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座长城一家人

10
春天路上 (北京) LV.13
2016-09-19 22:50 282/4
  • 出发时间/2016-09-03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带小孩

前言

关于长城,我们每个人的脑子里都有各种各样的印象。我最初的印象来自于小学课本-开学第一课,关于长城的。老师也奇怪,上课什么也不讲,只是让我们背课文,看谁背得快。依稀记得,我是第一个去找老师背诵的,但近40年过去,现在已经完全记不得内容了,只是印象中有关长城的数字很多,长城很宏伟,很了不起。
北京以后,离长城近了,但对长城的情绪似乎并不高涨,感觉淡淡的,没有亲近的欲望。近20年来,我只是陪好友登过慕田峪、金山岭,遥望过居庸关、八达岭,如此而已。
但是,在2016年,一次非常偶然的机会,我却与一段长城不期而遇,一见钟情。说到不期,因为心底里还没有什么希冀,它就翘翘然突兀地来到了我的眼前;说到钟情,因为它是那样的与众不同,除了宏伟,还有静谧,整座长城都是我们的,我们一家人的,绝没有八达岭摩肩接踵的喧嚣。你说,这样的长城,你能不动心吗? 

夜宿石峡关

这次的石峡关是有备而来,在我鼓鼓囊囊的背包里,装满了一家人扎营需要的装备,帐篷、睡袋、水、食物、头灯及灶具等装备。除此之外,最值得一说的,还有一把在怀柔农村集市上淘来的头部弯弯的柴刀,这是专门用来披荆斩棘和防身的,有了它心里会踏实很多。说起来,一家人出游,我就是背夫,媳妇基本属于轻装,倒是儿子,非常积极地往自己的小包里搜罗东西,还经常不满地嘟囔,“我的东西太少了”。
其实,这是我第二次来了。第一次的不期而遇是两周前我与媳妇偶然间发现的,开车循着一条山路盘桓而上,在夜幕中发现了长城的垛口。天黑的很快,我们匆匆看一眼落日也就下山去了,但那匆匆的一瞥留下了心底无穷的眷念,也就成就了这次的二访石峡关。

石峡关长城并不高,40分钟的时间,在儿子的欢呼声中,我们登上了长城。入口位于两山之间的垭口,南北两边都是爬升,不同的是,南边是修葺过的新长城,北边是原汁原味的残长城。南边爬升一段之后,远处的落日已经悄然临近山顶,与山顶的云层摩擦生辉,把它们渲染得无比靓丽。明暗变换、红黄起伏,天边的云霞在落日的映衬下或如火炬,或似飞鹏,引人遐思。

秋天的黄昏已经变得短暂,在扎帐篷的时间里,落日已经隐去,留下天际的一抹余光。余光又渐渐消失,天幕落下,黑沉沉地在周遭的安静中袭来,无形地给人一种压力,让人恐惧。
这种压力似乎并不影响媳妇和儿子,他们快乐地开起帐篷灯,准备着我们的晚餐。儿子一如既往地大声说笑着,在空旷的长城上空飘荡开去,很远很远。而我,认真地观察了周围的地形,记住了长城侧面哪些地方可以跳下,哪些地方有树木,望望两头可以行走的通道,静静地听了一会周围的动静,然后,把柴刀放在了帐篷的一角。总的来说,这种户外是非常安全的,但是防患于未然,也是是我这根家里的柱子应该做的吧。
夜幕袭来,并不总是黑色的世界。没多久,星星会从天幕后涌现,一闪一闪,自信地释放着微弱的星光。尽管微弱,群星闪耀之下,天空重新现出微白,世界的轮廓重现,恐惧感一扫而光。有句话说,黑暗总是短暂的,没错,只是在那星日交替的一瞬间。

日出与云海

一夜无风,我睡得比较踏实。晨曦乍现的时候,在生物钟的影响下,我如约醒来。
这么多年的户外生活,已经让我对日出没有了太多的期盼和兴奋,懒懒的赖在睡袋里整理了一下思路,这才探头向帐篷外张望。
四周仍然保持着黎明前黑暗的模样,东侧的天际已经慢慢变红、变亮,有了一些日出的前兆。有点特别的是,透过微光,我可以清楚得看到周围的群山上已经笼罩上了云雾,有些山只是露出了尖尖的山顶,若隐若现,在灰白与淡红的颜色之间,静静矗立。毫无疑问,这又是大自然绘就的一副美丽的水彩画。
我感受到了今天清晨的不同,于是,匆忙穿衣,走出帐篷,向南侧新长城的垛口攀爬。

