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日本初印象:审美浸染、动漫感、京都美食、时代祭以及其他——京都大阪八日游

59
jingyuan LV.5
2016-09-21 11:34 439/9
  • 出发时间/2015-10-17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8000RMB

这是一篇非典型的蚂蜂窝游记,没有按天或者按行程来记录,基本按自己体验到的进行条块式叙述,希望可以给你更全面的日本初印象。
(一)日本的审美浸染
(二)日本的动漫感
(三)食在京都
(四)时代祭
(五)遇见日本
(六)每日具体行程和实用信息

(二)、(三)和(五)文字较多,穿插图片。(一)和(四)图片为主,文字为辅。可以挑自己喜欢的看。  
(六)看上去和主体很不搭啊。不过知道你们这些人,只爱干货,只爱干货对不对?唉,放上吧,只想要攻略的,可以跳过前面我辛辛苦苦挑选照片绞尽脑汁码字那五部分,直接看这一部分。尤其适合打算京都深度游的人。

大阪我只呆了一天半,剩下的六天半都在京都。事实证明我的选择非常明智,就我的喜好来讲,我甚至觉得八天都在京都也是不够的。 

那就开始吧!


2015年10月下旬,我去了日本京都大阪

(一)日本的审美浸染

现在想要领略唐代遗风,不是去中国西安,而是去日本京都。我去过西安,城墙是留下来了,唐代木结构建筑早已为砖瓦水泥所代替,说是某某朝代的古寺,其实只是一个传承下来的名号,反正建筑早就不是那个建筑了。而在京都,我为那些或大气磅礴或精美绝伦的木结构建筑所震惊,这是我去日本之前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我并不是建筑学专业的学生,不太懂得“修旧如新”和“修旧如旧”之辩,也只略知晓东亚文化有不求木构建筑长久的传统。不管日本是用何种手段保存下或者逐根替换更新了这些古代的大型木制结构,它们呈现在我眼前的审美效果非常好。在我看来,京都是最有盛唐味道的城市。略带讽刺,但是却是极幸运的事情,毕竟美是超越国界和种族的。

我喜欢木结构建筑的生命力,仿佛每一根柱子都在生长。
(清水舞台的基座)

仿佛森林中延伸出来的,与自然完美融合。
(清水寺)

南禅寺的山门,全木结构,照片上很难看出规模,对比下面的几个游人,或者你可以脑补出我站在它面前的震惊。(我以为我之后会曾经沧海难为水了,可是去了东本愿寺和西本愿寺之后,又一次惊叹了)
(南禅寺的山门)

走在这样寂静的小路,抚摸木板上的硬节和年轮的纹路,感受岁月的流逝。
(二年坂三年坂附近的小路)

光脚踩在木地板上,或是依靠着木柱子发呆,室内的光影和庭院的光影令人全身心的放松,也只有阳光和树木才能如此互动。
(青莲院)

与大型的寺庙的木建筑形成对比的是小而精致的庭院审美。虽然日本的庭院一度也追求野趣,但在我看来这方面他们始终没有天赋,野趣也是精修的野趣、计算的野趣,自然没有太多山野自由的感觉。但是如果他们放下这些,干干脆脆地做起精致到尽头的活,那我只剩下叹服。
(银阁寺)

(大河内山庄)

也有相当大气的借景。望出去,岚山的枫叶已经有一点点红了。京都红叶季一般是11月份,我们是2015年10月中下旬去的,能看到红叶初露端倪已经是非常幸运,这一年的红叶开始地特别早些。可以想象红叶季时的梦幻场景。如果打算你今年红叶季去,现在就赶紧可以签证订机票了,刚好赶得上11月。
(天龙寺的庭院,著名的岚山借景)

禅的审美,意象化的枯山水。

日本的审美是物哀的。比如一位作家说的,要深秋的月圆之夜,独自一人走在小道上,感觉略略萧瑟。
(八坂神社)

还有那湿漉漉的苔藓,也是他们爱极的感觉。
(大德寺一角)

我虽然有单反装备,但是我的主张一直是游玩第一,拍照第二。出去远门旅行很少带上沉重的相机,所有的照片都是手机快速搞定,只求做记录,不求做艺术。在京都的手机快拍出来的效果都不错,从另一个方面也体现了强大的旅游体验,简直就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日本人的细节做得非常到位。

我们所住的民宿附近的一个街道。这几幢几乎全木的民宅十分养眼。连外面的电表都进行了这种遮蔽,以达到视觉上的和谐。

很清爽的画面,不仔细看可能不会发现左侧有一个空调,用同色调的栅栏进行了遮蔽,避免了现代设施对整个古风感的破坏。
(二条城里面)

