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路向北:宁波至贝加尔湖。

24
余芸 (宁波) LV.6
2016-09-18 15:46 271/4

2016暑假——那些路上的波折(一)
        《孤独星球》的创始人托尼·惠特说:当你决定出发的时候,其实最困难的一部分已经完成。
        从去年的青海回来后的半年,俄罗斯已经成为下一个目的地。周围听到的人都瞪大眼睛用疑惑的眼神望着我们,无外乎一种疑问:这么远,开车过去可行吗?
我其实是一个保守主义者,胆子小,但依然想走远。我看过的大大小小关于俄罗斯自驾的文章,充分了解了这是一条比较成熟的路线,国人已经在这条路上开拓了多年。
        当然,路上有的是意外的情况,好在,今年,并不多。
        比如,只是发生了窗户升降器的意外。
车开在内蒙的省道上,一路荒漠化的草原,大风裹挟着沙子,而我们开着窗子。车原先正开往阿鲁科尔沁旗的路上,郑老师摇下主驾驶窗的时候觉得有异样的声音,上上下下试了一下,最后,窗户降到最底下,再也上不来!路边恰巧有几家4S店,问询以后,必须得配我们自己品牌的升降器,而且换起来比较麻烦,需要半天时间。迅速联系了之前北京的供货商,决定今晚开往有克莱斯勒4S店的赤峰,必须要上高速!
        车开在高速上,草原的落日斜晖映照进车里,不能快也不能慢。快了,郑老师受不了,慢了,眼看天黑!离赤峰还有250多公里的路,大风打在开车的郑老师的脸上,还窜进后车厢。郑老师一边开车一边还得问问我和图图的情况,好在图图小朋友对这件事情一点没有放在心上。音响里传来了《呼儿嘿哟》这首歌,郑老师和我一起配合着唱着这首摇滚,自己给自己打气,也妄想用声音盖过风声!到了一个服务区,郑老师下车洗了一把脸,弱弱地说:“快吹成面瘫了。”
       今年来回12000公里,不管怎样的路况,郑老师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除了这一句。

