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南 美奈美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24
71127706 (深圳) LV.8
2016-09-16 01:09 570/4
  • 出发时间/2016-01-03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和朋友

南方以南

少年时代读安妮宝贝的《蔷薇岛屿》对越南的最初印象停留在西贡
斗笠 滴漏咖啡 清瘦妖娆的越南女人 闷热潮湿的东南亚气候
直到2016年1月 真正踏上这片土地 由北一路向南
越开始越发懂得欣赏这条路的美

2015年年底的我 工作地变迁 接手新项目 忙忙碌碌中易于焦虑
偶尔独自加班码着PPT会莫名内心空洞 却已习惯不与人诉说
我曾跟小红说 年轻时独身时就应该多去看看穷山恶水磨练心智
也许回来 会对现状有新的感官与认知
比起旅游 越南之行更像一场逃离般自省的行走
它曾带着我少年时对西贡的向往与文字的情结
又承载着成年后对现状的不安与内心的答案探讨
就如大部分时候我去跑步 是为了换个方式思考

2016年1月3日至12日 由香港岘港 再经岘港飞胡志明(西贡)-美奈-芽庄-会安最后回到岘港
10天时光 1920公里 累积几十个小时的车程
期间有睡到被太阳晒醒的午后 也有彻夜赶车未眠
有遇到好心路人的顺风车 也有无良奸诈的商贩
我觉得避免忘记曾走过的一段路 最好的方式是用文字记载下来 
也许若干年后 翻起旧照 却早已忘记彼时的心情
会不会有点惋惜

岘港之旅

岘港被《美国国家地理》评为“人生50处必去之地”
从机场落地 打车穿过这条横跨左右两岸的大桥 便可达到海边
这条江被称为“汉江”  这座小城市左边有江 右岸有海
这座桥叫汉江大桥 被设计成一条龙的形状 盘踞在江的两岸
午后从江面望过去 远处的高山重叠既像是铺了一层白雪
华灯初上 又可见两岸的灯光打亮 异常斑斓 

岘港住的酒店 出门直行500米即可走到美溪沙滩
比起左岸城市里的繁荣 这儿有一望无际的海 湛蓝的天空 积压得厚厚的像棉花糖的云层 与雪白的浪
东南亚典型的高高的棕榈树伫立在街道两旁 湿热的海风迎面而来

也许是受曾经被法国殖民的影响 越南这个国家充斥着浓厚的法式风情
蓝色的姚望塔 橙色的学校 粉色的教堂 黄色的修士服
无一不在彰显着这个城市的浓墨重彩

岘港西贡时 航班意外取消 改签到下一班后 我说 不如我们去看个电影吧
这真是一个奇特的经历 在完全不懂越语也没有英文字幕的前提下
我们看了一个国内新上映的喜剧片 片中的场景犹如我国的80年代 拍摄手法也有80年代港片诙谐的风格
我们在电影院里喝着可乐咳次克次嚼着爆米花 跟身边的越南人民一起哈哈大笑
谁说这不是旅行的乐趣

西贡印象

多年前从安妮宝贝的文字里 对西贡的臆想不异于 
斗笠 滴漏咖啡 清瘦妖娆的越南女人 闷热潮湿的东南亚气候
而眼前我所看到的西贡 它闷热 拥挤 堵塞 嘈杂 摩托车的尾气无不充斥在这座城的上空 让人觉得压抑
然而另一面 它又有着经历过越战的斑驳感 与殖民沦陷后到至今文化与岁月的沉淀感 另人敬畏


红色的西贡圣母教堂伫立在这座城市的市中心  它的周边环绕着成片的参天大树 不远处有着林立的法式餐厅
第一眼看到它时 就会想起巴黎圣母院的和敲钟人卡西莫多的故事
即使经历了悠久的岁月 这座教堂依然保持着鲜红如初 教堂的外墙的某些角落处不时能见到不知名的文字
也许这世界所有的游人都一样 都想偷偷在所到之处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和心情作为纪念或是向往永恒