他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只是为了让我们无所察觉。比如下面几幅图小路两边的隔离,或是用木头,或者用竹子,和周边的环境融为一体,我们不会产生被拒绝入内的不快。不似国内经常在古建筑或者古园林里面出现水泥墩子或者铁链子,生怕游人不知道他们在保护文物似的。在国内,我甚至看到过用水泥做成半截竹子的形状,漆成绿色,来做隔断,我至今迷惑不解,既然都知道要用竹子了,为何不直接砍几段过来,非得和水泥扯上点关系。

(大河内山庄里的小路)

(大德寺里的小路)

(银阁寺里的小路)

连路边的硬井盖都用竹子进行了遮掩。
(银阁寺的庭院)

精致已经融入到京都人的生活中了,所以在京都随便走走,审美都能得到浸润。比如这户普通的人家,比如这家普通的小店。

(二)日本的动漫感

在去日本之前,我对于日本的了解大多来自于日本动漫。机器猫这种陪伴我们成长的动画片自不必说。我有一位思想开明的母亲,在我念小学的时候,她就帮我办了一个借书证。是漫画书店的借书证!我的第一本日本漫画就是她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去借的。于是我看着,《七龙珠》里面的孙悟空从一捏尾巴就晕倒到超级超级赛亚人,《幽游白书》里面的幽助从不良少年到打怪升级的灵界侦探,《小甜甜》里面的小女孩经历了十几册的风风雨雨之后(居然也没怎么长大但是)终于嫁给了自己心仪的男子… 我当时最爱的漫画是两个日本少男少女穿越到中国的三国时期(哦,是的,九十年代的日本漫画就已经有很成熟的穿越题材了),智慧的智慧,美貌的美貌,挥斥方遒。令人扼腕的是这部漫画只到少男接手赤壁之战便没有了,不知道是作者没有再画,还是这个漫画店里面没有引进。总之,日本动漫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极大的快乐,也是我对一水之隔的日本几乎所有印象的来源。
当然在此次去日本之前,我看了日本日本文化史京都历史事件簿,看了电影入殓师菊次郎的夏天,看了司马辽太郎的历史小说,还试图看源氏物语(很快放弃了),总之自以为以此增加的对日本的了解会让日本之行更加有趣。事实是到了日本之后,这些东西连冒个泡都不会。一个残忍的现实是对世界的感知能力在童年或者青年的时候就定了色调。后续加的只是可以作为理性思考的筹码,但是对于感性来说,基本上是无大用了。踏上日本土地的那一刻起,我记忆里面的各种日本动漫的画面就开始悄无声息地破土而出。我在日本的这几天里,这些印象一旦找到契合点,就砰地一声开出一朵亮丽的花。
关西国际机场坐上Haruka飞驰向京都。正值下午两三点钟,阳光射进车厢,我们疲惫而放松。窗外是一个由郊区向市区的渐变过程。郊区荒草树木,零星点缀着整洁的小房子,不拖泥带水的阳光,在10月底凉爽舒适的气候下居然营造出一种夏日午后的怀旧氛围。

(我并没有拍下列车里外的场景,但确实和下方的两张图片惊人的相似,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是夏天,我们是秋天)

 我们在日本停留的八天里,每天都是这样晴朗的天气。台州的蓝天和阳光现在总带着浮尘和嘈杂;京都的蓝天和阳光便干脆利落许多,啊对了就是我们小时候的蓝天和阳光。光影变幻和日本景致、街头巷尾、日常生活相结合营造出的各种微妙感觉,让人很难不浮现出《秒速五厘米》、《侧耳倾听》这一类型日本动漫的瞬间画面。

日本动漫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强大的迪士尼傲视天下。对我而言,我会去影院看迪士尼,但是占据我硬盘的舍不得删的却是宫崎骏的动画。可能因为东亚文化的内敛性,这类日本动漫独有微妙的情感变化更容易引起区域性的文化共鸣。此外,光影是我的死穴,《千与千寻》里锅炉的摇曳的火光,《龙猫》里雨夜的路灯下的伞,《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里蜘蛛网上的闪烁露珠…所有这些会悄悄地潜入心底,在梦里面在发呆的时候偷偷地跑出来。可惜此行东京不是目的地,否则,我一定会去一趟三鹰美术馆。之前我光是盯着宫崎骏动画的某一个画面就能傻半天,而来到日本,这些场景经常突然立体地、活生生地,带着气味、味道、触感地呈现在我面前,心情难以描述。

(左:青莲院)

(青莲院)

(鸭川)