那些路上的波折(二)
你永远不知道前方等待你的是什么,是惊喜,也有可能是一点点的困难。
今年路上的第二个波折,也是最后一个波折,是留下最深刻印象的。
已经在俄罗斯赤塔,我们第二天的行程是从赤塔乌兰乌德。这是俄罗斯境内一天行车距离最长的一段。600多公里,一刻不停开需要8个多小时,而且一路是山路。这是我们出发前知道的唯一信息,满洲里的陈总之前交待过的。
出发的时候,我用Google导航,郑老师用的高德,然后,我们在原地绕了一圈,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只能靠边停下,发现去乌兰乌德有三条路,到底哪一条比较好。微信联系了陈总,陈总说走AH6那条,也就是P258,都是国家主干道,相当于我们的国道。我们跟着导航走上了主路,郑老师开始享受驾驶的乐趣。因为不限速,高低起伏的山路,大家开车基本很规矩,来回两车道的山路都开得很开心。记得最大的一个坡度是17度,远远看过去,那个路真的挺有挑战性。一上一下,可把图图乐坏了,她总说滑滑梯喽。车子一会儿驰骋在草原上,一会儿又钻进了丛林,山路高高低低,起起伏伏,有时候又有大的水系映入眼帘,切身感受着远东的大气磅礴。车子还是比较多的,各色车辆来来回回,有车顶载着帆船的,有车后拖着房车的,有上个世纪的老爷车,也有新款卡宴。对我们第一次来远东自驾的人来说,充满了新鲜感,并没有陈总说的枯燥。
然后我在导航上看到有两条岔路,一条显示在驾驶时间上要短一些,郑老师说那就走短的那条吧。然后我们就华丽丽的开始了一次难忘的旅程!
车子朝右拐进了一条路,一开始的路况甚至比主路还要好,大概开了十几公里,然后路就开始发生颠覆性的变化。我没有办法用上其他词语了,颠覆性应该是我的感受吧。
一开始还被道路两边迷人的田园风光吸引,村庄里颜色艳丽的小木屋,跑来跑去的臭屁小孩儿,坐在自家门口悠悠晒太阳的老人,远处还有一大片湖水,静谧安详。然后,开过这一段,我的小心脏就要受不了了。
眼前的路铺满了石子,上下颠簸,开起来简直就有宇宙飞船升天的感觉——烟尘大!我们颠颠簸簸前进,以为开个一两公里就可以结束,修路么,哪儿都有。这时候,还有几辆俄罗斯老爷车从后面追上来,开的飞快,当时郑老师还调侃:“不愧是战斗的民族啊!车胎都不怕压破么?”开着开着,觉得不对劲了!村庄没有了,车没有了,然后信号也没有了!路上异常安静,除了我们这辆略感惊慌的车。对,此时还仅仅是略感惊慌,我们还在说着话,围绕着路况。
后来,当我们翻过一座山头,发现前面的路已经不能用路来形容了,可以说,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烂的路!一个接一个的坑,因为刚下过雨,里面有积水。看到其他车子开过的痕迹,郑老师主张直接走别人新开辟的路,我胆小,觉得还是走眼前的路,不要绕到下面去,免得陷进去。郑老师居然同意了,一个开车的同意一个不开车的,而且俩人都没有经验!我们就颠啊颠啊,我紧紧扶着前座,手拉着把手,心里默默祈祷,祈祷车子不要爆胎,车子不要突然不工作,车子不要发生任何意外的情况。眼睛除了看前面的路,我还时不时看手机,一会儿有信号一会儿没有信号。我们又艰难的往前挪了挪,经过搓板路,经过陷阱路,前面似乎平坦了一点。我现在回想,甚至忘记了当时图图在干嘛,我的全身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车子和路上,手心已经攥出了汗,到后来我和郑老师就再也不说话,往前往前,看路看路。
两边没有任何出现村庄的迹象,还是一会儿出现树林一会儿出现草原。如果车子在这里抛锚,那该怎么办?太阳已经初见偏西,如果在天黑之前还是出不去,该怎么办?郑老师在前面一直不说话,我当时想着大概是集中注意力看路,后来,终于郑老师说话了:“快没油了!”原来,憋了这么久!我的神经绷得更紧了,得赶快出现村庄啊,有村庄就有可能有加油站,还得祈祷有95号 !导航显示还有109公里,油的存量还有124公里,天哪,鬼知道这速度这油耗能撑多久。
终于,在八点这样子,我们眼前出现了一个村庄,我们觉得希望来了,但是路就这样“鬼斧神差”。我只能用这个词语来形容。一个个的坑,一个个巨大无比的坑,看样子刚下过雨,不知道深浅,不知道怎样绕过去,因为根本没有可以绕行的地方!我清晰记得,我们下了一个水坑,还好,碰运气了,不算深,再下一个,没有运气可碰,也不敢碰运气了。我下了车,郑老师打算从坑和道路下沉部分的边缘走,不知道会不会碰到底盘。我不知道哪来的想法,郑老师也不知道哪儿的判断力,我们就从这个坑外沿过去了。接下去一个坑一个坑过,我坐在车上,当时想着如果今天晚上顺利到达乌兰乌德,一定要紧紧拥抱一下郑老师,太不容易了!
终于,过了村庄,郑老师敏锐发现一个加油站!天,居然有95号,加满加满!当郑老师看到加油站的那一刻,我听到他长舒一口气!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觉得眼前的路也好起来,太阳正直直打在前档玻璃上,我们正朝西开去!放松了没一会儿,导航显示左拐,可是左拐路上标着修路,还挡起一部分路,看到一辆车正从里面开出来,我们就决定开导航导的路。新修的路,不错,开了没多大会儿,前方出现了一座桥,然而然而然而!我用上了这么多然而,因为这座桥没有把桥板铺完!桥板没有铺完!仅存的桥板是两条杠,两条杠!桥下是汹涌的河水!而通往乌兰乌德的大路,主路,主干道,就在桥的对面!
我看到路旁有一位大爷在生火,我就下车问大爷,还有没有路通往乌兰乌德,这一条路是不是可以通往乌兰乌德。大爷点点头,郑老师示意我去指挥,他看不到前面的这两条铁板。我看了一眼,好犹豫啊,不敢。那个大爷扔下手头的柴火,来给郑老师指挥。我看着车一点一点往前挪,恨不得这车立刻从桥上飞过去。好歹,有惊无险,有惊无险啊!
终于开上主路,有回到现代文明社会的感觉,郑老师说:“终于看到有标识的路了!”夕阳正在沉沉睡去,留下惺忪的晚霞。登上高出,看到鸟儿正在归巢,天地的光影变化正在呈现梦幻般的色彩。乌兰乌德,我们来了。
然而,到了乌兰乌德,我们找那个民宿,找啊找啊找啊,就绕着这民宿转了好几圈。发现Google的本事:总是导到酒店或者住宿地方的后门!路上问了好几个行人,还拦了一辆车,会英语,但是人家也不知道。后来已经不记得是哪个好心人,告诉我们左拐。左拐?左拐还是找不到。最后在这家民俗门口,碰到一个好心人,人家手一指,你看!天,绕了足足半个小时!外表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房子,里面无比干净舒适!三个热情的布里亚特人!老板抽着烟在门口等我,见到我的一刹那,她和我同时欢呼起来!
这一天太不容易了!这一天我最大的感受是:信任!郑老师信任我,我信任他,即使那么烂的路,我们一起选择了,就这么开下去了,没有互相抱怨,鬼知道抱怨起来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后果!我们信任那个给我们指挥的大爷,他把我们的车子安安全全引导过了桥!那个民宿老板对我们的信任,她觉得我们应该会到,在门口等我们!
真是神一样的经历啊!

路上的图图——睡
    在回程的路上,我们三人总结了一下,给每个人一个词汇。图图爸爸:胆大心细。图图妈妈:策划能手。图图:成长成长。
    对,图图是成长成长,接连两个成长。因为除去这个词语,找不到更合适的。今年图图小朋友最大的进步是:一连十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她都稳稳当当在车上,坐在安全座椅上,或者拍照片,或者吃点东西,或者自娱自乐唱唱歌,或者睡一会儿觉。去年在微信中总结,图图还是不停问到了没到了没,今年,基本没有问过。这是最大的进步,她已经可以接受这样一种旅行状态,可以调整自己的心态,这一点非常重要。
    图图小朋友的适应性比较可以,先从睡觉这件事情说起。今年的图图,睡过顺丰的分包间,睡过海关的地板,露宿过马路。这所有的一切,她统统都能应付,而且乐在其中。
    我们在赤峰等待北京到货的时候,因为着急,所以后来直接去顺丰的服务网点取货。图图在出租车上已经睡着,我们抱着她到了网点,图图爸爸直接就去酒店取车,我和图图就在网点等候升降器到货。那会儿正是正午时分,赤峰那天非常热,顺丰的网点里面也是人来人往,我抱不住图图,顺丰的小哥就把一个分包台挪出来。让图图躺在上面。图图睡觉的时候,货物刚到了一批,二十来号人走来走去,还有拖动货物的声音,讲话的声音,但是图图小朋友就是睡得这么沉。屋内比较闷热,我找一个硬纸板给她扇着,图图呼噜呼噜睡着,一直到图图爸爸回来,她还没有醒呢。这样,一天中午的睡眠就保证好了。
    还有一次当然是过俄罗斯海关那会儿了。十八个小时的过关经历,我一个人在等待车过关,郑老师和图图是早早过关等我。有老师也问起图图这十八个小时是怎么过的,我也说不清楚。我只是记得早上十点已经到了海关,第二天凌晨三点,我们睡在俄罗斯的大马路上。原先碰到一个吉林车,那个大哥还说教我们选择一个好的地方搭帐篷,但是当时没有留下什么联系方式,他先于我们过关,后来直到第二天在卖保险的地方才碰到。所以我们初入俄罗斯,第一个目的是选择一个地方睡觉。出俄罗斯海关,一溜全部是大车,也找不到陈总说的24小时开业的汽车饭店。我们转了一圈,我最终决定就在两辆大车空出的一个位置停车睡觉。三个人就这样窝在车里睡了一觉。我开了一点车窗,喷了防蚊液,依稀记得后来下了一会儿雨。醒来的时候,图图和郑老师都不知道下雨这回事。糊里糊涂睡了三个小时,被阳光刺醒,图图小朋友也醒来了,这是她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坐自家的车出国,第一次在其他国家露宿街头。这个晚上,她略微受了点凉,开始流鼻涕。
    从俄罗斯中国,又得过关。那天我们故意选择在晚上过关,速度会快一点。过关以后已经过了午夜,我们随身带了睡袋和地垫,和俄罗斯的那些倒爷似的,在海关大厅某一个角落“练摊”。我和图图一人一个睡袋,图图爸爸看着我俩一夜。满洲里这地方有很多苍蝇,但是蚊子却没有,海关大厅的晚上安静并且安全,我和图图就呼噜呼噜又睡过去。第二天早上,还是我把图图喊醒的。我们去厕所洗漱了一下,图图发现自己的头发上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图图爸爸交待,他看我们的时候在海关的小店花了十五人民币买了我们在俄罗斯花四十卢布就能买到的冰熊棒冰,棒冰渍不小心滴在了图图的脑袋上!就这样,我们愉快的出了海关,踏上回程的路。

