去。

“接下来往哪走?”
“转左吧~”
“好!”
“上一次我们有经过这里么?”
“不太记得,没什么印象。”
“那就继续走吧。”

    路上遇到一群小孩,上小学初中的样子,跟了我们一路。骑着自行车在后面跟我们说话,从“Hello”到“My name is...”,然后是“How are you?”“How old are you?”一遍遍的重复,大概他们把他们会说的英语都朝我们说了一遍吧。给他们拍照还很害羞的来着。
    走过去的一路都看起来很陌生,手机也没电了,我们就停下来想要不要换个路线。趁我们不注意,一头大牛静悄悄朝我们跑了过来,真的一点声音都没有。我们俩突然回头,他就在离我们不足半米的地方。天啊,这么大只的生物怎么可以做到这么轻盈的,让人觉得又可怕又好笑。
    最后我们没办法决定打道回府,找Host女儿May一起去。

这张
我不太
记得
我在
那里
干什么了。
但是
好丑。

    记得初中的时候,离毕业还有100天吧。同学背着老师用相机每天从教室拍窗外的夕阳。毕业后做成了视频。喜欢天空的样子,每天都不同。
    我起得晚,朝阳看的不多。
    但是看过这么多夕阳,又哪里会有看够的时候。

第四周(母亲节与芭提雅)❤

    和学生相处了有一段时间了,感悟也有一些。
    记得第一次到学校,看见学生穿的是白色的衬衫,很白很白。女生深蓝色的过膝裙,男生卡其色的五分裤,统一的鞋子和袜子。我甚至坚信这些孩子家境宽裕。但是一周的教学,还有几天和老师一同去家访才发现,真实的状况要比我想的差很多。
    老师们花了两天时间去家访做调查。下午四点多,一家老小坐在铺在地上的草席上。我们去到的时候,他们招呼我们坐下,从屋子里端出了装了冰块和凉白开的透明玻璃杯。接着又从屋子里搬出了风扇,摆在离我们最近的地方。风扇开了之后,家里的奶奶犹豫了一会儿,往我们这边挪了挪,也希望微弱的风可以吹起自己的几丝白发。天气很热,他们舍不得用电。
    最初看到的一切都只是他们积极的表面。和学生们共处之后,我看到了他们破洞的袜子,看到了他们短的几乎握不住的铅笔,看到了他们严重掉色的运动鞋……但是尽管如此,他们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痛苦或者自卑。我以为一个家庭能够承担孩子每天都不同的校服至少是小康,我以为一个孩子能够保持衬衫的干净一定接受了规矩的家庭教育,我以为一个英语不理想也能自信地和我们交流的学生一定是在幸福的环境长大的……但是现实却与我所有的以为背道而驰。他们的家庭不是小康,他们的家庭不能给他们很好的教育,他们中有人生活在不和谐的家庭环境里……
    然而,尽管我的以为和猜想被残酷否定,我的所见所感却凿凿可据,他们幸福和满足,他们好学又自信。

    “政府支付他们所有的学习经费,包括校服书本等等。但是因为家里贫穷,他们中的很多人高中毕业后是不能念大学的。” 这是我后来得知的。

8月9日

下午两点和学生打球。篮球排球还有他们的一种传统运动da go,类似于我们的毽子。
May生日。晚上在外面吃烧烤,穿着长裤的我大腿被蚊子围攻。

8月12日

泰国的母亲节。这一天一个区的老师,护士等等都聚集到当地的一个礼堂,举行仪式。

泰国的母亲节是皇后的生日,舞台上挂着皇后的画像,每一个单位都献上一个**(就是下图我捧在手上的东西,我也不知道名字是什么)

8月13日-8月15日

 12号晚上的车从四色菊芭提雅。这段时间泰国南部游客聚集地有发生爆炸,出发前还是有点小紧张的。但是去到之后发现天下太平长舒了口气。“为什么这么紧张?”“大概怕死吧!”