京都的路上,Haruka好像经过大阪,因为有一段时间,窗外突然风格大变,钢筋水泥大楼、铁轨交错,田园色调褪去,机械风大起,连天都很识相地灰了一下。日本机甲类漫画我看得不多,从头到尾看完的应该也就一部《新世纪福音战士》,不爱这种硬冷风格呀没办法,不过末日氛围和绝望迷茫的渲染还是令人难以忘怀。对应的,我并不是非常喜欢大阪大阪在白天尽管阳光明媚,仍然呈现出灰蒙蒙的质感。夜晚,霓虹闪耀,又一副繁华与你何干的落寞态势。在大阪只待了一天半,而且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环球影城里面,即便如此,我也没有再次光临的欲望。

(经过时透过车窗看到的大阪

 终于,在太阳西斜时分,来到了我们要入住的京都的民宿。两层楼的典型日本民房,坐落在安静的小巷子里,沿着小巷走上几十米,便到了大路,公交车站就在小巷和大路交汇口。京都最便捷的出行方式就是公交。民房的位置也非常的好,往东可以步行至清水寺,往西可以步行至袛园一带,最美丽的新桥、花见小路都在附近。总之,热爱情调胜过风景的我,选择了一个随时可以散步遇到惊喜的地方入住。住日式旅馆自然是体验京都风情的绝佳方式,但是如果预算有限,且想看看现在普通的京都人的房子,民宿是个不错的选择。站在这个房子前,环顾四周,借用朋友的一句话:好像大雄和多啦A梦会从附近跑出来一样。

(民宿及民宿周边的环境,门口一黑一绿两个行李箱是我们的。)

早上被阳光自然叫醒,看着木质和式窗上的树影,软糯温暖的气氛包裹全身,一推窗,秋天早晨清脆凉爽的空气一拥而进,告诉我刚才被骗了,顺便让人精神一振,然后赶着大好时光去游玩。这段时间,任何景点都是属于我们的。清水寺并不总是人满为患的。银阁寺寂静的样子无与伦比。京都最有名的几个景点我们都是趁着早晨去,等我们九点钟出来的时候,往往刚好与第一拨到来的旅行团擦肩而过。中午,我们还常常跑回民宿睡个午觉。尽管只有六七天,却有暂且为家的感觉。

(左:早上静止在我们民宿的窗子上的树影)

日本人倒是很少有动漫人物的即视感。反正日本动漫里面的美少女,我在京都大阪一个也没碰到。以我这双善于发现此类美的眼睛来看,日本缺帅哥美女是不争的事实。在公园里面散步的时候,看到了一些人在打棒球,我也只敢远观,生怕近距离那一眼破坏了脑子里浮现的上杉达野的模样。

(左:京都御所公园里面打棒球的少年)

大阪环球影城里,日本人喜爱cosplay的本性就显现出来了,游客和工作人员一样敬业,白天大巡游的时候,那些穿着各式服装的游客跟在巡游队伍的后面,最后我都分不清楚哪些是游客哪些是影城演职人员了。我去的时候刚好赶上环球影城的万圣节特别时期,到了晚上就百鬼出没,在大街小巷各个角落或游荡着或潜伏着,各种恐怖片里面的情节在身边上演着。最可怕倒也不是这些人数有限的演职人员,而是一到天黑,环城影城的入口就开始有游客画着恐怖的妆容排队进入。这些日本人居然专门为了赶晚上的恐怖盛宴而来。我要面对的是真真正正的鬼城,像我们这样面容清秀的人类绝对是少数异类,走岔误入了,唉,恐怖片往往都是这样开始的。日本人平常生活克制压抑,到了游乐场比谁都放得开。

大阪环球影城)

 除了cosplay的之外,我遇到具备动漫气质的只有两位。一位是我们玩大白鲨这个项目时船头那位操舵的小哥。全程讲解演绎,热血沸腾,夸张至极,非常海贼王风格。而这位小哥每隔十几分钟就重复一次这样的过程,日复一日,居然每次都能保持如此状态,不得不让人敬佩日本人的敬业精神。另一位就是在神社遇到的巫女,一袭红色长裙,魅惑神秘。(好可惜,没有拍下这两位的照片)。