                                                一个月的消费


        钱,永远是一个难以跳过去的话题。我们算不上穷游族,也穷游不了,带着一个孩子,怎么样也得多方考虑一下。


我们永远也避不开旺季,只有在旺季,我们才有时间。7月8月这两个月,是全世界旅行的旺季,因为孩子们正在放暑假,高纬度地区的俄罗斯民众,也正处于度假的季节。


        此次行程我们7月4日出发,8月3日晚上回到宁波,整整一个月,行程12000公里。国内部分的路线是宁波西安西安经过山西到达张家口张家口赤峰赤峰到达阿尔山阿尔山满洲里俄罗斯境内是后贝加尔斯克到赤塔赤塔乌兰乌德乌兰乌德伊尔库茨克伊尔库茨克到李斯特维扬卡,然后原路返回满洲里。最后就是从满洲里回到宁波


我大致记录了每一笔费用,粗粗算一下,大概是35000。这其中包含了我们的签证费,车辆的出境手续费,前期的车辆保养,过路费,汽车维护费,吃睡的花费,基本没有购物。俄罗斯境内的花费大概是12000块,我们用得时候很宽裕,当时带出去的现金是一万人民币,不到十万卢布,当时想着是把卢布花完再回来,最后还是没有花完,留了一部分准备送给小朋友纪念。回国的时候在满洲里海关又换回了2000人民币,所以实际花出去的现金大概是8000,其余的应该是住宿的费用。这样看来,国内国外的花费基本上是对半开。


        国内的花费主要就是人吃饭车加油,过路费,住宿费。我原先保留了这一路过来的所有过路费的小票,让我回去好好找一找,看看是怎样的一种壮观。当然其他的欧洲国家一部分也是收高速通行费的,但是在俄罗斯没有这个费用。他们行车没有过路费,加油95号的基本上是4块出头,这就省下一大笔钱,然后我们就在那边碰运气的吃吃吃。但是不管怎么吃,没有在国内消费高。住宿这一块,我们选择的是中档的,在携程或者booking上好评率比较高的。但是还是有两次出现了我不甚满意的情况。


        这两次是俄罗斯境内的最后几晚。那天在利斯特维扬卡晒太阳晒得晚了,记得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而且中途又在贝加尔湖边搭了一会儿石头。眼看着要赶不到乌兰乌德,所以我们就决定临时拐进一个镇子去住下。路上经过一个比较有名的镇子是斯柳江卡,郑老师说看着人太多了,镇子太大,不好找,然后我们又继续往前。看到一个地方写着一个地名,看着是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路上也有车辆经过,我们就拐进去。在一个当地好心居民的帮助下找到一个住宿的地方。停车场很大,停着几辆贩卖草莓的车辆,一个大爷走过来还和我们比划比划了这些草莓,我们什么也没明白就走进去找房间。额,一走进这个住宿的地方,一楼,散发着一种特别特别特别奇怪的味道,是牛羊的膻气加上人的狐臭类似发出的味道。郑老师捏着鼻子赶紧跑了出去,我和图图跟在后面哈哈大笑。一楼没有住人的任何迹象,我们又跑到楼上,总算看到有一个小姑娘在那儿,二楼看着还干净,房间还干净,洗漱用品也齐全,大概2200卢布一晚,不算便宜啊。然后郑老师试图用一根毛巾裹住自己的脸,我一脸疑惑,怎么了嘛,住这么一个地方就不好意思了啊?郑老师说:“我要下楼去车里拿东西去了!”哈哈哈,他还是闻不了那个味道。可是,第二天早上我下楼的时候,经过一楼到停车场,我也同样快要吐出来。这回换成是图图和图图爸爸站在车边嘲笑我了!