    对了还要介绍这三天小trip的伙伴们。来自越南的Mai和来自印尼的Atika。旅行期间还闹了点不愉快,耍了点小情绪,貌似每次旅行都要发生点什么。
    我们刚去到就遇到了麻烦。在车站一问,14日的车票已经卖完了,也就是我们15日星期一不能回到学校上课了。一顿倒腾和host和学校联系好,然后就高高兴兴地去一睹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Pattaya的真容啦。

    找到了旅馆,放下东西,就直接往Pattaya Beach去了。
    去到之后成功成为在海边穿得最多的人。

在711解决早餐

下午去了Pattaya的3D艺术展览。

晚餐吃得是PADTHAI

晚上去walking street。宝宝被吓坏。

14号去了格兰岛。
沿着walking street 一路走到尽头,在分岔路往右走,就可以看到码头。
可以坐快艇,也可以买票坐大船。印象中是30bath一趟,大概四十分钟,颠得挺厉害的,亲眼目睹两个女生从刚上船十分钟狂自拍,到后来手托下巴憔悴脸。

    格兰岛有很多个海滩。
    在码头可以用护照租一辆摩托车自己开,这样可以去不同的海滩玩。
    鉴于我们三个人都不会开摩托,只能让别人载我们去其中一个海滩啦。其实可以选择一些小的海滩,大海滩会比较多人,旅游团会去,小海滩人比较少。

码头。

把背包放在一块石头上跑到水里拍照,走的时候才意识到海浪把书包打湿了。

眼睛里的诗和远方。

虽然没有蓝天白云,却有贝沙碧水。
但是讲真,我还是更喜欢深蓝色的海水,极深极深的那种。

因为没有抹防晒,结果肩膀晒伤。

晚上。

    其实芭提雅没有给我很深刻的感觉。
    毕竟不好红灯区这口,景色也没有惊世骇俗,不绝于耳的中国话,空气里弥漫的商业气味都让人失了兴致。
    在格兰岛的小商铺,根本不用我开口多问,只要我一只脚踏进店,只要食指挑出一根项链,店家流利的中文对价格和优惠的介绍不用两秒就可以把我吓得默默放下项链。
    海这边是声色犬马的不夜城,红灯区大同小异的海报和橱窗,街道两侧形形色色的男女,被霓虹点缀的滋润空气。海那边是摩肩接踵的碧海蓝天,来来往往的游艇,风驰电掣的摩托,无处不闻的叫卖声,混杂着汽油味的咸咸空气。
    芭提雅很神奇又很普通,招人喜欢又惹人讨厌。
    我相信淡季去会有另一番景象,也相信避开景区会有另一番孤独与寂静。但这三天的走走停停只让我觉得自己是个过路人,至少,我不会选择再来一次。
    15号一大早的巴士回四色菊府。晚安,再见。
  

回到四色菊府已经是晚上了,YAYA 和她的妹妹,还有Fanny也等了挺久。一起去吃了面,然后回家。
感恩。

8月16日

今天学校庆祝母亲节和ASEAN DAY。
学校很重视母亲节。

这一天的早上庆祝母亲节,每位学生的母亲都被邀请到了学校。
每一位母亲都经过精心的打扮,容光焕发。绝大多数的人都穿着传统的长裙和蓝色上衣。
学校有一系列的仪式。
刚开始,和尚并排盘腿坐在舞台上念着话。然后学生在带领下一起唱了两首歌。接着是每个孩子到自己的母亲面前双膝跪地行礼,最后是学生表演。

    第二次泪目。
    母亲们没有见过西方面孔,和Fanny的眼神交流像孩子们第一天见到我们一样小心翼翼。
    传统的仪式很庄重。七八岁到十五十六岁的学生跪在母亲面前,双手将白色茉莉花献给妈妈。母亲接过花,轻抚孩子的后脑勺,孩子靠在母亲的膝盖上。

