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掖-大美张掖-文化之殇-大佛寺、马蹄寺、七彩丹霞

还没有添加游记头图

初到张掖

2013年,8月17日左右(具体日期忘记了)到达张掖,在张掖落脚点是本次旅程的第一个青旅,张掖七彩丹霞青年旅舍,是一个招待所改建的,所以规模非常大,竟然还有不少旅行团入住。这个旅舍的特点是有一个非常大的大厅,所以在这里,我结识了不少人。
首先我认识的是我屋子里的一个大叔,论年龄确实是我叔叔,当年53岁,从乌鲁木齐骑自行车到达张掖,这段距离有1400公里,做个对比,北京上海是1200公里,大家可以脑补一下这距离。然后大叔将自行车寄到漠河去了,就是中国最北边那个地方,然后准备飞机飞过去,然后从漠河骑行,南下到海南三亚,这段距离有多远,我查了下地图,有5400公里……当然中间包括渡海坐船的几十公里。这真可谓是老当益壮,看看这位大叔的照片就知道了,身体杠杠的。

53岁的骑行大叔

一群青年军

我入住的当天,大叔就离开张掖了,没有和他更多的聊天,然后我又认识了屋里的几个大学生,然后还有和他们一路的对面屋子里的一个女生,我和其中的“小天”、“蜗蜗”到现在一直有联系。听了他们的路线也是去丹霞地貌,于是和他们订了辆傍晚的车后,先一起出发去了张掖市区。
古代丝绸之路繁荣之时,张掖是一个辉煌的大城市,西夏时期在这里建立了大佛寺,900多年来历经战乱灾难,如今仍剩下了一些存留。
进入这大佛寺的主殿,一尊睡卧状有两人多高横跨整个大殿的佛祖涅槃像呈现眼前,服饰雕刻依然栩栩如生,只是时隔这么多年颜色有些暗淡。导游讲到这个卧佛的一段往事让每个人都觉得心痛。卧佛内部中空,历朝历代皇帝都会将经文珠宝放置在佛像头内的藏宝阁,经历了几百年的战乱战火,虽然改朝换代,但是大佛都没有遭到破坏。直到文革浩劫,一撮红卫兵发现了这大佛的藏宝阁,将其中的珍宝佛经全部盗出并毁坏焚烧。现在整个寺庙中除了主殿外,几乎都是重建的,就连这眼前的大佛在那次浩劫中也被打穿了一个大洞,现在看到的是后来修补上的。
千百年来,人们一直祈求佛祖保佑,可是这千百年来,佛祖都是自身难保,宗教不过是帝王的附属品。帝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兴盛时佛光普照神州,不合圣意之时就屠僧灭佛,平时那些烧香拜佛之人在战火纷飞时有几人管过这里静卧的佛祖,除了那些虔诚的高僧沙弥之外,可能再无人顾及佛祖的感受。后殿中有不少存世的经书,是抗战时期的住持为了避战火将部分经书藏进寺中中空的梁柱内,将秘密口口相传于后任僧尼,“战乱不止,天机勿泄!”一位姓姚的尼姑为保守这个秘密在文革批斗中受尽屈辱折磨仍坚守秘密,直到去世前见到浩劫已过,才将这个秘密告诉世人,佛祖真经重现于世,人们为了纪念这位尼姑便在寺中为其建造了一塑雕像。这一部部经书是多少僧尼在战乱之时用性命换回的,经书除了记载了达人心髓的佛语之外,也是这千年僧人的血泪史,到底是佛祖保佑众生,还是众生保护佛祖?也许佛祖不需要人保护,只是静静的在那里,不喜不怒,不爱不憎,不去施救也不去惩处,只是静静的注视世人,你若做一善事便添一分功德,你若做一恶事便增一分孽障,无论你是否拜我,于事都无增减。