与红色的红教堂相形益彰的是它旁边的中央大邮局
倘若看外观 一定不会想到它是一个邮局而犹如一个车站
一直以来有个习惯 就是去到哪儿都会给为数不多的朋友寄个明信片 包括自己
一笔一划 用生疏的手写体写给远方的不在身边的人
有时候会写很多字 密密麻麻 平时开口不会说到却想劝慰他人的话
有时候写的简单 写当下的心情 譬如“阳光很好哦” “I miss u "之类
待回国后 觉得等待收到后的期盼的心情 也是一种微小的快乐
记得隔壁桌独自一个女生 旁边放着巨大的登山包 面前堆积着大大小小十几张明信片 
伏案写字的她 不被打扰 凌乱的金发的和嘴角洋溢着的微笑显得格外迷人
支撑着人们独自旅行的乐趣 还是少不了与他人的分享吧
出邮局沿着林荫路一直往下走 会走到西贡
河岸两边林立的法式建筑和酒店 无不呈现着它昔日与此时的繁华





法棍 滴滤咖啡 河粉 海鲜锅 西贡啤酒 法餐 还有誉为越南星巴克的高地花式咖啡
这些出现在别人攻略里而等到味蕾尝到的第一口 就会有“哦 原来是这样”的心境
岘港的街头有很多传统咖啡店 大大小小 没有精致的装潢 只有简陋的桌椅
如果说以往我们把喝咖啡这件事誉为小资情调 那么在越南人的生活里这好比喝水一般简单
无论早起在巷尾遇到的推着车卖咖啡的老奶奶 还是正午在日晒当头的一头扎进咖啡店避暑的人群
点一杯冰咖啡一饮而尽 还是点一杯滴滤咖啡 托着腮帮数着滴滴掉落在杯底的咖啡最后与炼奶融为一体
常常一天里大部分的时间 都能看到咖啡馆里聚集着成群的越南男人 面朝街道坐着 喝着咖啡聊着天
这些慵懒 涣散的咖啡时光无不展示着虽然贫穷 但越南人懂得享受生活的本质
而在西贡的咖啡店 就与我们的城市无异  漂亮的装修 速式花式咖啡 少年们结伴的下午茶
开着笔记本把键盘敲得霹雳啪嗒响的商务男士 行色匆匆

美奈之美

光听名字 就知道美奈是一个美不胜收的地方 它以一半海水一半沙漠的奇妙景象而为人知
比起岘港西贡的喧闹繁华 它更像是一个世外桃源 整个村庄半环着大海
海边的住宿不再是高楼酒店 而是居家院式的开门见海左右见邻
明明晚上海水就已经涨到脚趾头下 而早晨却可以看到几公里开外的绵延海滩
这人聚集着大量的游人 背包客 冲浪者 情侣 全家 各种肤色 不同语言
我的邻居 有长住了3个月的英国人一家 有刚生产完Baby才几个月的美国妈妈
有着酷炫的情侣纹身的很恩爱法国情侣 也有分别后也还不知道来自哪儿的大眼睛小鬼妞

海面很多人玩风筝划浪与帆船 眼睁睁看着他们被风卷起又重重抛到海水里
真是肆意的人生

美奈呆的最久的做的最多的就是睡醒了发呆吃吃喝喝和陌生人聊天
白天屏蔽了工作群微信假装失踪 晚上躺在沙滩椅面朝大海再统一回复邮件
而同行的H小姐则乐呵呵倚在门栏旁边看连载的芈月传 
邻居的小鬼妞偶尔过来串门 试探着从门外探进头来 而后又害羞得咯咯笑着跑走
我试着给她看芈月传的画面 也许是看到我国古代的装束 觉得很新奇
她一直重复着问 why they dress up like this 
有时和她一起在院子里玩堆沙子 我光着脚穿着睡衣蓬头垢面也不拘谨 有2个只会说yes no的小姐妹也
加入进来 后来她们叫我一起去游泳 我只能摆摆手拒绝 TAT
始终没有学会游泳的我 难免会对自己失望 

又在午睡后醒来的下午 没有关的门 敞开的窗帘 院子里细碎洒落的阳光 书架上斜放的书
高谈论阔的大人们 嘻戏闹腾的小孩子 让这一切变得格外生动
从冰箱拿了酒 在书架上选了书 躺在椅子上看 晒得黝黑露出纹身的法国女孩走过来
海风很大 她尝试点了几次烟都没点着 于是我拿着书本帮她挡着点燃
她问我要不要一支 我摇头说我不会
于是我们攀谈起来 她说他和男友相识很多年 有情侣纹身 去过很多地方
傍晚时分 她男友回来 她起身热情地迎上去拥抱并亲吻 看起来很恩爱
后来在渔村我偶然帮他俩拍到了一张相拥的背影 却错失机会发给她
偶尔想起来 会领悟到 原来相爱的人连背影都是爱