备注:风景的照片是我用手机拍的,为了说明感受,去网上找了一些动漫的图片,拼接在旁边对比。

(三)食在京都

按正确的说法应当是“穿在京都,食在大阪”。从历史传统来看,京都人比较讲究穿着。京都的西阵织也是闻名天下。但是对于布料和纺织工艺我并没有什么鉴赏能力,在西阵织会馆参观也只是一味地惋惜错过了和服走秀的时间点。在大阪因为时间匆忙,吃得也很马虎。倒是在京都,基本上吃得称心如意,还不时来点惊喜。再次证明,时间对于旅行品质来说是多么重要,要是永远在赶路的进程中,怎么可能在该吃饭的时间悠悠地找一家店品尝美食。
京都最有名的是怀石料理。“怀石”出自“是以圣人被褐怀玉”。怀石料理的本质是薄外厚内,讲究质朴。当然它的价格一点也不质朴,都够我抢个旅行社的甩尾去趟东南亚了。怀石料理和日本的茶道一样,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东西,而非味觉。鉴于自己很难一边心疼那几千块钱,一边带着禅修的心境体验寂静、祥和的氛围,怀石料理只能暂时不予考虑。
到了京都民宿安顿完毕,刚好日落黄昏,我们便出发去附近逛逛顺便觅食。在花间小路上偶遇了十二段家。这家有200年历史的老店门面非常低调,几乎跟周围的木质结构的房子没有什么差别,如果不是看到门口站了几个人在排队,我们恐怕也就错过了。里面是传统的日式风格,榻榻米,跪姿用餐。我跪了不久脚便麻了,一会儿改美人鱼式,一会儿改打坐式。后来遇到的日本餐厅基本上都是桌子椅子,即便是装成榻榻米的,也会发现坐下去之后,下面是空的可以坐姿放脚。我们点了和牛火锅和鳗鱼饭。十二段家最早是靠牛肉火锅起家的,一尝果然名不虚传,入口即化。后来几天,我们还专门去弘吃了一顿和牛,但是并没有此种惊艳感,一来是跟切法有关,二来是跟烹调方式有关,还有想来和牛当中也应当是有优劣之分。鳗鱼饭十分有特色,鳗鱼软糯可口,甚得我心,不过饭中放了一种特别的香料,我第一次品尝到这样的味道,有些不太习惯。 

一如京都有名的渍物,种类繁多,(比如这家名叫大安的店便是专门卖渍物的),我进店品尝过,但都不习惯。传统的味道,作为异域人总是很难一下子接受。就像中国的梅干菜、皮蛋之类的,只有中国人才能真正热爱这些记忆里的味道吧。

像十二段家这样既能吃涮锅又能吃鳗鱼饭的餐厅在京都其实并不多。日本人喜欢把一件事情做细做精。大多数餐厅只提供一种类型的事物。蟹道乐便是如此。把螃蟹变着法子做出十几种花样,。一道又一道,我们的注意力都放在形式上了,下一道会是什么做法,螃蟹的什么部位,用的什么容器,现在回想起来唯一关于味道的记忆居然是最后的抹茶冰激凌。我们去的这家蟹道乐位于京都的锦市场附近。(锦市场有太多可看的,对于美食爱好者来说,看看日本人的日常食材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如果你愿意,甚至可以直接在锦市场填饱肚子。)我们故意在锦市场逛到中午一点多才进店去,避开了高峰,不用等位,又能享受到宽裕的服务。此外,同等的美餐很多日本的餐厅中餐比晚餐要便宜不少。如果囊中羞涩,这种安排倒也不错。

如果囊中更加羞涩,在日本最好的方式就是吃拉面。日本的拉面基本没有特别难吃的,水平都远在什么味千拉面之上。我们在日本这些天吃到的最棒的拉面是一籣拉面,口味简直无可挑剔。连里面放的那个鸡蛋,用筷子夹开后,蛋黄是漂亮的半凝固状。我们人品大爆发,去一籣拉面的时候有空位不需要排队。等我们呼噜哗啦吃完拉面出来,外面已经长龙一队。但是我们觉得这么好吃的拉面就算排队去吃也相当值得。 

日本肯定要专门吃一顿和牛。赴日本前几日,我们请民宿的主人帮忙预订了“弘”。游玩的时间如此宝贵,怎能浪费在排队等待的过程中。“弘”主要吃的是烤牛肉。端上来的和牛肉中间立着一个专门的认定证,注明出产者、血统、编号和产地。小哥照程序要先介绍一下牛肉的类型和烤的时间。后者倒是沟通起来问题不大,前者就尴尬了。小哥的英语水平无法描述牛肉来自牛的哪个部位,他便只好指着自己肚子大腿屁股之类向我们比划。我们当然敬佩他的敬业精神,不过要忍着笑也真的是很辛苦。和牛确实比较嫩,口感好。但是因为是自助烤肉,并不能很有效地把握火候和时间,有些可惜。毕竟,半分食材半分烹饪。照例,弘只专注牛肉。我们开始怀念国内烧烤店,从牛肉猪肉到鸡翅羊排,从蔬菜水果到炒饭面条,只要你吆喝一声,一家店全部搞定。