要上课的时候午餐时间来到饭堂学生都已经把桌椅饭菜都摆好了,今天难得这么早在饭堂,于是跑到了厨房。

将将将。som dum 。。papaya salad。

↓可爱吧

    这天下午学校庆祝东盟日。
    老师们都换上了代表不同东南亚国家的衣服,和学生们一起搞活动。学生被分成十组分别代表东盟十国,整理资料做成手抄报进行展示。

第五周(道别)❤

8月21日

    项目还剩两周。四色菊府的所有志愿者一起开了个会。
    和中国人讲中国话,所有的负能量冰消气化,瞬间满电。完全用英语的这二十多天,虽然不能说交流困难,但是不尽兴。该怎么用英语表达自己的极度兴奋,表达自己的不满愤怒,无所适从。
    有一天晚上,和寄宿家庭去一个晚宴帮忙。到了会场之后,闲来无事开始数一共有多少张桌子。数着数着惊觉自己心里默念的竟然是“one,two,three,four……”大概已经开始慢慢习惯了。
    四个星期了,host妈妈经常问我们:“想家吗?” ,怎么说呢?想家,但不至于消极。然而,却有一种特殊的无法释怀的情愫 ,一种道不清楚的感情萦绕心头。
    今天到底是弄清楚了自己思念的是什么。
    大家坐在一起,Fanny问西班牙女生:“你想家吗?”
    女生想了想,皱了皱眉头:“不知道你指的想家是什么程度的,但是我觉得我不是想回家,而是想回到我的学校,想回到我的朋友圈子里。我思念的是那种有空可以去喝杯咖啡看场电影的日常。我想念的是我们的文化。”
    那一刻我幡然醒悟。这不正是自己的内心想法吗?那天晚上给朋友打了通电话。

这个甜筒里面塞了一团糯米饭。十分神奇。

今天也是在泰国第一次吃榴莲。

8月25日

    今天是学校的English Day,Fanny晚上的车离开四色菊府。

    ENGLISH DAY 白天进行英语国家的科普。下午就是整整两个小时的游戏了。

    游戏结束了,Fanny也准备离开了。
    响起  See you again  的音乐,Yaya红着眼睛回忆这几周的点滴,学生们刷得跑出了饭堂,两分钟后每个人手里拿着花和小礼物跑了回来。
    他们排成一排,一个接着一个给Fanny献花,拥抱。
    我站在一旁看着,给他们拍照。
    “我们会想念你的。”一个学生走到我身旁,轻轻地说。
    我慌张地连连挥手,“我不是今天离开的!”尴尬的笑了笑。他似乎没有听懂。
    在回家的路上,我和Fanny小心地拆开学生写给我们的小纸条,一字一句的念出来。内容差不多,都是一些“我爱你”“我想你”的话。我一张张的看,有的画了画,有的写了字。一个女老师也给我写了祝福的小卡片,手工做的很精致。封面是徒手画的泰国国旗,内容里写着简单的英文。
    “他们竟然把我弄哭了。”Fanny突然对我说,“但是我很惊讶他们竟然会为一个老师的离开流眼泪。换做是我,我是不会哭的。”
    “为什么呢?”
    “难道你们也会吗?”她反问我。
    我仔细想了想以前教过我们的几个外教,他们的离别很匆忙甚至我们完全不知情。没有太过强烈的情感,我把这归咎于没有特定的环境。没有人把回忆一点点数出来,没有人放煽情的背景音乐。几个月的相处,不会因为一句再见而歇斯底里吧。
    “仔细想想好像不会。”我回答道。
    “在法国,老师和学生的距离是不可能有这么近的。特别是对于叛逆的中学生,老师简直是仇人一样的存在。”
    
    想起几周前我们坐Yaya的车到集市去,host爸爸开着一辆皮卡,在我们前面。几个学生在路边看到是老师的车,停下来行合十礼。host爸爸把车停了下来,摇下车窗说了些什么。几个学生兴奋地爬上皮卡的尾部,看见我们朝我们招了招手。车开动了,他们说着什么捧腹大笑。Fanny看着说:“在中国,学生也和老师相处的这么好吗?”
    “是啊,老师关心学生的学习和生活。”
    “我没有在法国看到过这样的景象,老师上完课就离开了。”
    
    “可能他们对离开的概念也不太清楚吧。”我说。
    “嗯我赞同,他们失落的情绪明天就会完全消失。只是记忆里有一个叫Fanny的老师吧。”
    我不清楚他们怎么理解再见。在我回国后还会收到 “我们都在想念你” 诸如此类的消息。

