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早春二月法兰西之旅

17
fisher168 LV.7
2016-09-16 16:25 270/2

第一天:雨中漫步

凌晨1:45搭乘海航HU491前往布鲁塞尔,整个航程为黑夜,飞行11小时。当地时间早上5:45抵达布鲁塞尔国际机场。取行李出海关,到机场大厅外面一看,天还没亮。

上午10:00搭乘法铁Thalys前往巴黎。火车站台,就在机场大厅地下4层。

中午到达巴黎北站(Gage du Nord),买了carnet(十张票13.7€,巴黎地铁是按次计费的),然后坐地铁4号线前往巴黎14区的蒙鲁日。

在终点站Mairie de Montrouge下车,外面一直下着小雨,转了一圈才找到我们的酒店,其实这酒店离地铁站很近。

今天的线路图:圣叙尔比斯教堂-圣日耳曼德佩教堂-艺术桥-圣日耳曼奥塞尔教堂-里沃利路-卢浮宫广场-圣洛克教堂

在酒店稍事休整即乘4号线在Saint-Sulpice下车,抬头就看见著名的圣叙尔比斯教堂(Paroisse Saint Sulpice),这是哥特式建筑,有一对不对称的塔楼,不巧的是南楼在维修。

圣叙尔比斯教堂门口的多立克式廊柱。

古典主义建筑风格的正门由Giovanni Niccolo Servandoni设计,和南楼一样始终没有完工。

圣叙尔比斯教堂的中厅。

中厅后面的管风琴。

主圣坛为绿色花岗岩构造,供奉圣母和圣婴。

雨中的圣叙尔比斯广场和四枢机喷泉,据说是为了纪念四个没能当上枢机的主教而建的。

离开圣叙尔比斯教堂向北走不远就来到了圣日耳曼德佩教堂(Église de Saint-Germain Des Prés),这是巴黎最古老的教堂之一,数学家笛卡尔就长眠于此。

中厅有大小柱交替布置,窗口窄小,在较大的内部空间造成阴暗神秘气氛,这是罗马式建筑的特点。

中厅后面的管风琴。

主圣坛上的圣母和圣婴。

中厅上面的彩绘玻璃窗。

离开教堂向北走不远,就来到了艺术桥(pont des Arts ),上面挂满了世界各地的游客留做纪念的锁,据说因为锁太多导致桥的负重问题,市政当局想清理掉一些,但最终似乎没有采取行动。

远处是新桥(Pont Neuf ),电影《惊天魔盗团》里就有这个的场景。

过了桥走不远,就到了卢浮宫东面的圣日耳曼奥塞尔教堂(Église de Saint-Germain-l'Auxerrois)

教堂门口精美的雕塑,圣母、圣婴和六位圣徒,自左而右分别是:殉道者圣彼得、圣科斯马斯、圣达米安、福音传道者圣约翰,圣劳伦斯和圣方济各。

教堂中厅。

15世纪的木制圣日耳曼雕像。

精美的玫瑰花窗。

离开圣日耳曼奥塞尔教堂去了卢浮宫广场(Palais du Louvre)

卢浮宫黎塞留馆的大门,华丽的巴洛克风格。

沿里沃利街(Rue de Rivoli)走到卢浮宫西面的圣洛克教堂(Église Saint-Roch),雨一直在下,我看到躺在风雨中的穷人,我很了解人生的苦难与艰辛。

这个教堂也是巴洛克式建筑,中厅上方华丽的曲面拱顶。

洛克教堂中厅。

中厅后面的管风琴。

描绘圣经故事的彩窗。

由于时差和旅途劳顿,感到很疲惫,于是在Louvre Rivoli地铁站搭7号线在Chatelet转4号线返回酒店。
 

第二天:大晴天里的超级行走

今天上午的线路图:西堤(Cité)-巴黎圣母院(Cathédrale Notre Dame)-圣礼拜教堂(Sainte Chapelle)-圣雅克塔(Tour Saint Jacques)-巴黎市政厅(Hôtel de Ville)-圣杰维圣波蝶教堂(église St-Gervais-et-St-Protais)-蓬皮杜艺术中心(Site du Centre Pompidou)-圣梅里教堂 (église Saint-Merri)-圣婴喷泉(Fontaine des Innocents)-圣厄斯塔什教堂(L'église Saint-Eustache)

今天一扫昨日的阴霾,是个大晴天!早餐后搭地铁4号线到西堤,往南走一点,就看到巍峨耸立在塞纳河边的巴黎圣母院了,这是平顶双塔结构的哥特式建筑。

黎圣母院门口的精美的浮雕。是耶稣和十二门徒。

高大宽敞的中厅。

记载着圣经故事的雕塑。

色彩斑斓的玫瑰花窗。

巴黎圣母院后面的若望二十三世广场(Square Jean XXIII)

在阿西卫士桥上(Pont de l'Archeveche)我也留下一把锁.。

巴黎圣母院南侧立面繁复精巧的结构。

然后去了附近的巴黎法院(Palais de Justice de Paris),里面有个圣礼拜堂(La Sainte-Chapelle),以玫瑰花窗和镀金拱梁闻名,可门票要€17.6,只好算了。