凌晨4点起床 与2个韩国女孩2个英国姑娘一起驱车同行去白沙滩看日出
我随机播了手机的歌曲 结果出来的是大棒的we like 2 party
2个韩国妹子明显嗨起来了 热情地讨论了一番韩流 瞬间睡意全无
下车后还需要在沙漠里步行一段路爬到观日的最高点
周围黑漆漆 五指不见 偶尔有星星点点 没有方向感 双腿像灌了铅一样在沙漠里缓慢移动
如今想起来 真是一个奇特的际遇
而真正等到日出那一刻 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从没有见过那么美丽的地平线和五彩的天空
而画面中剪影的我  连自己都有一种被打动的情怀

 

白沙滩返程 开上左边是沙漠另一边是海的沿海公路 天逐渐亮起来 视野也越加开阔
心里所想 能不能一直开到这路的尽头去看一看呢
有一天翻身醒来 偶遇到了海上日出 太阳每天都会升起
而在渔村偶尔拍到的相爱的邻居法国情侣背影 和她们 却始终没有再见面

宁静会安

殊途同归

美奈会安这一段 经大叻 芽庄 经历了人生最长的巴士路途
在连程十几个小时的sleeping bus里躺得直不起腰来
在长途巴士上 有人身材高大蜷缩在座位里却睡得安稳 有人轻微打鼾
有人辗转反侧 有人开着微弱的头灯阅读 有人开着笔记本写东西
而我彻夜未眠 窗外没有灯 寂静的夜可以听到轮胎与公路摩擦的声音
想了许多事情 想起过往与未来 而最终像掉入那漆黑无底的夜 无从而知
巴士终于在清晨到达会安 因没有订住宿
于是和所有的背包客一样 在公共简陋的换衣间换了衣服 蹲在路边的洗漱池刷牙洗脸
在那一刻 本该衣衫革履的我们 不用纠结今天穿套裙还是衬衫 用粉色还是豆沙色口红
穿平跟还是高跟 不用考虑今天交报表还是明天提报告 
一切变得简单又通俗 就像被大雨冲刷后的卵石 有种返璞归真的情怀
会安 我遇到了幼时逃难到越南而又经历越战父母双亡的华侨老板
他祖籍福建 会写自己的中国名字 他告诉我会安有很多逃难过来的华裔
还遇到了打算在越南独自行走一个月的中国女孩
她背着超出体积几个size的大背包 说起自己英文不好的时候会露出腼腆的笑容
我们和他和她一起吃了顿饭 聊了很多在越南开心的不开心的事情
我们要回岘港 她要往西贡 两个不同的方向 
临行的时候我们彼此拥抱 像失散很久的朋友般 
也许走过了太多路的我们 会越来越体会到
人与人的缘分 就像午夜般绽放的昙花 短暂即逝
而在绽放时刻相遇的火花 值得在以后的岁月里 想起来还会让你心头温热
那么 便足矣。

最后 要感谢同行的H小姐 相识于年少 从求学到就业 有幸都在同一个城市
虽然有过不悦 但最后还是为这段旅程画下了圆满的句点
以前有人曾对我说过 最好的生活状态是 “居有定所 远方有牵挂”
而今 重新回到朝九晚六的生活状态 尽管会有疲惫 
却为“下一站我该去哪儿看看世界呢”这样的信念而开始鼓足勇气
把这些走过的路与回忆 写成文字 转化成继续行走的力量
下一站 see you.

本篇游记共含4106个文字,7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两年前去过一次这里,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希望有机会可以再去,谢谢楼主的分享

2016-09-19 13:25

引用 凯文西之吻 发表于 2016-09-19 13:25:03 的回复:

两年前去过一次这里,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希望有机会可以再去,谢谢楼主的分享

回复凯文西之吻:谢谢阅读:)

2016-09-19 14:09

这么好的风景不去一次肯定会后悔的……

2016-09-19 15:53

引用 happymusic 发表于 2016-09-19 15:53:30 的回复:

这么好的风景不去一次肯定会后悔的……

回复happymusic:的确是:)

2016-09-19 17:1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