        第二次就是从乌兰乌德赤塔。因为乌兰乌德赤塔本身是距离最长的一段,同时也是很难开的一段。虽然这次回来,我们没有走到小路上,但是7月8月也是俄罗斯的修路季节,这一路修路的路段不少。中途图图又跑到野地里玩了一玩,所以那天我们到赤塔非常晚非常晚。想着这俄罗斯境内最后一晚,又这么晚了,就随便在携程上订一个就好了。所以我就在携程上订了赤塔旅馆,含税167元人民币。我们在赤塔还比较快的找到酒店,然后找房间可不省力,绕啊绕啊,左拐右拐,然后才找到。进门一看,异常小异常小的房间,异常软异常软的床,而且马桶是坏的,水龙头的台盆也是迷你的。这个晚上,我就只听到楼下的车哗啦哗啦开过,当时是周五的晚上,一边听车声一边想:赤塔青年的夜生活很丰富啊!一晚没怎么睡着。

我们的车


那么,我现在要开始来写一写我们一路的亲密战友——到今年的九月份恰巧是100个月行驶150000公里的克莱斯勒铂锐轿车。


如果他开在大街上,一定有超高的回头率,因为在他洗干净后,亮黑的肌肤,猩红的大灯,气势磅礴的发动机声音,让不熟悉车的路人以为开来一辆豪车。甚至在八年前上牌的时候,一个车主还前后左右仔细端详一番后,问我:“这车得有两百万吧。”“哈哈,很遗憾地告诉你,这辆车20万。”


对,八年前的他,初出茅庐,意气奋发,似有指点江山之势!确实,这八年来,他是一个劳动模范,连图图小朋友都非常喜欢,给他冠了昵称“小铂叔叔。”大马路上已经罕有小铂叔叔的影子了,八年前那些一起买车的朋友,如今估计都已经开上了奔驰——虽然小铂也系出名门,为北京奔驰戴姆勒克莱斯勒生产。那么,我们为什么迟迟不换车呢,请跟我读——qiong,请念第三声并拖长音。


除去钱的因素,实际上我们内心当中是打算把小铂叔叔一直开到他不能使用为止。郑老师甚至固执的想把他养成一辆老爷车,传给图图的小朋友。自打小铂叔叔买进家门,他去的都是高档消费场所——4S店,喝的都是97号油,用的都是原厂进口件,我们可没在他身上省过钱。


这次出门前,找了熟悉的朋友,她开一个汽车维护店,给小铂叔叔做了一个系统大检查!事实证明,盼琛妈妈店里的师傅非常给力,从驾驶体验看,四轮定位和其他使用感受都非常好,保证了我们这次顺利出行!中途出现的什么掉了水箱挡板啊,车窗升降器坏了,这些都是不可控因素。总之,出门前,在大硬件方面,小铂叔叔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


我们带了一瓶机油,带了一个备胎,和一个全尺寸轮胎。后来在俄罗斯过海关的时候,因为安检问题,那个全尺寸轮胎都没带出去。


小铂叔叔在国内一开始的时候,掉了水箱护板,那时候很多开车的人都说不要紧,不用装上去也没有关系。后来在郑老师的坚持下,我们还是在张家口等到配件,在那儿装上去了。后来的俄罗斯经历,让我深深为郑老师这次殷明的决定感叹了一番:俄罗斯境内的那些烂路,石子乱飞的时候,如果没有水箱护板,可能还会发生不可控的因素。


我们一路上特别注意小铂叔叔的表现,也真的是害怕车子会出现什么状况。我清楚记得,我们到了赤塔的时候,有时候踩刹车,车子总会时不时来一个类似刹车抱死一般的顿挫感,总感觉会出什么不好的状况。后来才悟出,可能我们一路开来,路的高低起伏比较多,车子可能自动启动了抱死或者ESP 的功能。后来车子大概也逐渐适应了这些路况,这样的情况反而消失了。 


还清楚记得走过那段烂路后,图图在车子上发感慨:“我不要换小铂叔叔,小铂叔叔这么好,以后都要开他,不换别的。”确实,我们在开过那段烂路后,深深为他骄傲。郑老师是第一功臣,可是没有小铂叔叔的努力和给力,我们是没有办法走过那么艰难的一条路的。在我知道的自驾俄罗斯的朋友中,有好几个在这段路上爆了胎,有的还不止一次。小铂叔叔经过这样一次考验,被我们称之为“全立体多功能陆地巡洋舰”。在回来后的检查中,基本上没有什么需要维修保养的。


当然,在自驾的旅途中,最重要的还是人和车辆要互相配合好。在出发前,满洲里的陈总千叮咛万嘱咐就是不要疲劳驾驶。他给我们举了一个例子,一辆凯美瑞在北欧翻了车,车子维修费需要三十万,后来决定不维修,车子从北欧海运过来,需要三万,并且要等上两三个月。深刻的教训提醒我们一定要养足精神再上路,疲劳驾驶后患无穷啊。

好在这次,我们的人和车辆都平平安安回来。初出国门,小铂非常给力,虽然年岁不小,但是他和我们应该会继续一起走下去。

那些人和事(1)


   准确说来,感受俄罗斯,从满洲里海关开始。


    先刨去在海关等待的十八个小时不说,来说说我看到的俄罗斯的那些人和事。在满洲里海关外面等待的时候,有一些俄罗斯的倒爷,倒爷当中有年轻的年老的有男的有女的,绝大部分人,都在抽烟。我当时的理解是,大概等待比较无聊,所以他们多年的从商等待经历让他们养成了抽烟的习惯。


    在等待的过程中,有一个俄罗斯大妈上来和我们聊天,与其说是聊天,还不如说是她说她的,我们说我们的。我们通过她的肢体语言和几个非常容易明白的词语中,大致觉得她认为现在中俄关系比较好。她说了“普金”“习大大”,注意,她说的可是“习大大”哦。然后她比划拿枪的样子,摇摇头,郑老师理解的是现在其他欧洲地区不稳定,大妈认为中俄关系目前还不错。天哪,语言一点都不通,还聊起了国际形势,图妈也是醉了。