    回到家,Fanny洗个澡就要离开了。
    “我以为你们也会去的。”我们都以为host妈妈和May会和我们一起去吃饭的。
    “不了,学校的老师和你们一起。”host妈妈眼睛湿了。
    我提出在家里拍一张合照的请求。host爸爸拿了一支三脚架出来。

“真庆幸你刚刚提出了这个要求,照片真好看。”

    晚上学校的老师一起吃了一餐饭。
    晚饭过后几个人开车去了咖啡厅,稍做休息Fanny就去车站坐车走了。在车上,Fanny拿着校长给的礼物,是一匹刺绣精细的布。
    “要不是校长告诉我可以用来裁衣服,我都不知道可以用来做什么。”
    “用来裁衣服的吗?我以为是一条围巾呢。”
    一股悔意惭愧涌起,也不知道有多少次我们误会了彼此。
    “文化还是有差距的,但是局外人体会不到。就像我觉得泰国的超市和中国的超市卖的东西都大同小异,但是你去超市还是很好奇。”Fanny说。大概是看到我在批发超市推着购物车兴奋地转悠溜达。
    “最大的区别可能是信仰吧。”
    我们都没有再说话。
    到了咖啡厅,我点热牛奶,他们说我健康。
   
     聊起我的一个学生第一天和我说斗鸡的事。第一节课,六年级的学生很兴奋。我给他们准备了游戏,玩着玩着一个男生伸着脖子大喊:“老师老师!!我们玩chicken boxing 吧!”声音大得可怕。“什么事chicken boxing呢?”我不解地问。但是他没有听懂,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不久后有一节课的内容我教他们认识衣物,围巾毛衣牛仔裤高跟鞋之类的。有你画我猜这样一个游戏环节。该男生再一次提到chicken boxing,并自作主张拿了一支马克笔在白板上画了一只鸡。
    难道是斗鸡吗?我心想,但是还是对我们来玩斗鸡吧这句话充满疑惑。
    “你,和鸡,拳击吗?”我抡了几拳示意了一下。
    可能是觉得我终于意会到了,男生兴奋地点头肯定:“是的是的是的!!”
    我皱着眉头看了看坐在教室后面的班主任。他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抬头看着我们。我又问了男生同一个问题,他再一次睁大眼睛点头。老师噗嗤一声笑的前俯后仰:“不不不!!”他摆摆手,用手撑着桌子挺直了身子,“是鸡和鸡拳击,不是你和鸡拳击。” 我白了男生一眼,没忍住笑了出来。老师跟班上同学用泰语讲了什么,然后哄堂大笑。
    
    我讲到这里,Yaya笑得直不起腰。和另一个老师描述起具体是哪一个男生。

    时间过得很快,要去车站了。
    坐在车站等广播提醒。终于还是到了那一刻。
    深夜的车站人不多,我们站在验票处,就在巴士的旁边。
    一一拥抱。
    “巴黎见。”
    校长拍了拍Fanny的肩膀说:“上车去吧。” Fanny把我们一一看了一遍,背着包上车了。她的座位在我们的视线范围内。她披上了长袖衣,用袖口擦了擦眼睛。
    “别哭啊。”校长轻声说,不自觉的多眨了眨眼睛。
    “你会想她吗?”Yaya问我。
    “我们会再见面的。”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
    

    送走了Fanny,我和host爸爸一起回家。他示意我坐到了副驾驶。
    一辆火车驶过。“你的火车票我们已经收到了。”
    “去曼谷的火车会经过这里吗?”
    “是的,就是这条轨道。”
    之后一路无言。
    
