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浮光东欧三国记

21
任自言 (东城) LV.11
2016-09-19 12:52 331/4
  • 出发时间/2016-07-07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10000RMB

      小时候看过木偶电影《好兵帅克》,暑假时看过动画片《鼹鼠的故事》,再大些,认识字了,知道有本书叫《变形记》,作者叫卡夫卡。我一直以为卡夫卡与奥利奥是拜把子的盟兄弟呢。
      小时候,家里只要宴请朋友,开餐前,父亲总会站在小板凳上,伸出双臂,展开双手从破旧的大衣柜顶部,颤颤巍巍,小心翼翼地顺出一个写有一大堆外国字的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有四个高脚酒杯。酒杯干杯之际,声音之清脆,直到现在我都感觉那是最清脆的玻璃声。  父亲说这是他从国外带来的好物件,这个国家叫捷克斯洛伐克。我心说这叫什么国家啊?名字跟绕口令似的。
后来这个国家为了照顾我,分裂成两个国家了,一个叫捷克,一个叫斯洛伐克。这多好,又好听又好记。

      临行前。 媳妇说布拉格欧洲最美丽的城市,媳妇还说,你把家里的天鹅绒的窗帘洗了吧。
“怎么这活都我干啊”我嘟囔了一句,媳妇杏眼一瞪:你要造反啊!”

     对于女士们来说捷克布拉格是个美丽的童话城市,女士们对于花花绿绿的建筑群似乎本身就有着天生喜爱,这可能就是美丽的由来。可是呢,一说这是哥德式建筑、那是巴洛克风格、再看看文艺复兴时期的阁楼,热爱旅游的女士们总又是一脸茫然。
    大清同治四年腊月初九早上鬼呲牙的时候,当时,欧罗巴洲的普鲁士国有个疯子叫尼采的,他说“当我想以一个词来表达神秘时,我只想到了布拉格。”这话对于我来说倒是挺契合。好端端的一个国家,一夜就变成了两个,你说神秘不神秘~

     布拉格是不大的,当年捷克归属奥匈帝国的时候,布拉格就是个省会城市。跟咱们大邦之地帝都一比,也就比东城区大点儿有限。布拉格的新老城区离着很近。好在俺们住的酒店离着新老城区都不远。溜达溜达就到把布拉格溜达完了。

     媳妇说新城区的瓦茨拉夫广场是捷克的“香榭里舍大道”。我心里咯噔一下,硬着头皮捂着钱包,堆着笑脸,陪着她走向广场。至于广场上有啥商店,有啥名牌店,我也不记得了。女士们对这些店名倒是如数家珍的。瓦茨拉夫广场过去就是个骡马市,不知咋混得,混成捷克的“王府井”了。其实这广场对于我这样的看热闹者,尤其是看历史热闹的人来说还是真愿意看看。

    当年,苏东波乱了的时候,捷克也起哄架泱子。“不明真相”的落后群众们在西方反动势力的鼓动下,窜跑到瓦茨拉夫广场,在瓦茨拉夫国王骑著骏马、手举铜旗的塑像下,和平起哄闹事,表示坚决不要现政府的领导,坚决不做苏联老大哥的殖民地。好在广场的闹事行动,没有演变罗马尼亚那样的血腥,只是所谓的这场革命之后,捷克斯洛伐克和平离婚了。

       在瓦茨拉夫广场,俺站在瓦茨拉夫国王的骑马铜像下,不由得词兴大发,随即口占清平乐一首:
     "苏修嗔怨,布拉格春天。东风势弱西风渐,色欲变国沦陷。弹指一念,城头红旗换,共产主义何留恋?一缕天鹅绒线。"
      我问媳妇:这词做的如何?媳妇一撇嘴,四字评语”什嘛玩艺!”

