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11博卡拉,你愿不愿意成为我完美的陌生人?(博卡拉孤儿院志愿第五天)

7
她世纪 (北京) LV.18
2016-09-17 09:57 77/4

我原本以为昨晚不会睡着,蜷缩在床一角的我直到被懒羊羊上厕所的冲水声吵醒都这么想。闹钟依次响起,对于昨晚的抱怨也就随之而来。谷子哭笑不得的盘问懒羊羊好几次把脚伸到她头发里是不是故意的。

这个清早,男团集体拉肚子的情况下,还是派出了成员象叔叔陪我们去孤儿院干活。大批的碗碟像刚离婚而喝醉的中年大叔以各种姿势歪斜在地面上,那个总是把孩子背在身上的妇女终于来帮了忙。她身手矫捷,有时会把洗碗的脏水不小心泼到我们鞋上。我们也总是变幻着姿势擦洗,蹲得腿麻了站会儿,弯得腰酸了就往反方向折一下。我在醉汉们身边跌跌撞撞脚点地行走,毕竟六十号人的餐具,只能用三个大水桶里中的两个冲洗。而用长水管引来的井水,必须要人为举起或踩压,才能断断续续的吐水。到最后,它也不再为醉汉们供酒了。
懒羊羊和浩良君拉肚子没好的情况下,还是尽快赶到。切完洋葱的众人派我去问早餐是什么,如果又是那道拉稀一般的咖喱我们就自己出去吃。可是不知道写作业的男孩子们把我的英语翻译成了什么给背孩子的妇女听,她直接去厨房在Sornum(音译)的调度下拿了面粉。
我看到站在厨房门口的西班牙妇女面色尴尬时,就觉得有点不对。走过去的我被她告知,做薄饼要比做咖喱费事。此时的我的脑子并没有空白一片,反而快速的梳理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马上进到厨房的储物间叫停一切麻烦的准备,和Sornum(音译)解释后说了无数个对不起。

但是误会就像不小心的一道小口子,痕迹有,疼痛有,担忧有,后患有。我看到的Sornum,面部肌肉已经不是友好的弧度了,至少和他看手机时的表情不同。本来想歇会儿喝杯茶的我们,被窘迫轰回了小孤儿院。我们各理各的事情,在孤儿院小男孩儿的指导和小女孩儿的骚扰下,我给自己泡了杯方便面。

坐在台阶上就着风景吃饭的我被主人的儿子流着大鼻涕指着鼻子骂了好几个no,我觉得他是误会我吃了他们的加餐。即使我又是做鬼脸又是挠他痒痒,小男孩还是吐沫横飞直接到了我的面里。一路过来我心很累,不管,你乱叫着去告状吧,我再吃个卤蛋。
相比之下他的爸爸就要温和多了。他路过时同情地哦了一声,问我要不要喝Zhouzhou。看着他声情并茂地动作,我觉得那应该是粥,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叫。我当然是不想麻烦别人拒绝了他好几遍,吃完后就马上回到我的床上,今天它叫“彭于晏”。醒在下午两三点的我们,汗流浃背泪流满面。想到还在外面喝酒吃咖喱的男生们,我们就想把他们当稻草抓。友谊的水草已经在昨晚被剪短,今天抓住的只是当下的余孽。三位以浩良君喝醉、体力透支、划船不易为由,数次且百般拒绝我们。
故伎重演谁都会,在我们威胁不成的情况下,我们再次从男生的阳台侵占他们的寝室。尽管男生们说天气热得看什么都像果冻,我们还是按照昨晚睡的床占位,发了张骄傲的自拍过去。
就是在男生埋怨互相热得看不清脸的天气里,我盖上了浩良君的红色外套想气他。没想到人家一句“谁和我同款”,这件事情就从报复的水准掉到了折腾。我们虽然逼着象叔叔说出了箱子的密码,被背叛的箱子却像是抗战时不相信上司阵亡依旧站岗的小兵,怎么也打不开,死守着一肚子的好吃的。
上帝只帮助那些自救的人,说白了就是只有你自己才能救你自己。正当谷子和大葱想把我送到孤儿院然后去和男生会和的时候,两位碧眼外国人敲响了我们的房门。那个十八岁带牙套总穿蓝色衣服的傲娇女即将离开,想和我们同行,但是我们离开得早,她也不是很遗憾了给了个ok。但是后面的事,可能就不是那么ok了。
接下来的我,听着黄衣女主人和蓝衣女一起向我汇报另外两个中国女生的翘班情况。她们只是粗鲁地留了张字条,阿拉蕾自称生病,她的舍友萤火虫说要去照顾病人,把门一锁,就再也没有音讯。我坚信和朋友住的她们没有所言那么严重,毕竟我看到了她们发的标准自拍型朋友圈。撇清了和她们的关系,说明了我看到的她们发的朋友圈,奉上了数个带有不同感情色彩的对不起。和宽容的女主人说话的我,手在胸口,眉头在皱。
原本大小孤儿院的四六编制原来这几天一直执行的是二六制,而大伙儿到了第四天我们快走时才告知我们,并且并不是因为生气而是担心。今天,我第二次替同行的中国人丢了人。想到那天从Yisha(音译)身上跳过乱打人的蓝衣小男孩儿,我就替小孤儿院的人手情况担心。于是我决定留在小孤儿院补充人手,谷子和大葱依旧奔赴大孤儿院。
没错,现在的我,要迎接的就是最苦恼的——陪孩子们玩。
我们依旧被孩子们缠住,本来横向的队形会因哪头的孩子又想牵谁的手而打乱。其中一个霸道的小姑娘,像收了钱的红娘一样很想让我牵着蓝衣女的手。我们也没有抗拒,试图不断回头看车化解尴尬。不到五十米的路程,我们通常要走好久。
今天孩子们在他们常常翻滚的别人家的斜坡前,发现了一只蓝眼小猫。他们激动的大叫让猫在外国主人的呵护下还是吓得警戒地逃跑,留下教育孩子们要安静的蓝衣女,和又怕又爱猫的孩子们。
和她不同,胖胖女就很温和。她喜欢看着为了糖果跳舞的孩子们说:“你看,这些孩子跳舞换糖吃太有意思了哈哈哈。”而这时,蓝衣女会抱着瘦弱的Yisha(音译),质问年龄最大的分糖姑娘为什么不给Yisha(音译)一块。尽管此刻她嚷嚷着教育孩子们要懂得分享,姑娘们也只是把糖纸随地一扔,让Yisha(音译)一个人揉着她手里用蜡笔图画的纸,嘟囔着“lollipop”。