向北走过兑换桥(Pont au Change)就是沙特莱广场(Place du Châtelet)

广场的名称来自于古代的沙特莱城堡,后被拿破仑下令拆除,然后于1806年在此地修建了同名广场。

沙特莱广场上的棕榈喷泉(Fontaine du Palmier),顶部的金色雕像是胜利女神。

圣雅可塔(Tour Saint-Jacques)是圣雅可教堂(Saint Jacques de la Boucherie)的钟楼。法国大革命时期教堂被毁,仅钟楼遗存。为什么一搞革命就要破坏呢?想到我自己的国家,不禁黯然。

从这个塔的精美程度可以想象圣雅克教堂的恢弘气势。

离开圣雅可塔向东走不远, 就到了巴黎市政厅(Hôtel de Ville),这座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1871年被巴黎公社极端分子放火焚毁,1882年重建。

大楼墙上有136尊雕像,全是法国的历代名人。

市政厅东侧是圣杰维圣波蝶教堂(Église Saint-Gervais),这座教堂是巴黎最古老的教堂之一,在公元4世纪的文献中已经提及。

大厅内的主祭坛,据史料记载1918年3月29日一枚德国炮弹轰塌了大厅,炸死88人。

15世纪法国作曲家和键盘乐器演奏家弗朗索瓦·库普兰(Francois Couperin)使用过的管风琴。

大厅后面的管风琴,这座教堂也是巴洛克式建筑。

大厅内描述圣经故事的玻璃镶嵌画。

路过BHV百货公司(Le Bazar de Hotel de Ville)现在叫Le BHV/Marais,在这里解决了内急,巴黎的厕所很难找,连麦当劳都要密码,但大百货公司里总能找到。

向西走不远就到了圣梅里教堂(Église Saint-Merri),我们带了两部装有离线地图的手机,在没有手机信号,完全不知道方位的陌生城市,总能顺利地找到目的地。

圣梅里教堂旁的斯特拉文斯基喷泉(Stravinsky Fountain)斯特拉文斯基俄国旅法音乐家。

特拉文斯基喷泉对面是蓬皮杜艺术中心。

圣梅里教堂西立面,这是哥特式风格的建筑。

庄严肃穆的中厅。高大而宽敞。

中厅后面的管风琴。

主圣坛。法国的大小教堂一律免费参观,不象某国连庙里都收费,但要注意不要戴帽子,不要使用闪光灯和三脚架。

忽然来了一群作弥撒的信徒,我赶紧撤了。

然后沿贝杰街(Rue Berger)向西,路经圣婴喷泉(Fontaine des Innocents),这是文艺复兴时期建立的喷泉,1549年由法国著名雕塑家让·古戎(Jean Goujon)设计兴建。

继续向西,经过市场花园(Jardin Des Halles),华丽壮观的圣厄斯塔什教堂(Paroisse Saint-Eustache )就出现在眼前。

市场花园里吃午饭的小朋友。圆顶建筑是巴黎农业证券交易所(Agro Paris Bourse)

圣厄斯塔什教堂门口的雕塑,这座教堂为哥特式建筑风格,内部装饰则以文艺复兴风格为主。

高大的中厅,Paroisse的宗教地位高于Église低于Cathédrale 。

华贵庄严的主祭坛。

记述圣经故事的壁画。

描绘圣经故事的玻璃花窗。

精美的木制圣坛。

这座教堂令人印象深刻,一是非常大,二是非常亮,以前那些教堂内部光线都很暗,营造出一种肃穆和神秘气氛,而这个与众不同!让人恍如站在明亮的展览馆里。

离开圣厄斯塔什教堂沿卢浮宫街(Rue du Louvre)向北走不远,就到了昨天来过的里沃利街( Rue de Rivoli)

下午的路线图。

里沃利街上的安德烈·马尔罗广场,这座建筑1629年由红衣主教黎塞留命人建成,现在是法国文化部,安德烈·马尔罗是法国作家,曾任戴高乐时代法国文化部部长。

安德烈·马尔罗广场对面的黎塞留通道(Passage Richelieu)


穿过这个通道就到了昨天来过的卢浮宫广场(Palais du Louvre)

贝聿铭设计建造的玻璃金字塔

卡鲁索广场(Place du Carrousel)