大佛寺外的甘州古塔

大佛寺正殿

卧佛

前往丹霞

离开大佛寺之后我们返回青年旅社休息,等待司机师傅接我们去张掖南边的丹霞,对于丹霞我脑中想象了无数种场景,
因为前两天,之前偶遇的夏姐,给我发来她在丹霞的照片,傍晚雨后,太阳出现光线照下的丹霞,这是张掖丹霞最美的时候,可遇不可求。我再抬头看着天上的阴云始终不散,内心中焦虑这丹霞之行不会是最美的了。
傍晚时分,司机师傅来到叫我们上车,大概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的车抵达丹霞景区的东门,从这里要换乘景区的车直到西门的第一观景台,然后原路返回观看,两个门之间有20公里,足见景区之大。景区穿梭车开进大门,我觉得我的焦虑是多余的,枣红色的土地,彩色的山丘连成一片起伏跌宕望不到头,如同梵高用天上神笔在大地做了一幅油画,然后在这油画中勾勒出一道青色的细线,我们的车就沿着这细线开进景区的深处。望着车窗两旁的景色,第一次感觉到语言的局限,再美的文字对此处的描写都会显得苍白无力,面对美景那种无与伦比的幸福感发自内心深处,犹如亿万年前人类诞生起便埋在我们审美的基因中。无法用言语形容,这个感受让我突然想到2010年我在青海湖游玩遇到的一家人,他们向我极力推荐这里的丹霞,当我问他们这里漂亮吗?他们的语言都像被什么塞住了一样,只说“漂亮!你去了就知道。”今天终于自己也有这种体会,有些时候有些感受确实无以言表,这也许就是旅行的魅力吧,无论听过多少、读过多少、看过多少照片都不如亲临目睹。
国家地理评选的世界十大美景第七位,张掖丹霞,尽管没有入选世界遗产,却别其他入选世界遗产的丹霞地貌还要美,当年其他四个丹霞地貌地区邀请张掖一起参加评选,张掖回绝了,不是他们不想,是因为实在没有钱参与评选,张掖就这样错过了世界遗产名录,但是却挡不住世界爱美之人的眼光。
据说2010年这里连车都没有,只能徒步进入,走了很久很久才来到观景台,在所谓的观景台,只有几人默默注视日落的壮丽。现在中国有四个丹霞地貌联合申报世界遗产成功,而张掖当年缺乏资金退出申遗不在名录内,因为配套设施不完善至今也只是3A景区,门票仅有40元。与其他几个丹霞相比,张掖的丹霞却是最美的,也美过很多5A景区。就如同十多年前兴起的新世界奇迹评选中,中国人热衷把兵马俑长城推入评选,而埃及却拒绝将金字塔列入评选,缘由很简单,金字塔是不是奇迹不是谁评选出来的,五千年屹立不倒这是一个事实,埃及人的自信和我们对这些虚名的追逐形成鲜明反差。景区的名头再多都不如实实在在的内容,物亦如此,人亦如此。
丹霞的土地是松软的,如泥一样的岩石,被称为泥岩,人们踩上一个脚印可能就会在这里留上千年万年,为了避免破坏,这里的路修的都很窄,石阶也被做成七彩以不破坏大家的视野。时不时听到保安拿着喇叭喊:“穿XX颜色衣服那位游客,请在石阶路上走,不要进入景区!”偶有个别牛惯了的人还反过来朝保安吼:“要你管!踩个脚印能怎么样?”我心想,“你踩的不是脚印,那是千万年的耻辱印。
照片不是最美的张掖丹霞,但是也足够美翻人们的双眼,大家可以感受一下。(第一天觉得不太好,就没拍几张)

初到丹霞地貌

马蹄寺-文化之殇

从丹霞回来之后,意犹未尽,决定再呆两天,再去一次丹霞,可是很不凑巧,第二天下雨,而且很大,所以只好去了马蹄寺。同行的几位除了“小天”之外都离开前往下一个地点了,我就和“小天”两个人一起去了马蹄寺,小天是个大学生,很爱笑,还很有礼貌,凡是都喜欢谢,我们都开玩笑说他以后肯定找到一个很好的女朋友,因为他太“贤惠”了。
冒雨、转车来到马蹄寺,路上发现甘肃汽车站的卫生间竟然还收费,前所未闻……而且张掖地区的普通话推广的不太好,交流很是困难,本地人能听懂我们的话,而我们听本地人说话基本靠猜,难度高于粤语……
去马蹄寺的路很漫长,大概要三个小时,一路上的风光都是谢了的油菜花和青色的山,直到路边的村落开始出现红白相间的房子以及身穿藏袍的村民,这意味着到了马蹄寺所在的村落。马蹄寺其实不是寺庙,其实是一个石窟,传说天上的神马在这里留下一个马蹄印,这里又有类似佛庙的石窟,于是就称这里为马蹄寺。到达马蹄寺的停车场时开始下雨了,沿着向石窟的路走去,雨越下越大而且起了雾,虽是八月可是雨水异常冰冷,不知道这冰冷意味着迎接我们的会是什么?大概走了二十分钟,来到了一座宏伟的石窟前,石窟有很多层,每层都有大大小小的佛,可是这些佛像几乎都没有了头。尤其是最下一层的一个洞窟,沿着洞四周原本雕满的佛像只剩下了盘坐的腿,当地的一位大爷说这都是文革时期被毁的,“除四旧”的罪证,当年那帮红卫兵像疯子一样涌到这里将所有的佛像凡是手能够到的全部砸毁,现在上边几层的佛像都是重新修筑并彩绘的。我来到最上层的石窟发现确实除了雕功一般之外,色彩也很单调,异常鲜艳,明显就是新画上去的,而且整个石窟中的墙壁到处都是“XXX到此一游”的痕迹。石窟内除去这些残破的佛像之外,只剩下厚厚的尘土,曾经的辉煌如今都已化为灰烬,唯独留下山壁上那尊侥幸留存的巨大佛像在冷雨中接受往来的人们朝拜,还有那个流传至今的故事。
下山的路很短暂,但是很冷,不仅是雨水,也有着马蹄寺的殇。返程的路上经过一个很小的藏传寺庙,看得出寺庙很新,看样也是浩劫之后才得以重生,遇到一大家藏族人在那里拜佛,有头发花白的暮年长者,也有满脸皱纹的子女,还有身强力壮的孙子孙女,以及他们怀中的第四代人。“四世同庙”全家虔诚向佛,他们的仪式很简单,每人给酥油灯添上一些酥油,再在佛祖面前三叩九拜每人扔进殿中五毛钱,最后绕着殿外旋转经幢转上一圈,临走时立身再拜上三拜便结束了。临离开寺庙的时候,我问这里的僧人是否他们经常这样来拜?僧人说这里的藏族人几乎每天都来这里简单的拜上一拜,这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我很感叹这种简单的虔诚,不需要为佛堂添金砖加银瓦,每天这么简单的仪式,即是拜佛,也是修心养性。心存一丝对神灵的敬畏,总比那些口中不信神佛,靠毁坏佛像来消除内心对神灵的恐惧的人要强上百倍。
我们离开马蹄寺的时候,雨更大,更冷,但是又有一丝温暖。

