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重游聊大 影像记

16
Leslie (菏泽) LV.6
2016-09-21 17:17 789/3

离开的时候还是学生,再次回到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地方,发现自己如同这个校园里图书馆外面斑驳的墙壁,沧桑了许多。初出校园时的那种青春、激情与对未来的憧憬不出所料的完全葬送在八年的社会浸淫下。学校早已离我而去,我也早已离学校而去,八年后再次来到这个地方,有千丝万缕的情绪不经意间涌上心头,只能留给时间慢慢梳理。

聊城大学西校区东门
这个毫不起眼的甚至如同小型工厂入口的地方却是我第一次踏足聊大的入口,也是我离开聊大时最后经过的地方。十年前,当我第一次坐火车到外地求学,通过这个小门,开始了我人生中另外一段高等教育的时光。在聊大的两年时光中,我发现似乎很少有人从这个小小的门口出入,当然缘于东门的地理位置并非繁华要道,唯一比较人潮涌动的时候大概是每学期的开始和结束,大多数的异乡学子要经过这个门去外边的2路公交站牌乘公交去火车站。所以,东门如同一位老者,看着一批批年轻人来到这里,然后又默默地目送他们离去。

聊大南门
聊大南门在2006年曾一度登上各大媒体,这个豪华校门据说花费了8000万,后被官方修正为300万,被称为“齐鲁第一门”。即使从没有到过聊大的人大概也能想象到这个校门的恢弘。其实南校门能否称得上“齐鲁第一门”我不敢确定,但它的规模之宏大、造型之美观却是我到过的高校里面校门很少能与之相媲美的,所以南校门自然成了聊大的地标建筑。

当年我离校时,聊大里面的彩虹桥刚刚兴建,通往聊大东校区往往要经过南校门,所以除了去东校区的时候,其他很少会从这个校门出入了。

西校区图书馆

如同南校门之于聊大,西校区的这个图书馆也堪称的上是聊大的地标建筑了。记得在聊大时用过的电话卡饭卡图书卡上面的图片都是都有图书馆,红色的楼顶让人在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它的所在,很是引人注目,我想这也可能是图书馆当初的设计者的初衷吧,把求学的莘莘学子吸引到知识的海洋中遨游。

有人总结大学里面的学生大致分为三种类型,一种是孜孜不倦求学型的,一种是浑浑噩噩游戏型的,还有种花前月下恋爱型的,我其实应该属于第四种类型,喜欢看书读报,即使后来为了迎接期末考试陪一个同学去图书馆学习,我基本上都在图书室和报刊杂志室度过的。很感谢聊大图书馆为我现在的知识储备提供了那么多的资源。

科学会堂
似乎每一所有历史的大学里都有一幢像科学会堂一样古色古香的建筑。第一次在聊大看到科学会堂,让我想了菏泽学院的西红楼,只可惜菏泽学院的西红楼曾经一度沦为了我们男生的宿舍,生生的把西红楼从老师专那里继承下来的文化气息强奸了。

还是说说科学会堂。这座建于上世纪50年代比聊大的历史更为悠久的老古董颇有点西式风格,但它承载的作用却和科学一词并无太大关系,只是一所会堂而已,学校里许多大型的团体活动都在这里举办,包括一些公务员辅导班也都会临时租用这个场所。记忆中有一次一个当红的网络歌手的演唱会也在科学会堂举办过,因为是商演要收门票,除了一些疯狂的不太理性的歌迷及校园情侣,大概很少有人去听了。

大学生生活服务中心
顾名思义,这里面聚集的超市、话吧、打字社、移动营业厅、书店、水果摊等等全部是为学生生活服务的,比起学校外面的商铺,生活服务中心里面提供的商品价格更亲民一点,加上在学校里面比较方便,每每课余时间生活服务中心里面都是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以前我最喜欢去二楼的书店读21st英文报、Chinadaily等报纸,这次特意去二楼想买一份报纸留作纪念,却发现当年的书店已变成了卖日化用品的商铺,心底怅然若失。

餐厅
西校区共有三个餐厅,每个餐厅都有三层,平时吃饭一般都是去比较近的地方吃,比如说早晨起床后会去紧邻宿舍楼的楠苑餐厅,中午下课后从11号楼出来便直奔学苑餐厅,晚上一般无所事事的到外边闲逛,在哪里逛累了就在哪里用餐。学校餐厅一般都只接受校园卡刷卡,只有三楼的餐厅允许使用现金消费,对非学生顾客同样营业,我也想再次体验一下学生餐的味道,只可惜没有校园卡,只好去了三楼的餐厅草草吃了一顿饭。学苑餐厅三楼的阿婆水饺仍然是很多年前的那个味道。楼道中阿婆水饺招牌上的阿婆同八年前一样没有变化,而我却已经变老了许多。

