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8博卡拉,听说你是蓝色的(一)(博卡拉孤儿院志愿第二天)

9
她世纪 (北京) LV.18
2016-09-15 17:55 67/4

大人和孩子非常不同的一点是,大人有自制力,并且懂得用或不用。比如今早,我们仨的闹钟分三个时段响起,只有我这个勤勤恳恳的老母牛起得最早最快。谷子虽然有点拖沓,我们还是六点半准时在紧锁的门前等着。
作为尼泊尔人的Lama自然遵从了他民族爱迟到的传统,即使孩子们都陆续的起了,他也是一会儿后才慢悠悠地穿着他那件土黄色T恤满脸堆笑地下来。

一路上他走得很快,我们几个年轻人见到机场要感叹,抬头看云要拍照,转身见狗要逗留,不久就和他差了好几米远。我们试图记下路上的标志物,毕竟晚上还要再来一趟,可是博卡拉虽没有泰米尔似的像是个现实版的连连看,也依旧没有建筑物和路标。只有Lama在某个路口向左给我们指,“那边是湖滨区”。另一个看起来没什么不同的路口,他又给我们指,“如果你向左走,就是湖滨区。”
上坡路完是下坡路,水坑前面是土坑。在走了三四十分钟后,我们终于到了老孤儿院。这里的孩子虽然多,但互相之间明显要比新孤儿院的孩子们更友爱。负责人Sornum(音译,我发现这里很多男性名字是以B和S开头的)让我们稍在办公室休息,然后分配任务说需要两个人去厨房,我就自动请缨了。

其他的人去了哪里我没有仔细听,但是我和大葱在厨房的境地并不理想。任务很简单,就是切菜丝。那种菜很像放大版的棋子,或者说是被拍扁的圆白菜。剥掉最外层的皮后,不用清洗,直接上刀。
看着给我演示对半切法的小男孩连一片脱落的菜叶都不放过,必须成细丝规矩地切下,我就有点害怕了。本人虽然没有大小姐的命,但是自小到大如果不是自愿,绝对不做家务。很多人都说我的手嫩,其实是因为这个。
我不时偏头看着大葱切出来的小细条,不时也安慰着自己半个手指粗的宽粉版菜丝。切到一半我才反应过来,切得越细,孩子们分到的也许更多。如果直接扯几片菜叶子进去,也许很多孩子都没的菜吃。所以最后我不得不返工把粗菜条先是切瘦,后来数量众多,只能对半切一个变两个。

当我抬头让脖子发出咔咔声时,我才看清其他小伙伴在干什么——刷碗。其实刷碗这个词,是对清洗人类食物载体这项巨大工程的侮辱。想象一下,58个孩子,加上打扫、煮菜、管理的三个大人,他们所有的盘子、杯子、勺子,找个神人垒起来,都能拼成一座城市了。也就是说,我的伙伴们每个清早要清洗整座城市。所有的东西都用一个塑料盒里的肥皂作洗涤剂,而水管只有两个。这个清早,他们还背了煮米饭和咖喱的大黑锅数个,把洗完的大铁锅背回厨房的他们,很像忍者神龟。

所有的工程完成后,也就是我们身心俱疲而目光呆滞相对无言的时候。我们坐在孩子们吃饭也是写作业的长条凳上,靠着他们几十k的网速和国内的亲故保持联系。

尤其对于我这种在本地没有办理电话卡的独身女,这里的wifi简直就是我无形的情人。但是,我要靠所有的wifi,无论这里的,餐馆的,还是朋友共享给我的,了解我国的娱乐圈。我总有一种预感,中国没有我不行。
我没疯。
至于我为什么没有办电话卡,并不是我小气。而是我没有找到需要我联系的那一个人。我的父母如果不是我主动报备,是不太问我的情况的。如果我不在家,两位仙人应该会连菜也不买每天靠讲笑话和境界活着。我真的没开玩笑,这就是我父母互相爱着的方式。如果想和他们联系也很简单,发张风景照证明我还活着就行。他们通常说句挺好,或者很美。很多人说不一定要打电话,办电话卡是为了流量。但是作为在国内用诺基亚的怪阿姨,我找路全靠问路人。办张电话卡,反而会让我更孤单。
看到那个总背着个冒鼻涕泡孩子的清扫阿姨端上来了薄饼,我一下子精神了起来。什么电话卡,薄饼,薄饼!因为是第一天的义工工作,他们奖励似的端上了蜂蜜。连同一起做义工的西班牙妇女,我们抹着蜂蜜,思考着人生。

其实大家都没吃饱,但是盘子里就那么多了。体会过了从住宿地点到义工地点的几公里,我们决定先去租自行车。孩子们显然是没经验,看到门口放着一堆自行车的地方就停下,问价时就像刚出嫁的小媳妇,甚至连砍价都不知道。至于我这个老阿姨,活了这么多年,该害羞的不该的都羞过了,最不怕的就是丢人。
因为要去湖滨区的餐馆订滑翔伞项目,我顺着通往湖滨区的路一路前走。每遇到一家租车的,我就跟他们讲前面一家的价钱更便宜。我承认此刻我就像买菜的大妈,虽然转换成人民币没差太多钱,我也一分不愿多给。不为别的,就是不喜欢看无良商家一副得逞的样子。
到了一家写着My Home的租车点,一个年老的妇人毫不犹豫答应了我200rs/天的价格。我说我想先去湖滨区然后中午再来,其实也是想再多看几家。她聪明地怀疑我不会回来,写下了联系方式后还叮嘱我不要到旁边那家坏坏的租车点。其实要不是她说,俩家门口的自行车离得很近,我根本不会注意到另一家。
老妇人英语不好,连200rs都要按着计算器才能说清楚,但是直到我跟着她念了好几遍变调的My Home,也就是她家店的名字后,她才心满意足,像个监督孩子晨读的婆婆一样放我走。
我想再往前走走,可是孩子们明显像是陪女朋友逛街的男朋友,从迈向第二家店铺的一刻就已经在心里画了张哭脸。我此时还耐心地教着他们什么叫货比三家,我不信我找不到更便宜的。但是我们走过了湖滨区的一个十字路口,发现更好的车型需要更多的钱,只能原路返回。博卡拉的天气无论阴晴总是泼洒式的,阳光很慷慨,不要钱似的,哦,没有似的,灿烂。我看到孩子们都累了。



我虽然有时候讨厌我自己,但是总体来讲,我还是我自己的一个迷妹,已经迷到了自己的情敌就是自己的程度。不过听说,这样的人生出的孩子是傻的。呵,我这月经量能不能生还是回事。即使能,找谁生也是问题。我要借着中秋这晚的月亮,质问现代科技什么时候能解决我自花授粉的问题?

本篇游记共含2284个文字,1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一次不过瘾,收藏了以后慢慢看

2016-09-18 18:36

引用 dezjh 发表于 2016-09-18 18:36:04 的回复:

看一次不过瘾,收藏了以后慢慢看

回复dezjh:谢谢,我每天写不了太多。感谢您的鼓励和关注。

2016-09-18 18:59

请问楼主用的什么相机?有后期吗?

2016-09-19 13:53

引用 kinoayu 发表于 2016-09-19 13:53:10 的回复:

请问楼主用的什么相机?有后期吗?

回复kinoayu:用的红米手机和尼康D什么的,D5200?我忘了...总之谢谢关注

2016-09-19 14:21
相关目的地:   尼泊尔   卡斯基
17646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博卡拉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