    布拉格的老城区广场还是蛮大的,比帝都的大型住房小区的广场大点儿有限。听说这个广场在大宋朝的时候就有了,是欧洲最大的农贸商业集市。当然,咱们都清明上河了,这时候的欧洲还是穷的叮当烂响的

     到了老城广场,必看的就是老城广场的老城市政厅的南面墙占星钟。据说这个占星钟是世界上最准确的自鸣钟之一,自鸣钟上雕了耶稣的十二个门徒。一到整点,每天中午12点,十二尊耶酥门徒从钟旁依次现身,6个向左转,6个向右转,随着雄鸡的一声鸣叫,窗子关闭,报时钟声响起。噹噹噹,十二点啦,自鸣钟上的十二人完成任务。对表的群众也就完成了参观项目。俺看着这大自鸣钟,也没有什么大出奇的地方。无非就是西洋八宝转心螺丝呗。“世界妙手、九尾宗彝,司徒朗”早就研究透了。(咋串到《雍正剑侠图》了?)

     正在举目观看占星钟,从广场飘来一阵烤肉香味,顺着肉香,走到广场一侧,原来是在烤猪肘。这欧洲人实在没有什么可称道的美食,从英吉利开始算,除了土豆就是没味道的鱼条。上了对岸的法国,似乎有点儿美食,也就无非是鹅的脂肪肝。往东了走,德意志的烤香肠,浇了胡椒汁,似乎味道还凑合。进了捷克,就是所谓烤猪肘,在捷克这是美食,在咱大邦之地也就是个穷人乐的吃食。俺们找了一家布拉格城小有名气的烤猪肘店,算是饕餮了一把。说实话,要不是蘸着芥末酱,这烤猪肘能把人腻趴下。

       媳妇到是挺能啃猪肘的,吃的不亦乐乎。毕竟是喜欢啃猪蹄的爱美女士,她们对这些所谓胶原蛋白是相当青睐的。怪不得布拉格街头的美女这么多,身材也好,皮肤也白净,大概其与啃猪肘还是有很大关系的。你看街上这大姑娘,头是头,脚是脚的,小皮鞋嘎嘎的,回头一扫听  “原来是卖豆制品哒~~~”

      大元顺帝至正十七年,波斯米亚国王查理四世,为了加冕,在伏尔塔瓦河上要建一座大石桥。这石桥一造就造了五十多年,石桥造完了,查理老四也快死翘翘了。为了纪念伏尔塔瓦河上的第一座大石桥,也为了纪念查理老四,这座大桥就被命名为查理大桥。而后捷克人又修了十七座跨河大桥,这十八座大桥连接布拉格城堡区和新老城区.

      我们也不能把查理大桥贬低的那么一无是处,那不就成了大国沙文主义了么。这桥还是很牛X的,建造这座桥,没有用一钉一木,全是石头打造。十四世纪的欧洲工人阶级能有这样的造桥技术,很是高超了!
洋人的石桥上的装饰跟咱们大邦之地的石桥上的装饰,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比如,卢沟桥最著名的是桥桩柱上雕塑的石狮子,而查理大桥上的三十个圣人的雕像在欧洲乃至世界都是大名鼎鼎的,号称是欧洲洛克塑像美术馆。   那位看官问了,啥叫巴洛克啊?说实话,这洋词儿咱也不懂。

        反正啊咱也不知道这桥上雕像是和尚还是老道,据说都是西方的圣人,什么大帝什么教徒,还有医生和木匠,你就看那个鼻子那个脸儿,那个眉毛,那个眼儿,雕的还是栩栩如生的。
    查理大桥上还是走过不少捷克的历史文化名人的。当年的桥下的桥墩边上的棚户里生下来了犹太人,这小犹太没长多大岁数,也就三周岁两生日的,就能在大石桥上瞎窜溜,岁数再大些了,他对石桥上的三十个圣人的故事也能说的头头是道,差点就在桥上摆摊说书了。这个犹太小孩的名字就叫卡夫卡。

  走在查理大桥上,俺诗兴大发,口占一首:
''桥上行人桥下水,查理大桥真叫嘚!大石桥永垂不朽,老任我到此一游!"
媳妇听后,睥睨了我一眼,怒斥道,离我远点儿,我丢不起这人~~~