我不喜生食,但来了日本不吃寿司总觉得会留遗憾。更何况每一个日本游玩回来的朋友都跟我说日本的寿司呀和国内的就是不一样,那些三文鱼肉都是鲜韧的,不似国内的软趴趴挂在饭团上。所以我推断我不爱寿司肯定是因为没有吃到正宗的寿司。我们去的这家寿司店是在trip advisor上找的,评分挺高,既然全世界大多数游客都这么认为好吃,那肯定错不了。Trip advisor 有个功能,可以根据你的位置,按照远近显示出附近的大小餐厅。对于旅行来说是一大利器,因为我们常常会游至某处,不知道吃些什么或者哪里有好吃的。我们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摸到这家餐厅的,当然是没有预定。服务员告诉我们有一张桌子是客人预约了六点钟来,暂时空着,可以让我们用餐,但是我们必须在六点前用餐完毕。我们一看表,还有五十分钟,吞几个寿司绰绰有余,便愉快地接受了这个安排。餐厅这么火爆,我们的期望值又提高了。结果,连小五这么不挑剔的人都剩了几个寿司。我们出来时这家餐厅里面沿着楼梯排起了长长的队,让我们大跌眼镜。对于寿司我彻底绝望了,不爱就是不爱,勉强不来。

这家的寿司虽然不合我们的口味,但是长队表明还是符合大多数人的口味的,所以算不上黑暗料理。在京都我们碰到的能称得上黑暗料理的是出自一位老奶奶之手。中了“孤独的美食家”、“深夜食堂”等日剧的毒,我坚信最棒的美食必定隐秘在不起眼的小店里。在南禅寺出来,晃荡了近半个小时,我才选定了这家小店。不起眼的外表,家居式环境,没有菜品陈列,没有英文菜单,最重要的是经营小店的是一位老爷爷和老奶奶。根据这些要素,我断定这就是我们寻找的好吃到流泪的味道。端上来的是一碗鸡肉盖浇饭。鸡肉淡而无味,米饭被同样淡而无味的透明酱汁给毁了,黏成一团。如同嚼蜡。真的快要流泪了。

幸而另外一家小店挽回了我们的信心。这家小店离我们住的地方很近。我们吃了两次,如果在京都再呆久一点,肯定会继续光临。小店提供的搭配在最初在我看来是十分古怪的。一碗拌面,几个炸鸡翅,一碗米饭。哪有又吃面,又吃饭,还吃西式炸鸡的?!一入口,我就停不下来了,全部消灭得干干净净。拌面面很筋道,酱汁各种恰到好处(叫什么元祖油,应该有酱油,其他配料不太清楚)。米饭的口感非常好,真正做到光品尝米饭本身的味道就足够了。米饭上面散了点古怪的小鱼干,略带鲜咸,更衬出米饭低调的回味甜。炸鸡外酥里嫩,微辣味又刚好给味觉来点刺激。总之,这么古怪的配菜,在吃过之后居然发现毫无违和感。小五比我还爱这家店,点的都是大份的,临走前还用蹩脚的英语表达赞美之情。小店的主人是一位中年男子,略腼腆,给了我们一张小店的名片,说欢迎再来。名片显然是经过精心设计的,我虽然不知道打灯笼的猫妖取材于哪个日本民间传说,但是一看到这图案便爱上了,美得诡异,又充满日本风情。这真是一家有态度的小店。

备注:在日本吃饭,连锁店的品质和味道基本有保障。小店的话,你有可能遇上黑暗料理,也有可能碰到深夜食堂,看运气了。有一点是没错的,挑日本食客多的店口味一般错不了(欧美游客追捧的不一定适合中国人的口味哟)。

(四)时代祭

日本的祭祀很多,如果对风土人情感兴趣,不妨把某个祭纳入到你的行程。我们在去准备去日本的时候,便前后日期微调了一下,赶了个时代祭。
时代祭是京都的三大祭之一,每年10月22日举行。在1895年(明治28年),为了纪念桓武天皇平安迁都1100年,而模仿延历到明治这1千余年的风俗,开始举行的行列仪式。约2000人行程达2公里的队伍,依次展现溯源至延历时代的时代风采。
行走的博物馆比静止的更有意思。

正式的巡游是正午时刻,代表日本各时代的队伍从京都御所出发,循绕市中心之后,抵达平安神宫。但是当天上午,列队从平安神宫集合并出发,抵达京都御所,这个过程并非正式巡游,只是一个准备、组织队伍和到达正式出发点的过程。我们觉得有时候幕后比台前更为有趣,所以在那天早上去了平安神宫。

老手教新手如何推牛车。

所有的马队先在平安神宫的马场集合休憩。

所有人穿戴完毕,按年代排好队,准备去往京都御所,在那里正式的巡游才会开始。在这里最大的好处是你可以非常近距离地看到参演者,到了正式巡游就不行了,得乖乖站在道路两边观看。