卡鲁索凯旋门,为纪念拿破仑在奥斯特利茨战役的胜利而建立。

杜乐丽花园(Jardin des Tuileries)拍到的和谐景象

在协和广场(Place de la Concorde)西望香榭里舍大街和凯旋门

1831年由埃及总督赠送给法国的方尖碑。

协和广场上的河神喷泉,因为季节原因没有喷水。

在协和广场北望尽头的马德莱娜教堂(L'église de la Madeleine),没有加圣字,可能因为有复杂的历史原因。


沿着皇家大道(Rue Royale)向北走近这座举世闻名的大教堂。


屋顶上的雕塑是《最后的审判》和一段拉丁文:抹大拉的玛丽亚献给至高无上的主,主赐予我们荣耀。这里面涉及到一些复杂的圣经故事,看到这我才明白马德莱娜的意思。

这座新古典主义风格教堂四周是52根高20米的科林斯圆柱。虽然都有凹槽,但顶部有雕花,这是科林斯圆柱与多立克圆柱的区别。

教堂建筑的设计有希腊神殿风格,充满庄严、肃穆的气氛。

主祭坛穹顶上的壁画题为“基督教历史”,表现基督教历史上的关键人物。

正赶上有唱诗班排练。要不是赶行程我也想坐下来听听。

离开马德莱娜教堂沿卡布西纳大道(Boulevard des Capucines)向东走到头就到了巴黎歌剧院(Opéra Garnier)。

巴黎歌剧院的北面是老佛爷百货公司(galleries-lafayette),巴黎春天也在附近,我太太一看到这些地方就不想走了,于是我们约定18点在此碰面。

我沿着狭窄的安廷路(rue de la Chaussée-d'Antin)向北

走到头是巴黎天主圣三教堂(Église de la Sainte-Trinité),圣三是天主教的说法,基督教称圣三一(Trinity)即三位一体,圣父圣子圣灵。


这是一座规则对称的巴洛克式建筑,有高耸的钟楼和精美的雕像。

宽敞明亮的大厅华丽而典雅。

法国作曲家奥立佛·梅西安1931年曾受聘为巴黎天主圣三教堂的风琴师。

精巧细致的穹顶

绿色的花岗岩廊柱

金色的主祭坛

精美的玫瑰窗。

离开巴黎天主圣三教堂,沿圣拉泽尔路向西然后走Rue de la Pepiniere,就到了圣奥古斯丁教堂(église Saint-Augustin)。

大厅的气势非凡,规模宏大。

主祭坛有高大的金属华盖

这座教堂兴建于1860年到1871年,是巴黎第一座大规模使用金属结构的建筑。教堂的管风琴最早使用了电力。

圣奥古斯丁广场立有圣女贞德雕像

沿圣拉泽尔路向东,经圣拉泽尔车站,这里的车主要开往法国西部和诺曼底

巴黎春天附近我看路边有一座不起眼的教堂。

里面不大,但站满了做弥撒的人,我只好把镜头对着穹顶拍了一张就离开了。后来知道这是圣路易安亭教堂(église Saint-Louis d'Antin)。

我看到还有一点时间,就沿Rue de Châteaudun 向东走到罗莱特圣母院(Notre Dame de Lorette)

山墙上的雕塑是天使簇拥的圣母和圣婴

罗莱特圣母院的主祭坛。

侧廊高大而朴素的多立克柱式。

穹顶的蓝底金色花纹。

夕阳下我在拉法耶街(Rue la Fayette )留下长长的身影。

老佛爷百货公司的拜占庭式雕花彩色玻璃圆顶。

不知何人把la Fayette翻译得这么俗气。其实这个la相当于英文里的the,应该是菲亚特才对。


走了一整天,又累又渴,就在老佛爷附近吃了晚饭,花了€29。

吃完饭后拉法耶地铁站乘9号线到特洛卡德罗花园(Trocadéro),这地方是俯瞰埃菲尔铁塔的最佳位置。

从夏约宫(Palais de Chaillot)平台上走下来穿过耶那桥(Pont d'Iéna)就到埃菲尔铁塔的下面了,虽然天色已晚,却还有大批游客排队等着上塔,可我已经精疲力尽了。

于是搭6号线转4号线返回酒店。在6号线的Bir Hakleim遭遇一男两女三人组的前后夹击,令小偷崩溃的是我的背包有太多的口袋,却只有一张纸币,连我都很难找到,他们摸索半天也一无所获。

第三天:卢浮宫,圣心大教堂

外面下小雨,不过今天是去卢浮宫,所以没什么影响。卢浮宫门票是€12,我认为是巴黎最值得一去的地方,展品丰富多彩,令人目不暇接,有的文物爱好者要看好几天。

卢浮宫很大,地上三层地下一层,房间多,走廊多,很容易迷路,我们刚开始没摸到门道,东奔西走,很快发现这样不行。

于是改按导览图标记的小图,就是每个主题的代表作品寻找,如果找不到,就指着图问管理员,这样就基本不会走错或遗漏什么了

这个真的不是彩虹题材的作品?