        过了查理大桥就布拉格的城堡区。城堡区就是权贵们住的地方了。当年还没有捷克的时候,这里就是波希米亚王国的王宫,如今是捷克总统招待万国来使的地方,当然,总统也在这城堡区里办公,可惜咱没看见总统长啥模样。说白了布拉格城堡相当于咱们大邦之地的北京故宫和当今的中南海。
      既然是人家的故宫,你想进宫参观,自然要掏钱买门票了。凭票可以参观皇宫,圣维特大教堂等。我还是走过几个国家的,也参观过几个国家的皇宫,捷克的皇宫相对还是很辉煌的。一个加冕大厅就能顶好几间仓库。只是皇宫里破桌子破椅子挺多,国王家里的家具很是简陋。听说咱们宫里的一根檀香木耳挖勺就能让欧洲的王室贵族羡慕半辈子。

      西洋人的皇宫旁边必然有个大洋庙。比如英国白金汉宫,不远就是威斯敏斯特大洋庙。布拉格的城堡区也不例外,皇宫边上就是圣维特大洋庙。这庙可真不小,门脸盖老高老高!比老高都高。你说这洋人工人师傅为啥把门楼盖那高,清洗也困难不是!纯粹是工人阶级自己为难自己。圣维特大洋庙算是歌德式建筑,那位看官问了,啥是歌德式建筑啊,其实很简单,房顶是三角的,有塔尖的,门框上面都是浮雕的,看着乱七八糟的,这就是歌德了。反正我是这么理解的,也是向我媳妇这么解释的。

   大洋庙里大雄宝殿窗户的玻璃画还是很好看的,虽然上面画的都是圣经故事,咱对圣经也不大读的懂。但就看这花花绿绿的大玻璃,就绝对能值很多银子。就冲这点,洋人的建筑还是有特色的。咱大邦之地,在古代,富家人有个琉璃的酱油瓶子就高兴的鼻涕泡流出半里地了。可洋人早就拿琉璃当窗户用了。这就叫差距~

    洋人的庙跟中国人的庙还真不一样,洋庙里的大雄宝殿是埋死尸的地方。大殿里面最值得看的就是一个据说用了20吨纯银打造的大银棺材。银棺材里放着一个叫约翰圣人的尸首,说是这尸首至今都没腐烂。这位圣约翰是谁呢,咱也不知道啊,因为叫约翰的洋鬼子实在是忒多了。大殿里还埋着查理四世和他四个媳妇的尸首。那位看官问了,查理四世谁啊?这位看官的脑子是不灵光,就是下令打造查理大桥的那位老哥啊。

    布拉格不是很大。走走停停的一两天就能把新老城区溜达完。天气热了,跑教堂里歇歇凉。口渴了,就在咖啡馆里要杯咖啡解解渴。午睡之后,和媳妇也懒得上街溜达,于是踱步走进了俺们住宿酒店对面的这家叫卢浮的咖啡馆,找个靠窗户的位置坐,看看街上的风景,也还惬意。当起身上厕所时,也顺便参观了一下这家装修典雅的咖啡馆。这一参观不要紧,才发现这家咖啡馆历史百余年,且在世界文学史及科学史上大名鼎鼎。

    宣统三年左右,有位长相奇特,留着分头的犹太年轻人,他不务正业,不好好干自己的保险工作,没事就光顾这家咖啡馆,在角落一坐,向侍应要杯咖啡,再点一块萨赫蛋糕(奶油蛋糕的一种),边呡口咖啡,在吃一小口蛋糕就开始了一整天的“若有所思”。别的客人也不知道他在构想啥。据说这小伙子“若有所思”的举动,还勾引上了一位美女的注意。小伙子本想跟这位美女亲近一下,一扫听才知道这位美女不是闺门旦而是个彩婆子,人家已经结婚好几年,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小伙子没再勾搭她,当然,他一生也就再也没见过这女的了。这个“若有所思”的小伙子就是卡夫卡。