出发去京都御所了,大家都很放松,把表演的状态留到正式巡游的那一刻吧。

抵达京都御所,小团队先合个影。

休憩一番,在京都御所公园用个午餐。少女和白马,少女应该是意识到公园里无数游人在注视自己,看似无意实则有意地将姿态摆到最佳。

正式开始。感谢老祖宗的汉字,基本看得懂每一个标题的意思。所以我们能通过时代祭了解历史上的时代变迁、每一个时代的服饰和历史上的重要事件。

有些靠人数取胜。

有些靠精美绝伦的装备取胜。

这位很有表演欲。

小朋友的表情很复杂。

古代有名的女子。没文化的我只认识紫式部。

小朋友要走那么多的路还是挺辛苦的,但是她们非常敬业。

时代祭的整个游行队伍大约有2公里长。我们当时想那一路的交通肯定瘫痪了。事实上并非如此。道路被划成两半,一边是巡游队伍,一边照例通车,尤其是公交系统基本运转正常。而巡游队伍也是遵守红绿灯的,如遇红灯,便停下,等待或者原地表演,十分有秩序。整个过程有条不紊。文化在发扬光大,城市在有序运行。这一点非常不易。

(五)遇见日本人

中日两国的爱恨情仇由来已久。中国人总是喜欢觉得尽管国与国之间利益矛盾永远存在,但是人民之间永远是友好的,比如美帝总是有阴谋的,但是美国人民是很友好的。这一定律对于中日似乎并不适用。就我所听到的,中国人对日本人的看法分裂成天上地下两个极端。对日本人持正面看法的中国人一般都会加以粉饰,比如他们只谈论日本物品的高质量、日本人做事情的认真、日本社会不给人添麻烦的良好风气,最露骨地也只是点到日本如何如此迅速地从二战战败的阴影中迅速崛起。五先生便是其中之一。持负面看法的除了历史原因的,便是有确凿证据的,比如日本人对前去旅游或者定居的中国人如何如何地看低之类的。如此扑朔迷离,更增加了我去日本看看的兴趣。否则单论自然风景,以中国的辽阔地缘,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齐全得很。只是久居日本的华人尚难以融入日本人这个群体,更不要说我们这个一周游的过客,我们只是真实地遇见了他们而已。
遇见的开端并未显示出多少友好。我们下了飞机,准备换乘HARUKA去京都。开始车站并没有什么人,空荡荡的,我们买好票,坐在椅子上等车,第一次来日本,一切都显得陌生,略微无所适从,我略焦虑地对着车站里显示屏上的文字反复核对车票和列车到达的时间。渐渐地站里聚集了些人,一些人便开始站在轨道附近等待列车。我们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也起身过去等。车站的大体格局和国内的挺像,线旁边零零站了三四个人,我们下意识便提着旅行箱站在他们身后。随后便有一个二十五岁上下的女子面有愠色地朝我们喊“line up!…”(日文部分就听不懂了)。我还是没反应过来,一头雾水。等她喊了好几遍,我观察四周才明白,原来那几个零零的人不是随便站着的,他们算是在排队,日本车站的排队是横着的,而中国的列车站的排队通常是竖着的。我们俩齐刷刷地排在第一个人的身后,估计那个女子以为我们是在插队。我们赶紧提着箱子去了队尾。女子一直面有怒色且表情鄙夷。虽然是个小插曲,但在列车上,我还是想了一阵子。在大学的一门课上,我写过一篇文章,大致是探讨文化不同可能导致的一些东西,我提出的观点是虽然文化不同产生的行为差异会增加误会和冲突的可能性,但是从另一方面说,由于双方均对文化不同有心理准备,在某些程度上对对方违反自己文化或者社会准则的行为会更为宽容,至少比本国人违反更有宽容度。现在看来这个观点需要修正,再加入几个变量那是必须的。

扯远了。毕竟只是旅行,我们所接触到的日本青年人多为餐厅服务员或者商店导购员。基本都非常职业,所以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偶然一两个还是会在举手投足间略微显出异样。当然像小五这样神经大条的自然感觉不出什么来。总体来说,日本的青年人对于中国人的态度并不算太友好。在浙大读书的时候,也听闻日本留学生在浙大某一晚会上闹出些风波,还差点引发了游行。到底晚会上的节目出了什么问题,是蓄意的还是因为文化差异,还是仅仅因为是中日所以文化容忍度直线下降,我未在现场亲历,无从判断。

(摄于京都大学)

