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越野e族五天四夜勇闯罗布泊

13
乔乔 (西安) LV.4
2016-09-18 16:58 738/3
  • 出发时间/2016-09-10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和朋友

我朋友宋哥7号晚发信息告诉我“10号越野e族新疆大队组了一队要穿越罗布泊,你去不去?”,我机械式的回答他:“去!”。罗布泊—神秘的罗布泊一直是我向往的地方,这种机会太难得了,错过此次,这辈子还不知道再有没有机会。我当机立断买了10号下午的机票:西安乌鲁木齐,飞机晚点1小时,7点半宋哥接我直奔集合地点。
晚上9点乌鲁木齐出发,3辆越野,1辆依维柯救援车。领队龙波:33岁、帅男一枚、资深玩家,3次进入罗布泊,这是第四次。队员:宋哥,有施瓦辛格体魄的成功企业家;王哥,热心铁路职工;边辑姐,医院美女一枚,她老公,陈老师,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杨哥,最帅的一个;李军生哥,51岁,老当益壮;安然哥,烤肉不错;精忠报国三兄弟;芦苇哥,切肉高手;飘雪姐,饭做得很好吃;小蕊,带着她的奥特曼一起冒险的90后女孩;雪松和琪琪一对爱玩的小夫妻;我,一个梦想当老师文艺范十足,人见人爱的帅青年,哈哈,自夸一下。
11号凌晨5点到达库尔勒尉犁县找宾馆休息。因为龙波第二天得去买汽油,需要去当地派出所开证明(爱玩的人什么路子都有),没有充足的汽油,进入罗布泊腹地,我们不是得挂了么?
   11号9点40左右所有人起床洗漱吃早餐等待领队,我们几个人在宾馆旁边吃的羊杂,这是我今生吃过最实在的羊杂,里面的羊杂不夸张的说有内地5碗的多,我竟然剩了半碗肉,新疆人民实在啊!
    一路沿着218国道从尉犁县往若羌县方向,行驶,一条道走到黑。中午3点领队选择一处河边的开阔地吃午餐,然后有朋友告诉我,这就是塔里木河。啊!这就是传说中千年流淌的塔里木河? 它安静的流淌着,看尽西域三十六国的兴衰。瞬间觉的自然的伟大,人类再伟大也只是沧海一粟。楼兰、龟兹、月氏这些当时也繁极一时的人类文明古国,终究还是消失了,我们一个人的一生更是人类史上的沧海一粟,我们在大自然面前就是释迦摩尼所说的十万八千的十万八千的十万八千…中的一粒,所以无论贫富贵贱的人都是一样的,终究会化作这个大自然中的一个元素而已。

下午吃过午餐4点继续上路,还是延218国道前行,途径31团,路过35团,不要问我在什么地方转,抱歉,我也不知道,只有龙波懂。转向左手边下路基终于是进入了罗布泊边缘地带,途径一个水闸后,所有车辆在领队的指导之下涉水过河,这个时候得夸一下我的朋友--宋哥:车技棒,头车过河,惊险刺激!待所有车过去之后继续,大概1公里左右的距离又遇到更宽更深一条河,我们跟在领队的救援车后,发现救援车停了,下车发现龙波站在水里,水漫过大腿根部,目测中间的水位肯定回到胸部,说结果:水太深,过不去,原路返回218国道继续往若羌方向。行驶10公里左右继续下路基,重新沿一条路进罗布泊。6点30分,救援车陷进沙子里,动不了,就地扎营做饭,篝火晚会开始。

12号凌晨5点,在我的帐篷里醒来,听到外面沙子在我帐篷上滚动的声音,我才意识到,起风了,微风,在这个安静的只能听到个别帐篷传出来鼾声的旷野之中,微风吹动着一颗颗沙粒都可以静静的听到,远离城市,远离喧嚣,切身感受大自然的气息。我走出帐篷去方便,四处一片漆黑,真真的伸手不见五指。抬起头,满天繁星、满天繁星、满天繁星…美不胜收,试问,现在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还能看到星星麽?如果可以,你能看到如此美丽震撼的星空吗?