一层主要陈列古希腊,古罗马,美索不达米亚(两河文明)和古伊朗的雕塑

二层主要是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法国的绘画。

三层主要是荷兰比利时德国法国不同时期的绘画。

地下一层主要是前古希腊时代,地中海文化和伊斯兰艺术品

公元前8世纪时亚述国王萨尔贡二世宫殿前的神兽。

在没有解剖学知识的情况下,古希腊人对人体骨骼和肌肉的精准把握令人难以置信。

拉姆西斯二世坐像

《小丑》

这个就是红衣大主教黎塞留。

《洛兰大臣的圣母》,这位大臣居然和圣母平起平坐。

镇馆之宝《维纳斯女神》,不过我以为馆里比这个精美,年代更久远的雕像多得是。

《赛姬被丘比特唤醒》

镇馆之宝《蒙娜丽莎》

这个叫《梅杜萨之筏》,虽然对美术知之寥寥,却知道这幅画,说的是一群水手遇难的事。

《书记官坐像》,这个在雕塑史上大名鼎鼎。

这个石雕很奇特,舌头用红玛瑙镶嵌,眼睛用黑色大理石镶嵌,身子好像是女性。

拿破仑三世的客厅。

宴会厅

《拿破仑一世加冕》

《作弊者》

《嘉百丽和姐姐》

《迦南的婚礼》

圣路易的圣洗盆

抹大拉的玛丽亚,一位有争议的圣经人物。

《少女画像》

从卢浮宫出来已经下午4点多了,雨过天晴,在Châtelet搭4号线到Châtaue Rouge下车,向西走一点就到了著名的圣心大教堂(Sacré-Coeur)。

蒙马特高地上表演杂耍的黑人。

蒙马特高地俯瞰巴黎

蒙马特高地的乌云与阳光。

圣心大教堂是一座拜占廷风格的建筑,同时兼有罗马建筑的表现手法。

教堂内金碧辉煌的圣龛。

圣心大教堂内部高大的穹顶和壁画。

钟楼。圣心大教堂的修建和1871年巴黎公社在这里的一场血战有关,法国人最终希望实现民族和解,于1875年开始修建这座教堂,至1919年才完工。

夕阳下,圣心大教堂呈现出红色。屋顶的两个雕塑是圣路易和圣女贞德。

圣心大教堂西侧的圣彼埃尔教堂(Paroisse Saint-Pierre)

圣彼埃尔教堂中厅,教徒们正在作晚弥撒。

从蒙马特高地沿这条酒吧街走到地铁站。

地铁站对面的圣让教堂(‎Église Saint-Jean-de-Montmartre‎)

教堂里面很朴素,有许多教徒在作晚弥撒。

在阿贝斯(Abbesses)地铁站坐12号线到Marcadet Poissoniers转4号线回酒店。

第四天:凡尔塞宫,埃菲尔铁塔,凯旋门

今天又是个晴天,早餐后在奥尔良门搭有轨电车T3到加里利亚诺桥(Pont du Garigliano),准备在这里转C线城铁去凡尔塞宫。没想到买车票时遇到麻烦了,原来这里的自动售票机只接受一种带芯片的信用卡,而我们身上没有硬币。

只好走过加里利亚诺桥找到一家刚开门的杂货店,买了两罐可乐,才换到了零钱。

在加里利亚诺桥远望埃菲尔铁塔。

车行半小时在终点站Versailles Rive-Gauche‎下车,随人流走不远,就看见阳光下金色耀眼的凡尔塞宫了。

凡尔赛宫的门票是€18,差不多是150块了,够贵的。

凡尔赛宫建于路易十四(1643—1715)时代,曾是法国政治、文化的中心。法国大革命时期,凡尔赛宫被民众洗却。1833年,奥尔良王朝的腓力一世下令修复凡尔赛宫,将其改为博物馆。

凡尔赛宫为古典主义风格建筑,左右对称,轮廓整齐,庄重雄伟,内部装潢则以巴洛克风格为主。

礼拜堂,有圣坛和管风琴,没有椅子,说明这是私人使用的。

华丽精美的穹顶。

这个就是兴建凡尔赛宫的太阳王路易十四,因为身高只有154cm,他发明了高跟鞋。

皇帝的卧室。

皇后的床。

金碧辉煌装饰。

镜厅的水晶灯。

镜厅是宫廷举行大型招待会和国王接见高级使团的场所。

透过窗户可以将凡尔赛宫后花园的美景尽收眼底。

蛟龙喷泉

金字塔喷泉,因为是初春,花园里的景色大打折扣。

凡尔赛宫花园全景。

波罗喷泉,走到这决定返回,因为这花园实在太大了,续走到特里亚农宫是不明智的。

离开凡尔赛宫搭城铁C线在阿尔马桥(Pont de l'Alma)下车,然后沿哈柏大道(Avenue Rapp)向埃菲尔铁塔方向走去。

哈柏大道看到的复古街景。

终于走近埃菲尔铁塔了,这是巴黎乃至法国的标志,游客必到之处。

沿哈柏大道向北越过阿尔马桥,经乔治五世大道走向香榭里舍大道。路经美国圣三一大教堂(The American Cathedral in Paris )这是个哥特式建筑,我没有找到进去的门,可能在街的另一侧。

香榭里舍大道

走近凯旋门

离开凯旋门我们去了著名的巴黎跳蚤市场,坐地铁4号线到终点站克里尼昂古尔门(Porte de Clignancourt), 下车向北走一段路就到了,不过我们没有淘到什么宝贝,只花€10买了一个西洋瓷罐,然后在附近吃完晚饭就回酒店了。

第五天:枫丹白露宫,巴黎大暴走!

