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15博卡拉,当着你的面抠脚丫(博卡拉中文任教第二天)

58
她世纪 (北京) LV.21
2016-09-18 09:44 298/4

依旧早起的我呆坐在床上啃着面包,直到觉得手痒才发现面包里全是蚂蚁,几天来的素食让我吃蛋白质完全靠偶然。我马上把袋子包好,问主人垃圾桶在哪里,顺便借了个吸尘器。虽然我并没有公主的命,但除非我愿意,我从不主动干家务活。
吸尘器像是牢骚般发出了五分钟的巨响,地面却没有变干净。我只好让它休息一下上网查它的嘴应该对准哪里。我把手伸到了吸尘器的吸尘口,靠风来思考该怎么用。眼看着吃饭时间就要到了,我不得不草草收尾,我和吸尘器的故事没有结局。

胃口很好的我又向主人妻子要了杯从热水壶里倒出的奶茶,而大叔则在一旁拍我们吃饭的样子。今天,那个轰我起来的负责人红领巾也在,她的美差是在各个志愿者点巡视,所以和我们一起走上了乡村教师路。
那个被我故意说成是印度人的大叔依然早早地就在路口和别人闲谈等着我们。他的问好除了放得开的我并没有人回应。他今天还特意拿了手串里的一颗菩提送给我,到了自己总坐的那个位子后,热情地招呼我过去坐。

我这时才意识到我昨天对上海做了什么,立马向他们承认了错误——那都是我看到的,对于今天新来的两位一定要尊重。他们则拍着胸脯,好像和拜把子兄弟担保一样,“不会不会,我们是尼泊尔人,我们爱所有人。”
人们陆续到位,在落座之前会在门口像小学生一样有底气有微笑的喊一句不标准的老师好。那个正装男除了正常的问好,还要求我们每人半个小时就够,不然他会很累。不过他是唯一一个呼应我的人——他给了我张写着花和蔬菜的英文单字。也就是看着单子上的字我才知道,他应该是Hotel Mountain Village的老板。

乐橙和茉莉正经正常的自我介绍让开课的前几分钟有点尬尴。新来的她们一直在看表,把字写得很小而被正装男郑重提议。讲课到一半,还被老大叔打断让学生讲了段冠冕堂皇的感想,而这位学生就是那位正装男。
乐橙掐着表标准的讲了半个小时后,就是我亮相了。那位被我说成印度人的大叔用笔指着我说finally,我也做出苦笑的表情。按照正装男给出的单子,我把一个个单词翻译成了中文,还对应着每一个拼音给出了英文意思。不过犯了个在中文中我都常犯的错误,garlic和onion不分,就是姜和洋葱不分。幸好在场有一个中文很好的小哥指出了我的错误,不然就成了“上梁不正下梁歪”。正装男给的那张酒店用的小单子,注释、释意、带读、提问一套下来,我竟然用了四十多分钟。
今天虽然有乐橙和茉莉陪我回去,我们仨却没一个认路的。每一个路口就是让我们产生分歧的一个狂魔,望着长相差不多的路和建筑,我们总是要考感觉走。快到了家门口的时候,我们也是到了迷惑的顶点。我拿着手机的截图给当地人看,可是被我问的晕头转向的大叔也不清楚。我只好谢过自己闯天涯,没想到正对着的小路口,就是住宿家庭门前的那条。

天气热得我只想在原来的住宿家庭蹭网。正当我心系祖国时,一个大叔推门而入。我一个抬头才发现,这就是刚刚的大叔。我们大眼对小眼哈哈大笑,引来了房子的主人。他告诉我这是他的亲兄弟。我笑称,“是不是这一片都是你们家的,你好有钱啊。”大叔也笑道,“你是不是喜欢我们家,总要来坐坐?”
和昨天不同的是,我只买了半份的面包。路上我顺便看了家杂货店,价钱要比加都的大超市还要贵。没有理会他们热情的推销,我就被热情的太阳催促了回房。今天的我去老大叔家吃晚饭时,他的女儿正好坐在门口的沙发上,正想问我是不是又走错路了,我抢了她的话,“没有,我很棒的!”

回屋的我发现洗手间的台子上全是蚂蚁,而没系带的东西也都有蚂蚁在爬。开着灯就有蛾子在追,不开就有蚊子在飞。可是在飞虫的围绕中,我在博卡拉的生活终于渐渐慢下来。今晚,我终于得以流着汗在床上听听歌。









突然想起来余文乐演过一个电影,叫什么我忘了,我也没全看。正好播到那个台的时候,他抱着一个女孩儿,可女孩儿却说,我做鸡,在这里呆不久的。他说,我“鸡”,我等。
供大家开心或悲伤。

本篇游记共含1583个文字,1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没完呢吧?感觉没写完哈

2016-09-18 19:36

引用 shenxin 发表于 2016-09-18 19:36:09 的回复:

没完呢吧?感觉没写完哈

回复shenxin:恩还没完,希望您能继续关注。感谢。

2016-09-18 20:25

好美的照片,文字再多点就更好啦

2016-09-19 20:58

引用 hanyunchu 发表于 2016-09-19 20:58:24 的回复:

好美的照片,文字再多点就更好啦

回复hanyunchu:谢谢你的建议和关注,我会多写字。

2016-09-20 06:5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