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沙湾,愿你永葆生机

  • 出发时间/2016-09-10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30RMB

写在前面

沙湾古镇是我几年前就听说过并计划去的地方,岭南建筑、特色鱼灯、音乐源地、美食之镇,是之前我对它的所有认知。可惜一直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出发。上周末终于约了朋友去逛逛,天气不算好,偶尔还会下起小雨;没有过高的预期,反而能收获意外的惊喜。

最近读了张钦楠先生的《阅读城市》一书,书中有一个认识探索解读城市的方法我觉得很有意思,按照自然环境-整体布局-标志建筑-母体建筑的角度,既可以共时地感受城市的点点滴滴,也为追溯城市的过去提供了方法。这次的古镇探访之旅,我打算用这个角度去展开。

自然环境——水田沙湾

沙湾位于番禺中部的西端,北与番禺中心城区市桥仅一水之隔,西与佛山顺德区隔河相望。始建于古海湾的半月形海滩之畔,故名沙湾。宋代时沙湾以北已经成为陆地,以南尚是浅海,以后陆续围海造田,面积不断扩大,如今发展为东西长13.5公里,南北长4公里,像一个窄长横放的瓶子。

沙湾地势从北和西北向南倾斜,西北部是低丘台地,东南部为大片的冲积平原。地处北回归线以南,为热带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侯,日照充足,温湿多雨。

自然环境中水环境又是重点。沙湾镇四面环水,镇内外河网纵横,共计有十多条大小水道。镇东部是水网交织的沙田区外,其余基本属于民田区,水田、旱地、鱼塘众多。

在这种自然环境下,沙湾的蚝壳屋、青砖墙建筑的存在就合情合理了。可以说这样的水田环境奠定了沙湾发展的基本格局,也滋养孕育了沙湾文化的发展与传承。

整体布局——古色沙湾

在介绍沙湾的整体布局前先提一下沙湾古墙。它是一座相迭不明显的三层坭墙,墙的第一第二层是明代的坭墙,第三层是清代早期的坭墙,而青砖是清代晚期的,红砖却又是民国时期的。明代沙湾为岛,建筑材料难以运入,砖头昂贵,村民就地取材,用泥筑墙,泥的表层很少受到破坏,因此坚实光滑,扒不下泥屑。清代康熙三年,为杜绝东南沿海居民接济台湾成功,康熙下令居民往内地迁移50里,沙湾在三日之内夷为平地。海禁废除后,清贫的村民回乡,只能在断砖残瓦上加建房屋,因此墙上夹杂很多碎石、贝壳、瓷片,且泥土疏松。经过康乾盛世,青砖建材生产变得发达并普及,鉴于木制门窗腐烂,屋主就加建了十一层青砖。民国时期为了杜绝安全隐患更是加砌了十层红砂砖。“三朝元老”的它是沙湾建筑用材也是沙湾历史的见证人,站在古墙前,古镇数百年来的风雨动荡、回归安定的历史像画卷一样徐徐展开诉说。

从宋代建村到发展为一个“烟火万家”的大聚居地,800多年来,古镇经历朝代更替、搬迁回归、摧毁重建的风风雨雨,各个时期的建筑就像动植物的化石那样,一点点地沉积下来,拼贴成现在的面貌,新旧共存,生机勃勃。街巷错落纵横、宗祠古屋点缀其间、檐缘梁枋巧饰雕琢,沙湾古镇“石阶石巷”的古村落格局保存完好,并保留了大量明、清、民国时期的古建筑,古镇发展的历史脉络清晰辨析。

标志建筑——文化沙湾

沙湾,不得不提何氏宗族。他们拥有雄厚的经济基础,又深谙一个宗族发展壮大之道——必须子孙获有功名才能受四邻的人尊重而不受欺凌。为此在族内建立了求取功名的奖学制度,鼓励子弟读书,求取功名,走“学而优则仕”的道路。多年积淀下来何氏宗族便拥有一个庞大的知识分子阶层,他们很多既不从政为官,又不从事生产劳动,便以其深厚的文化素养,三五成群地聚集一起,或吟诗作对,或绘画挥毫,或棋坛对垒,尤其喜欢吹拉弹唱,从而促进了沙湾的文化欣欣向荣。这也奠定了广东音乐起源的基础。

留耕堂便是何族的始祖祠堂,始建于南宋,历经多朝不断扩建修缮,保存了不同风格的砖雕、木雕、石雕以及岭南灰塑艺术。“诗书世泽”的牌匾体现了何氏一族的追求与价值观,也是对他们宗族对沙湾文化岭南文化作出的贡献的最好概括与褒奖。这次没有入内参观(需另买门票),据说堂内有一副对联“阴德远从宗祖种,心田留与子孙耕”,这便是宗族文化的核心,既有对传承祖先财富与家业的感恩,又有弘扬祖先品德与学识的希冀,“留耕”二字,朴实真诚,引人反思。