    在等待的时候,我看到走来了四个外国游客,他们背着登山包,看着是爸爸妈妈带着两个女儿。四个人的包看上去硕大无比,爸爸瘦瘦高高,非常帅。看他们好像在和俄罗斯倒爷聊什么,似乎也是语言不通的样子,图妈主动上去和他们聊了起来。原来这四个人是法国来的,确实是一家人,他们打算搭某一辆车过关去俄罗斯。哦,图妈一开始还兴奋了一会儿,我们不是可以让他们搭车吗,然后还可以结伴一起走。然而看看小铂叔叔,怎么可能坐下七个人!和法国帅爸爸聊天的时候,知道他们是一路从法国旅行过来的,还在进入中国境内的昆明后,徒步了一段时间,按照他的说法他们是从昆明徒步到满洲里的。我回头看看图图爸爸:“我有没有听错?有没有理解错?”图图爸爸摇摇头,满脸疑惑。后来这四个人在热心的陈总带领下,坐上他的小骐达,去满洲里市里搭国际快客去了。


    好不容易武警叔叔把我们放进了海关,虽然在中国境内,但是排队的一例都是俄国拍照的。拿着ATA单证,我上跑吓跑,左绕右绕,大概绕着海关大楼跑了三圈,才在那些不熟悉ATA单证的海关办事员那里办妥了手续,终于进到了海关的后院——对面就是俄罗斯海关了!图图和图爸已经在那边等得着急了。

    接下去就是漫长漫长漫长的等待,我觉得这辈子最耐心的等待就贡献给海关了。车辆一共五列,按此往后排,倒爷们异常自觉地在那里排队。我看时间还早,就熄火去海关里面转转。海关的小卖部里坐满了俄国人,他们都在嗑瓜子。我买完东西走到外面,发现外面的俄国人也在嗑瓜子。大概等待太无聊,他们都学会了嗑瓜子。可是后来在俄罗斯境内的时候发现,俄国人非常喜欢嗑瓜子,还有松子。贝加尔湖边到处都是卖松子的小摊,水果店也卖松子,路边的小野摊还卖一个个大大的松果。看看这些大妈们的体型,那些爱嗑瓜子的姑娘们可得注意了,坚果的热量非常高,嗑瓜子有风险,入行请谨慎!

那些人和事(二)


        初入俄罗斯,我们俩算“裸奔”,当离开海关三十公里以后,我们的手机没有了信号,新的俄罗斯电话卡还没有买,那一刻,有点紧张和兴奋。


看着携程上的地图信号,我们唯一能确定的是没有偏离路线,朝着既定的方向走——博尔贾。这是外边疆地区的一个小镇,那里能买到电话卡。我们一路欣赏着俄境内的草原风光,非常谨慎而不夸张地说,俄罗斯的草原和空气大大好多了。我们也看到了内蒙的呼伦贝尔草原,无论是海满一级公路还是绥满一级,都从大草原经过。按照在服务区碰到的一个游客的话说:“呼伦贝尔草原的草都去了哪里?”我相信我们可能看到的是旅游区的草原,当然没有风吹草低现牛羊的情景,我也相信在草原的腹地或者说深处,有着我们想象中的《敕勒川》描写的景象。仅仅从一路经过的内蒙草原看,非常失望。今年北方大旱,满洲里的大街上都有众志成城抗击旱灾的标语。草原上那些原本宁静的湖泊,都仰天晒着肚子,里面什么水也没有。


        但是就在满洲里海关出去三十公里的地方,俄罗斯的草原甚至可以没过图图的腰肢,吓得图图在草原上一路狂奔,追上郑老师拼命喊“抱!抱!”当然这样的感受并不是来自我个人的见解。刚刚看看环球旅行家谷岳的微信,他在七月底驾驶摩托车去穿越了远东的“尸骨之路”,他的想法也是这样的。草原的草丰茂,天上的空气可以用澄澈来形容。在内蒙的时候,我总是试图去擦拭眼镜,或者下意识的去摸一摸相机的显示板,总觉得灰尘很多。回来之后我把相机导入到电脑,这样的对比就更加明显了。当然空气的澄澈仅仅是我们刚进俄罗斯的时候,老天给我们的不一样的体验。后来的两星期到我们回来为止,我们所处的地带,一直在着火,着火,着火,空气中都是烟,烟,烟。所以一开始我的经验是霾,而俄罗斯大妈告诉我这是烟。


        感受着丰茂的草原澄澈的空气,我们一路往北。到了博尔贾,哪里有卖电话卡的呢?我们在路边拐进了一个加油站后面的小村子,一家开着门,有一个老头:硬朗的脸部线条,刀刻般的皱纹,尖尖的鼻尖,和一只温柔的狗。我怎么着就想到了高尔基。这是图图第一次正面接触俄罗斯人,回头她就问我:“他们的鼻子为什么这么尖?是不是说谎了?”


        大爷比划了半天,我们大概懂了他的意思,上路右拐,先看到超市。第一次进他们的超市,还是很兴奋的,因为这正在接近他们的生活状态。林玲满目的糖果和各种果汁,可把图图给乐坏了。图爸奖励她一包糖,她一直吃到从俄罗斯回来。我们买了几包果汁,一大包牛奶,一盒糖和一大个面包,两百卢布,还算便宜。超市老板看到我们,用汉语和我们打招呼:“你好,中国!”我们又问起了电话卡的事情,老板收银也不收了,把我们带出门去,大手一挥,哦,原来就在超市对面啊。运气不错!