    民国元年,有位长相清奇,头发蓬松的犹太年轻人也经常光顾这家咖啡厅。此人号称自己是个科学家,也是坐在一个角落里,经常向侍应要了咖啡,拿着笔,拿张纸在桌子上画数字玩儿。不知道这位科学家是否与卡夫卡见过面。似乎这个人相对于卡夫卡要有钱的多,相对于卡夫卡的工作要体面的多,相对于卡夫卡住房条件要宽敞的多,相对于卡夫卡婚姻境遇,他还算幸福的多,于是他就在不久的将来发表了相对论。这就是在布拉格查理大学当客座教授的爱因斯坦。

 查了查卢浮咖啡馆的资料,因为卡夫卡的光顾,又号称卡夫卡咖啡馆。是文学爱好者到布拉格的必经之地。我这误打误撞的也算跟着文学爱好者们凑了回热闹。但是,对于爱因斯坦的宣传并不是很多。毕竟爱因斯坦在布拉格只住了两年。但是沾一沾科学家的“仙气”,对于我这样的科盲来说,也是运气的。

   坐大巴离开布拉格,约莫2个小时的路程就到了克罗姆洛夫镇,简称CK镇。CK镇号称是欧洲最漂亮的小镇,有“小佛罗伦萨”之美称。伏尔塔瓦河围绕着这个镇店。该镇店没工业,没污染。二百多年来远离尘嚣,独处一地,90年代让背包客发现并大肆宣扬,从此贺号戴花,列为世界遗产。

    自由行的好处是想去那儿去那儿,想吃啥吃啥,不受旅行团的约束。旅游团到任何地方都是点到为止,匆匆过客,尤其是这样的小镇店,只是观个景照个相,再撒泡尿,就算来过了。这样的旅游没多大意义。好在媳妇在来CK镇之前,做好了功课,定好了镇上还算不错的酒店,房间冲着伏尔塔瓦河,据说是窗户冲着河,有财运。

    镇上的最高建筑就是克鲁姆洛夫城堡,始建于南宋。城堡建在有陡峭的岩石的山上,地势险恶,易守难攻,一度是通往布拉格的战略要塞,后来战略地位逐渐下降,也就成了欧洲封建领主们的行辕和下榻地了。几百年来,CK镇也更换了好几届领导,二战后,CK镇被美国人从德国人手里给接收,而后还给了捷克政府归为了捷克国有。

   游览CK镇的中国人似乎多了些。饭馆都有“捷克炸鸭”的汉字,招引国人就餐。在镇上的中心广场黄金地段还有家上海酒家。当然,吃在这个欧洲小镇吃中餐,绝对是浪费旅游的经历。镇最有名餐馆是中心广场一侧小巷里的洞穴餐厅。这是CK镇最古老的餐馆。想一下,饭馆都开到洞穴里,可想当年CK镇是啥样。

    去洞穴餐厅用餐是必须要预约的。我们没预约,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等到门口的座位。看着羊肠小道的街景,吃着古老传统的洞穴餐,很有一番乐趣。可惜乐极生悲,CK镇坐落在山区里,时不时的会下场山雨。雨势由小而大,整个把好端端的屋外即景,打的落花流水。好在CK镇不大,我和媳妇只好赶紧支付了银子,打了雨伞,两三分钟奔回了酒店。诗经有云:出门不行善吃饭大雨灌。
     晚上,自省,感觉自己没干啥坏事啊。

     一早清晨。媳妇还在懒睡,山雨还在下,我披了件外套走出酒店,酒店外就是伏尔塔瓦河畔。喜欢音乐的人都知道有个曲子就叫伏尔塔瓦河。按说那曲子演奏起来很是壮阔的。但是看着涓涓细流,没看出多宏伟的样子。可能咱看的是上游吧,下游似乎应该宽阔些。

    溜达到中心广场。广场不大,广场中心是黑死病的群雕纪念碑。当年黑死病肆虐欧洲,这个小镇也未能幸免。阴云细雨,黑死病纪念碑下,一对泰国情侣在拍婚纱照。空旷的广场上就是我,泰国情侣,和摄影师,再加上黑死病纪念碑,一丝凉意吹过,怎么感觉怪怪的。虽然心情怪怪的,但我还是不由自主的吟唱起来:
  “~清灵灵的伏尔塔瓦河水来~阴森森的天~清早遛弯~来到了广场边~~”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斯洛伐克捷克曾经两合两离。到了1993年,斯洛伐克正式和捷克离婚,独立建国,首都叫布拉迪斯拉发。而后又加入了欧盟,成了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斯洛伐克位于捷克匈牙利的正当间。奔往匈牙利的途中顺便拜访了一下该国的首都。