或许是在何氏宗族的影响下,全镇的读书氛围也特别浓厚,因此理所当然有了这座主要用于祈祷文运昌盛的文峰塔。始建于康熙年间的它,是留耕堂附属的风水建筑,也是全村的风水塔。古时儿童入学需在父亲的带领下,来文峰塔叩拜祈福,并参与开笔礼,听启蒙老师讲授基本的人生道理,是读书人的人生四大礼之一(开笔礼、进阶礼、感恩礼和状元礼)。近几年沙湾也重新恢复了这种传统,每年9月前后也会组织当地入学儿童参与开笔礼,传承传统文化的同时又提高了少儿入学的庄重感与仪式感。

在800余年的发展过程中,沙湾古镇形成和保留了独具广府乡土韵味的文化,是以珠江三角洲为核心的广府民间文化中的杰出代表。长期以来,根植于古镇的沙湾飘色、醒狮、砖雕、鱼灯等传统民间文化艺术长盛不衰,从沙湾的标志建筑可见一斑。比较遗憾的是没有更多地参观广东音乐纪念馆、名人故居等,鱼灯展览馆处于修缮维护期间没有对外开放,不是节庆日过来也没有遇上传统的沙湾飘色表演。在图书馆翻阅了关于飘色的介绍,大为震撼。希望下次来的时候可以弥补这些遗憾,更多地领略文化沙湾的魅力。

母体建筑——活力沙湾

特色标志建筑固然是亮点,但如果没有林林总总的普通建筑打基础、做衬托,会显得突兀不合群。除留耕堂外,古镇还有大量的古祠堂,以及三间两廊、镬耳屋、高楼、西式住宅、自由式民居等建筑。在核心景区内,建筑外墙统一为青砖式样,现代民居极少,非常和谐。体现岭南建筑艺术风格的水磨青砖墙、蚝壳墙、镬耳风火山墙、砖雕、灰塑、壁画等有大面积存留。

民居建筑同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紧密联系,它的建造材料、造型式样、装饰艺术的发展是阅读古村落、城市必须要探究的重点。比如

传统岭南青砖民居建筑能自然适应日照时间长,降雨量充沛,气温相对炎热,湿度高的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条件,因此得到了普遍应用。

岭南水乡建筑(民居和祠堂)多以镬耳风火山墙为独特的造型特征,即像镬(锅)的两耳,称“镬(锅)耳大屋”。耳状建筑具有防火,通风性能良好等特点。火灾时,高耸的山墙可阻止火势蔓延和侵入;微风吹动时,山墙可挡风入巷道,进而通过门、窗流入屋内。镬耳造型于明代中业被解释成象征明代官帽两耳造型,规定要有科举功名的人才有资格修建这样的房子;清代中后期,随着珠江三角洲商品经济的发展,宗族的平民化,镬耳风火山墙造型被民间泛化使用。

蚝壳墙多半出现在众人景仰的祠堂或是有钱人家的宅院里。之所以被大户人家格外青睐,是因为蚝壳墙七菱八角、凹凸不平,若有蝥贼黑夜之中冒然翻墙入院,必割得他“损手烂脚”不可,具有防盗功能。而且珠三角一带盛产生蚝,在古代加工技术还未成熟时,生蚝吃完后遗留下的壳基本上被集中起来,分门别类当作建筑材料来出售。在建造房屋时,生蚝壳拌上黄泥、红糖、蒸熟的糯米,一层层堆砌起来,不仅具有隔音效果,而且冬暖夏凉,坚固耐用。

不同于小洲村,这里的石阶石巷宽度合适,无论是村民游客步行、骑行都相安无事,街巷的卫生也较为整洁,雨后尤其给人清新干净之感,为历史悠久的古镇古韵增添几分情趣。
 
之所以说沙湾有活力,是因为新旧并存非常和谐。居民的生活似乎并没有受到旅游开发太多的影响,认真生活而不是充当演员的角色;游客也可以较为真实地感受到古镇生活。有穿着校服买奶茶喝的学生,有在家门巷口认真练毛笔字的女孩,有骑着单车买菜的阿姨,有坐在村口大榕树下的阿伯。这厢是“闯入”的旅行团,那边是嘿嗬嘿嗬抬着木船走过的年轻居民;宽阔的街道上带着相机的游客与高扬的美食招牌,与迎面而来开着摩托踩着单车的居民互不干扰,让我觉得这个800多年的古镇特别有生机。
 
谁是演员,谁是观众,谁好奇谁,谁打量谁呢?

一个城镇、一个街区要保持活力,需要拥有一个多样化的周围地区,以及由此促成的使用者及其日程的多样化。人们在不同时间出入古镇,保持热闹的气氛:小孩嬉戏,街坊出行,老人乘凉,游人游览,交织成的生活群像生机勃勃。

而“文化沙湾”如何在现代社会中获得生存空间,关键在于如何释放其自身传统因子中的现代能量,如何传达出不失传统而又具时代的特色。

沙湾,愿你永葆生机。

游览提示

1.交通:
地铁三号线市桥站下,转公交(有多趟),沙湾文化中心站下。

2.美食:

本篇游记共含3269个文字,2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认真的看完一遍后有种想要马上出发的冲动!

2016-09-18 11:52

能记录下来就是好的啊,羡慕你。

2016-09-19 09: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