        俄罗斯米高峰公司的电话卡,和里面的营业员又手语支吾半天,告诉他们我们需要多流量的套餐,出示护照,1000卢布一张卡,大概花了大半个小时,总算妥妥办好了。总算有信号了,不过显示的是3G,营业厅广告打的是4G信号,为什么我们的卡是3G,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问也问不明白,能用就好,我们导航到赤塔,开始上路了。


        去赤塔的路上,碰到一个小广场,里面有新人在结婚拍外景,我屁颠屁颠跟在他们后面欣赏了半天。广场上有一个雕塑,看着像是中国人的样子,郑老师说:“这个应该是中国的英雄。”我想了想,觉得不可能,她只是长得像而已么。实际意义上来说,应该是布里亚特人,蒙古人种,当然和中国人长得差不多了。新人各有四个男士和四个女士陪同,陪伴的男士一律是白衬衫黑裤子,女士也有穿红裙子的。他们一起在这个雕塑下合影,并且做各种欢呼动作,看样子,这个习俗和我们一样哦。

那些人和事(3)


        明天是周六,但是我不休。在这个秋日的午后,还是来回忆回忆暑假那一个月的所见所闻。今天来说一说一路碰到的中国同胞。


        还在满洲里海关外面等待的时候,和一位大巴车司机聊天。这个司机每天的行程是满洲里俄罗斯的边境小镇后贝加尔斯克。满洲里至后贝加尔斯克不过三十公里路,这个司机和搭档,每天以五六个小时至十来个小时不等的时间用来等待。他和我聊起同龄的那些去了南方打工的朋友,觉得自己可能没有他们收入高,但是至少不用离乡背井,还能在中俄之间倒腾一点货品,生活不能说富裕,但居家过日子还算宽裕了。他说俄罗斯的面包、饼干都还好吃,还有包子的口味也不错,让我不要错过,好好尝一尝。


      终于进到海关里面,我看着太阳从车顶滑到了西窗,又从西窗掉下去,扯上来一块黑幕布。那天,我忘记了是不是满天星斗,是不是有月光,我只记得我和一群大男人席地而坐,听他们侃大山,时不时聊几句。


        从三不管区域开进俄罗斯海关,一辆结实勇猛的大车吸引了黑眼睛蓝眼睛黄皮肤白皮肤们的注意:一辆有着MAN的车头和底盘,高大魁梧的越野房车。该车为黑龙江牌照,车主操一口京片子。这是北京五辆车子的其中一辆,排在最后面。他的后面是一辆吉林牌照的车,和我们一样是单车,和夫人一起出去。这车子的主人来自长春,他一看我的车知道我来自宁波:肯定是一位满世界乱跑的主,不然我们这犄角旮旯的地方,怎么能一看牌照就知道。


        最先聊上的就是这位大哥,这大哥目前还在俄罗斯新西伯利亚。他计划和夫人一起从满洲里出发,一直穿越欧洲,到达北非摩洛哥,然后再返程,预计时间两个半月。这个车车顶装着帐篷,看样子,打算一路安营扎寨过去。我们一起下车等待海关验车,时间慢慢慢慢流逝,对等待的人来说,真是太漫长了。我发现海关那个小窗口聚集了一波中国人,看着是北京那个车队的。通过他们的对话,大概揣测有大学老师,有老板,有长期在外面跑的领队。除去那个矮小的大学老师,听口音像是福建人,其余都是北京人。


        北京的大老爷们席地一座,不是聊国家大势就是聊国际形势,从非洲聊到俄罗斯,嗯,北京的爷们确实有大国心态,阅尽天下大事啊,简直!我就在旁边听,听着听着从心底笑出来,脸上咧开来。前面四辆车就这么扯牛皮糖一般的速度检查过去了,最后一辆大房车就彻底彻底卡在那边了。


        俄海关认为这是一辆货车,因为底盘是货车的。中国当时车主申报的是客运车出境,用的是客车的手续。那个小窗口的模样周正的俄罗斯帅哥打了一通电话,就是没有办法放这辆车出境。在窗口的那边,还有一个前前后后跑的中国人,一打听,知道这是一个大巴车司机。因为该车队语言不通,临时找了一个过境的大巴司机当翻译。听同行的人说,这司机已经帮这个车队前前后后跑了两个小时,尽自己最大努力来帮助中国同胞过关。为这样的中国司机点赞!


        时间已经挪到了午夜,北京车队车队还是没有要移动的样子。我已经裹上了睡袋,看着郑老师在已经出关的那头抱着图图睡觉,还有一批北京车队的家属。挺好笑的,那边一堆女人,一个郑老师;这边一堆男人,一个我。海关灯火通明,各色大巴一辆接一辆过,我们的车就这样被晾在一边,吹着风,咬着蚊子。最后,海关来了消息,这辆大房车现在不能放行,只能等到第二天领导上班,再商量解决,极有可能原路返回。


        这辆车的车主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矮胖身材,还算白净,一身莫斯基诺的运动服,他和俄海关的通关人员协商,意思是她的夫人已经通过人员车道过海关,能不能让她回来。海关的帅哥想了一想,一挥手示意家属那头,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跑了回来,上了房车。这个北京大哥还说,其实啊,这辆车是夫人的,所以是黑龙江牌照。


        最后,我和郑老师和图图汇合,在海关的马路上过夜了。

那些人和事(4)


        我们在路上还碰上了不少国人,在利斯特维扬卡有一些结伴出行的中国车,重庆北京牌号的车比较多;在镇上还碰上了来自上海的两个旅游,他们一直从内蒙玩到了圣彼得堡;在乌兰乌德回程的路上还碰到了骑自行车的队伍,年轻的女孩儿男孩儿,大概五六个的样子,为他们的精神点赞。


        最神奇的就是那天从赤塔出发的路上,在汽车餐厅碰上了郑老师的老乡。那天我先带图图进的餐厅,那是我们第一次进俄罗斯的汽车餐厅。餐厅外面有很多苍蝇,进去之前我皱了皱眉。想不到进去之后,异常的干净,每一张桌子上还放着花,绿莹莹的桌布和明亮的窗户,让整个餐厅显得整洁和轻松。看着那些可爱的面包和糖果,图图有些不淡定。但总得吃点什么,我和图图就在那边瞎商量。我瞥见了坐在我们左手边正在吃饭的一个人,看着像中国人,但是布里亚特人和中国人长得很像,我一点没有多想,何况他是一个人,中国人出行很少是一个人的。是这个先生先开了口:“中国人?”“对,中国人!”我很欣喜,进入俄罗斯还没有碰到过国人。“哪里的?”“浙江的?”“浙江哪里的?”“宁波的。”我们在简短的对话中缩小着地理意义上的距离。“我台州的。”“台州的?我老公也是台州的,他一会儿进来!”好激动啊,居然碰到个老乡。郑老师进来后,他俩又是用家乡话聊天又是手机拍照留影,对郑老师这个看上去冷冷的人来说,主动拿出相机拍照多不容易啊!