   布拉迪斯拉发的首都汽车站如同咱们大邦之地的县城车站,时而热闹时而安静的。来这里的游客也不是很多。大多是像我们这样的过路客,暇光掠影一下,就匆匆上路了。

    老城区离汽车站不是很远,走路十五分钟就到了布拉迪斯拉发的老城。想当年,布拉迪斯拉发还是阔气过的。明清之际。哈布斯堡王朝下的匈牙利王国就建都在这个小城。随着历史的沿革,城市的发展,及人口的迁移,如今的布拉迪斯拉发已经是拥有“四十万”人口之众的现代化的欧洲中部的大都市了!

    嘉庆十年,法国拿破仑和奥地利政府在布拉迪斯拉发签订了“普莱斯堡和约”。拿破仑也就成为了斯洛伐克历史上不可或缺的人物。因此在老城区里经常会看见表现拿破仑时期的铜雕像,它不仅是对历史纪念,也是告诉来旅游者,俺们布拉迪斯拉发欧洲历史上也不是默默无闻的。

   乾隆三十年,布拉迪斯拉发来了一对父子爷俩,小孩的爹称他的孩子是神童,群众们看了看这小孩也就是八九岁的模样,似乎没什么稀罕的本事,结果,小孩子在剧院卖艺,大展神威,群众大吃一惊,另眼相看,这小孩子就是“初出江湖,别开天地,另创一家门户”的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他还有个小名叫“莫扎特”。

可惜,莫扎特在乾隆五十六年就莫名其妙的死去了,死时才35岁。到了嘉庆二十五年,布拉迪斯拉发又来了个九岁的神童,在音乐厅演奏了一曲钢琴曲,群众惊呼为天人、神童,这小孩在江湖上名声鹊起,以后成为一代大家,这人姓李,上斯下特。
   可见,布拉迪斯拉发绝对是欧洲音乐爱好者朝圣之地。

   行走在老城的街道中,发现老城里的古建筑留下的不是很多了,只是一个圣米歇尔塔门是中世纪留下的产物,是件老古董。这塔门也没什么奇特的地方,估计年头久远了些,也就保留下来了。其实呢,这样的塔楼在大邦之地的游客眼里真不算个好物件。这种建筑在大邦之地,早就让城管活开发商们樯橹灰飞烟灭了。

    骄阳烈日下,实在是溜达不动了,找了家老城里的传统餐厅,歇歇腿喝喝水儿。就着当地的酸菜配着炸鸭腿,一口肉一口酒看着布拉迪斯拉发老城里的匆匆而过斯洛伐克美女,反而忘了走在老城时大汗淋漓,食欲大增。媳妇似乎发觉了我的举动,有了不悦之色。俺只得赶紧收敛了自己的作态,好好的,乖乖的用餐吃饭了。

   若想欣赏欧洲的沿途风景,可以坐火车,也可以坐国际大巴。俺们这次的欧洲之行,选择了后者。欧洲的国际大巴还是四通八达的。以布拉格为中心,北边开到圣彼得堡,西边开到巴黎,西南开到里斯本。从布拉格开到布达佩斯算是短途了。尽管,车上提供饮料和小零食,但坐大巴的感觉还是不如火车坐的舒服。

     按说匈牙利的文化是很璀璨的,璀璨到啥地步呢?匈牙利舞曲,大家应该听过吧。音乐家李斯特,大家也知道吧。小资的诗人裴多菲,大家也听说过吧。那位看官说了,裴多菲是干啥的?回家问问自己的父母,当年以他命名的俱乐部,让五六十年代的国内小资产阶级们闻风丧胆。

