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10博卡拉,后来我们都学会了去爱(三)(博卡拉孤儿院志愿第四天)

8
她世纪 (北京) LV.18
2016-09-17 09:47 58/4

(对不起各位,我至少有十张照片因为太大或者未知原因就是传不上去。更多美景,请脑洞一开依据个人审美自行脑补。)

下山的时间比上山快许多。再次经过那个写着45min的告示时,我生气的念叨着写错了,应该是145min。旁边同样下山的游客都笑了。
回到租车点还要走水路,毕竟我们的船还要带回去。象叔叔像御马的官吏,全是肌肉的瘦胳膊拽着两条木船的粗绳让我们先上船。泥泞的岸边,大葱一个不稳差点就要掉到水里,也是象叔叔不抛弃不放弃一把拽上来的。这个十六岁的大男孩儿总是能让我看到年龄之后的成熟。连他自己都说,陪爸爸去配眼镜,被店员叫去帮他的“朋友”挑挑。

没有壮劳力的浩良号直接奔租赁点回程,我们再往远处划了会儿回去后仍然能追赶上他们。谷子对浩良君的埋怨还是会贴着水面传到我们船,不过掌舵的两人越来越熟练了。不然也不会中途和我们同志号赛船,以及用幼稚的撩水法干扰赛程。
途中的景色我即使眯着眼睛也要看个够,山山水水永远不嫌多。船在行进,一副真实的彩色山水图也就缓缓展开。它镇静,博爱,真实。我们在宇宙里,我们在银河系,我们在太阳系,我们在一颗水做的星球上。在那颗星球上的我永远生长却永远长不大,永远要在自己的思绪里布一张谁也进不来的迷宫,永远要在笑到肚子痛后见到悲伤然后不能自拔,永远要双手合十假装安静等待一些一针见血拆穿我或宽广慈爱包容我的人。

懒羊羊顺手摘了一株水葫芦给我,好像是上天想告诉我我想的对,要奖励我。我没帮上什么忙,便一路尽职尽责的主动为我的两侍卫照了不少帅照。即使后来船有点进水,我也护好了财物,像要逃荒的难民缩着身子为了角度摆出各种奇怪的姿势,逆光,侧脸,仰拍,我都要!当然后来看到光膀划船的外国肌肉男和健美线条女掌舵时,我也拉近了镜头饱了下眼福。

即使后来上了岸,我也觉得整个人在晃。懒羊羊忘记了和谷子先前的争吵,逗她我们的车都丢了。现在我们的肚子都在因为饥饿嚎叫,所以直奔湖滨区的披萨店。看到招牌上写着Godfather,门口又有个老爷爷,我开玩笑似的问老爷爷是不是Godfather,老爷爷则用鸟语回答。不解的我被同伴告知,门口写的是Grandfather’s Pizza。虽然还是懵圈状态,我还是直接进店吃饭。原来老爷爷是韩国人,后来迎接了一大波韩国游客。
像我这么傻的还有懒羊羊,他把Grandfather看成了Goldfather,金爷爷。
谷子快吃完了她点的整份double cheese夏威夷披萨才发现新上的一份才是,悲痛欲绝。和她一样伤心的还有浩良君,他现在身上分成了两个肤色,屎色和肤色。他直言,身上火辣辣的。看到的谷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里的服务员像尼泊尔所有餐饮服务人员一样喜欢夸女孩子漂亮,但他应该没想到我是这样的女孩子——我的回答也很统一,I know。我看到他回到厨房窗口待命,把这件事讲给同事听,然后一起哈哈大笑。
因为还要赶回孤儿院,我们并没有太多逗留。骑车不适应导致的屁股痛到了今天已经缓解了,我们轻车熟路地到了大孤儿院。其实晚间的工作主要就是帮着盛饭,在饭桌间的我被孩子不停地呼唤着,恨不得自己有好多个头。Miss Lea,他们叫着,这时候他们还一定要摸到我,拽着我的胳膊揉着我的衣服。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都一身黑衣服,天天洗天天穿的原因。

除了一个总是笑着说我是猪的淘气小男孩,他们总要问我你好漂亮用中文怎么说,要问我多大,来自哪里。更多人还喜欢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字,在我一个转身后还要我重复,生怕我忘了。
在这个喧闹的喷着饭的饭桌上,我认识了一个红格衫女孩儿Daowa(音译)。别的女孩儿夸我漂亮时,我会说你也漂亮。只有这个女孩儿在我这样对她说时会摇头,我教她说yes,说是。她都害羞的一直摇头。我和她约定,再次见面时,我还会跟她说你好漂亮,而她一定要点头。事实是,她也真的这样做了。