早餐后乘地铁到里昂车站,在大厅左侧的售票处买了去Fontainebleau Avon的往返票,每张€13.5。

车行约1小时到达枫丹白露-雅芳车站,下车后转乘联运的巴士,15分钟就到了枫丹白露宫附近。

这个城堡最早的历史可追溯到1137年,经历代王朝的扩建成为今天的规模。

橙色部分为游客入口, 那里正在维修。

我吃惊地望着这个旅行团只在庭院里拍照就登车离去!

枫丹白露的门票是€11,差不多是90元,但我觉得物有所值。

底层入口不远有个中国馆,其实就是一间屋,陈设来自中国的文物。

应该是明清时期的瓷器。

舞厅

王位大厅

教皇亚历山大二世客厅

教皇亚历山大二世寝室

圣三会小教堂

泉水庭院

远眺城堡。

英式庭院

虽然是早春二月,但景色依然很美。

曼特农夫人寓所,这是个有故事的夫人。

大花圃,因为冬季没有花。

圣三修道院

狄安娜花园

下午3点回到里昂车站,太太转乘城铁RER去La Vallée Village购物,我开始巴黎暴走。

线路图:里昂车站-巴士底广场-苏利桥-圣塞夫林教堂-圣朱利安教堂-圣埃迪安教堂-先贤寺-卢森堡公园-四枢机广场-圣克罗蒂德圣殿-荣军院

里昂车站(Gare de Lyon)

里昂车站沿里昂大街向北走不远,就是著名的巴士底广场(Place de la Bastille)

从巴士底广场沿亨利四世大街向西南走就到了苏利桥(Pont de Sully)

图尔奈桥(pont de la Tournelle)

沿塞纳河走不远就到了前几天来过的阿西卫士桥,桥上挂满了锁。

这里是欣赏巴黎圣母院最佳位置

塞纳河上的游船

双桥(Le Pont au Double),从前的过桥费是“double denier”(两毛钱)因此得名。

过了桥就是巴黎圣母院前面的若望·保禄二世广场(place Jean-Paul II)

双桥西面的一条小巷里, 有个很古老的小教堂,叫穷人的圣朱利安(Paroisse Saint-Julien-le-Pauvre) 

里面很小但凳子不少,说明信众很多

从这个角度看到的巴黎圣母院

圣朱利安教堂西面是圣塞夫林-圣尼古拉教堂(Paroisse de Saint-Séverin-Saint-Nicolas),这也是哥特式建筑。

这个教堂很古老,最早可以追溯到十三世纪。

十四世纪的玫瑰窗。

中厅后面的管风琴。

沿圣雅各布大街向南,经过巴黎第一大学,就到了先贤祠(Panthéon)

先贤祠仿希腊神殿风格,三角楣上的浮雕名为《在自由和历史之间的祖国》,下面的铭文写着“伟大人物,祖国感恩”

柱廊由22根19米高的科林斯圆柱组成。

不巧的是圆顶正在维修。

没想到祠里面居然要门票,我就不进去了。

先贤祠旁边是圣艾蒂安教堂(Église Saint-Étienne-du-Mont)

圣艾蒂安教堂正面,这座建筑融合了哥特式和文艺复兴式两种不同风格的特征。 

中厅高大的尖肋拱顶

侧廊上的一个圣坛

主圣坛

色彩斑斓的玫瑰花窗。

中厅后方的管风琴

沿苏夫洛大街(Rue Soufflot)向西走,就到了卢森堡公园。日尔曼·苏夫洛的著名建筑作品就是先贤祠。

卢森堡宫(Palais du Luxembourg),现在是国会议员的宿舍

卢森堡博物馆(Musée du Luxembourg)

卢森堡公园后门出来就到了前几天来过的圣叙尔比斯教堂,南楼正在维修。

四枢机喷泉

雷奈尔路(rue de grenelle)向西北方向,路经第七区市政厅。

终于在太阳下山前赶到了圣克罗蒂德圣殿(Basilique Sainte-Clotilde)

这是哥特复兴式建筑,有对称的两座尖顶高塔,玫瑰花窗下有三个入口。

尖形拱门的雕塑细节

尖肋拱顶,修长的束柱,营造出轻盈的飞天感

中厅的线条

主祭坛
法语中关于教堂的词汇:
Cathédrale 主教座堂,总教堂
Basilique 大教堂,圣殿
Paroisse 教区,教区教堂
Église 教会或教派,教堂
chapelle 小教堂,礼拜堂 

花窗玻璃

从克罗蒂德圣殿出来,太阳已经下山了,路过荣军院,也就是拿破仑墓。

在École Militaire乘8号线到La Motte-Picquet Grenelle站转6号线

在Raspail转4号线回到Montrouge的酒店,来巴黎没几天对地铁系统已经能熟练运用了。巴黎的地铁非常方便,而且转车不增加费用。

第六天:奥尔良,布卢瓦

今天的行程是驾车去巴黎西南方向的旅游胜地卢瓦尔河谷地区。早餐后结帐,把不用的行李留在酒店,然后搭地铁去蒙帕纳斯车站取车

到了蒙帕纳斯车站却找不到取车的地方,我手里的GPS明明指示就是这里!只好问了路人,原来是在地下!