    多瑙河将布达佩斯分为两个城市。左岸叫布达,右岸叫佩斯匈牙利东欧是个大国,但在历史上是受尽欺凌。北边的俄罗斯没事就敲打一下,西边的奥地利奥哈布斯堡王朝没事就搂过来合个体。好不容易有个奥匈帝国吧,没强硬几年,一战之后就又打回原形。可算熬到二战结束,应该算是民族独立的社会主义国家了,苏联老大哥又总有事没事的进门抢点儿东西。

    布达佩斯在近代加紧了国际城市化的建设,而其积极投入大量资金。光绪二十年,欧洲大陆第一条地铁从布达佩斯开挖。人家都开挖地铁了,咱们的铁路还没修多少呢。大约光绪二十四年,欧洲大陆的第一条地铁“M”线正式在布达佩斯地下通车。可咱们呢,光绪二十六年,陆地上的铁道都让爱国的义和团们扒光了。历史一对比。总感觉有些唏嘘~

 传说匈牙利人是匈奴的后裔。当年牛X很。牛X到,把刘邦围在白登山困了七天七夜。后来,刘邦的孙子汉武帝靠着自己的小舅子,报仇雪恨,把匈奴赶出天山。匈奴一路往西面跑,跑到了欧罗巴。南朝大宋元嘉二十九年,匈人首领阿拉提攻陷西罗马首都,自此号称“上帝之鞭”。英雄广场将匈人跑到欧洲的历史用浮雕表现出来。

   阿拉提的全铜跨马大雕像矗立在宽阔的英雄广场。可是不大守规矩的西方游客,似乎对这位英雄没有多大敬意,蹬蹄上鞍,屁股坐跨在阿拉提的头顶上。广场上的城管似乎是睁眼瞎,连制止的想法都没有,任由不文明的西洋人骑在你们家英雄头上放屁,“似此寡廉鲜耻令人发指“的行径,匈牙利的群众们竟不动容,岂不羞哉!

   60年前的十月,匈牙利布达佩斯国会广场开来了一辆坦克,坦克里坐了一个中国人,消瘦的脸庞,浓眉大眼,此人姓周,上恩下来。1956年的匈牙利十月事件,让中国人民更加熟悉了这个叫布达佩斯的城市。

     60年后的匈牙利国会广场平和,安宁,风和日丽。闻不出当年一丝的血腥味儿。只是广场角落的地下通道改建成了“十月事件”的纪念馆。十月事件的纪念馆显示了当年匈牙利人民对于苏联军队的反抗。据说在这广场上,赫鲁晓夫指挥号称“旋风”计划的攻城部队当场开枪打死了60多匈牙利的群众。如今还显示着苏联军队开枪时留下的弹痕,还有那被苏联军队烧毁的匈牙利国旗依然在国会大厦飘扬。

   十月事件的后续,就是秋后算账的抓捕与暗杀。走在布达佩斯的街道上,似乎应该是路过前匈牙利政府的特务机关。外墙外排着一堆人的照片。照片下是每个人生卒历史。他们的消失或死亡的时间全是1956年到1957年。看着纪念这些人的黑白相片,头皮其实是发紧的,背后感觉的是丝丝阴冷的凉风。

     匈牙利的十月事件是绕不开纳吉.伊姆雷的。在中国的70年代,提起纳吉,中国人是咬牙切齿的,因为“中国的纳吉”是受到国人批判的,“中国的纳吉”就是资产阶级的代理人。但是“中国的纳吉”,笑到了最后,而匈牙利的纳吉确是用献出了生命。国会大厦的西侧,有一架人工小桥,桥上树立着头戴礼帽,面像安详的纳吉铜像。纳吉的铜像面对着的国会大厦,似乎是对当年的十月有所沉思。许多游客似乎对他已经不大了解了,以为就是个老头艺术品而已。而了解这段历史的人们以及匈牙利的群众们,对桥上的这位老者,总带有历史的敬意与历史的惋惜。
   