    回到房间,空了许多。

8月26日

host爸爸给我请了假,今天和May一起去距离家里两个多小时的医院看病。
    

    在医院要排很久的队,我就挂着耳机到处走。走到医生住的地方,走到医院的小公园。手机没电了之后闲的发困,趴在椅子上睡着了。一个护士拍拍我的肩膀,说了什么,我摆摆手,告诉他我听不懂。她似懂非懂点了点头,坐回座位去继续工作了。
    睡了会儿觉得精神了许多,想找人说话,想到了咨询处那个主动和我说英语的男子。
    “我认识很多外国人,你是第一个中国人。”
    我点点头。
    “为什么这家医院这么多人?据说是治疗方法不同于其他医院?”
    “是的,你的朋友第一次来吧,流程会比较花时间。”
    “私立的还是公立的?”
    “公立医院。”
    从大门进来了一个大叔,问了些什么。
    “我很喜欢英语。”他给我掏出了一本小册子,里边全是他记的英文单词,“不久前,我认识了一个非欧混血的女人,和他聊天的时候我用了一个单词……”他给我讲了一个单词,我没听懂。
    “你知道这个单词吗?”他又重复了一遍。我摇了摇头。
    他有点得意,“那个女人很惊讶我竟然知道这个单词,她说很少不以英语为母语的人会知道这个单词。”他拿出一张小纸条把单词写在纸上,“就是这个单词。”他又用了一个简单的近义词告诉我意思。我已经不记得具体什么单词了,只记得当时自己空白的大脑。
     “我爱英语,在上班的路上我会听英文广播,我把小文章记在小册子里有时间就读读背背。”
     “你在大学的时候学的是什么专业?”我问。
    是人文类的专业。
    “你那么喜欢英语,为什么不修英语专业?”
    “我母亲不允许。”
    “那你后来为什么不转专业?为什么在这里工作呢?”
    “我以前在公司上班的,上司很重用我。年纪大了,把英语当做爱好,也挺好。”

今晚的晚餐。
↓  这个就是冬阴mix,有虾,蟹,贝壳,鱿鱼……

第六周(得不到,也不失去)❤

8月28日

   带着相机出去,空的是内存卡,满的是经历。
    泰国的寺庙很多,以至于我审美疲劳。几乎每个学校旁边都会有寺庙,每个区也有自己的寺庙。同地区以家庭为单位分配,每周日都有家庭往寺庙送食物。今天就是周日,轮到host一家。
    昨天晚上,May到我房间来和我说:“明天我们一起去寺庙给和尚送吃的。”
    “好的,要穿什么带什么吗?”
    “穿长裙长裤,你可以带相机的,七点就出发。”
    