中国的青年人和日本的青年人在穿着打扮上并无太大的差距,可能因为我去并非东京之类的大都市。但是中日两国的五十岁朝上的老年人在外观上还是差别十分明显。日本的老年人穿着十分体面,老太太通常会化点淡妆,老爷爷一般都精神烁烁,如果稍微潮一点的,比年轻人更加有味道。我们在动车上就碰到这样一位老伯伯,非常有气质,内敛含蓄却有抢人眼球,仿佛老电影里面走出来的绅士一般。我们俩虽不敢拍照,但是忍不住一路不停地偷偷地瞄几眼。事实上,我对日本年纪较大的那一代人的好感从出发前就奠定了。我在用airbnb找民宿的时候,看到一间长屋,非常有特色,想去体验一把,便网上发信息询问主人房型A、B、C的区别。过了一天,我便收到了一条像信一样长的信息,里面详细介绍了三种房型的差别,还讲述了日本长屋的特点和自己对日本传统建筑的热爱。她抱歉地解释自己是一个老太太,自学英文,所以英文水平不算很好。虽然最后因为长屋是多人一间的关系,我并没有订她家的房子,但是她由衷地高兴我对日本传统房屋形式的兴趣。我暗自思忖,以老太太的英文水平写这样一封信要花多少的时间,佩服的同时,竟也像个日本人似的因为麻烦到了别人而心里不安起来。在日游玩期间,偶尔遇到点小问题,会有老伯伯老太太热心上前帮助。一次,我们在一个十字路口不知道往哪边走,坐在附近的公交车站的椅子上翻看地图。附近坐了一位老伯伯,见到我们便宽厚地微笑,他尽力想帮我们,但是语言不通,实在没有什么办法,最后他又略带歉意地一笑。我们顿时觉得好温暖啊,在日本旅游除了那些职业的微笑之外,我们并没有见到太多发自内心的微笑。这可能多少和民族性格有关,多数日本人只低头看路,并不爱直视你的眼睛,更谈不上对陌生人微笑了。

(摄于京都图书馆)

后来,我们在大街上还遇到了反对战争法案的游行。游行队伍大多数是年纪较大的日本人,几乎见不到年轻人。日本两代人的政治观差异非常明显。

日本的孩子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黑。我们在各处游玩的时候,经常会见到一队队的黝黑健壮的小黄帽,可见日本孩子户外活动的时间非常充沛。即便是托儿所的孩子也会由老师放在推车上,推着外出活动。我们在看时代祭时便遇到了好几拨。这种小推车真该在中国推广。中国的托儿所的或者幼儿园的自不必说,出于安全等各类考虑,孩子们多是在房间里,顶多也就去操场上做个操。即便是小学生,户外活动时间也是少得可怜,个个都白白嫩嫩的,柔弱的多壮实的少。

说了这么久,居然都没有谈到日本的中年人。我努力回忆,也找不到他们在我记忆里面留下的痕迹。作为这个社会的中流砥柱,他们是否被生活的重压和琐碎埋没,或者是懒得和世界计较,又或者抓住一切可能的间隙休养生息?总之,他们是沉默的大多数。

(六)每日具体行程和实用信息

D1(10.17) 08:25上海浦东——11:45大阪关西国际机场1号航站楼(春秋航空)。
关西机场——京都 可以坐关空特急列车,单程78分钟,票价(3000-3700日元),首末班车(6:42/22:16)。
达到京都车站后,京都车站里面找家店吃完饭,可以稍微参观一下京都车站。京都车站是大型的综合体。
乘坐公车于清水站下车步行1分钟至民宿,在此住五晚(10.17-10.22)。晚上附近闲逛。
实用建议:住宿的位置一定要选得好,附近散步有感觉,离公交车站要近。(京都的主要出行方式是公交车)。

D2(10.18)主要路线为东山南部:(步行路线)清水寺(300日元)——三年坂二年坂——石塀小路——高台寺(600日元)——圆山公园——八坂神社(免费)——知恩院(院子免费,内部建筑和庭院300日元)——青莲院 (500日元) (约4小时,可以再慢一些)
下午东山路线游得差不多了,坐车到京都大学闲逛至黄昏
傍晚到晚上:袛园及周边  (三条通、五条通、川端通、东大路通围起来的那个区域)。比较美丽的小路:新桥、花见小路。
夜晚步行回住处(很近,在东大路通附近)
实用建议:我们是早上早起(人少)步行(10分钟)至清水寺(0600开门)。清水寺是著名景点,0930之后便都是大批的旅游团了,所以一定要趁早。

D3(10.19)主要路线:大德寺(免费)——西阵——京都御所公园(中午在公园野餐吧)——二条城(600日元)
游玩完毕可去京都市中心:锦市场(逛逛逛),尽头是大丸百货商场,这一带有非常多的百货商场,可以购物。总得安排个半天或者一个晚上购物吧哈哈。
实用建议:去二条城里面,务必租个讲解器,会很有收获。