  晚上回到酒店,溜达了一天,媳妇有些累,便早早睡去了。俺拿了本写匈牙利历史的书,随便读了读。读到了纳吉的死,不由得心头难过得紧。读史赋诗一首:
汉武长车驱北狄,横冠亚欧阿拉提,赫秃“旋风”攻城计,合书掩面叹纳吉~

 早上走出酒店,在街边买了个‘KEBAB’当早点。‘KEBAB’的小店在欧洲大城市随处可见,如同天津的煎饼果子摊在咱们各大城市都有据点一样。‘KEBAB’,说白了就是“洋人的肉夹馍”~薄饼夹羊肉。我让黑人小老板在薄饼上多加羊肉,少加洋葱,多放番茄酱,少放奶酪。一口饼一口羊肉,边吃边走到了多瑙河畔,看着多瑙河水,再看看饼里夹裹着的嫩滑的羊肉片,真是惬意的很。只是吃得乐极生悲,忘却了天气的变化,大清早,乌云密布,不一会儿下了起暴雨。

   多瑙河上的链桥把布达与佩斯连在一起。黄色的多瑙河水在暴风雨的天气中显得更加浑浊。
我与媳妇撑着从街市上买来的一把破伞,冒着风雨,艰难地走过了这座连接布达与佩斯间九座大桥中最古老最壮美的桥梁,在布达的岸边,看着“横踱”过来的,宽广汹涌的黄色多瑙河,不禁感叹“蓝色的多瑙河真是扯淡”。

布达城上的城堡始建于南宋淳佑七年,开始是抵御蒙古人的工事,后来经过三四百年的历史演化,逐步成为了匈牙利国王的王宫。二战后,劳动人民夺取了政权,建立了新世界,王宫也就成了美术馆和博物馆。布达佩斯博物馆还是真有些宝贝的。

博物馆正在举办毕加索的画展,咱对老毕家的人都不大感冒,也着实看不懂毕加索他画的是啥玩意儿,而且老毕家的人还犯有政治错误,于是我们就婉言谢绝了售票员的介绍,买了张普通票,在宫里溜达溜达,看看有没有世界名画啥的。您别说还真看见几幅,比如“五月的野餐”,“打地球的人”。这些名画,俺依稀记得在哪儿见过,似乎应该是在课本里。见到真迹,还是有些小激动的。

 离城堡不远就马加什教堂。这个大教堂是布达佩斯的象征,不仅是匈牙利国王的加冕地,而且教堂里的供奉的圣母曾经显圣把阿拉伯的侵略者吓跑过。法国有个作家叫雨果的,云游至此,他对教堂的拱顶叹为观止,夸它是“石头的交响曲”。从教堂的壮丽的外观就能想象它内部奢华和堂皇。

   可惜我们去的时间不对头,正赶到礼拜六,教堂不对外开放,好在有新人在这里结婚,新娘新郎伴娘伴郎的陆续从教堂出来,俺也就顺着教堂的大门打开和关闭的一瞬,窥探了一下里面的“辉煌”,当然了,参加婚礼的美女们头是头,脚是脚的玉照可能要比教堂里的装饰更耐看,更心动。

   马加什教堂更为著名的就是曾经举办过巴伐利亚公爵的闺女茜茜公主的婚礼。公主与奥地利的约瑟夫一世结婚后,匈牙利奥地利相结合,成立了奥匈帝国。这位公主也就成了匈牙利的女王。只可惜这位女王的命运不大好。老公外面偷人,儿子自杀,有个闺女还病死。自己又让一个想在“历史上留下姓名”的无政府主义者刺杀在游览风景的路途中。这样的剧情完全与电影的不一样!