8月28日

    “明天我们一起去寺庙给和尚送食物。”前一晚May进来我的房间和我说。
    “要穿什么带什么吗?”
    “穿长裙长裤,你可以带相机的,七点就出发。”
    泰国的寺庙很多。几乎每一所学校旁边都有一座寺庙。每个地区也有自己的寺庙。地区以家庭为单位进行分配,每周日都有几家人到寺庙给和尚送食物,这周日轮到host。
    六点多起床洗漱,host妈妈穿上了传统长裙,早早起来准备食物。给相机换上刚充满电的电池就出门了。车开进了去过几次的寺庙,碾着一条泥泞的小路,颠簸得厉害。心里没有什么期待,看得寺庙多了,审美疲劳。车停在一个小山丘顶上,一间简单的寺庙,旁边是一间普通平房。
    我把东西都放在了车上,只带了手机。大概有十多个人,大家把准备的食物拿到了平房,坐下来开始聊天。host妈妈给大家介绍我,我笑了笑打招呼。过了一会儿,大家端着食物开始往小寺庙走。host妈妈带着我,脱了鞋踩上地毯。地摊上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一个大瓦缸。桌子后面是一张长椅,一名老和尚端坐着,和蔼地笑着看每个人。和每个家庭一样,host妈妈端着食物摆到桌子上,用勺子装了三勺放进了大瓦缸,弯着身子退了回来,双膝跪地,坐在后脚跟上,手掌扶地,弯腰让额头三次碰地。我左顾右盼,跟着大家不明所以地拜了拜。和尚问了host爸爸妈妈一些问题,隐约听到China Guangzhou,大概看到我动作扭捏极不自然。
    “……”老和尚好像讲了些什么,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见我呆滞,老和尚呵呵笑着看着我,重复了一遍:“广东人识唔识讲广东话啊?”
    我的心立刻被提了起来,不敢相信。咿咿呀呀了一会儿才说:“识!识讲!我识讲!!” 激动难掩。
    “我廿几年未讲过了。依家识听唔识讲喽。”他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无奈的笑了笑。
    “都讲得几猴噶。”被情绪掌控着的我还没缓过来,客套地寒暄。
    “识讲英文么?”他往前探了探头问我。
    我点点头。
    “讲英语舒服些,粤语已经不熟悉了。”他用英语对我说,话匣子突然被打开,“年轻的时候我在广州工作,所以会讲粤语。后来就来了泰国。”他闭着眼睛像是在回忆。我抬着头看着他,安静地听着。
    “我曾经在酒店里工作,还当过宴会主持呢!”他神气极了,清了清嗓子:“Ladies and gentlemen……”然后仰头笑了,“因为在酒店工作,我懂六国语言,现在都不记得喽。” 我扬起了眉毛,由心底里敬佩这位老和尚。
    其他人安静的听着老和尚讲话,他笑的时候大家也笑笑。
    “你来泰国做咩也呀?”他偏头看着我,又开始说粤语。
    “作老师,教小孩子。”
    “教中文咩?”
    “唔系,教英文。”
    “几叻喔,有谋觉得泰国噶也猴猴食啊?”他调皮地挑了挑眉毛,咽了咽口水。
    “有哇,乜野都猴食,就系有滴辣。”还没吃早餐的我也做了个吞咽动作。
     他又哈哈的笑了。
    “你在泰国有家人吗?”我好奇。
    “我的儿子现在还在中国工作,哪个城市叫什么来着?”他皱着眉头挠了挠脑袋,看着我像想从我这里寻找提示和答案。
    “澳门深圳?”我耸了耸肩膀。
    “对对对,深圳。”他挪了挪坐的位置。
    “距系公司做老细,唔肯离泰国。”他想了想,用英文接着说:“他觉得泰国太慢了。”
    “太慢?”我不解。
    “是啊,人们的效率比中国人低。一个广州工人的工作量,需要雇佣四个泰国人来完成。我儿子更愿意待在中国。”他环顾四周,“以前,我的工作挺累的,现在的生活,很轻松,节奏比起以前慢多了。但是我的儿子就不喜欢这种生活。”
    “年轻人大概都不喜欢慢生活吧。”
    听我一说,他突然严肃起来,像是我说错什么似的。“年轻人!年轻人怎么可以贪图轻松。你们这样的年纪,就要往上看,往上走。哪里有停下来的理由?”

    Look to the sky up upon you, not the floor under you.
    

    人到齐后,和尚带领所有人进行祷告。什么都听不懂,我开始走神。一直蜷着腿,非常不适,于是双手合十悄悄地挪位子。
    “听得懂吗?”和尚停下来问我。
    我先是一愣,屏息摇了摇头。
    “我刚刚说‘不要战争,要自由,做事要用心……’”之后的祝福词他一句句地给我翻译,问我懂没懂?“这个词懂吗?”我不懂时他就换着简单词汇给我解释。
    

    祷告完,他谈起自己的在泰国的生活。
    “以前的生活很风光,现在的生活很简单。这个寺庙是政府的,我没有收入,也不会失去什么。”
    “中国的生活和泰国的生活没有优劣之分的,于你来说是不同的体验。”此话一出,心生羞愧,觉得在一名阅历丰富的老者面前感慨显得苍白至极。
    

    年轻人清高着急,不甘愿慢下来,我亦如此。每天想着做这件事情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我能够得到什么。然而其实不失去也值得感恩。

    要离开了,我上了车。一个男子急匆匆小跑过来,敲了敲车窗,示意我开门。他指了指寺庙,给我带了一条手链。
    车开过寺庙,host妈妈指了指窗外,老和尚站在那儿看着我们,和蔼地笑着。我举起带着手链的手,招手说再见。