说是攀爬,只是因为这段长城极为陡峭,尽管已经修缮一新,爬起来也会轻易地碰到手掌,还不如手脚并用来的实惠。

一边攀爬,一边回望,帐篷逐渐变小,视野逐渐增大,远处的高山慢慢变低,争先恐后地涌入到画面中来。云雾缭绕,青山隐隐,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这样的感觉,让人迷醉。

拍照拍的兴起,只顾得了身后的群山,扭头正身,猛然发现我已经登上了最陡峭的一段,前方扭扭斜斜的长城平稳地伸展开去,后面的天空亮了很多,蓝了很多,淡淡的薄云铺在淡蓝的天上,愈发显出了长城的伟岸。
这正是我印象中的长城,厚重的青砖铺在地上,垒在墙头,让人踏实;白色的石灰线勾勒出长城的轮廓,像极了素描。也许,这应该是个非常理想的素描写生地吧。

此时,东边的天际已经布满了云霞,只是太阳还没有挣脱出来。即便如此,太阳依旧发挥着它的威力,大片的云层被染成了红色,大山以及大山上的信号塔的轮廓完全清晰起来,或明或暗,一下子生动起来。

跨过长城的最高点,一副奇妙的景色呈现在我的眼前。浓浓的云雾从山底涌起,曼妙地翻卷着,一点一点优雅地爬升,轻轻地涌向周围的山峦,触碰着,轻拥着,如胶似漆。我一下子意识到,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清晨,这是一个即将见证云海的早上。
我有点兴奋了,转头冲着长城半腰的帐篷呼喊起来,声音穿过寂静的长城上空,让帐篷里很快就有了回应。我想,这样的清晨太过奢侈,绝不应该一个人独享。此时,如果身边能有一群亲朋好友,那该是多么快乐的事!

丝毫没有受到这边云海的影响,东边的太阳在静静地、坚决地、一点一点地爬升,逐渐地冲出天边的云层,露出灿烂的笑脸。

南侧的薄云依然有条不紊地从山底升腾,翻滚、凝聚,凑在一起形成了声势浩大的云海,肆意流淌,漫过较低的山峰,淹没,群山变成了海上的孤岛。

东边升起的云海慢慢发挥了威力,把太阳的笑脸重新遮盖起来,山的轮廓重新变得模糊起来。

此时,北边并没有云海升起,仍然是一副空灵晴明的样子。

媳妇儿这时也登上了长城之巅,凭栏远眺远处的云海,自然惬意,构成一副唯美的图画。

云雾由南向北轻卷而来,很快就到了我的眼前。这时,心中升起有一种欲望,非常想钻进云海里看看它内在的摸样。

沿长城游走,云雾朦朦,彷佛在天庭中的楼宇亭台中漫步一般,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每隔一公里左右,会有这样的一座城楼,都是古代用于驻军的。现在大部分已经坍塌,变成了断壁残垣,算是遗址吧。
之前,我曾经听到过一种说法,长城被翻译为“the great wall”是不准确的,更应该翻译为“the great town”。因为,长城中最重要的就是这些城楼,而不是墙。细想起来,也有几分道理。因为地形险峻的原因,大山里是不适合大部队行动的,在崇山峻岭中修建这么一座巨大的城墙,具有很好的阻碍作用。反过来说,常年累月地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中防守这样大范围的长城,难度可想而知,也就更依赖于这些城楼,用于增加空间,安置驻守军队和物资。
毫无疑问,长城在战术上是成功的。只要人员到位,防守得当,很难给敌人以可乘之机。但历史证明,长城总有它的局限性,明朝的瓦剌是通过长城进京的,清朝的士兵也是跨过长城入关的,因此,战争永远不仅仅是军队的事,经济也永远不仅仅是钱财的事儿,一切都离不开政治。

在云雾中转了一圈,太阳慢慢升高起来,在浓重的云雾里,它也变得惨淡无精打采起来。

长城剪影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再厉害的云雾也挡不住太阳的光芒。
慢慢的,云雾在逐渐的变淡,逐渐地散去,长城露出它宽厚的身躯,依然结实,依然挺拔。

一组长城的剪影,让我感受着自己的渺小。在这大千世界中,个人的力量是那样的微弱,我们又何苦为难自己,背负起那么多的责任,螳臂当车,弄得遍体鳞伤?