一个刚刚跳舞换糖吃的小女孩儿指给我看她的手,上面有一道手指长的烫伤痕迹。看样子已经很久了,因为她觉得很痒。我告诉她不要碰,正当我想马上把她抱回去时,蓝衣女又开始了她的教育。“这不公平,”她指着这个小姑娘说,“你都没有跳舞,为什么有糖吃?”小姑娘幸福地摇摇头,我不知道呀。
最大的姑娘看着袋子里还有剩下的糖,和对Yisha(音译)的态度不同,毫不犹豫地分给了我们。这种劣质的糖对我只是鸡肋而对孩子们是幸福,挨个孩子推让了半天。我最后本想递给Yisha(音译),但是那个没有跳舞就能换糖吃的小女孩儿却握着我的手把糖塞到了我的手里,“这是你的糖,我们都不要。”
我开始怀疑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句话是富土优民给自己的一个旷日持久的借口和安慰。在高耸林立的大厦森林里,多少人使出洪荒之力为了这一块糖丧尽天良。红红火火恍恍惚惚间,仿佛只有争争抢抢算算计计才是人间正道,这条正道还渐渐和临街一条叫竞争的大道合并。手段被叫做能力,诡计被叫做机智,冷漠被叫做理性。
我们垫着一块块劣质的糖越爬越高,带着越来越重的罪恶前往一场自以为神圣的朝圣。我们生怕回天乏力,所以调动所有知识踏入灰色区域让一切慢慢上钩。受影响的时候,见人杀人见狗杀狗。我们要最好的,在一刹那的瞬间总会做出最有利也最错误的决定。总有人被折磨得无力回天以泪洗面,也总有人一跃而上顺藤摸瓜。我想起《火花》里神谷才藏那句,“你们都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我看到小女孩们又急着塞给戴着牙套的蓝衣女糖。蓝衣女歪着头拒绝他们塞进来的糖果。她并没有解释太多,因为孩子们不会明白她为什么牙上戴了东西就不吃她们最珍惜的糖。她有苦说不出的表情让我觉得她也不是那么不可爱。吃了糖的我们,个个伸出舌头,大声地告诉彼此舌头的颜色。孩子们总是不厌其烦地给每个人展示自己的舌头,好像自己每吃一块糖就会变身。
不过在坑里上蹿下跳的那些可能真的会。他们爬上爬下,每次都要在土坑周围抓一把草给彼此展示自己的惊人抓力。他们兴奋地尖叫,好像土坑是她们新发现的古代陵墓,再抓一把土,就能再收获一笔财富。
和往常一样,孩子间的热闹不自觉的传染了在公园里的所有孩子。比如现在,一个红衣小男孩儿就真的在一把把给瘪着嘴的孩子们撒土。我的制止并没有用,孩子们一边要开心地玩,一边还要变化表情悲伤地看着我。我虽然哭笑不得,也只能握着最小的Yisha(音译)的手,确认她不掉下去,一边把剩下的精力分给捣乱的小男孩儿。
眼看口头教育没用,我只能用手制止他泼土。不想没几下,小男孩就做了我最想做的事情,他哇的一声哭了。但这也不是标准意义的哭,除了张嘴那一瞬间被拉长的唾液直流而下,他的脸上根本没有眼泪。他的吵闹并没有影响到除了我的任何人,孩子们还是在土坑周围自得其乐,另外两位碧眼志愿者也颠着腿逗孩子。最后他父亲终于也看不下去抱起他离开,一直没有表情。面对这位,我没有解释也没有生气。
我把所有孩子从坑里捞上来后,抱着小Yisha(音译)坐回了长木凳。Yisha(音译)刚想在我腿上不老实地蹦蹦跳跳,回去祈祷的时间就到了。像曲别针一样的出口让孩子们争前恐后地跑出,留下蓝衣女又一串的教育声。
我不再和蓝衣女牵手让一个小女孩儿很不爽,不过蓝衣女教育她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如她所愿,她的哼唧声也就越来越小。其实我还是很喜欢这个蓝衣女的,她即使瘦小每次都毫不犹豫地抱起孩子,最重要的是她懂得以每件小事教育孩子。面对他们,她会提问也会反问,会理解也会严厉。