小诊所
原来的校园诊所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小超市。当年读书时身体素质不是太好,所以经常感冒。每次感冒都回到这个小诊所就医,我一向不喜欢吃药,所以只好打针了。诊所的女医生是个大姐姐,长得比较漂亮,所以每次打针并没有感觉到太痛,只有一次感冒比较厉害,前后一共打了六七针,左右屁股疼的无法坐下来,从那次以后,诊所的医生姐姐就认识了我。

报栏
诊所前边便是报栏,也是紧挨着我们的宿舍楼。有时候餐厅还不到就餐时间,我便到报栏前读一会报纸,报栏里的报纸大概有一二十种,我比较喜欢读文汇报、中国青年报和21世纪英文报,现在报栏里还有21世纪英文报,并且还在八年前的那个位置。

体育场
如果不是因为体育课,我很少去体育场上闲逛的,有部分原因是我从小不喜欢体育的缘故。对体育场印象比较深刻的场景有两个,一个是体育课测试男子1800米女子1200米长跑,几圈跑下来,尽管有同班女生的欢呼和加油,但累的几乎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了,所以也根本不会因为女生的加油成绩会好一些。再一个场景是离校前在体育场举办的毕业生招聘会,人山人海中甚至挤掉好多鞋子,可能那时都比较单纯,就像赶集买东西一样,以为总能挑到称心满意的那一个,走出校门才知道,所谓的招聘会就是学校让招聘方和学生之间玩了一个游戏,游戏结束,各回各家。

体育场上不仅有学生锻炼的身影,还有一道学校里特有的风景——晒被子。这一点只要读过大学的同学大概都会看到,不再细述。

凤林
只是因为有几棵梧桐树便有了这么一个雅名,据说是一个充满文学气息的地方,也是几个校园的文学社团举办活动的地方。但在这里最经常看到的则是校园情侣卿卿我我的一幕,在这样的氛围里面,除非真有老和尚念经的定力,否则绝对不会能够静心学习的。

五四广场  星月广场

大学里的周末晚上格外热闹,尤其到了夏天广场上更是人声鼎沸。五四广场和星月广场是聊大学子最经常举办文艺活动的地方,在这里你将看到很多年轻人在自己搭建的舞台上尽情的展示着他们的青春与激情。

紫藤长廊
现在还没到紫藤花开的季节,紫藤花开时远远的就能闻到紫藤花浓郁的香气,每当晚上,这条长廊两侧的石凳上都是爱的身影。

羡林湖
那时,这个湖还被叫做南湖,和东校区的东湖比起来,南湖的确太小了,但修建的却很精致,楼台亭榭,小桥流水,处处充满了诗情画意,后来季老去世后,为了纪念曾经作为聊大名誉校长的文学泰斗,南湖改名为羡林湖,并且安置了一座季老的雕塑像,令曾经充满诗情画意的南湖多了几分文学气息。

望亭
羡林湖北边高高隆起的土堆像是一座小山,我想大概是当年挖南湖时取土堆积而成的吧,从没有人问过它的来处。小山上有一座亭子,我从不知道它的名字,也从来没有上去过那个亭子。既然处在小山的顶峰,所谓登高望远,姑且称作望亭吧。无端想起去年到商丘师院时看到学校后面的那个大土堆,也颇有几分小山的形态,倒是和聊大这个小山有几分相似。

竹林
竹林里只有一片竹子,在西校中并非引人注目,竹林旁边高高的瞭望塔却格外抢眼。其实那些年我一直以为那是一只烟囱,因为瞭望塔旁边便是聊大的浴室,所以那种猜测并非没有道理。较之于竹林和瞭望塔,我印象最深刻的却是竹林前的这一片广场。当初我和高伟选修的武术,课就是在这里学习的。武术老师的模样我早已忘却了,似乎同在菏泽学院选修健美操课的老师有几分相似,说是相似有另外一个原因,我选修的健美操课与武术课,上课的同学除了我几乎全是女生,从这一点讲,他们还是挺像的。