轮到我离开了❤

9月1日

今晚的火车离开。这几天拍了很多和老师学生的照片。

升旗的时候和学生们讲了我一直想告诉他们的话。
“你们觉得Fanny和我很特别,但是我想告诉你们,你们也很特别。你们的语言,你们的校园活动,你们的祷告,你们的合十礼……在我们的国家都是见不到的。你们要记住你们不普通,你们也很特别。”

告别要趁早。
火车的停站时间太短,连一一拥抱的时间都不太足够。
我走了,四色菊府。

回到曼谷,送别晚会,尝试了传说中的马杀鸡,去了大皇宫。但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觉得,还是村里好。
感谢Toey和她哥哥在最后一天带我们玩了一天的曼谷
感谢所有朱拉隆功大学的朋友们。
感谢遇到的每一个人。

9月3日

晚上回到大天朝。
迎接我的第一句话:“黑了这么多。俨然一个泰国人。”
哈哈哈哈哈。

ENDING

↓  五年级

↓  六年级

↓  四年级

↓  二年级

↓  寄宿家庭

“真正的故事只有那些不见了的相片才能讲出来的,也许根本就没有照片,生活中的故事绝不是这些仔细框起来,或蒸汽的保存在信封里的照片能讲述的。”

在害怕之前出发。
RAISE YOUR HAND BEFORE FEAR.

END。

本篇游记共含17784个文字,33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时候真想一走了之……

2016-09-18 15:25

引用 winsome_he 发表于 2016-09-18 15:25:17 的回复:

有时候真想一走了之……

回复winsome_he:那就给自己一些有时候

2016-09-18 16:13

我文笔不好,一直没写,向你学习学习。

2016-09-19 10:02

非常不錯的!請問您是辦理的旅遊簽證還是商務簽證啊?旅遊簽證不都說是30天嗎?我也要去兩個月,不知旅遊簽證可以嗎?

2016-09-21 13:2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謝謝了!

2016-09-21 13:2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dannaltian 发表于 2016-09-21 13:24:44 的回复:

非常不錯的!請問您是辦理的旅遊簽證還是商務簽證啊?旅遊簽證不都說是30天嗎?我也要去兩個月,不知旅遊簽證可以嗎?

回复dannaltian:旅游签证有六十天的呢😊

2016-09-22 16:2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AIESEC impact❤️

2016-12-05 13:0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mei 发表于 2016-12-05 13:08:51 的回复:

AIESEC impact❤️

回复mei:bingo

2016-12-06 12:28

引用 漏云 发表于 2016-09-22 16:27:53 的回复:

旅游签证有六十天的呢😊

回复漏云:哈哈我也是兩年前去Sawasede project🖐🏻🖐🏻🖐🏻

2016-12-06 13:2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mei 发表于 2016-12-06 13:25:15 的回复:

哈哈我也是兩年前去Sawasede project🖐🏻🖐🏻🖐🏻

回复mei:好巧,项目很棒,收获很多呢

2016-12-07 15:5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2F

引用 漏云 的图片:

2017-03-13 22:24

刚收到这个项目的通知,说我过了面试,让我提交个人信息,内心非常纠结,到底要不要去

2017-04-07 13:0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snowman 发表于 2017-04-07 13:06:37 的回复:

刚收到这个项目的通知,说我过了面试,让我提交个人信息,内心非常纠结,到底要不要去

回复snowman:我也是刚过了面试,在想要不要去,你决定了吗

2017-04-27 09:24

引用 十一 发表于 2017-04-27 09:24:30 的回复:

我也是刚过了面试,在想要不要去,你决定了吗

回复十一:我已经交了项目费啦 正准备办签证

2017-04-27 09:2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加个微信嘛 我:chenyihang91

2017-04-27 09:57

引用 snowman 发表于 2017-04-27 09:25:17 的回复:

我已经交了项目费啦 正准备办签证

回复snowman:我也在准备办签证了。。就是不知道要不要身份证啊,我的身份证快过期了。。我怕不能用

2017-04-27 11:26

你好,我想问问,这个是什么项目呢?很不错的体验呢!楼主是广东人?

2017-06-19 22:4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手动给你点赞

2017-07-27 00:0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