路过有小猫的家门口,孩子们依旧要停留,这里可以说是除了公园的另一游乐场所。他们争先恐后的要从门前的斜坡上滚下,把一个礼拜才换一次的新衣服弄脏。然后不和任何人打招呼,一个完美起身就疯狂地跑回孤儿院。留下清点人数,四处拉手,提醒车辆的我们。
终于回到孤儿院的我们,让孩子在大厅祈祷,而自己去到了厨房帮忙。两位志愿者按年龄盛好相应的饭量,告诉我哪碗饭是谁的。我却因为不认识谁只能说明原因后干点杂活。听着孩子们总是以音似say的单词开头,左摇右摆轻车熟路地背诵,我们总是默默地在一旁观看。
祈祷完就是吃咖喱。Yisha(音译)拿着一串塑料做的项链,让我帮她开了合合了开。我跟她说她吃一口饭,我就做一件事。开始还管用,后来她玩腻了,也不想吃饭,我就只能给一个鬼脸,她笑一次,就喂她一口饭。最后鬼脸也变没了,我就用我知道的所有词挨个形容那条劣质项链有多美,每个词说完赶紧喂她一口饭。而两个外国人正忙着监督孩子刷牙,帮烫伤小女孩儿找药。
一顿饭下来,我基本确定了我以后应该不会要孩子。因为此时此刻,Yisha(音译)正在哼唧着拒绝把自己的碗拿到水池。蓝衣女还在苦口婆心地教导,胖胖女就已经帮Yisha(音译)拿走了碗打算帮她。蓝衣女像是正在训斥孩子的父亲一样看着维护孩子的母亲,“这样的话她下次还会偷懒。”
不知道是不是Yisha(音译)读懂了大人的表情,她最终主动接过胖胖女手里的碗自己放到了水池。胖胖女为她激烈地鼓掌,还看了眼蓝衣女,好像在说你看咱家孩字还是挺好的吧。
等孩子们都进到自己的屋,我们也进到了厨房。我不熟悉水流大小,一下子把水开到很大,这让蓝衣女又有了教育对象。我也像是对着严厉也祥和的数学班主任,诚心地说了几个对不起。
对不起这三个字直到晚上我洗衣服时,见到两个外国志愿者也还是在说。胖胖女说她有其中一个翘班女的脸书,但她并没有留言,因为她觉得如果本人不愿意,这一切都没有意义。而蓝衣女也说,她们本可以有更多方法来解决这件事情的。
在此,我想告诉所有同胞,在国外,一定要记住自己是中国人。这张脸也会告诉别人你是。所以时刻注意言行,被误会时耐心解释,不知道怎么办找别人商量。总之,抛弃腼腆和粗鲁,要用语言先沟通,再用行动去证明。
这晚,吃了孩子们带来的冷披萨,看着他们聚在一起看照片的样子,觉得自己离人间事又近了一步。








即使是中秋,我也起得很早,见证老天的第一个哈欠,目睹每天第一束光明。今晚,祝大家和比脸还大的月亮,有一个暧昧的约会。

本篇游记共含4608个文字,1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每当上班累了的时候打开蚂蜂窝,就好像跟着大家的游记去神游了一番!

2016-09-18 18:46

引用 gundam 发表于 2016-09-18 18:46:11 的回复:

每当上班累了的时候打开蚂蜂窝,就好像跟着大家的游记去神游了一番!

回复gundam:对呀,想到有您这样的网游我就总有动力。会在九月持续更新,谢谢关注。

2016-09-18 18:54

我也准备出发了,希望能顺利~

2016-09-19 13:54

引用 ROCKERZ 发表于 2016-09-19 13:54:32 的回复:

我也准备出发了,希望能顺利~

回复ROCKERZ:希望您能有段愉快与众不同的旅程.谢谢关注.

2016-09-19 14:18
相关目的地:   尼泊尔   卡斯基
17646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博卡拉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