       望着雨中巍峨的马加什教堂,再想起茜茜公主一生的的悲惨命运,不由得心生感慨,于是吟诗一首。俺的诗词的题目:《公元贰零壹陆年柒月拾柒日风雨中题记匈牙利多瑙河畔布达城马加什教堂暨巴伐利亚马克希米里安约瑟夫公爵之女伊丽莎白·阿玛莉亚·欧叶妮·冯·维特巴赫(茜茜公主)与奥地利国王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结婚登记处有感》
“何堪惊天一世情?后人杜撰后人评。隐忍奥皇风流性,向隅啼哭哀子灵,游走不问天下事,刺客行凶为沽名。”

     匈牙利的民主与经济的改革与捷克斯洛伐克一样,是相当彻底的。当年,纳吉被绞死后,匈牙利的领导人就已经心存不安,为了老百姓的生活好一些,借了不少外债。80年代末的风波后,彻底转型,该卖的卖,该私有的私有,该还债的还债,老百姓的生活反而过得好了很多。当然,也有生活不如意的。瓦茨大街上,看见一位老太太正向路人兜售自己手织的白色台布,口里吆喝着“你说怎么这么白?气死头场雪,不让二路霜”

      布达佩斯瓦茨大街相当于帝都的王府井。街上的品牌商店与饭馆林立。不少饭馆都有做传统的匈牙利牛肉菜汤。到了匈牙利不喝牛肉菜汤,就如同到了俄罗斯不喝红菜汤,到了北京不喝豆汁一样。这是人家最传统的吃食,国宴上都得有这道菜。

     布达佩斯的街道深处也有不少著名的饭馆,只看你是乐意不乐意找寻了。好在,科技是发达的,一个GPS就能将你引导到目的地。这在十几年前都不敢想象。找了一家还算有名气的街巷小馆,吃俺们在布达佩斯的最后一餐。馆子不大,幸亏来的时间早一些,要不还真得排队等位子,可见这饭馆是小有名气。最后一餐,怎么也得吃的好一些啊,于是,咬了咬牙,要了个匈牙利的特色餐~陶罐酸奶烤鸡配大白米饭。酸奶烤鸡,这个名字听着就很怪异。米饭的滑糯,酸奶的酸甜,烤鸡的香嫩,井之头五郎也得感叹一番。

至此, 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的三国见闻告于段落。

    东欧之行,是因为俺夫人对布拉格的热爱才计划出行的。我也乐意去看看,八十年代末的”苏东波”后,这些国家到底是啥样子。在咱大邦之地,对于这些“变质”国家的新闻似乎不是很重视,就是现在旅游业发达的今天。在这三个国家,也见不到很多的中国旅行团。亦或俺们是自由行,很少碰见咱们国家的旅游大巴。他们出来的早,我们回去的晚,不得拜街坊。

  “东欧”这个名词在东欧诸国是不受欢迎的,如同用把米国说成是英吉利的殖民地一样,东欧国家的人民认为”东欧“带有着强烈的苏联殖民地的感觉。所以,各个国家都要摆脱苏联的影响。但是,有些老建筑,老雕塑仍然离不了苏式的风格。

    现在,这些建筑与雕像早已不入年轻旅游者的法眼。捷克的好兵帅克,鼹鼠的故事都快让人忘却,可能只有卡夫卡的变形记还在课本的文常里出现;布拉迪斯拉发城里,莫扎特、李斯特的故居对于我们这些不懂音乐的人,似乎毫无意义,但它是音乐人的圣地,拿破仑曾在这里的留下足迹,对于匆匆的游客来说,这段历史似乎不是很重要;布达佩斯的古老的地铁仍在运行,它似乎也没进入走马观花的旅游者的法眼,更不要说悲壮的纳吉,甚至,可能陈佩斯的名字,许多游客也无从知晓他的来历。

   我也不大清楚旅游的意义是啥,但是地球就这么大,俺们还是要走下去。
  东欧三国记至此结束,全始全终。谢谢收看。

至此, 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的三国见闻告于段落。

本篇游记共含10482个文字,6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任自言 的图片:

额 我刚才以为这是一个婴儿车!!!

2016-09-19 18:13

请问楼主用的什么相机?有后期吗?

2016-09-19 21:26

引用 cddie 发表于 2016-09-19 21:26:36 的回复:

请问楼主用的什么相机?有后期吗?

回复cddie:就是手机照的啊

2016-09-19 21:34

两年前去过一次这里,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希望有机会可以再去,谢谢楼主的分享

2016-09-26 13:50
相关目的地:   布拉格   匈牙利   布达佩斯
72095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