        还有一次,我们和国人一段比较亲切的交往是来自于两位上海的大姐。一个大姐是老师,一个大姐退休了,可以称呼阿姨的。他们一起相约从内蒙最后一直玩到了圣彼得堡,在贝加尔湖边相遇的时候,她们还仅仅行程过半。她俩没有上海人的那种傲娇和嗲气,(上海人不管年纪多大,女人总会有点嗲气的)很亲切,我们聊得很开心。我们一路在贝加尔湖边走了一段,她们那种年纪的乐观很是感染人,还拉了拉家常,我们互相留了微信。后来第二天又在湖边碰到,我们正愉快享受日光浴,准备晒成深棕色回国,而她俩路过,我们又愉快的合影留念了。


        人的一生,会碰到很多人,有人像是过客,一眼的缘分;有人可能会在哪个星星明亮的夜晚被想起,会心一笑。这些路上来来往往遇到的人,像是生命中的一丛丛花,从你眼前开了谢,又谢了开。当我写下这些文字时,我会想起那个台州的先生低头吃饭的样子,想起上海老师在湖边和图图戏水的情景,想起上海阿姨说起的她那个在美国的外孙。


        这就是旅行的其中一个魅惑。兴许在年老的时候,我趴在桌子上,扶着花镜,重新写一写他们的故事。

那些人和事(五)


我要来写一写一路碰到的俄罗斯人了,再不写,怕记忆慢慢淡下去。


        第一个接触的俄罗斯人当然是海关的,在经过三不管区域后,见到的第一个检查护照的人员。因为注意力完全没有在她的样貌上,所以她长成什么样,没有印象了,只是记得身材不很好,说的英语很生硬,检查完之后,带着比较不耐烦的口气说:“GO!”


        进入待检区,那个漫长的等待,让我好好观察了那些海关的官员。坐在那个小屋子里给车子办理手续的人员,看到他,我就自然想起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面的那些人物。前苏联的电影看的很少,接触的一些还是父辈们留下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喀秋莎》《红莓花儿开》这些歌曲,对戴着大盖帽拿着书包的苏联青年有些许印象。而这个大叔恰巧就符合了我这个印象,像是印章,按在我记忆的脑海。


        他带着大盖帽,没有夸张的尖鼻子,没有高俊的深眼窝,总之在看上去是一个温和的人。他的脾气也应该不错,这么长时间的检查、办理手续,他没有皱过眉,也没有大声说过话。我们一次次去他窗口看看手续的办理进度,他最多就是把小窗户关了,再后来还是没有把,只能打开。


        等到检查我这辆车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我把所有的行李卸下来,因为图图的关系,我带了比较多的药物。他的意思是让我解释一下药物,我把让小霍事先帮我翻译好的解释图图过敏药的文字给他看,他大概看到小孩儿用的,立刻说“可以了,可以了。”他还看到我带的图图的小提琴,询问我也是小孩儿拉的吗,我点点头。他立刻很高兴地对我笑一笑,竖一竖拇指。我是这几辆车中间验车速度最快的,这次沾了图图的光。


        说到沾图图的光,是这次俄罗斯之行中最大的感受之一。那天出海关的时候,图图是睡着的,后来回国的时候过海关,图图照例是睡着的。俄罗斯海关人员看着有孩子睡着,精简了手续,加快了速度,还示意我们赶紧找地方让孩子睡觉。那天出海关那天,在俄海关还落下了入境卡,出海关最后一道门的时候,把我们和海关的人员都着急坏了。她看着图图,迅速回岗亭打电话,告诉我入境卡落在了那间办手续的房间,我着急赶紧掉头,在半路就碰到了给我送入境卡的人员。


        后来入境的那天也是,他看着郑老师把图图抱进了海关大厅,我一个人没办大扛下行李,他迅速找来一个中国司机,帮我搬行李。中国司机告诉我,在俄罗斯,妇女和小孩儿是特别重要的,妇女是不让干重活的,他们对妇女特别尊重。刚才说不定你丈夫已经被那个海关人员“难看”掉了。我只能告诉他,我们家娃儿晚上得找爸爸睡,不然她就闹不停。


        俄罗斯尊重妇女是有原因的,在二战的时候,大部分男性都上了前线,在家里就剩下妇女和孩童,妇女只能是什么重活累活都干。在天气寒冷的季节,妇女也只能出去干活,工人在工厂中还要背一些大型机器零件,日复一日,所以那会儿的妇女摄入了很多高热量的食物,以保证自己身体的能量需要。包括战后也是一样的,大量男性的死亡,很多重大的体力工作依然由妇女来承担。我们如今看到的一些老妈妈,身材严重变形,都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对小孩儿就更加爱护,这是国家的未来。


        从海关的印象来说,他们应该是外冷内热的类型。和牵着缉毒犬的俄罗斯大兵聊天,他还问了北京那辆房车的价格,一听是4000万卢布,赶紧招呼另外一个女士过来,夸张的张开四个拇指,叽里咕噜说一番,然后那个女士也很惊讶,赶紧坐到他旁边,也就是我和大兵的中间,叽里咕噜又开始说起了什么。


        大家都有一颗好奇心哦。

                               那些人和事(六)