早上6点半,勤劳的卢大厨已经起床为大家生火做饭(不得不说一句一个好的队伍后勤保障是有多么重要),10点多出发前往小河墓地--越野爱好者心目中的圣地。1934瑞典考古学家贝格曼考察新疆罗布泊地区时,在当地向导的引领下抵达这个“有一千口棺材”的古墓葬。当时旁边有条小河,所以贝格曼将其命名为“小河墓地”。在贝格曼之后长达66年的时间里,小河墓地就神秘的失踪了,再也没有人找到过,时至2000年才被新疆考古人员王炳得再次发现。由于小河墓地地处罗布泊沙漠地带,沙子虚,沙丘变化无常,风沙很大,所以很难接近。接下来我们就进入了不停的陷车,拖车,推车中而且迷路两次。刚开始领队车一直走在前面,因为车上物资太多,所以大沙丘难爬,容易陷车,后来越野车探路。中午12点半左右,起风了,车辙逐渐模糊,风沙越来越大,在陷车拖车7次,迷路3次以后,大家都有点气馁和沮丧,这时候我们行车大概四小时,往小河墓地方向大概推近距离10公里左右。

2点钟,由于天气原因,龙波召集大家开会,讨论是否继续前进,结果是返程。从下午2点原路返回至218国道。风沙越来越大。在返回途中又迷路两次,连昨晚的露营地都没有找到(这辈子可能都找不到那个露营的地方)因为风沙太大了,时时刻刻都在变化,我们的痕迹一阵风沙过去,什么都看不到了,也寻迹不到了。经过4个小时,我们终于看到了218国道旁边的塔里木河,大家看到河流很是喜悦。在河边休整1个小时,延218国道往若羌方向行驶大概150公里左右到达36团团部所在地--米兰镇:这个小镇因附近发现米兰古国遗址而得名。终于看到有人的地方了!

 13号早上7点起床,天还是黑的,在米兰镇唯一的一家水煎包店吃了早餐,8点半出发前往今天的目的地,也是众人最期待的地方:罗布泊湖心碑、余纯顺墓碑、赵子予墓碑、彭家木纪念碑、龙城雅丹,路过罗布泊镇补给,再去库木塔格沙漠的途中找地方露营。
延xx公路行驶100多公里,驶入探险爱好者最喜欢的一条公路--新疆省道235公路:一条石子铺出来来的公路,四周360度无死角的空旷戈壁滩。走了约90公里左右遇到第一块路标牌子“军事禁区”,直接忽视继续前进,再行驶约30公里左右,左拐驶入无路的戈壁滩,按照卫星地图行驶。11点钟,在龙波的带领下,车子驶入一处石头特别多的戈壁滩,大家停下来休息,拣石头。40分钟后继续出发,中午2点钟到达罗布泊地标—罗布泊湖心碑,这时所有人都比较兴奋,我们来到了罗布泊的正中央,这是我们这次穿越的第一个目的地。在罗布泊湖心碑四周有很多被砸碎的石碑,头一次来到此地的人都不禁好奇,龙波告诉我们,这些石碑都是来到此处想留个纪念所以树个自己的记事碑文,殊不知军方只允许有这一块纪念第一次测量出湖心位置的纪念碑存在,其余均被军方敲碎。我们姑且不论来此地的朋友该不该立碑,仅去想就可想到到达此地的困难有多大,才会让人们千里迢迢带块石碑想立碑于此,再次告诫还要去探索罗布泊的朋友们,再不存带石碑的念头。

由于温度太高,风太大,我们迅速离开湖心碑前往赵子允碑。赵子允:山东曹县人,毕业于西安地质学校,著名的地质工作者、向导和探险家。他在野外探矿并涉足探险长达四十余年,足迹遍布罗布泊天山阿尔金山、昆仑山吐鲁番盆地、柴达木盆地等地,不仅发现大量矿藏,还对许多无人区进行精确测量,为新中国的建设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我们带着崇高的敬意对赵老先生三鞠躬,然后前往余纯顺墓碑。
余纯顺:上海人,1988年7月1日开始孤身徒步全中国的旅行、探险之举,尤其是完成了人类首次孤身徒步穿过川藏、青藏、新藏、滇藏、中尼公路全程,征服“世界第三极”的壮举,1996在即将完成徒步穿越新疆罗布泊全境的壮举时,不幸在罗布泊西遇难。徒步探险罗布泊,虽未如愿,亦是壮士“余纯顺君,浪迹天涯,风雨八载,只身徒步罗布泊,壮哉壮哉”。我们同样在余纯顺墓碑前三鞠躬,以示祭奠。