宿舍
这一片男生宿舍楼都是紫藤公寓,因为紫藤长廊就在这一片宿舍楼中间。

第一年住过的宿舍楼。记得刚刚进聊大时,我们的宿舍被安排到了七楼,而我睡的又是上铺,头顶就是宿舍楼顶层。

第二年住过的宿舍楼。

怀念那时在宿舍同同学们一起打够级的场景,菏泽帮对滨州帮,用的是聊大的规则。

女生宿舍楼

对这幢宿舍楼比较熟悉是因为我们班的女生都住在里面,每每开学放假时都会成了她们的搬运工,帮她们往里往外搬运东西,平时约她们往往也要在楼下等好久。

行知楼 致远楼
说起行知楼、致远楼可能很多人有陌生感,还是叫它们10号楼、11号楼比较有亲切感吧。10号楼是聊大计算机学院的教学楼,但我们专升本班的学生一直都是在11号楼上课,感觉备受歧视。大学毕业照是在10号楼前的广场拍摄的,所以每当看到毕业照总有种怪怪的感觉。对11号楼更亲切吧,除了在11号楼上课,每年的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以及计算机等级考试都在11号楼举行。

美术学院   文学院   外国语学院
每所大学里面云集美女最多的院系应该首推外国语学院,不论理科院校还是工科院校都是这种情况吧,文学院及美术学院的美女也不在少数,只有像我所在的计算机学院或物理学院、数学学院等纯理科院系的美女资源比较紧缺。

对文学院和外国语学院比较熟悉并非因为那里的众多美女,而是因为那里众多的自修室。每当邻近期末考试的时候,大学里面最抢手的地方莫过于自修室了,而11号楼的教室里面每次都是人满为患,为了曲线救国,我也只好辗转其他地方,最后发现了文学院和外国语学院两块风水宝地,这里不仅有比较多的自修室供静心复习备考,学习累了还有众多美女可以一饱眼福,缓解一下疲惫的脑袋。由于当初单纯的思想,我居然从未有过邪恶的想法,不能不佩服当初的定力。

美术学院的美女我从未见过,并非美术学院没有美女,只是因为每次去美术学院都是周六,大概美女们都不上课,所以无缘相见了。

我每周六去美术学院的目的当然不是去找美女,而是选修了一门书法的课程,恰好高伟也选修了这门课,每次去上课都有个陪伴。我承认我的确从书法课上没有什么收获,也不能全怪自己的不努力,教书法课的老师的水平大抵有限,一学期下来只是交给了我们如何书写宋体字。期末考试的试题则是每个人上交一份自己的书法作品,估计大部分学生在那时都学会了临摹打印出来的字体,以至于到现在,我每次看到打印出来的大号宋体字,都有一种要去临摹的冲动。

卫生服务站
说是卫生服务站,小诊所的生意似乎比起这个卫生服务站的生意要红火很多。学生的一般感冒发烧扭伤跌破小病都不会麻烦到卫生服务站,我一直好奇的想知道服务站里的女医生护士长得什么样子,总是没有机会,直到大学毕业前的体检才终于一睹服务站里面的全貌,说实话,最后令我很失望。

北校门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北校门一直是作为聊大的主校门存在的,当年茅盾先生为聊大题写的“聊城师范学院”的校匾就悬挂在北校门处。北门就像皇帝的正宫皇后一样,其他几个门只能算是皇帝的嫔妃了。可惜风水轮流转,最后新建了南校门以后,南校门得宠,北门几乎算是被打入了冷宫,却又无可奈何,人家的实力又比不上,只有默默承受着失宠后的孤寂与凄凉了。

由于北校门正对着聊城的中医院,加上这些年学校对面新开了好多为学生准备的宾馆,北校门处又多了几分喧哗与热闹。其实正如失宠的皇后,同在经历了那么多的荣耀与凄凉之后,早已把一切看得比较淡了,不欢,不喜,不悲,不哀,静看时间风云变幻。

跳蚤市场
可惜现在看不到跳蚤市场的场景。

跳蚤市场并非一个市场,只有每年6月邻近学生毕业时,在紫藤长廊和五四广场附近的几条小道旁才变得像集市一样热闹异常,毕业的学生在这里把他们积攒了几年以后再也用不到的生活用品和学习用品处理掉,年轻的学弟学妹们以非常实惠的价格从即将离去的学长这里买到他们几年后也要用同样方式处理掉的物品,通过跳蚤市场,学生们之间实现了物品的物尽其用和薪火相传,应该算是皆大欢喜了。