        在俄罗斯行车的过程中,有一件事印象特别深刻。我们一路上的个人问题是需要不断解决的,怎奈土地广袤,人烟稀少,很多时候,就来自于自然返还于自然了。当然,第一次想要很正规的上一次厕所,就是郑老师在汽车餐厅碰到老乡的那次。餐厅内是没有厕所的,厕所在餐厅后停车场的角落里。当郑老师从厕所返回,他扭曲的脸就直接印证了我在网上的所得:俄罗斯露天的厕所都是挖一个坑,然后你就自便吧,当然,四面简陋的挡墙还是有的。


        我回忆了一下从国内一路行车的过程,发现越是靠近内蒙,服务区的卫生就显得越差,是不是和人烟稀少有关系呢?远东地区难道也是这个原因?又想了一下,是不是因为从九月一直到次年的四五月都是冰冻时节,没有必要修建厕所?反正为了这一个问题,我都成了十万个为什么了。后来到了贝加尔湖边,有一个收费的厕所,里面两个收费的中年男人在厕所里喝茶吃点心,这个厕所就异常干净了,还带着淡淡的香气。


        说到了贝加尔湖,那就来说一说在湖边的所见所闻。我们住的木屋在山坡上,从阳台望出去,能够看到湖。可是我们到达的时候,湖边总是灰蒙蒙的,像是霾,所以到的那天还和女主人用蹩脚的英语交流了“烟”和“霾”的问题。实际上,后来我马上就认识到这确实是烟,而且就是森林大火引起的。俄罗斯人好像对森林火灾习以为常,我估摸着这次火灾也不是一处两处的着火,也不是一天两天着的火。我们刚入境换好卡,就收到了短信,一通翻译,大概就是警告人们特别是孩子,最近别靠近森林,有一些什么动物尸体,严禁森林用火等等这些。后来我们从乌兰乌德出发的时候,就觉得天空的能见度已经不好了,特别是到了伊尔库茨克,根本就看不到安加拉河对面是什么,像极了我们在雾霾天的状况,可想而知,这是一次多么大的火灾。


        后来在贝加尔湖边经过的路人聊天,得知奥利洪岛上同样发生了火灾。在北线,一个带队的向导估计中午给游客做完饭,没有把明火熄灭,就引燃了森林大火。所以那两天在岛上的人,什么也看不清楚。所以,我们就心安了,就不去了。


        一路行车,确实发现道路两边有很多燃烧的痕迹,有些看着不像是今年烧的,因为整一片山头都是光秃秃的,有的看着像是刚刚烧完的,因为大片的树木都是炭黑炭黑的。俄罗斯的森林覆盖率是49%,是世界上森林资源第一大国,但是千万不要认为俄罗斯人就不稀罕他们的森林了,他们的环保意识是非常强的。在贝加湖博物馆,我们看到了摄影展,影展的主题是60年来从来没有变过的风景。同一个角度拍摄,六十年来这些风景从黑白照变成了彩色照,但是风景本身几乎没有改变。按照郑老师的想法,这样的地方,放在中国,老早造好了售票处,建起了高档度假区,等着圈钱了。


        我从零零碎碎的阅读中,也大致知晓了一些事实:最近几年贝加尔湖的水位有在下降的趋势,而中国人的人为影响可能是其中一个原因。早几年,贝加尔湖边修过造纸厂,当然是中国人投资的,后来因为政府意识到对环境的影响,就关闭了,工人失业,但这些工人欣然接受了。后来中国人又盯上了俄罗斯的木材,当然其他地区木材出口情况我不是很清楚。我看了一些文章,说俄罗斯是禁止出口原木到中国的,对其他国家的出口也要征收80%的税率。对中国,仅仅允许出口板材。我也确实看到了感受过了俄罗斯的木材的质量,有民宿确实是用原木为材料制作了房间和家具,个人也是很喜欢的。所以我这个不怎么有经济头脑的人在刹那间也萌生出俄罗斯木材引进中国的挣钱的想法,更何况那些生意经们。


        那些生意经们想在贝加湖边被保护的原始森林开采木材,当然这是被禁止的。这些大神们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打通了贝加尔湖上游的某些政府官员,在上游地区砍伐原始森林,这些行为当然是违法的。虽然他们砍树的地方离贝加尔湖很远,但是那里是贝加尔湖水源的补给地,在全俄罗斯除了安加拉河——唯一流出贝加尔湖的水系,其余的水系都是流进贝加尔湖的。那些上游的森林的毁坏,会直接影响贝加尔湖的水位,近几年,水位已经急剧下降40cm。


        当然,我们大可以说,那么远的地方的生态环境,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也不必着急分析那里曾经也有我们同胞生存生活的痕迹。我们就从最贴近的事实讲:当哪一天,每一个地方的人都讨厌我们的时候,我们该往哪里去?我们给非洲造铁路,他们视我们如父母;那么如果不造呢?在安理会他们还给我们投票吗?我们给受灾国家捐钱捐物,他们把我们看成盟友,扛着美国导弹让我们分析。那么有一天,我们谈僵了呢?会不会有越来越多的国人被关进小黑屋?那么,我们有没有什么东西是不拿钱就可以解决的?比如令人珍视的品质,令人仰慕的远见,使人钦佩的气度?


        当然有!越多越好!

本篇游记共含17024个文字,7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挺不错,也想去看看。

2016-09-19 12:27

游记游记,我也要学写游记~

2016-09-19 12:5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楼主我也是宁波的,看到你的游记觉的你们一家人都太厉害了,真心佩服自驾能走这么远的地方,我过年去贝加尔湖,看看不一样的风景

2016-10-31 23:23

引用 温水鱼 发表于 2016-10-31 23:23:41 的回复:

楼主我也是宁波的,看到你的游记觉的你们一家人都太厉害了,真心佩服自驾能走这么远的地方,我过年去贝加尔湖,看看不一样的风景

回复温水鱼:过年去会看到更美的!因为贝加尔湖冬天有蓝冰!

2016-11-01 12:3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