来到罗布泊不得不提一下彭加木。彭加木:广东人,曾任新疆科学院副院长,他先后15次到新疆进行科学考察,3次进入罗布泊进行探险,1980年5月,他带领一支综合考察队进入新疆罗布泊考察,在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揭开了罗布泊的奥秘。6月在罗布泊失踪。对于他的失踪,在全国曾风传过各种说法猜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查资料。多年来,官方和民间曾多次发起寻找,均一无所获。
接下来,龙波召集所有人开会,告诉大家我们现在的位置(除了龙波手里的GPS 没人再知道我们在哪里)商量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我们今天的补给点在罗布泊镇,前往那里会路过龙城雅丹,这两个地点大方向相同。然而彭加木碑则在反方向,距离余碑大约100多公里,不出任何状况,来回需要至少5,6个小时,这时候时间是下午3点30分左右,所以如果要去彭加木碑,我们今天前往罗布泊镇补给的计划就得到晚上天黑以后了,所以大家决定不去彭加木碑,直接往龙城雅丹方向前进。其实当时我是很想去一下彭加木碑的,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验证了,我们没有去彭加木碑是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几乎说可以关系到所有人能否安全返回。
统一意见后开始出发前往龙城雅丹,驱车行驶约10多分钟遇到第一块路牌“严禁擅自进入禁区,严惩非法组织者”,已经到了这里,别无他路不走怎么办,只有硬生生闯进去了。
路还算平摊,行驶约90公里左右,龙波在电台里告诉大家,前方看到的大概就是“龙城雅丹”,大家一路凯歌奔向龙城。我们的车在后面,越靠近我们认为的龙城路约难走,哦,错了,根本没有路,是不停在隔壁上绕来绕去,找相对平坦的地势前进,就在这时,一个车影迅猛冲在我们车前方,王哥在换了宋哥在开车,他一脚刹车停在从天而降的那部车后,前车上迅速下来三个人,其中两人面带杀气拎着武器冲我们车走过来,直接拉开驾驶车门,让所有人下车,拔掉车钥匙,让我们将所有车喊过来,让领队过来。宋哥用手台通知龙波,告知情况,在等领队回来的期间我们同他们攀谈询问情况。沟通得知:我们闯进了楼兰古墓群,他们是楼兰文物保护站的人。龙波过来之后,在简单沟通无果的情况下,所有人被带到了他们的工作站。去了他们工作站后,我们被威胁要被移交到部队,经过龙波和送宋哥与其艰难的沟通,我们交了一大笔罚款之后才得以脱身并且被告知要尽快离开。楼兰去不了了,罗布泊镇也去不了了,只能顺路去看一下龙城,然后尽量快速离开罗布泊,以免再被部队抓到,那就麻烦大了。即使看不了楼兰去不了罗布泊镇补给,在大家被放后,也是如释重负,欢心一片。

下午6时许,我们顺着他们指导的路往出走,很快看到一块标牌“严重污染区,擅自进入危及生命”,大家知道,这是进入核爆炸试验地带了。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核辐射危害还有多少?头车在标牌下迟疑片刻便直接开了进去,然而很快就没有路了,只能由龙波用GPS搜索,择路前行,过了30分钟左右,从右手边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看似气势磅礴的土质城池建筑,只是破败不堪而已,龙波在电台里告知大家:这就是龙城雅丹群。

龙城雅丹群是罗布泊地区三大雅丹群之一,位于罗布泊北岸。土台群皆为南北走向,成长条土台,远看为游龙,故被称为龙城。龙城雅丹被《中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中国最美的三大雅丹之一,誉为“最神秘的雅丹”,因为极少有人见过它的真貌。

此时时间已经到下午7时,因为8点半左右就要天黑,如果在天黑之前找不到合适的露营地,定会迷失在罗布泊里。龙波决定今晚在此扎营,随即带领众车开进龙城里,找了一处较高的土墙下可以避风扎营,将车停进去。