天上飘着小雨,我小心翼翼地把车开出地库,随着车流缓缓驶出巴黎市区。

我租的本来是1.1的雷诺Twingo, 租车公司给升级为2.0的大众Golf,其实我挺想省油的!

租车的费用不贵,4天才139美元,GPS地图是15块钱在某宝买的,非常好使! 

天气逐渐放晴了,路上的车不太多,风景也不错。

拐八拐的走上了乡村公路,不管那么多了,大方向对就行了。

这样的路开起来很省心,因为没什么车,更不用说人。

这么空旷的荒野法国人也不种粮食放个羊什么的,真可惜!

中午时分到了奥尔良市中心,是午休时间吗?怎么看不见人呢?

奥尔良主教座堂附近的Campo-Santo我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放好车。

市政厅广场

古老的小巷

罗斯洛大楼,建于16世纪中期,是一座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

奥尔良主教座堂(Cathédrale Sainte-Croix d'Orléans),始建于1345年,是奥尔良市的主要地标。

圣女贞德大道, 这座城市和圣女贞德(Jeanne d'Arc)有着深厚的渊源。

这被称作火焰哥特式(Flamboyant Gothic),两边有一对高耸的钟楼

高大的中厅

色彩斑斓的玫瑰花窗。

这个彩窗描绘了圣女贞德的故事

侧廊显得十分宽敞。

管风琴

主教座堂是教区具有特殊地位的教堂,主教是信众的老师和教区的管理者,也是当地有很大权利的行政长官。

圣女贞德大道上的有轨电车

离开奥尔良,我们沿卢瓦尔河继续赶路,下午时分到达布卢瓦(Blois)市郊的酒店。

然后到雅克·加布里埃尔桥(Pont Jacques Gabriel)欣赏对岸的布卢瓦风光。远处高耸的钟楼是圣路易教堂

决定先去看看远处那三个尖顶的建筑。

在教堂附近找到停车的位置。在门口拿到一个小册子,原来这是圣尼古拉斯教堂(Église Saint Nicolas)

一看门口就知道这座教堂有年代了,原有的雕塑已经毁坏了。

大厅里非常明亮,显得高大而空旷。

主祭坛

主祭坛后面的小祭坛在阳光的照耀下显露出奇异的蓝色,令人震撼!

主祭坛侧面的小祭坛则在灯光的照耀下显露出金色。

另一个简朴的小祭坛

教堂旁边古老的小巷

好象除了我们没有别人,法国的小镇都这样。

一段石阶

因为开了一天车有点累了,所以决定早点回酒店休息。

第七天:香波堡,布卢瓦,昂布瓦斯

今天的行程是香波堡-雪瓦尼堡-布卢瓦老城-肖蒙领地-昂布瓦斯老城-图尔

早晨穿过宁静的法国小镇,驶向香波堡方向。

路上看的这个,竟然带着枪,是不是形象工程呢?

前面就是香波堡(Château de Chambord)

这个城堡是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1519年为自己兴建的狩猎行宫。

远远望去,整个城堡就像一个插满蜡烛的大蛋糕,犹如童话般的美丽。

城堡门票是€11,顶部正在维修。

城堡是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建筑,屋顶有许多装饰性的小塔楼。

这些雕刻精美的小塔楼其实是壁炉的烟囱,据说440个房间,365座烟囱。

双旋梯,螺旋而上,同时上下楼梯的人可以相互看见,但不会碰面。

这位就是城堡的主人弗朗索瓦一世

布卢瓦小姐,可能是布卢瓦公爵的女儿,手中的空弓暗喻她已经有了心上人。

小姐的卧室。

小姐用的马桶

公爵夫人的卧室

王后的卧室

国王的卧室

两个门的卧室,据说是为了避免王后和国王的情妇相遇而设计的。

城堡内的一个走廊。

国王是一位狩猎爱好者,墙上挂满了他的战利品。

带有螺旋梯的塔楼

在塔楼上眺望城堡外的运河。国王曾试图让卢瓦尔河改道经过他的城堡未果而修建了运河。

城堡的建筑细节。

城堡的建筑细节。

城堡的建筑细节。

城堡的建筑细节。

城堡内部的广场

城堡内部的广场

离开香波堡经过小镇布拉雪(Bracieux)到达雪瓦尼(Cheverny)

小镇上安静祥和,空无一人,都去哪了呢?