出门时,孩子们一个个跨坐在我们的自行车上。我们中只有我担心他们会把车搞坏,比如一次我就看到他们把车链子扯下来了。但是除了这个并没有什么。
夜路依旧没有饶了我们。五辆车只有三辆的车主有头上戴的类似矿工戴的灯,当晚却只有一个小伙伴还记得带上,我们只能再次摸黑骑行。懒羊羊一路有空就反手打灯,他说那样会让后面车看到我们。而剩下人则有车铃的按车铃,在前面的人提醒后面的哪里有坑。
每次回到宿舍时,我都是浑身大汗。不光是因为我骑了十五分钟的大笨车,还是因为每一步黑暗带来的危险让我担心我再也吃不到冰淇淋。今晚,我们受到了虫子的强烈骚扰。红色的奇怪大飞虫,以百计的黑色小飞虫,不乱叫但是乱咬人的花色大蚊子,神出鬼没移动迅速的壁虎父子。连原本熟睡的谷子和大葱都忍不了,决定让男生帮我们捉虫。
我们仨走到了男生寝室,没多想一屁股坐到了他们床上命令他们捉虫。昏昏沉沉各玩各的三人被我们一个激灵吓得精神了起来。也是这时我们才发现,三人正享受着我给他们的补水面膜。可是我那三张珍贵且昂贵的面膜,在三位脸上简直是在被羞辱。
他们贴面膜的方式简单粗暴——把面膜展开后,看着上面是一对洞,嗯,方向没错,然后按他们的话说就pia在脸上了。位置没对齐,面纸没展开,精华没敷上,笑得倒是很开心。他们坦称敷上后脸上有点刺痛,可是还是没忍住笑,自恋地给自己来了几张自拍。
当下,重要的不是面膜,也不是敷面膜的正确姿势,是虫子。那些鲜艳夸张、矫健灵活、不现身光出声、不转移只咬人的虫子。带着请求语气的“三管齐下”,也没能让以“我们为你们划船很累”为借口的自拍男们移动寸步的我们,一个瘫软——你们不抓我们就睡在你们床上。
谷子这么硬的女生,都没能用请求加命令的混合语气让懒羊羊作为男团主力移动半步,反而更让他顽强抗争。他说陕西人不怕邪,意思是你随便“谝”,我坐看风起云涌不理你那套。时间还在走着,为一切推波助澜。自拍男团最终还是没禁住自己的睡意,取下自拍标配的面膜,走向我们的寝室捉虫。
比他们敷面膜的时间还要再短一些,三人就自称告捷哄我们走。我让他们形容虫子的颜色大小,懒羊羊声情并茂的说是只黑色大肥虫,男团成员也手舞足蹈的配合着。当时真想给他们配段《我的滑板鞋》,等他们演完我就先鼓掌后赐掌。三位英雄解释我们听到的跺脚声源自一进门就kuakua踩死一只雄壮的大蛾子的浩良君,我们一脸淡定,哦?
谎言总是要比现实脆弱一点。我们戳穿他们的计谋后,三人像是泄气皮球一样瘫坐在床上,屁股下还没热,就又被我们轰走抓虫。诚实很重要。
看着三人颓废的身形消失在一扇门后,我即刻发令我们三人各占一床。谷子和大葱两员大将毫不犹豫地照做,他们说有我发话男生不会怪罪。我想,这应该是我和他们相处一路中担当的最大责任——担保。
此刻哪里还有什么虫子,报复,脑子里都是报复。你在我娇娇柔柔求你后糊糊弄弄,我就在你敷敷衍衍后轰轰烈烈。一切都是为了在我们寝室叮叮当当一阵忙活的男团边喘边笑跑回来后那张惶恐秀逗的脸。熄灯的夜里,我们三位女将大捷而笑,还不敢大笑。看着互相讲鬼故事互相折磨的男团被户外小虫有力的敲玻璃声吓回来,就好像我们刚从泥浆里脱身而出还洗了个澡,好像刚跑完八百被班花喜欢的男生送了瓶冰可乐。畅爽,还是畅爽。也不管身下有什么杂物,胳膊腿蹬直,眼睛一闭,黑夜也就是黑夜。
男团各位成员摸着自己敷完面膜的鸡蛋脸沉默无言,脸还在,心已经老了。懒羊羊直呼“卧铺变硬座”,呼应着其他两位成员捂着脸正悲伤着的双手。在我“玉石俱焚”的口号下,我们仨分别腾出点地方给过气男团,让他们身上除了屁股还是有地方碰到床的。做人嘛,就是要退让。
我想宁可坐在马桶上睡觉也不想卑微的挤在谷子脚下的浩良君也是这么想的。我承认他的退让很有味道。







如果说世界上什么是有答案的秘密,那就是带着嫉妒愤恨的冰刀。刺向别人的同时也扎向了自己,最后带着双方的体温融成一滩水,什么都没了,然而什么又都存在。你看那滩鲜血和狰狞。日子不好过。
在想吃部队火锅和芒果雪冰的今天,我只悄悄的告诉你。

本篇游记共含3209个文字,2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我打算下个月去玩,楼主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2016-09-18 18:36

引用 糖豆的一天 发表于 2016-09-18 18:36:15 的回复:

我打算下个月去玩,楼主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回复糖豆的一天:您可以先看看我的攻略,如果有时间可以再看游记。我不清楚您的情况,所以也不好说。谢谢关注。

2016-09-18 18:56

楼主游记写的真好,膜拜

2016-09-19 20:56

引用 estatechan 发表于 2016-09-19 20:56:42 的回复:

楼主游记写的真好,膜拜

回复estatechan:谢谢谢谢(*°∀°)=3我会在九月持续感谢,希望您的持续关注。

2016-09-20 06:59
相关目的地:   尼泊尔   卡斯基
17646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博卡拉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