下车之后,我们身处龙城之中,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爬上土台,向远望去,此处的雅丹地貌气势磅礴,绵延数百公里,不是古城胜似古城,分布在这条条土台之间的被风蚀雕刻的区域,就像城中一条条大大小小的街道,置身其中不仅浮想联翩,古代城市大概如此吧。
大家将车子停进一个U型土台之间,便于躲避大风扎帐篷,也便于生火做饭,在芦苇哥,飘雪姐两位大厨及众人的帮助之下,我们吃到了热气腾腾的火锅和烧烤(不得不提一句,因为受不明磁场的干扰,吃火锅用的两个电磁炉都无法工作,幸得龙领队把自己车上的木板贡献出来当柴火我们才能吃上饭)。在这寸草不生,连只苍蝇都没有的罗布泊深处还能吃上如此美味,真是满足至极。大家吃着火锅聊着天,今天的被抓的经历成为笑谈,一天的疲惫也随风而去,就连一向不善言谈的陈老师也融入到了这个氛围里,喝着酒,聊着天直到深夜。在这空旷的罗布泊腹地,一群职业不同身份不一的热爱自然喜欢越野的人们在此留下了他们人生中最难忘的一部分回忆。

晚上我和王哥同睡一顶帐篷,和衣而睡,他酒意半酣的问我,外面是不是有狗在抓我们帐篷?晕,半夜怎么会有狗,有狼还差不多,因为罗布泊腹地是有狼群的。我告诉他,那是风太大,的确整晚风呼呼,吹得帐篷沙沙作响,我一想心慌慌,生怕狼来了,然而过于疲惫还是很快睡着了。

14号早上6点40分我醒来,走出帐篷,发现龙波竟然半趟在两张凳子上凑合了一夜,他在给我们放哨,害怕晚上有什么意外,顿时我内心有些酸楚和感动。此时东边已经......好了不会描述了,只能骂自己词汇匮乏,才疏学浅,就是快日出了,景色很美。我迅速爬上土台,没想到看到安然哥和宋哥一个睡在U型口底部那个位置,一个睡在一边开口处,也在给大家放哨,真是感动至极,无兄弟不越野,好兄弟。这是我第一次在戈壁看日出,我们这个带S弯的U行土台被前面的一处较高的土台挡住了看日出的视线,我迅速跑下这个土台向不远处最高的土台爬了上去,这是眼前的美景让我不禁沉醉其中。

早上芦苇哥煮了麦片,大家简单吃了早餐。龙波说,今天我们的目的地是鄯善的库木塔格沙漠,昨天本来原计划我们是要去罗布泊镇补给的,然而突发状况,无法到达。油料和食物也最多能用今天一天,我们将油桶的汽油全部加在每部车里之后仅剩余1桶30L的汽油,所以今天我们必须出去,而且是必须。大家听完之后面色不免有些凝重,深处罗布泊深处,无人无烟无路,没有手机信号,没有任何后援,情况之严峻可想而知。

8点20分我们收拾完所有垃圾之后,最坎坷最有挑战的一天开始了。刚开始路面还算平坦,我们在龙波的带领下看着GPS寻找着地面上时有时无的车辙印快速前进。10点左右,地面出现两条车辙印,一条稍微平坦的车辙通往远处的山里,一条通完右边的小山丘上,龙波用地图判断,平坦的通往山里的车辙可能是部队上的车辆,因为那个方向指向核爆点中心位置,后来我们才知道,那时我们距离核爆点不足50公里!我们跟着第二条车辙印继续前进,随后快到小山丘下面,车辙印变得多而凌乱,没办法,只能按照GPS点对点的自己重新寻找路线了。路上地形地貌各有不同,有像锋利刀子一般的黑色薄片石头一排排直立在地面上,有完全曲折的山间峡谷,我们 要开过山与山之间的地带,寻找能通车的地带绕过一座座山。                                12点30分左右,龙波的车在一块开阔地停了下来,本以为要停车休息,下车之后才知道是他开的救援车坏了!早上到现在4个小时过去了,我们直线距离才行驶了七八十公里。龙波和其他几个玩车经验稍微丰富的打开引擎盖开始修车,其余人原地休息,啃点馕,垫垫肚子,水也不敢多喝,中午12点多,太阳直射头顶,大家热的无处躲避,只能挤在各个车辆投下的一点阴凉地。时间又过去了1个小时,他们把汽车检查了一整遍,也没有找到故障所在,车子还是没有修好,手机没有任何信号。离鄯善还有直线距离大约300公里,照这个速度,今天肯定走不出去。有人建议爬到旁边的高山上看能不能有手机信号,以便能与外界咨询汽车的故障问题。安然哥拿了三部手机,电信,移动,联通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向山上爬去,我知道这里是无人区,运营商不会给这里释放信号的,但是此时此刻,死马当活马医,大家别无它法,今天如果出不去,后果不堪设想,我也希望有奇迹出现,然而当安然站在山顶之后,并没有丝毫信号。在大家沮丧和失落中,他下了山。这时有人建议,将救援车留在原地,将种的东西帐篷睡袋,发电机之类的东西留在车上,其余人挤在三辆越野车上,人先出去找救援,再回来修救援车,办法虽然可行,但是出去一趟再进去一趟困难可想而知。最后决定用越野车拖着救援车走。