再去丹霞-一群牛人

从马蹄寺回来的当天,小天就离开了,继续接下来的旅程,临走时还很正式的说到:“来日方长,有缘再会!”看样子是真把这青年旅社当做武侠小说中的客栈了。
由于外边的雨实在是太大了,只好窝在床上看书,客栈里又住进来一位“小帅哥”在那里画画,原来他是学美术的,素描的功力相当了得,他也在愁这雨什么时候能过去,好开始他的徒步旅行。他第一次出来旅行,准备从张掖走到敦煌,600公里的路,他已经准备好了帐篷。(下边就是他随便画的画)

这时候一个头发被打湿人推门进来,一看就是新来的驴友。他把包放下之后和我们打过招呼,也开始痛骂这暴雨。他叫敏哥,其实比我年龄小,只是长的老成,确切说应该是我的外表具有欺骗性,已过而立之年却如刚入大学的学生。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推门进来两个女孩,原来她们俩和这敏哥一同拼车从青海湖过来的,一个叫妍,一个被他俩叫做小太阳,原因是她们一路上到哪都是晴天,说是托她的福,于是称她为小太阳,谁知道这小太阳到张掖也不灵了。闲来无事,五个人坐在一起开始聊天,这过程我得知,那敏哥和妍都是摄影高手,我喜欢摄影的爱好和他们两个一拍即合,三个人聊摄影聊的火热就把小太阳和那小帅哥给凉到一边去了。敏哥的相机很小众化,宾得的防雨相机,不能换镜头,按照他的说法就是喜欢细雨下的景色,这样的摄影者要远远比我奇葩。而妍的相机一出手就把我给镇住了,竟然是一款老式的胶卷式单反相机,用这种相机的人绝对是那种顶尖高手,因为胶卷的机会只有一次,必须经过复杂的显影过程才能知道效果好坏,对摄影的时机把握需要很高的感觉,之后我们几人的旅行也看出来,她是轻易不出手拍照的,一旦出手必出大片,不仅如此,对于一个平时做市场管理的女孩子来说竟然还会古筝古琴等多种民乐器,平时还喜欢修心茶道,此种高手很是罕见。
敏哥三人问我要不要去丹霞,我正好想碰下运气是否能看到丹霞的日落,于是欣然答应他们,我们这时都转头看那小帅哥,小帅哥摇摇头说:“我准备晚些去,直接在景区门口搭帐篷住了。”我们几个人都默默的赞许了一下。
第二天白天我准备了一下当晚火车的补给品,他们三人去了张掖的大佛寺,到傍晚时分一行四人坐车前往丹霞景区,一路上太阳高照,我暗自欣喜,看来应该能看到期待的日落丹霞了,可是好景不长,到达丹霞景区的时候,天边飘过来一片云把太阳遮住了,而且随时间推移丝毫没有减弱之势,而且越来越厚越来越暗,最后变成一片乌云将天空遮住。又一次与日落丹霞无缘。
我们三人对周围的风景拍照,我和敏哥自然是不吝惜快门对景色狂轰乱炸,而妍只是很小心的拍了几张。风景拍腻了之后,我们几人又决定让小太阳当模特,我们几个来拍她,多轮拍摄后我们发现小太阳是很有当模特的潜质。三个喜欢摄影的和一个适合当模特的,这组合真是绝妙。
当然在这么美的地方拍摄的人不只是我们几个,在四号观景台上,我们遇到了一个更牛的人,身背两个单反,肩扛一个技术相机,一看就是专业摄影的人,单反用来测光,技术相机用来拍摄,这种相机有点像一百多年前的相机一样,拍摄时用布将摄影师的头和相机一起盖住,手动控制镜头的开合,一次只能放一个单张胶片。
临走的时候我们还见到了小帅哥,他已经将行囊放在门口那里,准备晚上搭帐篷过夜开始他的徒步之旅。

当晚我和小太阳一路前往敦煌,敏哥和妍一起去了武威,之后,小太阳从敦煌离开又和他们会合了。三年了,我们几个互有联系,妍已经是一个很牛的市场及记者了,小太阳也成为一个销售精英了。

大美张掖丹霞

本篇游记共含5049个文字,1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非常好的片子,很完整也很用心,对得起这次旅行,给大牌。继续发帖。

2016-09-18 18:46

结束了嘛?有种不过瘾的赶脚= =

2016-09-19 09:5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