长城上的瑜伽

瑜伽是我新玩的运动,掐指一算已近一年的时间。但在这一年里,我上过的课是可以数着手指头算的,基本靠自修,水平嘛,也就了了。暂先不论水平,我感觉练瑜伽的收益还是很高的,身体状态有了明显的改善,睡眠质量大幅提高,睡的快,醒的早,精神倍棒,吃嘛嘛香。同时,运动后的恢复变得极其迅速。之前走过长途徒步之后,一般腿会疼几天,一周之后身体才会恢复正常;现在呢,走个20公里都不知道腿疼是个什么感觉。先不做广告了,来个瑜伽动作吧。
这叫下犬式,就是小狗伸个懒腰的样子,却是瑜伽里的经典动作,属于那种翻来覆去要去练的体式。下犬式看着简单,初练起来也很累,小朋友已经需要翘脚了。

维斯努休息式,有利于身体恢复,拉伸一下腿部,舒服!

下山路上的收获

此地盛产一些野果子,比如橡子、杏子、野山桃。最让我欣喜的就是山桃的种子-桃胡。
这种桃胡很小,约莫有开心果大小,直径在5-8mm之间,圆圆的,甚是可爱。自古以来,在我国桃木、桃制品都有镇宅、纳福、辟邪的作用,在无数降妖除魔的故事里出现过。桃胡作为桃树的种子,因为这种辟邪的作用,也因为其质地坚硬,可加工打磨成美观的手串、念珠,受到大家的喜爱。
我特意去淘宝搜索了一下,大多数桃胡都比较大,直径在1-2cm左右,虽说店家都宣称是野桃胡,但我是不太相信的,像石峡关这种又小又圆的桃胡真的没有搜到。

9月份,桃子早已成熟掉落在地上,经过风吹雨淋日晒,大部分外皮已经脱落,露出红红的满是皱褶的脸;另有一些桃子外皮还没腐烂,黑黑地粘在桃胡上,掰起来很是费劲。
夏季刚过,大雨把路面冲出了很多水沟,桃胡也在水沟里随水逐流,一撮一撮的,倒是比较好捡。儿子非常仗义,非常帮忙地在地上捡来捡去,虽然妈妈一再催促,却不为所动。

这种圆圆红红的小果子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问了群里的植物专家居然也不知道。回头有时间再去查证吧。
其实,这种小果子是上次来石峡关的时候发现的,那时还挂在枝头。我采了一些,回家后一念之差扔到垃圾堆了。后来,唯一留下的一颗蜕皮后变成了一颗很圆很白的珠子,质地很硬,感觉非常适合串珠,所以,这次非常希望能再续前缘,捡到一些。
可惜的是,寻遍了附近的小路,我再也没有发现它的影子,看来,今年的缘分已尽,明年再见吧。

路上,我们走走停停,除了捡些野果,还碰到了路边演奏的蚂蚱,比小时候抓过的蚂蚱声音要大很多。俗话说,树大招风,这不,小蚂蚱被轻易抓住了,在儿子的小手了,秋天的蚂蚱要提前玉陨了。

北京,长城有很多,年代不同、材质不同、保存完好程度不同。这是长峪城往北的一段长城,据说建于宋代,全部由石头筑成,比石峡关的长城要窄一些,依地形宽窄有别。
这段长城其实和石峡关是连成一体的,从长峪城开始,一直向北在群山中蜿蜒盘旋,时而平缓,时而急升骤降,一直延伸到石峡村北5公里,与八达岭残长城相连。所以,在北京,如果想看长城,我们有太多的选择。
总之,石峡关长城中很长的一段已经修缮一新,恢复了历史古貌,加之山势起伏较大,给人的视觉冲击还是非常震撼的,绝不逊于八达岭、居庸关,甚至金山岭长城。更为可贵的是,石峡关隐于群山之中,交通不算便利,少为外人所知,登临者少之又少,是个静心修身的好地方,值得一游。

本篇游记共含4266个文字,4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好精彩呢O(∩_∩)O~求跟楼主互粉~~

2016-09-20 15:12

引用 ss小黄鸡 发表于 2016-09-20 15:12:03 的回复:

好精彩呢O(∩_∩)O~求跟楼主互粉~~

回复ss小黄鸡:同意,呵呵。咋粉呢

2016-09-20 15:53

楼主的生活很洒脱,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2016-09-26 21:52

引用 娃哈哈周黑鸭 发表于 2016-09-26 21:52:02 的回复:

楼主的生活很洒脱,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回复娃哈哈周黑鸭:努力目标,谢谢!

2016-09-28 16:5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