本来路就很难走,又得用小车拖着一个5吨重的大车,上山下坡,行驶速度更慢了,基本以每小时20公里不到的速度在前进,所以大家心情都很沉重。到了下午6点40分左右,第一个拖车带已经被崩断了,我们拿出第二个根拖车带时,突然有人听到手机传来短息的声音,一看发现有个手机断断续续有信号了,大家一阵兴奋,赶紧给外面修理厂朋友打电话告知救援车情况,外面在做了多次判断之后,救援车终于修好了,所有人为之欢欣鼓舞,好像已经离开无人区的激动。这时已经是下午7点半了,离鄯善大约直线距离还有200公里左右,我们车子显示还只能再跑300公里,其他车子都是油料紧缺,再加之天马上就要黑了,天一黑更没法前行,大家商量之后决定找最近的公路,只要行驶到公路上,就不会有更严重的问题出现。所以大家一致决定不去鄯善,往最近的公路方向前进,地图及GPS显示,最近的公路距离我们直线距离100多公里。拿定主意,我们迅速上车,奔向公路,途中又走错路,迷路等问题,也是状况百出,在罗布泊里不迷路,不走错那是不可能的,就不一一赘述了。

离公路越来越近,大家的手机都逐渐有了信号,每个人都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和激动,一种重生的感觉让我们知道生命的宝贵,大家纷纷打电话和发信息给自己的家人以及朋友报个平安。晚上10点51分车子前后轮胎一高一低的爬上了省道315,当看到路牌上写着“罗北基地25KM,罗布泊98KM”,打开手机导航才知道我们绕到了距离哈密250公里处,此地距离鄯善460公里左右,虽然偏离目的地数百公里远,但是此时此刻我只想喊出一声“我们成功了”。这时我们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加油站。离我们最近的加油站200多公里,到了加油站凌晨4点30分,我们乘坐宋哥的车子油箱80L,加油机显示加油79.66升,太险了!到了公路上之后,救援车又出状况,等等问题就不在讲了,现在我们觉得,只要能离开无人区到马路上,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加完油,我们一路狂奔600多公里,至此下午4点左右回到乌鲁木齐,至此我们将近33个小时没有休息。不知是为了迅速逃离罗布泊还是念家心切,反正一刻不想在异地久留,我想应该是前者吧。

至此我们这次五天五夜穿越罗布泊的旅程宣告结束。
回来后我在想这次旅途有什么思考。1,人类在大自然面前是渺小的,我们要敬畏自然,保护环境;2,在无人区里无论贫富贵贱,人人都是平等的,钱财地位都是身外之物,以后钱财名利看淡点;3,生命是宝贵的,我们要珍惜每一天,善待自己的家人与朋友,善待所有认识与不认识的人。
无兄弟,不越野。
                                2016/9/17凌晨4时36分                              
                                     文艺青年

   
   

本篇游记共含7436个文字,4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刚去那边玩了一圈回来 又想回去转转了

2016-09-18 19:04

游记很棒!顶了!这是我的新疆游记http://www.mafengwo.cn/i/5686994.html,欢迎回顶!

2016-09-19 09:26

看完楼主的游记,现在正在刷机票

2016-09-19 13:5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