综合实验楼
除了恢弘的南校门,主楼12层,中间塔楼14层的综合实验楼也同样令到过聊大校园的人赞叹不已,不能不佩服聊大建筑的豪华,所谓有钱就是任性,大概也在于此吧。这个东西长180米,南北宽近24米的综合实验楼据说是目前省内最大的多功能实验楼,也是省内高校单体建筑面积最大的实验楼,我们的计算机机房也设在里面。在聊大读书的两年里,我去实验楼上机的次数估计不会超过二十次,倒不是上机实验课太少,主要是面对那些古老的几乎都快成为古董的机器,除了做些编程及单片机实验外,你实在不晓得它们还能做些什么,我对上机做实验的兴趣甚至不如我对计算机专业本身的兴趣,众所周知,我最讨厌的课程大概就是专业课了。所以,除非老师在上机课上点名逼着我们去上机做实验,一般我很少去这座豪华大楼的。

桃李桥
又名彩虹桥的桃李桥在我毕业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就开始施工建造了,然而直到我毕业离校才看到几个矗立在校外、横跨柳园路的几个大桥墩,不过看到过这座彩虹桥的规划图,感觉十分漂亮。离开聊大的八年里也曾几次梦回母校,每次都会梦到这座连接东西两个校区、原来还没有名字的桥,每次梦到的桥都不一样。今天走到这座桃李桥上,发现她比我梦里见过的桥还要漂亮。在我毕业3个月后开通的桃李桥全长800多米,极大的方便了东西两个校区师生的往来通行,几处彩虹的造型给桃李桥增添了许多艳丽的色彩,真真是“一桥高架两校间,疑似飞虹入眼帘”。

漫步于桃李桥上,四岸杨柳依依,满目苍翠,桥下的徒骇河河水碧波荡漾,让人仿佛置身于天上人间。

东湖
想必是聊大的初建者太偷懒,连一个湖名也不会仔细想想,又或者是他们太笨,想不到合适的名字,西校区南区的湖姑且叫做南湖(后改名为羡林湖),东校区的湖自然名曰东湖了。

东湖的面积较之于南湖面积更大一些,因为不在东校区读书,我去东校的次数不是很多,但每次去东校,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碧波荡漾的东湖,所以印象特别深刻。东湖畔有一宾馆,大概也懒得再想其他名字,叫做东湖宾馆好了。

骧山
大概是聊大初建者觉得没有为东西两个校区的湖好好取名而深感愧疚,便绞尽脑汁为东湖畔的这个假山取了一个骧山的雅名。骧山上的人造瀑布倒是每天都流水,与东湖里面的喷泉交相呼应,再配上几台水车和仙鹤雕塑,也别有一番人造风景的情趣。

蜗牛广场
以蜗牛命名的广场自然不会大到哪里去。东湖桥北边的这个广场的确像极了它的名字,或者修建这个广场的初衷是为了让人们从比较快的节奏中慢下来,来到这里坐坐,细细咀嚼生活的味道。

孔雀园
孔雀园里面的孔雀不是很多,因为它不是一个动物园,只是校园里的一隅风景而已。毕业前夕曾同几个同学到这里看孔雀,那时的孔雀园位于东校区的西北角落,现在的东校区已然扩建了许多,孔雀园还是原来的孔雀园,但已不是独处于偏僻的一隅了。在我经过孔雀园的时候,恰好有两只雄孔雀争相在雌孔雀面前开屏耍帅,不知道这次看到的孔雀还是以前看到的那几只呢?

东校区南门
原来的南校门正对着东湖旁的大道,现在已不复存在了。现在的南门比以前的那个气派了很多,一进南校门便是一个大广场,然后正对着大门的就是我离校前新建的逸夫图书馆了。

逸夫图书馆
由原香港无线广播即TVB老总邵逸夫先生投资兴建的逸夫图书馆在国内有几十所,聊大东校区新建的图书馆取名逸夫图书馆,看来又是邵先生的投资。其实这个影视娱乐大佬对中国教育的贡献不仅仅是投资图书馆建设,所以这也是邵先生逝世后仍然美名长传的原因吧。

在东校区,逸夫图书馆的地标位置当仁不让,从外在造型上来讲,逸夫图书馆和西校区图书馆无法相媲美,但这个26000多平方米的建筑面积的建筑的确让人觉得很有派头。由于现在图书馆门口有保安执勤,进入图书馆里面需要刷图书卡,我无法进入里面仔细看看这个新建的图书馆,不能不说有一丝遗憾。

本篇游记共含6246个文字,3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想想也该放松一下自己了,感谢楼主的游记。

2016-09-21 18:26

聊城大学还是很不错的。。。

2016-09-22 10:51

不会写游记的默默路过,点个赞不带走一片云彩……

2016-09-26 13:55
相关目的地:   山东
3352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聊城
游记目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