在这里,每个小镇里最漂亮,最高大的建筑一定是教堂,而在某个专制国家里一定是政府大楼。

这样的色彩真和谐!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决定不去雪瓦尼城堡了,下午还有太多的行程。

城里停车位置不好找,所以我们把车放对岸步行去布卢瓦老城游览。

布卢瓦街景

布卢瓦街景

爬上一个小坡

从坡上俯瞰布卢瓦

布卢瓦圣路易主教座堂(Cathédrale Saint-Louis de Blois‎), 这是个单塔结构的哥特式建筑。

高大宽阔的中厅

主祭坛

拱顶和立柱的线条

绘有圣经故事的玫瑰窗

再回头看看,真漂亮!这座教堂始建于1544年,1697年升格为主教座堂。

圣文森特教堂(Église Saint-Vincent)

教堂不大但内饰华丽而典雅

哀伤悼子圣母

管风琴

小教堂通常没有侧廊,但两侧设有小祭坛。

这座教堂是巴洛克式建筑,屋顶装饰丰富,有强烈的光影效果。

布卢瓦皇家城堡(Château Royal de Blois)

城堡一角

城堡入口,因为时间关系没有进去。

城堡前面的小广场

广场上有个小跳蚤市场,我们买了一个瓷盘和一个瓷碗,才花了€4。

再回头看看对岸的圣路易教堂

远处的圣尼古拉斯教堂

然后离开布卢瓦沿卢瓦尔河前行

穿过一个又一个法国小镇

路上风光

卢瓦尔河畔肖蒙领地(Chaumont-sur-Loire),城堡在山上

城堡入口,没时间上去看了,天黑之前要赶到图尔

昂布瓦斯圣佛罗伦汀教堂(Église Saint-Florentine),车放在教堂门口的广场上了。

这是一座哥特风格的建筑,里面很简朴。

昂布瓦斯皇家城堡(Château Royal d'Amboise),因为时间关系没有进去。

城堡一角。 

城堡一角。

在小巷里踌躇前行

走到这里决定不去前面的克洛吕斯城堡了,没时间了。

小镇上的钟楼

卢瓦尔河上的勒克莱尔大桥(Pont du Maréchal Leclerc),勒克莱尔将军曾在二战期间建功立业,后被追授法国元帅。

远眺昂布瓦斯城堡

继续沿卢瓦尔河前行。

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到了图尔

晚上去了市中心的普吕姆罗广场(Place Plumereau)

这里到处是餐馆和露天咖啡座,并有许多保存完好的中世纪木筋墙建筑。

第八天:图尔

今天上午的线路图:图尔—朗热城堡—阿泽莱丽多城堡—维朗德里城堡—图尔

沿卢瓦尔河北岸的D952号公路到达朗热城堡(Château de Langeais),小雨一直在下。

城堡入口,不知为什么没开门。

城堡旁边的圣让-圣洛朗教堂(Église Saint Jean-Saint Laurent),正门上方有一条很长的裂纹。

但里面干净整洁,明显是经常使用的状况。法国的大部分教堂是哥特式建筑。 

大厅里虽然简朴,但有很多椅子,而且有两个摆放方向,这可能是因为有两个祭坛。

离开朗热城堡沿D57前往阿泽莱丽多,途经沙多涅城堡(Château de la Chatonnière)也是大门紧闭。

这个城堡以花园和园艺著名,但这个季节来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冒雨到达安德尔河(Indre River)畔的小镇阿泽莱丽多 。

阿泽莱丽多城堡(Château d’Azay-le-Rideau),因为下着雨,我就没进去。

小镇上的圣桑福里安教堂(Église Saint-Symphorien)

在小镇上到处逛逛,这时忽然雨过天晴了。

顿时灰暗的色调变成了彩色。

然后沿D39前往维朗德里城堡 (Château de Villandry)

几乎看不到路人,是每个法国小镇的特点。

到达小镇维朗德里,对路牌拍照是我确定地点的常用方法。

小镇上的圣埃蒂安教堂(Église Saint- Etienne),在广场上停好车,然后在附近随便转转。

从窗户可以看出这是罗马式建筑,说明这是个古老的教堂。

法国乡村风光。

倘佯在阳光明媚的小镇上。

这样的小镇我很喜欢,色彩和建筑搭配相得益彰,简直就是童话世界。

维朗德里城堡,因为时间关系就不进去了。

下午回到图尔市中心的酒店,然后徒步游览图尔老城(Vieux Tours)

下午的线路图。

圣埃卢瓦广场(Place Saint-Eloi)上的城市档案馆(Archives Historiques Municipales)

图尔街景。

奥埃之俸禄花园(Jardin des Prébendes d'Oé)

米什莱广场(Place Michelet)上的圣埃蒂安教堂(Église Saint-Etienne),火箭造型的哥特式建筑。

我闯进去才发现里面正在办丧礼,吓得的我抱头鼠窜。

图尔火车站(Gare de Tours)

图尔街景。

图尔美术馆(Musée des Beaux-Arts de Tours)

图尔主教座堂(Cathédrale Saint-Gatien),华丽精美令人赞叹不已,堪称火焰哥特式教堂的典范!