D4(10.20)主要线路为东山北部:银阁寺(500日元)——法然院(免费)——哲学之道(30分钟步行游览)——永观堂(600日元)——南禅寺(院子免费,方丈庭院500日元)(奥之院)
游玩主要路线如有空可去冈崎公园地区(京都的博物馆的集中地,可以随便逛逛)——平安神宫(看下位置,时代祭的举办方)
晚上:先斗町,跨过鸭川,穿过袛园,回到住处。
实用建议:我们的行程排得一般相对比较饱满,可以有选择的余地,实际游玩过程中,可以根据喜好省略掉一些,总之节奏自己把握,高兴就好。

D5(10.21) 岚山一带:天龙寺(600日元)——岚山竹林(免费)——大河内山庄(1000日元)
京都站附近:东本愿寺(免费)——西本愿寺(免费)——东寺(每月21日弘法市场,清晨到下午三四点)——伏见稻荷大社(免费,可于黄昏在此漫步,很有感觉)
实用建议:游下来感觉实际上东本愿寺和西本愿寺非常相似,个人觉得选一个就可以了。东寺的弘法市场只有21日才有的,如果不是去赶这个,其实东寺也没大多必要去。大河内山庄贵有贵的理由,人少啊,还有免费的抹茶与和果子。

D6(10.22)时代祭。游行队伍早上从平安神宫到京都御所(大概10点半到达),正午1200从京都御所出发,游行4.5公里回到平安神宫。
看完时代祭,出发去大阪,先去民宿入住,前往南区城市(难波、心斋桥、道顿掘一带)吃、喝、玩、乐。
实用建议:时代祭结束后,大批的观众要坐公交车回去,会出现挤不上公交车的情况,时间上会有所延误,所以考虑下面行程的时候,要有宽裕度。

D7(10.23)环球影城(营业时间1000-1800)。回来民宿挺晚了,洗洗睡吧。
实用建议:票啊啥的请去日本之前网上先买好。

D8(10.24)出发去机场,机场里面的免税店可以购物。(我们之前只给购物留了两个晚上的时间,真的是有些不够,这里可以稍微补充一些)
实用建议:出发前不要到处宣扬要去日本,在日本玩时不要发朋友圈,否则汹涌而来的朋友的代购需求能把你淹死。

本篇游记共含12313个文字,7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了楼主写的,懒癌患者也想出去玩啦。

2016-09-21 15:26

引用 carlita102 发表于 2016-09-21 15:26:17 的回复:

看了楼主写的,懒癌患者也想出去玩啦。

回复carlita102:哈哈哈,赶紧准备去吧,刚好可以赶上十一月红叶季。

2016-09-21 19:3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请问楼主怎么克服写游记拖延症?

2016-09-26 13:54

引用 sxzq_niu 发表于 2016-09-26 13:54:26 的回复:

请问楼主怎么克服写游记拖延症?

回复sxzq_niu:我是去年十月去的,拖到今年才写的。其实大家都一样

2016-09-26 15:0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请问青莲苑跟清水寺之间远不远,我想穿着和服那边一起玩,不知道时间赶不赶

2016-09-28 10:11

引用 昱 发表于 2016-09-28 10:11:08 的回复:

请问青莲苑跟清水寺之间远不远,我想穿着和服那边一起玩,不知道时间赶不赶

回复昱:放在整个京都来说,这两个景点不算远,都属于东山南部线呀,放在一天玩是合理的。就步行来讲还是有点远的,刚好是我东山南部线路的两段。你穿和服从清水寺到青莲院,建议坐公交车过去。

2016-09-28 11:3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jingyuan 发表于 2016-09-28 11:32:40 的回复:

放在整个京都来说,这两个景点不算远,都属于东山南部线呀,放在一天玩是合理的。就步行来讲还是有点远的,刚好是我东山南部线路的两段。你穿和服从清水寺到青莲院,建议坐公交车过去。

回复jingyuan:谢谢,知恩院怎么样呢?值得去吗?我看地图好像知恩院在青莲院和八坂神社之间,如果坐公交是不是会错过知恩院?

2016-09-28 12:55

引用 昱 发表于 2016-09-28 12:55:57 的回复:

谢谢,知恩院怎么样呢?值得去吗?我看地图好像知恩院在青莲院和八坂神社之间,如果坐公交是不是会错过知恩院?

回复昱:个人觉得,如果行程紧,知恩院可以不去。精游比走马看花更重要。坐公交自然是选择坐到哪站便是哪站喽。

2016-09-28 13:5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jingyuan 发表于 2016-09-28 13:58:16 的回复:

个人觉得,如果行程紧,知恩院可以不去。精游比走马看花更重要。坐公交自然是选择坐到哪站便是哪站喽。

回复jingyuan:好的,感谢

2016-09-28 14:0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