仔细欣赏一下这精巧别致而纷繁复杂的建筑结构。

法国人似乎把所有的心思和金钱都用在这上面了。

拱门的建筑细节。

侧立面的建筑细节。

气势磅礴的大厅,一进去就被震住了。

往后看,有一种人在天堂的感觉。

大厅内部呈十字布局,管风琴不是在通常的后方而是在侧面。

主祭坛。

漂亮的玫瑰窗玻璃。

另一个管风琴。管风琴的制作和维护需要耗费大量金钱,所以从管风琴就可以判断这个教堂的财力。

这次在法国看了这么多教堂,这个是最精美的。

接下来到了卢瓦尔河畔的韦森桥(Pont Wilson)

卢瓦尔对岸风光。

图尔城堡(Château de Tours)

美国远征军一战胜利纪念喷泉。

图尔街景,有轨电车非常窄,以适合狭窄的街道。

圣朱利安教堂(Église Saint-Julien)

图尔街景

图尔街景 

图尔大剧院(Opéra de Tours)

圣马丁大教堂(Basilica of Saint- Martin)

Basilica是指有长方形圆柱大厅的圣殿,这是罗马式建筑,兼有文艺复兴风格的表现手法。

圣殿内部富丽堂皇的大厅。

罗马式穹顶的细节。

大厅两侧的各有一个祭坛,分别祭祀圣母圣婴和圣父。

大厅正面的主祭坛

大厅后面的管风琴。

查理曼塔(Tour Charlemagne)

钟楼,这个可能不是教堂的附属品,而是单纯为居民提供时间服务,毕竟从前不是每家都有钟表。

图尔老城区的保护做得非常好,不愧为法国的艺术和历史名城(Ville d'Art et d'Histoire)

晚上回到酒店,欣赏窗外的美景。

第九天:舍农索城堡,奥尔良,巴黎

今天的线路图。

早上告别图尔,沿D140驱车前往舍农索,法国的道路上车很少,所以驾驶起来很轻松。不过也可能因为是我们刻意避开了收费的高速公路。

小镇上的教堂,图尔到舍农索只有32公里半小时车程。

沿着这条白桦树簇拥的石子路走近舍农索城堡(Château de Chenonceau)

走到尽头豁然开朗,充满浪漫气质的城堡就在眼前。

城堡横跨查尔河(Le Cher),是哥特式建筑,兼有早期文艺复兴风格的表现手法。

城堡外面的法式园林。

一进去就被这堆熊熊烈火给暖住了,外面真的好冷!

连接城堡左右两翼的五孔廊桥。

城堡女主人的床,这个城堡和多位女性主人演绎着许多传奇故事。

男主人的卧室,弗朗索瓦一世把城堡送给情妇,他的儿子亨利二世把后妈赶走,转送给自己的情妇戴安娜。

亨利二世死后亨利二世的王妃把戴安娜赶走,把城堡送给自己的儿媳亨利三世王妃。

最后城堡落在亨利四世的情妇手中。

这个就是记载了上面故事的展板和那个倒霉的戴安娜。

我断定城堡的主人是个超级吃货。

主人的餐厅。

仆人的餐厅。

一个客厅

一个神秘的卧室。

走廊

一个客厅。

一个房间的陈设。

走出城堡一看,太阳出来了。

是时候和舍农索城堡说再见了。

加满油,沿卢瓦尔河经布洛瓦,奥尔良巴黎挺进。

路上赶上暴雨,但为了赶在下午5:00以前还车我不得不超速行驶。

前方竟然出现了彩虹,这是个好兆头。

到了巴黎先去奥尔良门的酒店取行李,然后赶到蒙帕纳斯车站,终于在4:38把车开进了地库大门,这是在巴黎大堵车的情况下创造的奇迹。

把车钥匙和进门条一起扔进租车公司的筐里,一切万事大吉。我们坐地铁4号线到达巴黎北站的酒店,明天早上我们将从这里出发踏上返程。

在酒店放下行李就去附近的圣文森特保罗大教堂(Paroisse Saint-Vincent de Paul)参观。Paroisse是教区教堂,级别高于Église,de法语是从…的意思,所以这里是指保罗的圣文森特…我瞎猜的。

这个教堂里面几乎没有窗户,里面很暗,但我使用了长时间曝光,效果不错。

主祭坛。

主祭坛。

穹顶上的绘画。

大厅后面望去。

暮色中,圣文森特保罗大教堂竟然散发出绮丽的绿色,是我看到圣迹了吗?

晚餐后就在巴黎北站附近闲逛。

夜晚的巴黎北站。

晚上,圣文森特保罗大教堂的绿色不见了。这座教堂是哥特风格混合了古典主义的表现手法。

第十天:回国

早上按原路返回,先搭法铁去布鲁塞尔,然后搭乘南航的班机回国。这次法国之旅一切顺利,感谢上苍的一路庇护,我们乘兴而来,满意而去。

本篇游记共含13940个文字,47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定期出去旅行一下还是有必要滴,不一样的回忆呢。

2016-09-18 18:26

有没有再详细点的行程?

2016-09-19 19:5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